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玉和孟晨熙不太懂,只能是在旁看著趙晴操作邊學習。

老太太看著她們兩人站著,叫她們坐下,告訴她們廚房有熱水。

想著給老人家倒水,孟晨熙走去廚房。那時候,她確實沒有想到廚房裡有其它東西。

廚房門剛拉開,從門后裡頭躥出了一條黑狗,沖她齜牙咧嘴地撲過來。 孟晨熙不受控制地驚叫一聲,退後兩步。

「怎麼了?」

這個聲音不是發自屋裡坐著的趙晴和傅玉,她們兩個和老人家其實還沒有反應過來。是剛踏進屋門口的趙陽和林尚賢。這兩個男生去完一戶人家以後到底是擔心幾個女孩子於是折回來看情況了。

沒想剛進門,聽見了有人尖叫。

純白心臟 為此,屋裡坐著的趙晴和傅玉以及老人都站了起來,然而動作儼然都沒有兩個男生迅速。

衝到了廚房那邊,林尚賢伸手把退後的孟晨熙握住:「被咬了嗎?」

趙陽快速地廚房門關上擋上那條狗。

孟晨熙站在原地驚魂未定,腦子裡在回放著那條狗撲向她的兇惡嘴臉。這令她渾身惡寒,冒出一身的冷汗。

趙陽同樣緊張地看著她的臉:「她怎麼不說話了?」

「可能是被嚇的。」林尚賢冷靜的聲線在空氣中飄蕩著。

再次聽見他的聲音,孟晨熙彷彿才回過神來,回頭沖著他的臉看了看,瞳孔里其實沒有完全照出他的人影。

只見他那張看似戴著白色面具的臉突然晃過一抹慌亂。

趙陽看到了,孟晨熙一隻手臂上被狗爪子刮過去的一條清晰的傷口。

「哎呀。」老太太走過來,「我忘了提醒你們,我老了經常忘事兒。但是我家裡這條狗不咬人,它只是怕生,我兒子留下來幫我守著家門口的。」

聽到老人家這麼說,幾個大學生只能是道:沒事。

不過這裡頭又是傅玉一個人與眾不同罵了起來:「這狗不咬人的嗎?你確定不咬人的嗎?不咬人它剛才想對我同學幹什麼?」

老太太面對傅玉一連串的追責,哆哆嗦嗦起來:「這是——對不起了——」

趙晴拉拉傅玉:算了算了,一個老人家為難來做什麼。

傅玉卻不依不撓的:「我這是為老人家著想。這事需要報居委會去,讓人家把狗弄走,確定狗有沒有病,不是嗎?要是這狗是什麼病,不小心咬到老人了怎麼辦,看看那狗剛才那個瘋勁兒——」

「你不要說了!」趙陽突然大喊沖傅玉一吼。

傅玉一愣:「你幹嘛罵我?我說的是實話!」

正由於傅玉說的是實話,讀醫的幾個醫學生已經被嚇死了好不好。

林尚賢急急忙忙把孟晨熙拽到了門外,打開背來的藥箱第一時間給她的傷口消毒,一邊說道:「要馬上去醫院打狂犬疫苗。」

「尚賢哥,我覺得——」孟晨熙想說自己一切還好,除了被嚇那會兒。

沒想他驟然和趙陽一樣變得大聲說:「你聽話!」

孟晨熙嗖的收住了聲音,感覺到他很生氣,快變成她不認識的他了。

「走走走。」趙陽同樣揮著手,想起什麼突然回頭又看看傅玉,「你從現在開始最好閉嘴!」

傅玉覺得自己快被冤枉死了,她是倒霉了嗎,惹得這人三番兩次針對她。最慘的是,這人還將成為她在大學里的師兄。

莫非自己崇拜的大學校園前景將一片灰暗,傅玉心底里悲催的想。 由於出了這個意外,一行人兵分兩路,一路去居委會報告情況,一路趕緊先送孟晨熙去醫院。

林尚賢一直抓著孟晨熙那隻受傷的胳膊,這樣一路埋頭向前走著彷彿不知道疲倦。

「尚賢哥。」孟晨熙比較擔心的是,他好像很自責。這事兒本來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嗎?於是她說道:「我自己不注意弄出來的意外,怪不得人。」

