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你得好好教他們才是。」

「你這話什麼意思呀?」

顧可彧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陸季延臉上露出了笑意,眼睛裡邊更是有濃濃的玩味意味。

「我是說他們也太沒眼力勁兒了,怎麼不知道迴避還要來打擾咱們,你一定得好好教教小唐。」

顧可彧的臉色突然漲紅的成了一隻熟透了的蘋果,因為剛剛那個吻讓她大腦都有些缺氧,現在才反應過來。

「他平日里不這樣,剛剛就是故意的。」

「那你就得更加好好教教他。」

陸季延反應很快,顧可彧的話音剛一落地,他就緊接著說了出來。

等著吃了晚飯後陸季延才離開了公寓,臨走的時候更是一直叮囑著顧可彧不能做大動作,一直待在家裡把傷養好了才是,不管出了什麼事兒,得第一時間通知他。

顧可彧的工作這邊剛剛結束,目前還沒有接到新的通告,她這幾天趁著空閑也剛好在家裡養傷,平日里公寓裡邊就只剩下他一個人,這天正把玩著手機時就接到了小唐的來電。

顧可彧之前囑咐小唐的事情現在已經有了眉目,他精挑細選了好幾個劇本,想讓顧可彧再看一看,挑選一個最合適江映寒的。

畢竟是由江映寒去演出,顧可彧第一時間通知了他,讓他也去工作室選一選自己接下來的本子。

顧可彧趕到工作室的時候,人已經到齊了,小唐更是和江映寒坐在窗邊一起挑著接下來的劇本,今天外面也是晴空萬里的,一圈溫暖的陽光照在他們身上,江映寒整個人看起就是人畜無害。

自從再見面之後,顧可彧一直看見江映寒都是身著正裝,整個人顯得十分成熟,但是他今天卻沒有像之前那樣打扮,而是換了一身陽光清爽的休閑服裝。

雖然他穿上正裝能給人一種威震四方的感覺,但是相比較來說,休閑服裝更能夠磨合掉他身上那些銳角,顯得人更加親切溫柔。

「你來了呀,趕緊過來一起選選吧。」

顧可彧正看得有些出神時,江映寒突然抬起頭來對著她輕聲笑著說道。

她只覺得臉上訕訕的,面子都有些掛不住,長出一口氣之後就慢慢走到他們面前,現在桌子上邊已經放了好幾份小唐挑選過的劇本,顧可彧很快就被這些東西給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

她重活一世之後,對許多事情掌握了先機,自然知道得挑選一個什麼樣的劇本,才能夠為江映寒的復出做好所有的鋪墊。

「顧可彧,你覺得這個劇本怎麼樣?我覺得挺新奇的。」

江映寒挑選的一個劇本遞給了顧可彧,他的眼睛裡邊既有詢問又有徵求的意思。

顧可彧抬起頭來,撇了兩眼之後就慢慢搖頭說道:「不行,這個劇本雖然看上去有意思,但是現在市場沒有打開,最近兩年恐怕都沒有人會注意。」 「詩詩,你、你這麼早就起來了?」

方逸天一怔,笑著問道。

「方哥哥,你在家啊,我看到方哥哥門前的車車就知道方哥哥在家裡了。」詩詩一張可愛的臉蛋甜美的笑著,說道。

「詩詩……來,給婉兒姐姐抱抱!」蘇婉兒看到門外站著的詩詩后心中也是一喜,走過去抱起了她。

「咦,婉兒姐姐,你怎麼也在方哥哥的家裡啊?你也是來找方哥哥玩的啊?」 命運道標 詩詩揚著一張小臉,奇怪的問道。

「呃,是啊,婉兒姐姐比你來得快呢,方哥哥剛睡起來她就來了。」方逸天連忙說道。

「哦,婉兒姐姐你們放假了嗎,我們放假了哦。」詩詩說道。

「婉兒姐姐也放假了,以後就可以帶詩詩去玩了,好不好?」蘇婉兒親著詩詩的小臉蛋,笑道。

毒妃當道:廢物王爺請躺好 「好啊好啊,」詩詩高興地拍著小手,又說道,「還有方哥哥,還要跟方哥哥一起去玩,上次方哥哥帶我去騎木馬還有碰碰車,可好玩呢。」

蘇婉兒水靈的大眼睛瞄了方逸天一眼,哼了聲,說道:「方哥哥是大壞蛋,不帶他去玩。」

詩詩的小臉蛋一怔,而後奇怪的問道:「方哥哥什麼時候變成大壞蛋了?方哥哥可好呢……」

方逸天聞言后一笑,頗有得意的看向蘇婉兒,笑道:「詩詩,你媽媽上班去了吧?自己一個人在家?」

「媽媽今天沒有去上班,今天是周末啊,方哥哥好笨。」詩詩嘟著小嘴,而後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般,說道,「對了,方哥哥,有件事我要告訴你聽。」

