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好就好。」顧邵霆看了眼時間,又問:「午飯吃了沒?我現在正好在外面呢,你想吃什麼,我給你送去。」

「中午和媽包了餃子,還沒煮呢。」簡依然撒著嬌的對他說:「我都想你了,不如你過來接我,咱倆出去吃吧。」

「那帶著伯母一起吧。」顧邵霆提議說。

簡依然卻說:「你的好意你伯母心領了,只是我想單獨和你在一起一會兒不好嗎?下午你又要忙工作,就不能陪我了,人家想和你有個二人世界的時間啊。」

顧邵霆輕笑出聲,「今天怎麼了?嬌氣十足。」

「喜歡嗎?」簡依然抿嘴笑著問,「覺得你會喜歡我這樣。」

顧邵霆說:「做你自己就好。」說這話的時候,他車子拐了個彎,對簡依然說:「你現在收拾一下下樓吧,我快要到了。」

「嗯,等下見。」簡依然高興的掛了電話。

打開衣櫃,挑了一套素雅的衣服換上,又化了淡妝,看上去清雅的很。她沖著鏡子里的自己彎了彎嘴角,想著剛才顧震給自己打來電話說的話,心情不免有些喪氣。並不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好,她猜想,他肯定心裡是有了什麼想法。

呵,莫雨晴!

簡依然能想到的,只有這個了。黏著邵霆不放,背著自己誰知道又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以致叫邵霆對自己有了動搖。她不能放鬆,為了邵霆,她已放棄了家裡的公司,她不能雞飛蛋打!

和簡母說了一聲,簡依然出了家門,小區門口,顧邵霆的車已經停在了那裡。

上了車,她邊拉過安全帶,邊問:「到很久了嗎?」

話音落下,眼前卻是一黑,顧邵霆已探過身來,雙手捧著她的臉,在她唇上重重的親了一下!

「你幹嘛?」簡依然壓住內心的喜悅,吃驚的問。

顧邵霆歪嘴笑,「想你了,親一口!」

簡依然臉紅紅的,心裡像是吃了蜜一般,有點不好意思的輕捂上嘴。

「我看看臉。」顧邵霆探過頭來看,「臉上的小傷疤,有抹藥膏吧?」

「嗯,袁澤給拿的葯很好用。」簡依然說。

顧邵霆啟動車子,駛上了路。

「想吃什麼?」顧邵霆看著路兩邊的飯店,碎碎念的說:「你臉還沒有好,海鮮就不要吃了。烤肉火鍋這些容易上火的也別想了。嗯,吃點清淡的吧。」

簡依然說:「那就吃餃子去吧。最近兩天我就饞餃子,這今天在家包完也沒吃上,你補償給我吧。」

「好,補償你。」顧邵霆笑呵呵的說:「有沒有特別指定餃子店啊?」

「那就去春喜吃吧。」簡依然指著路說:「咱們以前總去吃的,你也喜歡。」

正值中午,店裡的人不少,來了一撥又一撥。

顧邵霆和簡依然到店的時候,正好有一桌人吃完離開,倆人坐下後點了三盤三樣餡的餃子和兩樣小菜。

「昨晚你幾點到家的啊?我後來等你信息報個平安都睡著了,也沒等來你的簡訊。」簡依然不在意的問,往碗里倒了一碗餃子湯。

顧邵霆說:「昨晚回去的路上,景言叫我去他家喝酒。後來就忘了。」

簡依然神色一動,「大晚上的怎麼叫你去喝酒?他怎麼了?」

「沒怎麼,閑的唄。」顧邵霆一語帶過。

「我聽說……」簡依然抬起眼看了他一下,復又低下,輕聲的說:「我聽說,莫雨晴在紀景言家住呢。」

「你聽誰說的?」顧邵霆淡淡的反問了一句。

簡依然看他,「反正就是聽說的,你別管了,你就說是不是吧?」

「是。」顧邵霆略有不快的說:「她住哪和我有關係嗎?我並沒有看到她,早上起來我就走了。」

簡依然見他沉下的臉,不安的問:「邵霆,你生氣了?」

「沒有,你問一下也是正常的。」顧邵霆朝她笑了一下。

突然,有人又進店來了,顧邵霆下意識的轉頭去看,卻是愣了一下,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莫雨晴和段承軒還有傾城。

