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等葉晨說完,站在旁邊不遠處的林穎突然重重的咳了一聲,打斷了葉晨的說話。

看著南宮雪滿眼期待的樣子,葉晨也尷尬的咳了一下,看了看南宮雲後轉移話題道:「咳,額,那個,南宮兄,外面的妖獸屍體有點多,光是你們兩個人怕是忙不過來,要不我幫你們一起收拾吧……」

沒等南宮雲回答,林穎就開口冷聲道:「回收妖獸屍體他們兩兄妹就夠了,至於小師弟你嘛?經過一天的消耗,我也餓了,你就負責做飯吧。」

聽到林穎的話,葉晨苦著一張臉道:「怎麼又是我做飯啊?師姐!」

林穎板著臉,重重的嗯了一聲:「怎麼? 透視小保安 你不願意?」

葉晨頓時一個激靈:「咳,呵呵,願意,怎麼會不願意呢,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為師姐你做飯了。」

南宮雲也向葉晨遞了個保重的眼神后,強行拉著不願離去的南宮雪出了山洞,開始回收起外面那些妖獸的屍體…… 被林穎那可怕眼神給嚇到的葉晨二話不說,趕緊掏出大鍋,熟練的淘米煮飯等等……

等南宮兄妹回收完山洞外面的妖獸屍體后,葉晨也正好煮好飯。四人吃過飯後便回到各自的地方休息,畢竟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戰鬥,四人的神經也一直緊繃著,早已疲憊不堪。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四人收拾好之後便再次坐上馬車,繼續出發前往潁川府。

也可能是運氣變好的原因,四人接下來一路上都沒有再遇到任何妖獸,平安無事的來到了潁川府。

出現在葉晨眼前的,正是一道看不到邊的數十丈高,二十來米厚的城牆,城牆上布滿了一處又一處的巨大爪痕,城市原本的顏色也被妖獸的血液給染的漆黑無比,就連厚重的城門上布滿了充滿年代感的傷痕。

鳥爺的悠閒生活 畢竟穎川府外面連接的就是迷失草原,長年累月以來,迷失草原里的妖獸也常常組成大規模的獸潮前來進攻穎川府。

也幸虧有著城牆的幫助,同時也有潁川書院這麼一個高等修仙學院在這裡,潁川府才一次又一次的抵擋住了迷失草原裡面妖獸的進攻。

話不多說,葉晨四人驅車來到了城門口,正當葉晨準備從乾坤袋裡掏出入城費的時候,南宮雲直接走上前,向城門守衛說了些什麼,然後又出示了一個身份牌一樣的東西后,城門守衛便不再阻攔四人,直接讓葉晨四人進城。

通過城門后,葉晨好奇向南宮雲問道:「南宮兄,你剛剛對那個城門守衛說了什麼?怎麼突然讓我們直接進城了?」

南宮雲笑了笑:「其實也沒什麼了,我只是向那守衛說我們是前來潁川書院進學的人,再向他出示了潁川書院的身份牌,所以他就直接讓我們進城了。」

葉晨再次疑惑問道:「怎麼潁川書院的人進城都不用交入城費的嗎?」

南宮雲答道:「想必剛才葉兄你也看到了,潁川府和迷失草原相接,這裡時常會爆發獸潮,而潁川書院裡面的學子就是潁川府最為主要的防禦力量。」

「每年都有大量的潁川書院的學子在抵抗獸潮的進攻當中犧牲,所以說在潁川府里,潁川書院的學子都會有特權。當然也只是一些小特權罷了,比如進出城不用交城門費啊,買東西或者辦事有優先權啊之類的。畢竟書院要培養的是修仙者,不是一些仗勢欺人的人。」

「所以剛剛我向那個守衛說明我們是去潁川書院進學的人後,那個守衛自然就直接讓我們進城了。」

聽完南宮雲的話,葉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看到葉晨沒有說話,南宮雲好似趁熱打鐵似的道:「這一路我們經歷了這麼多,也算是一起經歷過生死了,如葉兄你不見外,不如你我二人結拜可好?」

