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一個約定,老蔡的三個兒子都不成氣候,現在就剩下你和蔡俊嶂了,你自然要為我爭口氣……」葉天龍卻是淡淡說著,可是這麼一句簡單的話卻讓葉星辰再一次心驚肉跳…… 「三個兒子?那蔡俊嶂他%……」葉星辰充滿驚驚訝的神情望著葉天龍,勢必要尋求一個答案。

「蔡俊嶂是邊雲雪與那人的兒子,而那人和我們之間有著極其複雜的關係,一時之間和你也將不清楚,不過老蔡卻是因為欠了他一些人情,才收蔡俊嶂為第四子,更是認邊雲雪為妹妹,不然邊雲雪怎麼會有現在的地位,而這個洪門門主的位置,也算是對你們的一次檢驗,若是你能過當上門主,或許哪天我心情高興,會告訴你想知道的東西!」葉天龍再一次露出了那意味深長的笑容。

可是看在葉星辰眼裡,卻怎麼都是欠扁的樣子,要不是顧忌著他是自己的老爸,而自己又打不過的話,很可能已經衝上去將其暴打一頓。

不過不管怎麼說,多少從葉天龍的嘴裡挖出了一些東西,父子兩就這麼悠然自得的朝山下走去,只不過埋藏在葉星辰心中的誘惑,卻並沒有消除,他相信,總有一天,他一定會知道這一切的答案。

而在懸崖下,海水在海風的呼嘯下不斷的衝擊著海邊的礁石,雖然今晚的海風不大,但依舊濺起一朵朵巨大的浪花,可是奇怪的是一名穿著蓑衣的人影竟然划著一條小漁船在這大海上慢慢的飄蕩,忽然間,蓑衣人看到不遠處的海岸上躺著一具屍體,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淡淡的微笑,整個人划著小船就朝那人影而去。

斗雲山莊,此時已經是上午九時許,正是洪門競選門主的時候,一身白衣的蔡俊嶂早早的來到了會場,就這麼坐在了主席台的位置,他的旁邊是一身黑色紗裙的邊雲雪,雖然已經四十多歲,可是保養極佳的她看上去也最多三十來歲,而今日,她的臉上更是掛著淡淡的微笑,讓她的樣子更顯得年輕一些。

一身黑衣的付應天卻是垂頭喪氣的坐在另一邊,他實在沒有想到那些原本支持他的人竟然在最關鍵的時候全部投靠了邊雲雪,而那個可惡的馬俊傑更是忽然消失不見,看來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信任的還是自己的啊。

羅耀也是坐在那裡,他的臉上寫滿了憂愁,他實在不明白,葉星辰為何到了這種時候,忽然不參加競選了?按理說以他們的勢力完全可以和蔡俊嶂等人一拼啊?為何要放棄呢?難道說蔡俊嶂的手中掌握著什麼么?

大會如期舉行,禮堂堂主昱海天雖然不願意,但還是不得不宣讀大會開始的內容,自然也宣讀了一個月前的規定,如今付應天敗,而本來和蔡俊嶂旗鼓相當的葉星辰卻沒有出席這次大會,那麼如此一來,蔡俊嶂自然理所當然的當上洪門門主。

長夏江村事 下面雖然還有議論聲,但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似乎的確沒什麼迴旋的餘地,雖然私底下,這些大佬們絲毫不將那一日定下的規矩放在眼裡,該出手的時候照常出手,該襲擊的時候照常襲擊,可是到了大會上,卻沒有人會輕易的違背,畢竟,這也是一個面子問題不是?

昱海天就這麼鬱悶的宣讀著關於蔡俊嶂這些天來所做的一切,一是為了他造勢,讓台下的一千多名洪門的高級成員知道他們有一個出色的門主,讓他們放心的做自己的事情,洪門依然是曾經的洪門,而且將在蔡俊嶂的帶領下走向更高峰。

重生空間嬌嬌女 當然,要當上洪門的門主自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雖然已經通過了比試,也不再有反對的聲音,但總要講究一個場面不是?

龍頭上位,那是何等大事,不僅要選擇良辰吉日,還要祭拜天地,祭拜祖先,祭拜洪門的歷代龍頭,這都是馬虎不得的事情,今天的會議,不過是承認蔡俊嶂有實力當上洪門門主而已,還不能夠真正的坐上這個位置。

「各位,四公子可以說是文治武功,文武雙全,這門主的位置我想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了吧?」這個時候,昱海天說了一大串,總算說到了重點。

台下的人能夠有什麼意見?要是再有意見,這門主的位置怕是十年也選不出來,就連付應天和羅耀也是眉頭緊皺在一起,心中不由的一陣驚嘆,難道這就是天意?

整個會場靜悄悄的一片,沒有人出聲,雖然很多人都想著誰先出聲反對一下,畢竟,讓一個這麼年輕的小子爬到自己頭上,誰也不願意,可是看到滿臉笑容的邊雲雪的時候,這些人卻硬是沒有一個敢開口。

「呵呵,看來大家都同意四公子擔任洪門門主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選個日子,為……」這個時候,邊雲雪卻是站了起來,就要徹底的宣布結果,卻忽然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會議廳的大門口,不由的臉色一變。

「我沒有開口,誰能夠擔當此任?」站在門口的男子忽然開口說道,聲音不大,卻清楚的傳遍整個大禮堂,而整個大禮堂的人幾乎全部的回頭望去,l臉上儘是露出驚訝的神色,特別是邊雲雪和蔡俊嶂兩人,眼中的驚訝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至於羅耀,更是驚喜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口中想要叫喊,可是因為太過緊張,口中只發出「門門……」的聲音,他實在難以用語言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自己最尊敬的門主,竟然沒有死,他竟然還活著,這怎不叫人驚喜?

