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是,大哥我錯了,待會一定陪你好好喝幾杯,算是向你陪禮道歉。請,快裡面請。馬武大哥也快請進。」林炎一邊道歉,一邊將二人請進大院。林家大院內,跟隨林少欽一起回來的何仙姑看到父親到來,開心異常,放下手中的活,沖了過來,「爹,馬叔叔你們來了。」

「你這臭丫頭,你師傅結婚這麼重大的事,為什麼不提前跟我們說,害得我和你馬叔叔趕得差點喘不過氣來。」

「爹,這你可冤枉我啦,我也是跟著林少欽大哥他們回到西沙城才知道的。」何仙姑無辜的說道。

「林少欽大哥?應該稱師伯才是。你怎麼這麼不懂規矩。」

「這你就別管了。我拜師就認他一個,其他人想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爹,你不要一見我就數落到現在,你可是有好幾年沒見著我了,難道不想我啊。」

「行、行、行,我不管你啦,以後這事讓你師傅去管。怎麼樣,跟著你師傅學了些什麼,有沒有長進啊?」

「那是當然的。師傅雖然沒什麼時間管我,但是他傳給我的這些,就夠我學上一段時間的。」何仙姑說到這裡,神情稍許黯淡。

何師道心裡明白,沒再繼續這個話題。父女倆聊起了家常事。

吉時一到,新郎、新娘在眾人的祝福聲中辦完儀式,正式結成夫妻。林家大院鼓樂喧天、杯盤交錯,一片喜氣洋洋。(未完待續……) ?各城的爭霸賽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西沙城當然也不例外。林炎的大婚也成了西沙城眾多武林人士茶餘飯後的談資。他們對現在的林家羨慕不已,對到訪的嘉賓更是津津樂道,所有出席的嘉賓都被這些人給挖掘出來,評頭論足,其中當然也少不了五毒教的何師道。這些信息被有心人(刺天閣的暗探)得知后,整理成信,傳書給了唐堂。唐堂看完信函,臉色微變。他找來唐傑,將信函交給他看閱。唐傑看完之後神情亦是突變。

「父親,這是怎麼回事,五毒教怎麼會和林炎搭上的?他們根本就沒可能有交集啊。」對此,唐傑感到很奇怪。

「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事實已經擺在面前,我們必須要面對。我已經安排西沙城的人對林炎的過往進行全面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傑兒,這邊的爭霸賽已經結束,你先回仙樂城發展,我這就去往西沙城,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一有新的信息我會傳書給你的。」

「是父親。我明天就返回仙樂城。」唐傑躬身告退。

唐堂也準備動身,前往西沙城。

婚禮完畢,親朋好友陸續離去,何師道和馬武也悄然離開,未被刺天閣人所發覺。百里冰、歐冶子入住在沙家與沙傲天作伴;而菩提子和木[長][風]文學藥師則住進了林炎的小院。

「爺爺,你最近的煉藥水平有沒有提高啊?」

「哎,別提了。爺爺就不是這塊料,至今還只是三品藥師。不過,炎兒,這煉藥對真氣錘鍊確實幫助很大,我現在已經有一成半的真氣得到過錘鍊,比你沙爺爺要快得多。」菩提子不無得意的說道。

「爺爺真厲害!只要堅持下去,爺爺肯定能做到的。」林炎轉頭對百里雪說道,「雪兒,我想送爺爺一份禮物,你那裡還有嗎?」林炎對玄冰玉沒有分配權。只得向百里雪請示道。

「有。我這就給你去拿。」百里雪知道林炎對菩提子的感情,這塊玉是一定要給的。不一會兒,百里雪從屋內出來,手中拿著個綢緞掛袋。遞給林炎。林炎接過掛袋。向百里雪笑笑。「謝謝雪兒。」然後將掛袋雙手送至菩提子面前,「爺爺,這是炎兒給你準備的。你收下吧。」