段承軒也看到了顧邵霆,招了下手,小聲的問莫雨晴:「過去沒關係吧?」

莫雨晴看到店裡沒有空桌,遂輕點頭說:「沒事,吃飯是大。」

三人走了過去,段承軒笑著說:「這麼巧,帶依然來吃餃子來了?」說完,又四顧看了一眼,拉開了一張椅子,說:「沒空桌了,那正好咱們就拼個桌吧。」

六人桌,坐這幾個人正好。

簡依然本來坐在顧邵霆的對面,這時坐到了他身邊。他們三個人正好坐在對面,莫雨晴居中。

「承軒,你們三個怎麼碰到一起了?」簡依然問這話,又看向傾城,好奇的問:「傾城這是出院了嗎?」

還沒等承軒說話,傾城卻先興沖沖的說:「雨晴要去我家住了,和我在一起!」 簡依然聽了,驚詫的看向莫雨晴和段承軒,眼睛在倆人之間來回,訥訥的問:「你們倆……」

顧邵霆坐在那裡不動聲色的看著倆人,可心裡卻……他也形容不好那種感覺。

莫雨晴毫不客氣的白了簡依然一眼,不耐的說:「什麼我們倆?你沒聽傾城說,我是去陪她的!」

簡依然也不是吃素的主兒,哼笑了一聲,陰陽怪氣的說:「話雖這麼說,可誰知道到底是去陪誰呢?」

「依然!」段承軒臉色不悅,「傾城現在的病,需要雨晴的陪伴才會好起來,你不知道不要亂說話。」

莫雨晴看了顧邵霆一眼,轉過了頭。

顧邵霆開口說:「依然誤會了,以為你們倆在一起了呢。」之後又回看了莫雨晴一眼。

服務員這時端來了餃子,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雨晴,是我們點的嗎?我想吃三鮮餡的。」傾城咬著筷子尖兒小聲的問。

莫雨晴把三鮮餡的放到她面前,說:「這盤是,吃吧。」

顧邵霆和段承軒坐對面,低聲的在聊著什麼。莫雨晴低頭吃著,心裡卻如面前醋瓶里的醋一樣,泛著濃濃的酸味。

突然,腳下被人一踩,力道不重,但也不輕。她一頓,抬起頭來皺眉去看,簡依然正挑釁的看著她。

「莫小姐,這是西芹肉餡的,你嘗嘗看,味道很清新。」簡依然裝模作樣的把一盤餃子推到她面前。

莫雨晴心裡冷笑,和我玩是嗎?老娘奉陪到底!

她嘴上淡淡的說著不怎麼愛吃的話,腳下一個翻轉,踩在了簡依然的鞋上,相比她的力道,只多不少。

簡依然忍著疼,不由自主的「嘶」了一聲。

帝心不在 身旁的顧邵霆轉過頭看她,好奇的問:「怎麼了?」

簡依然下面的腳用力的抽出來,強顏歡笑的說:「沒怎麼,莫小姐好像不小心踢到我一下,沒關係的。」

莫雨晴看她虛偽做作的樣子,又說著綠茶婊的話,心裡翻了個大白眼,很無奈的笑道,「簡小姐,我真的不得不說,你這是想向邵霆來展示你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嗎?你是想以此來告訴他什麼呢?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還真應該謝謝你呢。」

莫雨晴的話讓簡依然神色一變,立刻現出委屈的樣子來,說:「莫小姐,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你無意的踢到我,這本來就是事實,這麼一件很小的事,怎麼到你嘴裡就好像是我別有用心似得呢?我並沒有說謊啊。」

