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霍錚的停頓,讓傭人有片刻的不自在,她連忙說道,「這是莉莉小姐讓我們給少將大人準備的。」

莉莉小姐說過,絕對不能讓霍錚知道夏冉冉的存在。

「哦,那有勞了。」

現在,並不是他的飯點。

那些傭人應該早就知道的,不應該這個時候給他送飯。

不過,霍錚沒有拆穿對方的謊話。

他在這裡,也呆不了幾天。

他很明顯感覺到這裡的主人,是善意的。

也許救他攙著一些私人的利益理由,可至少,大方向是善意的。

霍錚從來不介意別人從他身上挖剩餘價值。 看著賀易生強撐著不倒下的模樣,伽瑪的心卻不知為何舒暢了不少。

只是,光是這樣,還不夠呢。

她想要看到更多,更多賀易生崩潰的畫面。

說實話,她是嫉妒的,嫉妒真正的宋唯晴,竟然有一個如此深愛著她的人。

哪怕後面所有人都認為宋唯晴變了,也只有他,一直守著她,念著她的好。

伽瑪現在還記得她墜海的時候,賀易生不顧一切跳海救她。。

這樣的深情,她當然要讓賀易生知道宋唯晴的感情。

只是這個感情對現在的賀易生來說,可能是壓垮他的重力。

他深愛的女人,其實也同樣愛著他,而不是他以為的那樣,深愛著別的男人,這是何等的讓人興奮和激動。

只是,這人,卻早就死了。

之前是求而不得,現在是天人永隔。

哪一個,才是最傷人的呢?

宋唯晴繼續道,「什麼時候?她失蹤的那兩年,不是假死,而是,真的死了。」

真正的宋唯晴死了,他們找回來的,只是她這個假裝的冒牌貨。

「她死得還真夠凄慘的,卻沒人知道,她可是心心念念喊的都是你的名字,你卻沒能救她。」

「那也是,你也是現在才知道她死了。怎麼樣,你愛的人,其實也是愛著你的,這種相愛的滋味,如恆餓?」

她失蹤的那段日子?六年前?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

她也愛著他嗎?

腦海里倏然浮現起他們那最後的一次見面,星空底下,他說過,要拿下諾貝爾醫學獎,到時候,把獎盃送給她。

他沒有說出他的感情,他只是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給她,用自己的雙手賺回來的榮耀。

當時,她只是說,「那就試試看。」

他以為,那是拒絕,從沒想過,那會是個希望。

那個時候,她是相信他,想等他的吧。

他示愛過那麼多次,唯獨最後一次,沒有開口,卻沒想到,那會是最後一別。

一時之間,賀易生承受不住這個事實。

「噗。」

一口獻血噴了出來,喉嚨火辣辣的,胸膛一股苦悶。

好像伴隨著這口血,渾身所有的力氣都被抽走。

賀易生整個人頹廢了起來,那挺直的腰板此時彎了下來。

「看來,你還真夠開心的。」

「其實,我早就想告訴你。」

每一次看到他用那樣溫柔寵溺的眼神看著她的時候,伽瑪就想撕裂他那張溫柔的臉,想要看著他徹底崩潰。

什麼愛情,什麼感情,她要所有嚮往這東西的人,都陷入絕望的深淵。

「很想見她最後一面對不對,沒關係,我早就為你備好了。」

伽瑪掏出手機,輸入密碼,掏出裡面幾張隱藏的照片,手機直接甩給他,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屏幕依然亮著,能夠看清楚裡面的照片。

那是一張被炸灰的屍體,她的半張臉已經徹底毀掉,身體更是被烤得一片焦黑。

完整的,只有半張臉。

這半張臉,正是宋唯晴的臉。

「我還有DNA報告呢,所以,別懷疑。」

「這個時候,騙你沒任何的意義。」 「只是,小姐明明也是關心那人的啊。」

「不然那個晚上,怎麼會去看他呢?」

小助理聲音很小,她知道,夏冉冉不想讓別人聽到。

夏冉冉沒有想到那個晚上的事情竟然有人看到,她看向小助理的眼神,有點冷。

小助理連忙開口,「小姐你可以放心,這件事我從來沒有說過任何人聽。」

「小姐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以後都不會提的。」

「只是,這太委屈小姐了。」

明明救人的是夏冉冉,而且,救下的人可是霍錚啊,華國的霍家。

功勞沒了也就算了,可夏冉冉明明關心霍錚,卻連霍錚的一句話都不敢提。

雖說知道夏冉冉在這裡的處境不好,過得很艱難,可是,如果跟霍錚見面,豈不是一切都會變好了嗎?