付應天的臉色也是變得一陣蒼白,不過蒼白之後,卻也是一陣竊喜,不管怎麼說,只要蔡聖龍還在,那位置就輪不到蔡俊嶂,雖說自己依舊還是一個副龍頭,但聽命於蔡聖龍總比一個毛頭小子好吧?

其他的那些大佬們也一個個露出驚訝的神情,他們實在沒有想到死去多時的蔡聖龍竟然還活著,而且會忽然出現在這裡,那當初死去的那個蔡聖龍呢?難道是假的么?很多人可是親眼看到過蔡聖龍的屍體啊?

要不是對蔡聖龍的聲音極其熟悉,很多人絕對會以為他是冒充的…而這個時候,所有人也都注意到了蔡聖龍的手中擰著一個包裹,包裹下還滴著鮮血,不由的心中一緊,難道……

「門主……」終於,羅耀喊出了這麼一句,頓時其他的大佬們也一個個稱呼蔡聖龍,而邊雲雪,付應天也一個個站了起來,不管心裡願不願意,他們都尊敬的稱呼稱呼蔡聖龍,至於其他的高級成員,也一個個都起身,口中叫道門主,而他們的眼中,卻是一直落在蔡聖龍手中所提的包裹之中。

蔡聖龍沒有理會眾人,徑直的來到了主席台上,原本準備上台的蔡俊嶂恭敬的站在一邊,恭敬的叫了一聲爸爸,可是蔡聖龍依舊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來到了昱海天的旁邊,昱海天本能的朝一旁一站,臉上更是露出了恭敬加畏懼的神情。

蔡聖龍一把將那包裹扔在了桌上,立馬濺起了一道血花,這才以那淡漠的眼光掃過了在場所有人的,凡是被蔡聖龍掃中的人,沒有一個不低下頭,原本蔡聖龍在他們心中就有著極高的地位,在他死後的時間裡,幾乎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小動作,可是如今蔡聖龍卻奇迹般的生還,這讓在場的絕大多數人感覺就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般。

「很好,很好……」掃了一眼眾人,蔡聖龍連說了兩個很好,犀利的眼神卻是落在了蔡俊嶂的身上。

「老四,王逍遙和雪小雅呢?該把他們放出來了吧!」

「我知道了,爸爸!」看到蔡俊嶂那犀利的目光,蔡俊嶂連狡辯的勇氣都沒有,轉身就朝外邊走去,當下很多人,特別是和王家雪家有些矯情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遠去的蔡俊嶂,王逍遙竟然是被他抓了起來,怪不得消失的了一個多月?

只是很多人卻充滿了疑惑,為何眾人都不知道,而失蹤了那麼久的蔡聖龍卻知道吶?疑惑的同時,對於蔡聖龍的畏懼之心也更大,至於邊雲雪,臉色更是一陣變幻,腦袋更是埋得低低的,絲毫不敢看蔡聖龍一眼。

蔡聖龍沒有理會邊雲雪那急變的臉色,轉頭對台下的眾人說道:「各位,我洪門以信義立邦,可是卻沒有想到會出現不忠不義之人,設計將我囚禁數日,而他卻四處挑撥離間,害得我洪門一片內亂,這等惡徒,按照我洪門門規,該當如何?」蔡聖龍的聲音不大,卻清楚的傳進每一個人的耳里,幾乎是所有人,想也不想的就喊道:「殺無赦!」

「很好,看來眾位都還記得我們洪門的規矩,不過這人已經被葉香長斬殺!」蔡聖龍說著,一把將那包裹打開,一顆血淋淋的人頭直接蹦了出來,當下嚇得最近的幾名大佬一陣心跳。

「呼!」當看到莫問那死不瞑目的眼神的時候,所有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真沒有想到背叛洪門的竟然是他,怪不得他一直極力的主張追查蔡聖龍的死因,原來門主是被他囚禁,可是以門主的本事,這莫問是怎麼囚禁他的呢?

蔡聖龍似乎看出了眾人心中的疑惑,將自己被莫問設局囚禁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那日,他和蔡俊峰幾人聊過之後,就接到了莫問的私人請帖,當下也沒有通知他人,就與葉天龍一起前去,誰料到卻遇上了莫問的埋伏的高手,蔡聖龍當場被抓,葉天龍重傷之後逃離,至於莫問為何要抓他,蔡聖龍自然不會告訴眾人是為了那件東西,只不過說莫問想要挑起洪門內亂,最後坐收漁翁之利。

所有人都相信了蔡聖龍的話語,畢竟他就是洪門的天,他就是洪門的地,他的話語就是聖旨,就算不信,你也必須相信。

而邊雲雪和蔡俊嶂聽到這樣的消息后,臉上也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他們實在沒有想到莫問竟然活捉了蔡聖龍,還以儀易容術找來替身,讓眾人以為蔡聖龍都已經生死,而且連蔡俊峰三人竟然也是被他害死的。

不過震驚歸震驚,眾人的心中也是一陣畏懼,不管他們是否參與了這件事,總之當蔡聖龍一死,他們的野心卻全部露了出來,若是蔡聖龍真的死了還好,大不了血拚一場,可是現在蔡聖龍並沒有死,可眾人的心思卻完全被他看透,這以後還怎麼混?他會不會趁機滅掉自己?凡是參加過這次競選門主的人心中都是一陣忐忑,不過似乎蔡聖龍並沒有追究的意思。

「門主,既然您已經回來了,叛徒也被葉香長殺掉,還請您繼續引領我們走向更高處吧!」這個時候,付應天知道表現自己忠心的機會來了,當下不顧其他人的臉色,首先朝蔡聖龍行禮道,畢竟,蔡聖龍才是洪門絕對的權威。

「是啊,門主,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次也算是對我們洪門的一次考驗,如今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悔過,還請門主能夠不要追究這次的事情!」羅耀也是站了出來,他深深的明白,這件事情牽扯太多,要是按照蔡聖龍的脾氣來,不知道多少人要人頭落地,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畢竟那樣的話,洪門也一定會元氣大傷。

「大哥,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您要是要懲罰就懲罰我吧,一切都是我太過貪心!」邊雲雪這個時候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看到付應天和羅耀都已經表態,要是自己再不表態,那以後又如何服眾?

