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走,先回我們那休息一下。」

林塵也不勸了,他了解這吳謂的性格,既然已經決定了。勸也沒用。

凌晨1點30分,蕭明和林塵一起送吳謂來到了火車站。

「行了,回吧。」

吳謂這一年多見多了人情冷暖,這個時候也是有些感動的說道。

「還是那句話,如果有任何事情記得給我打電話。」

林塵重複了一遍王海當時說的話。

「恩,沒問題。」

吳謂擺了下手進站了。

回去的路上,小胖子還是想不明白:「你說吳謂到底是遇到什麼事了?」

「不知道。」

林塵微微搖頭,不過他大致猜到了一些,恐怕是家裡遭受了變故。

但以吳謂這樣的性格來說,貿然幫忙只會壞事。

所以,林塵也只能作罷。

一夜無話。

第二天,林塵回到了公司。

沒錯,是林塵的新公司『星火影視』.

他已經從學校搬了出來。

既然要做大,再用學校的辦公地點也並不合適了。

今天是『星火影視』的第一次會議。

很簡單,林塵就說了兩條。

第一條:接下來林塵將要全力拍攝《愛情公寓》第二季,公司的事情就由袁野全權負責了,該招人招人,該擴張擴張,該談業務談業務,千方萬語只化為三個字——你看著辦。

第二條:一定要嚴格按照第一條去做,就這樣,散會吧。

……

這是『星火影視』的第一部電視劇,也是最適合目前上手的一部電視劇了。

演員大部分都已經合作過了,因此相對來說應該比較融洽了。當然,新加的三位主演則要各自一翻調教了。

在第一部的時候,雖然張偉的戲份比較少,但是林塵重點的調教了一翻王慶,告訴他張偉這個人物應該怎麼表演出效果來,當初拍攝起來緩慢,但卻是值得的。

有時候就是這樣,把地基打好了,接下來自然就是一日千里了。

可是如果之前只顧著搭建,那麼也只是空中樓閣,隨時就完犢子了。

真正稱得上新演員的也就兩人,一人唐悠悠的扮演者鄭倩雯,另外一人自然就是李瀾了。

因此林塵就準備先拍攝這兩人的戲,先磨合一下。

開頭唐悠悠的出場還是非常帥氣炫酷的,以惡搞的方式向大家展示了一個什麼叫做有夢想,有理想,但是卻又有狂想症又有點偏執的……龍套。

沒錯,就是我們的唐悠悠了。

至於開頭唐悠悠拍的戲也算是緊跟形勢了,惡搞的正是當時SONY旗下ps遊戲平台下的遊戲,叫《鬼泣》,有1、2、3、4部,唐悠悠扮演是裡面的一個正面人物的角色。

這個時空並沒有《鬼泣》這個遊戲,而且開頭其實就是單純的惡搞,一開始林塵是想要魔改一下的。

把開頭的劇情魔改成《靈魂擺渡》里的一段情節,這樣的話代入感也是強一些。

將夏冬青和趙吏兩個角色都拉過來,想想還是不錯的。

不過最終林塵決定還是算了。

一方面呢,林塵還是尊重一下《愛情公寓》,既然當文抄公了,還是別瞎J8亂改了。

當然,這個不重要,我的地盤我做主,就是真魔改了又能怎麼樣?

不服,你咬我啊!

最重要的原因是林塵不想再和趙吏合作了。

最起碼目前是不想的。

雖然他不記仇,但他還是怕麻煩。

況且開頭《鬼泣》這一段劇情也是挺惡搞的,順便還能自黑一下《裸婚時代》。

想想還是萌噠噠不是?

於是乎,《愛情公寓》第二季於帝都某個影視基地低調開機了。

林塵沒有必要再跑到東海去拍攝,在帝都足夠了,反正幾分鐘的戲。

這一段兩人的打鬥肯定要做後期處理的,不得不說當時這一段的特效還不錯,最起碼6毛呢。

兩人一翻打鬥,但丁將蕾蒂一劍貫穿,獻血滴落下來。

「蕾蒂!」

扮演但丁的演員抬頭望著唐悠悠。

「你醒了。」

唐悠悠說完將嘴裡的番茄汁吐了出來,看起來自然是鮮血了,然後順勢倒在了但丁的懷裡。

……

「卡!」

林塵看到這裡不得不喊一個卡,然後走到了中間說道:「鄭倩雯,你的樣子有點太浮誇了,在這裡你要深情滿滿,只有這樣才能有強烈的對比。」

鄭倩雯忙站了起來順勢把嘴裡的番茄汁給吃了,忙說道:「對不起,林導,我知道了。」

「恩,別緊張,再來一次。」

林塵開口說道。

「《愛情公寓》第1場,第3鏡,第3次!」

杜薇拿著場務板猛得一合。

繼續開拍。 很熟悉的感覺.

