葉簡汐哼了聲,滿心的不悅:看吧,看吧,現在連哄她都懶得哄了。

正在腹誹時,慕洛琛卻握住了她的手,再次親了親,說:「算了,大不了我陪著你一起毀容。等我變成了面容醜陋的老男人,那些美女也就看不上我了,咱們剛好湊成一對得了。」

葉簡汐聽言,忍不住笑出了聲。

慕洛琛終於看到她臉上有了笑容,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發自內心的感慨道:「簡汐,你能回來真好。」 葉簡汐對上他的目光,忍不住彎起唇角,露出一個跟他幾乎一致的笑容。

是呀,她回來了……

她的阿琛,還不知道,真正的葉簡汐已經回來了吧。

葉簡汐抬手,輕輕的摸了摸他的臉頰,「慕洛琛,我也高興,能平安的回到你身邊。」

暖流在房間里肆意的流淌,兩人默默無言,卻默契和諧到了極點。

……

主治醫生聽說葉簡汐醒了過來,立刻幫她檢查了下身體狀況,頗為高興的說:「葉女士的身體已經度過了最危險的時期,接下來只需要好好的調養身體,相信不久后就能恢復如初。至於臉上的這道疤痕,葉女士不必擔心,我們縫合的時候,用的是美容針,等過三四個月,這個疤痕就會幾乎消除。如果後續不滿意疤痕的恢復效果,我也可以給你介紹整容醫院,讓他們對疤痕進行修復。」

「謝謝你,范醫生。」

葉簡汐真誠的致謝。

范醫生爽朗的笑了笑,擺著手說:「葉女士,千萬別謝我,你最應該謝的是慕先生。他從你住進醫院以來,可是勞心勞力,我們醫院的小護士的魂都快被你這位模範丈夫勾跑了。」

葉簡汐瞪了眼睛,年輕的小護士?

好呀,臭慕洛琛,隻字不提這件事,回頭她一定得跟他好好的算賬!

范醫生注意到兩人的氣氛不對,連忙說:「慕太太,你別把我的話當真,我只是開玩笑的。」

慕洛琛眸光犀利的盯著他,范醫生感覺到一陣陣的殺意,臉上的笑容有些發僵,「既然檢查已經結束了,那我就不耽誤你們二位獨處的時間了,我先告辭了。」

話說完,范醫生忙不迭的離開。

外人不在場,葉簡汐立刻說:「老實交代,小護士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你老公太有魅力了,她們主動圍上來,就這麼簡單的事情。你放心,不管對方有多美,我一定不會心動!」慕洛琛信誓旦旦。

葉簡汐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了自己跟前,立刻揪住了他的耳朵,「你這個混蛋,我稍不留神,你就開始勾三搭四,我看你就是皮癢欠揍了。」

慕洛琛一動也不動,任由她用力。

葉簡汐扯了一會兒,沒了力氣,哼哧哼哧的說:「你怎麼不反抗?」

「我反抗了會傷害到你,到頭來還是我心疼,索性不反抗了,等你發泄完開心了,我再跟你解釋。」

葉簡汐聽言,不由得一愣,隨後臉頰飛上了兩坨紅暈,「你別以為說些好聽的話,我就會忘記你勾搭小護士的事情。等我病好了,我得好好懲罰懲罰你,讓你以後再也不敢去勾三搭四了。」

「好,我等著你。」

慕洛琛淺笑,目光灼灼的如同三月的桃花。

葉簡汐到嘴邊的話,轉悠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算了,不跟他計較了。

這人太沒勁了。

默默地吐槽,心頭卻忍不住湧上了甜蜜的味道。

……

稍微能動彈了點,葉簡汐心急過去看了溫如意,她還沒有醒過來,安靜的躺在病床上,像是一個睡美人,隨時都會醒來。

葉簡汐坐在輪椅上,輕輕的握著了溫如意的手,眼底淚光涌動。

當時,如果不是如意幫她包紮了傷口,並把她叫醒。

或許,現在自己已經死了吧。

這輩子能有如意這麼一個朋友,她當真是修了十生十世的福氣。

「如意,你快點醒來吧,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平安的回來嗎?現在我們已經回來了,你怎麼忍心沉睡下去,讓我們傷心呢?」

