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們機會來了。」

王影笑了笑,看著下發正在朝著一個人急速追過去的怪獸,身影一動,緊跟上去。

「啊~為什麼追我、為什麼追我~」

被怪獸追擊的那人一邊跑一邊嘴裡叫個不停,他害怕了,一個人根本就不是先天境怪獸的對手,打不過,也休想跑的過。

「呼~」

怪獸的速度非常快,猶如影子,很快就追到了逃跑的那人,血盆大口一張開,帶著尖刺的嘴巴也是狠狠的刺了上去。

「完了,死定了~」

那人手中的武士刀都掉了,整個人瞬間陷入了絕望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全身湧現出水藍色光芒的身影激射的閃現過來,只見他手中的武士刀一揮舞,一道寒光閃過。

這頭鱷魚類怪獸瞬間一分為二,接著來人面帶微笑,手中的長刀耍出一道劍花,慢慢的插回劍鞘之中。

「呼~」

「得救了~」

竹下平助整個人攤到在地上,長長的鬆口氣,剛剛就差一點,他都已經感覺到怪獸的尾巴尖刺襲擊過來時產生的空氣壓迫感,讓人皮膚都彷彿要刺破了一般。

「眼前這個人是一個先天境的高手~」

「一刀就將這鱷甲獸給斬掉,這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絕對是先天境武者當中的高手,否則絕對做不到如此輕鬆,這鱷甲獸的鱗甲可是極其的堅硬。」

竹下平助看了看眼前的王影,腦海中回憶起剛剛的那一刀,整個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再看看王影的穿衣打扮。

「他來荒野之中竟然不穿作戰盔甲之類的,還有他手中的那把刀~」

竹下平助一下子就知道眼前這個人的不凡,實力肯定是極其的強大,有著足夠的自信,否則外出荒野狩獵,怎麼可能不穿作戰盔甲之類的東西。

宰殺完了一頭先天境的怪獸,似乎也顯得微不足道的一般,竟然馬上就去收集鱷甲獸身上的材料。

還沒有等他多想幾下,又是一道身影閃現過來,速度快到讓竹下平助整個人嚇的一跳。 王影看了看眼前這個日本人,嘴角帶著輕蔑的微笑,裝出一副高手的風範,根本就沒有和對方接觸的意思。

沒有辦法,不會日語,聽不懂對方說的話,一交流就立刻暴露了。

「嘿~你沒事吧?」

庄小幽閃現過來,看了看攤到在地上的竹下平助,笑著問道。

「沒事~多謝兩位前輩相救。」

竹下平助站立起來,整理一下自己的狼狽的衣服,接著非常恭敬的對兩人表示感謝。

「八嘎~你們三人不過才是一流武者,怎麼敢來獵殺這先天境的怪獸,簡直就是找死。」

庄小幽看了看一旁的鱷甲獸,接著罵道。

「嗨~前輩教訓的是,我們也是自大了,以為三人聯手能夠對付先天境的怪獸,誰想到先進的怪獸實力如此強大,村下君也死了。」

竹下平助被庄小幽這樣一說,連忙恭敬的點頭,不敢有絲毫的不滿。

「幫我們見怪獸的材料給收集好,趕緊回去。」

庄小幽點點頭,直接吩咐道。

「嗨~」

竹下平助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從自己的背包之中拿出工具,開始在鱷甲獸身上收集材料,鱷甲獸身上最值錢的材料自然是堅硬的鱗甲,可以用來製造鎧甲,另外鱷甲獸的尖刺和背部的筋也都有大作用。

逆劍狂神 竹下平助對這一切顯然是非常熟悉,幾下就將鱷甲獸身上值錢的材料收集好,裝在背包裡面,非常恭敬的遞給庄小幽。

「很好,我們正好要回去,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

庄小幽滿意的點點頭,想了想又問道。

「可以嗎?」

竹下平助一聽,頓時就忍不住興奮的問道。

「可以,不過你需要在前面替我們清理一些沒有什麼危險的怪獸。」

庄小幽點點頭說道。

「那太好了~前輩,東西我來背。」

竹下平助一聽,頓時高興的笑道,背起裝滿材料的背包,高高興興的在前面帶路了。

他知道眼前這兩人是高手,既然是高手那就有自己高手逼格,比如即便是獵殺了怪獸也不想自己去收集材料,讓竹下平助去收集材料。

走路回去,還要自己帶路,懶得去清理一些沒有什麼危險的怪獸之類的。

王影鼻孔朝天,一副天下我最牛的樣子,根本就不鳥竹下平助,這反而讓竹下平助覺得理所當然,小心翼翼的在前面帶路,生怕引起眼前這兩位高手的不滿,心裡也在尋思著,自己該如何套上這兩人的關係,向兩人請教武道修鍊的事情。

