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嬈猛地睜開眼,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正緊緊抱住她的男人。

額頭上有細細密密的汗珠,那張俊美宛如神邸的俊臉,此刻慢慢都是驚慌、焦灼、心疼。

封嬈的眼淚,啪嗒一下就掉了下來。

她猛地撲入戰御宸的懷中,死死的抱著他,良久不願鬆開。

「你怎麼會在這裡?有沒有受傷?」頭頂傳來戰御宸焦急的聲音。

「我被人綁架了,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在房車裡,我趁他們不注意逃走了。」封嬈一口氣說道。

忽然,她坐直了身體,緊緊握拳,望向神色冷凝的男人,輕聲道:「剛才,我看到了一個畫面,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和你在……在床上,那是真的嗎?」

戰御宸一把攬住她的腰,將她狠狠禁錮入懷中,厲聲道:「封嬈,你當我是白痴嗎?!」

他幽冷一笑,帶著說不出的霸道:「你是我老婆,我怎麼會認不出你?」

封嬈一直揪緊的心徹底放了下來。

戰御宸沒有認錯人,沒有碰那個女人,真是太好了!

只是,那個畫面太真實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戰御宸冷哼了一聲,雙眼微紅,咬牙切齒地說道:「我還以為你不見了,正想要回去調集人手來找你……」

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時間回到兩個小時前。

童雪悅和文楚楚從洗手間走出來,童雪悅就說自己不舒服,要先回酒店了。

文楚楚有些遺憾,還以為戰御宸也走了。

她正打算離開的時候,發現戰御宸正一臉焦急的四處找人。

文楚楚立刻走過去:「戰大哥,你還沒回去嗎?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嗎?」她紅了紅:「我們住在同一家酒店。」

戰御宸一見到她,立刻大步過來:「封嬈呢?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文楚楚愣了下:「她說不舒服,好像有點過敏,她先回酒店了。怎麼,她沒告訴你?」

戰御宸蹙了蹙眉頭,立刻拿出電話詢問司機,說封嬈已經上車了,他才稍稍放下心來。

「戰大哥,你坐我的車吧。」文楚楚再次邀請。

戰御宸急著回去找封嬈,而封嬈已經先一步坐酒店的車走了。

這裡也不好叫車,他抿了抿薄唇,點頭同意。 文楚楚很激動,這還是她第一次單獨和戰御宸相處。

在車上的時候,她很想找機會和戰御宸說話。

可他卻一直閉目養神,不說話。

她忍住偷偷打量他,他真的長得好好看,好完美。

那長長的睫毛,在眼窩打下一圈陰影。

一張臉完美得不像話,彷彿經過精雕細琢一般。

文楚楚按耐住心裡洶湧的感情,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他從天而降,蓋世英雄一樣的出現,把她從壞人的手裡救了出來。

可惜的是,他已經結婚了,還和妻子十分恩愛。

否則,她一定會勇敢地追求他的。

她不由得開始羨慕封嬈,可以得到這樣優秀的男人的寵愛……

到了酒店之後,戰御宸只淡淡說了聲「謝謝」,就急匆匆地下車,回房間去找封嬈了。

文楚楚很失望,她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戰御宸的背影。

她多希望這個男人,可以回過頭看她一眼啊。

「你回來了?」童雪悅正對著鏡子在抹潤膚露。

她的心跳得很厲害,在昨天,她又接受了一次微型整容手術。

她的面容,現在已經幾乎和封嬈沒有差別了。

就連封逸揚看她的時候,都會一直露出恍惚痴迷的表情。

封逸揚告訴她,她並不需要拖上太久的時間。

只要能夠騙戰御宸半天,等到和他一起坐上返程的私人飛機就可以了。

戰御宸回到房間,見到童雪悅的第一眼就微微蹙了蹙眉心。

他不動聲色,並沒有說什麼。

也許對於封逸揚來說,認清楚封嬈和童雪悅有些困難。

因為他對封嬈的執念太深刻,早就心理變態。

可對於戰御宸來說,又怎麼可能認不出來自己的妻子?

