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們也沒有訂婚,對南宮家也沒有真正的損失。

顧家有錯我會擔,如果還是無法獲得你們原諒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時間不早,我就不打擾各位,告辭。」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不可能真的答應南宮老爺子的條件和南宮熏試著交往。

即便是要得罪南宮家她也沒有辦法,司厲霆是她最重要的人。

顧錦正要離開,突然覺得頭有些暈,難道是那葯的副作用?

這一年來她時不時會有耳鳴頭暈,也都已經習慣了。

她撫著額頭幾步踉蹌,眼前一黑暈了過去,南宮熏一把將她抱住。

「顧錦,你沒事吧?」把南宮熏嚇得氣都來不及生了。

老爺子笑笑:「熏兒,不用著急,她沒事。」

「爺爺,好端端的怎麼會暈倒?我馬上去叫家庭醫生。」南宮墨也著急了。

且不說顧錦是不是在他家出事的,他和顧錦過去還是好朋友,他拿出電話就要撥出去。

「你們都不要緊張,錦丫頭是被我下藥了。」

老爺子的話讓兩人頓悟,原來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怪不得一直都很親和的樣子,為的就是打消顧錦的警惕性。

「爺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南宮熏有些不恥這種手段,也想不通老爺子這樣身份的人來做這種事。

「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你!如果不是見你這麼喜歡她,顧錦不嫁就不嫁,我南宮家還愁找到一個好媳婦?

你在中國為她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要不是對她動了真情以你的脾氣怎麼可能一直容忍著她。」

老爺子嘆了口氣,以他長輩的身份的確不適合做這些事情。

南宮熏是他很心疼的一個孩子,論性格遠不如南宮墨的開朗。

從小南宮熏的性格就冰冷執拗,從來沒有什麼人能入他的眼,更不可能將誰放在心裡。

顧錦是他唯一表現出的喜歡的人,這也是為什麼老爺子一直對顧錦很好的原因。

這可不是假裝,哪怕知道她已經不是處子之身,老爺子也不介意。

天下的女人再多再美再好,南宮熏連看都不看一眼,自己這些年來給他塞了多少女人都沒用。

唯獨這個顧錦讓他喜歡,甚至連性格都改變了。

以前的南宮熏想要什麼搶過來就完了,在顧錦身上他竟然有了一些憐惜。

學會了怎麼去保護不傷害一個人,也許顧錦就是能夠改變南宮熏的人。

老爺子在顧錦身上看到了希望,或許她有污點,但她的優點更多。

如果顧錦離開的話還不知道對南宮熏是怎樣的打擊,甚至會讓他的性格變得更加冷漠和殘忍。

老爺子為了這個孫子也是良苦用心,不然他一個長輩能用這樣下作的手段么?

「爺爺,我……」

「別說你不想要這個女人,只要你們有了夫妻之實,這樁婚事就跑不了。」

南宮墨憤憤不平,「爺爺,你不能這麼對錦兒,這樣的方式我們南宮家和土匪又有什麼兩樣?」

「你不想看到你哥哥幸福?」老爺子反問。

南宮墨啞然,不管南宮熏喜不喜歡他,至少他是喜歡南宮熏的,也是真心希望南宮熏幸福。

從小到大那個孤獨的身影,什麼時候他的身邊才會有其她人陪著他。

老爺子拍拍手,幾個女傭出現,「替顧小姐清洗身體。」

幾人從南宮熏懷中抬走了顧錦,老爺子看著南宮熏,他的臉上並沒有開心的神色,反而有些迷茫。

「熏兒,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你不好好把握就會遺憾終身,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的。」

南宮熏沒有開口,南宮墨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他要打擾南宮熏的好事么?如果這一次真的會成呢?