莫雨晴低頭夾餃子,對她的話嗤之以鼻,淡淡的說:「有沒有說謊你心裡清楚的很。如果你身邊人信任你的話,別人再怎麼說,他都會選擇相信你的,你也不用在我面前惺惺作態。」

顧邵霆眉頭微蹙,對莫雨晴說:「吃個飯也不消停,你能不要這麼聒噪嗎?」

「邵霆。」段承軒笑著說:「女孩子吃飯不就是這樣嗎?要麼拿著手機一頓亂拍,要麼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吵鬧鬧,習慣就好了。」

莫雨晴冷下臉來,低頭默默的吃著餃子,眼睛有些酸,卻努力的睜著,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的狼狽。

「雨晴,我吃好了。」傾城放下筷子,在她耳邊說:「我想去洗手間。」

「走吧。」莫雨晴放下筷子,挽著傾城的胳膊朝洗手間走去。

在外等傾城的時候,莫雨晴就看見顧邵霆從座位起來,也朝洗手間走了過來。在男廁門口,她一下攔住了他的路。

「幹什麼?」顧邵霆居高臨下的問。

莫雨晴站在他對面,仰著頭嚴肅的說:「剛才我並沒有去踢簡依然,她在撒謊!」

「然後呢?」顧邵霆手插在褲袋裡,似笑非笑的又問。

「沒有然後。」莫雨晴白了他一眼,「我告訴你只是想證明一下我自己,我並沒有撒謊。」

顧邵霆低頭看著她,臉上的倔強認真讓他的心頭莫名的一跳。他回過神來,扭頭輕咳一聲,說:「我聽景言和寧嘉說了一些我們之前的事。雖然你之前是我的女朋友,可現在我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所以以後,請不要來糾纏我,也不要再來向我證明什麼,我不感興趣!」

莫雨晴抬頭看著他的冰塊臉就來氣,張嘴剛要說什麼,傾城從裡面出來了,拉過她的手說:「雨晴,走吧。」

莫雨晴氣的胸口上下起伏,「不感興趣」四個字徹底的傷了她的心,她眯眸看著他,突然抬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小腿上,氣憤的說:「不說我踢人嗎?好啊,我就踢給你們看,你們兩個狗男女我一個都不放過,我全都踢了!」說完,氣沖沖的拉著傾城往回走。

這一腳的力氣不小,顧邵霆彎下腰揉了揉被踢的地方,又回頭看了一眼,氣的說不出話來,一瘸一拐的進了洗手間。

再回來,莫雨晴三人已經離開了,只剩簡依然在那裡低頭玩著手機。

「他們走了?」顧邵霆坐下,手又不自覺的揉了一下小腿。

簡依然鎖上鍵盤,應道:「嗯,承軒已經買過單了,我沒爭過他。」

「那咱也走吧。」顧邵霆和簡依然出了店。

上了車,簡依然有點迫不及待的對顧邵霆說:「邵霆,你剛才不會真相信莫小姐的話了吧?」

顧邵霆看著前方的路,笑了一聲,又轉頭看了簡依然一眼,好整以暇的問:「你就這麼不信任你的男朋友?」

「不是啊。」簡依然期期艾艾,「我剛才好像看到你和莫小姐在洗手間門口說什麼,我怕你被她誘導了。」

「我只選擇我相信的。」顧邵霆說完,停頓片刻又說道:「依然,莫雨晴她之前是我女朋友這事,我選擇相信。而現在和你在一起,我選擇相信我們有美好的未來。至於其他,我心裡不會計較,你也不用擔憂。」

簡依然心下一震,自然是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不計較?是說她之前騙過他的那些話吧?他是什麼時候知道的?他們都跟他說了什麼?不安的情緒在心底蔓延的越來越大。