對於邊雲雪這一招以退為進,蔡聖龍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他又能夠如何?就憑藉著他對那人的虧欠,就憑藉著這些年來她的照顧,他就不能夠把邊雲雪怎樣啊?況且,現在的這種情況未必是一件壞事,自己正好趁此機會將門主的位置傳下去,然後與葉天龍一起,追求那人類潛能的奧妙。

「呵呵,這一切都是莫問所導致的,如今罪魁禍首都已經死了,我還追究你們的責任作甚?而且我如今也厭倦了這樣的生活,這門主的位置也的確該退了……」蔡聖龍淡淡的嘆息了一聲,眾人在聽到前面的時候,心裡總算鬆了一口氣,可是當聽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那一口氣又再一次的吊了起來,退位?是試探?還是他真的想退位? 白總裁畢竟是見多識廣的人,他可不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天會傷害自己的兒子,雙方之間的問題都已經解開了,現在是談合作的時候,李天怎麼可能會那麼傻呢?對於李天來說,白總裁也是自己上升路上的助手,這些武器彈藥如果不是白總裁幫忙的話,很難運進山裡的,咱也不能恩將仇報呀,至於那些保鏢的動作,那就沒辦法說了,他們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看到少爺吐血了,都以為是李天動手呢,所以有這樣的反應也就不足為奇了。

「找個人把他扶到那邊,然後按照你原來運氣的方式,從頭到腳來兩遍,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事情了,不過你還是要休養一陣子,你服用的那種東西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果能有一點殘留的話,我還可以幫你配製一些丹藥,最終療養的速度能夠快一點。」李天說的這個道理其他人都明白,比如說感冒,普通的感冒藥是治療傷寒和傷熱兩種的,但如果你得的是傷寒,那專門吃一些治傷寒的葯,效果可能會更好一點,現在李天給他吃的就是普通的藥物,如果能夠對症下藥的話,當然對這個傢伙有很好的好處。

聽到李天的話之後,白總裁別提多感動了,要知道當初的時候是他們這邊的人找上李天,而且給李天製作了那麼多的麻煩,如果不是李天大人有大量的話,恐怕自己的兒子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在最近的這一段時間,兒子幾乎到了人生的低谷,崑崙派那邊已經傳話來了,這樣的一個廢人,不配成為他們的繼承者,所以以後就別拿崑崙派來說事兒了,最多給他一個普通子弟的名聲,至於其他的東西,恐怕是不會給他了。

京城朱家那邊也有消息過來了,原來對這個小子疼愛的那些長輩,幾乎一時間全部都翻臉了,那些人也是看中了這個小子的潛力,認為這小子以後會大有作為,所以才會把這個小子捧上天,沒想到經過這次事情之後,那邊的人不管不問的,他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服用了這種禁藥的傢伙,下半輩子就算是潛力再怎麼強,最終的成就也是有限的,朱家那邊有的是年輕子弟,原來的時候不如這小子的潛力大,現在已經是變得比這個小子潛力大了,何必還要在這個小子身上花費一些無用功呢?

可以說李天在大山裡的這段時間,這小子嘗遍了人間的冷暖,對於他來說,這些事情從來都沒有想到過,沒想到因為自己的一次衝動,失去了所有人對他的支持,原來那個和藹的外公,那個疼他的師傅,到頭來全部都拋棄了他,本來這小子都要輕生了,如果不是父親對他不離不棄的話,這小子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想到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李天害的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最終李天又把自己給救了。

「李先生,我冒昧的問一句,是不是小兒的傷是可以痊癒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我白某人絕對不會皺眉頭的,哪怕是我傾盡所有的家財,只要是能讓這小子恢復原來的樣子,怎麼著都行…」白總裁激動的說道,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對於白總裁來說,要那麼大的一個集團幹什麼呢?自己都已經是年過半百的人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後代了,原本有一個讓人高興的兒子,誰知道衝動之下做出了這樣的事情,現在竟然有人能夠讓他復原,白總裁怎麼能夠不激動呢?兒子可就代表著自己的全部呀。

旁邊的白大少爺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希望,這幾天的時間幾乎都要絕望了,他們父子兩個用了很多的辦法,但最終都沒有一點的效果,本來今天也不想見李天的,不過父親也說了,李天這個人以後肯定一飛衝天,跟這樣的人交好沒有什麼錯的,當初李天的能力他也見到了,所以就跟著父親過來了,沒想到收穫了這樣一份大機緣。

「你們父子兩個也別太高興了,有些話我得說在前面,他使用的那種東西,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我能夠觀察得出來,反噬力實在是驚人,根本不是你兒子能夠承受的,所以他的身體肯定會有一些欠缺,不過如果我能夠研製出來的話,至少能夠恢復原來的九成,至於剩下的那一程,那就只能是靠他自己的領悟能力了,很多東西一旦傷到了內里,這就不是醫生能夠做的了,全部都得靠自己身體的恢復能力,尤其是修真之人,這一點你們都能夠明白吧?」李天自己坐到了主位上,這也沒什麼可挑剔的,如果是以前的時候,白總裁和他的兒子肯定會有所不舒服的,但現在兩個人啥也沒說,李天就是這場晚宴的中心。