「哦,炎兒還給爺爺準備了禮物,那爺爺一定要好好看看。」菩提子接過掛袋,將玄冰玉取了出來,「這、這是玄冰玉,這不是要給思凡丫頭治病用的嗎,你怎麼能輕易送人。趕緊收起來。」

林炎聽到菩提子一見到玄冰玉首先想到的是姐姐的藥材,內心非常感動,「爺爺,您收著吧,我們這裡還有,應該夠姐姐治病用的。」

「真的?」

「真的,爺爺,我不騙你,不信你問雪兒。」

菩提子看向百里雪,百里雪點頭說道:「是的,爺爺,我們真的還有。那塊你就收著吧。這對心神很有幫助,爺爺你煉藥時應該用得上。」

「既然這樣,那爺爺就先收著。不過,炎兒,如果煉藥不夠,可一定要跟爺爺說。」

「知道啦,爺爺。肯定夠的,你放心吧。」林炎和百里雪異口同聲道。

「炎兒,『絕世還魂丹』的藥材已經全部集齊,可是想要煉製出來卻很難啊。你木爺爺這老瘋子到現在還未達到九品等級呢,這可怎麼辦?哎。」菩提子有些擔心的說道。

「爺爺,不急。這煉藥也不是一天二天就能成功的,木爺爺也儘力了。」林炎安慰道。

「爺爺,炎哥哥現在也在提升煉藥水平,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自己煉的。」百里雪說道。

「哦,炎兒,你現在的煉藥水平已經達到這個高度啦?」菩提子驚奇的看著林炎。

「爺爺,我學了些新的煉藥方法,煉藥水平確實提高的蠻快的。」林炎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好,那好。那你抓緊時間,加緊練習。指望那老瘋子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呢。爺爺就不耽誤你的時間啦,你抓緊時間煉藥吧。」菩提子見到事情有轉機,心情也好了許多。他轉身離開,去找木藥師了。

之後的日子,林炎沒再出過林家大院,整日里專心煉藥。藥師殿的高級委託單全部被武長生帶到林家,交由林炎煉製;沙家更是將高等級丹藥所需的藥材全部送至林家,任林炎所用。不用為藥材擔心,林炎煉起葯來心無旁騖。

木藥師就住在林家,他從菩提子那裡得到這個消息后,就整體和林炎呆在一起,看著林炎煉藥,偶爾會指點上一二。

在這些條件的促使下,林炎的煉藥水平在穩步提升。林炎小院內,高品質丹藥的葯香不時飄出,吸引著西沙城內的諸多武林人士,但是他們都認為這是木藥師在煉藥,只是對林家羨慕不已,而無其他想法。即便刺天閣的暗探也是如此認為的。

一個半月後,林炎小院內傳出了陣陣狂笑聲,狀若瘋狂的林炎手捧著剛剛煉製出來的丹藥笑個不停。笑聲驚動了林家大院內的所有人,他們紛紛放下手中的活,趕往林炎的小院。林永強、林朝宗、林朝元安排林家核心人員站在小院門口阻止他人進入,自己則進到院內了解情況。

林炎這時已經安靜下來,他拉著百里雪的手激動的說道:「雪兒,我煉成八品丹藥啦。我真的煉成八品丹藥啦。」

百里雪也是滿臉激動,一邊用手擦著林炎的淚水,一邊安慰道:「是的,炎哥哥,你煉成八品丹藥了,你現在能夠煉『絕世還魂丹』啦。」

木藥師不明白二人為何如此激動,還說什麼煉製出八品丹藥就可以煉「絕世還魂丹」。他從林炎手中取過剛剛煉製出的「生生造化丹」仔細鑒定起來。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丹藥,有何種藥效,但是經過鑒定之後,他大吃一驚,這哪是什麼八品丹藥,這完全就是九品丹藥,而且還是上等的九品丹藥。等林炎平靜下來后,他開始問出心中的疑問,「炎兒,這完全就是九品上等丹藥,你為何要說它是八品丹藥呢?」

