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這副泰然自若的樣子,才讓雷吼安下心來。

「何止是厲害!

這上面的火焰比火麟龍的本命獸火溫度還要高十倍!

一旦被碰到,哪怕是元嬰後期修士的肉身,也要直接化為灰燼!」雷吼道。

「哦?有那麼厲害?」

卻見鹿一凡淡淡一笑,取出一件樸實無華的鱗甲,穿戴在了身上。

「那不知道,比起我這件東海龍王送的龍鱗戰甲如何?」

滕青山見鹿一凡竟也穿上了一件鱗甲,不禁哈哈大笑道:「小雜種,你以為本少主的鱗甲是你那阿貓阿狗身上取下來的鱗片做的破甲就能比的嗎?」

當即,滕青山掐動法訣,雙手並在胸前。

剎那間,自那火麟龍就之上,竟生出十條來回竄騰怒吼的火龍!

登時,整個數十米方圓的大廳,淪為了火焰煉獄,火龍縱橫,焚盡一切可焚燒的物體!

「能被本少的火麟龍甲燒死,你也不算冤!

去吧!」

隨著滕青山一聲落下,十條火龍不斷旋轉,攪合,如同麻花一般,並成了一條巨大的火焰長龍!

那火焰長龍所過之處,大地都被燒成了岩漿!

空氣都被燒出了焦味!

即使遠在幾十米外,雷吼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都要被烤的焦了!

然而鹿一凡卻依然坐在沙發之上,端起一杯茶水,完全沒有要躲避的樣子。

宮紫苑早已嚇得把頭埋在鹿一凡的懷裡,身體抖如篩糠。

在那火龍即將接觸鹿一凡之時,雷吼竟像個小女孩一樣,害怕的捂住了眼睛。

他怕看到鹿一凡被燒成焦炭的樣子!

因為在鹿一凡之後,就輪到他雷吼了。

「無聊。」

鹿一凡輕笑一聲,不屑的笑了笑。

只見虛空中,一條比那巨大火龍體積大十倍的水龍自他那樸實無華的戰甲之上,徒然生出!

那水龍一張巨口,生生將那十條火龍攪合在一起的火焰吞噬一空!

作為東海之主的敖廣製成的戰甲,豈能連區區獸火都抵擋不住?

那水龍一出,十條火龍慘叫連連,不到三秒鐘便消失殆盡!

「你……你這法寶竟有滅火之能?」

滕青山尖叫一聲,滿眼難以置信!

「你這等小火往我這等控火大師身上放,止增笑耳!

只要我願意,哪怕我不穿這身鱗甲,你這火焰都傷不了我一分一毫!「鹿一凡收回龍鱗戰甲,依舊坐在沙發上,紋絲不動。

「我還是那句話,過來磕頭領死,我可以饒你萬獸門其他門徒一命。

如若執迷不悟,我殺你全家,滅你滿門!」

滕青山聞言,眼中怒的都要充血了!

他縱橫江南,殺戮天下,何時受到過這等屈辱?

本來滕青山還想與這鹿一凡講和的念頭,也被拋到腦後。

他噴出一口心頭熱血在這火麟龍甲之上。

大片大片的鮮血進入火麟龍甲之內,竟讓附著在上面的火焰變成了鮮艷的火紅色,溫度也更加恐怖了!

「血祭?」

鹿一凡不禁啞然失笑。

若是換做其他法寶,這元嬰大圓滿修士的血祭,他還會忌憚三分。

可惜,滕青山偏偏用的就是火焰法寶!

前些日子他在觀音菩薩那,利用六耳獼猴的心火修鍊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

六耳獼猴的心火有多可怕?

莫說是滕青山這頭不到一百歲的火麟龍製成的龍甲了。

便是千年的火麟龍甲,也難敵六耳獼猴心火半分!

「不錯!能夠逼我利用血祭來殺你,你應該夠驕傲的了!

