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月爾張了張嘴,被白靈一把給攔住,拚命的使眼色。

旁邊的姚金忍不住了,開口說道:「暖暖,你被人綁架強(不可描述)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微博上面都傳開了!」

「你說什麼?」沐暖暖呼吸一頓。

白靈生氣地瞪了姚金一眼,「不是說好了不說的嗎?你怎麼說了?」

姚金一臉委屈:「我知道現在怪罪沐暖暖不對,有落井下石的嫌疑。可這件事情不單單隻是對沐暖暖的影響大,我們整個元氣少女都受到了牽連不是嗎?

冷情少爺的逃婚小妻子 白靈的廣告代言被取消了,劉月爾本來要給一部電視劇唱主題曲也被取消了,就連我的直播帶貨也沒有了!

沐暖暖她是豪門千金大小姐,她倒是不用愁錢花,不用在娛樂圈裡打拚。可我呢?我爸媽為了送我當明星,借錢給我砸票,給我買熱搜,家裡欠下了一大筆債務!

我本來就是團隊里人氣最差的,收入不如你們。現在工作全部停掉了,以後會不會被封殺很難說,讓我怎麼辦?讓我家裡欠下的債務怎麼辦?我不怪她怪誰啊?」

這番話說出來之後,空氣中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姚金說完,就捂著臉嗚嗚的哭了。

當初她能加入元氣少女五人組出道,那是因為雲舒毀容了,被迫退出。

而姚金恰好是第六名,才能天降錦鯉,順利頂替雲舒的位置出道。

可她的人氣遠不如其他幾個隊員,公司給她設定的發展規劃是走網紅路線。

姚金接的最多的工作,就是直播帶貨。

現在因為沐暖暖的負面新聞,整個元氣少女團隊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所有人的工作都被迫停止。

只有李沅芷遠在外地拍戲,暫時不受影響。

姚金需要接大量的工作來償還債務,昨晚才接到了父母打來要錢的電話。

她的壓力太大了,過於著急了,才會口不擇言的一股腦兒的,把責任全都怪罪在沐暖暖的身上。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劉月爾氣炸了,沖著姚金罵道:「姚金你什麼意思啊?你接不到工作是暖暖的錯嗎?暖暖她才是受害者,你憑什麼這麼說她?你還有臉說暖暖?要不是你頂替了雲舒的位置,這個出道的位置原本是雲舒的!」

「又不是我要頂替雲舒位置的,有本事你找她回來啊!」姚金不肯相讓。

原本大家平日里有點小矛盾,就當是一起工作的同事而已,還能保持表面上的和諧。

可一旦出了事情,就把團隊隱藏的矛盾全給暴露出來了。

話趕話的,大家就把平時藏在心裡的小情緒都說出來了。

白靈忙著兩邊勸架:「劉月爾,姚金,你們都別吵了!我們今天是來看暖暖的,不是來吵架的,都冷靜點!」

沐暖暖看向白靈,「把你的手機借我用一下。」

難怪莫承佑今天早上忽然拿走了她的手機,說她需要休息,不能成天玩手機。

原來是怕她看到網上的消息。

「這……暖暖,你還是不要看了,沒什麼好話。」白靈勸道。

沐暖暖忽然認真地問道:「你們相信我嗎?」

她頓了頓,一字一句地說道:「如果我說什麼都沒有發生,你們會相信我嗎?」

劉月爾第一個點頭,想也不想的就說:「我當然相信你了!」

白靈稍微猶豫了一下,也很快堅定地點頭說:「我也相信你。」

姚金擦了把眼淚,沒吭聲。

沐暖暖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

有些人可以當真心的朋友,而有些人只能當普通的同事。

她沒資格要求姚金一定要相信她。 畢竟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每個人要走的路也不一樣。

「把你的手機借給我看看。」沐暖暖再次堅定地說道。

白靈猶豫了一下,還是拿出了手機。

反正事情都已經鬧開了,沐暖暖早晚都會看到的。

沐暖暖點開了微博熱搜,上面有好幾條熱門搜索,都是和她有關的。

她的微博評論區和私信箱都是999+,被擠爆了。

「公司已經報案了,發了律師函,要起訴最先爆料的那家雜誌社。雜誌社怕事,已經把新聞給刪了,還在微博上公開發了道歉信,說不是在影射你,是網友自己亂猜的。」白靈輕聲說道。

