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鋼搖了搖頭,嗓音發苦的道「大哥,我沒對你說。天化和無霜,之所以能夠脫險,那是因為他放棄了自己唯一的生存機會。換言之,是他用自己的性命,救了天化!」

「什麼?有……有這樣的事?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聽凌鋼這樣一說,凌威頓時大吃了一驚,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吶吶問道。

「此子的情義之崇高,此子的胸襟之博大,哪怕是你我都無法企及!大哥,他是我們凌家當之無愧的大恩人,難道我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

凌鋼有些說不下去,嗓音一度哽咽。

凌威重重的嘆息了一聲,喃喃的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了,這少年能有這樣的義舉,著實是令人感動和欽佩。可是二弟啊,這狂風劍冢的狂風,實在是太厲害了,就算你我,頂多也就只能支撐一刻鐘的工夫,想必那少年此時已經……」

凌威的話讓凌鋼雖然無法接受,但卻也無話辯駁,時間彷彿靜止了似的,凌鋼定定的望著狂風劍冢,久久的回不過神兒來。

被傳送進試煉寶地,林家和辛家的二線弟子,先是長鬆了一口氣,為擺脫了可怕血衣人的糾纏而慶幸,可很快,眾人便被這試煉寶地所充斥著的,極為濃郁的天地靈氣所吸引了住,一個個的臉上無不被一種濃濃的震驚之色所佔據。

「峰哥,這……這是哪裡啊?」

一位林家弟子,滿臉興奮和好奇的轉頭沖林峰問道。

林峰的眉頭一皺,神情有些無奈。如果不是到了緊急關頭,他絕不會將這麼多林家弟子,全都帶到這處試煉寶地。這些林家二線弟子,也是良莠不齊,回到林家之後,這試煉寶地的秘密怕是再也保不住了。

「不該問的別問!受傷的抓緊時間療傷,沒受傷的就地等候,誰也不準在這裡亂走,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與此同時,辛無痕也對辛家的二線弟子下達了同樣的命令。

「林峰,無痕,耀庭呢?」

「就是,我們老大呢,他在哪兒?」

蕭浪和羅霄,急急的趕了過來。

林峰長吸了一口氣,道「三弟他應該一會兒就到,老大不必擔心。」

聽林峰這樣說,蕭浪和羅霄才齊齊的鬆了一口氣。

「大哥,你不是去了祖陵嗎,怎麼會在這裡?」蕭寸心見到蕭浪,又驚又喜,更是詫異的問道。

蕭浪見到蕭寸心,也是十分吃驚,急聲問道「你也去了萬古荒原試煉?」

重生我是你正妻 蕭寸心點了點頭,有些委屈的道「我本來是想要和你一起的,可是爺爺他又不讓。你們去了祖陵之後,我好不無聊,便嚷著到萬古荒原來了。本來都是好好兒的,誰知道會遇到那些古怪的血衣人,差點兒就……」

之前辛無痕回來,並沒有提過蕭寸心,蕭浪也一直不知道蕭寸心當時也在血衣人的包圍之中,此時想來,心中頓時生出陣陣后怕。

可能是看到蕭浪的臉色不對,蕭寸心話說到一半兒便戛然而止,隨後脆聲一笑,振奮精神的道「大哥,我見到你代我認的耀庭哥哥了,他和大哥你一樣,都是了不起的大英雄!」

「呵呵……那是當然!要不然怎麼有資格做你的兄長?」

蕭寸心見蕭浪高興了起來,重重的點了點頭,對自己的急智,甚是滿意。

「好了!我看你也沒什麼事,就與我一起給大家療傷吧!」

蕭寸心欣然從之,轉身便來到了辛無痕的身旁,細心的為辛無痕清洗起傷口,那柔柔的動作,絲毫不敢用力,生怕會弄疼辛無痕。

「老大,你看,寸心這丫頭很細心嘛!」林峰用胳膊肘兒捅了捅蕭浪,擠眉弄眼的笑說道。 「咦,真是奇了怪了,寸心這丫頭不是挺膈應無痕的嗎,今天這是怎麼回事?」望著動作輕柔,一臉關切的蕭寸心,蕭浪也是滿腹的疑惑。

林峰呵呵的笑道「今天在萬古荒原,為了保護寸心,無痕這孩子是連命都豁出去了,照我看啊,寸心八成是被感動了。」

聯盟之魔王系統 「哦?」蕭浪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一片笑容,道「你別看無痕平日里不著調,可這種男人最是靠得住。如果他和寸心真是能走到一起,我舉雙手雙腳贊成!」

