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都已經這樣了,我們想辦婚禮,你們怎麼想的。」

易小芊破罐子破摔了,她倒是不想承認,可惜記憶告訴她,就是她主動的。

易陽其實沒有想象中的憤怒,雖然他兩輩子都是很保守的人,但是也沒有真到婚前發生一些事情,就要把人打死的地步。

他就是覺得,不管男孩子女孩子,如果到了那一步就代表真正的成了大人,就要對對方負責,如果沒能力對人家負責,最好就不要發生那些事情,另一個世界他來的時候已經二十一世紀了,什麼沒見過,沒聽過,只不過一想到女兒也要成家了,而且還要當媽媽了,又高興,又心酸。 林宏傷的很重,這一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要散架了,但出奇的她沒有喊叫,也沒有那種驚慌失措,在救人的那一刻,他甚至是沒有任何的思索,就這麼急忙而上,完全沒有考慮過後果的那種。

此刻躺在地上,哪怕是林楠將巨大的管道掀翻,但他依舊無法動彈,身上骨頭估計被砸斷了幾根,最嚴重的還是腿部,血都是從那裡流出的,聽到林楠略帶調笑的問話,林宏只能以眼神交流,無法開口。

「你還廢什麼話啊,趕緊幫忙送上救護車。」徐曉雯也來到一旁,直接開始準備工作檢查情況,兩名護士也緊隨其後,察覺到了林宏此刻的危險情況,不敢耽擱。

不過才準備動,卻被林楠給攔了下來。

「你忘記我的手段了,在一旁看著就行了!」林楠淡笑說道。

此言一出,徐曉雯當即一愣,隨即立刻反應了過來,先前著急要救人,差點被林楠這個神醫給忘記了,連自己大哥那種情況都很快救治好了,更不要說這種情況了。

有神醫在這裡,自己還擔心什麼?

當即,徐曉雯停了下來,沒有再動手,她倒要看看林楠這位神醫到底是如何救人的,以前她沒有見識過,而今正好看看。

徐曉雯懂了,但其他人卻不懂,只是看到醫生要救人,但卻被阻止了,一時間反倒是讓很多人疑惑,若非看到林楠說的這般輕巧自信,當真是要開口了。

即便是林宏自己這一刻若是能開口,也肯定要開口,疼的是他自己,這個時候自然是要讓醫生檢查救治了,但林楠不僅把醫生阻止了,相反還蹲下來若無其事的和林宏閑聊起來。

當然實則並非如此,自打林楠蹲下的瞬間,便已然聯繫了小小醫館,並且開啟了高級通天眼,請求小小醫館進行診斷。

「說實話,這次你還真讓我又吃驚了,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林楠蹲在林宏身邊,帶著淡笑之意。

其他人雖然暗自著急,但也不敢多嘴,不知道林楠這是打的什麼主意,一直到一兩分鐘之後,小小醫館那邊才傳來消息,介紹林宏此刻的傷勢,需要三瓶神秘小葯,同時還需要一瓶靈藥膏塗抹,在林宏大腿位置,幾根骨頭斷裂,需要靈藥膏輔助。

「你可以開啟透視眼看看他的腿部,哪怕是神秘小葯和靈藥膏也需要休息一日,這期間不能下床行走。」小小醫館介紹完病情之後又給林楠補充了一句。

一開始林楠還沒有反應過來,小小醫館竟然這麼說,肯定錯不了就行,然而剎那間之後,他突然間意識到了小小醫館自眼中的三個字。

「透視眼?」林楠疑惑反問,自己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個東西。

小小醫館對於林楠的疑問顯得有些不解,不過還是耐心介紹,告訴林楠通天店鋪有個輔助工具里有著這麼一個特殊的功能,具有透視功能,使用一次需要五百靈氣值,具有透視功能。

像此刻林宏的傷勢,動用透視眼,輕而易舉的就能看到。

這個提醒,頓時讓林楠心中大為驚奇,沒想到還有這種特殊的功能,自己自然要見識一下,據說透視這種手段極其不凡,以前林楠看賭神電影的時候不止一次的設想過透視眼的情況,能夠看穿萬物,沒想到還真有。