正是心疼夏冉冉,小助理才開口的。

跟了夏冉冉一段時間,她還是很喜歡夏冉冉的性格的。

夏冉冉在這裡,顯得特別的真。

她是一個擁有真正人格的人,與他們其他人都不一樣,所以,小助理才會這樣喜歡她。

夏冉冉渾身氣息都冷了下來,她在怪自己。

明知道那樣的情況,就不應該過去的。

果然,世界上沒有密不透風的牆。

她拍了拍小助理的肩膀,「活著,就已經很足夠。」

「沒有什麼委屈不委屈的。」

「我不想讓你提這些,只是不想讓你見到更加醜陋的人生而已。」

「有時候,難得糊塗。」

小助理聽明白夏冉冉的話了,她臉色瞬間變白。

萌,是那一雙獸耳的心動 她不是沒有見過莉莉小姐對付人,那折磨人的畫面,她可是做了很久的噩夢呢。

「我知道小姐對我好,以後,絕對不會再提了。」

「小姐餓了,我去給小姐拿吃的。」

「再也不會抱怨了。」

「就算其他人服侍得不好,那我親自來服侍小姐。」

「謝謝。」

夏冉冉知道小助理已經聽進去了。

小助理離開后,夏冉冉打開了電視機。

電視機里正播放著娛樂頻道,正在採訪剛剛拿下新代言的「夏冉冉」。

看著裡面那張熟悉的臉,夏冉冉的心猛然揪成一團。

這,明明是她的人生。

可真正的她,卻只能坐在電視機前看著對方。

真是可笑!

都這樣了,自己竟然還不夠謹慎,還任意妄為,真是作死到了極致。

她現在的新生,就要跟以前撇清一切的關係。

以前的人,以前的事,全都撇清。

霍錚的事情,與她無關。

他的生死,以後都是他的造化。

而她,有著更加難走的路。

這條路上,她需要獨自一人。

這次,再也不能連累任何人。

她所失去的一切,都要親自要回來。

強寵契約甜妻 寡情淡泊,那才是她所需要的。

「夏冉冉,你不能對任何人好,也不要對任何人好。」

「不然看著他們死,你會受不了的。」

「不想連累更多人,就不要對他們好。」

她總是忘記這個,讓身邊的人也跟著她一起受罪。

剛才,她對小助理說得太多了,那些明明不應該說的話,全都說了。 小助理是這裡的人,她不能對她給予任何的感情的。

然而小助理剛才的話卻提醒了她,那天晚上她去看霍錚的事情,不知道還有沒有被其他人看到。

這種情況下,她需要更多的表現出她的價值。

只要有價值,這件事才會被蓋過去。

華國,她離開得太久了,也是時候回去了。

另一邊,花圃前,宋唯晴坐在輪椅上,曬著太陽,看著來回的軍人似乎在焦急地辦什麼事。

她問了一些人,卻被忽悠了,沒人告訴她情況。

自從霍錚失蹤后,那搜索的行動便聲勢浩蕩,卻一直都沒有回信。

他們一直沒能找到霍錚的人,宋唯晴也就放心了下來。

可現在見狀,她那放鬆下來的心便忍不住又提了起來。

有什麼辦法,能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就在宋唯晴想得入神之際,腿上倏然一股溫暖蓋了上來。

「現在起風了,還不進去?」

宋唯晴一個抬頭,看到賀易生那清俊的臉,她輕笑道,「他們好像在忙,我便在這裡再呆一下。」

「風景不錯,多看幾眼也是好的。」

總裁婚不可測 賀易生聞言,臉上的笑意更深了,「這樣的風景,你喜歡?」

女將軍現代生活錄 「你向來不是喜歡小村小河的么,現在倒是更加有大志了。城市的確比山村要好一些。」

「嗯,各有各的好。」

宋唯晴淺笑,什麼都沒有追問。

「這裡風大,我帶你上去吧,他們現在應該沒有時間了。」

見賀易生肯主動提起,宋唯晴便追問道,「為什麼?」

「他們好像真的很忙。」

賀易生對宋唯晴似乎沒有任何的隱瞞,他說道,「好像有霍錚的消息了。」

「霍錚的消息?」

宋唯晴聲音不僅加大了幾分,握著輪椅扶手的手更加用力,手指都變得沒有血色。

片刻后,她發現自己的聲音有點奇怪,便整理一下,繼續道,「霍錚他沒事吧?」

「暫時不知道。」

賀易生深深地看了宋唯晴一眼,宋唯晴陷入沉思當中,沒有留意到。

找到的是霍錚的屍體吧?

她那些毒藥,人不可能還活著的。

可如果霍錚真的那樣命大,那她豈不是暴露了?

不行,這個時候,她絕對不能暴露的。

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了。

「希望霍錚沒事。」

「這什麼時候才有消息回來?」

這對宋唯晴來說很重要,可是她最關鍵的時間呢。

賀易生幾乎是宋唯晴問的問題,他全都回答了,沒有一個是另外的。

「最晚也是今晚。」

「不過情況很難說,現在我也說不定。」

「怎麼?你好像很在意的樣子。」

宋唯晴僵硬地笑了笑,「嗯,畢竟是我害了霍錚。」

「他能夠沒事就最好了。」

「易生,我有點冷,我們快點回去吧。」

宋唯晴不能再休閑地呆在這裡了,她現在幾乎沒有時間了。

賀易生把宋唯晴送回病房,看著她關上了門。

眼鏡片後面的眼睛,閃過一絲隱晦,那個感情,十分的複雜,讓人看著莫名的感到心酸。 霍錚是死,那就最好,可若是他活著,那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