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接起了電話。「喂,你好?」

容若愣了下:「四哥在嗎?」

助理看了眼神色冷淡的北冥夜,對著手機說:「不好意思,總裁現在正在開會,不方便接聽電話。我是他的助理,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你留言轉告嗎?」

容若有些焦急,因為北冥夜答應了,提前把工程款支付給容氏。

這筆錢遲遲不到位,容氏就拿不出錢借給顧氏。 「他幾點能開完會?」容若追問。

助理看了眼北冥夜,見他低著頭盯著文件看,完全沒有要接電話的意思。

助理馬上說:「總裁這個會議挺重要的,具體說不清幾點能結束。」

容若想了想,說:「那我直接過來帝豪集團找他吧,我這事也挺急的。」

助理說:「那容少恐怕得等很久了。」

「沒關係,我一會兒到。」

助理將手機放回到桌子上,禮貌地說:「總裁,容少說他一會兒過來,有急事找你。」

北冥夜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一樣,表情冷漠地安排:「把這個星期需要討論的工作整理下,都放在今天的會議議程里。」

「是的,總裁。」

助理正準備出去,北冥夜又叫住了他,一邊低頭看著文件,一邊漫不經心地說:「一會兒容少來了,你記得配合我,我說什麼你順著我說。」

助理跟了北冥夜好幾年了,知道北冥夜和容若的關係。

現在北冥夜這麼說,助理猜想大概是因為什麼原因,北冥夜現在不想見容若。

豪門億萬寵婚 北冥夜現在既然這麼說了,助理也不可能去問原因,畢竟老闆的私事知道得越少越好。

「我知道了,總裁。」助理答應了。

半個小時后,容若開車去了帝豪集團。

這棟八十八層的高樓,矗立在帝都CBD商業區的中心位置。

站在樓下,讓人生出一種渺小感。

容若想,北冥夜從小在軍區大院里就是個混世魔王,現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站到了他們誰也無法企及的高度。

進了人來人往的大廳,漂亮的前台小姐已經接到了總裁辦公室的通知,禮貌的將容若請進了電梯。

電梯在八十八樓停下,容若徑直走到了秘書室。

北冥夜有四個秘書和一個助理,現在前面的秘書室里只有一個秘書在。

秘書站起來抱歉地說:「容少,總裁還在開會。」

容若無所謂地說:「那我去他辦公室等他。」

他來過很多次,熟門熟路的推開北冥夜辦公室的大門,走了進去,在沙發上坐下。

秘書跟著泡了一杯茶進來:「容少請喝茶。」

容若心想,北冥夜這兩年也不知道是不是轉性了,對女人好像突然就沒興趣了,就連他辦公室的秘書,也清一色換成了成熟穩重的職業女性。

大概是幾年前那件事情,真的傷透了北冥夜吧,導致他對女人敬而遠之。

容若心想,還是自己幸福,能和顧九九甜甜蜜蜜的談戀愛。

容若找了份報紙開始翻閱,打發時間。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竟然在這裡整整等了兩個鐘頭!

他開門出去問秘書:「四哥開完會了嗎?」

「抱歉,還沒有。」秘書微笑著回答。

容若無奈聳聳肩,又回到了辦公室繼續等。

等著等著就在沙發上睡著了,一覺睡醒,看看時間都下午了。

容若又跑出去問秘書:「會議結束了沒有?」

秘書禮貌地說:「對不起,容少,總裁在半個鐘頭前已經開完會了。」

「已經結束了?」容若打算去找北冥夜。

誰知秘書馬上又說:「不過總裁今天中午約了御尊集團的莫總吃飯,剛才已經走了。」

容若鬱悶地說:「那你剛才怎麼不告訴我?」

秘書抱歉地說:「對不起,莫總這邊也是臨時約的,因為莫總難得來帝都,北冥總接到電話就走了。」

容若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算了,反正他吃完飯也要回來,我再等等。」

容若又回到辦公室繼續等北冥夜。

本想去吃個午飯,可又擔心他一會兒回來錯過了,所以就餓著肚子等。

一直到下午四點,北冥夜才回來。

見到容若在辦公室,似乎很意外的樣子。

「容小五,你怎麼在這裡?」北冥夜裝作很驚訝的樣子。

容若見他終於回來了,鬆了口氣,趕緊說:「我都等你一天了,你才回來。」

北冥夜連聲說:「抱歉,我上午有個重要的會議。沒想到中午御尊集團的莫晉北又來了,他難得來帝都,我就出去和他吃了個飯,聊了下天,忘記時間了。」

容若見他似乎真的很忙的樣子,也沒多想,直接開口:「四哥,上回跟你說過的想要提前支付工程款的事情,你能不能幫忙處理下?」

北冥夜的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樣子,裝模作樣地反問:「咦?這件事情我不是已經交代給我的助理辦了嗎?」

容若哪裡知道他肚子里在打什麼算盤,還老老實實地說:「容氏還沒有收到錢,這錢一直沒到賬,我這邊也是著急了,才親自上門來找你。」

北冥夜臉上沉了沉:「一定是我的助理把事情給忘了,我問問他。」說完拿起了桌上的內線電話,叫助理進來。

「總裁,有什麼吩咐?」助理敲門進來。

北冥夜一本正經地問:「我交代你提前把工程款支付給容氏,你怎麼沒辦?」

「啊?」助理飛快的瞥了一眼北冥夜,尋思什麼時候有這事?沒記得老闆說過?