見南宮熏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老爺子朝著另外的女傭看去,「送大少爺回房梳洗。」

南宮熏被拉回了房,老爺子看向杵在客廳的南宮墨。

「你也回房去,今晚對你哥來說是很重要,你不要打擾。」

「哦。」南宮墨摸了摸鼻子,垂頭喪氣的離開。

作為顧錦的朋友,他當然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可作為南宮熏的弟弟,他也不該去打擾。

楚楚動人:我的竹馬總裁 老爺子遣散了下人,坐在主位上慢悠悠的喝下最後一口紅酒。

拄著拐杖緩緩離開了客廳,離開之前關上了所有燈。

一道閃電劃過,客廳瞬間被照亮,那一桌豐盛的菜肴還剩下了大半。

桌子上點燃的香薰蠟燭還在靜靜燃燒,客廳中沒有一個人,只餘下一室寂靜。

外面狂風暴雨不停歇,花枝被打得亂顫,暈黃的路燈下一片大雨傾盆落下。

司厲霆看著外面的大雨心裡莫名有些不安,看了看錶,時間還早,顧錦應該還沒有吃完吧。

今天顧錦是去道歉的,他要是出現在南宮家反而不好。

也許是眼皮一直跳讓他覺得不安心給顧錦發了一條信息。

「蘇蘇,吃完了嗎?雨很大,我來接你。」沒有人回應。 顧老爺子從進來開始視線就集中在司厲霆身上,壓根就沒看到身邊的其他人。

定睛一看說話的人正是比爾,氣氛頓時尷尬了一秒鐘。

老爺子緩了口氣才反應過來,「那個,你,你是他爸?這麼說來他就是史密斯?」

「很抱歉,之前史密斯家比較亂,霆兒為了隱藏以前的身份只能喬裝打扮,現在史密斯家族內亂平定,他也可以以真容露面了。

老爺子,你這邊請,我想我們欠你一個解釋,你坐下我慢慢講給你聽。」

比爾耐心很好,他都這麼說了顧老爺子當然也不會怎麼生氣,緩緩坐下聽故事。

「原來霆小子的身世這麼離奇,虧得之前我們還以為他是私生子,誰知道他竟然是史密斯家的孩子。」

顧老爺子想著自己當初對他做的那些還有些羞愧,一開始他在查到司厲霆只是私生子的時候十分反對這樁婚事。

覺得門不當戶不對,加上顧家和南宮家交好,他一心想要顧錦和南宮熏在一起,對司厲霆也諸多阻攔。

現在才知道司厲霆是史密斯家的繼承人,比起顧家更要厲害很多。

「身份地位先放在一邊,主要是兩個孩子情投意合,我家霆兒喜歡錦丫頭喜歡得緊。

這一年來雖然他沒有陪在錦丫頭身邊,也一直在關注著錦丫頭的消息。

現在雨過天晴,我也希望能夠讓兩個孩子早點修成正果的。

之前他們訂婚儀式出了事情,今天我將你們請過來就是想要商量一下兩個孩子訂婚的事情。

可能會有些唐突,沒有提前去哪顧家拜訪,不過請體諒一下霆兒對錦丫頭的在意,估計也不想再等了。」

司厲霆最懊惱的就是那時候提前離場,導致訂婚儀式取消,就算他要出事,好歹等和顧錦的儀式結束再出事也好一點。

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遺憾,和顧錦訂婚是他現在最想要做的一件事,比爾正是知道這一點才會現在就提出來。