「不知道先生需要用到什麼東西嗎?如果是白某人這裡有的,我立刻就叫人去找,如果我這裡沒有的,我想盡辦法也會湊起來的。」三個人剛剛坐下,白總裁的心裡已經是激動不已了,在白總裁的心裡,賺這麼大的一份家業,全部都是留給這臭小子的,現如今臭小子的身體出了問題,自然是不能夠吝嗇錢財了,李天是一個普通的朋友,跟自己的交情也不是很深,如果能夠治好兒子的話,肯定是需要花費大價錢的。

「藥材的問題不著急,我自己也種植了一些藥材,我完全可以在我的種植園裡找到這些藥材,而且要比外面的那些好得多…」

「果然是一個猖狂的小子,以為自己會控制火焰就了不起得了嗎?你以為種植藥材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如果那麼容易的話,高端藥材又怎麼會賣出那麼高的價格呢?你真把自己當成活神仙了嗎?也敢在這裡招搖撞騙,藥材的事情你懂多少?」門口一名老者的聲音響起,言語中帶著威嚴。 潛能「門主……」羅耀聽到蔡聖龍這麼一說,正要出聲勸解,卻被蔡聖龍打斷。

「羅耀,你不用多說什麼,我心意已決,這次回來也是處理一些善後的事情,老四,你過來!」蔡聖龍淡淡說著,接著看向了剛才出去釋放王逍遙兩人此時已經回來的蔡俊嶂,口中淡淡的說著,蔡俊嶂不敢違背,恭敬的來到了蔡聖龍的身邊。

「若是你坐上了洪門門主,你有信心將洪門帶到更高的輝煌么?」看到近在眼前的蔡俊嶂,蔡聖龍淡淡說著。

當場很多人的臉色都是一陣劇變,付應天自然是黑成一條線,羅耀是滿臉的不解,邊雲雪卻是瞬間綻放出笑容,說來說去,這門主的位置最後還不是自己的兒子所得么?

蔡俊嶂先是一驚,不管他怎麼想,都絕對不會想到蔡聖龍竟然會問他這樣的問題,不過驚愣之後是一陣巨大的狂喜,這且不是說蔡聖龍準備退位給自己了么?

不過他的臉上卻是沒有任何驚喜的神情,反而有些獃滯的說著:「父親,孩兒雖然及不上父親的萬分之一,但也有信心將洪門發揚光大,只不過孩兒如今太過年輕,根本難以擔當此任,還請父親繼續帶領我們!」

「既然有信心,那就是好事,我會給你安排最後一次考驗,若是你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那這洪門的門主之位就是你的,有誰有意見么?」蔡聖龍沒有理會蔡俊嶂那虛偽的謙虛,直接開口說道。

他的身上更是淡淡的散發著一股奇妙的氣息,雖然看上去親和無比,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場很多人都感覺天要塌下來一般,哪裡敢說有半點意見。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就這樣決定了,三日之後,蔡俊嶂將於葉星辰展開一場拚鬥,誰能夠贏得最後的勝利,誰就是洪門的新任門主!」蔡聖龍掃視了一下下方的眾人,輕輕的點了點頭,看來自己這麼久沒有出現,威信並沒有下降啊!

此話一說,自然有人憂愁有人喜,蔡俊嶂原本心裡笑開了花,如今卻哭成了一條線,這算什麼?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坐上門主的位置,現在竟然還要和葉星辰鬥上一場,那自己曾經所做的努力且不是白費?

「洪門的門主只要最強人,你們之間的一些比試我也都清楚,老付竟然也敗在了你們的手上,那足以說明你們的本事,你們也有能力坐上這個位置,不過老四你最後用了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法,這可不是我們洪門該有的作風,你若是想要成為真正的門主,就必須正面擊敗你的對手,只有這樣,你才能夠服眾!」蔡聖龍似乎看出了蔡俊嶂的心思,口中繼續說道。

「是,父親!」蔡俊嶂聽到蔡聖龍這麼一說,知道他已經不追究自己綁架王逍遙和雪小雅的事情,更是暗暗慶倖幸好當初沒有殺掉王逍遙和雪小雅,也沒有虐待他們,否則今日自己絕對難逃一死。

不過蔡聖龍最後的一句話也給予了蔡俊嶂極大的戰意,不就是一個葉星辰嘛,什麼不敗神話,什麼年輕一代的最強人,這一次定要叫他慘敗。

蔡聖龍如此一說,地下的人自然不會多說什麼,畢竟葉星辰和蔡俊嶂之間的實力有目共睹,連付應天都不是對手,這足以說明了他們的能力,由他們之間決出最後的勝利者,這也並不是一件讓人不可接受的事情。

「門主……」就在這個時候,邊雲雪忽然開口說道。

「嗯?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皇后她總沉迷於事業 蔡聖龍望向了邊雲。

「門主只說讓他們比試,可是該比試什麼呢?」邊雲雪語氣很淡,原本她以為蔡聖龍會直接讓蔡俊嶂成為門主,那樣一來,蔡俊嶂的地位也更加的牢固,畢竟一個有前任門主承認,和沒有前任門主承認的新門主,概念完全不同。

「武鬥,我們洪門不缺乏智謀高深的人,可是最近幾年,我們的戰鬥力卻是急速的後退,所以到時候你們兩方各出七人,七局四勝制,地點就在三星故里,要當著先輩們的面進行這場比試!」蔡聖龍再一次說道。

「知道了,父親,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蔡俊嶂狠狠的點了點頭,拳頭緊緊的捏在一起,不就是一場武鬥么?難道自己還怕了誰?一直以來,他都保存著實力,如今正好給眾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看到蔡俊嶂那自信滿滿的樣子,蔡聖龍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宣布看退會,而他本人,更是轉身就朝外面走去,似乎一分鐘也不願意停留在這裡一般。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葉星辰所在的別墅之中,葉星辰,紫楓,歐陽俊,羅隱,王小虎,林翱翔,陳小龍等人全部圍在葉天龍的身邊,傾聽著他不在的日子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原來葉天龍和蔡聖龍被莫問伏擊之後,葉天龍逃到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慢慢的養傷,並且聯絡了一些故人,一起救出了莫問,並且斬殺莫問,當問起莫問到底想要什麼的時候,葉天龍卻是低頭不語,他一直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把這些事情告訴自己的兒子,告訴了他們,是好是壞?

