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顧安南其實並不恨你。」司厲霆肯定道,他最擅長的本領就是揣測人心。

為什麼他會放任顧安南,也是因為他相信顧安南不是真的想要傷害顧錦。

「只要她不傷害諾諾,我什麼都可以給她。」

「那你老公我呢?」

「……不可以。」顧錦委屈巴巴。

也許對他們來說,諾諾落在顧安南手中遠比其他人要讓人放心多了。

當司厲霆看到監控里是顧安南抱走孩子的時候,他第一反應不是緊張,而是放鬆。

他向來不會看錯人,顧安南就是一個大孩子的性格。

如果她真的想要對錦諾下手,她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得手的人。

為什麼?

因為她長了一張和顧錦一模一樣的臉,只要戴上美瞳改變瞳孔顏色。

趁著自己和顧錦都不在家的時候,她完全可以大搖大擺走入家裡,直接抱走孩子。

這樣簡單的法子,不比她特地找人來爭奪的好。

這段時間顧安南悄悄跟著顧錦當偷窺狂的事情司厲霆也都知道。

所以司厲霆大膽猜測一下,那一撥人應該不是顧安南找來的。

正好這個偷窺狂一路跟著唐茗,趁著兩邊打鬥的時候她帶走了諾諾。

就像是孩子心性,熊孩子總喜歡做些讓人討厭的事情來引起大人的注意。

而她,恰好就是那個熊孩子,她想要自己和顧錦著急,本意並非是傷害孩子。

「這就對了,放心吧蘇蘇,顧安南不喜歡我,她之前說那些話不過是孩子心性。

好歹咱們諾諾還得叫她一聲小姨,她怎麼可能真的傷害諾諾呢?」

「希望如此吧。」顧錦探了口氣。

「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查到那第一波劫持孩子的人是誰!」

上一秒還溫柔寬慰顧錦的男人,這一秒突然身上湧起一股寒意。

看來他並沒有將顧安南當成敵人,顧錦也稍微放心了一點。

司厲霆絕對是讓敵人害怕,讓友軍安心的人物。

他這個反應十有八九錦諾不會出太大的事情,到底錦諾是他的心肝寶貝,他不會放任一點危險。

「是該好好查查!」

如果孩子被其他人帶走,那麼小的孩子,她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此刻一棟別墅中。

顧安南抱著孩子蹦蹦跳跳就進來了,「凱拉,你快看看我帶回什麼了!」

一位身穿黑色弔帶,性感妖嬈的女人從樓梯上緩緩走下,每一步都散發著無盡的魅惑。

女人似乎才睡醒,眼神渙散。

「什麼?」

「快看,這是什麼?」顧安南將懷中的孩子抱了出來。

「你又瘋到哪去了?居然把別人孩子偷回來。」凱拉打了個哈欠,「這孩子倒是挺可愛。」

不知道為什麼,她怎麼覺得這粉雕玉琢的孩子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見過?

孩子禁閉著雙眼,呼吸均勻,長長的睫毛隨著他呼吸的頻率顫動著。

「好可愛的孩子,你去哪偷的?」

「才不是我偷的,是我在路邊撿的。」

凱拉額頭冒著黑線,「安南,你覺得我腦門上寫了傻子兩個字? 重生八零小媳婦 這樣的孩子在哪可以撿到?」

「真的,我就是路過的時候順便撿的,你看他小鼻子小嘴巴,真的超可愛耶。」

顧安南抱著孩子轉了起來,凱拉有些無語。

「喂,這麼小的孩子不能這樣搖晃,小心搖晃成腦震蕩,給我抱抱。」

顧安南將孩子遞了過去,凱拉抱著小東西,眼中一片溫柔。

想當年她分明也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寶貝,可是……

孩子很小也很輕,她都不敢用力,生怕將孩子吵醒了。

「他是不是很可愛?」

「嗯,很少會有這麼好看的孩子。」

說話間的功夫,錦諾被兩人的聲音吵醒,藍色雙瞳緩緩睜開。

那雙標誌性的藍眸,凱拉要是再認不出來就有問題了。「顧安南,你這個小偷!」 見被自己拆穿,顧安南吐了吐舌,「凱拉,我真的是撿的嘛。」

「鬼才信你,你把我侄兒的孩子偷來幹什麼?我警告你,上一輩的恩怨不要牽扯到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安啦,你還真的以為是我沒事去偷孩子?我路過的時候看到有一伙人想要搶孩子,我怕他受傷就帶回來玩玩。」

