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候,白月和蓋月同時對上了神秘黑袍人,在兩大名宿的合力下,那神秘黑袍人顯然有些不敵,在一記生猛的神通對轟之後,那神秘黑袍人突然遠遠的退開,一條手臂無力的垂落下來,鮮血滴答嘀嗒的流淌。

顯然,他的一條手臂已經被廢掉了。

「哼!想從我二人手中奪走殘靈,痴心妄想!」白月冷聲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不是七十二洞的人,也不是其他四位海域霸主。」蓋月心思慎密,與神秘黑袍人交手幾次之後,便已經摸清楚了他的神通,不屬於海域中的任何一位霸主。

難道是新進階的強者嗎?

在海域中,當修為抵達大神通四階大圓滿之後,都可被稱之為海域霸主級別的存在。

「嘿嘿嘿,白月和蓋月兩位前輩的實力晚輩著實的佩服,看來今天計劃要落空了。不過被關係,能和兩位前輩交手,晚輩也不虛此行了。」那神秘黑袍人笑道。

「嗡!」

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降下一道神光,神跡出現在空中,萬千神影顯現而出,彷彿有無數的神靈降臨在這片天地,濃重的神威壓迫整片天空。

這時候,一百零八枚殘靈似是受到了召喚,全都飛上了高天,一百零八枚殘靈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耀眼的白色神光。

與此同時,天空中所有的神跡都朝著那一抹白光匯聚而去,鯨吞牛飲,僅僅是眨眼的時間,漫天的神光都被吸收殆盡。

「出現了,神靈古魂復甦了!」眾人惶恐出聲,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就連那神秘黑袍人,蓋月和白月三人也忘記了交手,目光炯炯的看著這一幕。

在數百道目光的注視下,那白光慢慢的蠕動,一縷縷滔天的神威從裡面釋放出來,讓每個人心頭都產生了壓迫感,就連白月和蓋月他們也不例外,紛紛露出了凝重之色。

「轟隆!」

一道驚天炸雷響徹虛空,那白光匯聚成了一道神武的身影,傲立在天地間,神威外放,他是一尊真神,蒼天大地都踩在他的腳下,萬千生靈俯首。

強大的神威讓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一些修為較差的修士甚至已經倒翻,強大的神威讓他骨骼都在跟著「咯吱咯吱」作響。

「這就是神靈古魂!!」

「好強大的壓力,絕對是神話級別的高手!」

所有人都感覺到壓力大增,呼吸急促,喘不過氣來。

在場的人中,恐怕也只有蓋月,白月和那名神秘黑袍人會覺得好定,畢竟他們都是大神通四階大圓滿的高手,距離神話高手,成為真正的神靈,也只是差一步之遙而已。但這一步,卻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邁出去的。

「吼!!!」

神靈古魂伸展四肢,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之聲,宛如蘇醒的野獸。

下一刻,神靈古魂突然動了,頭也不回的朝著荒古遺迹的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神靈古魂的速度很快,幾乎一眨眼的時間便已經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那是荒古遺迹的最深處!」蓋月突然驚呼一聲:「這神靈古魂想幹什麼?」說完,蓋月眉頭一皺,想也不想的朝著神靈古魂的方向追了過去。

隨後,白月也身形一動,追了上去。

這兩位都是大神通四階大圓滿的高手,速度何其快,快速的消失在眾人面前。

「嘿嘿嘿~~~」神秘黑袍人笑了笑,也追上去。

「道爺,走,我們也去看看。」迦葉說道,施展神行術跟了上去,因為他看到六耳小聖,白晶晶,明光洞少主等人也追了上去。

太2真人取出兩張道符貼在腿上,速度絲毫不在施展了神行術的迦葉之下。

他們這幫人都是奔著神靈古魂而來的,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所有人的心。神靈古魂復甦,卻突然跑到了荒古遺迹深處,顯然,這神靈古魂一定知道荒古遺迹的什麼秘密。

