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那三百多和之國武士,再也扛不住,直接被鹿一凡的刀芒橫著切成了兩半。鮮血內臟漫天飛舞。

三百多和之國武士,居然被鹿一凡一刀砍死了!

但是這還只是開頭!在這之後,又來了數百實力更加恐怖的武士!

須佐神社數千年來的積累太恐怖了。

整個櫻都都幾乎為它而行事。

就在今天,幾乎整個櫻都所有修為高強的忍者和武士全部來了!

這,只有須佐能可以做得到。

而此時,小角藝以及宇智波鐮也加入到了其中。

小角藝從懷中逃出一把鈴鐺,那上面篆刻著的赫然正是須佐能的畫像。

這是須佐神社的鎮社之寶——陰陽鈴!

小角藝持著陰陽鈴,輕輕搖晃著,匯聚龐大的法力,朝著鹿一凡一指,暴喝道:

「鬼縛術!!!」

在他的身後,有三十多位聞訊趕來的大陰陽師,將手掌按在了小角藝的身上,把全身的靈力都灌入他的體內。

接著由他的手,湧向了那陰陽鈴。

饒是小角藝,此時也面色漲紅,渾身顫抖,幾欲被這股龐大的法力給漲爆。

最後所有的法力湧入陰陽鈴之中。

陰陽鈴無風自動,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一股無形巨力猛的籠罩住鹿一凡全身,這股巨力無比強大!

這是和之國的陰陽師最擅長的一招,利用鬼神之力,催動出來的束縛之術!

此術,倒是破壞力不強。

不過一旦被束縛住,全身的真元則無法正常使用,並且不能動彈。

果然,一道靈圈一般的形狀套在了鹿一凡的身上,讓他當空一定。

那些敢來的武士和忍者見狀不禁喜上眉梢。

手中的武士刀,手裡劍,苦無,紛紛朝著鹿一凡身上砸去!

「找死!!!『

鹿一凡眼中閃過一絲怒色。

儘管這些武器傷不到他半分,可他堂堂元始天尊,豈能讓這些垃圾羞辱?

只見鹿一凡猛的一震,身上的那靈圈一下子被震碎了,然後虛空凌空一拳,打的空間彷彿都破碎般。

「殺心一氣決!盪乾坤!!!」

轟!!!

一拳轟出,無論是這些武士也好,忍者也罷,甚至是小角藝,都宛如被泰山壓頂了一般!

艾澤拉斯之救贖 全身的骨肉,坍縮下去,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

下一瞬,他們的骨骼和血肉,居然開始倒著往裡縮!

咔嚓咔嚓……

鮮血滿地!

很多武士不消片刻,就坍縮成了一個足球大小的血肉骨組成的糰子。

樣子實在恐怖無比!

不過須佐神社的號召力實在太大了。

召集來的武士和忍者以及陰陽師的數量太多了。

從山頂到山腳,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鹿一凡乾脆,抬手劍來,手持天罪!

用最原始,最為兇悍的方式,沖入了這群人內,殺的興起!

他如同絞肉機一般,一把天罪橫一下,豎一下,砍斷了無數人!

一路狂砍下去!

富土山的廢墟上,碎石縫隙之間,流淌著的全是嫣紅之色。

一路橫七豎八,躺著的全是忍者,武士,陰陽師們的屍體。

殺到了最後,鹿一凡連天罪都收起來了。

自己直接變身成一頭龐大的獨角犀牛,沖著人群瘋狂撞去!

如同一台脫韁的動車一般,撞入這些人重,頓時拉出一道道長達數十米的鮮血道路。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鹿一凡至少殺了一兩千忍者武士。

這時,一道無聲無息的拳勁從背後打來。

這道拳勁隱藏在了鹿一凡剛剛殺死的一名武士之後,一開始還不顯眼,當快要命中鹿一凡的那一瞬間!

轟的一下子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毀滅力量!

只不過打在鹿一凡的背上,卻如同轟在了鐵殼之上!

轟的一聲之後!

宇智波鐮瞳孔猛一縮,急流勇退。

眼中如同萬花筒一樣的眼眸,開始瘋狂旋轉了起來!

「寫輪眼!!!」

見到這一幕,荒木櫻子急忙喊道:

「主人,那是宇智波一族最強瞳術寫輪眼!

他能夠複製所見到的任何神通,並模仿!」

「哦?這麼強大嗎?」

鹿一凡抬眼望去,就看到宇智波鐮站在遠處,雙眼中的瞳孔已經變成了萬花筒一樣。

接著,鹿一凡不屑的道:

「如果看得見的神通都可以模仿,那你豈不是無敵了?

不過是依靠眼睛所見,再利用自身能量模仿個皮毛罷了!

你來模仿我這一招試試!」

說著,鹿一凡雙指一抹嘴巴。

口中一道三色交疊在一起的火焰緩緩噴出!

那火焰之上蘊含的能量駭人聽聞!

火焰一出,竟直接讓整個富土山都融化開來!

只用了三個呼吸的時間,富土山竟然變成了燃燒著火焰漿水!!!

用寫輪眼看到這一幕的宇智波鐮,無意間嘗試著模仿了一下。

砰!!!

下一刻他的雙眸竟然崩裂開來!!!

眼窩裡只剩下了兩個血洞!

「啊啊啊啊~~~~」

宇智波鐮痛苦哀嚎著,他引以為傲的寫輪眼,竟然因為模仿一個火焰神通,甚至還沒開始模仿,就因為承受不住那恐怖的規則之力,直接裂開壞掉了!