聽到南宮雲的話,葉晨也回過神來,心中大喜:「這一路以來,南宮雲本人的性格和脾性,都比較和自己合得來。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雖然相處時間不久,但也算是個知己。再者自己和師姐剛到潁川府,人生地不熟,也是需要有個熟人的幫助。」

想到這裡,葉晨也是一臉笑容,開玩笑似的道:「當然可以了,我可是求之不得呢!我只怕南宮兄你出身名門,會嫌棄我這個小門小派的人呢?」

南宮雲佯裝板臉:「葉兄你說的這是哪裡話,我南宮雲又豈是那樣的人。再者我雖說是穿身南宮家,但也只不過是一個偏遠的旁系,並不是南宮家嫡系,除了一個名頭,和其他平明百姓並無區別。所以葉兄你莫要再說這樣的話。」

葉晨是尷尬的笑了笑:「南宮兄你莫要生氣,小弟我不過是開開玩笑罷了。都是小弟的錯,小弟向你道歉……」

聽完葉晨的話,原本就沒生氣的南宮雲也是一笑:「那對於我的提議,葉兄你覺得怎樣?」說完也是一臉認真的看著葉晨。

葉晨收起了自己臉上的嬉笑:「如南宮兄你不嫌棄,小弟自當願意與南宮兄你結拜。」

南宮雲大喜:「既然如此,那就說定了,我今年20歲。之前聽你提起過,你今年18歲,我比你長2歲,所以以後我為大哥,你為二弟,你覺得怎樣!」

葉晨想也沒想,直接就是一句:「大哥。」向南宮雲喊到。

南宮雲向天哈哈大聲笑道:「想不到我南宮雲今生不但先有了一個妹妹,現如今又多了一個弟弟,上天待我不薄。」

說完后直接拉起葉晨的手:「走,二弟,今日你我結拜,屬於大喜之事,由我做東,今日去潁川府天香樓,我們一醉方休。」

林穎和南宮雪相視一笑,搖了搖頭,便跟上了走在前面的葉晨南宮雲二人…… 一場宿醉,四人一洗在迷失草原上風塵。

第二天早上,葉晨慢慢的掙紮起身,搖了搖有點脹痛的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下后,葉晨就接著去洗漱了。

當葉晨收拾好行裝之後,一出門就遇到了正在酒樓大堂坐著吃早餐了林穎三人!

顯然除了葉晨自己,其他三人早就起來了。林穎一臉嗔怪的看著葉晨:「知道自己喝不了酒,還喝那麼多!」

葉晨尷尬的看著林穎笑了笑:「這不是昨天和大哥結拜,高興嘛!」

林穎翻了個白眼:「下次記得不要再喝那麼多了,知道了嗎?快點過來,粥給你準備好了,趕緊吃完我們去潁川書院!」

葉晨點了點頭:「好的,師姐。」說完葉晨就笑了笑,向南宮雲他們打了個招呼后就開始喝粥……

吃完早餐,南宮雲結了賬之後,一行四人就出發前往潁川書院……

天香樓離潁川書院不遠,所以沒過多久葉晨四人就來到了潁川書院正大門前。

潁川書院整體很大,整個潁川府有一半的面積基本上都是潁川書院的。書院自成一體,所有生活事務商店,政府部分,辦事機構一應俱全。

一眼望去,潁川書院正大殿坐落在一個海拔一萬多米的巨大高山正中央上,其餘各殿分別坐落于山上各處。仙雲繚繞,雕欄玉砌,山林間還有著許多用玉石雕砌出來仙獸坐落其間。當然這也只是其中一座山峰,而像這樣整個潁川書院還有數十座。山上是潁川書院的學子修鍊生活的地方,山下則是尋常百姓家。