「嗯,什麼事?」方逸天隨口問道。

「我……我只告訴你一個人。」詩詩看了看蘇婉兒,說道。

蘇婉兒一怔,看了看詩詩,說道:「詩詩,你有悄悄話跟方哥哥說啊?那讓方哥哥抱你,你跟他說吧。」

說著她把詩詩抱給了方逸天,方逸天抱起詩詩,看了蘇婉兒一眼,笑道:「詩詩,有什麼事告訴我啊?」

詩詩小臉兒一笑,然後她胖嘟嘟的小手抱著方逸天的腦袋,小口貼在了方逸天的耳前,輕輕地說道:「方哥哥,我媽媽想你了!」

什麼?!

那一刻,方逸天險些沒有一頭栽倒,他連忙深吸口氣,口中一陣的念叨著: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方哥哥,詩詩說的都是真的,這兩天我聽到媽媽口中一陣念著你的名字呢……」詩詩又補充了一句。

方逸天一陣熱血上涌,他估摸著詩詩應該還不懂男女之事,估計她是聽到她的媽媽柳玉不經意間提前他的名字就說她媽媽想他了,這小妮子還真是……

方逸天注意到旁邊不遠處的蘇婉兒一雙眼睛疑惑的看著他,他臉上一陣尷尬,而後為了掩飾什麼,他笑了笑,說道:「呵呵,詩詩,我知道了!呃,你放心,方哥哥有空了肯定會帶你去玩的,還給你買好吃的,呵呵……」

聽到方逸天這麼一說,蘇婉兒心中以為剛才詩詩跟方逸天所說的悄悄話無非是要纏著方逸天帶她去玩罷了,這樣蘇婉兒眼中的疑惑之色才消散。

方逸天後背卻是一陣冒冷汗,幸虧詩詩這話是跟他悄悄說的,要是當著蘇婉兒的面說出來那麼這當中的誤會只怕是免不了了。

「方哥哥,我剛才說的真的,我媽媽真的想你了!」詩詩聽到方逸天那麼說之後心中一急,就大聲的嚷著,她生怕方逸天不相信她的話一樣。

那一刻,方逸天的腦袋轟然作響,彷彿遭到了雷劈——還真他媽的是童言無忌啊!!

很快,蘇婉兒的雙眼立即瞪向了他,眼中儘是詫異不解之色。

方逸天一陣頭大,還以為詩詩來了之後可以擺脫掉蘇婉兒的糾纏,豈料,卻是帶來了更加嚴重的問題,他還真是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呃……那個嘛,你媽媽想我去儘早幫她修好那個壞損的門口對不對?方哥哥最近有點忙,有時間了我就去。」方逸天連忙說道。

方逸天口中雖如此說著,可蘇婉兒的心中還是一陣疑惑,正想問什麼的時候卻是看到對面單元樓內柳玉走了出來,一身樸素簡單的打扮,但卻也怎麼掩飾不住她身上那股成熟性感的少婦風韻。

柳玉看到對面的方逸天抱著詩詩,蘇婉兒也在身邊后微微一愣,而後莞爾笑了笑,施施然的走了過去,走動間,萬千風情搖曳而生,成熟誘人。

「玉姐,早啊,呵呵,詩詩她大清早就來找我說你想我了呢,我想詩詩是想說你想我去幫你修一修那個門口吧?你上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有點忙……」方逸天笑了笑,一臉坦然的說道。

柳玉微微一怔,不過聰慧過人的她很快明白了怎麼回事,肯定是詩詩這個孩子童言無忌的大聲嚷著她想方逸天之類的話,想到此,她那張嫵媚動人的玉臉上微微一燙。

不過很快柳玉便鎮定了臉色,淡淡笑道:「呵呵,詩詩這孩子……今早起來看到那壞損的門口我就念叨了你一下,詩詩就跑過去來說了,呵呵!」說著,她目光看向蘇婉兒,笑道,「小婉,你回來啦,是不是放假了?」

「阿姨早上好,嗯,我們放假了呢。」蘇婉兒臉上蕩漾著甜甜的笑意,原本她剛才聽到詩詩那麼一說后還以為方逸天跟柳玉之間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經過這麼一說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

