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樰,既然你決意要去,那我也和你一起去吧?」

容初璟的這句話,雖然是個問句,但是卻帶著肯定的語氣,彷彿在說,要是韓楉樰不同意他和她一起去,那她也就不要想去了。

韓楉樰想著,這裡對那座山最熟悉的就是容初璟了,而且,她也不知道到哪裡,有了他帶路,那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而且,韓楉樰對容初璟的武功還是很信任的,她也不是真的要去冒險,有個武功高強的人跟在自己的身邊,那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了,自己的安全也多了保障了嘛。

這樣一想,韓楉樰就覺得,讓容初璟和自己一起去,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就點頭同意了。

「那好吧,既然你要去,就和我一起去吧。」

林浩峰見容初璟要去,本來是想說不用他去的,有自己保護韓楉樰就夠了,但是,聽到韓楉樰同意了他去,他只好將自己還沒有說出來的話都給咽了回去。

「韓姐姐,我也要去,你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半夏剛剛見容初璟和林浩峰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好,就怕他們打了起來,所以一直縮著沒有說話,但是現在,見他們並沒有了打起來的跡象,就馬上跳了出來了。

「師父,我也和你一起去吧?」

韓遙微也想和韓楉樰一起去,她長這麼大,還沒有爬過山呢,很想去看看,而且,是和她的師父,還有韓小貝,他們這些,在她心裡最重要的人一起。

韓楉樰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一下自己要去山上的事情,他們這些人,就一個個的都要跟著自己去了。

「不行,那山上我也是第一次去,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這次,就我和容初璟一起去,你們還是好好的留在益生堂裡面吧。」

韓楉樰聽容初璟說過,那山上很危險,她是迫不得已,所以才要去,但是他們這些人,就不可能讓他們跟著自己去冒險了。

林浩峰一聽,韓楉樰只決定她和容初璟兩個人去,那裡肯答應,馬上就提出了反對。

「楉樰,就你們兩個人,會不會太危險了,還是我和你們一起去吧,你忘了,我可是很有上山的經驗的,多個人,也多一份照應嘛。」

聽了林浩峰的話,韓楉樰也覺得有些道理,他以前經常在山裡打獵,確實是有一些經驗的,於是也就同意了他一起去甘孜山。

見韓楉樰都同意了林浩峰去,半夏本來就還沒有徹底的放棄的心,馬上又活動了起來。

獨愛玻璃鞋 「韓姐姐,你都讓林大哥去了,我可是武功高強,又經常在山上跑的人,你也讓我一起去吧,我保證,我一定會好好聽你的話的。」

其實,韓楉樰覺得,半夏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人選,但是奈何,她還有別的事情讓他做,所以,這次只能讓他失望了。

「不行,半夏,你可是我這益生堂里的坐堂大夫,你要是離開了,那,那些來看病的病人怎麼辦,所以,你這次還是好好的留下來吧。」

而且,半夏的武功韓楉樰還是很放心的,有他在益生堂里守著,她也能放心不少,主要是,這一去,還不知道要多長的時間,最少,也要個兩天的時間吧。

見韓楉樰將益生堂委託給了自己,半夏頓時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了,於是,也就將那點,不能去山上的失落給拋下了。

反正半夏覺得,自己以前常常在山上呆著的,山上嘛,還不就是那樣,但是韓楉樰對自己的信任,那可就不一樣了,頓時拍著胸脯保證著。

「那好,我就留下來吧,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守著益生堂的。」

見半夏改變了決定,韓楉樰就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青墨,她知道,青墨肯定也是想和她一起去的。

但是,雖然半夏留下來了,可是他一向是大大咧咧的,也沒有青墨細心,將幾個孩子留下來,韓楉樰還是很不放心的,所以,她得將青墨一起留下來才行。

「姐姐,我也留下來吧,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他們有事的,姐姐,你們去山上,也要小心一些。」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韓楉樰還沒有說話,青墨就看出了她的想法,而且主動的說了出來,她心裡頓時覺得一暖。