不愧是跟了北冥夜幾年的助理,他眼珠子轉了一下,把北冥夜上午叫他配合的事情聯繫了下,然後一臉的慚愧:「對不起,總裁,這陣子太忙,這事我給忘記了。」

北冥夜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你有多忙?比我這個總裁還要忙?這點小事你也辦不好,是不是不想做了?」

助理完美的配合,演技簡直堪稱影帝級別,他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連聲求饒:「對不起總裁,是我的過失!」

見北冥夜陰沉著臉,他又轉向容若求情:「容少,對不起,是我工作上的失誤,請你原諒。」

北冥夜十分不悅地責備:「你這個蠢貨,一點小事都辦不好,你叫我現在怎麼跟容少交差?」

助理嚇得連連道歉。

容若不知道這兩人是在唱雙簧,還覺得有點內疚,站出來幫助理說話:「四哥,我看你助理也不是故意的,就原諒他這一次吧!」

北冥夜順著容若遞過來的台階,一臉不爽地對著助理說:「這回你運氣好,有容少幫你說話。」 助理連聲向容若道謝:「謝謝容少!謝謝容少!」

容若擺擺手,大度地說:「不用客氣,你以後工作上多注意點吧。」

然後,他又轉向北冥夜:「四哥,那現在?」

北冥夜看著助理,面色冷到了極致,連明知道是在演戲的助理都有一瞬間恍惚,自己是不是真的犯了錯?

北冥夜耀眼奪目的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聲音中透著陰寒和危險,視線宛如兩把刀子投向助理:「你現在還不趕緊滾去辦?」

助理嚇得一哆嗦,腦子裡鬥爭了一會兒,咬咬牙說:「總裁,今天是周五,銀行下午三點就關門了。」

「所以呢?」北冥夜的語氣很淡,字裡行間帶著一種迫人感。

助理的聲音越來越小:「所以今天是沒法辦了。」

容若的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原本以為北冥夜答應得好好的,誰知道會出這麼個岔子。

助理見北冥夜面上的表情雖然還是很冷漠,語氣也十分不悅。可是他跟了北冥夜好幾年,熟悉他的性格。

他越是生氣的時候就越是平靜,如果他真的不說話了,那就是真的在生氣。

霸道總裁嬌寵妻 可現在北冥夜雖然語氣很不悅的指責他,卻並沒有真的生氣的樣子,所以他認為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這麼一想,助理鬆了口氣,膽子也大了些,又開口補充了一句:「那個……明天是周末也辦不了,最快也得等到下個星期了。」

北冥夜看了助理一眼,不緊不慢地說:「既然這樣,那你先出去。」

助理如蒙大赦,心驚膽戰的溜了。

北冥夜轉向容若,一臉的抱歉:「小五,這錢看來只能下周打給你了,周一等銀行一開門,我立刻就叫人去辦。」

容若的表情明顯十分失望,他等著拿這筆錢去給顧氏救命。

當初一口答應了顧九九,沒想到現在又要延遲。

容若努力維持著面上的平靜:「那就周一吧。」

容若前腳剛走,北冥夜就把助理叫了進來。

「剛才做得不錯。」一向待人冷淡的北冥夜竟然破天荒的誇了一句。

助理鬆了一口氣,還好剛才在容若面前沒有穿幫。

「你去安排下,讓顧氏集團在短時間之內不要破產。」他又叮囑了一句:「記住,一定做得隱蔽些。」

助理點頭答應,有實力雄厚的帝豪集團在背後撐腰,顧氏一時半會兒還垮不了。

北冥夜垂了下眼皮,似乎決定了什麼事情,他開口沉聲說:「你去通知公關部,我要周一帝都所有的媒體頭條都是帝豪集團的新聞。」

北冥夜安排完了事情,就拿著車鑰匙走了。

這場突如其來的股市危機,來得快去得也快,對他根基穩固的帝豪集團不能有絲毫的撼動。

可一些中小企業卻搖搖欲墜扛不住了,急於在帝都站穩腳跟的顧氏集團這回就栽了跟頭,面臨著破產的危險。

一個億對於實力雄厚的北冥夜來說是真正的九牛一毛,可對於岌岌可危的顧氏集團來說卻是救命的錢。

這錢顧九九找容若借,容若找他提前支付工程款,說到底就還是他的錢。

可他偏偏不能讓她如願。

這一個億既然拐著彎子要他出,那他不如大大方方的出。

顧九九要錢,就必須親自找他要,否則就算容若想幫她,也無能為力。

北冥夜一邊開車一邊想事情,漫無目的的開,也沒跟著導航走,等清醒過來罵了一句,怎麼又把車開到顧九九家樓下來了?