毫不遲疑的,林楠先是直接下單買下三瓶神秘小葯,少卿后三瓶神秘小葯便收到,林楠一翻手直接拿了出來。

「把這東西喝下去。」林楠開口,不容置疑之態,並且直接準備給林宏喂服。

這一幕,同樣是讓很多人驚愕,也包括徐曉雯。

這就是林楠的救人之法,在她看來簡直是什麼都沒有看,就這般翻手間從口袋裡取出來藥品,早已準備好的?能夠未卜先知不成?

「林楠,這是什麼東西,他都傷勢這麼重了,還是趕緊送衛生院讓醫生救助吧。」楊國軍開口,很是擔心,覺得林楠看起來不怎麼靠譜,這麼重的傷勢,哪能如此耽擱!

「就是林楠,這東西能救他媽?」徐曉雯也開口詢問,有些不解。

即便是林宏也是一副質疑之意,自己都這般情況了,可禁不起折騰,若是能開口,他肯定要去醫院,不想在林楠手中被擺弄,有種一笑小白鼠的感覺。

「放心,這是一種祖傳的靈藥,喝下后保證藥到病除!」林楠輕笑,讓楊國軍等人微楞之後眉頭皺的更緊了,即便是林宏也是一副苦瓜臉。

見鬼的祖傳靈藥,一個村的,甚至他們往上係數四輩,本就是一個先祖,上哪的祖傳靈藥,他怎麼不知道。

「還是送醫院吧,妥當!」楊國軍再度開口。

林楠無奈搖頭,只能看向林宏。

「放心吧,我還等著你好好乾呢,不會害你,老老實實喝下,你的傷勢很快就能恢復了,否則你出事,村長也不會放過我的。」

聽著這話,林宏也沒有辦法,眼下林楠就在這裡,醫生看起來也和林楠認識,並且一直保持沉默,林宏也只能認命了,在林楠的喂服下,接連將三瓶神秘小葯喝下。

當即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林宏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同,身上的劇烈疼痛消散了不少,體內有著一種暖流,原本重傷昏昏欲睡之感也消失了,讓他提升了不少的精神。

一旁,徐曉雯等人一直注視著,她對林楠的救人手段充滿了好奇,既然林楠如此自信,她也沒有阻止,但沒想到竟然如此簡單,在林宏喝下林楠的祖傳靈藥之後,她作為一名醫生能夠明顯的看到他臉色的變化,明顯在好轉,這頓時讓她暗自稱奇。

而與此同時林楠也沒有閑著,那瓶靈藥膏也到了,需要在斷骨位置塗抹靈藥膏,林楠按照小小醫館的介紹,果不其然的找到了一個特殊的功能。

透視!

毫不遲疑的,帶著新奇的態度,林楠開啟,通天店鋪內那道機械般的聲音給林楠提醒了一句,扣除了五百靈氣值,並且介紹著透視眼的情況。

然而就在下一刻,林楠還沒有完全搞清楚透視眼的功效之際,猛然間一個抬頭,一副讓林楠噴血的一幕直接出現在自己眼前! 對於李紅陽這個人易陽是滿意的,要不然他也不能之前權女兒接受他,只不過沒想到夢想成真靠的是這個方法。

「李紅陽的父母知道了嗎?」

「我和家裡說了,我爸媽本來要過來,當面道歉,小芊沒讓,他們挺生氣的,不過不是對小芊,是對我,覺得我不負責任。」

李紅陽家裡比易陽更傳統,他爺爺是老師,父母是老師,對於做人的要求上就比別人高,聽到他說這個事兒,氣的他爸那苕帚打了他好幾下,身上都有印子了,他來的時候家裡說了,不管提什麼條件都答應,即使不同意,也要做出補償,不過家裡也知道他一直在追求易小芊,當然希望兩個人能在一起,而且還有即將出世的下一代,除了憤怒還有一點高興的。