「怎麼就沒有關係了?」林尚賢焦躁地說著。

不可能沒有關係的。她是他老師最重要的恩師的家裡人,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妹妹。只要想到這點,林尚賢都感覺沒法去面對孟家人了。

「我沒有被它咬,和狂犬病沒有關係吧?而且可能不是被它爪子刮傷的,是被門邊割傷的,那個門邊挺鋒利的,有一條鐵邊框——」孟晨熙回想起事發的細節,冷靜地分析著說。

結果又惹來他一頓痛斥:「不怕一萬隻怕萬一這個道理你都不懂?你怕打針是嗎?」

總裁的天價前妻 孟晨熙冒汗:誰不怕打針?只是有沒有這個必要——她越來越覺得自己傷口好像不是被狗抓傷的。

但是,他十分堅定她可能有機率被狗抓傷的,非要拉著她去打針。

由於趕路,他們準備攔一輛面的直接到醫院去。去北大附屬還是去協和,其實趙陽和林尚賢爭論了一下的,因為北大附屬離他們這裡比較近。可林尚賢堅持去他所在的醫院,因為這樣方便他照顧她。趙晴去了居委會後從後面追過來看到他們兩人爭執,拉了把自己大哥。趙陽這才作罷。

孟晨熙感覺是,身體是她的,可此刻好像容不得她做主了。這幾個哥哥姐姐都已經代替她給她做主了,不容她說句話。

想到幾個哥哥姐姐都是因為十分緊張她,孟晨熙並不怪罪,只有默默無聲。

到了協和醫院,因為是林尚賢自己的醫院所以非常快地聯繫到了所需要的疫苗。

孟晨熙捲起自己的袖管上臂,轉過臉。

林尚賢戴了手套親自給她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緊張的緣故,孟晨熙感覺他下手挺重的,針插進她皮膚的剎那,那種疼,叫她咬了咬牙。

接下來聽趙晴在旁邊說,說一共要打五針。孟晨熙一聽,嘆口氣。但願第二針以後都不是他打。

給她打完針,林尚賢脫掉手套洗著手似乎自我感覺很好,對她說:「你下次來直接找我,我給你打就行了。」

孟晨熙聽到他這話來不及任何錶示,那邊站著協助他的護士說:「林大夫打針很好的,很多病人都主動要求找他打。小孩子更是只聽他的話。」

可為什麼他給她下手那麼重的?孟晨熙快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趙晴和趙陽緊張地商量著這事兒要怎麼對孟家人和寧雲夕交代。畢竟今天是趙晴把孟晨熙約出來的,相當於負有一些責任在。

孟晨熙聽見他們的對話說:「不用說了。這樣一點事。」

「這不是小事!」林尚賢聽她這樣一說,馬上轉身走回來沖著她一臉的嚴肅。 「狂犬病是沒得治你知道不!」

孟晨熙被他這樣一路吼了幾次后,發現自己說什麼都不可以和一個大夫辯論醫學問題,尤其是和他。總歸是,幾個人商量后,決定將事實如實稟告給了孟家。

當時已經折騰到下午了。寧雲夕和孟晨浩帶兒子去看幼兒園,家裡老二在。孟晨逸一聽說同學打來電話告訴的這個消息,急急忙忙出門去看妹妹。兩個老人家不敢先告訴,以免老人家聽了緊張過頭。孟晨熙再次在醫院見到了自己二哥。