出現在葉晨眼前正是一條前往潁川書院正大殿的漢白玉石鋪成階梯,一道由兩根直徑數十米的玉石石柱構成的巨大山門坐落在山腳下。山門石柱上雕刻有游龍走獸,無數的靈石鑲嵌山門上面。

一行四人來到山腳下,就看到山門下早已排成了長長的隊伍,人頭顫動,形成了一個由人頭組成的海洋。

儘管人很多,但大家也都沒有喧嘩,很是安靜,因為潁川書院的執法院的人員都站在飛劍上,靜靜地盯著等待考核的人們。畢竟誰也不想辛辛苦苦掙的名額因為自己喧鬧而被剝奪掉……

就在葉晨四人走到隊伍後面開始排隊的時候,潁川書院的一個執法人員向四人看來過了,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就直接操控著自己的飛劍向葉晨四人飛來。

看著眼前那一臉嚴肅的執法人員,葉晨頓時感覺全身冒汗,不停地懷疑是不是自己哪裡有問題被執法人員發現了,要被取消名額!但仔細一想自己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所以才又放下心來。

只見執法員飛到葉晨四人面前的時候,直接落下身來,指了指南宮雲和南宮雪二人:「你們兩個可以直接進書院,不用考核了。」

葉晨一臉疑惑的看著南宮雲和南宮雪二人……

南宮雲尷尬的笑了笑:「這個,之前我就有說過,潁川書院裡面有長輩在,所以,額,呵呵呵呵……」

葉晨假裝一臉嫌棄的樣子:「靠,沒想到你說的居然是真的,快點把大腿伸出來,讓我抱抱……」

然後葉晨又一臉猥瑣的湊近南宮雲,一隻手擋在嘴邊,小聲的向南宮雲說道:「話說大哥,能不能問問你那個長輩,也讓我和我師姐免試入學,嘿嘿嘿……」

南宮雲一臉為難的樣子:「額,這個……」

葉晨看著一臉為難的南宮雲,拍了一下南宮雲的肩膀,哈哈一笑:「開玩笑的,大哥你還當真了?」

南宮雲想了一會後,一臉認真道:「如果二弟你真的需要的話,我可以向那個長輩說一下。」

葉晨搖了搖頭:「真的不用了,我的實力難道大哥你還不知道嘛?入個學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洒洒水了……」

南宮雲笑了一下:「也是,憑二弟你的實力,進入潁川書院也是很輕鬆的事!」

葉晨擺了擺手:「好了,大哥你快跟那個學長去吧,小弟我稍後就來……」

南宮雲點了點頭,叫了南宮雪一下后,又轉頭向葉晨二人說道:「那我們就先去書院里準備一下,到時候去書院裡面再聚……」說完后就和南宮雪跟著那個執法員向潁川書院裡面走去……

南宮兄妹二人離去后,葉晨又一臉嬉笑的看著林穎:「額,那個,師姐,話說這潁川書院的入學測試是搞什麼東東啊!」

林穎瞪大眼睛,反問葉晨道:「在來這裡之前你沒了解過?不是提醒過你很多次了嗎!讓你不論去哪,首先先了解哪裡的情況你都當耳旁風了嗎?」

葉晨撓了撓頭,尷尬笑道:「這不是有師姐你在的嘛,所以我就,呵呵……」

林穎白了葉晨一眼,一臉嫌棄的看著葉晨…… 儘管心裡很是嫌棄葉晨,但林穎還是耐心向葉晨解釋道:「凡是能夠修仙的人,體內都會有一條靈脈,靈脈品質的高低決定了修仙者以後能在修仙這一路上能走多遠! 超級尋寶儀 在凡界裡面的共識,靈脈共分為以下幾種。」

