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點了點頭:「好吧!那今天就讓師父看看你的本事。」

白良興奮的說道:「其實,我也還沒有見過你的本事呢!今天剛好讓我開開眼界。」

說完,一行五人跟著白良往他發現的地方走去。

白良興奮的走在最前面,而蔣亦夢則默默地跟在我旁邊,師父和蕭老頭走在最後面。

天越來越黑,空中的烏雲也越來越多,慢慢的,周圍風越來越大,天空中時不時的傳來隆隆的雷聲。

我看到蔣亦夢的臉色有些蒼白,於是一把牽過她的手輕輕說道:「你害怕打雷嗎?放心吧!有我在呢。」

蔣亦夢點了點頭沖我莞爾一笑:「嗯!」

一行人走了將近兩個多小時,走在最前面的白良忽然警惕的停下了腳步。

「嗷嗚!」白良仰起脖子嚎叫了一聲,而前面的灌木叢裡面忽然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聲音。

一頭渾身血污的狼跑到白良旁邊輕輕的嚎了幾下,只見白良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頭。

我急忙走上去問道:「白良,怎麼啦?」

白良扭頭看著我,眼睛裡面淚汪汪的。

我輕輕的幫他擦了擦眼淚說道:「怎麼啦?你怎麼哭了?」

白良指著前面一大片灌木叢說道:「那屍王殺害了我許多族類,還把它們血都吸幹了。」

蕭老頭走了過來說道:「小子,讓它帶路,該輪到我們上了。」

白良點了點頭然後對那頭傷痕纍纍的狼低聲哼了幾句,那頭狼連忙鑽進了灌木叢裡面,白良也跟著鑽了進去。

我扭頭看了看師父和蕭老頭后也帶著蔣亦夢跟了上去,漸漸的,我的鼻子聞到了一絲腥臭的血腥味。

而前面的白良的眼睛此時已經變成了紅色,並且散發出暗淡的光芒。看樣子,族類的血腥味已經讓他陷入瘋狂的狀態。

我們在灌木叢裡面跟著白良和那頭狼走了一會兒,終於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帶。

地面上一個巨大的深洞出現在我們面前,而洞里正不停地冒出絲絲黑氣。暖才文學網

洞上方的天空中出現了一團螺旋形的烏雲,雲團中不停地冒出閃電。

帶路的那頭狼此時警惕的站在洞口齜牙咧嘴的沖著洞內發出低沉的嘶吼聲。

我扭頭看著蕭老頭:「老蕭,蔣亦夢就交給你了,我和白良先進去看看情況吧!」

白良不等我說完就縱身一躍跳入黑乎乎的洞內,而我害怕白良出現意外也跟著跳了下去。

底下的環境一片漆黑,我馬上運用起走山妖瞳,這才清清楚楚的看清楚周圍的環境。

此時我和白良正處於一個巨大的天然洞里,四周是光禿禿的石壁,頭頂的洞頂上掛著許許多多的鐘乳石。

看來,這是一處天然的地下溶洞。白良仔細的用鼻子聞了起來,似乎在追蹤屍王的蹤跡。

「小子,下面情況如何?」頭頂忽然傳來師父的聲音,原來洞口到洞底不算太高,也就兩三米的樣子。

我抬頭大聲說道:「師父,這下面是一個天然溶洞。」

沒多久,師父便背著洞玄墨盒順著一根繩子慢慢的爬了下來。

「這裡陰氣好重啊!看樣子是個極凶之地,怪不得屍王會出現在這裡。」師父一邊用走山妖瞳觀察著四周一邊點頭說道。

豪門錯愛:替身嬌妻愛無罪 接著,白良帶著我們往前面走去,終於,在前面不遠處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石塔。