「邵霆……」簡依然臉上有些難堪,硬著頭皮,顫巍巍的問道:「你都知道了些什麼?」 顧邵霆拉過她的手,安慰她說:「你不用緊張,我並沒有怪你的意思。你知道,我的命是你救的,我醒來后也只有你在我身邊,我的記憶里除了你,沒有別人。我只是希望以後你不要再做這些沒有自信的事了,對我有點信心,也對自己有信心。明白了嗎?」

「邵霆,你真的不怪我嗎?」簡依然詫異的問,「我對你的謊言,你真的不生氣嗎?」被他看穿,且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自己如小丑一般,這感覺讓她很窘迫。

顧邵霆只簡潔的說:「以後不要這樣了。」

簡依然低下頭,輕咬嘴唇,想了想,又問道:「那你對我到底是愛呢?還是感激?我不想你是為了報恩,才和我在一起的,這樣得來的愛情……」她咬咬牙,說:「我不稀罕!」

嘴上雖然是這樣說,可心裡是怎麼想的,再清楚不過了。他的愛,自己怎麼會不稀罕?不管怎麼得來的都好,只要不離開自己,她不在乎。這樣說,無非也是欲擒故縱罷了。

顧邵霆沉默幾秒,這幾秒,叫她度日如年。

「你……」簡依然擔憂的開口。

「以後也不要再問我這樣的問題了。」顧邵霆開口打斷了她的話,「依然,我對你有感恩,有喜歡,我覺得我們之間是愛情。」

簡依然看著他剛毅的側臉,他的話不浪漫,也沒有海誓山盟,可也算是肯定了他對自己的情感,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她嗔怒的哼了一聲:「都不會說些讓人感動的話嗎?一本正經的,一點都不浪漫。」

顧邵霆失笑,「我這話沒有讓你感動嗎?我說的很真誠啊。」

「算了吧。」簡依然一副認命的樣子說:「也不指望你能說出什麼感天動地的話來,一直都是高冷的不行,你能和我這麼說,我也知足了。」

「我以後會多多學習的。」顧邵霆說。

「這又不是能學來的東西,心到了,自然就會說出來了。」簡依然看著窗外,自言自語的嘀咕著說。

也不知道顧邵霆有沒有聽到,他臉色如常,繼續開車。

先送了簡依然回家,臨下車的時候,她對他說:「我這臉一個禮拜怎麼都會恢復好了,下周,挑一個好日子,我們再去結婚登記,你看好嗎?」

顧邵霆心內一怔,臉上卻是笑了笑,「好,日子你來選吧。」

簡依然見他答應,心裡高興的很,俯身過去,在他臉上吻了一下,下車了。

顧邵霆摸了摸被親的地方,有一瞬間的晃神,腦中不自禁的響起了莫雨晴來。他晃晃頭,驅車離開。

莫雨晴這邊和段承軒離開后,心情就一直很糟糕,坐在車上也是懨懨的。

「雨晴,在景言家有什麼行李嗎?如果不多的話,咱們就不去取了,缺什麼去超市買回來吧。這樣可以嗎?」段承軒從後視鏡中詢問著莫雨晴。

「我的東西都在顧家,也不能回去,就直接買了吧。」莫雨晴看著外面過往的街道,沒精打採的說。

段承軒又從後視鏡中看她,知道她也是因為看到顧邵霆和簡依然而心情不好,便想逗逗她開心,說:「等下去超市,想吃什麼承軒哥給你買。聽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吃巧克力會好些。」

說到巧克力,莫雨晴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顧邵陽,微微笑的說:「你和二哥一樣,以前二哥每次見到我的時候,都會給我一個巧克力。」

「他現在不在,去海城了,那這事就由我代勞了。」段承軒說。

「去海城了?」莫雨晴好奇的問:「他去海城幹什麼?」

位面之狩獵萬界 段承軒笑道:「夏芷兮要送她妹妹回海城,他怕夏芷兮回了海城不再回來,便也跟著一起去了。」

「哈?」莫雨晴失笑的說:「二哥不是吧?」說完,她又明白過來,芷兮的妹妹把簡依然打了,顧邵霆身為男朋友怎麼會善罷甘休?還是早點送走為妙。 鳳凰男狹路相逢 如果真有什麼事,二哥在場,也不能怎麼樣。