「老爸,你就別折騰我們了,行不?事情到了現在,難道你還不讓我們知道么?」看到自己老爸那一臉迷惑的樣子,葉星辰再也忍不住了,繼續開口問道。

「是啊,伯父,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可是我們已經走上了這條道路,已經遠離的平凡的生活,所以知不知道,其實對我們來說都已經一樣!」歐陽俊似乎猜到了葉天龍的顧忌,也開口說道,他也很想知道為何葉天龍會變得那等強悍?

「既然如此,那我就一起的告訴你們吧……」看到眾人那執著的眼神,葉天龍淡淡嘆息了一聲,而葉星辰等人,卻是立馬豎起了耳朵,擺出了一副細心聆聽的樣子……

「你們覺得人類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看著眾人那認真的模樣,葉天龍第一句話就是問話。

眾人同時搖了搖頭,特別是葉星辰,原本以為自己的力量已經夠大,可是遇上山島百合之後,他才知道時間還有很多恐怖的存在,他們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對抗的。

「其實人類的潛能是無限的,想必你們也聽說過一名老奶奶抬起一輛汽車的事情吧,這其實就是人體潛能的一種爆發,還有哪些被埋在地下幾十天,卻靠著一股頑強的意志活下來的災民,這些都是人體潛能的釋放,科學家對這種事情進行過很多的研究,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人類的潛能真的是無限的,甚至古人所說的人定勝天就是這個道理!」葉天龍很是耐心的說著,可是卻聽得眾人一陣模糊,這算什麼?

「簡單一點說,只要你能夠掌握激發潛能的方法,那麼你就能夠發揮常人難以想象的力量,就如同你們所熟知的那位老奶奶抬起汽車一樣!」看到眾人迷惑的神情,葉天龍再一次說道。

「也就是說這種潛藏的力量還能夠被熟練的運用?」葉星辰想到了自己的父親和山島百合那恐怖的力量,不由自主的說道。

「當然,既然是存在於本身的力量,為何不能夠運用?只是這種力量既然稱之為潛能,那一般人自然難以激發,除非在特定的情況下,不過現在世界上已經有很多的國家找出了能夠激發潛能的方法,而我國,更是早在數千年前就掌握了這一點!」葉天龍點了點頭,繼續說著。

「數千年前?」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眾人皆是一陣驚訝,這怎麼可能?數千年前的人們連潛能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激發潛能?

「你們認為上古神話這種的那些大神通者真的是神么?」看到眾人疑惑的神情,葉天龍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伯父你的意思是……」一想到那些大神通者竟然全部是一般的人激發出自己體內的潛能,眾人心裡就彷彿一塊巨大的石頭落進寒潭激起朵朵漣漪一般,久久無法平靜。

「不錯,世間本沒有神,只不過他們做出了常人難以做出甚至想象的事情,所以稱之為神,上古的那些大神通者,一個個都有著翻山倒海的恐怖力量,就是因為他們自身的潛力已經被激發到了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不過可惜的是,他們怎樣激發潛能的方法卻早已經失傳……」說到最後的時候,葉天龍卻是無比惋惜。

不僅他惋惜,就算是葉星辰等人也是一陣惋惜,若是沒有失傳,那自己等人且不也可以按照他們的方法,徹底的激發體內的潛能,到時還不是呼風喚雨?無所不能?一想到那種移山倒海的恐怖力量,眾人心裡就是一陣熱血澎湃。可惜葉天龍接下來的話卻彷彿一盆冷水,狠狠的澆滅了眾人的熱情。

「你們不用去想得到這些了,能夠達到這等境界的大神通者,已經三千年前沒有出現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能夠激發潛能的人類已經越來越少,而激發潛能之後所擁有的力量,比起以前的那些大神通者來說,也不知道弱了多少!」

葉星辰等人相對一陣無語,三千年沒有出現一個那樣的大神通者?這算得了什麼?那且不說人類其實越來越弱?

「我們把能夠激發潛能的人分為五個階級,第一個階級,稱之為潛解,就是解開潛能,凡是達到這個階級的人,實力就已經遠超常人,哪怕他以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達到這個階級之後,實力也會大增,不管是身體素質,體能,敏捷度,視力,耳力,都達到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就算是你們遇上了,也難以對付,這一點,星辰應該清楚!」葉星辰點了點頭,山島百合顯然是已經達到這個階級的人物。

「而第二階級就是潛控,也就是能夠控制體內的潛能,可以合理的利用這種潛能,這個階級和第一階級其實沒什麼差別,唯一的差別就是一個能夠控制體內的潛能,一個完全無法控制,不過實力上卻有著天壤之別,就好比兩個人同樣拿著一把槍,一個能夠熟練的使用,一個卻連怎麼發射都不知道,那結果可想而知!一旦你們能夠達到這種地步,那槍支對你們來說,基本形同虛設。」看到眾人那認真的樣子,葉天龍繼續解說道。