從顧安南的語氣來看,彷彿她抱回來的不是孩子,而是一個玩具。

「有人搶孩子,難道是……」凱拉的臉色有些難看。

「不是他的人,那些人身手一般,如果是他會用更卑鄙的手段。」說到這的時候顧安南表情冷了冷。

凱拉看著懷中的小不點,小不點也在看著她,大大的眼睛打量著兩人。

「瞧,我們史密斯家的基因多好,這一對藍色眼睛就是標誌。」凱拉很是自豪。

「哼,我們顧家的就差了?你看他和我也有幾分像呢,真神奇。」

「哪裡是像你,人家是像他的媽咪。」

「反正我們都是雙胞胎,像他媽咪也就是像我咯,一路上他都在睡覺,像個洋娃娃一樣可愛呢,要是我的寶寶就好了。」

顧安南臉上露出溫柔的表情,凱拉向來也是御姐類型,這個時候也變得十分溫柔。

「想要自己去生。」

「凱拉,給我抱抱。」顧安南從她懷裡搶過來,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錦諾,小諾諾,我可是你的姨姨哦,我是不是和你媽咪很像?」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一旁的凱拉看著她臉上的表情不由得也放鬆了些,大家對這孩子都很喜歡吧。

「凱拉,你有沒有聞到什麼臭味?」

「好像是從他身上傳來的。」

凱拉揭開錦諾的褲子一看,「是拉臭臭了。」

「哇,好噁心!」顧安南差點沒將孩子摔出去。

「你可給我抱好了,要是摔著他我可不會放過你,我去找一些乾淨的布你來給他換。」

顧安南努了努嘴,」為什麼要我換?凱拉你好狡猾。」

「誰讓你和他媽咪長得像,他會對你很有信賴感的,況且這孩子是你抱回來的。」

凱拉說著就去給錦諾找乾淨的布了,她們這裡從來沒有孩子,家裡根本就沒有尿不濕。

在房間里找到幾條真絲裙子,好不心疼用剪刀剪碎。

兩人手忙腳亂的給錦諾清理好身體,顧安南直接一屁股坐到地毯上。

「看著小不點挺可愛的,這也太噁心了,簡直就是一個小怪物。」

「你將來還不是會生小怪物,得了,我瞧著孩子也餓了,先去給他買點生活用品吧,奶瓶奶粉什麼的。」

雖然凱拉一直在說顧安南怎麼,但她也不想這麼早就放錦諾離開,反而母性大發。

顧安南離開了,凱拉逗著小錦諾,大概是有血緣關係,錦諾一點都不排斥她,拉著她的手指玩來玩去。

「真可愛,不過安南這傻孩子突然將他抱回來,她們該急壞了吧。」

凱拉想了想給司厲霆打了一通電話。

醫院的司厲霆和顧錦兩人心中都在想著錦諾,這個時候來了一個陌生電話。

顧錦直接彈了起來,「快接。」

司厲霆接通,「喂。」

「是我。」凱拉的聲音傳來,司厲霆很意外。

「小姑姑?」

「寒暄的話就不用多說了,估計你也能查到孩子被安南抱走,現在孩子就在我這。」

司厲霆一頭霧水,顧安南怎麼和她扯上了關係?

「姑姑,諾諾哭了沒有?」

「好歹我們都是他的親人,他也沒有鬧騰,剛剛安南給他換了尿布,這會兒去給他買奶粉了。

你們放心,安南這孩子沒有壞心,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姑姑,你們在哪?我馬上過來接孩子。」司厲霆懸起的心徹底放下。