林炎將思路理了理,說道:「木爺爺,我說的八品丹藥是按照天元大陸的標準來稱呼的。這顆丹藥在天元大陸叫『生生造化丹』,是八品中等丹藥,與『絕世還魂丹』齊名。這丹藥能生肌活血、修補丹田和經脈,雖說不能起死回生,但是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它就能活人性命。」

「啊,是天元大陸流傳下來的!炎兒,你有丹方嗎,可不可以給我看看?」

「木爺爺,丹方已經損毀了,不過我可以將丹方記錄下來給你。」林炎不敢將《醫聖藥典》之事說出,只能如此說道。

「那一樣,一樣。炎兒,這丹藥在天元大陸才是八品中等,那還有什麼丹藥在其之上?」對未知藥理,木藥師充滿求知慾。

「據我所知,八品上等丹藥有『補天丹』和『易筋丹』。這二種丹藥藥方我也可以為木爺爺記錄下來。但是九品丹藥卻只有其名,不知道丹方。」

「好、好、好,謝謝你,炎兒,你真是讓我大長見識。九品丹藥的名稱你也告訴我一下,也讓木爺爺看看眼界。」木藥師此刻萬分激動,他覺得自己就好像是井底之蛙,這突然跳到井外,對外面的一切都感到好奇。

「木爺爺,九品丹藥叫『奪天丹』,寓意是奪天地之造化而製成的丹藥,據說即便人已經死亡,只要及時服用此丹,就能活命。是一種逆天的丹藥。木爺爺,我們先到房間去吧,我這就為你記錄下這些藥方。」

「好,走趕緊進屋。」木藥師現在有些迫不及待啦。

林永強父子三人被林炎所說的這些信息震得呆立當場,等他們進屋這才回過神來。三人亦急忙跟進屋內。

林炎見到三人進來,趕緊上前,「爺爺,大伯、義父,你們怎麼來了,是不是剛才的動靜驚擾到你們啦?」

林永強說道:「沒事、沒事。你忙你的,爺爺和你義父他們就是不放心,過來看看而已。」

小半個時辰過去,木藥師像懷揣著寶貝似的從林炎房間出來,急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間,小心翼翼的將林炎記錄給他的藥方展開,認真看起來,就連菩提子進門都沒有察覺。

林炎房間內,林朝輝得到消息也趕了過來,激動的問林炎:「炎兒,你現在能夠煉『絕世還魂丹』了?」神情滿是緊張。其他三人也是一臉緊張,看著林炎。

「是的,三叔。我應該能夠煉了。」林炎現在也很激動,但是沒敢將話說滿。

「好,好,能煉就成。炎兒,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煉製?」林朝輝關心的問道。

「三叔,還得等幾天。我現在剛剛達到要求,必須要多熟練熟練,才能開始煉製『絕世還魂丹』,要不然我會擔心藥材不夠用。」

「行,你準備就是,三叔等得起。這麼多年多等下來了,還會在乎這麼幾天嗎。炎兒,煉藥的時候一定要告訴三叔,三叔要來看著,知道嗎?」

「是,三叔,我知道啦。」

「行,那我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林家長輩離開小院。(未完待續……) ?從第一枚「生生造化丹」煉成,至今已經過去了十天,在這十天之內,林炎又成功煉製出三枚。這樣高的成功率令木藥師咋舌,他對林炎的煉藥天賦欽佩不已。

當第四枚「生生造化丹」成功煉出后,林炎結束了這次的煉藥歷程,他感覺應該差不多可以考慮煉製「絕世還魂丹」了。從第二天起,林炎開始閉關靜思,細細琢磨起「絕世還魂丹」的煉製過程。

這一閉關就是三日,當林炎出關時,百里雪見到心疼不已,只見他頭髮凌亂、衣衫不整、雙眼布滿血絲,看來這次的閉關對心神消耗挺大。

「炎哥哥,怎麼樣,有把握了嗎?」

林炎點點頭,「雪兒,經過這次演練,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那就好。炎哥哥,你趕緊休息休息,等完全恢復到最佳狀態,再來煉製『絕世還魂丹』。」