「第三個階級就是潛爆,凡是達到這個階級的,實力將大增,畢竟這類人不僅能夠熟練的掌握潛能,還能夠將潛能激發出體外,形成爆破,威力極大,一次簡單的潛爆,足以滅殺數百人,達到這種境界的人,就算出動一支軍隊,也休想對他形成威脅!」

「第四階稱之為潛元,達到這個境界的人不僅實力大增,而且能夠極大的延長自己的壽命,而且能夠根據自己的意願調節自身的基因,讓自身的體質達到一個近乎完美的存在,當然,我所知道的世界之中,還沒有人能夠達到這樣的階段,至於第五階級,我們稱之為潛龍,那完全是另一類層次的表現,除了太古的那些大神通者達到過這樣的階級,甚至超越這樣的階級,這幾千年來就沒聽說過有人超越第四階級!」葉天龍說到最後的時候,那是一陣唏噓不已。

太古時期,人類沒有高級的武器,卻要面對自然界的各種猛獸,長期和各種凶獸搏鬥的他們體內的潛能自然全數的激發,那時的人類本身是何等的強悍?可越往後走,人們越依賴外物,而那些兇殘的太古異獸也逐漸的消失,人們的生活安寧了,平靜了,可是人類本省的潛能卻慢慢的被隱藏,這到底是一種幸運?還是一種悲哀呢?

太古時期,大神通者,大神通者滿地走,達到潛龍境界的人不計其數,可是如今呢?連潛元境界的人都是寥寥無幾,更不要說潛龍了?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巨大的悲哀…… 白總裁和白少爺的臉上也很吃驚,怎麼人還有那麼大膽的呢?竟然敢在他們的包廂外面如此放肆的說話,外面的保鏢難道都死了嗎?

就在兩個人憤怒的時候,外面走進來一個老者,當父子兩個看到這個人的時候,一個個的也都不說話了,這人不是別人,是朱家的一個老人,雖然不是朱家的高層,但卻是朱家的御用醫師,在中央保健局那邊也挂名了,這次白少爺得病之後,這老傢伙也到這邊來看了,雖然白家父子兩個比這個老傢伙的地位要高,但老傢伙在京城的地位不低,跟很多國家領導人的關係都相交莫逆,所以在大西北的地盤上也讓著他,並且吩咐手下的人不要跟老人產生爭執,可能就是因為這樣,這老人才說話沒有顧忌,竟然直接闖人家的包房。

「劉老先生,這是我白某人的客人,你說話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雖然你是我岳丈那邊的人,但是在西北這塊地方,我想你應該收斂一下,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買你的帳,如果你再敢對李先生無禮的話,那就別怪我不講情面,趕緊出去吧。」白總裁站起來威嚴的說道,雖然白總裁只是一個普通人,但白總裁的話語權卻非常大,尤其是在大西北這塊地方,沒有多少人敢於跟白總裁爭論,就算這位劉老先生跟國家領導人有交情,但是白總裁是當地的土皇帝,尤其是在朋友的面前,怎麼也不能掉了自己的威風。

這位劉老先生看到白總裁的樣子,心裡也是咯噔一下,其實劉老先生平時也不是這樣的,只是聽到李天的話之後心裡不舒服,他從小就開始侍弄藥材,也沒有李天說的這麼大話。

來的時候,朱家的高層就交代他了,雖然白總裁是一個普通人,但白總裁這些年做的事情絕對了不得,能夠在西北地區做到玉石集團的第一人,雖然白總裁的身後還有龐大的勢力,但白總裁能夠坐到這個位子上,也說明了白總裁自己的能力了,所以讓劉老先生尊敬地點,況且白總裁還是朱家的女婿,總比他一個外人地位要高得多。

「兩位白先生,劉某人並不是真的要出來找事,實在是這位先生說的太過於玄乎,侍弄藥材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誰都會呢?劉某人三歲就跟著別人學習種植藥材,現在這個年紀了,也只能說是略有小成,這位先生竟然說他自己擁有種植藥材的能力,怎麼會不讓我感覺到懷疑呢?據我所知,在咱們華夏這塊大陸上,有種植藥材能力的人不多,並不是那種批量生產的藥材,我所說的是那種高等藥材,那幾個人當中可沒有這位先生的名字。」這個劉老先生語氣和緩的說道,面對這兩位白先生,他可沒有那麼大的膽子胡來,自己畢竟就是一個醫生,在京城的地位雖然不低,但這個地方是大西北呀,大西北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如果惹得這兩位白先生不滿意,很有可能小命都保不住,但如果能通過這件事情,讓兩位白先生看出片子,那劉老先生也算是立了大功了,以後自己在大西北這塊地方可就暢通無阻了。

「這位先生可是要讓我拿出點真本事來嗎?害怕我騙去兩位白先生的錢嗎?」李天抬手制止了白總裁,沒有讓白總裁說下去,反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位劉老先生,你出來逞能不要緊,但你逞能逞到我的頭上,這就是你的錯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讓你好好的跟我比一比,只不過咱們比試可是要有彩頭的,在李天的心裡,早就為這位劉老先生挖好坑了。

白總裁雖然對李天不是很了解,但經過最近的這幾件事情也知道李天這個人的性子,從來都不打無把握的仗,李天既然是這麼說的話,心裡肯定是早就有譜了,看向劉老先生的時候,白總裁就開始為這個傢伙默哀了,你以為你在京城那邊有一定的後盾,你以為你從小就學習醫術,人家這位少年就比你差嗎?你給兒子看病的時候直接說沒救了,可是人家隨便拿出一個藥丸兒,兒子就把於血給吐出來了,以後如果要裁得當的話,兒子的傷勢可能會痊癒的,看來得讓你這樣的老中醫吃點虧了。

