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下雨了,沐暖暖有些意外。

她站在門診外的屋檐下,垂著頭準備用手機軟體叫車,忽然聽到「滴滴」的汽車喇叭聲。

沐暖暖一愣,抬頭看過去,發現竟然是莫承佑的車。

那個令她心跳加速的男人正坐在駕駛座上,車窗落下三分之二,直直地盯著她。

下一刻,天地之間彷彿都失去了顏色,只有他是彩色的。

沐暖暖腦子裡只有一句話: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她覺得心臟強烈的跳動著,像是快要跳出來。

前世的她到底是有多腦殘,才會跑去指著莫承佑的鼻子罵他是癩蛤蟆?

他們兩個到底誰是癩蛤蟆,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莫承佑看著她獃獃地站在那裡,任由雨水淋著,心頭莫名的泛起了一絲異樣的情緒。

這種情緒讓他很陌生,他清咳了一聲,「沐暖暖,上車!」

沐暖暖二話不說,打開車門麻溜的上了車。

看到坐在副駕駛位置上,臉上有幾個紅疹子,卻依舊笑得眉眼彎彎的女孩,莫承佑勾了下唇角,「你怎麼站在這裡淋雨?」

「啊?」

真是倒霉催的!

又被他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了!

沐暖暖的臉上全是水珠,頭髮也濕了不少,凌亂地貼在她的臉上,更別提濕漉漉的衣服了。

而且,她還坐在人家名貴的真皮座椅上……

沐暖暖滿臉尷尬地說:「不好意思,我幫你擦乾淨。」

她手忙腳亂地去拿紙巾,卻恰好又碰到了莫承佑的手。

男人的手指修長白皙,中指很長。

沐暖暖腦子裡突然想到一句話:男人中指長,那個也會很長……

「你要抓我的手抓多久?」耳畔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沐暖暖這才回過神來,低頭一看,自己正不要臉地抓著人家的中指呢!

她慌亂地放開他的手,小臉瞬間漲紅,「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一邊說,一雙眼睛還不停地偷瞄他的中指。

莫承佑好笑地看著她,從後座翻找出一張乾淨的毛巾,「你先湊合把頭髮的雨水擦乾淨,不然過敏又感冒的,很久都好不了。」

真貼心啊!

沐暖暖再次唾棄前世的自己。

眼瞎!

寵臣的一品福妻 真沒眼光!

御人 「謝謝。」沐暖暖用毛巾將濕頭髮擦乾淨,一股清新的味道傳來。

她暗暗深吸了口氣,想要記住他身上的味道。

「你要去哪兒?」莫承佑問。

沐暖暖的眼神暗了暗,「我的臉上過敏,要先回家休息幾天,你要是方便的話,就送我去地鐵站吧!」

「對這次的事情有什麼看法?」莫承佑一邊熟練的開車,一邊看似隨意地問道。

沐暖暖沒想到他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想了想,說:「我覺得楊經紀人說得有道理,我確實太過驕傲自負,不把別人看在眼裡。我會好好反省,認識自己的錯誤……」

「打住!」莫承佑輕輕微笑:「我不需要官方的回答。娛樂圈這個地方,誰不是踩著屍山血海爬上去的?要真是純潔的小白兔,那還真不適合娛樂圈,早晚會被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她沒想到莫承佑會這麼說。

她還以為,莫承佑身為帝凰娛樂的總監,會對她說一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

現在看著這個意思,好像是在鼓勵她黑化?

莫承佑的眼睛看著前方,語氣淡然卻給人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你不用這樣看著我,畢竟你的眼光不錯,我才會給你提個醒。」

眼光不錯?

沐暖暖驚得差點把手裡的毛巾給丟出去!

她當時猝不及防被安寧給推了出去,她不可能像前世那樣胡鬧,腦子一抽就跟莫承佑表白了。

他這麼一本正經的說出來,真的好嗎?

