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趕到學校門口的時候,班裡的同學都差不多到齊了,當所有人看到兩人竟在一起有說有笑的朝這邊趕來,全部驚訝的長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從高一開始就從來沒有笑過的冰冷美人慕容蓉竟然笑了,而且笑得如此可愛,如此清甜,如此美麗。

葉星辰他到底有什麼樣的魔力?竟然能夠讓美人一笑?而且他們神態曖昧,這麼早就一起趕來?難道他們……

黃奕菲一雙眼睛更是睜得大大的,怎麼一晚的功夫,這兩人就這麼親密?不覺間,心裡泛起酸酸的感覺。

歐陽俊一臉黑線,本來他已經開始逐漸接受葉星辰,就算讓出老大的位置這些都沒關係,畢竟經過兩天的相處,他知道葉星辰的確比他強,葉星辰更適合帶領高一七班走上學校霸主的地位,可現在,自己一直苦戀的女孩竟然和他這麼親密?這又怎麼能夠忍讓呢?男人可以讓掉一切,但絕對不能夠讓掉自己心愛的女人。

歐陽俊雖然比起同齡人成熟一些,但畢竟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又哪裡真正明白男人的意義,至少他認為慕容蓉是自己的,不管是誰,都不能夠搶奪,卻沒有考慮過慕容蓉的感受,只是一廂情願的認為葉星辰搶走了他的慕容蓉。

看了眼周圍的夥伴,郭敬,李宗政,陳小龍,張佳,趙虎等人看向葉星辰的目光都充滿了崇拜,他知道,要搶回慕容蓉只能靠自己。壓下心中的怒火,徑直的走到一邊抽起悶煙。

「怎麼?心裡很難受?」歐陽俊的一切自然落在了莫小寧的眼裡。

「關你鳥事,滾!」 絕版霸道愛:冷總裁的禮物情人 歐陽俊心裡正煩。

「是不關我的事情,不過想想你曾經也是威風八面,也是一年級的霸主,可自從葉星辰來了之後呢?老大的位置被別人搶去,現在連女人都被別人搶去,難道你不覺得可恥么?」莫小寧臉上掛著陰冷的笑容。

「操你媽的,莫小寧,少在這裡挑撥離間,不要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喜歡黃奕菲,現在被葉星辰搶走了,你便懷恨在心,找機會報復?想找我聯盟么?操,歐陽家族的人是絕對不屑與你這樣的小輩聯手的,我會正面打敗他,讓她知道我才是她的真命天子,至於你這樣的垃圾,是沒有女人會喜歡的!」歐陽俊不笨,要是笨的話也不會成為高一七班的老大,自然看出了莫小寧的陰謀,大罵一頓,轉身走向了郭敬幾人。

莫小寧看著歐陽俊的背影,又看了看遠處被包圍的葉星辰,眼中露出狠毒的神情。

「星辰哥哥,我這背包好重噢,你能幫我背背嗎?」黃奕菲可不知道什麼叫做退步,眼見兩人神態親密,忙上前挽住葉星辰的胳膊,嬌滴滴的說道。

「厄,你沒看我已經拿了這麼多嗎?難道你想累死我么?」

「我才不管呢,你都幫容蓉拿了,在幫我拿點又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這個組就你力氣最大,你不多拿點誰多拿點?對吧?藍洛?」黃奕菲破天荒和死對頭東方藍洛站在統一戰線。

東方藍洛今天依舊穿著校服,不過校裙卻比平常的短了許多,修長的玉腿展露出來,烏黑的長發披在腦後,白凈的臉上沒有一點瑕疵,上右肩挎著一個黑色書包,乍看上去,清純動人。此時正和漢關婷婷一起討論著什麼,聽到黃奕菲的話,轉頭看向葉星辰,微笑著說道:「菲菲說得不錯,葉星辰,你總不可能忍心我們幾個女孩子一路勞苦吧?」

操,這麼清純的丫頭怎麼也和菲丫頭一副德行?以整人為樂?難道沒看到我現在已經背了很多嗎?葉星辰心中暗罵,目光更掃過東方藍洛那細長的大腿,口中無奈說道:「好吧好吧,把你們重的東西都給我吧,羅小軍,你也來幫我分點,還有那個莫小寧,你也過來,媽的,你們也是男人,怎麼都不知道幫忙呢?」