林峰和蕭浪在這邊說著悄悄話,辛無痕和蕭寸心完全沒有注意到,兩人很自然的沉浸在一種微妙且溫馨的氣氛中,看樣子,兩人都是毫無所覺。話說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往往這種潛移默化,與不察間水到渠成的感情,往往最是牢靠,同時也最為珍貴。

這試煉寶地中,不光靈氣充裕,更孕育有無數的靈藥仙草,療起傷來,可謂事半功倍。在蕭浪,羅霄等人的細心照料下,絕大部分的傷著,都得到了妥善的救治。個別傷的極重的,也暫時穩住了傷勢,不再惡化。

林,辛兩家的這些個二線弟子,都是年輕人,既然是年輕人,哪有不感到好奇的?尤其是這試煉寶地,可不同於別處,更是將這些年輕人勾的心中痒痒。

如果不是林峰和辛無痕一直在一旁嚴厲約束,這些年輕人只怕絕不肯乖乖的坐在那裡。即便如此,這些二線弟子中的部分刺頭兒,也已開始叫嚷聒噪,隱隱露出造反的架勢。使得蕭浪不得不出面,以他的修為,強行壓制。

「蕭老大,都救治的差不多了,可是耀庭他怎麼還沒有來?」

羅霄早就是心急如焚,此時再也按捺不住,來到蕭浪面前,眉頭緊皺的問道。

「還沒來?不該啊!這少說也有一刻鐘的時間了……」蕭浪一直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傷員,還有壓制林,辛兩家的二線弟子上了,聽羅霄這一說,頗是吃了一驚。

「會不會出了什麼事?要不要我出去看看?」林峰也有些焦急。

「不行!」蕭浪想也不想的便搖頭否決,道「如果外面真是出了什麼事,你現在出去,不是自尋死路嗎?」

「那……那怎麼辦?」

這邊林峰正嚷著,傳送陣突然有了反應,兩道白光,同時從中騰起。

蕭浪心神猛一振,笑道「這不是來了嘛!」一邊說著,蕭浪一邊加快了腳步,直向著傳送陣走了過去。

一聽是萬東到了,羅霄,王陽德等人無不精神振奮,滿眼期盼的望了過去。

「這……這是哪裡?好美!」

凌無霜剛一跨出傳送陣,便被眼前這一大片,望之不盡的世外桃源般的美景給陶醉了,由衷的贊道。

「天下竟有這等寶地!?好濃郁的天地靈氣!」凌天化的關注點與凌無霜全不相同,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立時便感覺到體內的道氣,向上躥升了一截兒,不禁帶著滿面震驚的讚歎了一句。

「無霜,凌天化……怎麼會是你們?」來到傳送陣前,發現從傳送陣走出來的竟是凌家兄妹,蕭浪臉上的興奮和期盼,立時化作了吃驚。

「蕭浪!?」相比起蕭浪的吃驚,凌無霜就更是激動了。

她是做夢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意外的見到蕭浪,一雙杏目瞪的溜圓不說,一張嘴更是合不攏了,好像要將蕭浪吞下肚子里一般。

「還真是你小子!拔劍吧!」

凌無霜這邊激動的一時緩不過神兒來,凌天化那邊兒卻是反應的極快,一聲爆喝,一步便跨到蕭浪的面前,整個兒就好像一隻發了情的公雞,得虧他身上沒毛兒,否則此時非全都炸開了不可。

蕭浪此時可沒心情與凌天化置氣,眉頭一皺,問道「我兄弟耀庭呢?」

「什麼兄弟,什麼耀庭,老子不知道!老子只知道,你小子今天死定了!」

蕭浪望著他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道了一句「五年都過去了,你還是這德性!」

「我這德性怎麼了,你不服?不服來啊,與我大戰三百回合!」

眼看著兩人這一見上面,這就要掐起來了,凌無霜急忙將凌天化強行拉到自己的身後,隨即用一種滿帶著歉意的神情看向蕭浪,道「對不起,我哥他就這樣兒,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這樣的話從凌無霜的嘴裡說出來,對蕭浪而言,不是一般的驚奇,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凌無霜,就好像是與凌無霜頭一次見到似的。

蕭浪的目光則讓凌無霜的臉上,不由得飛過了一抹紅霞,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垂下了螓首,嗓音低低的道「你……你這幾年過的還好嗎?」