「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們如果考慮好了,就辦吧,不過婚禮要在生完孩子之後辦,結婚證先領了,你們兩個也開始休息,都到家裡住,你告訴你爸媽別多想,生完孩子辦完婚禮就去你們家住,我們家條件好,各方面條件比你家更適合養胎,相信你們家會理解的。」

易陽說了就代表不容置疑,這個時候他可不會為了面子讓女兒去對方家裡,萬一哪兒沒照顧好,不後悔一輩子,他也說的是實話,雖然李紅陽家裡條件也可以,但是和他家比肯定是天上地下,再一個,女兒在家裡媽媽照顧怎麼樣都行,要是婆婆照顧肯定不能太隨意。

「我回去和我爸媽說,他們會理解的。」

「行,你回去商量一下,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咱們兩家坐在一起聊一聊,明天我們去帶小芊體檢,你要有時間就過來,沒時間……」

「有時間,有時間,我工作都推了,現在全心全意陪小芊養胎。」

巨星惡少神偷妻 對於李紅陽的表態,易陽和媳婦兒還是比較滿意的。

周子怡一直沒怎麼說話,大事情她一般都讓易陽做主,而且兩個人這麼多年,都有默契,處理事情的風格都差不多。

「那就休息吧,今天也別走了,你們兩個是……」

周子怡意思是問他們住一起還是分開住。

「住一起。」

「分開住。」

住一起是易小芊說的,分開住是李紅陽說的,不過他也沒想到今天怎麼回事兒,他以為易小芊肯定會說分開住。

「我家太大,隔音好,有事兒喊你怕聽不到。」

易小芊就是想在父母面前裝一下兩個人感情很好,沒想到還有個不配合的。

「那就這樣吧,咱們上樓,紅陽幫我鋪床,讓你爸在底下收拾。」

易陽正摳牙呢,聽到這話,牙籤兒都斷了,發生了這麼大事兒,還沒忘打掃衛生,還以為咋的也能留一個,結果一個也沒留住。

打掃完易陽想到還沒通知易大千呢,別看兩個孩子看起來不和睦,要是真有什麼事情比誰都關心對方,就是他和媳婦都比不上。

「十點多了,估計睡了,明天再打吧。」

掏出來手機又放下了,沒想到幾個人一說就說了這麼長時間,癱在沙發上,易陽就帶著笑睡著了。

易大千聽到妹妹懷孕了,實驗都不做了,直接領著媳婦兒回家了。

「爸,誰幹的,是不是被強迫的,人在哪呢?」

易陽電話里就簡單的說了一下,強迫也就是隨口一提,沒想到兒子這麼激動。

「你妹妹強迫的人家,喊什麼,不嫌丟人啊。」

「啊?爸,到底怎麼回事兒啊。」

易陽又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易大千聽完覺得,還真是妹妹強迫的人家,幸好,自己找媳婦兒沒被家裡兩個女人影響,再找個強悍的女兒,家裡就是全武行了。

「你回來正好,一會兒帶你妹妹檢查,你們兩個一起,不是我說,小涵都有孩子了,你們兩個合法的怎麼還沒動靜呢,不會是實驗那些東西對身體有影響吧?」

易陽其實都問過了,專業人士告訴他影響微乎其微,讓他不用擔心,因為有影響的東西目前他們還碰觸不到,都是年齡大到頭髮花白的專家在操作,易陽這才放心,要不然實驗早就讓他們停了。