「我知道,雪兒。我先休息去了。」林炎現在確實感到很疲憊,急需休息。

經過二晝夜的休息,林炎總算完全恢復過來。對這次「絕世還魂丹」的煉製,他現在已經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把握,應該可以開始嘗試啦。所以從這一天起,林炎開始焚香熏衣,盡顯虔誠。為了姐姐的蘇醒,他把煉藥的每一個步驟都辦得盡善盡美,希望能得到上天的眷顧,讓他能順利的將「絕世還魂丹」煉製出來。

第三天傍晚,林炎正陪著百里雪在院中散步。百里雪問道:「炎哥哥,你現在都已經準備好,那什麼時候開爐煉藥?」

「後天吧。雪兒。這丹藥關係到姐姐能否蘇醒過來,一想到此,我就不由得會緊張,煉藥時注意力就不會集中,這種狀態煉藥。很難成功。我想到後天應該差不多能平靜下來了。」

「行,到那時你就專心煉藥,我和爺爺、義父他們在遠處看著就是,不會幹擾到你煉藥的。」

「可以。雪兒,你現在懷有身孕,要照顧好自己。不用為這事操心,相信我,一定能成功的。」

「我相信你。」

第二天晚餐過後,林炎去書房靜坐,將明天煉藥的過程又在腦海中演練了一遍。看看是否還有什麼遺漏。百里雪則來到林永強的院子。見到林永強,百里雪說道:「爺爺,炎哥哥明天開爐煉丹,你和義父他們如果要去看,要離遠一些,不要影響到他。我看他為這『絕世還魂丹』背負的壓力太重,擔心他見著你們之後,心情緊張。反而影響發揮。爺爺,你能理解嗎?」

「雪兒,你放心。我知道啦。我會關照他們的。」

「謝謝爺爺,那我先回去啦。」百里雪向林永強告辭回到小院。

第二日早起,林炎開始認真準備起來。葯爐被他擦拭的乾乾淨淨擺在桌子上,藥材整齊的放在林炎觸手可及的地方。凈手之後,林炎沒有著急著點燃爐火,而是立在爐邊閉目平靜了會兒。睜開眼睛之後。林炎開始點燃爐火,將藥材有條不紊的按次序投入爐中。林炎先以水行真氣控制爐火滋養藥液。待藥材全部熔融后,林炎改用木行真氣全力控火。心神亦融入到葯爐之中,感覺著爐內藥液的變化。整個過程,林炎不急不躁,隨著心神而動,完全忽略了外界的變化。丹爐內,藥液精華不斷凝聚在一起,融合成球形。隨著時間增長,球形不斷被精鍊變小,葯香從葯爐中傳出,越來越濃。

得到關照之後,林家眾人、菩提子、木藥師等人在林炎開爐煉藥后才來到林炎的小院,他們一直在遠處默默注視著。隨著葯香漸濃,他們的臉上都露出緊張而又激動之色,更是小心看著,大氣都不敢出。

半個時辰過去,林炎沒什麼變化;一個時辰過去,林炎依然沒有什麼變化;一個半時辰過去,林炎的臉上稍顯凝重之色,眼睛盯著爐內一眨不眨。林炎的變化,牽動著其他人的變化,眾人的神情更顯緊張,特別是林朝輝,隱在衣袖中的雙手在微微顫抖。但是他沒有察覺,眼睛死死地盯著林炎在煉藥。

爐內的球體已經被林炎凝練到雞蛋般大小,林炎這時改用水行真氣控火,開始文火滋養它,待一盞茶時間過去,林炎再次使用木行真氣控火凝鍊,丹藥再次縮小乒乓球大小;接著林炎又改用水行真氣滋養。。。。。。如此反覆五次,丹藥完全成型。直到此刻,林炎的臉上才稍顯輕鬆之色,「絕世還魂丹」已進入到溫丹階段,成藥就在眼前。

眾人看到林炎露出輕鬆神色,終於放下了一直懸著的心,靜等丹藥出爐。他們不知道,此次煉丹有多兇險,如果丹藥在最後階段發生藥性相衝的話,林炎必將身負重傷,甚至有可能會喪命。