「啊……還不錯,你知道,升天大陸那個地方,可比道門大世界簡單多了。」

凌無霜的變化,讓蕭浪是越發的驚訝了,直忍不住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直到劇痛傳來,他才確信,自己這不是在做夢。

「那就好,我……我得向你道歉,是我的錯……」

「不不不!你千萬別這樣說,當年我也有錯。大家不如就此將這一頁翻過去,日後誰也不再提了……」

雖然蕭浪不明白,凌無霜怎麼突然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竟然還會主動向他道歉,可這在蕭浪看來,簡直就是老天爺賜給他解決麻煩的絕佳良機,焉有不抓住的道理,忙不地的說道。

蕭浪這話音一落,凌無霜微垂的螓首,就像是彈簧似的,猛的彈了起來,臉上羞赧緊張,也全都在一瞬間化作了濃濃的驚喜,一雙杏目釋放出的灼灼光華,竟是將蕭浪的雙眼,都刺的微微作痛。

「你真的原諒我了?!」

伴隨著凌無霜充滿喜悅的清脆話語在耳邊響起,蕭浪的心突的往下一沉,隱隱的感覺到,自己的麻煩非但沒解決,反而變得更大了。

「蕭大哥,這位姑娘就是你對我說起過的好妹妹凌無霜凌姑娘吧?」

蕭浪這邊兒正忐忑著,許三三突然從他身後快步走了上來,並且毫不客氣的摟住了蕭浪的胳膊,隨後笑靨如花的看向凌無霜說道。

蕭浪心中頓時一苦,他的感覺完全沒有錯,麻煩果然是變得越來越大了。

「好妹妹?你們這是……」看到許三三和蕭浪這親密勁兒,凌無霜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其中噼里啪啦的,分明正在醞釀著一場雷暴。

「無霜妹妹,我叫許三三,在升天大陸的時候,阿浪不止一次的對我提起過你,今天終於見到了,妹妹果然是貌若天仙吶!」

「阿……阿浪?」面對許三三的笑容,凌無霜的臉上卻是一點兒笑意也沒有,那眼睛里,更好像要射出毒針來了。

「心怡姐,看到了嗎,三三姐這分明是在向凌無霜宣示自己的對蕭大哥的主權嘛!這下可有好戲看了,咯咯……」劉可兒湊到唐心怡身旁,低聲說道。

唐心怡急忙沖她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暗示她說話小心,不要惹火燒身。任誰都能看出,那凌無霜,可不是個好惹的丫頭。

蕭浪心中叫苦不迭,急忙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按照他對凌無霜的了解,許三三這舉動,簡直就是在作死,搞不好凌無霜隨時會翻臉出手。以許三三的修為,凌無霜一旦出手,她唯有等死的份兒。

「哪兒來的……」果不其然,凌無霜的臉色在一瞬間的工夫便陰沉到了極致,紅唇一張,一道冰冷的嗓音,隨之飛出。

就在蕭浪全神戒備,準備出手阻攔之時,讓他大跌眼鏡的一幕發生了,凌無霜的陰沉面色幾乎在一瞬間,便化作了滿面的笑容,就連嗓音也從冰冷化作了火一般的熱情,「哪裡來的好姐姐,又美又溫柔,真是讓人羨慕呢!」