羅小軍自然不敢多說什麼,趕緊上前幫助葉星辰分擔了一些東西,莫小寧也上前接過屬於黃奕菲的一部分東西,腦海中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不一會兒,學校大巴來了,讓所有男同學驚喜的是英語老師李筱婷竟然也要隨他們一起去,由於不是上課,蘇姍和李筱婷都穿著便服。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蘇姍是一套白色的休閑服,看上去既高貴又典雅,而李筱婷卻穿著一件黑色的高腰緊身背心,凸顯出傲人的雙峰,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夾克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皮裙,細長的美腿套著黑色絲襪,極其性感。

兩大美女老師一黑一白,給了高一七班的男生極大的震撼,一個個興奮得大叫不枉此行。

葉星辰也是心中感慨,上天對自己簡直太好了,竟然送這麼多美女到自己身邊,要是不統統收下簡直對不起蒼天的厚愛。

高貴的蘇姍,性感的李筱婷,清純的東方藍洛,野性誘人的黃奕菲,清甜可愛的關婷婷,還有那外表冷傲,內心火熱的慕容蓉。媽的,這些哪一個拿出去不是超級極品,現在竟然全部聚集到自己身邊,這不是蒼天的厚愛還是什麼?難道真的是前世自己太可憐了,老天垂簾自己么?

一大群學生興奮的上了校車,考慮到慕容蓉和班上的其他同學不是很談得來,葉星辰推脫了黃奕菲的要求,和慕容蓉坐在一起,這更讓歐陽俊心中惱火不已,發誓一定要找個機會正面擊敗葉星辰,奪回心上人。

莫小寧本想和黃奕菲一起坐,卻被正在生氣的黃奕菲大罵一頓,只好訕訕的離開,而東方藍洛卻是早早的和關婷婷坐在一起,根本不給其他男生獻殷勤的機會,不過好在有蘇姍李筱婷兩大美女外,男生們到不覺得孤寂,一個個圍著兩個美女老師問長問短的。

除了莫小寧,歐陽俊,黃奕菲三人外,一群人高高興興的朝南湖奔去。 南湖在靜海市南面五十公裡外,是一個方圓近萬米的淡水湖,周圍沒有工廠,所以這一帶幾乎沒什麼污染,草地碧綠,湖水清澈,又沒有太多的人來這裡,是學生郊遊最理想的場所。

一個多小時路程,眾人來到了南湖邊,校車司機還有其他的事情,將眾人送到這裡后便返回,班主任領著同學們來到湖邊,看著一望無際的南湖,所有人都是心神一盪。

葉星辰心神也是一陣激動,彷彿回到了十年前的高中生涯,那時的自己也像個苦力一樣背上背著一大堆,只不過不同的是當時是被迫,現在卻是自願。

「老師,我們就在這裡駐紮吧?這靠近湖邊,取水方便一點?」班長關婷婷忽然開口說道。

「這裡離南湖太近,要是晚上下雨的話可能會漲潮,而且濕氣太重,過夜的話容易得風濕,我看還是去那一邊吧,那裡地勢平坦,最適合露營了!」葉星辰不等蘇姍說話,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小塊平地說道,三年來的雇傭兵生活教會了他如何在野外更好的生活。

眾人同時望去,包括關婷婷在內都是面露喜色,那一塊地不管位置還是地面,都最適合露營了。

「那好,同學們收拾好東西,我們先把帳篷搭建好,然後做其他的!」蘇姍朝葉星辰點了點頭,眾人之中,只有她隱隱知道葉星辰的一些事情。

莫小寧,歐陽俊兩人雖然不願,但大夥都朝那塊地走去,也不好多說什麼。

大多數人都沒有野外過夜的經歷,除了興奮外什麼都不會,連搭建一個帳篷也要花費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最為幸運的就是慕容蓉這一組,有葉星辰這個高手在,七鼎帳篷不到半個小時就全部搭建完畢,而且牢固可靠,只要不遇上特大風暴,根本不可能吹倒,這一下就連莫小寧也不得不對葉星辰刮目相看。