林炎這次的煉藥方法引用了煉器的「九鍛九燒之法」原理,經過這種方法,藥液的藥性完全被凝鍊出來,沒有浪費。與之相對應的,藥性如果相衝的話,這威力更是驚人。這也就是林炎,身具幾種真氣才敢這樣做,換作木藥師都沒有這個能力去完成。林炎曾經嘗試著用這個方法煉製過六品丹藥和七品丹藥,他發現運用這個方法煉製出來的丹藥,品質還會增加半成。這次煉製「絕世還魂丹」,他決定使用這個方法,就是想將丹藥品質再次提升,確保可以將姐姐救醒。在八品丹藥上使用這種方法雖然有些冒險,但是他覺得很有必要,所幸他成功了,這樣的冒險也值了。

溫養丹藥一般不會再有什麼危險,但林炎沒有放鬆,心神依然沉浸在葯爐之中,感覺著丹藥的變化。

又是半個多時辰過去,小院內葯香更加的濃郁,聞著這股葯香,竟然有種使人心靜下來,思路清晰之感。眾人明白這應該是神魂類丹藥的特性,對能救醒林思凡更是信心大增。

「絕世還魂丹」終於可以出爐,林炎快速取出藥瓶,將「絕世還魂丹」收入藥瓶之中。完成這一切,林炎的心神才從葯爐中收回,這時他才感覺到自己身心疲憊,全身冷汗淋漓。他取出補充體力的丹藥快速服下,又閉目調息了會兒。

看到林炎已經結束煉藥,百里雪走上前來,「炎哥哥,累不累,要不先休息一下?」

「雪兒,沒事。走,我們這就喂姐姐吃藥去,我想看著姐姐馬上醒來。」丹藥成功之後,林炎有些迫不及待。

「嗯,好的。不過你還是先把衣服換一下,要不然姐姐醒來看你這個樣子會心疼的。」百里雪看著臉色蒼白、冷汗浸透全身的林炎,勸說道。

「行,我這就去換,你等著我。」林炎急匆匆回到屋內,擦拭了一下身體后,換上乾淨衣服,又急匆匆走出來,「我換好了,走吧。」說著,拉著百里雪的手向院門走去。直到這時,他才發現院子內站立著很多人,趕緊上前一一行禮,而後問道:「你們怎麼都在這裡,什麼時候來的?」

林朝元代表大家說道:「炎兒,我們在你煉藥時就來啦。看你在專心煉藥,所以沒有上前打擾。怎麼樣,成功了吧?」林朝元不放心,再次確認的問道。

林炎點頭,「是的,義父。『絕世還魂丹』已成功煉成,就看這藥效能否將姐姐給就醒了。」

聽到林炎確定的回答,眾人都稍微鬆了口氣。林朝元說道:「走,咱們一道過去,看著思凡醒來。」

眾人隨著林炎一起向林思凡的房間走去。(未完待續) ?來到林思凡的房間,林炎走到床前,雙手顫抖的將「絕世還魂丹」放入林思凡口中,然後運轉真氣,讓它順著咽喉順利進入到胃中。

「絕世還魂丹」進入到胃裡后,在真氣的幫助下,很快就化開,藥效也開始發作。

眾人都一臉緊張的看著床上的林思凡,希望能發現出一絲變化。

一盞茶過後,林思凡的臉上終於有了一些變化。她雙眉緊鎖,面露焦急之色,小嘴一張一合,想要叫喊著什麼,但是聲音卻發不出來。這讓她更加焦急,頭部開始左右晃動,掙扎著想要發出聲音。眾人見到這樣的變化,都非常興奮,臉上露出喜悅的微笑。看來「絕世還魂丹」真的能救醒林思凡。