「第一種,也是最為常見的一種為黃級靈脈,共分為上中下三品。」

「第二種為玄級靈脈,共分為上中下三品。」

「以此類推,後面有地級,天級,還有傳說中的神級靈脈。」

「只不過靈脈越高級,擁有的人就越稀少。」

「比如玄級,一千個修仙者裡面最多能找出一個。」

「地級也是十萬個修仙者裡面最多能出現一個,那都是算運氣好的。」

「至於後面的天級,在大漢帝國,甚至大漢帝國周邊的國家,到目前為止,都沒聽說有出現過。」

「根據記載,整個凡界只有中土大陸裡面的那個華夏帝國的開國皇帝是天級,但也就只有那麼一個……」

時間慢慢過去,等待測試的隊伍也慢慢的向前移動著。就在林穎不停的為葉晨解答的時候,輪到了排在葉晨二人前面的一個青年男子測試。

只聽到一旁負責記錄的書院人員叫到:「下一個,劉羽。」

然後排在葉晨前面的那個青年男子走了出去,來到了潁川書院山門下的一塊巨石前,把手放在了巨石上。然後將靈力輸入到巨石。

只見原本之前暗淡無光的巨石頓時發出了一道明亮的光芒,讓后彷彿充能一般,巨石上的能量表格一格一格往上升了上去,很快就升到了巨石的五分之四的位置。

現場的眾人都驚了,無精打採的記錄人員和執法人員眼睛都亮了起來,就連坐在上方閉目養神的執法殿的長老眼睛都頓時睜開。

無視現場被驚呆的眾人,劉羽走到了負責記錄的人員桌前,伸手敲了敲桌子:「可以幫我記錄了嗎?」

那個記錄人員回過神來,尷尬的點了點頭,然後低頭開始為劉羽記錄起來,同時大聲報道:「劉羽,地級中品……」記錄完之後,那個記錄人員就拿出一塊潁川書院的身份牌遞給劉羽。

劉羽拿過身份牌之後,就向書院大殿走去。

劉羽剛到踏上石梯的時候,執法殿的長老就開口道:「我是執法殿的殿主段宏濤,不如你就來我執法殿,做我的親傳弟子。到時候不論修鍊的資源還是修鍊上遇到的難題,我執法殿都會為你解決。你覺得怎麼樣?」

劉羽禮貌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怕是要辜負您的好意了,我本人非常願意到您座下修行,但因家裡長輩吩咐過,已經為我選好了導師,所以非常抱歉。」

聽到劉羽的話,段志宏點了點頭:「也罷,既然已經有了導師人選,那我也不過多強求!不過以後你凡是遇到修行上不懂的問題,你也可以來問我。畢竟我也是潁川書院的長老,所以你也不必見外。」

劉羽拱手答應道:「好的,那就先在這裡謝過長老了。」說完鞠了一個躬行禮之後,就直接向潁川書院大殿走去。

隨著劉羽的離開,喧鬧的現場也安靜了下來。

接著記錄人員再次喊到:「下一個,林穎。」

聽見叫到了自己名字的林穎也走出去,徑直來到測試巨石前,二話不說,也是將自身的靈力輸入到巨石上。

就在這時,巨石也是發出了一道劇烈的強光,然後就像之前劉羽那樣,能量條蹭蹭的不停往上漲,瞬間就來到了比劉羽還高上不少的位置停了下來。

原本安靜的山門下再次喧鬧起來,眾人的驚嘆聲不停的響起:

「想不到這屆天才那麼多,剛出了一個地級,現在又出一個地級。」

「我潁川書院怕是要從此崛起,居然在一年當中同時出現了那個地級……」

「天吶,這都是些什麼妖孽啊,平時里數十萬修仙者裡面找不到一個地級,沒想到今天居然連著就出現了兩個地級,還給不給我們這些黃級的人活路啊……」

「這兩人書院怕是當成重點來培養了吧,以後導師,修鍊資源什麼的都不缺,真是羨慕……」

旁邊的一人立即回道:「你這不廢話嘛,你也不想想,地級靈脈是有多稀少,在凡界里,擁有地級靈脈的人,那個國家或者宗門地方,不是當成寶給寵起來,畢竟擁有地級靈脈的人基本上都是能修鍊到凡界頂層的……」