想要從一流武者修鍊到先天武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即便是修鍊到了先天境,沒有武道修鍊傳承和高手指點的話,也很難有所成就。

好不容易遇到兩個高手,竹下平助也是一邊帶路,一邊思考著該任何討好王影和庄小幽討好兩人。

一路無語,三人速度飛快的在荒野之中閃動,當走過一座山的時候,視野一下子變的開闊起來,一座直入雲霄的高大山脈出現在視野之中,赫然是日本最為著名的富士山,而日本人的基地市就是圍繞著整座高大的富士山修建的。

即便是離的挺遠的,王影都一下子能夠看到富士山腳下一段高大的城牆,和華夏的基地市差不多,這城牆也修建的非常高大,足足有上百米,非常的巍峨,猶如一個巨大圈將富士山給包圍住。

「兩位大人,我們離基地已經很近了~」

「這次多虧了兩位大人相救,還請兩位大人賞光到我家裡做客,讓我表示一番感謝~」

眼看著就要基地市,竹下平助也是非常恭敬的邀請王影和庄小幽到他家裡去做客,他要好好的招待兩人來表示感謝。

「是嘛,那就去你家坐一下。」

庄小幽這邊正愁沒有落腳地,沒有辦法打聽到消息,一聽竹下平助的話,想了想點點頭答應下來。

至於王影想了想,接著緩緩的點點頭,似乎有些不情願,不過最終還是答應了。

「太好了~感謝兩位前輩賞光~」

竹下平助連忙感謝,走起路來都更輕快了很多。

很快,一座龐大無比的城牆在視野之中不斷的放大,這城牆高大巍峨,上面布滿了各種各樣的火炮、武器,同時還有大量荷槍實彈的軍人駐守,也有腰間別著武士刀的武者坐鎮,顯然這日本人的基地市也是經常遭到怪獸的進攻。

「南門~」

當王影來到城門這裡的時候,王影竟然一眼就認出了城門上的漢字,頓時就想起了一句話,去日本基本上不用擔心迷路的事情,因為在日本到處都有漢字,隨便走都沒有問題。

城門口這裡人頭涌動,人非常多,一隊隊武者隊伍從荒野之中扛著自己的獵物往城內走去,當然也有很多人是看著屍體回來的,至於受傷的就更多了。

有說有笑、有悲傷有難過~

王影什麼都聽不懂,只能裝著一副高手的風範,頭高高的抬起,鼻孔朝天,一副天下我第一的樣子,走路的時候都走的虎虎生威,以至於周圍的日本人一個個都趕緊給王影讓路,生怕自己惹到了王影。

王影這沒有穿鎧甲就敢到荒野之中行動,而且看起來似乎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事情,目中無人、目空一切的態度,大家都知道這是高手,根本就無人敢惹。

更何況在王影的身邊,庄小幽隱隱之間釋放出自己強大的氣場,若有若無的元力波動讓周圍的人一個個臉色微微一變,同時跟著兩個人身後的竹下平助在這一帶可是小有名氣的人。

此時卻是卑躬屈膝的跟著後面,一副哈巴狗一般的模樣,背後背著的背包當中,一截鱷龜獸尾巴尖刺的地方露出來,讓人一看就知道這頭怪獸的可怕,而能夠獵殺這樣強大怪獸的高手,自然就更加厲害了。

進入到富士山基地市之後,龐大的建築群就出現在眼中,圍繞著山勢,用木頭建滿了房子。

離城牆越近的地方,房子就建的越密集,並且層數也越高,這裡聚集的人也越多,有點類似於江南基地市以前的貧民區。

這個區域的人口非常密集,生活的人非常多,不過一切秩序井然,也非常的乾淨,並沒有江南基地市原先棚戶區的髒亂差。

即便是這裡的男人和女人等等也都衣著乾淨,街道、房子等等更是打掃的一塵不染,在一處處空地的位置這裡,小孩子都排列的整整齊齊,手中拿著木刀在不斷劈開,練習武術。

這些小孩子看到王影、庄小幽等人的時候,一個個眼睛之中都閃著火辣辣的光芒,手中的木刀劈砍的時候都更加有力,顯然對武者是極為崇拜的。

「日本人如此的自律,又如此尚武,難怪他們能夠出如此多的高手~」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王影的眉毛都忍不住皺了皺。

想到自己以前在江南基地市東城棚戶區的時候,在對比一下眼前富士山基地市下的棚戶區,王影頓時就明白,日本人的可怕之處了。

極端的自律,又非常服從集體,非常團結,又充滿了狼性,這樣的民族實在是可怕。

單單是看到這裡,王影就知道日本這邊誕生如此多的高手並不意外,全民皆武、人人尚武,即便是小女孩都拿著木刀在哪裡認真的練習,出高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竹下平助沒有在貧民區這裡停留,他是一流武者,實力強大,自然不需要住貧民區,一直往上走,直到山腰間的區域。