至於白家大少爺的方面,他可是恨透了這個劉老先生,劉老先生來了之後,給白家大少爺開了一通的中藥,別提多苦了,白家大少爺吃了一個禮拜的中藥,早上一杯晚上一杯,每當看到劉老先生的時候,白家大少爺都感覺到自己反胃,可是一個星期過去之後,傷勢非但沒好不說,胸悶更加的嚴重了,差點兒沒惹的白家大少爺打上門去,要不是因為來自外公那裡的話,恐怕這劉老先生早就挨揍了,既然今天你找上門讓人家整治,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白家大少爺也想趁機看看李天的手段,他也不想隨便的把自己的身體交到別人手上,最好得交到一個有本事的人手上,也算是對自己負責。

「當然要拿出一些真本事了,白大少爺在西北地區也是有地位的,而且還是我們朱老先生的外孫,這一次朱老先生對白大少爺可是很上心的,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給白大少爺看病,我來的時候,朱老先生也囑咐了,一定不能讓這邊病急亂投醫,就算我們稍等一段時間,也不能讓這些赤腳大夫上手。」這個傢伙大言不慚的說道。

面對李天的時候,自然就沒有那一份尊敬,對於李天這樣的人,他也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壓力,認為李天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夫而已,如果說到大夫的話,他自己是中央保健局的,要比別的地方的大夫高很多級,平時在周圍見到那些省醫院的院長,那些人也都是對他點頭哈腰的。 這麼多年來,竟然沒有人超越第四級?所有人都是面露驚訝之色,難道這麼大的世界,竟然就沒有人能夠超越第四級?

「老爸?那你現在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看到葉天龍一陣唏噓的表情,葉星辰忽然問道。

「我?大概達到了潛解高級吧?」葉天龍搖了搖頭,淡淡說著。

「潛解高級?你現在才潛解高級?」不僅葉星辰長大了嘴巴,就算是紫楓等人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葉天龍,他們是見識過葉天龍的實力的,幾人本身的實力其實也早已經遠超常人,可是他們相信,就算是自己等人聯手,也絕對不是葉天龍的對手,那達到潛控甚至是潛爆境界的高手會有多麼恐怖?

「不錯,我現在也不過剛剛接觸到潛控的邊緣,想要掌控,一時之間還很難,而那個山島百合也不過剛剛踏入這個門檻而已!」葉天龍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的實力,他沒有覺人有任何的自傲的本錢。

「那老爸,你當初是怎麼激發潛能的?」儘管心中驚訝,但葉星辰也明白這個世界的確存在著很多讓人難以想象的存在,既然自己的父親能夠達到潛解高級,那自己自然也能夠。

「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領悟這種潛能的,後來感覺這種力量的恐怖,細心研究了好幾年,才總算摸索出了一條道路,不過這是我自己所領悟的,就算告訴你們對你們也沒什麼幫助,畢竟這根本不成體系,其實你們幾個的潛能也在一點一點的激發,只要你們能夠突破『SSS』境界,就能夠達到潛解的境界,當然,以你們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遇上了普通潛解的人,要對付他們也不是難事,至於你們解開自身的潛能之後,會達到什麼樣的地步,呵呵,這點只有你們幾個以後慢慢去領悟了!」葉天龍淡笑著說道。

「可是老爸,難道其他那些潛能者也是和你一樣?全部是機緣巧合么?」葉星辰很是不解的說著,若真是那樣,那山島百合怎麼也會解開潛能?

「當然不是,當今世界,主要有三種激發潛能的方法,像M國這類經濟強國,他們完全是以高科技手段,不斷的刺激人體的基因,最後激發出潛能,這樣的好處就是能夠批量的生產潛能者,不過壞處卻是畢竟是通過外物環境激發的潛能,想要達到潛控境界極其困難,而且他們過度的消耗潛能,往往這類人很早就去世,至於第二種,卻是以各種藥物刺激人體,不過這類要稍微緩慢一點,但是這種產生的潛能者卻要比完全以科技手段製造的潛能者穩定性大一點,而且這類潛能者的身體內的潛能也不會被過度的消耗,至於第三類,那也是我國獨有的方式,那就是一些修鍊的功法,其實你們所知道的那些武功高手,也不過是以練氣的方式來刺激自己的身體,這樣的方式及其緩慢,很多人終其一生,也難以激發出半點潛能,但卻可以強身健體,而且這一類潛能者都是先經歷了肉體達到極限,然後一步一步突破極限,根基比起其他的兩類都要來得穩妥,往往突破潛控的人手更多,不過這一類人數卻是最少的一脈,畢竟若是不經歷一些事情,想要解開潛能,幾乎不太可能!」葉天龍很是詳細的為眾人解釋道。

「老爸,這類人所修鍊的功法且不是是以前流傳下來的?」葉星辰好奇的問道,他也總算明白,不管是那些大神通者,還是所謂的武林高手,也不過是激發了本身的潛能而已。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不錯,的確是太古時期流傳下來,不過卻是殘篇,而且是被後人篡改多次的殘篇……」葉天龍又重重的點了點頭。

眾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如此驚駭的消息要是說出去,絕對沒有人相信,可是他們卻深深的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激發人體潛能,竟然有著這麼多的方法,而我國更是在遠古時期就已經找到了這樣的方法,這是何等智慧?這是何等毅力?