「呵呵……」

鹿一凡不屑的一笑。

這可是三昧真火神通,連太上老君都是他教會的。

雖然現在他能用的威力也就這麼大了,可也絕對不是宇智波鐮這種小嘍啰能夠看一眼就能模仿的。

這火焰之中蘊含著複雜的規則之力。

宇智波鐮想要模仿,想要看懂,就好像螞蟻想要看懂人類的數學規律一樣,這怎麼可能?

用螞蟻的腦袋去想人類的數學題,最後只有一個下場——腦子瓦特了!

「殺啊!!!!」

鹿一凡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發現居然還有源源不斷的人朝著他衝來,其中不乏一些沒什麼修為的百姓。

明明看到自己如此狂暴的虐殺,他們居然還悍不畏死?

鹿一凡可不信和之國的每一個人都是死士!

「這裡面,絕對有問題!」

頂點 隨著鹿一凡一抹額間,地獄之眸張開,頓時看出來了端倪。

整座富土山的範圍內,都被須佐能的黑霧所籠罩著。

吸入了這股黑霧的人,全都眼中一片癲狂,顯然是被這股黑霧給迷惑住了。

「帶有精神控制的能量態霧氣?」

鹿一凡恍然大悟。

這玩意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在他漫長生命的歲月中,見過不需要用任何媒介就能控制人心的精神力。

須佐能甚至還需要藉助黑霧當媒介,顯然比較低級。

「兵!」

對此,鹿一凡只是輕輕一跺腳,口中發出了一聲如同開天闢地一般的聲音。

這個聲音開始很低,很快由低到高,逐漸拔升,最後如同雷鳴一般,響徹整個山頂,傳出數萬里遠!

整個櫻都的人,此時似乎都聽到了來自富土山的一聲嗡鳴!

整個山上所有中了須佐能精神控制的人,都被鹿一凡這一聲震的全身血肉潰爛成了一灘,瞬間倒在了地上。

九字秘!

這是一門十分強大的功法,是當初混沌初開,天地間蘊育出的一本無字天書。

開天闢地之後,被盤古大帝領悟出來的。

不過也僅僅只有盤古大帝知道全部的九字秘。

目前流傳在世上的,只剩下兵字秘,這一種了。

今夜,請帶我回家 兵字秘,可以模擬出世間最強大的兵器所發出的聲音。

聞聲者,都會以為自己真的被自己最為害怕的兵器給擊中了,讓他們的機體產生一種幻覺,從而導致本不該死亡的機體,進入死亡狀態。

而鹿一凡的修為如此強大,這些人哪裡扛得住兵字秘?

頓時數百人身上有的如同中了真元彈,有的如同被劍刺過,有的如同被凌遲過,紛紛歪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

運氣差的,直接就當場死亡了。

運氣好的,修為高的,身上的黑氣冒出,神識清醒,見到眼前滿地血腥,頓時嚇得一片尖叫,狼狽逃竄,恨不得爹媽生自己時多給兩條腿。

等到那些人盡數逃走後,只剩下瞎眼的宇智波鐮和瑟瑟發抖的小角藝。

而荒木櫻子似乎是被對魔紅月給挾持了,被她用一隻手抱在懷裡,臉上帶著防備的目光看著鹿一凡。

小角藝的臉色鐵青,眼中帶著畏懼看向鹿一凡。

就在剛剛那短短一瞬間。

小角藝似乎真的覺得自己好像被無數真元彈打穿了身體一樣!

那一聲尖叫聲,甚至讓他的細胞都產生了幻覺,紛紛的炸裂開來!

小角藝是一狠心,將自己的耳膜全部戳破,連耳蝸都弄壞了。

愛似浮屠 這才勉強不被兵字秘給迷惑住。

但是這種詭異的力量真的可怕啊!

明明是一種幻術,卻偏偏能騙得機體認為那是真的,併產生同樣的損壞效果。

真是讓人可怖的力量!

第一次。

小角藝對須佐能是不是能贏,產生了懷疑。

鹿一凡的目光看都沒看他們,直接落在神社廢墟的那尊巨大神像上。

「你讓一群修為低微的凡人來圍堵我,就為了準備這個封印法陣嗎?

你以為這個封印,能攔得住我?」

鹿一凡背著手,走到神社外,淡淡道。

「你……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南心北往,總裁的隱婚妻 黑霧降下,出現了須佐能的身影。

「你絕對不是簡單的荒木櫻子請來的華夏高手。

你所展現的神通,以及你的超強肉身,已經遠遠不是一個普通紅塵仙能擁有的。

你難道也和我一樣是活了幾萬年的老鬼?」

小角藝看不出鹿一凡的底細。

但是須佐能存活了數萬年,曾經與宮本武藏叱吒上古,與華夏諸多高手對戰過。自然能感覺出鹿一凡的不對勁。

他的神通手段超出想象,尤其是那種蔑視眾生的心性,絕絕對對不可能在一小年輕身上出現。

所以須佐能斷定!

鹿一凡和他一樣,是存活了數萬年的上古強者。

「數萬年?」

鹿一凡不屑的一笑,抬手對著天空一抹手掌。

頓時,無天屠戮三界諸神,逼迫如來轉世,后又被孫悟空犧牲自我給封印。

再往後神仙封住仙界,斷絕了升仙之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