韓楉樰覺得,這麼多的人當中,青墨雖然總是沉默的,讓人忽略的那個,但是,他也是最敏感,最讓自己放心的那一個。

有時候,韓楉樰都很心疼青墨,他才只有十幾歲,但是他經歷的那一切,卻比很多的人都要多了,所以,她也才經常,會不忍心拒絕他的要求。

「那好,青墨,我就將他們都交給你了。」

其實,青墨也是想跟在韓楉樰的身邊保護她的,但是他知道,她更希望自己能留下來,而且他也知道,以容初璟的能力,是不會讓她有事的,那他就留下來好了。

青墨是知道容初璟的身份的,他想,以他的身份,想要保護韓楉樰,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而且他的武功也沒有他的好,就不跟去添亂了。

「師父,那我也留下來吧。」

韓遙微見半夏和青墨這樣有武功的人都留下來了,她這樣還什麼都不會的,當然不能跟去搗亂了,所以,也主動要求留下來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見他們都留下來了,也鬆了一口氣,要不然,這麼多的人都要去,那她還真的是沒有辦法照顧了,而且益生堂才剛剛開張,一下子走這麼多的人,是不可能的。

可是,韓楉樰剛剛鬆了的一口氣,很快就提起來了,青墨他們雖然都很簡單的就答應了留下來了,但是,還有一個最難的,還在後面呢。

「娘親,他們都不去了,那我跟你去吧,你放心,我已經練了武功了,會好好的保護你的,而且,你一個人去,我會擔心的。」

果然,韓楉樰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勸說韓小貝不要和自己一起去,他就先將自己要去的要求說出來了。

「那個,小貝,不是娘親不想你去,不過,這次我也不知道那裡是個什麼情況,所以,你還是和青墨他們留在益生堂里等我好了。」

雖然韓楉樰的話說的比較得溫和,但是韓小貝很了解她,也從她的語氣里,聽出了堅定的意味,他就知道,這次他娘親是不可能同意他一起去的了。

但是韓小貝又真的是很擔心韓楉樰,見她這裡的路走不通,他就想著,看看能不能從其他的地方入手,讓韓楉樰同意他和他們一起去。

這樣想著,韓小貝就將視線轉向了林浩峰,然後搖了搖頭,心想著,乾爹不行,乾爹什麼都聽娘親的。

否定了林浩峰,韓小貝又將視線放在了容初璟的身上,然後眼睛轉了轉,點了點頭,臉上馬上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樣子,嘟了嘟嘴巴。 三天後。

這一次天武流派與古武流派年輕弟子之間的比試已經是落下帷幕,最後奪取這次古武比試大賽第一名的乃是古武流派中的洪飛。

說來也是,天武流派中原本最強的兩個弟子,狄天武被劉勁松擊敗,南宮雲挑戰方逸天卻是被方逸天光憑一隻手臂擊敗,為此南宮雲退出了接下來的比試。

如此一來天武流派那邊還可以繼續戰鬥的人只有李乘風,而李乘風這個修鍊了十二潭腿的年輕高手經過與洪飛的比試之後最終以落敗而告終。

如此一來,古武流派的洪飛便是自然而然的獲得了名義上的第一名,而第二名則是劉勁松,第三名是姜龍!

也就是說這一次的古武比試大賽中,古武流派的弟子完全是包攬了前三名,而天武流派的弟子完全是一敗塗地。

不過這一切的變化深究起來可以說是方逸天所造成的,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若非是方逸天光憑一隻手打敗了南宮雲,促使南宮雲退出這次比試大賽,那麼這一年古武比試大賽的結果很難說。

要知道南宮雲的實力可謂是很強,他與洪飛一戰中絕對是佔據著很大的把握可以擊敗洪飛,然而卻是因為方逸天而退出了這場比試。

不過如今來說,洪飛雖說是這場古武比試大賽中的第一名,但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厲害的強者是誰。

但當他們回憶起當時方逸天轟爆而出的那一拳中所蘊含著的恐怖力量的時候,一個個的臉上依然會情不自禁的感到震驚與駭然!