「爸,沒什麼影響,我們不是說好了嗎,順其自然,有就要,沒有不強求,你就別問了。」

畢竟兒媳婦兒也在,易陽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要是易大千自己,他肯定要施壓。

「不問,像我願意管你們一樣,快點兒看看車來了嗎,來了趕緊走,你豐大爺在醫院等著呢。」

一家人整整齊齊了去了醫院,易小芊第一次覺得自己還挺被重視,以前她都覺得自己是撿來的,幸好,爸爸時常安慰她,說她不是,因為撿來的不能長這麼好看。

「大爺。」

年輕人看到長輩趕緊打招呼。

「好,真沒想到,光屁股娃娃也長大了,都成家了,小芊啊,以後可不能任性了,你可不是一個人了。」

當院長當的現在這位就喜歡講道理,以理服人都快成了他座右銘了。

「大哥晚點兒再教育她吧,先檢查吧,檢查完我們也放心。」

「你啊,這脾氣還是急,多大年齡了,這樣不好,對心血管,腦袋到時候反應都遲鈍……」

女兒課是不上了,又輪到他了,還好教育他的時候沒耽誤辦事兒。

帝都醫院的設備非常先進,基本上能檢查的都檢查到了,等結果的時候最煎熬,就是優先做它也需要時間。

「結果出來了。」

醫生把結果拿出來,遞了過去。

「院長,我看了一下,各項指標都沒有問題,胎兒現在看發育良好,後續正常安胎就可以了。」

聽到醫生這麼多大家都放心了,雖然易小芊自己也檢查了,但是易陽他們更信任親耳聽到的,萬一易小芊騙他們怎麼辦。

「我就說吧,沒事什麼事兒,看你們緊張的,還不相信我。」

「信你?你騙我們還少了,不過這次沒騙我們值得表揚,回去之後獎勵你一下。」

「真的爸?那給我換台車吧,我都開了好久了。」

誰敢相信,現在易小芊還沒有實現財務自由…… 這一刻,林楠覺得自己雙鼻要噴血,實在是受不了眼前的畫面!雖然之前聽起來這個名字讓他充滿了一些期待,甚至也聯想到了一些某種特殊的畫面,但絕對沒有動過太多的歪心思。

但是而今,卻直接在自己的不經意間顯化。

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渾圓而挺拔的胸/脯,修長的美腿,就連某些特殊的地帶也都直接呈現在自己眼前,這一刻的徐曉雯就這麼完美無瑕的展現在林楠『眼前』。

而且,是那種最直觀的,哪怕是此刻一身職業白大褂,但在林楠『眼中』一切都形同虛設,她身上的肌膚、內衣、乃至某些特殊的印記,這一刻都逃不過林楠的『法眼』!

可想而知這種情況下,林楠作何感想,幸虧自己把持的住,否則鼻血肯定要猛噴!

不過即便是如此,他的臉色此刻也非常的精彩,哪怕是一瞬間的功夫,但這般直勾勾的看著徐曉雯,依舊讓徐曉雯感覺怪怪的,從林楠的眼中,她突然間有種慌張的感覺,如同被看透了一般。

「你看什麼?」徐曉雯這個時候忍不住開口嬌斥了一聲,總算是才將林楠從這種特殊之境中喚醒。

不過在所有人的驚愕下,林楠竟然直接伸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繼續看下去,生怕自己一個把持不住!

天地良心,林楠可以保證自己不是故意的,腦海中一直默念非禮勿視!

「嗯?」看到這一幕,徐曉雯更是疑惑了,不知道林楠這是在幹什麼,捂什麼眼睛,慌張之下徐曉雯立刻檢查自己的衣服,不過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問題。