蕭浪的嘴角兒不禁抽了幾抽,心中甭提有多彆扭。

「哎呀,好哥哥,五年不見了,人家都想死您了!」

蕭浪這邊兒還沒回過味兒呢,凌無霜便趨步上前,張開雙臂,直抱住了蕭浪的另外一隻胳膊,嗓音又嗲又嬌,一瞬間的工夫,便讓蕭浪的雞皮疙瘩掉落了一地。

別說是蕭浪了,就連凌天化也是瞪大了眼睛,額頭上掛滿了黑線,心中卻是直打哆嗦。

見凌無霜一口一個好哥哥,將蕭浪的胳膊抱的也越來越緊,許三三臉上的笑容頓時便僵了住,這才發現,凌無霜是一個比她想象中要難纏的多的對手。

「好啦,都鬆開,鬆開好吧!」

蕭浪此時正心焦萬東的安危,哪兒有心思理會兩個女人的爭風吃醋,滿面苦惱的搖頭說道。

「不嘛!人家五年多都沒見到好哥哥了,當然要多抱一會兒!」

「阿浪,你不是最喜歡我抱著你的胳膊的嘛。」

凌無霜和許三三光顧著爭鋒,誰也沒有注意到蕭浪此時的面色,已是有些難看,兀自在那裡瞪來瞪去,撒嬌不休。

「給我鬆開!」

蕭浪是真的有些發怒,口中驀然發出一聲低喝,虎軀一震,一股無形的道罡,直讓凌無霜,許三三各自驚呼著向兩旁跌退了出去。

「蕭浪,你敢傷我妹妹,你好大的膽子!」

見到凌無霜被蕭浪硬生生的震了開,凌天化頓時大怒,揮動手掌便向著蕭浪猛劈了過去…… 蕭浪一皺眉頭,腳下生風,甚是輕鬆的便將凌天化的掌勢給躲了過去「凌天化,我現在真沒心思跟你鬧。快告訴我,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我兄弟現在還沒有進來。」

「什麼狗屁兄弟,說不定早就已經死在外面了。」

凌天化冷哼一聲,不依不饒,再次揮掌向蕭浪撲來。

「你說什麼!?」蕭浪本就擔著心,最聽不得這話,面色頓時就冷了下來。

眼見凌天化掌勢迅猛,蕭浪的身形猛的一沉,一直垂在身側的右掌,霍的便揚了起來。毫無躲閃之意,凝滿道氣,向著凌天化的掌鋒便拍了過去。

「轟!」

兩隻大手在半空中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起,那一聲巨響,直震的在場眾人無不心頭震動。蕭浪只是身軀微微一晃,人便穩穩的定了住,而那凌天化卻像是立在狂風中一般,身軀不停的猛烈晃動。

看的出來,為了穩住身形,凌天化恐怕是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可即便如此,還是沒能穩住,腳下重重的向後退了一步,雖然只是一小步,可卻立時在兩者見判處了高低。

凌天化不理會酸麻的手臂,臉上布滿了難以掩飾的震驚,而他望向蕭浪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一種無比強烈的難以置信。

蕭浪的修為之雄厚,之踏實,竟是無一不在他之上!這讓凌天化實在是有些接受不了,要知道五年前,蕭浪的修為可是比他足足差了一大截兒。

傾以南兮 這女人哪個不希望自己心愛的男人變得更強?凌無霜尤其如此!她本以為在升天大陸的五年,會讓蕭浪徹底沉寂,萬萬沒想到,這五年竟將蕭浪這把寶劍磨礪的更加鋒芒畢露。

「我再說一遍,我現在不想跟你打!告訴我,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的兄弟呢?」

蕭浪穩穩的立在那裡,高昂著頭顱,目光炯炯的鎖定了凌天化。這立時便給凌天化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讓他的一顆心,不停的翻騰,難以平靜。

「你的修為怎麼會進步這麼多?難道這五年,你根本不在升天大陸,而是一直在寶地中修鍊?」

凌天化環掃了一周,心情頓時好受了些!自以為是找到最合理的解釋,心中思量,若是換做是他在這寶地中試煉五年,只怕早就突破天格境了。如此一想,凌天化又有了優越感,再看向蕭浪兒的時候,目光也隨之恢復如常。

蕭浪一眼便能看穿凌天化的心思,只是此時他懶得與他一般見識。沉聲道「回答我,我兄弟呢!」

「蕭浪,你用不著對我……」

「大哥!」看凌天化的樣子,只怕是說不出什麼好話,凌無霜急忙高聲將他喝了住。

她現在好不容易想通了,並開始做出改變,絕不想讓凌天化將這一切全毀了,忙認真的對蕭浪道「你是說,你們蕭家的那個厲害的不得了的年輕人嗎?」

「正是正是!無霜姐,他怎麼到現在還沒來?」林峰搶著說道。

凌無霜娥眉一簇,道「這我也不知道,我們是先他一步傳送到這裡來的,他應該就在我們後面才對!」

蕭浪本以為能從凌家兄妹的口中得到萬東的確切消息,沒想到,又是這樣一個一無所獲的結果,心中頗為沮喪。其餘眾人也是紛紛沉默了下來,一時間氣氛有些壓抑。

「不對啊,無霜姐,我只給了你一塊傳送石,你哥是怎麼被傳送進來的?」

心急如焚的林峰,心中突然一動,猛的抬頭向凌無霜看了過去。

凌無霜哦了一聲,眉宇間帶著幾分感激的道:「你們的兄弟真心不錯,是他又送給了我大哥一塊傳送石……」

「什麼!?」凌無霜的話還沒說完,蕭浪便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直將凌無霜狠狠的嚇了一跳。