今日,我必定將你斬殺在此!」

娛樂圈餐飲指南 滕青山慘然一笑,臉色愈發暗淡。

這血祭直接抽幹了他體內一半的血液,無論殺不殺的了鹿一凡,他都要重傷兩年才能恢復過來。

宮紫苑臉色大變。

血祭之威,只要是個修真者都會知道。

更何況是元嬰期大圓滿的修真者?

宮紫苑尖叫道:「主人,你快逃!我與雷吼攔住這瘋子!」

雷吼心中把宮紫苑十八代祖宗都罵一遍了!

孕娘子:五夫尋香 你大爺的!

你找死,幹嘛拉上我來墊背?

但是雷吼只能面帶絕望的說道:「主母說得對,主人你修為高強還有一絲逃跑的希望。

我倆修為低微,就只能與他拼了!」

「想逃?遲了!!!」

滕青山狀若癲狂,催動出一條血色火龍吼叫著襲擊向了鹿一凡。

這血色火龍體積之大,竟絲毫不在剛剛那條水龍之下!

只見鹿一凡負手而站,眼眸低垂,淡淡道:「罷了,這場鬧劇,就此結束吧!」

腹黑寶寶賊媽咪 言罷,鹿一凡的眼睛猛的一睜,對著滕青山道:「滕青山,你可敢看著我的眼睛?」

「有何不敢?」滕青山輕蔑的一笑道。

但是很快,他的笑容便僵在了臉上。

只見鹿一凡的瞳孔之內,出現了兩團逐漸燃燒的墨色火焰!

(本章完) 鹿一凡眼一眨!

兩團墨色的小火苗從其瞳孔之內噴射出去!

每隔一毫秒,這墨色火苗便詭異的在虛空中消失一次,而後再詭異的在遠處出現。

而每次出現,這團火焰便漲大無數倍!

那小火苗一開始只有葡萄籽大小,但消失出現十幾次后,迅速壯大,熊熊燃燒,最後席捲八荒,吞食天地!

「心火魔瞳出!閉眼天堂,睜眼地獄,一眼焚蒼穹!」鹿一凡淡淡道。

本來那少主感覺自己勝券在握,但見到那一大團如海水漲潮一般,瘋狂席捲而來的墨色火焰,表情卻如同見了鬼一般!

那數十米長的血色火焰長龍,在這兩團席捲八荒的,吞食天地的火焰面前,顯得是那般的渺小!

幾乎剛與之接觸,就立刻被吞沒併入其中!

那兩團墨色火焰將周圍的天都燒的宛如惡夜,漆黑無比!

那團被血祭出的血色火焰長龍被吞入其中后,隨之滕青山身上的火麟龍甲也瓦解,凋零。

滕青山只感覺自己面前好似撲來了一大團熾熱的烏雲!

那烏雲之內,鬼哭狼嚎,幽魂叢生!

他之前殺過的那些或是肢體破碎,或是滿身焦炭的死者,全都在其中痛苦的向滕青山招手!

心火魔瞳,不但可焚盡萬物,更是附帶迷幻效果,能讓人看到心中最恐懼的事物。

「這……這……」

雷吼呆若木雞,嘴中結巴著說不出話來了。

那火麟龍甲可是萬獸門的鎮門之寶!!!

哪怕是比滕青山實力略高一籌的元嬰期修士,那也得鬥上一兩天!

而鹿一凡呢?

眼睛一瞪!

血龍湮滅,鱗甲凋零!

這是何等逆天的能耐!

尤其是那從眼中噴出的墨色火焰,簡直像是地獄出來的無量業火!

他甚至在那火焰之中看到了惡鬼幻象!

「虧我之前還想著跟主人打!我這點小小的御雷術,在主人面前簡直就是班門弄斧。」

雷洪一想到鹿一凡剛出現時,自己還各種嘲笑戲弄他,就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而宮紫苑整個人都看呆了!