「接孩子的事情不急,安南很喜歡錦諾,讓他在安南身邊呆幾天吧。

最近這孩子天天早出晚歸,也和你們有過接觸,她有些心結,讓諾諾治癒她的心結也不是一件壞事。」

司厲霆從凱拉口中的話隱隱感覺到這位姑姑很神秘,應該知道一切。

「姑姑,這麼說來你知道內幕了。」

「小子,我是知道,但這是人家的家事,我不會多說什麼。

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會浪費時間打電話給你。

你讓錦丫頭放心,諾諾很可愛,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就當是在我們家做客。」

這件事似乎變得更複雜了?不過在複雜之中總算是多了一條線索。

「是,那就麻煩小姑姑了,諾諾平時很乖,只要吃飽喝足,及時換了尿布濕他就不會鬧人。

晚上十點之前要將他哄睡著,他平時吃的奶粉牌子是X牌……」

司厲霆噼里啪啦說了一堆,凱拉都愣了,「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熟悉?」

「那可是我的寶貝啊,在家都是我給他換尿布濕的,姑姑,諾諾就麻煩你了。」

「行,你和錦丫頭也就不要擔心,在我們這裡可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凱拉話中有話,卻又不肯再和司厲霆說些什麼,司厲霆只好掛了電話。

「厲霆哥哥,諾諾有消息了?」

「是的,他在小姑姑凱拉那裡。」

顧錦滿臉迷茫,「怎麼又和你小姑姑牽扯到關係了?諾諾不是被顧安南抱走的嘛?」

「這個我暫時也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顧安南現在和小姑姑在一起,而且兩人關係匪淺,小姑姑知道你們家的事情。

不過她的口風很緊,不願意透露一點,她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們諾諾很安全。

還說顧安南很喜歡諾諾,她希望用諾諾來化解顧安南對你的心結。」

顧錦認真思考了一下,「厲霆哥哥,你相信她的話嘛?」

「我信,姑姑沒有欺騙我的理由,而且她要真是壞人,會特地打電話告訴我們孩子沒事?」

「這倒也是,只是諾諾那麼小,她們會不會帶孩子……」

「放心吧,姑姑是個精明的女人,有她看著顧安南,諾諾一定不會有事。

相反我倒是覺得這件事未必是壞事,說不定我們因禍得福。」

顧錦點點頭,「因禍得福?」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知道你的爸爸媽媽在哪?顧安南為什麼對你有敵意?

要真像是姑姑說的那樣,只要化解了安南的心結,一切謎團就有了答案。」

「希望吧。」

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姑姑會好好照顧諾諾的,她說諾諾在她身邊會更加安全。

也許我們現在的處境她更清楚,這次搶諾諾的人是誰我們還在查,要是在姑姑那裡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顧錦被司厲霆說服,「希望小姑姑善待他。」

「放心吧,一定會的,好歹諾諾身體裡面也流著史密斯家族的血液。

上一次和小姑姑打交代,雖然她做事乖張,但我能感覺到她對我沒有惡意。」

「……嗯。」

顧錦這顆心稍微平靜了一點,諾諾平安無事,真好。

凱拉掛斷電話,發現孩子一雙眼睛盯著她一直的看。

「是不是覺得我很陌生?小東西,你得叫我一聲姑奶奶呢。」

凱拉逗弄著小錦諾,她一直說是顧安南留下孩子,她沒有說其實自己也有一些私心。

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就是孩子。

「凱拉,我買回來了,累死我了。」顧安南雷厲風行的跑了回來。

只見她滿頭大汗,手中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

「先去給孩子兌奶,三個小時就要喂一次。」

「哈?這麼麻煩啊。」

「誰讓你自己撿回來的孩子,要是麻煩就給人家送回去。」

「好好好,我去兌,哎,養孩子可真麻煩,我以後還是不要生孩子了。」

顧安南一邊嘟囔著,一邊湊過頭來看著錦諾。「哇,小怪物真可愛。」 錦諾暫時離開了,小姑姑怕兩人擔心,畢竟諾諾不是幾歲的孩子去親戚家。

他只有兩個月,那麼小一個人就離開了父母,大人們肯定會擔心和心疼。

小姑姑會經常給司厲霆發一些視頻,證明寶貝好好的在她這裡沒有受到委屈。

顧安南有了新的玩具,也就不會每天當個變態偷窺狂跟著顧錦。

城東的花園洋房裡,金髮碧眼的女人將桌上的杯子全都掃到了地上。

「廢物,一群廢物,連個孩子都搶不來,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小姐,本來我們已經逼停了那輛車,他們早就有所防備,這次是我們的失誤。」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