「其實還有其他的方法,比如歷經生死,這是最能夠激發人類潛能的時候,只不過很多時候人類激發了自身的潛能,卻忘記了那種狀態下的自己,若是你能夠記住那種狀態,慢慢的體會那種狀態,你就能夠真正意義上的進入潛解境界!」看到眾人陷入了沉默,葉天龍再一次將自己的心得說了出來。

葉星辰點了點頭,他自然明白這樣的道理,這就好比一個不會游泳的人,剛開始不管怎麼教都無法浮起來,可是忽然有一次他能夠浮起來,一旦他記住那樣的感覺后,他自然就能夠浮起來,不再是一個干鴨子了。

只是,世界上有那麼多人,真正激發潛能的又有多少呢?如今的社會安寧和平,人們的目光都落在了享受上,沒有經歷生死的他們如何能夠領悟那一層奧義?

不過眾人臉上都沒有露出任何的沮喪之色,雖然葉天龍沒有多說什麼,但他們卻明白,想要解開自身的潛能,還得靠自己,他們不缺少生死搏鬥,他們所欠缺的不過是那一層悟而已,只要在戰鬥中領悟那一層「悟!」那自然能夠順利的進入潛解境界。

竟然別人能夠,為什麼自己不能夠呢?

轉眼三天的時間過去了,今天就是葉星辰和蔡俊嶂決鬥競選門主的日子,葉星辰如今競選這個門主,不過是完成上面的命令而已,當然,也是為了能夠讓星曜會更加的強大,他準備日後慢慢的將洪門併入星曜會。

當然,這是日後的事情,一時之間也難以辦到,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徹底的擊敗蔡俊嶂,然後回到靜海市,舉行婚禮,他虧欠容蓉等人已經太多,有些事情已經不能夠再等?至於TB的韋靈超等人,葉星辰卻是一點都不著急,從葉天龍的話語之中,他知道凌楓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存在,雖然他很少出過手,但葉天龍卻總覺得他可能也進入了潛能者的行列,至於韋靈超到底有沒有被激發潛能,這卻也是一個未知數。

面對一個這樣的敵人,若是他們沒有領悟那一層,又如何取勝呢?

這三天的時間,葉星辰一直都在思考,到底如何的激發本身的潛能,可是到了最後,他依舊一無所獲,不過葉星辰一點也不著急,他還有的是時間,而且他也明白,就算人的潛能再怎麼的厲害,也是一個個人,面對整個社會,又能夠翻起什麼風浪?

不僅葉星辰,紫楓,王小虎,陳小龍,歐陽俊,林翱翔,包括傷勢還沒有復原的羅隱,也都在思考這樣的問題,特別是羅隱,出生隱門的他對這方面知道的自然比其他人都多,聯想到自己門派內的那些上古流傳下來的文字,他更相信葉天龍所說的話。

人的潛能真的是無限的,當人的潛能被激發到一定境界的時候,就算挑戰天地,也不是不可能,當然,這一切也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至少文字記載的沒有,但這並不妨礙羅隱去探索,他是葉星辰的兄弟,不管葉星辰以後會走什麼樣的道路,他都會去追隨,所以,他一定要突破那人類的極限。

也因為如此,今天一大早,臉上還有些蒼白的羅隱就單獨找上了葉星辰。

「羅隱,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你的傷勢還沒有恢復,該好好的休息休息啊!」望著臉色蒼白的羅隱,葉星辰首先開口問道。

「星辰,今日我要出戰!」看著葉星辰那關心的目光,羅隱語氣堅定的說道。

「羅隱……」

「星辰……」

葉星辰剛要說什麼,羅隱卻再一次稱喊道,直讓葉星辰到了嘴邊的話語又咽了下去。

什麼叫做兄弟?除了生死與共,還要相互幫助,相互鼓勵,最重要的一點,還要相互信任,看到羅隱眼中的那股堅定的神情,葉星辰明白,他心意已定,輕輕的點了點頭。

「呵呵,這才是我的好兄弟……」羅隱看到葉星辰點頭后,臉上露出了笑容,心中更是暗暗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取得勝利。

「那我們一起走吧!」葉星辰上前搭著羅隱的肩膀,就這麼一起朝外面走去,可剛剛走出房間,就見到陳小龍的身影出現在門口,臉上更是寫滿了憂愁。

「靠,大清早的,你站在這裡做什麼?嚇人啊?」看到陳小龍一副苦瓜臉,葉星辰當場喝罵道。

「星辰,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下!」陳小龍語氣低沉,看上去極其頹廢。

「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就說吧,怎麼看上去沒精打採的?」葉星辰看到陳小龍這副模樣,很是疑惑。

「我……我……想參加今天的比試!」陳小龍開始還不敢看葉星辰的眼睛,可是說到最後的時候,卻是挺起了胸膛,眼中更是透露出無比強烈的自信。

葉星辰一愣,這傢伙就為了這件事情?不過想想也明白,原本預定的七人是自己,歐陽俊,紫楓,林翱翔,王小虎,冷冰寒,和林昔陽,畢竟羅隱受傷,而陳小龍卻是公認的戰力一般,自然不會參加這樣的決鬥。

而他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也是想要和兄弟們一起奮鬥而已,不管多麼的困苦,不管多麼的艱難,都要與眾人同在,只不過他又擔心自己的實力影響最後的結局,所以心裡又不好提出。

「呵呵,當然沒問題,還是我們七人,我們一起共創輝煌!」想通之後的葉星辰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下來,陳小龍實力如何,暫且不論,總之,他是自己的兄弟,兄弟,就是要一起奮鬥,一起拼搏。

「啊……」陳小龍卻是一陣驚訝,他可沒有想到葉星辰會一口答應下來。

「呵呵,不用啊啊啊的,不過你參加比賽可以,但有一個要求,就是你若是支持不了,直接認輸就行了,不能夠勉強?知道么?勝利固然重要,但兄弟的生命更加的重要!」看到陳小龍那副驚愣的神情,葉星辰再一次微笑著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