「葉星辰哥哥,我們去釣魚好不好?」黃奕菲依舊穿著那一身性感火辣的裝束,從自己的帳篷里拿出兩桿魚竿,跑到葉星辰身邊,開口說道。

「好啊,蓉蓉也一起去吧。」葉星辰點了點頭,來到這裡后他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下來,不管前世還是今世的過去都跟他無關,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享受現在的生活。

「剛才坐車有些累了,我想休息一會兒,就不去了,你們去吧,釣到魚后我為大家做水煮魚?」慕容蓉微微笑道。

「容蓉會做水煮魚?」黃奕菲不可置信地說道,在她想來,慕容蓉的家境也算不錯,從小生活在如此富裕家庭的她能夠做飯已經很不錯了,怎麼可能會做水煮魚這樣複雜的菜肴?

「呵呵,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啊,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好啦,我們走吧,容蓉,你好好休息休息下吧?」葉星辰微微笑道。

「嗯!」慕容蓉點了點頭,鑽進了自己的帳篷中。

而黃奕菲則是毫無顧忌的挽著葉星辰的胳膊,一起朝湖邊走去。

「星辰哥哥,怎麼一個晚上不見,你就和容蓉那麼熟悉?感覺你們認識很久一般?」黃奕菲邊走邊問。

「厄,昨天晚上才和她說第一句話,哪裡認識很久,對了,昨天表哥給我電話,說已經幫你報仇了,那個傷害你爸爸的顧興已經死掉了!」葉星辰可不想在一個女人面前過多的討論另一個女人,趕緊轉移話題。

「死了?」黃奕菲一驚,在告訴葉星辰的時候她並沒有多大指望,畢竟黑龍幫也是靜海市出了名的黑幫組織,作為他們的老大怎麼可能輕易死掉呢?

「嗯,不過我表哥也身受重傷,差點掛掉,他讓我轉告你,他為了做了這麼多,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許?」 天革 葉星辰輕聲笑道。

「啊……以身相許?能不能換成其他的?」黃奕菲顯然已經相信了葉星辰話,畢竟要殺掉顧興又能全身而退的話似乎不太可能,想到對方和自己素未謀面,就冒著生命危險為自己報仇,現在提出這樣的要求也不過分,只是自己怎麼能用一生的幸福來報恩呢?哎,要是幫自己報仇的是他而不是他表哥就好了。

「換成其他的?嘿,我表哥當時就是看到你的照片才答應幫你的,你認為其他的他會喜歡嗎?」

「啊……可是星辰哥哥,我真的不想這麼早嫁人啊,而且若是為了報恩就嫁給他,我一輩子都不會幸福啊,而且……」黃奕菲聽到這裡都快哭了起來,忙向葉星辰辯解,知道發現葉星辰嘴角的笑意,才反應過來自己上當了。

「星辰哥哥你好壞,老是欺負菲菲!」黃奕菲一拳就朝葉星辰砸去,口中更是嬌聲喝道。

「呵呵,不過說真的,顧興真的死了,聽我表哥說他得罪了一個黑道上的大人物,被人給暗殺了,所以雖然不是我下的手,不過你父親的仇也算報了,以後你可不要整天愁著一張臉了,知道嗎?」葉星辰突然正色說道。

「嗯!」黃奕菲乖巧的點了點頭,對於葉星辰的話,她已經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兩人來到了湖邊,旁有郭敬幾人早在那裡開始釣魚。

「靠,你們幾個帳篷都沒搭建好,怎麼就來釣魚了?」葉星辰隨口說道。

「嘿嘿,那種小事自然有人打理,葉星辰,打架我們都打不過你,來比劃比劃釣魚吧,我可是出了名的釣魚王子。」郭敬抖動著臉上的肥肉,哈哈笑道。

「好啊!」葉星辰點了點頭,麻利的拿過魚竿,接過黃奕菲遞來的魚餌,穿上好找了一個地方,扔了下去。

「嘿嘿,你這次肯定輸定了,想當年全市舉行的中學生釣魚比賽我拿的可是一等獎,那時我……」郭敬話還沒說完,就見到葉星辰提起了魚竿,魚鉤上掛著一條十厘米左右的小鯽魚。

「哈哈……胖子,你這次輸定了,葉星辰哥哥好厲害!」一旁的黃奕菲早歡呼著抓過水桶,幫葉星辰拿下那條鯽魚。

「切,這算什麼,那麼小的鯽魚也算么?看我馬上釣一條大的給你,要知道,我可是釣魚王……」王子的子還沒說完,葉星辰已經麻利的提起了另一竿魚竿,一條起碼一斤左右的鯉魚正掛在上面。