方逸天看到一場誤會就這麼有驚無險的消弭之後才暗暗輕吁口氣,手心卻是捏著把冷汗,如若不是柳玉的及時出現,只怕婉兒這個小妮子又要糾纏不清了。

「玉姐,這麼早你要去哪兒啊?」方逸天笑了笑,淡淡問道。

「我……我準備去買些菜,對了,順便交個修理工人去幫我修修那門口。」柳玉說著,既然跟配合著方逸天撒了個慌就要繼續下去。

「請修理工?不用了吧,請修理工還要花費冤枉錢,其實那門口買點零件回來就可以修好了。」方逸天說著,又說道,「要不這樣吧,今天我也有空,我用車拉你去買菜然後順道買點零件回來,幫你修理一下就好了。」

「那……那隻怕會耽誤你,這點小事就不用麻煩你了吧?」柳玉連忙說道。

重生之庶女凰后 「沒什麼的,大家都是一條街區上的,這點小事我還是能幫上忙的。」方逸天說著轉向蘇婉兒,說道,「婉兒,要不你就先帶詩詩去玩吧,我跟拉玉姐去買點東西回來。」

蘇婉兒看著方逸天點了點頭,柔順說道:「噢,好吧,那我今天帶詩詩出去玩玩好了。」

詩詩一聽,可高興了,跑向了蘇婉兒,拉著蘇婉兒的手就要朝外走。

方逸天見狀后與柳玉相對了一眼,彼此間微微笑了笑,笑容里似乎是深含著別樣的情意。 蘇婉兒果真是帶著詩詩出去玩了,方逸天一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不過一想起蘇婉兒那副鐵了心要賴著他一輩子的神情他就感到一陣頭疼。

「玉姐,我們走吧,我先送你去菜市場。」方逸天看向柳玉那張嫵媚精緻的臉蛋,說道。

「你要是忙的話那就算了吧,我自己坐車去,也不是很遠。」柳玉的臉微微漲紅,似乎是心有所想般。

「呵呵,玉姐你都說不是很遠了,我就送你一程吧。」方逸天說著走了出去,打開了車門,轉頭看向柳玉笑了笑。

柳玉一怔,而後只能是笑了笑,走了過去,坐進了方逸天的車內。

車內似乎是洋溢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樣氣流,伴隨著柳玉那微微急促不自然的呼吸而一陣陣的席涌而來。

自從那晚在柳玉的床上與她那番稍稍越界的纏綿愛撫之後方逸天就意料到兩人的再次見面會有這一出,不過他的臉色甚是坦然,相比之下,柳玉可要比他感到窘迫許多。

興許是覺得車內的這種氣氛有點壓抑,柳玉笑了笑,說道:「那晚的事還沒跟你說聲謝謝呢。」

「不用,以後應酬的時候玉姐多注意點就好了。」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柳玉點了點頭,又說道:「今早詩詩是不是說什麼了?」

「呃……也沒說什麼,小孩子嘛,不過詩詩還真是蠻可愛的。」方逸天一想起詩詩在他耳邊說她媽媽想他的時候他還真是怦然心動了一下。

「呵呵,你不放心上就好,」柳玉笑了笑,又說道,「前面右轉就是一個農貿市場了,到那裡我就下車吧。」

方逸天點了點頭,不過他能感覺出來,柳玉說出前面那句話的時候臉色似乎是有點黯然,他也沒說什麼,開車右轉,到前面的農貿市場后便停下了車。

柳玉看向他,說道:「謝謝你了,你去忙吧,不用等我買菜了,你還有事我也不方便打擾你多時。」

「要不我等你買菜送你回去吧,關於幫你修門口的借口……」方逸天還真是生怕蘇婉兒看到柳玉一個人回去后心有懷疑。

「沒事的,要是小婉問起來我知道怎麼說。再說了,小婉帶詩詩出去玩了,一時半會也回不來。你就不用等我買菜了,買菜完我會自己坐車回去。」柳玉說道。

方逸天想了想,他今天還真是有事,便說道:「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柳玉點了點頭,莞爾一笑,便走下了車。

看著柳玉逐漸的走遠之後方逸天輕吁口氣,調轉車頭朝著另外的方向飛馳而去。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方逸天驅車前駛的方向並非是玫瑰莊園,而是朝著郊外的方向飛馳而去,他這是要去找那家機械加工廠的張老闆。

張老闆的大半生都是在軍火生意中度過的,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退出軍火生涯之後獨力開辦了一個機械加工廠,不過他身上的那股煞氣以及廣闊的人脈可沒有消失。

他要找張老闆的目的當然是為了要對付九爺,九爺既然被稱之為天海市的地下皇帝那麼絕非是浪得虛名,暗中的勢力肯定很寬廣,身邊的高手肯定不少。

其實這些並不足以讓方逸天感到畏懼,只是在沒有摸清九爺的底子之前他不會貿然行動,唯有在摸清九爺的底子之後根據九爺的勢力分佈制定出反擊的計劃,同時也想好三條以上的退路,這才是他身為戰狼的一貫作風!