孟晨逸估計也想起了上次她和家裡的小四同樣出的意外,雙手叉腰嘆了老長的一口氣。

「二哥,其實沒有什麼事。」孟晨熙安撫二哥說。

「你別說沒有什麼事。他們在電話里都和我說了。人家是大夫,你是什麼。」

又被罵了一頓的孟晨熙,無奈地伸手抓抓自己做的椅子靠背。另一邊站著的傅玉沖她抹了抹鼻樑:誰讓你開口說話的?你看我都學乖了,乾脆不說話了,不會挨罵了。

孟晨熙和傅玉的肚子里咕嚕咕嚕地叫。

孟晨逸問:「你們沒有吃飯嗎?」

幾個哥哥姐姐緊張到好像她真得了狂犬病似的,哪裡顧得上吃飯。

孟晨逸沒有讀醫,因此沒有幾個醫學生同學那種高度緊張,於是先放下一切給妹妹弄飯吃要緊。

傅玉對著孟家老二背影喊:「是不是我跟著去幫手拿飯,孟二哥?」

孟晨逸聽見她聲音,轉頭好像才發現她這個人,吃驚著:「你在這嗎?」

「我在——」傅玉愣。她這麼大個人,孟晨逸竟然一直沒有發現她。

果然孟家學霸老二是傳說中那個眼高於天的人。

對此孟晨逸解釋看不見她的原因是:「你平常不是挺多話的嗎?」

傅玉:……

此時,林尚賢走了過來,得知老同學要去找飯說:「我在食堂里打好飯菜了,正準備告訴你們過去。」所以,不是他忘了她和其他人沒有吃飯,而是先著急給她打完最重要的針再來吃飯。

是大夫好像都是這樣子的,命最重要,吃飯屬於其次。真低血糖了,醫學上打葡萄糖針救人更快。

孟晨熙感覺經過這一天接觸了解了他不少,這是以前她怎麼想知道都不能知道的事。

一行人走去醫院的食堂。

趙陽趙晴在那裡已經先擺好了所有人的餐具。孟晨逸吃過了午飯,看著他們吃。其他人問起寧雲夕他們一家三口的事。孟晨逸透露出了自己大哥大嫂先要帶磊磊去看北師大的幼兒園。

一聽說是北師大的幼兒園,傅玉搶著說話發表意見:「磊磊要去上北師大的幼兒園嗎?那是名校啊!」

「你怎麼知道?」趙陽問這個始終嘰嘰喳喳的女孩子。

「我媽,她打聽過了。」傅玉說,「她什麼都打聽過了,哪個幼兒園好,哪個小學好哪個中學好哪個大學好。她通通都找人打聽過了。」

文文媽媽打聽小學中學可以理解,畢竟文文和傅玉念的小學和中學,可為什麼打聽幼兒園。 「我媽說,我要結婚生孩子了,不過幾年的事情。這會兒不先打聽好消息鎖定好學校,到時候孩子上學怎麼辦。當然是要讓孩子從一開始上最好的學校了。」

趙陽和趙晴聽著文文媽媽的言論,兩人縮了縮肩頭:感覺這些人的世界真難懂。他們出身農村,不一樣考上了好大學?

「能一樣嗎?」傅玉說,「如果我從一開始上好的幼兒園,我媽說我現在肯定不止上這個大學,要上國際名校了。」

重生之都市仙尊 桌上一幫人:……文文媽媽的說法太誇張了。

「我也說我媽誇張,我媽說等我當了媽就懂了。」傅玉說,「所以我回頭要告訴我媽磊磊要上名校幼兒園了。估計我媽會說,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磊磊是寧老師的兒子。磊磊不上名校才奇怪了。」

孟晨逸想著自己大哥大嫂卻是對兒子是否上名校很猶豫的,道:「磊磊不一定去北師大的幼兒園。」

「不去去哪兒?」

「可能去北海幼兒園或是我們家——」

孟晨逸沒有把話完全說完,對面傅玉又一聲驚叫聲:「北海幼兒園。我媽最想讓我們去上的幼兒園。結果我爸說我媽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為什麼?」趙陽趙晴想不明白孩子上一個幼兒園竟然要那麼緊張的。

「廢話啊。一個幼兒園才招多少孩子。」

傅玉這一說,確實是其他人沒有想到的一個現實數據。由於幼兒園教育的特殊性,是很難像小學中學一樣一個班收了將近六七十名學生上課的。所以,一個小學的學生數量可以相當於十幾個幼兒園的學生數量。這樣一來,突出了幼兒園的稀缺性。只不過一般老百姓家庭,只想著孩子上幼兒園不是讀書,相當於托兒那樣,沒覺得幼兒園重要,義務教育裡頭不包含幼兒園。