莫承佑見她沉默,忽然扭頭過來,目光凌厲而危險,「怎麼?你反悔了?」

沐暖暖頭皮一緊,有種她要是敢反悔就會被他給丟下車的感覺。

她急忙說:「怎麼可能!我就是要追你,說到做到!」

靈異鳳眸獵老公 莫承佑這才慢慢轉回頭,嘴角露出了一抹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笑意,「那就等你出道再說吧!」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我要是能出道,你就答應我的追求?」

莫承佑不疾不徐地說:「我可以考慮看看。」

沐暖暖撇了撇嘴,失望地說:「只是考慮啊?」

莫承佑笑:「你要是能C位出道,正式加入女團,我從了你又何妨?」

沐暖暖頓時幹勁十足,眼睛閃著光說道:「我一定會C位出道的,你等著我!」

莫承佑點頭:「嗯,我等著你。」

「莫總監,你既然答應我了,就不能反悔。否則……」沐暖暖眯著眼睛,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否則我就單方面宣布你是我的未婚夫!」

莫承佑看了她一眼,雲淡風輕地說:「你覺得單方面宣布有效?」

沐暖暖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經地說:「那我還是先出道再說。」

剩下的路途,他們開始聊音樂的話題。

莫承佑對於沐暖暖為什麼想出道當明星很好奇。

大部分人都是為了錢和虛榮心,畢竟想紅的人遍大街都是。

這是一個全民娛樂的時代。 很多人通過直播、微博、拍視頻,各種花樣自我炒作。

只求一夜成名,迅速吸金,過上人人羨慕的生活。

而沐暖暖的回答卻是:「我喜歡唱歌,我想要站在更大的舞台上,讓全世界都聽到我的歌聲。」

她說話的時候,眼神清澈,不帶半點雜質。

莫承佑覺得心裡有個地方忽然就不一樣了。

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他卻說不上來。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剛剛在沐暖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劇烈跳動了一下。

將沐暖暖送到了地鐵站外面,莫承佑說:「別想太多,回去好好休息,等臉上的疹子消了,就回訓練營吧!」

「謝謝,那我走了。」沐暖暖伸手想要打開車門,卻發現打不開車門。

車裡的燈光太暗,她一時沒找到門鎖。

見狀,莫承佑上半身壓了過來,打算幫她打開車門。

卻沒想到,沐暖暖恰好回頭。

她的唇蜻蜓點水般的擦過他的唇。

兩人四目相對,呼吸交纏,鼻尖距離近得不到一厘米。

沐暖暖失神地睜大了水潤的眼睛,望著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顏。

唇上還殘留著他唇瓣溫熱的觸感,一股他獨有的男性荷爾蒙氣息襲來,讓她的心跳加速,耳根都紅了。

莫承佑也愣住了,他一向潔身自好,從未和任何女人有過親密接觸。

可今天,他不僅抱了她,剛才似乎還吻到她的唇了。

他眼神暗啞地盯著她柔嫩的唇瓣,莫名的想要親上去。

用盡了此生最大的剋制力,莫承佑才強忍住想要親她的衝動。

她和他在今天之前只是陌生人,她突然跑出來大膽跟他表白,他才會注意到她,這種發展也太快了。

他明明就不是個輕浮的男人,何況她還是帝凰娛樂的小練習生,這要是傳出去,難免會有人說閑話。

腦子裡快速閃過很多念頭,莫承佑有些尷尬地想要坐回去。

沐暖暖卻出其不意地伸出手,勾住莫承佑的脖子,大膽主動的貼上他的薄唇。

莫承佑撐在椅子上的手指倏然收緊,他感受著女孩溫熱的唇瓣,和甜美的呼吸。

她竟然……主動吻他!?

可該死的,他竟然半點都不排斥?

而且還想更加深入的加深這個吻,想要撬開她的貝齒,狠狠嘗遍她甜蜜的味道……

四片唇瓣貼在一起,沐暖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天!

她怎麼會這麼大膽?

前世今生,她都沒有和任何男人有過親密接觸。

可剛才看到他想要離開,她就是捨不得。

她害怕這只是一場夢,怕前世的一切再重演。

直到她吻上了他,感覺到他身體的緊繃,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她強吻了他!

制霸豪門:重生最強神算 這是她的初吻啊!