低低的呢喃聲在房間里響起,躺在床上的溫如意的手,指尖輕微的顫抖了下。

可幅度很小,房間里的人都沒有發現。

葉簡汐陪著溫如意說了半個小時話,身體支撐不住了,慕洛琛把她推回了自己的病房。

……

時間過的飛快,眨眼的時間,已經是一個月後。

葉簡汐的身體已經養好了七七八八,只是臉上和手腕上的傷口,依然很明顯。慕洛琛要她在房間里養著,可她自己不想再躺在病床上了,每到白天就跑去溫如意的房間,和她說話。

容子澈一如既往的陪著溫如意。

而就在期間,唐南適將唐南澤的罪行公佈於眾,並通過公安機關,發布了全球通緝令,緝拿在逃逃犯唐南澤。唐南適流亡在外,即使沒有追不回來,也過不上多安穩的生活。

容子澈的處理,也在不久之後下達了下來,和之前預期的一樣,雖然不至於辭職,但在帝都的職位無法留住,返回A市,降職一級處理。

容子澈一點也不在乎被降職的事情。

相反的,他覺得能回到A市很好,在仕途方面,他本就沒有太大的期望,當初進入帝都,也是為了替如意報仇。如今他找回了自己的珍寶,唐南澤也流亡在外,他何必留在了帝都這邊?

回到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還能和一幫好哥們多待在一起。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葉簡汐偶爾回想起來這一路走來的路,只覺得恍然如夢。

……

慕老太太病危的消息傳來時,葉簡汐正坐在床上,跟裴娜玩跳跳棋,從電話里聽到這個噩耗,她手裡的手機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隨後,猛地從床上跳下來,赤裸著腳,就要去找慕洛琛。

裴娜及時的拉住了她:「簡汐,你去哪兒?發生什麼事了?」

「奶奶病危,我要立刻告訴洛琛,和他一起回去。」

葉簡汐心慌一臉的說完這句話,又要甩開裴娜走。

裴娜拖住了她:「你要走,也要穿上鞋子吧?而且,慕老太太只是病危,她福大命大,那麼多次都挺過來了,這次也會平安的回來的。」

「對,奶奶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會出事的。」

葉簡汐自我安慰自己,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走回床前,穿上鞋子,轉身走出房間去找慕洛琛。

最後,在診室里找到了慕洛琛。

他正在詢問溫如意的事情,回頭看到她,臉上帶著笑意問:「簡汐,怎麼出來了?」

「家裡打電話回來,說奶奶病了,要我們立刻回去。洛琛,我們今天就回去吧。」葉簡汐把話說完,眼睛通紅,上次他們來的時候,老太太身體已經很不舒服,並且想留他們在身邊陪著。

她了解老太太的性子,如果不是必要,根本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此刻,她心裡有股預感,覺得慕老太太可能覺得自己大限已至,所以想讓他們多陪陪她。

「好,我這就安排。」

慕洛琛面上沉靜無波,可緊繃的聲線,出賣了他此刻的情緒。

葉簡汐在他經過自己身邊時,抓住了他的手,說:「阿琛,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我知道,簡汐,你放心,我沒事的。」

慕洛琛輕輕的握了握她的手,隨後放開。

……

訂了當天下午飛回A市的飛機,慕洛琛問容子澈要不要一起回去,容子澈搖了搖頭,說:「如意現在這樣,要回去會很麻煩。慕奶奶那邊情況那麼急,你還是跟簡汐先回去吧,等過幾天,我會帶如意還有我媽回A市。」

「也好。」慕洛琛道。

下午兩點多,帝都機場,葉簡汐和慕洛琛登上了飛回A市的飛機。

兩個小時的行程,眨眼便過去。

飛機抵達A市郊區的機場,沒有任何休息,兩人馬不停蹄的趕回了慕家老宅。

慕家。

車子停在院子里,文清和管家立刻迎了上來,「少爺,少奶奶。」

「奶奶情況怎麼樣了?」

慕洛琛著急的問。

管家臉色沉凝的回答:「老太太的情況不怎麼好,昨天本來好了一些,可晚上又開始糊塗了,不停地說胡話,眼睛也看不大清了。」

「我去看看。」

慕洛琛率先走在了前面,起初是快走,後面靠近老太太的房間跟前,不知不覺中就變成了跑。

葉簡汐跑著跟在他後面。

進了慕老太太的房間,一股濃重的草藥味撲面而來,慕洛琛像是聞不到,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床榻前,抓住慕老太太的手,說:「奶奶,我回來了。」