像在農村,很多孩子根本沒有上過幼兒園。

「我媽說,幼兒教育在國外非常重要的。看看人家皇室的皇妃,以前都是幼兒教師,對自己的兒子一樣從幼兒教育都很重視。」

傅玉說的這一堆,連學霸孟晨逸都表示沉默了。只能說他們在這個年紀,尚未變成父母,所以不太能理解文文媽媽她們那種媽媽的焦慮症。

這邊幾個人在說話。孟晨熙只看著自己碗里的菜。林尚賢用筷子給她碗里塞了很多青菜和蛋白質:「吃,要吃多點。」

傅玉發現了,沖她瞟過去一個妒忌的眼神,恨不得是自己受傷。

孟晨熙向傅玉翻個白眼:要換就換。

他突然這樣對她好,她感到很不習慣。

話說孟晨浩帶媳婦兒子吃完午飯出門。因為去看幼兒園得提早趕幾個地方。

磊磊這個娃習慣吃完午飯要睡覺,小手抱住媽媽的脖子打盹兒。

到了車上,這娃直接躺在了後車座上呼呼呼打呼嚕了。

寧雲夕拿自己的衣服給兒子披著。

孟晨浩沉穩地抓著方向盤。

車開到了北師大實驗幼兒園門口時,寧雲夕叫兒子起床。

磊磊翻個身:小爺要裝睡~ 「磊磊。」寧雲夕貼在兒子的小額頭上喊話。

聽見媽媽的聲音,磊磊閉緊一雙小眼皮。

「不下車,想一輩子留在車上?這是你爸部隊的車,不是爸爸媽媽的車。到時候被人趕下車,你覺得該怎麼辦?」

磊磊挪開了小眼皮,沖媽媽嘟嘟小嘴。

「媽媽沒有欺騙你。」寧雲夕沖兒子攤攤手。

磊磊只好從車後座上自己爬了起來,拿小手背揉著自己迷迷糊糊的小眼睛。寧雲夕掏出手帕給孩子擦擦臉,包括擦掉兒子眼角里的眼屎。

「要乾乾淨淨的,等會兒要見幼兒園的老師了。 世子很皮 你不想給老師留下不好的印象吧?」寧雲夕給兒子再整整衣服說。

磊磊的小手抓了下自己的鞋子。

「這個臟,你抓它幹嘛?」孟晨浩回頭見兒子這個動作,問道。

爸爸比媽媽的潔癖更嚴重,磊磊急忙縮回自己的小手,示意著:鞋頭臟。

其實三歲娃子一樣想給剛見面的人留下好印象的。

寧雲夕彎下腰拿紙給兒子的鞋頭擦擦:「好了,擦乾淨了。漂漂亮亮了,進到幼兒園裡,不用爸爸媽媽教,你都知道要叫老師是不是?」

磊磊對媽媽點點小頭:小爺很有禮貌的~

一家三口從車上下來。聽見車聲,之前有接到消息的朱園長帶著兩個老師從幼兒園裡走了出來迎接他們一家。

今天幼兒園裡休息,從幼兒園的校門口望進去,沒有一個小朋友在。

磊磊的小手抓住媽媽的手,看著幼兒園的園長和老師們,按照爸爸媽媽教的張開小嘴巴喊:「老師。」

「這孩子就是乖。」朱園長和兩個老師沖娃子笑,「快進來看看吧,磊磊。」

說著,其中一個女老師走上來想主動牽孩子的小手。

磊磊避開了,小手緊緊抓住媽媽的手不放。

「沒事沒事。孩子怕生很正常。不怕生我們老師還怕呢,怕他隨便被陌生人帶走了。」朱園長說。兩個老師跟著齊點頭。

感覺這裡的老師素質很好,非常懂得孩子方方面面的樣子。同為老師,寧雲夕當然知道老師最好是專業水平素質高,脾氣好。而現在看起來,朱園長和這裡的幼兒園老師都非常符合這些要求。說真的,她和丈夫的要求都不高,感覺是朱園長和老師們都已經超乎他們兩口子意料的好了。

問題是,兒子怎麼想的?