如果說滕青山釋放出的火焰,還是凡人能夠理解的層次。

那鹿一凡所釋放出的火焰,對於宮紫苑而言,簡直如仙如神!

他的雙眼與傳說中的孫悟空的火眼金睛簡直一模一樣!

「這是我的主人……是好幾個夜晚都與我瘋狂纏綿的男人!」

宮紫苑激動的這般想著,下面早已如同海水一般瘋狂的泛濫了起來。

這鹿一凡的絕世美顏與如神如仙一般的實力已然將宮紫苑從肉身到靈魂完全折服了!

連元嬰大圓滿修士外加逆天火系法寶都不是鹿一凡一瞪眼之敵,那這江海省,乃至整個江南地區,又還有誰敢惹她?

只怕是萬獸門也要退讓三分吧!

鹿一凡眼眸低垂,瞳孔中依然燃燒著墨色火焰,如同從地獄走出的惡鬼,定定的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的背後一片發涼,就像結冰了一般。

在他的面前,無論是房屋也好,傢具也好,建築也罷,全都被那席捲而來的墨色火焰燒的變成了漫天飛舞的灰燼雪花!

滕青山知道,自己恐怕不是鹿一凡的一合之將。

他不愧是名震一方的梟雄,立刻說道:「且慢!這位仁兄,且聽我一言!」

「這次是我錯了,我不該覬覦仁兄你的女人!

只要你饒我一命,我向你承諾,在十日之內,我會給你送來一百位姿色與修為不亞於宮紫苑的美女來!

你與我萬獸門無冤無仇,又何苦結下這等仇怨?」

鹿一凡站在原地不動,在聽到「一百位姿色與修為不亞於宮紫苑的美女」時,似乎是略有興趣的微微睜開了些眼睛,墨色的火焰也漸漸熄滅了。

滕青山見狀心中冷笑不已。

果然是年輕啊!

這種鬼話都信!

等老子回去,找我父親出手,定然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滕青山繼續道:「更何況,我萬獸門可是有兩名元嬰期大圓滿太上長老,十名元嬰期長老。

而我父親,也就是萬獸門的門主更是嬰變期的大能!

其座下更是有一頭同樣修為的陰龍作為本命靈獸!

我想一凡兄你作為江東之主,一定會橫樑這其中的利弊吧?」

鹿一凡眉毛一挑,冷笑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滕青山似乎恢復了之前的傲然之色,侃侃而談道:「並非威脅,而是實話實說。

所謂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你只要饒我一命,我今天便與你結拜為兄弟,認下你這個弟弟。

弟弟,都是現代社會了,我們又何必為了一件破衣服,而去干截肢這種蠢事呢?」

眼見鹿一凡有猶豫之色,滕青山立刻添油加醋道:「更何況,我萬獸門掌控靈獸的術法天下第一!

你也許不怕,可你的家人呢?

你的同學呢?

你的女朋友們呢?

他們難道一個個的也都能跟你一樣不怕我萬獸門的報復?」

「是啊主人,我看還是算了。

萬獸門底蘊深厚,擁有三千小世界的獸王谷,遠非我等凡俗散修能比啊!」

雷吼聞言,身體一顫,趕緊開口說道。

他附屬萬獸門已經幾十年了,對於萬獸門和門主騰武的恐懼,早已深深刻入骨髓。

宮紫苑也壓下心中的對萬獸門的怨恨,理性的分析道:「主人,答應他吧!

一百名金丹期的美女夠您享用好久了!

即使您不享用,我也有信心將她們調教成最強的殺手!

到時候,我們血煞的實力將大增!

不要因為我,而丟失了這麼一次擴充實力的機會。」

就連鹿一凡的女人都在勸他認下滕青山這個兄弟。

滕青山暗暗冷笑。

看來萬獸門的赫赫威名,在凡俗還是很管用的!

自己的性命總算是保住了。

「等我回去就先抓了你和宮紫苑,當著你鹿一凡的面,讓一百頭靈獸糟蹋的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