………

今天要進行這次古武比試大賽的頒獎、落幕等等活動。

方逸天懶得去湊這個熱鬧,而劉勁松自然是要去的,劉振與方海兩個老人也一同前去了。劉詩蘭看著方逸天沒有去參與那些沉悶的會場活動,她自己也沒有去,留在了家裡面陪伴著方逸天。

至於安碧如,昨天的時候她已經是返回寧江市,她再過幾天便是要離開寧江市回去上班,她也需要返回家裡面準備一番。

「方逸天,你、你是不是準備過幾天就要走了啊?」劉詩蘭眨著一雙美眸直勾勾的看著方逸天,開口問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我來這邊差不多一個月了,是該回去了。再說我目前已經是基本掌握了四重力勁的發力技巧,雖說還沒有達到隨心所欲的地步,但回去之後繼續苦練就是。」

「你、你就不能多留下來幾天嗎?」劉詩蘭看著方逸天,情不自禁的說著。

「嗯?莫非你捨不得我走?」方逸天一笑,語氣戲謔的問道。

「啊——誰、誰捨不得你啊,才不是呢……」劉詩蘭俏臉頓時染上了點點嫣紅,口中沒好氣的啐了聲,接著便是朝前走了幾步。

方逸天笑了笑,也跟著走了上去,說道:「走,我們去逛逛吧。」

「去哪兒?」劉詩蘭回頭看著他,問道。

「嗯……可以去那片荒野山林中,反正那地方也足夠安靜,正好可以散心聊天。」方逸天說道。

劉詩蘭聞言后一口晶瑩雪白的貝齒情不自禁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隨後她眼眸中波光一轉,說道:「那、那好吧……」

說著,兩人便是朝著那片荒野山林中走了過去,一路上兩人似乎是極有默契般,都沒怎麼開口說話,氣氛顯得微妙之餘卻也是有點沉悶。

「你、你決定了什麼時候走了嗎?」終於,劉詩蘭禁不住開口問道。

「也許就在這兩天了吧。不過你放心,有時間我會下來看望你的。當然,你也可以去天海市找我。」方逸天笑著說道。

「嚀——誰讓你過來看我?我、我也懶得去找你。」劉詩蘭口中嗔了聲,而後她雙手不斷的交織著,心中似乎是歷經著種種掙扎般,讓她那雙眼眸中變幻出種種神色來。

兩人走著走著,便是走到了那片荒野山林中,在這裡他們此前每天都會過來修鍊一番,這裡留下了他們的汗水卻也是留下了種種的回憶。

劉詩蘭看著這片帶給她種種回憶的地方,腦海中情不自禁響起了她第一次撲入方逸天的懷中,第一次體驗到了那種心跳的甜蜜感覺。

也是在這裡,她的初吻便是被方逸天給霸佔奪取而去,而從那以後,她自己似乎是跟方逸天開始糾纏不清起來,曾好幾次都被方逸天摟在了懷中。

而今,方逸天即將要離開這裡返回天海市,往昔這些回憶便是猶如潮水般的席捲上了劉詩蘭的腦海中。

想起方逸天要走,突兀的,她心中開始糾結得難受,開始有點不舍,有點傷感起來。

彷彿隨著方逸天的離開,會將往昔那種種的美好感覺也會帶著離開了般。

潛意識裡,她心中自然是希望方逸天能留下來,但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再說她自己也不知道以著什麼身份來開這個口。

「再想這些什麼呢?想得如此入神?」

冷不防的,方逸天的聲音在劉詩蘭的耳畔邊響起,劉詩蘭回頭便是看到方逸天走到了她的身側,那雙深邃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眸。

「我、我……」

劉詩蘭口中一陣囁嚅,縱然心中有著千言萬語的不舍之情,但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方逸天似乎是看穿了劉詩蘭內心的情感了般,他伸手輕輕地攬住了劉詩蘭那柔軟的香肩,說道:「傻丫頭,我走了又不是不回來了。我可是捨不得你這麼一個水靈又刁蠻的丫頭。」

劉詩蘭芳心一動,努了努嘴想要說什麼,然而她感覺自己的喉嚨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急婚蜜令:夫人,乖! 她抬起一雙水靈的眼眸看著方逸天,慢慢的,她那雙眼眸中便是泛出了點點晶瑩的淚花。