昏迷不醒的慕老太太,聽到他的聲音,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伸手去摸他的臉。

穆先生深情遲到 過了一會兒,慕老太太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阿琛,你回來啦,奶奶臨死前能看到你一面,也能安心的去了。」

清淚從她混濁不清的眼睛里流出。

慕洛琛紅了眼睛,「奶奶,你還能長命百歲,不會那麼容易去的,你只是病了,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別說不吉利的話。」

慕老太太緩緩地搖了搖頭,說:「傻孩子,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活了那麼久,已經看開了這些,你別為奶奶難過。」說這兩句話,顯然耗費了她太多的力氣,慕老太太喘息了聲,伸著手在空氣中胡亂摸,「簡汐呢?簡汐回來了嗎?」

「奶奶,我在。」

葉簡汐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

慕老太太鬆了口氣,笑著說:「簡汐,我走了,以後就沒人能幫著你啦,你現在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心軟了,記得好好的照顧自己,好好的照顧孩子。還有……洛琛,我也交給你了,你好好的跟他過,聽到了嗎?」

「奶奶,我聽到了……」 葉簡汐哽咽著回答。

慕老太太嘴唇翕動了下,還想要說話,可話到了嘴邊,一股血氣忽然涌了上來,她趴在床上,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奶奶!」

葉簡汐趕緊起身幫她拍背。

下一刻,慕老太太卻是嘔的一聲,吐出了血。刺目的血在地板上暈染開來,葉簡汐和慕洛琛都驚呆了,一時間沒有任何反應。直到慕老太太軟綿綿的躺回了床上,兩人僵硬的身子,這才動彈了下。

「奶奶!」

「奶奶!」

異口同聲的喚了老太太一聲,她卻沒有任何回應。

慕洛琛顫抖著手,拿毛巾擦著她嘴角的血絲,沖著外面喊:「把醫生叫過來!」

嘶吼聲打破了老宅的沉寂,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該叫人的叫人,該收拾地板的收拾地板。

……

醫生在五分鐘后趕到,給慕老太太看完,搖了搖頭,「老太太的身體太虛弱了,已經不能再用藥,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

這話如同一桶冰水,兜頭澆在了在場所有人的心上。

慕洛琛紅著眼睛,緊繃著下頜說,「一定還有辦法的,一定還有辦法,再請別的醫生過來看。」

徐醫生是慕家專用的家庭醫生,兢兢業業為慕家服務十幾年,他說沒辦法,那有九成是真的沒辦法了。慕洛琛心裡明白這一點,可他沒辦法接受,自己的奶奶就這麼離開自己。

管家聽到他的話,沒有敢耽擱,立刻聯繫各大醫院,找最權威的醫生過來給慕老太太看診。

醫生如流水一樣,湧入慕老太太的房間,但無一例外,都說的是沒有辦法再醫治。

當送走了最後一名醫生,葉簡汐抱著慕洛琛的胳膊,聲音哀戚的說:「阿琛,別再折騰了,最後的時間,讓奶奶安安靜靜的去吧。」

說著話,大滴大滴的眼淚湧出了眼眶。自從嫁進慕家,她承了老太太太多的恩情,不知不覺中,已經將她當作自己做親近的人看待。現在眼睜睜的看到老太太行將就木,心裡像刀割一樣難受。她尚且如此,那洛琛呢?他被老太太一手撫養長大成人,該有多難過呀……

葉簡汐抱著慕洛琛的胳膊收的越發的緊,像是這樣就能給他多一些溫暖。

慕洛琛目光一轉不轉的望著面如土灰的慕老太太,輕輕的拉下葉簡汐的手,「簡汐,我想單獨陪奶奶一會兒。」

葉簡汐想留下來陪著他,可看到他閃爍著淚光的眼睛,還是轉身出了房間。

……

葉簡汐在卧房門口等了兩個多小時,沒聽到裡面傳出任何動靜,起身走到窗戶前,透過明凈的玻璃,沒看到慕洛琛的身影,正在奇怪他去哪兒了,忽然聽到門吱呀一聲打開,緊接著慕洛琛走了出來。橘黃色的燈光下,他的鐫刻的五官透著一股涼薄和難以言喻的哀傷,讓人止不住的心疼。