在這個區域,一棟棟連在一起的聯排別墅就分佈的整整齊齊,規劃的非常有秩序,依山而建,到處還充滿了櫻花,櫻花盛開,草木茂盛之下,這些聯排別墅隱藏其中的時候根本就不引人注意。

很快,竹下平助就帶著兩人來到一棟別墅門前,門口幾個正在練習劍術的小孩子一看竹下平助立刻就高興的湧上來,同時別墅內的人似乎也聽到了聲音,很快十多個身穿和服,長相漂亮的日本女人就走了出來,非常恭敬站在門口,恭迎竹下平助回家。

「兩位前輩請~」

竹下平助非常恭敬的邀請王影和庄小幽進入自己的家,能夠邀請到兩人,顯得非常榮幸,同時也以極高的歡迎規格相待。

「歡迎大人光臨~」

王影什麼也聽不懂,鼻孔朝天,眼睛的餘光看著庄小幽,學著他大大咧咧的走到門口。

在門口的時候,立刻有日本女人上前非常細心的將王影的鞋子脫下來,給王影換上新的乾淨的鞋子。

等王影和庄小幽進去了,竹下平助這裡才進去,同樣換上鞋子,將自己武器、鎧甲還有背包之中的收穫等等全部交給自己的女人,然後交代一番,又趕緊過來陪王影和庄小幽,生怕自己有失禮的地方。

隨著竹下平助的回來,再加上有王影和庄小幽兩位貴客的到來,竹下平助的別墅都開忙碌起來,女人們忙著準備美酒美食,盡心的伺候,竹下平助則是不斷的招待王影和庄小幽。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m.五一同學聚會,更新要晚上了,並且五一期間更新都不穩定。

《元力的星空》今天更新比較晚 竹下平助的別墅內,王影、庄小幽跪坐在矮小的桌子面前,竹下平助的的老婆則是不斷的將一樣樣精緻的美食,還有美酒端上來。

每一樣分量都很少,但是做的非常精緻,大部分的海鮮之類的還都是直接生成片,擺上一點芥末就端了上來。

這對於吃慣了華夏美食的王影來說,實在是沒有什麼胃口,當然了,這都不是關鍵,關鍵是一直跪坐著,這才十分的難受和憋屈。

成為王境武者,吃不吃東西對於王影來說已經影響不大,十天半個月不吃也餓不死,只要有元力,王影就可以從中獲得源源不斷的能量。

但是一直跪坐著,王影實在是受不了,可是卻又不得不繼續裝下去,繼續一副鼻孔朝天,牛氣哄哄的樣子。

「這位前輩,我敬您一杯,感謝今天您今天出手相救,要不是前輩出手,我肯定是死在鱷龜獸手裡了。」

竹下平助端起酒杯對著王影說道。

王影雖然聽不懂他嘴裡說什麼,不過看到拿起酒杯對著自己,那多半是找自己喝酒的,所以也是微微點點頭,將酒杯之中的酒一飲而盡。

這邊王影剛剛喝完,在王影的旁邊,身穿和服的美女變立刻非常乖巧的又給王影滿上,非常盡心的伺候著。

特別是她們已經知道,眼前這個神態傲慢的人,在今天竟然救下了自己的丈夫,一刀就將先天境的鱷龜獸給殺了之後,那更是敬重有加,強大的武者在這裡是最受歡迎的,也是最有地位的。

「還不知道兩位前輩的高姓大名?」

竹下平助見王影爽快的喝完酒,頓時就更高興了,這位實力強大的前輩雖然神態傲慢,但願意和自己喝酒,那說明還是願意和自己交朋友的,這就足夠了,有實力的人都有脾氣。

「我叫村口次郎,他叫山口太郎。」

庄小幽笑了笑隨意的編了兩個名字,腦海中卻是在不斷的思考著該如何從他的嘴裡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而又不暴露自己。

「今天我看竹下君和鱷龜獸相鬥,劍法精妙而大氣磅礴,想必很快也能夠進入到先天境,到時候,竹下君一個人就可以輕鬆的殺了鱷龜獸。」

想了想,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自己一個先天境的武者誇他幾句,庄小幽就不信他不飄飄然。

「哈哈~村口君過譽了,我離先天境還有一段比較長的路要走,我的力量現在也才剛剛達到了9萬斤。」

「接下來想要再增加1萬斤達到十萬斤的力量,最終進入到先天境還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的事情,這越到後面,實力增長就越緩慢。」