林思凡的努力沒有白費,經過竭力掙扎,她叫出了她急切想要說出的話:「小弟快跑!」

聽到這個呼喊聲,林炎瞬間淚流滿面,抱住林思凡輕聲疾呼著,「姐姐醒來,姐姐醒來!」語音中帶著哽咽。 重生之鹹魚難做 眾人也被感動的眼圈發紅,百里雪則已經泣不成聲。

林思凡發出了這聲吶喊之後,如釋重負,臉上稍顯平靜了些。她覺著得到自己警示后,小弟應該能作出反應,確保安全的。她又想安靜的休息會兒。可是她的耳邊不時有小弟的聲音傳來,「姐姐醒來,姐姐醒來。」這聲音是如此的好聽,讓她百聽不厭,不願睡去,她還想睜開眼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小弟在呼喊著自己。可是這眼皮怎麼這麼沉啊,怎麼就打不開啊!她不想放棄這個機會,她一定要看看小弟是否真的已經安全。並且還在自己身旁呼喊著自己,否則,她不甘心。

睜不開,還是睜不開。不行,我一定要看看!倔強的林思凡向著沉重的眼皮發起了一次次衝擊。終於眼前出現了一絲亮光。這個成就讓她更加幹勁十足,不停的努力。「絕世還魂丹」在不斷發揮著作用,林思凡耳旁小弟的呼喊聲越發清晰,通過聲音,她能感覺出小弟的焦急情緒。她能感覺自己越發的清醒,就好像大睡一場之後終於想要醒來一般。終於她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小弟滿臉的焦慮,和見到自己醒來時瞬間爆發出來的喜悅。她終於看到小弟啦!這不是做夢。她開心的笑了,略帶血色的臉頰在笑容的映襯下如盛開的百合,清新怡人,眼睛盯著小弟。臉上掛著滿足的微笑,「小弟,我們沒事啦?我們這是在哪裡?」

「姐,沒事了,我們沒事了。我們已經在家,在家。」

「我們回家了?我們真的安全了?任我行呢?」

「任我行被菩提子爺爺嚇得躲在天山不見蹤影。我們早就到家了。姐,你已經沉睡了好多年啦。」

「哦,沒事就好。小弟。讓姐好好看看你有沒有受傷。」

「姐,我沒有受傷,真的。真的沒有受傷。姐,你快快好起來,好了后,你還要帶著我去闖江湖呢。」現在的林炎開心不已,無數童年的記憶多湧現腦海,姐姐小時候對他說過的話。他再次說出,激勵著姐姐儘快振作起來。

林思凡伸出胳膊。用手輕撫林炎的臉頰,開心的笑了。「嗯,等姐好了,就帶你去闖蕩江湖。」

「那姐你一定要答應我,儘快好起來。」

「嗯,我答應你。」林思凡點點頭,開心的說道。

屋內的眾人看到林思凡能說能動,都非常開心,臉上全笑開了花。菩提子亟不可待的走上前來,「丫頭,你可要快點好起來,爺爺等著帶你和炎兒去留仙居吃『佛跳牆』去。爺爺可是好長時間沒有去吃過了。」

「好的,菩提子爺爺,到時我請客,讓爺爺吃個夠。」見到菩提子,林思凡很感動,從林炎剛才的話語中,她知道是菩提子爺爺趕去救了他們,對菩提子她心存感激。

屋內眾人都紛紛上前探望,林思凡見到家人都在,也非常開心,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失過。活著真好!

百里雪最後走上前來,向林思凡行禮道:「姐姐好,我叫百里雪,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見到這唯一的陌生人,林思凡有些疑惑。林炎介紹道:「姐,你不認識吧,我給你介紹一下,她是我的妻子,小弟已經成親啦。」林炎幸福的說著。

聽到林炎的介紹,林思凡的身體僵硬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也有一瞬間的停頓,而後又恢復常態。這短暫的變化,百里雪略有察覺,而其他人都沒有感覺到。

「百里妹妹,你好,恭喜你們。你看姐姐我一直卧床,也沒有機會參加你們的婚禮,真是對不住。」而後,林思凡對林炎說道,「小弟,姐姐剛醒過來,感覺還有些不適,有些累了,想再休息會兒。」