「承軒哥,你說,如果夏語兮不走,顧邵霆會怎麼對付她一個女孩子來給簡依然出氣?」莫雨晴似笑非笑的問。

「雨晴,沒發生的事,我們就不要去想,這是在自尋煩惱。」

莫雨晴嘆了一口氣,又想到剛才在洗手間門口顧邵霆說的話,憤恨的說:「還學會一怒衝冠為紅顏了!有能耐你一輩子都別恢復記憶,不然的話,看我怎麼整治你!」

傾城坐在身邊,看莫雨晴兇巴巴的樣子,懦懦的問:「雨晴,你生氣了嗎?」

「沒有啦!」莫雨晴又立刻笑出來,說:「和你哥聊天呢,沒生氣。」

三人逛了超市,雨晴買了生活用品以及換洗的內衣內褲,有段承軒在場,著實有些尷尬了。段承軒買了菜和肉,說要晚上親自下廚,給兩個小美女做頓豐盛的晚宴。

到了家,都已經三點多了。段家的傭人就一位,叫華姐,給莫雨晴介紹了一下,「這位是莫小姐,最近會在這陪著小姐住一陣。」

「莫小姐好。」華姐恭敬的打了一聲招呼。

莫雨晴親切的說:「華姐,你叫我雨晴就好。」

段承軒帶著她去了客房,之後又介紹了家裡的一切后,說:「我的房間就在你隔壁,有事可以隨時過來找我。」

「好,那傾城的房間呢?」莫雨晴好奇的問。

「在你的對面。」段承軒說。

華姐這時過來問道:「先生,現在做晚飯嗎?」

段承軒朝自己房間走去,邊脫下西裝外套說:「今晚晚餐我來做,食材都買好了,你去拿出來吧。」

「是。」華姐轉身離去。

莫雨晴也擼胳膊挽袖子,說:「我來給你打下手。」

「求之不得。」段承軒打趣道。

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廚房裡,倆人一起忙活著東西,邊聊著天,很有新婚小兩口的感覺,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和她近距離的接觸,這讓他心裡高興不已。

「呵。」段承軒看著鏡子里換上一身家居服的自己,自嘲的一笑說:「原來,愛情會讓人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

莫雨晴換了一套傾城的衣服,倆人身材差不多,穿著正合適。她把長發鬆松垮垮的盤了一個丸子頭,看上去像是個居家的小女人。

「傾城,晚上想吃什麼?」她回頭看著傾城笑著問。

傾城盤腿坐在床上,微仰著頭看她,突然說道:「雨晴,我喜歡你,你做我嫂子好不好?」 莫雨晴驚愣,沒想到她會說這話,失笑道:「傾城,你能不要我每次來你這住都要說這種話嚇我好不好?明知道就是當成兄妹,你還這樣說,你哥要是在這,多尷尬啊。」

傾城抿抿嘴,「你不喜歡我哥是嗎?好失望。」

「嗯?」莫雨晴茫然的看著她,「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呀?」

段承軒在外面敲門,打斷了兩人的談話。莫雨晴去開門,「我這就要下去呢。」

「傾城,晚上給你做個東坡肉好不好?」段承軒問。

傾城撇著嘴的問:「哥,你會做嗎?我印象中你可是不會做飯的呀。」

「不會做還不會學嗎?」段承軒傲嬌的揚了頭一下,「學做菜的APP哥可都是下好了的,我看了一下,很簡單。」

「段總,」莫雨晴在旁邊捂著嘴的笑說:「你太天真了,做飯可不簡單哦。」

傾城說:「好吧,你做什麼我就吃什麼吧,反正我愛吃的你都知道。不過,」她輕蔑的聳聳肩膀說:「我也是沒抱任何希望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