「操,這也太邪門了吧,我就不信比不過你!」郭敬大怒,忙將身邊的魚餌扔進湖裡,希望引誘一群魚過來,可惜釣了好半天,才釣上來i一條三厘米左右的小尾魚,朝葉星辰看去,發現他的身邊早圍滿了人,就連英語老師李筱婷站在那裡,看著葉星辰變魔術般的釣起一條又一條魚。

「我的媽呀,這哪裡是釣魚,這簡直就是滅絕種族的行為呀?」郭胖子仰天長嘆,接著將自己的魚竿折成數段,發誓以後一輩子也不釣魚。

三年的雇傭兵生活,教會了葉星辰野外生存的本事,這釣魚就是其中的一項,一般人將釣魚作為娛樂消遣,可對於雇傭兵來說,卻是為了生存,怎樣踩點,魚餌怎樣穿,都是有著極高的學問,又哪裡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 有了葉星辰神發揮,中午大夥都有了口福,將釣來的魚分成了六分,每一個小組一份,慕容蓉眼見葉星辰短短時間內釣了這麼多魚,對他更為刮目相看,從包里掏出了各種調料準備做水煮魚。

不過解剖之類的事情自然留給男生來做,誰會忍心讓慕容蓉這樣的大美女拿著一把小刀蹲在湖邊切開魚肚呢?莫小寧嬌生慣養,自然不會,最後落在了羅小軍手中,不過羅小軍也很少解剖,動作緩慢,葉星辰實在看不下去,掏出小刀,只看到刀光閃動,發出嘩嘩響聲,一條有一條魚的內臟被颳得乾乾淨淨,羅小軍忙取來湖水清洗起來。

經過這樣一個小插曲,所有人看向葉星辰的目光都充滿了驚訝,任誰也不會想到一個暴力分子,對於這些瑣事竟然也如此擅長?對於葉星辰的來歷也更加的好奇。

「他的過去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慕容蓉望著專心致志的葉星辰,眼中一片迷離,心裡隱隱泛起了一股奇異的感覺。

「看不出來,這小子竟然還有這一套。」李筱婷和蘇姍呆在一起,自然也注意到這邊。

「呵呵,是啊,現在會做飯的孩子已經找不出幾個了,能夠解剖魚的簡直少之又少。」蘇姍也是微微笑道,眼中充滿了關愛,對於班上的每一個孩子,她都像對自己孩子一般。

將魚全部弄好,又搭建了兩口簡易土灶,雖然只是幾顆石頭,但看上去卻很是牢靠,至少兩口鍋放上去穩穩噹噹。慕容蓉負責製作水煮魚,關婷婷負責做飯,東方藍洛幫她生火,葉星辰做了這麼多,誰也不好意思再讓他做點別的,黃奕菲更是無敵,直接說葉星辰太辛苦了,要幫他捶背,便免去了去拾柴火的命運,羅小軍和莫小寧自然不敢多說什麼,只好跑去拾柴火。

眾人都開始為午餐張羅,有的同學不會生火,有的同學搭建的土灶太爛,鍋放上去就倒,有的殺魚被殺死,倒差點把自己的手指給削掉,蘇姍忙前忙后,李筱婷雖然也想幫忙,可惜她從小生活在富貴人家,又剛剛大學畢業,哪裡坐過這些,只好跟在蘇姍身後,慰問同學。

郭敬幾人更是為了一口鍋鬧得不可開交,原因只是郭敬負責帶煮飯的鍋,結果那斯把電飯鍋帶來,陳小龍大罵白痴,這裡有沒有電,拿來有什麼用,郭敬反駁說自己又不知道電飯鍋必須用電才能燒飯,惹得眾人一陣白眼。最後葉星辰實在看不下去,說了句:「取出裡面的內鍋,不就可以燒飯了么?」

眾人恍然大悟,連拍馬屁的時間也沒有,又開始為燒飯先下米還是先下水討論起來。

看著眾人忙的不亦樂乎,葉星辰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或許這才是自己想要過的生活,不管前世,還是今生的過去,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身邊有著這麼多可愛的夥伴,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守護這份快樂,守護這份純真而已!