無論多麼強大的人,在每一次的行動中總會遇到不可預測的意外情況,這時候如果提前有制定好的退路那麼就能夠安然無恙的逃脫,可是如果不摸清敵情這退路也不好制定。

此番去找張老闆那麼林家別墅那邊只怕要耽誤了,他想了想便拿起手機撥打了林淺雪的電話。

「喂,小雪嗎,我是方逸天,今天我有點事,可能晚一點再過去你那邊。」

「哦,知道了!對了,跟你說件事……」

「什麼事?」

「今天早上我爸爸打電話回家了,他說他在M國那邊的項目談判進入了僵持階段,因此可能歸程要延後。」

「啊?這麼說我豈不知還要一直當你的貼身保鏢下去?」方逸天苦笑了聲,說道。

「哼,你不樂意啊?你不樂意你可以走,我又沒有死皮賴臉的要求你留下來!」電話里林淺雪氣呼呼的說道。

「我怎麼說也答應了你爸爸一直等到他回來為止,我說話算數的。再說了,答應了替你按摩豐胸的事情也不能半途而廢不是?」方逸天悠然說道。

「你……哼,先不跟你說,對了,你不是說那個需要每天都要按的嗎?你昨天……」

「噢,對,昨天還真是忘記了,那今天找個時間我把昨天的補回來吧。」

「補回來?你的意思是按摩的時間加倍補回來?你去死好了,我看你是想更長時間的佔便宜吧?」

方逸天訕訕一笑,說道:「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就你那沒二兩肉的樣子我還特意的去占你便宜?開什麼玩笑,我真是為了你著想才答應替你豐胸按摩的,無關佔不佔便宜。」

「方逸天!混蛋!別讓我看到你!!」林淺雪氣得直接掛掉了電話。

方逸天聳了聳肩,輕嘆了聲,現在的女人啊,真是聽不進一句真話!

方逸天加快車速,過了二十多分鐘后遠遠便看到了一家機械加工廠的廠址,開車臨近之後便看到了加工廠上掛著的「東興機械加工廠」的招牌,這就是張老闆開辦的機械加工廠。

這家機械加工廠的規模不大也不小,中等樣子,業務範圍有:焊接加工、機床加工、各種中型件、小型鋼件、鑄件加工、機床配套、配件。

張老闆靠著他的人脈關係,因此生產加工出來的部件都有穩定的銷售渠道,因此張老闆的日子過得也是滋潤,至少不用再過那種隨時隨地都會有生命危險的軍火販生涯。

方逸天在工廠前停下車,徑直朝著工廠裡面走去,工廠裡面各種機械切割的尖銳刺耳的聲音傳來,各個的車間的工作都在忙碌著,他目光轉了一眼,卻是看不到張老闆的身影。

「咦?方哥,真的是你啊方哥,你來了。」一個年輕消瘦的年輕人臉上帶著激動的笑意,朝著方逸天走來。

「呵呵,小候啊,我說了以後不用叫我方哥,叫名字就好。」方逸天笑了笑,認出走來的這個年輕人就是陳候,也就是他上次追的那個小偷。

「我、我都叫習慣了,一時間也改不了口。」

陳候撓了撓頭,笑著,看向方逸天的目光中滿是感激恭敬之色。 她說完之後,小唐就疑惑的抬起頭來看向她,顧可彧只得撥了撥自己的頭髮,對著他們慢慢解釋說道:「你們不要問為什麼,反正我就是這樣覺得。」

江映寒沒多說什麼話,只是輕聲笑了一句之後就翻動著其他的劇本。

顧可彧的目光很快又被另一本劇本給吸引住了,她湊上前去,把劇本里的內容翻了兩遍之後,眼睛裡邊的光芒就越發強烈了。

「我找的就是它。」

她伸出手去指著那個劇本,對著小唐他們激動的講道。

這個劇本名字叫做《千山雪》,是最近幾年難得的一部仙俠劇製作劇本,裡面的內容雖然在現在看起來比較新奇,但是過不了多久隨著仙俠遊戲的爆紅,這一類劇很快會在市場上能夠大賣了。