聽林思凡如此說,眾人也覺得有理,紛紛告辭離開。林炎拉著百里雪的手立在床前,說道:「姐,你想吃點什麼,過一會兒我給你送來?」

「小弟,姐還沒覺著餓,要不就給我熬點粥吧。」

「好的。姐,過會兒就給你端來。我們先下去了。」答應下來后,林炎拉著百里雪的手離開房間。

看著二人手拉著手離開,林思凡的臉上黯然失色。小弟已經成親了,小弟有妻子了。我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祝福他們吧。我是姐姐,一個愛護他們的姐姐。林思凡想通此點,放下心中的漣漪,將對林炎的愛意藏在內心深處,作為自己最美好的回憶。

回小院的路上,百里雪問道:「炎哥哥,姐姐是不是不喜歡我,你剛才介紹我時,姐姐好像楞了一下。」

「不會的,姐姐肯定會喜歡你的。姐姐楞一下應該是聽到我成親了,她感覺吃驚而已。等姐姐好起來,我們多陪陪她,到那時你們就熟悉了。雪兒這麼活潑可愛,誰會不喜歡呢。」

「我想也是。走,我們去給姐姐熬粥去。」

一個時辰過後,林炎和百里雪端著熬好的粥再次來到林思凡的房間。見到林思凡睜著眼睛,二人上前道:「姐姐,你醒了。粥已經熬好了,你趕緊吃點吧。」

「嗯,好的。小弟你有事就先去忙,我和百里妹妹聊會兒天。」

「我沒事,姐姐。我就在這兒看著你吃。」

「炎哥哥,你出去吧,我和姐姐說會悄悄話。有我照顧姐姐,你就放心吧。」冰雪聰明的百里雪看出林思凡有話要和自己說,準備支走林炎。

「那好吧,我到木爺爺那裡去一下,一會兒就回來。姐姐你先慢用,我走了。」打完招呼,林炎轉身離開。

「百里妹妹,我沉睡了有多長時間啦?」

「姐姐,你叫我雪兒吧,家裡人都這麼叫我。姐姐自從受傷后一直昏迷,到現在已經七年多了。」

「這麼久了?」聽到這個時間,林思凡有些失神。回過神后,林思凡喃喃自語道,「這麼說,今年小弟已經二十歲了,怪不得長得這般高大了呢。」

聽清林思凡的感慨,百里雪「嗤嗤」笑道:「姐姐,他長得高大正常啊,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能不長個嘛。但是如果前二年你看到他,肯定多認不出來。就連少欽哥哥第一眼看到他都沒敢認。」

「哦,怎麼回事,說來聽聽。雪兒,你將這幾年小弟的事情好好跟我講講,好嗎?」

「好,姐姐。來,你一邊吃,我一邊講給你聽。」百里雪將粥端到林思凡跟前,一邊喂她,一邊說起了林炎的故事。故事的開頭就是林少昆大婚之時,百里雪與林炎的相遇。當時她對林炎的感覺是孤立無助,與喜慶的氣氛格格不入。那時,她對他產生了興趣,想要知道這男孩為什麼會如此可憐,對是可憐。後來她跟著他來到這裡,看到了林思凡,知道了事情的緣由。她改變的看法,這不是可憐,是可敬。小小年紀背負著如此大的責任。她想要進一步的了解他,可是他沒有給她這機會,自己悄無聲息的走了,一個人獨闖紅海沙漠。有些事情,百里雪沒有經歷過,她只是聽林炎簡單的說過。但是通過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她知道,之前的事情肯定也不會輕鬆,特別是那被烘烤的黝黑的皮膚,更說明事情的艱辛。隨著百里雪的娓娓道來,林思凡聽得非常心疼,淚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流。小弟為了救醒自己可謂是歷經千辛萬苦,就連百里雪也跟著他一起經歷過多次磨難。在百里雪的述說中,林思凡能感受到百里雪對小弟的愛意,這是絲毫不弱於自己的愛。林思凡從心底里接受了百里雪。