果然,聽到庄小幽的誇讚,竹下平助就滿臉笑容,連連和王影、庄小幽喝幾杯清酒。

接著又嘆口氣顯得無奈的說道,顯然他也很清楚自己的情況,想要進入到先天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據我所知有好幾種靈果是可以輔助修鍊增加力量的,當初我在你這個時候,可是直接用靈果修鍊到巔峰,最終順利的進入到先天境。」

庄小幽笑了笑說道。

「村口君真是財大氣粗啊,我是一個普通平民武者,武道傳承都是非常普通的武道傳承,沒有長輩的幫助,和村口君比不了。」

「這靈果實在是太貴了,我們日本的陸地有限,結出的靈果非常少,但是需求非常的旺盛,根本滿足不了需求。」

「聽說在龐大的大陸上面,靈果就非常多,要是我們偉大的計劃能夠成功,以後我們遷移到大陸上面去,那我們就會輕鬆多了。」

竹下平助無奈的搖搖頭,靈果稀少,可不是人人都能奢侈的用靈果來修鍊的。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庄小幽卻是從中聽出了很重要的信息,日本人這邊已經制定了龐大的計劃,整個國家的人估計都準備遷移到大陸去。

庄小幽眼珠子一轉,微微一想說道:「是啊~我們這島國始終是島國,無法和大陸相比,海洋之中的怪獸實力是越來越強大了,我們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可不是嘛,前幾天,那頭鯊魚王又來攻擊我們,一下子就讓我們損失慘重,死了好幾萬人,要不是四位天王境的前輩一起出手,我們整個基地市很有可能都會被摧毀的乾乾淨淨。」

竹下平助點點頭,感嘆一聲的說道。

「四位?」

聽到這裡,庄小幽微微皺眉,根據棒子的信息,日本人僅僅只有6位王境武者,被王影和岳飲川殺了三個,按理說應該只剩下3個才對,現在又多了一個。

「這個鯊魚王能夠讓四位日本王境高手同時出手對付,看來實力應該是極其強大,說不定比起毀滅北疆基地市的那頭金猴都還要更強大。」

同時庄小幽也知道在進攻富士山基地市的怪獸當中,有一頭極為強大的怪獸,竟然同時需要幾位王境武者才能夠打退。

「哼~我真恨不得能夠早日進入王境,宰了那頭鯊魚王。」

庄小幽表面上卻是裝著冷哼一聲,顯得非常憤怒。

「看來前輩的實力真的非常強大,離王境也應該已經不遠了,我恭祝前輩早日晉級王境。」

竹下平助一聽,頓時眼睛微微一亮,笑著舉起了手中的酒杯。

「那我就借竹下君吉言了,如果真的能夠進入王境的話,我一定助竹下君早日進入先天境。」

庄小幽高興的笑了笑,拿起酒杯對著竹下平助和王影微微一敬。

「前輩~」

竹下平助一聽,頓時忍不住感動了,連連和庄小幽喝了好幾杯。

氣氛在庄小幽的帶動下變的熱鬧起來,幾杯酒下肚,再加上庄小幽這個先天境的高手都很敬重竹下平助。

竹下平助整個人都非常的開心,同時也覺得非常有面子,聊著、聊著,很快嘴裡的話就越來越多,各種各樣的事情都開始從他的嘴裡吐出來。

而庄小幽則是非常充滿的選擇當一個聆聽著,並且不時的誇讚一下竹下平助,或者講一講自己和海洋怪獸搏鬥的事情。

也幸虧是庄小幽,他坐鎮魔都基地市,什麼樣的海洋怪獸都看過,殺過的海洋怪獸不計其數,所以談起這些事情來到時候,一點都不會露餡。

要是換一個內陸地區來的人,根本就沒有見過多少種海洋怪獸,說不定很快就會露餡。

「啪~啪~」

聊到了興緻上,竹下平助手掌一拍動,很快一隊身穿和服的美女就走了進來,開始給三人表揚舞蹈。

「兩位前輩,不知道有沒有看上哪位,請不要和我客氣,她們當中如果有人能夠被前輩看上的話,這是她們的福氣。」

竹下平助仔細的觀察庄小幽和王影,王影依然還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樣子,根本就不怎麼鳥自己,顯然比較難相處。

倒是庄小幽人非常健談,也非常好相處,實力也同樣強大,倒是很好打交道,自己如果能夠攀上庄小幽的關係,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了。

所以這一次,他也是下血本了,將自己收藏的美女都叫了出來,看看庄小幽和王影兩個人有沒有喜歡的,如果有的話,就乾脆送出去,或者是在自己家裡玩個痛快也是可以的。

「哈哈~竹下君的收藏都很不錯嘛,我都喜歡啊~這可怎麼辦啊?」

庄小幽眼珠子一轉,笑了笑說道。

「啊~這~」

竹下平助一下子傻眼了,要走一兩個都不要緊,這都喜歡,他一下子都發愣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