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靈寶真火訣》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靈寶寒冰訣》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靈寶母木訣》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靈寶煉金訣》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靈寶厚土訣》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一連發來五個紅包,讓鹿一凡搶是不亦樂乎。

靈寶道尊縷著鬍鬚,不無驕傲的道:

「這五本功法,乃是本尊自大道之中所悟出的本源法訣。

蘊含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

無論你的小老婆們是何種體質,總有一本適合她的。

而且,當修鍊五種功法的人,在一起還能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威力!

甚至只要你的小老婆們足夠聰明,天賦足夠好。

當五個不同功法的人合併在一起,連天道法則都能打出來!」

「卧槽,這麼牛逼嗎?咳咳……我是說,好像也就那樣吧。」

鹿一凡趕忙改口道:「那麼,有木有適合雙修的功法呢?

師叔給俺來一本唄!」

「你小子有點兒太貪得無厭了吧?」靈寶道尊額頭青筋猛爆道:

「這都給你發了多少紅包了?你自己心裡沒點兒b數嗎?」

「反正都發那麼多了,也不差這一個了,對吧?」鹿一凡嬉皮笑臉道。

麻蛋!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訛你的機會,我還不給我小老婆多要點好處?

臉皮值幾個錢?

能換到神仙的紅包嗎?

靈寶道尊無奈,只能擺擺手道:

「行了行了,都被你小子訛上了,我也不差這點兒了。

反正這些功法對我來說,也沒啥用了,你都拿走吧!」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天地陰陽歡喜大樂賦》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極樂歡喜大禪訣》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叮!

「恭喜您搶到靈寶道尊的紅包,獲得《彭祖御女術》一本,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 天地陰陽歡喜大樂賦?

極樂歡喜大禪訣?

光是聽名字就很牛逼的樣子啊!

但是鹿一凡知道大道至簡。

真正牛逼的,是最後一本《彭祖御女術》!

在神話傳說中,彭祖可不止活了800歲。

他在盤古天地初開之時,就開始活著了。

對於養生、陰陽之道,可以說研究之深厚,比太上老君還要牛逼。

他在凡間時,娶老婆都娶了100個!

後來因為實在對於男女之事厭惡了,這才在最後一個老婆老死了之後,不再娶妻了。

彭祖是最早研究房中術的人,他徒弟軒轅黃帝能日御百女的本領就是他教的。

「有了這基本法訣,我不光能和小老婆們幸福的啪啪啪了。

還能在啪啪啪的時候增強修為。

哇咔咔咔,天下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

鹿一凡感覺自己爽的鼻子都快翹起來了。

「這下總可以了吧?」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靈寶道尊沒好氣的說道。

「可以是可以了……但是如果再來它十瓶八瓶的太上金丹,我覺得就完美了!」

鹿一凡嬉皮笑臉道。

「滾!!!!」

靈寶道尊終於被氣的嘴都歪了,爆了一句粗口。

「哎呀,別生氣嘛師叔!

您沒有的話,就算了。」

鹿一凡趕緊笑哈哈的打岔道。

「我今天倒霉的下凡來幹嘛啊?走了!

以後誰再用神打之術召喚我,打死我也不下來了!」

說著,靈寶道尊一甩道袍就要散去元神。

秦不二立刻撲了上去拽住靈寶道尊的大腿道:「老祖宗,您可不能不管我們啊!!!」

他知道,靈寶道尊這一走,秦家就完了。

是徹底完了那種完了!

「什麼狗屁老祖宗?老子是大道的化身,根本沒有血脈後裔!

你們不過是那些偷看過我修鍊的雜修的後代而已。

還有臉叫我老祖宗?

我能降下一道元神來看你們一眼,你們就應該滿足了。

居然還有那麼多的要求?

愛死死,愛活活,關我什麼事?」

言罷,就看到秦霜身上的金芒咻的一下子飛上了九霄之上。

天空中的巨大裂縫合併上了。

一切異象在靈寶道尊的元神回歸天庭之後,同樣回歸了正常。

剛剛的事情,秦霜全部都看在了眼裡。

他居然能訛詐三清!

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啊!