點到為止的一個甜吻,沐暖暖就紅著臉退開,欲蓋彌彰地解釋:「這是道謝吻,莫總監,再見!」

不等他有所反應,她就飛快的下車,落荒而逃了。

直到跑進了地鐵站,她才捂著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

倉促間,才發現自己竟然把他的毛巾給帶下車了。

沐暖暖把臉貼在柔軟的毛巾上,嘴裡喃喃道:「莫承佑,我好喜歡你……」

車裡的莫承佑怔怔望著女孩消失的方向。

下意識地抬起手,手指劃過她剛才吻過的地方,上面還殘留著她甜美的觸感。

剛剛,他明明可以推開她的。

他空降到帝凰娛樂這半年,有不少的女明星投懷送抱,送房卡,想要勾搭他。

可他對那些女人卻沒有半點興趣,甚至有一次還公開叫人把一個企圖勾引他上位的二線女明星給丟出辦公室。

從此,他落了個面冷心狠的評價。

這還是他隱藏了自己是莫晉北和宮念念的兒子的身份,如果被人知道他那對富豪榜排名第一的父母,恐怕會有更多的女人趨之若鶩。

可面對沐暖暖的時候,他發現他竟然沒有半點的排斥和討厭,甚至還有點喜歡。

想起她信誓旦旦說要追他的話,莫承佑低笑出聲,心底竟然生出了一絲隱約的期待。

她只是一個剛出社會,什麼都不懂的小女生。

她太過單純,連訓練營的人都鬥不過。

也許她只是一時興起,被他的外表、身份所迷惑。

莫承佑搖搖頭,正想開車離開,手機卻在這時候響起。

看到來電顯示,莫承佑有些無奈地接起了電話。

「承佑,你這個臭小子!我上回給你說的相親,你到底考慮得怎麼樣了?我跟你說,那個小姑娘是我老朋友的女兒,長得可漂亮了,跟你這個老男人相親真是便宜你了!你還不偷著樂,還在考慮什麼?」

莫承佑的嘴角扯了扯,這還是他親爹嗎?

他今年二十五歲,還不到三十,哪裡老了?

莫承佑把電話拿開,揉了揉耳朵,語氣無奈道:「爸,我說過我不相親,我現在事業為重。」

「你不搞女人瞎搞什麼事業!我告訴你,那姑娘照片我看了,長相都能趕上你媽年輕的時候了,你簡直就是撿到寶了!」

莫承佑:……

真不愧是親爹,隨時反手就塞他一嘴狗糧!

「我沒興趣相親。」莫承佑冷漠拒絕。

「你敢?你是不是找抽?信不信老子我揍死你?」

莫承佑果斷掛了電話。

他怎麼跟他父親說?

難道說,他看上了一個跟他表白,主動獻吻的女孩?

想起沐暖暖那張美到極具攻擊性的臉,莫承佑覺得他爸沒什麼見識。

再漂亮,能有沐暖暖漂亮?

電話那頭的莫晉北鼻子都差點氣歪了。

臭小子居然敢掛他電話?

再打!

「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被拉黑了……

「怎麼了?」一邊躺在沙發上抱著ipad刷劇,還一邊吃草莓的夏念念問道。

「還不是那個臭小子找抽!」莫晉北怒道。

忽然發現自家老婆眯眼盯著自己,莫晉北求生欲爆發,急忙委屈地改口:「老婆,兒子越來越不聽話了,我真是拿他沒辦法啊!」

夏念念冷哼一聲:「他又拒絕相親了?」

「可不是嘛!」莫晉北說起來就犯愁,「這回可是我老朋友的女兒,小姑娘長得那麼漂亮他都看不上。」 「哎!」莫晉北操碎了老父親的心,「我真懷疑兒子是彎的,他好歹給我們帶個人回來,男的女的都行!」

「呸!你兒子才是彎的呢!」夏念念劈頭蓋臉的就把草莓往莫晉北身上砸。

莫晉北委屈地說:「老婆,那不也是你兒子嗎?」

「咳咳!」夏念念莫名尷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