從兜里掏出了紅河,也不顧老師還在不遠處,掏出打火機,點了起來,輕輕的吐出一口煙圈,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

葉星辰這一組,慕容蓉從小一個人居住,雖然不怎麼平易近人,不過卻比一般的女孩子早熟,對於做菜之類也是小菜一碟,關婷婷雖然也是大家閨秀,不過卻沒有千金大小姐的嬌蠻,也經常在家裡親自做菜,做起飯來也是輕車熟路,東方藍洛也沒有千金大小姐的嬌貴,切菜,洗菜忙的不亦樂乎,倒是黃奕菲什麼都不會,眼見眾人都在忙碌,繞是以她心理素質也不禁臉紅。

很快,美味可口的水煮魚,肉末豆腐,紫菜蛋花湯等幾份簡單的家常小菜已經做好,香味四溢,惹得周圍的同學個個羨慕不已,更有無恥的郭敬和胡曉跑過來,想要分一杯羹,卻被葉星辰一腳踢開。

攤開野餐布,關婷婷把蘇姍和李筱婷兩位老師請來,九人坐在一起,開始享受著美味的午餐,黃奕菲更是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兩瓶紅酒,反正不是上課,蘇姍也沒多說什麼,反而和大家一起喝起紅酒。

春天的陽光暖洋洋的,在這金色的陽光下,吹著徐徐春風,時不時的瞟向東方藍洛那裸露出來的大腿,又或者瞅瞅李筱婷豐滿的胸部,更不經意間捏捏黃奕菲的屁股,這簡直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莫小寧因為黃奕菲在旁邊,心情緊張,不敢多說話,羅小軍在班上一直都不善於說話,這樣一來,葉星辰不得不肩負起男同胞們的責任,和六大美女侃侃而談。惹得六大美女嬌笑不已,甚至連慕容蓉臉上的笑容也沒有停過,不知道多少男生被慕容蓉那甜美的笑容給迷住。

「他媽的,早知道和葉星辰一組了,不但能吃到好吃的東西,還能夠和美女一起談笑風生,真乃人生一大幸事啊!」郭敬坐在一旁抱怨道,手裡還拿著一根火腿腸。

「是啊,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胡曉手裡捧著一包乾的速食麵,正咔嚓咔嚓的咬起來。

「你怎麼不用開水泡?」郭敬看了胡曉一眼,驚訝的問道。

「操,還不是陳小龍那白痴,燒個水也玩電腦,結果把鍋給燒壞了!」胡曉朝後努了努嘴。郭敬回頭一望,發現自己這組的成員手裡都捧著自帶的乾糧,看著不遠處的眾位美女,咔嚓咔嚓的吃的真香,倒是應了那句秀色可餐。

其他組的成員要麼吃著自己自帶的乾糧,要麼勉勉強強做好了一頓飯菜,總之,所有人看向葉星辰那一組的目光都充滿了羨慕。此時的葉星辰就像星辰一般奪目。 吃過午餐,蘇姍安排大家自由活動,黃奕菲本想呆在葉星辰身邊,卻被死黨張燕和李丹拖去放風箏,李筱婷也是玩心大起,一起跑去放風箏,有些不怕冷的男生則跑到不遠處游泳去了,蘇姍作為班主任,不得不留下看守營地。

慕容蓉平日里就不怎麼和同學們說話,依舊孤零零的一人,歐陽俊曾想上前找她,可看到葉星辰就呆在不遠處,只好做罷。

「容蓉,我們去湖邊走走吧?」葉星辰本想上前和蘇姍搭訕幾句,好增進師生感情,可看到慕容蓉依舊一個人呆在帳篷前面,看著同學們玩耍發獃,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問道。

自從知道慕容蓉的情況之後,他就對她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感覺,也不知道是憐惜還是愛慕,總之,希望她能夠早日的擺脫內心的孤獨。

「嗯!」慕容蓉甜甜一笑,哪裡還往日的冷傲,看的不遠處的歐陽俊一陣鬱悶,為何自己就不能夠讓她笑呢?