二人在房間內聊得忘記了時間,直到林炎到來,才發覺天已黑了。林炎端來了晚飯,三人圍著林思凡的床邊開心的吃著。

在林炎和百里雪的悉心照料下,林思凡康復的很快,現在已經能夠下地行走。她經常和百里雪一道在小院內行走,講述著小時候的事情。二女感情日漸深厚。林家大院內喜氣洋洋。(未完待續) ?經過日夜兼程的趕路,唐堂終於抵達西沙城。為防止被林炎和百里雪認出,他進行了易容,以一副完全陌生的形象進入到西沙城。

在西沙城轉悠了會兒后,唐堂進到一個雜貨鋪內。這雜貨鋪正是刺天閣在西沙城的地下堂口,負責人叫王平,就是雜貨鋪的老闆。此人長相普通,扔在人群中,你根本就不會注意到他。王平來到西沙城,盤下這個雜貨鋪后,一直深居簡出,很少同鄰居們交往。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去茶樓一個人靜靜的喝壺茶(當然外人是這麼認為的)。所以鄰居對他知之甚少。

王平將唐堂引進後院自己屋中,問道:「閣主,您怎麼來了?是為了爭霸賽來挑選人員的?」

對刺天閣的老人,唐堂沒做隱瞞,說道:「不是,人員的選擇我相信你。我是為林家林炎而來的。此人有些問題,我想過來觀察觀察。最近林家可有什麼動靜?」

「稟閣主,林家最近動靜可真不小。首先就是林炎和百里雪的婚禮,來了很多大人物,這我已經向您彙報過;其次就是前段時間,林家一直有人在煉製高品質丹藥,葯香瀰漫出林家大院,引起很多人的猜測,他們認為這是木藥師在衝擊九品藥師。我對此表示懷疑,衝擊九品藥師這等大事,木藥師怎麼可能會在林家進行呢。後來通過多方打聽才得知,原來林家大小姐林思凡幾年前被任我行重傷,一直卧病在床。木藥師煉製高品質丹藥是為了救她。現在她已經被救活。可以四處走動了。林家的活動能力不小啊,竟然能夠請動木藥師。」

唐堂沉吟一會,再次問道:「你最近可有看到過林炎?」

「前些日子,估計是治療林思凡的事,林家走動之人很少。自從林思凡能夠下床行走,林家開始熱鬧起來。林炎最近這段時間經常陪著百里雪和林思凡二人上街走動。閣主如果想看看的話,我們可以去茶樓等待,在那處,我們看得會比較清楚些。」

「王平,我問你。五毒教的何師道自從參加完婚禮就沒有再出現過?」

「是的。閣主。下屬失職,沒有發現他是如何離開的。」

唐堂擺擺手道:「這不怪你,參加婚禮人員眾多,他成心想躲避是很難被發現的。你以後給我多關注林家的一舉一動。包括進出人員的身份。人手不夠。我可以再調些人過來。記住。觀察就行,不要試圖打探什麼,以防被林家察覺。他們是本土人士。關係錯綜複雜,稍有不慎就會暴露自己,知道嗎?還有不要想著跟蹤林炎和百里雪二人,他們身旁有金蛇存在,對身周的感知很敏銳。」

「是,閣主。」

「走,跟我去茶樓喝茶。我要看看林炎今日是否會出現。」說完,唐堂起身。王平趕緊走前帶路,向茶樓走去。來到茶樓,二人在窗口挑了個座,叫上茶水慢慢飲用起來。

林家大院門口,百里雪和林思凡相互挽著,有說有笑的走出大門,林炎在身後跟隨,小心伺候著。

「姐姐,今天我們去扯些棉布。小傢伙在肚子里越來越不老實,估計是想要急著出來。看來得先給他準備好衣物才行。」百里雪邊說邊摸著已顯的肚子,滿臉母愛。

「是啊,是該提前準備才行。我們今天要好好挑一挑,回頭我親手做幾件,也讓他感受感受姑姑對他的愛。對了,雪兒,小傢伙的名字取了嗎?」林思凡很是羨慕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