荒古遺迹很大,很是遼闊,迦葉他們足足追了數個時辰的時間,發現原本那鮮紅色的血水,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黑色。。

很快的,迦葉追上了蓋月,將許多人都甩在了後面,甚至與六耳小聖擦肩而過。神行術的變態速度已經不止一次重申,這裡就不再多說了…….那是神靈修鍊的神術,號稱天下極速,一般人怎麼可能跟得上。

六耳小聖,明光洞少主,白晶晶等人都是有些愕然的看了一眼迦葉的背影,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旁邊太2真人也快速的與他們擦家而過。

「這兩人好驚人的速度!」白晶晶不禁訝異道。

迦葉來到了蓋月的身邊,道:「前輩,怎麼回事?這神靈古魂要做什麼?」

蓋月回頭看了迦葉一眼,道:「這個天曉得,不過據說這神靈古魂當年名聲顯赫的洪荒大神,後來不知為何死在荒古遺迹中。恐怕這件事和荒古遺迹脫不了關係,或許會解開一件塵封多年的秘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復甦神靈古魂的目的。」

「調查洪荒時代的秘密?」迦葉心中一動。

「嗯!」蓋月點點頭。

而就在這時,眼前再次出現了神靈古魂的蹤跡,他在遠處的一片海域中遊盪著,似乎在尋覓什麼東西。

迦葉他們都停了下來,站在遠處觀望,就連蓋月和白月以及那位神秘的黑袍人都沒有靠近。

他們確信,這神靈古魂一定知道點什麼,荒古遺迹雖然數千年來被海域中的各大修士開發過無數次,但肯定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隱藏在裡面。

半個時辰后,所有人都趕到,但他們都沒有靠近,遠遠的駐足觀看。

迦葉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沐芊芊和狐族的人竟然沒有跟來,他不禁感到好奇,難道狐族放棄了神靈古魂的秘密?

而這個時候,那神靈古魂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他施展莫大神通,將這片海域中的海水全部卷上了高空,大神通從海底深處,拘禁出來一塊足足有山峰大小的五色晶石。

這五色晶石之上布滿了玄奧的洪荒咒文,被一條條粗壯的鎖鏈捆綁著,通體散發出五色神光,將這片天空都映照的五光十色,一枚枚洪荒咒文閃爍,跳動著。

「這是什麼東西!」

此刻在場的所有人,都被神靈古魂從海底拘禁出來的這塊巨大的五色晶石給吸引住目光。

「我看到了什麼!」迦葉也一下子把眼睛瞪大,眼珠子恨不得瞪出來。 五色晶石高如山嶽,聳立在天地間,上面綁滿了黑色的鎖鏈,這似是一件塵封已久的藝術品,綻放出奪目的光彩,讓所有人都忍不住炫目。

洪荒咒文浮現,宛如化作了一個個生靈,鮮活的跳動著。

而就在這一刻,迦葉的內心卻不能平靜了,他看到了一個神乎其技的東西。在那五色晶石中,有一串串繁複的文字流動著,迦葉已經不止一次見到了,當初了荒神墓中,迦葉就曾看到了這種只有在地球科技中才會出現的程序編碼。

沒錯,在這五色晶石中,有一組系統程序在運行。

「怎麼回事!」迦葉腦子都亂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在南明大陸會不止一次出現這種東西。

而另一邊,太2真人也皺緊了眉頭,在他的眉宇間,一點金黃色的咒印閃爍,但只是一閃即使,隨後便消失無蹤。

「吼!」

那神靈古魂咆哮著,他站在了那塊巨大的五色晶石的上面,一道神光打入了五色晶石中。頓時間,那五色晶石的光華更加耀眼,蔓延了整片天地,天空被映照出一片五光十色,眾人感覺置身在虹彩之中,充滿了夢幻的色彩。