顧老爺子對此也頗為遺憾,「兩個孩子這一路走來很辛苦,這一點我也是看在眼裡的,那些虛禮都無所謂。」

「霆兒已經定好了婚禮的場地,只不過現在那個海島還在開發之中,咱們就先訂婚,等個一年半載海島都建設好了再結婚,反正到時候也就只是一個儀式。」

兩邊的家長一拍即合,都覺得她們太過於坎坷,是因為早點修成正果。

婚禮暫時可以不辦,結婚證和訂婚儀式已經可以準備了。

見史密斯這邊很想要馬上訂婚,顧老爺子心中也很開心。

畢竟顧錦孩子都生了,之前以為司厲霆死了也就算了,現在他都回來了,不給顧錦一個名分也說不過去。

「難得你也是這個想法,那訂婚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去辦。」

「老爺子放心,霆兒早已在準備了,這次就定在酒店裡,你們這邊選擇一個日子,剩下的讓我們來操辦。」

顧錦見比爾和顧老爺子你一言我一語談論得正熱鬧,分明是第一次見面,兩人彷彿是相交許久的老友一般相談很是默契。

這一對受苦受難的孩子誰都不想她們再次錯過,很快兩邊就達成了共識,定於這周末訂婚。

顧家的人對司厲霆的恨意也都消失了,畢竟這一路走來司厲霆也很是辛苦,他要做的事情比顧錦要多上許多。

司厲霆和顧錦對視一眼,雖然以前兩人領過結婚證,也辦過婚禮,始終缺少一些。

唐老爺子畢竟不是司厲霆的親生父親,而當時的蘇家人更是恨不得榨乾顧錦身上的每一滴血。

第一次的婚禮沒有成,也缺少親人的祝福。

第二次的訂婚典禮缺少的也是司厲霆的家長,兩人同時都有一種圓滿的感覺。

不用自己操心,而是有著雙方親人在給你操辦,這種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

兩人十指緊扣仿若一對新人,等顧老爺子和比爾商量得差不多了也差不多時間用午餐。

比爾情緒高漲邀請眾人就餐,司厲霆紳士的給顧錦拉開了椅子。

兩人之間除了有個孩子之外和以前沒有太大的差別,他仍舊是最寵溺她的人。

本來用餐時間是由別人帶寶寶,司厲霆卻從傭人手裡接過了錦諾。

「我來抱吧。」

之前只能在小視頻裡面看看解饞,剛剛又被比爾抱了許久,他好不容易才有個機會怎麼會放手。

錦諾在他懷中很是乖巧,司厲霆看著他連眼睛都捨不得移開。

雖然面容很像自己,但錦諾的性格很顯然更像顧錦一些,尤其是笑起來的樣子。

「厲霆哥哥,諾諾餵過奶不會餓,倒是你會餓的。」

「我沒關係。」司厲霆親吻著錦諾的小手,他就是自己和顧錦的寶寶嗎?屬於兩人愛的結晶。

不知道為什麼,他仍舊覺得有些神奇,突然間多了一個小東西在他的世界里。

錦諾被他親的笑得很開心,眼睛彎彎勾起很是漂亮。

「厲霆哥哥,諾諾又不會跑,你該吃飯了。」

顧錦覺得現在司厲霆更像是小孩子一些,要人哄著才能吃飯。

顧南滄看著她們一家人幸福的模樣,嘴角也微微勾起,這就是他一直想要看到的畫面,顧錦也該得到幸福了。

整頓飯氣氛十分融洽,飯後比爾主動提出:「老爺子,案例來說錦丫頭和霆兒還沒有結婚,提出這個要求會有些冒昧。

不過我和霆兒都希望錦丫頭和諾諾暫時能住在我們家,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顧老爺子摸著鬍子,「雖然我也想留她在家裡,不過她們也有這麼久沒見到,一切看錦兒的意思吧,我們也不反對。」