「阿琛……」

葉簡汐走上前喚了一聲。

慕洛琛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淡聲說:「我沒事了,簡汐,明天開始準備奶奶的後事吧。」

大家族的葬禮一般比較隆重,很多準備起來都要一兩個月的時間。不過,大部分人都是提前準備好的。這麼做不是盼著家裡人死,不過是想葬禮辦的別那麼匆忙,自己的親人也能早點入土為安,走的體面一些罷了。上次慕江墨的葬禮辦的那麼匆忙,也忙活了一周的時間,這次若是老太太真的不幸走了,那麼耗費的時間絕對會更長,提前準備,自然是好一些。

葉簡汐知道這一點,只是不敢跟慕洛琛提罷了。

此刻聽他主動說出來,葉簡汐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情:「阿琛……你真的要準備奶奶的葬禮?」

「嗯。」

慕洛琛點頭,只發出了一個單音節字。

葉簡汐頓了幾秒,點了點頭說,「好,我知道了。咱們去吃點東西吧,你這一整天都沒怎麼進食。」

「好。」

兩人一起到了前廳,郭嫂吩咐廚子做了一些清粥小菜。

沒多會兒,飯菜端上來,葉簡汐和慕洛琛面對著面開始吃東西,慕洛琛沒什麼胃口,但他知道,自己若是不吃,她也不會多吃,於是強迫自己把東西都吃了下去。

葉簡汐看到他吃下去了東西,這才鬆了口氣。

飯後,慕洛琛又要回慕老太太那邊守著,葉簡汐本來想跟著他一起去的,可郭嫂過來說,蓁蓁起了燒,不停地哭喊著要找老太太,傭人都勸不住了,她只好去照顧蓁蓁。

慕蓁蓁打從生下來,跟了她一段時間,便交給了老太太照顧。哪怕家裡人沒告訴她,老太太的身體狀況,可小丫頭和老太太相處的久了,或多或少的感知到了一些,嘴裡嘟嘟囔囔的全都是要見太奶奶,不給見,就不吃飯,不喝奶,晚上睡覺時也不肯好好睡,折騰了幾天,這晚終於發了燒。葉簡汐還沒走進房間,就聽到了小丫頭撕心裂肺的哭聲,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踏入病房,傭人抱著蓁蓁正在喂葯,小丫頭哭的臉漲的通紅,額頭上、身上全都粘著一層密密的汗水。

葉簡汐啟聲:「我來抱她吧。」

傭人如釋重負,這幾天來慕蓁蓁動不動就哭的聲嘶力竭,像是要把自己的魂兒都給哭斷了,她都害怕這位小祖宗要哭出毛病了。

「媽媽,太奶奶……」慕蓁蓁上氣不接下氣,胖乎乎的小胳膊摟著葉簡汐的脖子,一抽一抽的哭泣。

葉簡汐拿濕紙巾,擦去了她眼角的淚水,還有額頭上的汗水,低聲哄著說:「蓁蓁乖,太奶奶這幾天不舒服,你不能過去見她,媽媽陪著你好不好?」

「不要!太奶奶,我要太奶奶!」

東方之春 慕蓁蓁剛穩定下來的情緒,再次激動了起來,撲騰著自己的胳膊和腿,扯著沙啞的嗓子不停地鬧。

葉簡汐的一顆心都被她揉碎了,泡在了苦水裡,好聲好氣的勸了她半晌,依然沒有止住。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把讓郭嫂把醫生開的安眠藥,混到了水裡,給她餵了下去。

慕蓁蓁這才安靜了下來。

葉簡汐把她放回了床上,脫去已經濕透的衣服,用熱毛巾一點點的把她身上的汗水擦去,又用注射劑把退燒藥,送到了她嘴裡。

忙活完了,已經是凌晨兩點多。

她累的連胳膊都抬不起來,也就沒有走出房間,直接倒在了蓁蓁床邊休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