玩家請自重 「怎麼了?」凌無霜吶吶的問道。

蕭浪此時的眉頭幾乎已經皺成了一個鐵疙瘩,一字一頓的道「當初為了讓羅霄,陽德他們都能進入這處試煉寶地,耀庭他只保留了一塊傳送石。換言之,耀庭送給凌天化的那塊傳送石,是他身上唯一的一塊。」

「怎麼會這樣!?」這次換做凌無霜震驚了,整個人直呆了住。

「哎呀!大哥,你怎麼不早說!?早知道,我就多給三弟幾塊了!」林峰懊惱的直揪頭髮。

蕭浪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說道「我……我哪兒知道,他會在關鍵時刻,將身上唯一的一塊傳送石送給別人啊!」

「不可能啊,誰會那麼傻,將唯一的逃命機會留給別人?」凌天化一臉不相信的張口道。

蕭浪猛然回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別人或許不會,可他一定會!我這兄弟,就是天底下的頭號大傻子!」

凌天化猛然一滯,心中湧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是他從來也不曾體會過的。

「沒有傳送石,老大他當然進不來!蕭老大,現在怎麼辦,您倒是想個法子啊!」羅霄頓時急了,連聲說道。

蕭浪又不是神仙,此時也是一樣束手無策,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無痕,咱們殺回去!」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他們通過傳送陣,再返回萬古荒原了。

無痕毫不猶豫的便點了點頭,正要往傳送陣去,蕭浪突然將他們喝了住,沉聲道「現在我們這裡,加起來,也就只剩下一塊傳送石了。這意味著,你們一旦傳送回去,便不可能再傳送回來。」

林峰和辛無痕不禁呆了住,沒有了傳送石,便意味著他們沒有了退路,此時返回萬古荒原,能救得了萬東最好,救不了,他們便要將自己的性命也一起賠上。

「這位兄弟叫什麼名字?我凌天化不光欠他一個人情,更欠他一條命!」

「這個時候說這些有個屁用?」蕭浪不耐煩的瞪了他一眼。

凌天化卻毫不為意,揚聲道「當然有用!他是我凌天化的恩人,從今以後,我凌天化這條命便是他的了!」

這凌天化能說出這樣話,足見也是知恩圖報,心胸坦蕩之人!蕭浪輕嘆了一聲,道「我這兄弟姓徐,名耀庭!」

「姓徐,那他不是你們蕭家弟子?」凌天化很是有些意外,更有些驚喜。

蕭浪知道他的心思,堂堂凌家未來的家主,要是從此以後追隨在一個蕭家弟子的身後,那凌家的臉丟的未免也太大了。

「呵呵……蕭浪,你們用不著擔心。我和無霜一脫險,凌威凌鋼兩位長老,便徹底沒了顧忌。他們可都是神道境的強者,將那些血衣人誅滅,絕不在話下!我們不妨再耐心等上一個時辰,那時候再返回萬古荒原,應該就不會再有任何危險了。」

聽凌天化說,凌威和凌鋼也在,這讓蕭浪多少是鬆了一口氣。

沉吟了片刻,蕭浪口中突然發出一聲長嘯,身形暴起,掌勁滔滔如黃河咆哮,瞬間便將不遠處的一頭爆炎虎擊殺。

「這……這傢伙的修為,看來比我不止高出了一點點吶!」

望著突然大發神威的蕭浪,凌天化直驚的瞪大了眼睛,臉上滿是不情願的低喃了一句。

「咯咯……那是當然!大哥,你可得加把勁兒了哦。」凌無霜一臉得意與興奮的插了一句。

凌天化的心頭一陣鬱悶,都說女大外向不中留,這話還真是一點兒沒錯。

「都還愣著幹什麼?斬殺爆炎虎,取傳送石!」

蕭浪的吼聲滾滾而來,眾人這才醒過神兒來,紛紛騰身而起,開始分頭獵殺爆炎虎。

試煉寶地中,蕭浪率領眾人四處獵殺爆炎虎,收集傳送石的時候,狂風劍冢的狂風,仍舊在呼嘯不休,而且不知何故,這包裹著劍冢的狂風,刮的似乎比之前更要猛烈一倍不止。

凌鋼不顧凌威的阻攔,強行提聚道氣,以刀罡護住全身,想要走進狂風中,尋找萬東的身影。可誰知,他才剛行進了五六丈,包裹住他全身的刀罡,便隱隱有了即將崩潰覆滅的徵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