他正想掉頭回去,突然視線投向了路邊的一個人,眼睛一眯。

這大概就是緣分,就這麼巧合,他看到顧九九了。

她剛剛去醫院給梅秀鳳送了幾件換洗衣服,然後坐公交車回家,正好在從公交車站點走回家的路上。

她穿了一件白色毛毛外套,上面還訂著一些小珠花,裡面是一條淡紫色的連衣裙,整個人看上去柔軟又可愛。腳下穿了一雙七厘米的高跟鞋,增加了不少小女人的嫵媚。

她正垂著頭在專心走路,突然路邊衝出來一輛黑色的陸虎,以極快的速度擦過她的身邊停下。

顧九九被嚇得差點魂不附體,還沒回過神來,人就已經被北冥夜給強行拖上了車。

「四……四少,怎麼是你?」顧九九看清楚來人後,心裡一陣發虛。

他怎麼來了?

她才注意到,他今天換了一輛車,否則她見到他的車一定早就躲得遠遠的。

北冥夜的唇瓣緊抿著,微微垂了下眼帘,他的視線冷漠又平靜的看著前方,彷彿根本就沒有聽到顧九九的話似的。

顧九九發現北冥夜已經重新發動了汽車,眼看著離家越來越遠,她的身子都有些微微發顫,心裡密密麻麻的爬滿了駭意。

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開口問道:「四少……你要帶我去哪兒?」

北冥夜仍舊沒有說話,整個人都散發出濃厚的壓迫感。

他慢慢的轉頭看了一眼顧九九,他的視線銳利凌厲,看得顧九九心頭忍不住發顫。

車裡的氣氛已經降到了冰點。

這樣的僵持,讓顧九九更加害怕,她根本不知道這個男人想要做什麼!

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想要跳車的時候,北冥夜開了口,聲音依舊像是陳年紅酒一樣的醇厚好聽,但是語調里卻充滿了戾氣:「我們有多久沒見了?兩年?三年?這麼長時間沒見了,難道不該敘敘舊?」

顧九九腦子一下子沒轉過彎來,人愣了一下,衝口而出:「敘什麼舊?」

她下意識里當然不願意和北冥夜再見面,既然天意弄人撞在一起了,那就儘可能不要和他牽扯上任何關係。

北冥夜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悠閑的搭在檔幹上:「老朋友見面,聊聊天喝喝茶,這是基本的禮貌。懂嗎?」

顧九九心裡越發焦急,她跟他之間有什麼好敘舊的?

閃婚V5,戰少約吧! 她認為他們之間必須要快刀斬亂麻,於是脫口而出,字句生硬地說:「四少,我認為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可談的。請你靠邊停車,我還有事,我要回去了。」 北冥夜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諷,抿了抿唇,語氣很隨意地說:「哦?如果是關於顧氏集團的事情呢?」

顧氏集團?

顧九九咬了咬唇,他們之間的事情,關顧氏集團什麼事?

可她不敢拿顧氏來堵,她知道北冥夜現在手裡控制著一筆錢,那可是顧氏集團救命的錢。

車裡又陷入了一片安靜。

北冥夜沉默了一會兒又開口,語氣已經不像剛才那麼充滿戾氣,他提醒她:「把安全帶繫上。」

顧九九心裡天人交戰,她不想和北冥夜再有任何牽扯,可命運偏偏就把他們推在了一起,她現在被北冥夜捏著弱點,顧氏集團!

她心裡胡思亂想著,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北冥夜抬眸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見她面上表情掙扎,連手指都微微發顫,明明就是一副害怕得要命的模樣。

他慶幸自己提前按下了中控鎖,否則不知道這個膽小的小女孩,會不會尖叫著跳車逃跑。

北冥夜在心裡冷笑,果然顧氏集團是她的軟肋。

只要一提顧氏集團,她就算百般不情願,也乖乖的坐著不敢亂動。

北冥夜把車一路開到了一個高檔小區,這個樓盤因為其高昂的價格和頂級的奢華配置在帝都很出名,他在這裡有一套房子。

下了車,他也不說話,直接朝里走。

顧九九考慮了好半天,才猶猶豫豫的邁著小步子跟上。

兩人進了電梯,北冥夜用指紋按了樓層。

顧九九從電梯里奢華金黃色的鏡子里,偷偷抬眸去偷看北冥夜。

他神色淡然,看不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她飛快的瞥了一眼就垂下了頭,手指卻因為害怕忍不住悄悄握在了一起。

出了電梯就是一道大門,北冥夜依舊用手指解開指紋鎖,沒有理會身後的顧九九,直接開門進去。

他什麼都沒說,慢條斯理地脫下了西裝隨手扔在沙發上,在沙發上坐下,雙腿交疊放在茶几上,動作優雅閑適。

大門敞開著,顧九九停了下來,一個人站在門外。

她的雙腿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立在門口,她的心裡害怕得要命,眼皮沒命地跳著。

腦中警鈴聲大作,大聲提醒著她這裡很危險,必須馬上逃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