「你幹什麼呢林楠?」徐曉雯開口問了一句。

捂住眼睛,林楠總算是心裡鬆了一口氣,也終於看不到了徐曉雯動人的美妙之處,不過腦海中依舊不時浮現出那種畫面,太讓人血脈噴張了,以至於徐曉雯的話林楠都沒有注意到。

「林楠?」徐曉雯再度開口,其他人也都略微好奇的看向林楠,不知道他在幹什麼,眼下正是救人的時候。

接連被徐曉雯提醒兩句,林楠才算是反應過來,此刻透視眼依舊有效,在手拿開的瞬間,林楠又悄然瞄了徐曉雯一眼,竟然還是如此,讓他緊張,隨即趕緊將目光移開。

不過下一刻林楠臉色綠了。

「媽的,辣眼睛啊!」看到美女還好說,頂多是激動,但這個時候男士也這麼『赤裸裸』的出現在『眼中』,林楠就受不住了,直呼辣眼睛,還不如看美女舒服,至少很養眼。

當然,林楠暫時是不敢看下去,強忍著那種辣眼睛的感覺,林楠最終將目光轉移到林宏身上,雖然林楠也不想多看,林宏也這般赤裸裸的展現,讓林楠大為不適應,他又不是什麼偷窺狂,也沒有這種嗜好,這種感覺很不適應。

強忍著嘔吐的感覺,林楠翻手取出靈藥膏,以這種透視眼找到林宏斷骨的位置,輕輕的塗抹上去,始終低著頭,不敢看向周圍,感覺這個透視眼貌似並沒有自己想象的好,都這麼下去,正常人如何受的了。

為此,給林宏上藥后,林楠果斷的關閉了透視眼功能,實在是不敢這麼繼續下去,否則心裡承受不住。

直到再度關閉透視眼后,林楠才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然後有些做賊心虛的看了一眼徐曉雯,發現一切都正常了,這才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在其他人看來,林楠這是救治好了林宏而大鬆了一口氣,而實際上卻是因為透視眼帶給林楠的壓力!

不過也許是女性的第六感,徐曉雯明顯能感覺到林楠眼中的一絲特殊的感覺,對自己有些閃躲的心虛感,林楠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在她看來,別有一番其他的意思。

「林楠你沒事吧?」徐曉雯開口,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做賊心虛,這一刻就是林楠心裡的最好體現,哪怕是他明白徐曉雯不可能知道,但依舊很不適。

「沒事沒事,人總算是沒事了,先不要動他,找個床鋪過來,輕輕的將他抬上去,休息一會之後再送到醫院修養。」林楠開口說道,用林宏的傷勢來掩飾自己的心虛與尷尬。

果不其然,聽到林楠提及林宏的情況,徐曉雯才算是被轉移了過來,她是一名醫生,看到林楠這般救人,讓她很好奇,無論是那種小瓶內的藥劑,還是此刻又被林楠收起來的藥膏,她都不知道什麼,一切都透露著神秘。

「這樣人就好了?」徐曉雯開口詢問。

林楠肯定的點頭。

「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又能活蹦亂跳的繼續幹活了,放心好了。」林楠開口笑道,對小小醫館的治療他很放心。

周圍,楊國軍等人並不清楚林楠的情況,就看到林楠這麼隨便處理一下就能救人了,怎麼都感覺有些不靠譜,在他們眼中林宏傷勢應該極重,莫說是明天,哪怕是住院半個月都正常,而且傷筋動骨一百天的祖訓,大家也都清楚。

「林楠,這人命的大事,可馬虎不得,要不然咱還是送醫院吧,真若是耽誤了治療,這腿可就麻煩了。」楊國軍再度開口建議道,畢竟林宏是為了救他而出事的,此刻帶著很大的愧疚之意。

「林先生,無論花多少錢,俺也願意給林宏兄弟出,他也是為了救俺才受傷的。」另一名被林宏救助的人也開口說道,也是擔心林宏的情況。

聞此言,林楠輕笑,雖然他不是醫生,但也能看的出來林宏此刻的情況,雖然只是那麼一會,但效果顯著。

「你們問問他,此刻是不是感覺好多了。」林楠轉而看向林宏說道。

林宏作為當事人,感覺自然最為明顯,在三瓶神秘小葯下肚后,就已然好上很多了,那種感覺很舒坦,疼痛也消失了很多,在林楠給他塗抹了靈藥膏之後,腿上暖暖的痒痒的,他也明白怎麼回事。