塔頂上有個黑影站在那裡,因為黑影周圍冒出許許多多黑氣,我一時半會也看不清到底是什麼情況。

白良一看石塔上面的黑影,頓時立馬現出了半狼半人的妖體死死的盯著那個黑影。

在活人氣息的刺激下,站在石塔上面的黑影慢慢的轉過身來,而這時我也稍微看清楚它的模樣。

只見它一身黑色長袍,蓬鬆的頭髮,更滲人的是它的雙眼居然散發著紫金色的光芒。

師父暗叫一聲不好:「不好,這具殭屍不是一般的殭屍王,如果沒看錯,它身體里有了元神。」

我也明白師父的意思,一般的殭屍都是有魂無魄行屍走肉,而這具殭屍王居然修鍊出了元神,看來它的來頭不小。

白良忽然發起攻擊,伸出利爪朝屍王撲去。只見屍王衣袖一甩,白良立馬被擊飛幾米遠。

白良伸出舌頭舔了下嘴角的血液繼續發起攻擊,而屍王總是讓白良無法近身。

眼看白良的傷勢越來越重,我急忙雙手結出法印朝屍王打去。

沒想到屍王直接懸浮在空中,而它腳下的石塔則被我的法印打的粉碎。

師父趁機把白良拖了回來,並用丹藥給他療傷。

屍王的雙手聚齊一股黑氣朝我劈來,我一看那股黑氣來勢洶洶,不敢硬扛,於是一個鷂子翻身躲了過去。

那股黑氣打在我身後的一片鐘乳石上,頓時那片被黑氣擊中的鐘乳石被腐蝕成了粉末掉在地上。

「好強的屍氣。」我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而屍王伸出枯瘦的手臂朝我撲來,我急忙繞到它身後掏出青銅匕首對著它的天靈蓋狠刺下去,沒想到青銅匕首在發出叮的一聲脆響之後直接斷成了兩截。

就在我看著斷成兩截的青銅匕首楞神的時候,一股腥臭撲鼻的氣息朝我襲來,我忽然感覺被人一腳踹開。

原來是師父,師父破口大罵:「臭小子,你站在那裡挺屍啊!要不是我把你踹開,你早就被它吸幹了。」

屍王一看師父把我踹開了,於是嘶吼著朝師父撲去。師父不慌不忙的沖兜里掏出一張金色符咒繞到屍王身後,將手中金色符咒貼在屍王的背上。

屍王只是楞了一下,然後繼續發起進攻。而它身上那道金色符咒更是劇烈燃燒起來。

豪門長媳太惹火 師父忽然身子一震吐出一口鮮血,我急忙衝過去扶住他:「師父,你怎麼了?」

師父搖了搖頭:「我剛剛用的是最高等級的金符,沒想到它居然不怕,還破了金符。」

使用符咒本來就是以命為印借用天地之力,符咒的等級越高,借的力量也就越大,可是使用者的受到的反噬也就越大。 居然騙到許教授身上來了,你造許教授是什麼人嗎?人家可比你多讀了一圖書館的書好不好!

你那低劣的騙術是騙不了他的!

許默沉默許久,問:「四百塊可以嗎?」

卧槽!

教授啊啊!

您是大學教授好不好!

您難道真的相信這個低劣的騙術嗎?!

您這麼簡單就被騙了真的好嗎?

您可是知識分子啊啊!不要丟我們知識分子(話說我算是知識分子嗎?)的臉啊!

還有,您認真臉的問四百塊可以嗎是腫么回事?這是在菜市場買菜嗎?!這是可以還價的嗎?!

龍王兄大喜,眼中閃過一絲感動,肉麻兮兮的撲過去,抓住許教授的手,感動道:「可以可以!」

我一怒!

龍王兄,你騙誰不好,為毛要騙我的老師啊啊!

老師智商低不代表他的學生我的智商低啊!

是不是!

我要拯救許教授這位純潔的傻白甜白蓮花(……)!

我一把拎過龍王兄,道:「不就是回不到自己的湖裡了嗎?不就是沒有回去的路費嗎,我幫你就是了,這種小事就不要打攪我的老師了。」

龍王兄趾高氣揚,冷哼一聲道:「你不是不相信我嗎?你不是說我是騙子嗎?你不是要我多讀書再騙人嗎?現在怎麼相信我了?」

摔!

有病吧!深井冰!!

勞資啥時候說我相信你了?!

你難道不是騙子嗎?叫你多讀書再出來騙人,你不聽,這才一天,你又溜出來騙人!還有你現在趾高氣揚嘚瑟的語氣是腫么回事啊!

好想暴揍他一頓一定不是我的錯!

你以為我想要幫你回去啊!我是為了我們這位傻白甜許默教授能不被你騙到!

騙子脾氣還那麼大!

真的好想暴揍你一頓啊!淡定,我要壓抑住這股衝動!

許默眼中閃過微微一絲感激,笑道:「那我就先代這位龍王謝過顏漠同學了。」

握了個大草!

誰說離婚不能愛 許默教授您真的是高智商份子嗎?!

您居然說這騙子是龍王!!

您沒發燒吧!

你該不會也是騙子團伙中的一人吧?!你該不會是和這位龍王騙子一起騙我的吧?

我慈愛的看著許默教授,哎,這年輕人,年紀輕輕的,怎麼就是智障呢!我怎麼就是這位智障教出來的學生呢?

許默拿起購物袋,站起身來,道:「那我先走了。」

我微笑臉:「嗯嗯,老師再見!」

龍王兄跟在我後面,微笑臉:「嗯嗯,老師再見!」

擦!