方逸天深吸口氣,便是伸手將劉詩蘭整個人擁入了懷中。

「過兩天你就要走了,那今晚你來找我,好嗎?」

劉詩蘭輕輕地依偎在了方逸天的懷中,芳心一動,便是忍不住開口說著。 「王叔叔,你和娘親說說,就同意讓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我保證,我會很聽話的。」

見到韓小貝那樣帶著請求,有帶著委屈的眼神,容初璟本來堅決的心,也開始軟化了。

而且,這幾天,他為了讓韓楉樰早點和自己熟悉,然後早點叫自己爹爹,所以可是在很賣力的討好他,現在這樣的一個好機會,他怎麼能放棄呢。

這樣想著,容初璟就很沒有立場的答應了,站在了韓小貝的這一邊,目光殷切的看向了一旁的韓楉樰。

「楉樰,要不然,就讓小貝和我們一起去吧,你放心,到時候我會好好的保護你們的。」

韓楉樰在韓小貝的眼睛溜溜的轉的時候,就知道他在打著鬼主意了,沒有想到,他竟然將注意打到了容初璟的身上。

容初璟都這樣說了,韓楉樰還能有什麼辦法,她總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反駁了他。

而且,韓楉樰也不是不想韓小貝去,就是覺得太危險了,擔心他的安危,但是現在,既然有了容初璟的保證,那她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那好吧,小貝,你也和我們一起去吧,不過,你記得,到時候一定要好好的跟在我的身邊,一定不要離開了。」

於是,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韓楉樰決定,就明天出發去容初璟所說的那座甘孜山。

「姑娘,你要去多長的時間啊?」

晚上,碧玉和紅綢來給韓楉樰添洗澡水的時候,就有些不捨得問著,她們自己跟了她之後,還是第一次分開呢,所以,她們還真是有些捨不得。

但是,碧玉和紅綢也知道,就連青墨他們都被留下來了,她們肯定是不可能跟著去的,所以,也就沒有在韓楉樰的面前提起這件事情了。

「這個啊,我也不知道啊,可能一天,可能兩天,不過你們兩個就放心吧,絕不會超過三天,我們就回來了的。」

紅綢是個性子直的,有些心直口快了,所以聽了韓楉樰這樣說,立刻就高興了起來。

「真的啊,那姑娘,你可要早點回來啊,還有,你出門在外,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都怪奴婢沒有本事,不然的話,奴婢就可以和姑娘一起去了。」

知道韓楉樰不過兩三天就回來了,本來紅綢還有些高興的,可是說到最後,又有點失落了,而碧玉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那表情,和紅綢也差不多了。

「誰說你們沒有用了,我可不知道有多慶幸有了你們這兩個小丫頭呢,若是沒有了你們,我還真的很不習慣呢。」

韓楉樰索然說這話,是想著安慰碧玉和紅綢這兩個丫頭的,但是她說的,也都是她的心裡話。

自從碧玉和紅綢來了之後,有很多的事情,都是她們給她打理的,韓楉樰真心的覺得,這兩個丫鬟真的是太貼心了。

「真的啊,姑娘,你真的這樣覺得的嗎,你不會覺得奴婢什麼都不會,很沒有用嗎?」

聽到韓楉樰一點也沒有嫌棄她們,反而還覺得他們很重要,碧玉和紅綢的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了。

「當然是真的啊,俗話說的好,天生我材必有用,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作用的,沒有誰是沒有用的,你們不要妄自菲薄,就像碧玉,女紅就做的很好啊,而碧玉,頭髮也梳的好。」

韓楉樰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碧玉的性子很安靜,也能靜得下心來做一些女紅,她的刺繡就很不錯,就算是一些專門的綉娘,恐怕也比不上。

而紅綢,雖然性格活潑了一些,但是,她在梳頭髮上,可是又一手的好手藝,而且還經常會想出新的花樣來。

像韓楉樰以前,就只能將頭髮隨便的挽一挽,然後插一根簪子,就算完了,自從紅綢來了之後,她弄頭髮的事情,可都是基本上交給了她了。

「姑娘,你可真有文化,醫術又好,你才是我們見過的,最好的人呢!」

雖然被韓楉樰誇了,他們很開心,但是紅綢還是覺得她才是最厲害的,而且,還很有文化,就向她剛剛說的那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她就覺得很有道理。