兩人一起朝湖邊走去,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不遠處蘇姍和關婷婷的眼中。

「老師,你發現了嗎?葉星辰同學總是那麼的特別,連一向不愛說話的容蓉都對他另眼相看?」關婷婷望著兩人的背影,眼中有些疑惑,有些欣慰,作為高一七班的班上,她一直都希望班裡的每一個同學能夠快樂,可惜慕容蓉從開學到現在卻似乎從來沒有在班上笑過,她曾經也找過慕容蓉幾次,想要了解她的過去,可惜慕容蓉卻根本不予理會。

「呵呵,是啊,他真的很特別,不管走到哪兒,總是那麼的出眾,就如他的名字一般,葉星辰,如星辰般照耀著大家。」蘇姍點了點頭,望向葉星辰的目光卻多了有些常人難以理解的東西。

「老師,你是不是想起哥哥了呢?」別人無法理解蘇姍的目光,關婷婷卻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你說他們是不是很像?」蘇姍沒有回答關婷婷的話,反而問了一句。

「嗯,的確很像,特別是那眼神,第一次見到那犀利眼神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哥哥回來了……」關婷婷默默的點了點頭,目光中也多了一些叫做感傷的東西。

兩人同時嘆了口氣,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開始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湖邊,葉星辰兩人遠遠的避開了大部隊,漫步走在草地上。回頭看了看後面,離同學們已經很遠,這裡只有自己兩人,要不要再拉進點距離呢?又看了看慕容蓉,絕美的臉蛋,高挑的身材,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這絕對是所有男人夢中的情人,現在這麼好的機會,自己要不要向她表白呢?

此時,他的心裡只有慕容蓉一人,什麼黃奕菲,什麼蘇姍,什麼李筱婷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容蓉……」葉星辰忽然停下腳步,轉身朝慕容蓉說道。

「啊……?怎麼?」慕容蓉也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葉星辰。

「我……我……」望著那雙明亮的雙眸,心跳忽然加速,思緒更是回到了十年前,前世的自己也是喜歡上班裡的一個女孩,那個女孩一樣很美麗,自己當時不知道吃了什麼雄心豹子膽,竟然跑去向她表白,結果卻被她冷冷的奚落了一頓,那一句:「就你這樣子也想追我?等你有車有房之後再來追我吧?」

從此以後的自己再也沒有追過女孩,一直努力的學習,只想著考個好大學,早一點掙大錢,證明自己的價值,可惜蒼天無眼,高考那幾天發燒,發揮失常,最後考了個三流大學,大學畢業后,沒有好工資,只好自己單幹,可誰會想到第一次辦公司就會虧損成那樣,最後更是被高利貸砍成碎片,而上天似乎又並沒有拋棄自己,給了自己一個這麼好的身份,這麼強大的身體,眼前的女孩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只知道錢財的她,可是,她會答應自己的要求么?如果不答應,會不會因為這件事而不理自己呢?

此時的他不是今世冷血殘酷的黑道教父之子,也不是前世那個碌碌無為但卻看透人間冷暖的青年,而是一個正在經歷初戀的男孩。

「你怎麼啦?」慕容蓉從小一個人,思想早熟,又看了那麼多愛情片,一看到葉星辰眼中的光芒,哪裡還不明白怎麼一回事,心裡也是一陣緊張,一方面,她雖然對葉星辰有好感,但畢竟和他相處才短短一天多的時間,根本算不上了解,另一方面又充滿了期盼,期盼成為葉星辰的女友。

她從小失去了父親母親的愛,最渴望的就是擁有一個愛她,疼她,能夠給她安全的男人,她的直覺告訴他葉星辰就是這樣的男人,所以才會不由自主的接受葉星辰的好意。

「我……我……」葉星辰只感覺心口發燒,心跳速度不斷加快,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彷彿快喘不過氣來一般。媽的,自己這是怎麼了?不就說一句我愛你嘛,這有什麼艱難的,怎麼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呢? 腹黑女的愛情大作戰 不管了,反正自己都是死過的人,難道還怕說一句話不成?