聽到山下的動靜,走在石梯上的劉羽也回頭過來看了一下,微微一笑之後又轉身接著向大殿走去。

就在眾人不停的驚嘆的時候,林穎來到記錄人員的桌前,同樣是伸出手敲了敲桌子,將記錄人員喚醒回來。

那個記錄人員也是不二話,趕緊大聲報道:「林穎,地級上品……」

拿過身份牌,林穎轉過身,向葉晨點了點頭,打過招呼后,同樣轉身向書院大殿走去。

精神大振的執法殿殿主段奕宏也是開口:「來我執法殿,做我弟子,以後潁川書院的執法殿都由你來掌控。想要什麼給什麼……」

聽到段志宏的話的下面的眾人,不論是記錄人員還是執法人員,都驚得張大了嘴。

前面的劉羽,段志宏都沒有開出這樣的條件,這是對林穎是有多重視啊?要知道潁川書院的執法殿殿主,是除了書院院長和副院長以外,權力最大的人了。按行政級別來說,潁川書院的執法殿殿主都是二品大員的存在。

林穎同樣微笑著搖了搖頭:「不好意思了,以前宗門的師傅已經給我聯繫好了書院里的導師,所以只好抱歉了……」說完同樣鞠了一個躬,行禮。

段志宏搖搖頭惋惜的嘆了口氣:「這是什麼世道,怎麼好的弟子都已經被被人給預定了呢?真是可惜……」

不過雖然這樣說,段志宏還是再次開口挽留道:「既然這樣,也罷,不過以後要是你有想法的話,可隨時來我執法殿,我執法殿隨時歡迎你……」

林穎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轉身上山,前往書院大殿。

眼看著兩隻煮熟的鴨子就在自己眼前飛了的段志宏嘆了口氣,心裡不舒服起來。然後又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外界的事,想讓自己冷靜一下,讓自己不再那麼難受。

至於為什麼說段志宏不再理會外界,甚至沒有耐心再在測試現場待下去?那是因為地級靈脈本就十分稀少,能出現一個本就萬里無一,接連出現兩個更是百年難得一遇,更不用說再出現一個了。

就在段志宏心裡十分不爽的時候,測試還在繼續,記錄人員接著大聲喊到:「下一個,葉晨……」

葉晨拍了拍手,嘿嘿一笑,然後就向測試巨石走了過去…… 葉晨將手放在了巨石上,緩緩地將自己的靈力輸入進巨石里。

只見巨石同樣發出了一道明亮的光芒,然後巨石上的能量格刷的一下,快速的達到巨石最頂部,然後又快速的暗淡了下來。

一臉笑容的葉晨看到此景,頓時整個人表情都凝固了起來,大聲吐槽道:「我艹,這是什麼鬼,啥情況啊這是?」葉晨一臉疑惑的轉過頭向旁邊的記錄人員問道……

記錄人員也是一臉懵逼,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一般常人測試時,只要保持靈力的輸入,巨石就會一直亮起。而像葉晨這般瞬間亮起,又瞬間暗淡下去,在潁川書院建立至今,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情況!

而原本閉目養神的執法殿殿主段志宏這時突然睜大眼睛,激動的站了起來,不過隨後又將自己激動的情緒給平復下去,向一旁的記錄人員道:「就將他的資質記錄為黃級下品吧……」

記錄人員聽話的點了點頭:「好的,謹遵殿主吩咐。」然後就在葉晨的信息資質欄將葉晨的資質給記錄為黃級下品。

看到記錄人員將葉晨的信息給記錄好了之後,段志宏隨口交代了旁邊的副手幾句,接著又冷淡的向葉晨道:「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院長大人。」說完就向書院院長辦公室走去。

因自己的資質僅為黃級下品,而感到傷神不已的葉晨聽到段志宏的話,也不多說什麼,一直低著頭,跟著段志宏走去。

一開始葉晨跟著段志宏向山上爬去,快到大殿的時候,段志宏突然轉了個彎,然後一路左拐右拐,就在快把葉晨給繞暈了的時候,段志宏來到了一間不起眼的房間門前,輕輕的敲了敲房門后,就一臉恭敬的站在門外等著。