還有那句,妄什麼菲什麼薄的,雖然她沒有聽過,但是也大概知道是個什麼意思,也覺得,這是讀書人才能說的出來的。

碧玉和紅綢都沒有念過書,更是大字不識一個的,所以對於那些能讀書識字的人,都有一種本能的敬佩,還有欣羨。

韓楉樰這麼會看不出來,自己的這兩個丫頭,臉上和心裡,都是滿滿的羨慕呢,想到她們也不過才是十五六歲的年紀。

要是放在自己那個年代,還是在讀高中的年紀,這樣一想,韓楉樰就有些憐惜她們了。

「碧玉,紅綢,你們想不想學認字?」

碧玉和紅綢聽了韓楉樰的話,一時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最後,還是比較沉穩的碧玉先回過神來,但是還是有些不相信,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姑娘,你剛剛說什麼,你,你的意思是,我和紅綢也可以,可以學習認字嗎?」

其實,碧玉的心裡是更加的渴望能夠識字的,她覺得,讀書明理,會讓她變得更加的好。

而她,也從小就羨慕那些,可以讀書的孩子,不過很可惜,她卻沒有那樣的機會,而紅綢,也被碧玉的話給驚得回過了神來,面帶忐忑的看著韓楉樰。

韓楉樰見自己一向精明的兩個丫鬟,這個時候都露出了這樣的一副傻樣,不由得有些好笑。

「當然是真的啦,姑娘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再說你,你們身為我的丫鬟,怎麼能不識字呢,那樣的話,說出去不是還是我沒有面子嗎。」

其實,韓楉樰覺得,既然碧玉和紅綢想學,那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而且她也決定了,以後他們肯定是自己的心腹的,很多的事情都是要交給他們去做的。

但是若是他們不識字的話,那就很難辦了,正好,她也要教韓遙微學習,就可以一起教了碧玉他們了。

反正韓楉樰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大部分的字,會認能寫就好了,也沒有指望她們去考個舉人狀元的回來。

而碧玉和紅綢,可不管韓楉樰是出於什麼,她們只要知道,她們也可以讀書認字了,就很高興了。

「真的,姑娘,你真的要教奴婢們認字嗎,那真是太好的,姑娘放心,奴婢肯定會好好的學得,不會給姑娘丟臉的。」

紅綢已經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了,而碧玉,一張清秀的臉上也漾滿了笑容,給她那張秀麗的臉龐增添了不少的顏色,更加的顯得明麗了。

韓楉樰還是第一次見到笑得這樣開心的碧玉,她想,這個丫頭,原來這麼希望能夠讀書認字啊,但是這麼長的時間了,卻沒有和自己提過一句。

韓楉樰知道,恐怕她們是不想給自己添麻煩吧,這樣一想,她就更加的覺得自己決定叫他們識字的決定是正確的了。

「好,既然你們決定要跟著我學習讀書認字了,那就一定要堅持到底,絕對不能半途而廢知道嗎?」

碧玉和紅綢做夢都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也可以像那些千金小姐一樣的讀書認字,當然是分外的珍惜,怎麼可能會放棄呢,聽了韓楉樰的話,都肯定的點著頭。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不過,認字的事情,還得等我回來了之後才能開始。」

對於這個,碧玉和紅綢當然是沒有任何的意見的了,不管從什麼時候開始都行,而且他們知道,韓楉樰一但說了,那就肯定是真的了。

「好了,這水也差不多了,你們先下去吧,我要洗澡了。」

本來剛剛還有些燙人的熱水,因為韓楉樰和碧玉他們說了這麼一會兒時間的話,就變成溫的了,不過,這個溫度對她來說,倒是很合適的。

碧玉和紅綢都有些如墜夢中,迷迷糊糊的就順著韓楉樰的話,出了她的房間了。

「真是兩個傻丫頭!」

看到碧玉她們就那樣同手同腳的就走出去了,韓楉樰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管她們,自己脫了衣服,洗澡去了。

「紅綢,你掐掐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到了屋外,碧玉還是有些不相信這是真的,看著一旁的紅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