「看!天空有畫面浮現!」也不知是誰吼了一嗓子。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望向高空,果不其然,在高空之上出現了幾幅畫面,模模糊糊,但依稀可以辨別出來,這些畫面肯定代表了某個地方。

迦葉的目光被其中一幅畫面吸引住,那副畫面雖然很模糊,但迦葉實在是對那個地方太熟悉了。

一座大山巍峨聳立,儘管再怎麼模糊,但還是能辨別出來,那是一座形似人的五根手指的大山。

「五指山!!」迦葉驚呼出聲。

那是自己重生的地方,亦是自己命運轉折的地方。

荒古遺迹上空,竟然出現了五指山的畫面,這讓迦葉感覺到匪夷所思,這究竟代表了什麼,亦或者是要告訴世人什麼。

而且不僅如此,迦葉觀察其他的幾幅畫面,依稀可以辨別清楚,其中有一副畫面上出現的是洪荒廟宇。當年迦葉被困在洪荒廟宇中數年,雖然沒有深入到洪荒廟宇內,但對洪荒廟宇內的景象還是很熟悉的。

「五指山……洪荒神廟…..還有……「迦葉眉頭緊鎖,因為另外兩幅畫面他完全看不出來是哪裡,實在是太過模糊了。

「畫面中出現的不是海域內的景象,可能在大陸。」蓋月低聲呢喃,轉頭看向迦葉,道:「小友,你來自大陸,不知可否看出來這畫面中標誌的到底是什麼所在?」

「我只能認出兩個,但那裡都是大陸的禁地,其他的兩個看不出來,尤其是最後一個黑乎乎的一片,似是由浪花翻騰,更加讓我難以捉摸了。」迦葉說道。

「大陸的禁地…..」蓋月的眉頭皺的更緊。

「最後一個…..會不會是禁忌之海?」這時太2真人突然說道,眼神閃爍不定。

「禁忌之海!」蓋月猛地回過頭,就連不遠處的白月和神秘黑袍人聞言也具是把目光望了過來。

「額…..我隨便說說的。」太2真人擺擺手。

「禁忌之海是海域中的唯一禁地,不是沒有可能。」蓋月道。

「這所有的一切,貌似和一個傳說有關係。」突然,那神秘黑袍人說話了,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什麼傳說?」蓋月投去不善的眼神。

「不要妖言惑眾。」白月冷哼一聲道。

那神秘黑袍人沒有理會白月,道:「這個傳說相信兩位前輩你們也聽說過,很久遠了。傳聞當年荒神曾獨霸整個洪荒時代,能與他交手的人少之又少,只有一人,後來亂神時期,荒神和另外一位至強的存在聯手製造了一件東西,因為這件東西,使得整個洪荒時代混亂,眾神紛爭,可以說荒神是亂神時期的始作俑者。而從那之後便留下一條傳說,荒神所製造的那件東西早晚會公佈於天下……」

「你是說這塊五色神石是荒神留下的。」蓋月瞳孔中閃過一抹異光。

「很有可能…..這就是荒神當年所製造的東西。」神秘黑袍人說道。

「你確定?」這時,迦葉突然說話了:「這五色神石內似乎不知蘊含了神通法則,還有別的東西,似乎不屬於這片天地間。」

「這就對了,因為荒神也不屬於這片天地。」神秘黑袍人道。

「啊咧,這話什麼意思?」迦葉怦然心動,荒神不屬於這片天地?難道當年的荒神和自己一樣,來自另外一個文明?可能是…..和自己來自同一個地方。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難道是巧合嗎?

迦葉突然聯想到了穿越機。

當年一部穿越機的誕生,轟動了全球,這穿越機號稱是一位時空穿梭而來的大神製造出來的,可以通往這片神通大陸。當然,最後國家封閉了這個消息,說是穿越機只是從一塊天外隕石中取下的原料製造出來的。

如果真如傳言中所說的那樣的話,那製造出穿越機的是誰?難道是荒神嗎?