童雪悅以為戰御宸要碰她,畢竟現在她假裝的是他的妻子。

她的心裡很糾結,她只有過封逸揚一個男人。

她並不願意被其他的男人碰。

可是這樣做,可以為封逸揚拖延時間,完成心愿。

她就咬牙,故意去勾引戰御宸。

戰御宸解開了領帶,就在童雪悅以為他會脫衣服的時候,他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領帶綁住了她!

戰御宸看到她胸口藏著的隱形攝像機,想也不想地就拔了下來。

「封嬈呢?」他沉著臉問道。

異世醫女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童雪悅不可置信地問道。

戰御宸咬牙切齒重複了一遍:「我問你,封嬈人呢!」

「你居然認出來了。」童雪悅喃喃自語。

她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戰御宸一眼就認出她是假的,而封逸揚卻深陷其中?

「說話!」戰御宸掐住她的脖子。

面對這張像足了封嬈的臉,戰御宸發現自己根本下不去手。

「呵呵,太晚了。」童雪悅雖然被掐得幾乎要背過氣去,可她的心裡卻一點兒也不害怕。

「她已經和封少走了。」她說。

「該死!」戰御宸低咒了一聲:「他們去哪裡了?」

「他們遠走高飛了。」童雪悅的嘴角帶著苦澀的味道。

戰御宸鬆開大手,把她扔在地上,大步朝外面走去。

一邊走,一邊打電話叫人備車。

「戰大哥?」文楚楚正站在門外,看到戰御宸走出來,驚喜道。

她送戰御宸回酒店后,捨不得離開,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他的房間外面。

她也不是故意想要偷聽,卻還是隱約從裡面聽到了爭吵聲。

她心下一喜,難道戰御宸和封嬈吵架了?

此刻戰御宸又怒氣沖沖地走了出來,顯然印證了她的猜想。

「戰大哥,你……」她正打算旁敲側擊的打聽,他們是否吵架了。

戰御宸冷冷地掃了她一眼,語氣宛如含著刀子:「文小姐,我不知道你在這件事情里扮演了什麼角色。但是我清楚地告訴你,要是封嬈有什麼事,不管你文家在龍國有多麼高的地位,我都會叫你陪葬!」

文楚楚倒退了兩步:「你知道我的身份?」

戰御宸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大步朝著前面走去。

文楚楚回過神,又追了上去:「戰大哥,發生什麼事了?你剛才說封姐姐怎麼了?」

「滾開!」戰御宸的齒縫裡吐出兩個字。

文楚楚不可置信,這個她看得比命還要重要的男人,竟然會對她說出這樣難堪的話來。

他知道自己是龍國文家的大小姐,還對自己這種態度?

文楚楚宛若遭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臉色唰得一下白了。

戰御宸的目光在文楚楚臉上掃了一圈,沒有再說什麼,邁開長腿,就朝著酒店外面走去。

戰御宸冷靜下來分析,封逸揚如果想要帶走封嬈,最快的辦法就是飛機。

他打算立刻坐私人飛機返回T市,直奔封逸揚的大本營去找人,卻沒想到,竟然在機艙里發現了睡著的封嬈!

「人呢?」封逸揚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個手下,氣得舉起了手槍。

「少主饒命啊!」手下驚恐地求饒:「剛剛封小姐都還在的,可是就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不見了!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廢物!」封逸揚抬手,一槍打在前面的地上,濺起了不少砂石,兩人被嚇得不輕,癱軟在地。

封逸揚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正打算來接封嬈,誰知道百密一疏,就這麼短短几分鐘,她竟然逃走了?

重生之醫道修仙 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看到來電顯示,他蹙了蹙眉頭,修長的手指劃開了接聽鍵。

「封少,我被戰御宸認出來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童雪悅的聲音。

「該死!」封逸揚掛了電話。

怎麼可能呢?

她們兩個長得那麼相似,再經過了昨天最後一次高科技的微型調整整容,現在的童雪悅完全可以以假亂真了。

連他都會迷惑,會認不出。

為什麼戰御宸這麼快就認出來了?