「我……」

「救命啊……」葉星辰剛剛下定決心表白,卻從湖邊傳來了喊叫聲。

「不好,有人落水!」慕容蓉忽然叫道。

「快,去看看!」葉星辰拉起慕容蓉的小手就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衝去。 來到了出事地點,蘇姍,李筱婷,等早已經站在湖邊焦急的看著湖裡,其他的同學也圍在湖邊,面露焦急之色,關婷婷更是奮不顧身的想要下去救人,卻被兩名女生拉住。

陳小龍,張佳,歐陽俊,趙虎等幾個會水的男孩早已經潛進了湖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星辰抓住一名同學,劈頭就問!

「東方藍洛剛才在河邊玩耍,不小心落水了!」那名同學也是面露憂色。

葉星辰聽到有人落水,二話不說,身影猛然朝前竄去,一個魚躍,跳進了冰涼的湖水中,盪起多多浪花。

湖水清澈,雖然有些冰涼,但還算不上寒冷,睜開眼睛一看,發現不遠處好幾個身影都在遊動,應該是歐陽俊幾人,不過並沒有見到東方藍洛的身影,腦海中迅速思量東方藍洛落水的情景,在河邊玩耍?應該不會太遠才對?轉而回頭一看,果然看到一個人影在朝下方沉去,想也不想,直接朝那人影游去。

葉星辰身體素質本來就好,在水裡一分鐘不呼吸也沒問題,很快來到了人影身前,正是落水的東方藍洛,此時她緊閉雙眼,超短校裙被水浮起,露出了裡面印有小肥豬的可愛粉色內褲,不過現在可沒有欣賞這無限春光的心思,一把摟住東方藍洛的腋窩,雙腳不斷猛蹬,忽然發現東方藍洛被什麼纏住,回頭一看,發現她的腳下纏著草藤。

此時,下水已經有一分多種,嘴裡的那口氣也快渡完,腦袋隱隱有些發昏,要是再不浮出水面很可能會窒息而死,可要是丟下東方藍洛的話,她肯定必死無疑。

莫說東方藍洛是一個大美女,就算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只要是自己的同學,他也會奮不顧身的去營救,在這個班上,他找回了自己的青春,找到了自我,他不希望這個班級的同學有任何的損傷。

操,老子就不信救個人也會死!

心中暗罵了一句,右手鬆開東方藍洛,身子往東方藍洛的腳下潛去。

岸邊,蘇姍,關婷婷,李筱婷等人臉上都掛滿了擔憂,葉星辰潛入水中都已經過去了兩分多鐘,卻依舊沒什麼動靜,這叫人如何不擔心?眾所周知,一般人在水裡閉氣一分半已經算不錯的了,除了那些專業人士外,能夠熬過兩分鐘已經屬於牛B人物,葉星辰雖然打架厲害,但也是個學生,在水裡兩分多鐘怎麼可能沒事?

歐陽俊,趙虎幾人也在周圍搜尋,可惜他們的水性也不是太好,根本沒有任何的進展。

黃奕菲一張臉蒼白一片,本來東方藍洛落水她到沒什麼感覺,可葉星辰竟然也跑去救人,而且剛剛下去就不見蹤影,這讓她的心都快碎掉,雖然相處才幾天,但她不知不覺間對葉星辰已經產生了父兄般的依賴之情,在父母不能照顧自己的情況下成為了自己唯一的依靠,她不想失去這個依靠,也不願失去這個依靠。