你個騙子,就不要裝好學生了!

還有,你對許默為毛就是那種微笑臉,對我為毛就是這種憤怒的冷臉啊啊啊!

特么,勞資很不爽啊啊!

許默走了,我便也打算走,龍王兄忙問道:「咱們啥時候回去啊?你說你要護送我回去的哦!」

咦?

我好像還真的說要幫他回去!

現在我要是反悔,會不會過於無恥啊?!

我語氣平淡,用詞樸素,道:「你忘了我說過的話吧。」

龍王兄炸毛,雖然他沒有毛可炸,胸口的起伏不平,怒道:「你無恥!你出爾反爾!你卑鄙!你說話不算話,你沒有誠信!你背信棄義,你……」

我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拿起購物袋就走!

哈哈哈!

誰會留下來聽你氣急敗壞的罵我啊!

罵吧罵吧,我不聽就是了!

只是,我有點兒奇怪,你一個騙子,你怎麼好意思罵我?!

不得不說,兄弟你真是騙子界的扛把子!

「等等,不要啊!你要是不幫我回去,我就去找老師,叫老師給我四百塊錢!」龍王兄陡然智商在線!

我腿一軟!

麻蛋!

勞資受不了了!

你丫的怎麼突然智商就在線了啊啊!

你智商要是一直在線,你能一直都騙不到錢嗎?!

好吧,不就是九十九塊錢嗎?我給就是了!

我刷刷刷從錢包里掏出兩張百元大鈔,遞給他道:「給你給你,你回去,別找我了!」

龍王兄麻溜的接過錢,道:「我還是接著找老師吧,你才給兩百塊,老師要給我四百塊呢!」

卧槽!

你特么吸血鬼啊啊!

居然還嫌我給的錢少?!

總裁霸愛甜甜妻 嫌少的話你不要收下啊!這麼麻溜的收下,居然還要接著找許默教授!

我敗下陣來,再次打開錢包,刷刷刷拿出兩張,道:「給你四百,你哪兒來的去哪兒!」

龍王兄再次麻溜的接過錢,道:「可是,本王覺得,本王要回到自己的水域還需要一個保鏢啊,對不對,萬一遇上歹人,本王也能有個替死的啊!」

握了個大草!

麻蛋!

總想暴揍他一頓一定不是我的錯!

這貨似乎抓到我軟肋了,對我說話的自稱居然從『我』變成『本王』!

本王你妹啊!這一股撲面而來的霸道王爺既視感是腫么回事啊!

還有,誰是你保鏢啊!歹人又是什麼意思啊!誰那麼想不開,會對你這個一窮二白的騙子起歹心啊!你是擔心自己被抓去賣到牛郎店當鴨子嗎?

當鴨子至少也要一點智商的好不好,你的智商明顯不夠啊!

還有,替死又是什麼鬼啊!

你特么是不是想叫我當你保鏢啊?

你真的能返回水族嗎?你一個騙子能不能稍微有點智商啊,你還真的把自己當成龍王了?

龍王嘚瑟道:「不同意?好吧,我還是請剛才那位和善的老師當我保鏢吧!」

總想暴揍他一頓一定不是我的錯!

我要剋制,我不是暴力女王,不能揍他!

醫然照我心 我拎著龍王兄,把他拖回我的家。

顏直高和顏巴坐在沙發里看電視,看到我回來了,小顏巴很開心的叫我一聲,顏直高也是很開心,問:「我的冰激凌呢?」

我:「沒買。」

顏直高:「……」

我:「但我買了小表弟很愛吃的椒鹽花生米。」

大王感動中,肉麻兮兮的看著我,感觸道:「顏漠對我真好,顏直高叫你買冰激凌,你不買,我沒叫你買花生米,你居然幫我買。花生米呢?」

聽了單蠢的小顏巴的話,顏直高那看向我的眼神像是殺豬刀一樣,他冷笑一聲,那聲音如針一般冰涼閃著冰涼的寒光…… 在看到那紫眼屍王連最高等級的金符都能破解后,我的心裡湧上一股不詳的預感。

我扭頭一看師父,此時他已經面如金紙,可他仍然強撐著站在那裡死死的盯著嗷嗷怪叫的屍王。

「師父,你先坐下,我用護體罡氣給你療傷。」我急忙扶著師父來到一處拐角處盤腿坐下。

「你們先休息一下,該我上了。」白良此時眼睛里散發出威嚴的紅色光芒,頭也不回的沖我和師父喊道。

「喂!讓你看看爺的真正實力。」白良伸手撕下身上的皮衣,然後現出了原型。

此時,場上半人半狼的白良和紫眼屍王就這樣對視著,誰也沒有先出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