顧可彧前世的時候就知道這部劇,它接下來肯定會爆紅,而且作為江映寒的復齣劇,肯定會引起更大的反響。

江映寒放下手去翻動著劇本,看了兩眼之後就轉過頭對著顧可彧笑意盈盈的說道:「我也覺得這個劇本不錯,雖然之前我只演過其他劇,沒有考慮過這個類型,但是還蠻想挑戰的。」

「啊?你們為什麼都要選這個劇本呀?這麼多本子我覺得最不好的就是這一個了,仙俠劇現在根本就不多,而且也沒什麼人關注,如果拍出來之後沒有反響,那可就糟了。」

小唐激動的不得了,他眉頭緊皺著,很顯然對顧可彧他們的決定非常疑惑。

顧可彧他們什麼都沒說,反正這個劇本他們是看定了,小唐要是有什麼話也不能再多說了。

「我覺得這個本子不錯,正好我最近也沒什麼通告,既然都看好,那咱們兩個都去試鏡吧,反正這男女主角都沒有敲定下來。」

顧可彧又是翻動了兩頁劇本之後才對著江映寒提議說到,她現在身上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想要趕緊回到工作當中去。

江映寒重重的點了點頭,目光極其幽深,看著顧可彧就是認真的說道:「那好,那咱們一起去試鏡吧。」

說完之後,他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耐人深思的微笑。

顧可彧他們打電話和製片方討論好了試鏡時間,在下個禮拜一早上九點鐘之前趕到了指定地點就行了。

因為現在時間相對來說還比較早,所以顧可彧和江映寒根本就沒有耽誤什麼功夫,在一旁工作人員的帶領之下,很快就趕到了經理辦公室。

現在還沒有進入深一輪的複試當中,所以最開始的事情是由演員們自己挑選片段,顧可彧和江映寒都看上了這個仙俠劇的本子,所以他們兩個想要試鏡的是男女主角,這次更是挑了一段兩個人的對手戲。

其實這種情況也比較常見,對手戲能夠更加考驗演員們的配合度和默契,難度也相對大,相對來說也能夠節約很多時間。

顧可彧和江映寒很快就把這一段戲給演出完了,那幾個試鏡的考官們看著他們都非常滿意,顧可彧覺得這次恐怕應該也沒什麼太大問題。

「黎小姐真的非常優秀,把這段戲都給演活了,難怪你能夠拿到金熊獎了。」

那幾個考官一一說完之後就給顧可彧鼓起了掌,他們這些話對她來說是一個好的預警,但是他們卻隻字不提江映寒,難道是有什麼問題嗎?

顧可彧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只是半鞠著躬對著他們說道:「非常感謝你們大家對我演技的認可,但是今天這段表演也是因為有了一個好的搭檔,所以才能表演的這麼出色。」

顧可彧這句話說的非常有技巧,她和江映寒一同來進行面試她他不希望對方就這樣被刷了下去,更何況這次顧可彧跟著來是想要為江映寒拿到這部仙俠劇的通告。

江映寒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更是對顧可彧投過來了好奇的目光,顧可彧趕緊轉過頭去輕輕地笑了一下,然後就死死地盯著那幾位考官。

「顧可彧小姐真的是謙虛了,您的演技放在國內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您現在風頭正順,不論是人氣還是話題都非常高,今天這個女主角的戲我們決定定下你了。」

這位負責人說的話也非常有技巧,避重就輕的把顧可彧剛剛的問題都給忽視了。

「非常感謝您的認可!」

拿到新的劇本,顧可彧當然是非常開心的,但是這江映寒還沒有著落,她不可能就這樣輕易罷休。

「既然現在女主角的戲已經定下來了,那麼男主角您們……」

她這話只是講了一半沒有說完全,但是意思大家都能夠聽得明白,顧可彧更是向著江映寒看過去了一眼。

本來臉上還露出笑意的幾位考官,神色立馬就變了,抬起頭來看著顧可彧目光也是相當冷淡道:「男主角是整部戲的重中之重,所以咱們這邊還需要再考察一下,目前還沒有定下來。」

「那你們各位覺得江映寒現在怎麼樣了?畢竟他之前的演技在國內也是數一數二的,而且人氣也非常高。」

顧可彧想要進一步為江映寒爭取到這部戲的男主角,畢竟這部戲在之後肯定能夠爆紅,作為復齣戲來說一定能夠成為大熱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