爸爸媽媽不挑剔,貌似不代表磊磊不挑剔。

幼兒園不是爸爸媽媽上的,是小爺上的。小爺有權利挑剔挑剔看是不是合適自己不是嗎?

對於兒子的這個承諾,孟晨浩和寧雲夕肯定記得。因此兩口子和朱園長說了之前和兒子溝通好的條件。朱園長聽說是要小朋友自己喜歡,連連點頭:「對,主要是小朋友自己喜歡為第一。你們的決定是正確的。讓他先看看這裡吧,他應該很快會喜歡上的。這裡有那麼多玩具,還有滑滑梯。」

可見朱園長和兩位幼兒園老師都是對自己幼兒園的硬體條件信心滿滿的。 論條件,他們北師大實驗幼兒園在首都真是數一數二的了,絕對沒有問題。至今為止,沒有一個小朋友來了這裡不喜歡上這裡的。

朱園長的話同樣給了寧雲夕和孟晨浩兩個人信心。帶著兒子開始在幼兒園裡溜達起來。

先走進了幼兒園裡的課室,這裡放滿了小娃子喜歡玩的各種玩具。

婚來孕轉 「磊磊玩積木嗎?」幼兒園老師將積木拿了出來。

那年代,一般老百姓家裡哪裡有玩具給孩子玩。幼兒園裡有幾塊積木可以讓那時候的孩子們樂上天。可是對於磊磊來說,由於有那個從未來穿越過來的苗心紅阿姨,給磊磊買的玩具都是與國外接軌最先進的。幼兒園裡這點積木塊,在磊磊的眼裡真不覺得是什麼。

看著老師拿出來的那籃子積木,寧雲夕和孟晨浩怎麼感覺比自己家裡的積木類型還少了些。當然,這兩口子不會說出來,只能在心裡想著:兒子大概看不上眼。

果然,磊磊連伸出小手拿積木塊的積極性都沒有,小腦袋轉了轉,小眸子向四周看一圈。

幼兒園裡除了積木,有畫筆。幼兒園老師看孩子對積木不感興趣,把畫筆拿了出來。同樣是,那年代一般家庭不見得會給小娃子買畫筆的。也只有寧雲夕這樣從未來過來的,會給幼小的兒子買畫筆。磊磊看著畫筆,獃獃的小臉蛋一動不動的。

孟晨浩和寧雲夕都可以想象到兒子的心理活動:這畫筆,人家用過的,家裡有爸爸新買的。

拿了幾件玩具都沒有辦法引誘到孩子時,朱園長和兩個幼兒園老師分明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棘手。寧雲夕只能對老師承認著:「家裡有很多親朋好友給他買玩具。」

「小朋友家裡玩具多,確實是——」朱園長言外之意沒有往下說。話說回來,幼兒園吸引小朋友的地方肯定不止有玩具。

在朱園長的示意下,一個幼兒園老師上前對娃子主動示意:「老師帶你唱歌跳舞好不好?」

這個年紀的娃子大多數對音樂有種天生的迷戀感,對音樂的敏感度比成人高,聽到音樂會很嗨皮。寧雲夕和孟晨浩想到了兒子學電視里跳迪斯科,然後隱隱約約心裡頭又有些不妙的預感了。

幼兒園老師拍拍手唱起了《小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磊磊的小手抓緊了媽媽的衣擺,搖搖小腦袋。

娃子這個動作讓幾個老師一愣,這個娃子難道是屬於少數派那些不喜歡音樂的小朋友?

磊磊沖媽媽張開小嘴巴說:「小姑姑。」

幼兒園老師唱的其實並不是不好,問題是他們家裡有個孟晨橙那個小丫頭。孟晨橙那把小嗓子被人號稱是未經雕琢的原石,不用人教唱起歌來宛如天籟。誰聽了都得陶醉迷住。從小聽小姑姑唱歌的磊磊,視聽享受已經被小姑姑那個水平帶高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