可這前前後後的時間差根本不對啊,荒神是萬年前洪荒時代的人物,如果他真的回到了地球,恐怕也不會出現在這個時期。還是說在時空穿梭之後,空間和時間都會發生轉變。

荒神……沒有死嗎?那荒神墓又是為誰建造的?荒神墓中為何沒有荒神的屍體?

一個個問題一下子充斥了迦葉的整個大腦,讓他的大腦幾乎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突然,天空中所有的畫面全都消失,神光收斂回五色神石內,那五色神石也在這一刻失去了光澤。

「吼!」

神靈古魂牽動五色神石上面的鎖鏈,將那高如山嶽的五色神石背在了身後,一拳洞穿了虛空,將天空打穿了一個大口子,邁步走了進去。

「什麼!神靈古魂要把五色神石帶走!」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

但現在,想要出手攔住他是不可能的了,更何況那是一位神靈的古魂,雖然只是魂,但她卻同樣擁有著神話級別的實力,誰能攔得住?就算是蓋月這種級別的存在也不敢擅自出手。

費了這麼大的力氣,終於復甦了神靈古魂,但最終卻沒有一個人可以束縛得住神靈古魂的腳步,他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打碎虛空離開,誰也無法擋住。

但此次荒古遺迹之行也並非一點收穫都沒有,至少大家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洪荒時代的隱秘。荒神萬年前製造的神物現世,這個導致亂神時期的始作俑者出現在世間,而且那五色神石給出的啟迪,四個地方,也許各自代表了不同的隱秘。

「五指山,洪荒廟宇,禁忌之海,以及剩餘的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所在。

荒古遺迹之行已經步入了尾聲,許多大人物都陸陸續續的離開了。

白月帶著白晶晶返回了白骨洞,六耳小聖也在不被人察覺的情況下離開,那神秘黑袍人也人間蒸發,明光洞少主和白蓮花也退出了荒古遺迹。

但明光洞少主臨走前看向迦葉的眼神,讓迦葉心中暗暗警惕,這是個危險的人物,恐怕上一次的仇怨不會這麼簡單的一筆帶過。

不過迦葉倒是不懼,他現在修為突破大神通三階,只要不是海域霸主級別的人物來騷擾,其他的迦葉根本不放在眼中。

「芊芊姑娘你先回狐族,我答應你的事請一定辦到。」迦葉對沐芊芊說道。

「迦葉師傅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我想父親應該很樂意見到你。」沐芊芊有些失落的說道。

迦葉笑道:「不,我還有一個地方必須要先去,等我回來之後一定親自道狐族去拜會。」

「現在不行嗎?」

「嗯。」迦葉點點頭:「你應該知道,我修鍊的上古神法根本不完整,就算要幫你們狐族,也需要湊齊完整的上古神法才可以,這樣一來成功的幾率就會又大一些。

「好吧,我會在狐族等你。」沐芊芊說道。

「道爺你呢?」迦葉看向太2真人。

「我要去一趟黃金族。」太2真人很直接道:「等我們再相見的時候,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

「可是星月她…..」迦葉微微皺眉,想要幫星月鐲器靈恢復聖器的威力,必須要有太2真人相助才可以。雖然迦葉自己也身懷荒神的神之力,但太2真人卻是地地道道的荒神的傳人。

「抱歉,我這邊真的有點急事要處理,等我回來吧。」太2真人說道,他走的很著急,似乎真的有什麼急事。

看了看帶在自己手腕上的星月鐲,迦葉無奈的嘆息一聲。

「無妨,都等了這麼多年了,不在乎這一會兒。」星月鐲器靈幻化成型,站在迦葉面前。

迦葉無奈的點點頭,旋即轉過身,朝著身後的蓋月拱了拱手,道:「前輩,晚輩這就依照約定,隨前輩前往聖山一行。」 離開了荒古遺迹,迦葉與太2真人以及沐芊芊等人分別,他跟著蓋月朝著海域的另一個方向飛去。