慕容蓉的臉色並不比黃奕菲好看到哪兒去,雖然進入這個班級已經半學期,但從小習慣一個人的她對班裡所有的人都不信任,直到葉星辰的出現。

她說不清楚自己對葉星辰到底什麼感情,但一想到葉星辰可能出現的情況,她心裡就一陣絞痛,彷彿有人在用力擰自己的心臟一般。

葉星辰可不知道岸上眾人心中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湖裡呆了多久,只感覺腦袋越來越沉,四肢也越來越軟,順著東方藍洛的小腿摸到那根纏住她的草藤,手腕一翻,小刀出現在手中,用力朝那草藤割去,可平日里能夠輕易銷斷人手臂的小刀此時卻久久不能割斷那草藤。

隨著時間的過去,葉星辰心中的煩悶越來越重,一口氣也逼到了極限,再不換氣只有死路一條。

終於,草藤斷掉,扔掉小刀,一把摟住東方藍洛,全力朝上面蹬去。

此時的他由於長時間缺氧,四肢乏力,頭昏眼花,就算一個人想要上去也極其艱難,更不要說還要帶著一人,然而,不管今世還是前世的性格都不允許他丟下東方藍洛。拚命的朝上面游去,那只有一兩米深的距離卻似乎好遠好遠,他的神念也開始逐漸模糊,特別的困,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

要死了嗎?自己真的要死了嗎?不久前才被人亂刀砍死,這次卻是為了救人而送掉性命,呵呵,還有個美女陪著,看來這次也死得不冤!

迷迷糊糊之中,葉星辰似乎看到了一個女孩臉上的冰冷,那似乎是他的初戀?前世唯一戀過的女孩?多久了?十年了,自己竟然還記得她的容顏?那個是她嗎?

然而,還來不及辨別,場景一換,變成了畢業典禮上的事情,大多數沒有關係的同學都選擇了回家,一心想要改變的自己卻選擇了留在城裡,借高利貸創業,破產,最後被砍成碎塊?

這就是自己的人生么?這就是前世的記憶么?為何只有那麼一點點呢?難道自己的前世真的那麼窩囊?窩囊的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東西?

場景再變,自己神奇般的穿越,一個陌生的父親,一個陌生的身體,一個陌生的身份,原本以為自己不過是一個過客而已,可第一次遇到蘇姍的時候,他忽然明白,這是自己的人生。

接著是看似溫柔卻不為強權的關婷婷,外表可愛卻穿著性感的黃奕菲,接著是那個絕美的人兒慕容蓉,原本以為冷傲的她竟然有著如此悲傷的過去?自己似乎是唯一進入她心裡的人,要是自己死後,她該怎麼辦呢?又有誰能再一次開啟她的心房呢?那她且不是要再一次陷入孤獨之中嗎?不,自己不能夠死去,絕對不能夠死去,絕對不能!

心中的執念讓意識清醒了不少,雙腿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全力朝上蹬去。

1米,05米,0.3米,0.2米,0.1米…… 終於,葉星辰衝出了水面,歐陽俊幾人也早已經發現他們兩個,此時已經來到上前,將其扶上岸邊。

「快,給她人工呼吸……」葉星辰只說完這一句就直接暈了過去,他實在是太累太累。

春日的陽光總是格外的明媚,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當葉星辰再一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就感受到這暖洋洋的陽光,空氣中還飄蕩著誘人的香味。

睜開眼睛一看,映入眼帘是兩張美麗的臉蛋。

「哥,你終於醒了,剛才嚇死我了!」這是黃奕菲的聲音,隱隱能夠見到她眼中的淚光閃動。

沒想到這丫頭還會這麼擔心自己,沒枉自己疼她一場。不過現在慕容蓉也在,可不能太過曖昧,而且容蓉的眼中也充滿了擔憂,欣喜,看來得先把菲菲支開才好。

「傻丫頭,你哥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掉嘛,只是現在口渴的不行,你去給我弄點水來吧?」

「噢…」黃奕菲狐疑的看了看慕容蓉,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最後還是乖巧的走開。

「你盯著我幹嘛?」黃奕菲走後,慕容蓉眼見葉星辰直直的盯著自己,也不說話,不由的開口問道。

「你知道嗎?剛才我真的以為自己會死去,可最後關頭,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葉星辰看著慕容蓉那張絕美的臉蛋,認真的說道。

「你看到了什麼?」慕容蓉有些好奇。

「我看了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