不一會兒,房間里傳來了一個溫和帶點磁性的老年男子的聲音:「誰啊?」

「是我,執法殿殿主段志宏,我有要事要向您稟告,院長!」

「哦!是小段啊,那你進來吧!」

段志宏回頭看了葉晨一眼,示意葉晨在外面等著之後,就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進入到房間之後,段志宏將房門關上,隨手施了一個隔音法術。

看到段志宏的動作,院長呵呵笑了一下:「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值得小段你這麼草木皆兵?」

沒有在意院長開玩笑似的話,段志宏先是微微鞠躬行了個禮后,一臉嚴肅的開口道:「院長,在今日的入學測試中,我好像發現了傳說中的那個靈脈了!」

原本一臉笑容的院長頓時也是臉色一肅,站起來用懷疑的語氣問道:「你確定?這事可開不得玩笑!」

段志宏點了點頭:「我段志宏的性格院長你也是知道的,我絕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婚不由己:強勢總裁離遠點 「言歸正傳,院長你也知道,我們學院的那個測試巨石,最高只能測試地級上品的靈脈,再高就不行了。」

「而門外的那個年輕人,在今天測試的時候,先是讓巨石的能量格一瞬間達到最高,再然後就突然滅了下去。所以除了是傳說中的那個品質的靈脈以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會有其他什麼品質的靈脈會造成這種現象!」

院長順了順自己長長的白鬍子,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抬頭向段志宏道:「這樣吧,你先讓他進來,我看看再說……」

段志宏轉身開門,向門外的葉晨道:「進來吧,院長大人想要見見你。」

還處於深度悲傷的葉晨點點頭,然後就向房間里走去。

一進到房間內,葉晨抬頭看了一下,發現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白髮蒼蒼,鬍鬚眉須都很長的老者,面容慈祥,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

而哪位老者突然響起的聲音,彷彿有種魔力一般,瞬間將自己心裏面的鬱悶和憂傷一掃而空。

只聽到老者柔聲道:「小夥子,為什麼這麼難過呢?今天是入學的日子,能夠進去潁川書院修行,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是嗎?」

聽到院長的話,葉晨鬱悶的開口道:「院長大人你好,我想沒有誰會因為發現自己的靈脈是黃級下品而感到高興的吧……」

院長臉色一板,低聲喝道:「混賬,你這是什麼邏輯,照你這麼說,那麼那些沒有靈脈的凡人是不是都得去死算了,畢竟連仙都不能修,不如死了算了!」

「做人要懂得心懷感恩,上天賜予你靈脈,讓你能夠修仙,這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你還想過多強求什麼?」

聽到院長的話,葉晨心智回過神來,仔細想想也是,畢竟自己能夠穿越,重活一次,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事了,自己還想再過多強求什麼?

想到此處,葉晨自嘲的呵呵一笑,拱手向院長拜道:「多謝院長教誨,葉晨知錯了……」

院長摸著自己的鬍子,欣慰的點了點頭:「孺子可教。」

「我也就不多廢話了,說說吧,你的詳細情況,姓名,年齡,你之前師從何處,修行有多久了?等等。」

葉晨再次拱手拜道:「稟院長,我叫葉晨,今年十八歲,此前師從牛頭山玄天宗宗主陳明,至於修行時間的長短嘛,這個,我不知道怎麼說?」

院長疑惑道:「不知道怎麼說?你修行了多長時間,就說多長時間不就行了?」

葉晨尷尬的笑了笑:「這個,怎麼說呢,我開始修鍊的時間是我十歲的時候,然後在三年前衝擊築基期的時候,我突破失敗,然後就昏了過去,一身修為盡散。直到六個月前我才醒過來,又重新修鍊,所以我不知道我的具體修鍊時間應該是八年還是六個月。」說完葉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