「少主,已經查到了錄像,封小姐是翻車窗逃走的。」聶冰打開了監控視頻:「然後,她跑向了停機坪那頭。」

封逸揚的臉色血色盡褪,在一瞬間,只覺得他的全身血液倒流,手腳冰涼。

他忽然大驚失色地跑了出去。

他像是瘋了一樣,朝著停機坪狂奔,拚命地大喊道:「小嬈,快下來,不要搭乘那架飛機!」 可惜,封逸揚還是慢了一步。

戰御宸的私人飛機已經飛上了天空。

看著外面的藍天白雲,封嬈靠在戰御宸的懷裡,心中忽然湧起了一種強烈不安的焦躁情緒。

她甚至無法在座位上繼續安穩地坐著。

明明身體沒有任何不適,卻心跳得很厲害,手心還不斷地冒出冷汗。

戰御宸原本打算趁這個時間好好部署,對付封逸揚的辦法。

可是見到封嬈這幅坐立難安的樣子,只好丟開筆記本電腦,把她抱在懷裡。

「怎麼了,是不是寶寶又鬧你了?」

封嬈搖搖頭,皺著眉頭說:「戰御宸,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心裡很慌。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好像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戰御宸愣了下,安慰她道:「還有比差點失去你更糟糕的事情嗎?」

封嬈握住他的手,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你當時是怎麼認出來的?」

戰御宸舉起另一隻手,溫柔地順了順她的頭髮,眼睛眯了眯:「還記得封逸揚發的那段不雅視頻嗎?」

九界七生 封嬈立刻想起來,之前封逸揚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個,和她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女人,拍下了不雅視頻,想要離間她和戰御宸之間的感情。

結果被戰御宸一眼識破,還派出了二十架直升飛機在整個T市撒照片,證明那個女人不是封嬈。

封嬈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就是那個女人?」

戰御宸目光幽冷,漫不經心地說:「應該是,我懷疑那個女人後來又照著你的樣子,做了整容手術。」

一開始還只是有七八分相似,現在已經像到足以以假亂真了。

如果不是他從小就和封嬈一起長大,對她太過熟悉。

換了別人,一定會被騙到的。

封嬈瞪大了眼睛:「難道又是封逸揚做的?」

戰御宸正要回答,忽然飛機一陣顛簸,隨即整個機身都震蕩起來。

「怎麼回事?」戰御宸蹙眉問道。

從駕駛艙傳出聲音:「我們遇到了強氣流,飛機有些顛簸,一會兒就沒事了。」

封嬈剛剛鬆了一口氣,可是心底那抹慌張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忽然,機長從地面塔台收到了一段廣播:「YBQS723,你們的飛機上有炸彈!重複一次,你們的飛機上有炸彈!還有五分鐘就要爆炸了!」

機長立刻變了臉色,扭頭喊道:「戰總,飛機上有炸彈!」

戰御宸猛然站直身體,眼中寒芒四射,一種強烈地無法用言語表述的危機感,突然充斥了他所有的感官。

「立刻下降高度,找地方迫降!」戰御宸迅速指揮道。

「是!」

戰御宸又拿出飛機上的專用電話,打給了他的助理,告知現在的坐標,通知立刻安排救援。

戰御宸果斷的安排指揮下,原本驚慌失措的機艙人員都冷靜了下來。

儘管大家心裡還是很恐懼,但是在戰御宸有條不紊的指揮下,機長迅速下降高度,很快就準備好了降落傘。

封嬈的雙手都在顫抖,但是她卻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慌亂。

之前被綁架的時候,她就想過了,最難的就是一死。

現在她和戰御宸在一起,寶寶也在肚子里,就算是死,他們一家三口也是死在一起。

總好過,她將來病發,忘記一切,被迫離開戰御宸。

戰御宸和封嬈共用一件降落傘,因為封嬈沒有學過跳傘,又是孕婦,所以戰御宸打算抱著她一起跳傘。

「害怕嗎?」他一邊問,一邊將固定裝置扣在自己和封嬈的身上。

封嬈語氣堅定地說:「不怕!」

戰御宸微微彎腰,用大手捧住封嬈的肚子,低聲道:「寶寶,爹地和媽咪會一直和你在一起,你必須要勇敢,知道嗎?」

封嬈低頭也說道:「寶寶,你是媽咪的乖孩子,要堅強一點!」

戰御宸直起身,猛地吻住她的唇,吞沒了她所有的聲音,隨後在唇齒交纏間,低啞的聲音緩緩傳來:「就算是死,我們一家三口也要在一起!」

封嬈原本一直強忍著的淚水,忽然就狠狠砸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