司厲霆從錦諾的臉上移開視線,委屈巴巴的看著顧錦,他沒說什麼,眼神之中卻表現得很清楚。

顧錦見他對孩子愛不釋手的樣子,自己和他確實分開得太久,她也想好好的和司厲霆在一起。

「外公,那我就留下吧。」

「真是女大不中留。」顧南滄嘆息了一聲,「不過我支持你,一家人本來就應該整整齊齊的在一起,就是苦了我以後我要看諾諾還得過來。」

「哥,謝謝你的體諒。」

總裁的棄婦新娘 「要不是看到某個人每天可憐巴巴的在家裡望穿秋水等他,婚前我才不讓你住過來。」

顧錦微微一笑,顧南滄說是這樣說,其實心裡還是向著她的。

這件事也就算定了,也不知道是誰走露了風聲,說史密斯家族即將和顧家聯姻,說是看中了顧家的千金。

提起顧家,大家首先想到的不可能是顧錦,畢竟誰不知道顧錦是帶著孩子的單親媽媽。

以史密斯的地位來說他根本就不會選顧錦,所以大家的視線就集中在了顧家另外兩位沒有婚配的人身上。

顧苒以及顧明珠,兩人接到這個消息又驚又喜,紛紛想著是不是當天晚上打扮得很漂亮引起了史密斯先生的注意?

「女兒啊,外面都在傳史密斯要和顧家聯姻,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就來顧爸爸也都激動不已的進來。

顧明珠有些小竊喜,「爸,我也不太清楚,當天晚上我是打扮得比妹妹好看沒錯,可我還沒有機會和史密斯說話,他是不是喜歡顧苒?」

顧大伯見她臉上的表情帶著笑意,心中也肯定了一些。

「顧家就幾個女兒,除開顧錦那個單親媽媽,剩下的就是你和顧苒,你知書達理,哪像是顧苒那個瘋丫頭,我看史密斯喜歡的女人就是你,一定沒錯的!」「爸,他都沒和我說話呢。」 司厲霆站在窗前,窗子沒有關上,一些雨絲朝著他身上飛來。

等待顧錦回簡訊的心情真的很難熬,三分鐘過去了,顧錦沒有回。

他可以解釋成在餐桌上玩手機是很沒有禮貌的表現,也不知道南宮家今天來了多少人,也許她顧不得看手機。

十五分鐘過去,顧錦仍舊沒有回答,司厲霆再發了一條。

「蘇蘇,是不是喝醉了?我現在就過來好嗎?」

如果事情不是到了緊急關頭,他不會出現在南宮家,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很尷尬。

顧錦就是因為他才和南宮家發生了不滿,要僅僅只是南宮家和顧家他倒也不會理會那麼多。

更關鍵的事情是激化南宮家的矛盾,受到損失的是顧錦,顧家的人又會找各種借口。

凡是遇上了和顧錦有關的事情司厲霆就會投鼠忌器,生怕會傷著了顧錦。

又是十五分鐘過去,顧錦那邊仍舊沒有回信,司厲霆實在按捺不住心情,直接給顧錦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是無人接聽狀態,這下可就讓司厲霆抓狂。

顧錦在到了南宮家的時候曾給他發過一條簡訊,但現在卻突然沒有人接電話。

就算南宮家的人很生氣,但也不至於拿她怎麼樣,好歹她還是顧家的家主。

顧錦沒有接通電話只有一個原因,手機沒有在她身邊。

都這個點了,她知道自己會擔心,就算有什麼事情她也會提前打個電話過來。

她沒打電話也沒說什麼,她那邊肯定是出事了。

司厲霆再也忍不住,就打算馬上驅車去找顧錦。

理智徹底控制了他,他告訴自己不能這麼衝動,於是他準備撥通顧南滄的電話問一下虛實。

才拿出電話顧南滄倒是先給他打了過來,顧南滄的名字亮起,讓司厲霆心中更是一緊。

「喂。」

「剛剛我外公接到南宮老爺子打來的電話,說外面雨太大,妹妹今晚就在南宮家住下了。」

「不可能,蘇蘇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聰明的人一聽就知道事情有問題,還別說現在顧錦是去講和的。

就算顧錦和南宮熏真的訂婚,女方住宿在男方家裡也就代表了某些意思。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顧家一心想要和南宮家劃分開界限,又怎麼可能在南宮家留宿。

豈不是代表她和南宮熏的訂婚成立?顧錦不是小孩兒,當然不會作出這樣的事情。

「我自己的妹妹我還能不了解么?我想一定是妹妹遇到麻煩,剛剛我給她打過電話並沒有人接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