此次聖山之行,迦葉不知道自己要遭遇什麼,但他隱隱有種預感,此行必定有所收穫,不管能不能找到上古神法的另外一部分,聖山他都必須要去。

波瀾壯闊的海域,迦葉再次祭出了黃金戰船,蓋月和迦葉同乘一船。

站在船頭,迦葉心思重重,他腦中還盤旋著五色神石映出來的幾幅畫面,那是荒神給予的啟迪。迦葉現在越來越卻行,這次行之路正確的方向正如自己所想象的那般。

荒神是否還活著?他現在又去了哪裡?

這是迦葉目前最關心的兩個問題。

「不要想太多了,船到前頭自然直,等時機到了,一切都會迎刃而解的。」蓋月勸說道。

迦葉點點頭,眺望著海域,道:「前輩,聖山據說飄忽不定,沒有具體的坐標,我們要怎樣才能找到?」

「誰說聖山沒有具體的坐標?」蓋月笑道:「在普通人眼中,聖山當然是飄渺無蹤的,只是因為他隱藏在一片虛無的空間內,平日里很少有人知道。」

「和荒古遺迹差不多?」

「嗯。」蓋月點點頭。

想了想,迦葉再次問道:「無滅大師曾經震懾住了七十二洞,能將海域中的主要勢力給震服,相比這位無滅大師已經成佛了吧。」

蓋月花白的眉毛微微上挑一下,道:「不,無滅大師雖然是聖山之主,但他並沒有真的成佛,不過他老人家現在距離神話高手只有半步之遙,可以說是個半神話強者了。不過在普通人眼中,無滅大師卻已經是一尊佛了。」

聞言,迦葉沉吟不語,心中又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黃金戰船在海面上行駛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終於,迦葉他們抵達了聖山之地。當蓋月告訴他聖山已經到了的時候,迦葉卻是一驚,因為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氣息。

「就在前面了。」蓋月笑道。

迦葉張開神眼觀望,卻依然沒有看到任何的蹤跡,一點氣息都感覺不到。

「嗡!」

突然這時,虛空中亮起了一片金色的佛光,一個巨大的「卍」字真印浮現在半空中,一名身披袈裟的年輕僧人從裡面走出來,渾身上下佛光護體,雙手合十佛印,臉上掛著一抹悲天憫人的笑意。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似是大道之音。

即使迦葉,都被這一聲佛號給驚住,精神世界跟著蕩漾了一下。

「喃無大師,是我。」蓋月升空而起,朝著那名年輕僧人行了一禮。

讓海域中的一位名宿躬身行禮,這年輕僧人足以可見輩分頗高,不然蓋月也不會這麼的謙卑。

「阿彌陀佛,蓋月施主,貧僧早就猜到會是你了,除了你,沒有人知道聖山的蹤跡。」那被稱之為喃無大師的年輕僧人笑道。

「呵呵呵,此番前來,是想求見無滅大師,為他引見一位小友。」蓋月說道。

喃無大師目光轉向迦葉,佛光一閃,下一秒鐘直接出現在迦葉的面前,與其面對面站立。

迦葉沒有退後,而是笑著行了一記佛禮。

「瞳生金蓮!」觀察了迦葉片刻后,喃無大師突然驚訝一聲,道:「這位小師傅,莫非你修鍊的也是上古神法?」

「嗯,晚輩修鍊的乃是《靈山》妙訣。」迦葉沒有隱瞞說道。

「《靈山》妙訣……」喃無大師喃喃低語,眉頭微微緊皺,片刻后,才道:「好吧,看來師兄猜的不錯,他說今日里,將會有佛光普度聖山,看來應該是指的小友了,請~~~~」

說完,喃無大師突然轉身打出一道佛光,那道佛光與半空中巨大的「卍」字印融合在一起,那枚「卍」字真印化為了一座金色的門戶。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