秦霜瑟瑟發抖的道:「你……你別殺我……我是秦家老祖……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見鹿一凡過來,秦霜驚恐的結巴道。

可惜鹿一凡理都沒理,抬手一指頭就戳破了他的眉心,將這位曾經叱吒漢東的秦家老祖,一指斬殺!

而此時,秦不二與諸多倖存下來的漢東大世家家主,忽然看到鹿一凡的身影,頓時臉色一片死灰。

秦家老祖和靈寶道尊下凡都保不住他們。

這三界之內,還有誰能保得住他們?

「凡爺,這一次是我們錯了!

求您看在我們以前為軒轅家效力過的份上,饒了我們吧!」

秦不二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道。

「凡爺,求您饒了我宋家吧!」

「凡爺,求您饒了我馬家吧!」

「凡爺,求您放過我們白家吧!」

……

一個又一個高高在上的省級大世家家主,跪在鹿一凡面前哭著求饒道。

「饒了你們?哈哈哈哈……」

鹿一凡笑了。

背負著雙手,仰天大笑!

「害死了我那麼多兄弟,差點殺了我一個小老婆。

現在又裝可憐,讓我饒了你們,這可能嗎?

而且,軒轅家只不過是我鹿一凡養的一群狗而已!

你們為狗效力的好與不好,我這個主人會在意嗎?」

見到鹿一凡殺意滿滿的雙眼,秦不二悚然一驚。

知道他是殺心一決。

秦不二頓時叫道:

「我們秦家血脈遍布全球!你就不怕我們秦家的報復嗎?」

「我們馬家的生意也是遍布全球,你殺了我,馬家人肯定會報復的!」

「我們白家也是!」

「宋家也是!!!」

……

這些家主再次叫囂威脅了起來。

「呵呵,斬草除根這個道理,我自然明白。」

鹿一凡淡淡道:「你們放心,你們死後,你們的所有家人,都會為你們陪葬。」

「你什麼意思?」秦不二驚恐的問道。

鹿一凡笑而不語。

而是雙手結出法印,臨空虛划。

一道道漆黑的殺氣在空中凝集,構成一個非常複雜的法陣。

這個法陣之複雜,還在萬鬼大陣之上。

「殺心凝固!!!」

鹿一凡暴喝一聲。

漆黑的圓形法陣中凝結成了一顆跳動的心臟,上面布滿了無數詭異的紋理。

一股蒼茫的古老氣息,自這可心臟上面發出。

「吞噬之力!!」

鹿一凡再喝。

自他的口中,竟然吐出一道似鯤鵬狀的能量體。

雖然只有小小的一點,卻彷彿可以吞噬天地蒼穹!

這是鹿一凡感悟鯤鵬之血的力量和那吞噬法訣,修鍊出的新的力量——吞噬之力。

「以發為引!!!」

鹿一凡第三次大喝。

接著他虛空一抓。

在場的所有家主,無論是活的還是死的,頭皮就好像被強力吸塵器吸住了一樣。

刺啦一聲后,他腦袋上的頭髮連著皮帶著血被生生撕裂了下來。

無數人的頭髮被那顆殺心法陣吸了進去。

接著,漆黑的心臟在夜空中詭異的閃爍起了滲人的光芒。

咻!

自殺心法陣之上,在夜空中透射出了無數個像是視頻畫面一樣的投影。

秦不二等人忍著痛,捂著流血的頭皮,抬頭望去。

殺心法陣透射出的影像,讓眾人心頭顫抖,驚駭萬分!

原來,那一個個被透射出的影像,竟然是他們在世界各地有血緣關係的家族成員!

甚至一些人,連他們自己都不認識,只是能確定那是自己家族的成員。

「滅族之事,我鹿一凡可以做,但從沒做過。

這一次,是你們自己逼我做的!」

「以血脈之力,殺氣出擊!!!」

鹿一凡輕輕一揮手,看似沒有多大力道,但是秦不二卻感覺,整個地面和大海都在震顫。

漆黑的心臟在夜空中猛的跳動。

最後轟然爆炸開來!

無數道細如絲線的殺氣,帶著吞噬之力,向著世界各地激射而去!

(本章完) 殺心法陣結合了鹿一凡的吞噬之力,可以做到隔空取人性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