莫承佑反擊的動作很快,盡了最大的努力,去挽回沐暖暖的聲譽。

沐暖暖看熱搜看到一半,內容就消失了。

剛剛那些轉發新聞的營銷號,紛紛刪除了微博。

但事情已經傳出去了,負面影響已經造成了。

網友們還在發微博熱烈的討論。

沐暖暖的粉絲們大部分都不相信,在那些微博下面發評論,幫著沐暖暖說話。

暖寶寶拚命維護自己的樣子,讓沐暖暖很感動。

而其中戰鬥力最強的,當然是暖寶寶後援會的會長李景行了。

李景行冷笑著看著那些子虛烏有的「實錘」,一邊找人撤熱搜,一邊瘋狂打字反擊,心裡簡直恨不得把那些抹黑沐暖暖的人全都給撕成渣渣。

「八卦雜誌都刪了微博,發道歉信了,你還相信是真的?」

「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

「這麼容易被人帶節奏,要是打仗時期,你絕對是個叛徒!」

李景行撕黑粉撕得飛起。

他點擊刷新,喝口水準備繼續大戰黑粉。

忽然發現沐暖暖發了一條微博。

沐暖暖的微博很久沒有營業了,上一條微博還是轉發祝福李沅芷拍戲的。

她發的微博極其簡單,內容一目了然,就兩個字。

元氣少女沐暖暖:假的。

當事人親自發微博,實在令人想象不到,評論區瞬間炸裂。

粉絲們爭先恐後佔領評論區,希望被翻牌。

吃瓜群眾紛紛發問,詢問八卦真假。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愛暮:抵制謠言,支持暖暖!

熊貓的超級粉:暖暖,我們相信你哦!

半傾城:求翻牌!網上發的八卦到底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被人給……

沐暖暖選了幾個評論回復。

元氣少女沐暖暖回復@愛暮:一起抵制。

元氣少女沐暖暖回復@熊貓的超級粉:謝謝。

元氣少女沐暖暖回復@半傾城:我是摔傷了才住院的。

Amanda回復@元氣少女沐暖暖:你摔傷了?所以你是真的被綁架了???

元氣少女沐暖暖回復@Amanda:嗯。

白靈她們三人看著沐暖暖淡定的發微博,居然還遊刃有餘的和網友們聊起來了。

「你怎麼還回複評論?」白靈滿臉懵逼。

沐暖暖低頭打字回復網友,淡定地說:「因為粉絲們在問。」

白靈:???

劉月爾:???

姚金:???

斗圖大陸 說得好有邏輯,好像完全沒問題……才怪呢!

白靈恨不得抓住沐暖暖的肩膀狂搖,「你給我醒醒!這種時候你還親自下場闢謠,事情是要越鬧越大啊!」

沐暖暖反問:「難道我不能回復?」

白靈簡直無語了,「公司花錢幫你把新聞熱度壓下去,你就不要親自下場了,免得落下話柄。微博發了就算了,不要再發評論了。」

反正微博都發出去了,秒刪反而顯得心虛,再遮掩也沒有必要。

回復網友就沒有必要了,這很容易鬧出事情。

這時候,莫承佑開門進來了,一眼就看到了沐暖暖正在刷手機。

「你哪兒來的手機?」

沐暖暖退出了微博,把手機還給了白靈,「謝謝。」

莫承佑的死亡視線,隨即落到了白靈的身上。

白靈驚恐臉:「卧槽?這是什麼死亡凝視?」

莫承佑淡淡開口:「你們幾個先走吧,暖暖需要休息。」

「好的好的!」白靈忙不迭的答應。

幾個人灰溜溜的走了,生怕被莫承佑逮住。

沐暖暖的神色如常,看起來很平靜。

她先開口:「我都知道了,你沒必要顧忌著我的心情。」

莫承佑暗暗懊悔百密一疏。

他忙著去布置網上反擊,反而讓白靈幾個人跑到沐暖暖面前說出了真相。

「暖暖,你一定要冷靜,想開點。」

沐暖暖說:「我很冷靜。」

她看起來很平靜,平靜得不像話,甚至還對著他笑了笑。

但莫承佑卻知道,她越是這樣淡定平靜,就越是生氣。

莫承佑說:「很多事情你解釋是解釋不清楚的,關鍵是你自己不能倒下。公司已經發出律師函起訴,八卦雜誌社也刪除了微博,公開道歉了。謠言終究會平息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我沒事,真相說出來就好了。相信我的人會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我也沒必要去解釋。」