雖然心中驚奇林楠的醫術,但還是當眾對眾人點頭,並且努力的開口。

「放心吧,我感覺整個人好多了,大家不用擔心!」 林宏的傷勢,就在林楠的這般處理下奇迹好轉,哪怕是一開始嚴重懷疑的楊國軍等人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親眼看到了林宏傷勢的好轉,整個人臉上都有了精神,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痛苦了。

原地躺了一個小時左右,所有人都陪在一旁,林楠徐曉雯等人都在,一直確定差不多了,林楠親自動手將人轉移到救護擔架上,然後這才送上救護車帶到衛生院修養檢查。

當然,這些檢查在林楠看來都完全沒有必要,以此刻林宏的情況,明天就能康復好轉,幾千靈氣值可不是白花的。

將林宏送走,林楠給村長林長福打了個電話,雖然明天能夠康復,但畢竟是在自己廠子里受傷的,林楠表示歉意,同時也不忘對林宏的誇讚,這種救人的舉動,著實讓林楠對林宏再度高看一眼。

林長福就這麼一個兒子,咋一聽林宏出事被砸傷,怎麼可能不擔心,不過一聽林楠說明天即可恢復,這才稍稍放心一些,而且也從林楠了解了前因後果,哪怕是兒子出事了,但這一刻林長福確實是很欣慰!

這才是一個真正讓他滿意的兒子,甚至已然開始為兒子感到驕傲了。

掛了電話,林長福便趕到衛生院去看望林宏了,林楠這邊還要安排果酒廠的事情,先前出了這種事情,果酒廠都直接停工了,此刻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開工。

不過,在林楠看來,這種危險必須要杜絕,這次是砸中身子,人沒有第一時間被砸死算是萬幸,真若是被砸中頭部,當場死亡的話林楠也不是神仙,無法真正到陰間把人給拉回來。

「好好檢查下廠里的各種設施,一定要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有任何的危險因素,都必須扼殺在搖籃內。」林楠沉聲說道。

楊國軍聞言,一臉的歉意了,之前為了趕進度,廠里的其他設施反而沒有太在意,也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按理說他是工廠負責人,這種事情他自然是難逃其咎。

「對不起了林楠,這件事怪我。」楊國軍開口,再度道歉。

林楠倒是沒有責怪的意思,不過這種危險之事確實是不能再發生。

「二爺爺別多想,既然出現了,咱們第一要做的是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好好讓人都檢查下,還有沒有其他可能出現的危險,今天咱們什麼活都可以不做,但這個安全隱患必須解決,不能存在安全隱患。」林楠開口說道。

楊國軍點頭,隨即帶著人開始檢查果酒廠各處的設施,正如林楠所言,只要覺得可能有隱患的,都必須解決,尤其是頭頂的這種,一旦出事,就是大麻煩。

與此同時,林楠也給陳圳銘打了個電話,讓他第一時間注意安全生產問題,哪怕是製藥廠已然通過了衛計委的檢查,但還是要注意,林宏的事情等若是給林楠敲醒了一個警鐘,也好在是有著自己,否則麻煩就大了。

這個上午,林楠都在果酒廠待著,親自參與檢查果酒廠的各項設施,親自動手加固一些設備,類似的危險果酒廠還有幾處,林楠也不嫌臟累,有著他這個大力士幫忙,速度快的多,一個上午的時間,整改了多處問題點。

一直到下午,林楠才從果酒廠離去,剩下的就交給楊國軍他們繼續檢查,確保萬無一失。

從果酒廠出來,林楠來到製藥廠,此刻陳圳銘也從縣城回來,臨床試驗的事情暫時也不需要他們,醫院方面會安排人負責,他們提供藥品與資金支持就行。

得到林楠的命令,也知道了果酒廠的事情,陳圳銘自然是不敢大意,親自帶著人各處都檢查了一遍,這段時間製藥廠一直沒有正式生產,廠里早已整理的煥然一新,安全問題也小的多,總算是讓林楠真正鬆了一口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