莫承佑摸摸她的腦袋,「等你出院,我就帶你去紅日帝國。在那邊,你不會受到流言蜚語的影響。」

沐暖暖點頭:「好。」

現在的她已經擁有太多了。

她有家人,有事業,有朋友,還有莫承佑。

她有了後盾,在面對任何風雨時,她都不會再感到害怕了。

而這時候,秦驚鴻剛剛知道了消息。

葉微瀾來送雞湯,就看到秦驚鴻的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這是怎麼了?又是誰惹你了?」

秦驚鴻拿起了手機,「媽,微博上的事情是你做的嗎?」

頂頭boss:最貴男公關 葉微瀾的臉色變了變,委屈又受傷地說:「你就這麼不相信媽媽?」

「是誰在幕後搞鬼,我一定要把這個人給揪出來!」秦驚鴻狠狠說道。

葉微瀾說:「你就算找到人又有什麼用?影響已經傳出去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再把你牽連進去。」

秦驚鴻沉下臉,「綁架沐暖暖是我的錯,為什麼所有人都在罵她,而我這個罪魁禍首卻一點兒事都沒有?這不公平!」

葉微瀾不敢置信,「兒子,你傻了?你難道還想主動認罪不成?你知道你爸爸、你大伯花了多大的代價才保下你的嗎?」 「明明我才是做錯了事的人,沐暖暖有什麼錯?」秦驚鴻反問。

葉微瀾坐到他身邊,耐心勸說道:「這件事情在網上鬧得是滿城風雨,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把你給牽扯進去。反正你又沒有把沐暖暖怎麼樣。

你還斷了兩根肋骨,受的傷比她重多了!你已經受到懲罰了,這件事情就算是兩清了。兒子啊,你就聽媽媽的話,別再摻和了!」

秦驚鴻知道和葉微瀾說不通,他也不需要和葉微瀾講通什麼。

「媽,你先走吧,我要好好冷靜冷靜。」

「你怎麼動不動就讓媽媽走呢?媽媽在這裡陪著你,你還嫌媽媽煩?」

「哎呀,媽!你到底走不走?」

「好吧好吧,媽媽這就走,不在這裡煩著你。你好好休息,別管沐暖暖的事情了,聽到沒?」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沐暖暖參演的好萊塢電影官方微博,今天剛好發了一條宣傳電影的微博。

那些黑粉和無聊的吃瓜群眾,紛紛@電影官博,跑去電影官博下面評論,問他們為什麼選有負面新聞的女演員參演電影。

黑粉還威脅,如果不換掉沐暖暖,他們就抵制電影。

好萊塢那邊摸不著頭腦,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了解前因後果之後,海外電影公司猶豫了。

這家公司是頭一次打進國內市場,砸下了重金,準備一展拳腳。

沐暖暖是劇中唯一的亞洲面孔,戲份舉足輕重。

要是以為沐暖暖的負面新聞,而導致電影不能過審,影響上映,甚至是影響到票房的話,那就實在是太得不償失了。

作為海外電影公司,他們是絕對不會冒這樣的風險。

於是,製片人給沐暖暖打來了電話。

「現在網上的輿論對你很不利,我們建議你休息一段時間,等到新聞熱度過去了再說。」

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沐暖暖明白,他們是想要換人了。

「為什麼?我做錯什麼了?」沐暖暖問。

「這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輿論的壓力太大,會影響到整部電影的拍攝。這個世界本來就對女人的要求更為苛刻,尤其你還是一名女演員!我本人對你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

「製片人先生,我明白了。」沐暖暖說:「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卻要因此而失去工作,而那些在網上造謠的人卻可以逍遙法外。我可以退出拍攝,但是我絕對不會因為無中生有的誹謗而妥協!」

「沐暖暖小姐,請你冷靜一點。我們需要開會討論一下,是否繼續採用你進行電影拍攝。等我們討論出結果,我會再打電話通知你的。」

葉微瀾走了之後,秦驚鴻閉著眼睛,想了許久。

他忍著傷口的痛坐了起來,拿著手機,開始編寫長微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