每一次也只有在拍攝的時候林塵才感覺到心情有那麼一點激動難耐。

在片場一語定生死,這種霸道總裁的人設林塵是不喜歡的。

他喜歡調教。

很多人男人常常抱怨自己沒有娶一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床上動如瘋兔、床下靜若處子的老婆。

簡單點,直白點說就是大部分男的覺得自己的老婆床上放不開,太傳統,甚至羨慕一隻雞。

林塵覺得大家有點誤區。

有些雞天生就是雞嗎?

沒有蛋,哪來的雞?

魯迅說過,女人不浪漫,男人要佔主要責任。

沒有不上進的老婆,只有不會讓老婆進步的老公。

你自己老婆這個情況,你難道心裡就沒有點數嗎?

說多了不好,大致的意思相信你們也明白。

老婆的表現很大程度是看老公的。

所以,老婆要改變,老公要努力。

至於演員的好與壞和導演的關係那同樣是如此的.

這點林塵之前也說過,就是一幫只會念『12345』、『摳圖』、『倒模』的小鮮肉和小花旦們,他們在大導演的手下也能調教到他們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力。

所以有人問導演真的這麼牛逼嗎?

沒錯,好的導演確實就這麼牛逼。

在這方面,林塵還是有自知之名的。

穿越了,背著另一個時空的文娛財富你就可以秒天、秒地、秒泰迪了?

不存在的。

通俗點來說,這就相當於在起跑線上,別人騎著個自行車,你騎了一個電動車。

如果長期不充電,早晚要完蛋。

因此,在《靈魂擺渡》開始拍攝的時候,林塵就沒有停下學習,當初嚴峰、童晴、趙澤、王慶等一眾演員的調教也讓林塵獲益匪淺。

調教,是相互的。

不單單被調教方感覺到了進步,調教方也會在一次次的進步之中來為下一次的進步考慮新方法。

目前的林塵優點很多,但是他最大的缺點在於大場面的把控不足。

《靈魂擺渡》、《愛情公寓》兩部網劇都是小場面情景類的劇情,林塵可謂是得心應手,一眾新人經過林塵的調教演技有了一個突飛猛進的增漲。

可《裸婚時代》相對來說就讓林塵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這還僅僅只是都市的愛情劇,群戲並不算太多,一眾老戲骨間也沒有演技的對飆呢,就已經讓林塵有點力不從心了。

那麼若是執導一部大場面的群戲呢?

到時候十幾位老戲骨互相飆戲?

屆時他一個導演撐不住場子,那麼才是真正的貽笑大方了。

至於請一個副導演來坐陣,自己挂名導演獲得名和利?

丟不丟人?

他又不是那幫賣人設跨行當導演只是為了賺錢的臭不要臉。

下部戲,林塵不可能再小打小鬧了,他需要一部戲震場子,需要引起轟動的.

《裸婚時代》收視率別看不錯,但是眾多討論並未在戲內,相反在戲外。

諸如『裸婚是否正確』、沒錯的裸婚就是耍流氓、女人生娃就是想不開、多少離婚是因為孩子等這些話題討論的劇多。

畢竟這在業內不少的人認為是一部家長里短的電視劇,對於導演的要求並沒有多高。

看看,嚴峰和童晴隨著《裸婚時代》大火,身價狂飆,甚至雙方的經紀公司都是互相宣傳一波,各自借勢。

但,你看現在的討論里有說導演的嗎?

沒有,一條新聞都沒有。

因此,林塵想法很明確,待得這部《愛情公寓》第二季一上映,林塵就籌備下部劇。

務必憑藉著下部劇獲得足夠的地位,還有……名氣。

「卡!」

收起了思緒,林塵看得鄭倩雯的表演不得不繼續喊『卡』。

明明這《愛情公寓》第一季開頭的戲其實並不算複雜,但是鄭倩雯偏偏的表演就是無法讓林塵滿意。

已經6次喊『卡』了!

鄭倩雯自己都有點崩潰了,她自己已經很努力的在演了,不知道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演員按照演技來說也分為三六九等,上等的演員如果感覺到某個情節不對時會主動要求從來,他們對於戲中人物的把關與理解要遠遠的超於導演。

說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可以說是華語影壇藝術成就最高的影片之一了,這部戲也是讓哥哥張國榮事業更進一步,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但是對於一些常常說沒有《霸王別姬》就沒有哥哥的的觀點算是誤區,畢竟當年未拍攝這部劇的時候張國榮就已經名滿天下了。

可是不得不說,《霸王別姬》中的程蝶衣成就了張國榮,但張國榮也演活了程蝶衣。

《霸王別姬》的成功和演員也是密不可分的。

如果再不信,你看看後來陳凱歌被評價為半部經典的《梅蘭芳》就明白了。

說來陳大導演的《無極》上映之後曾經被業內評價為……上限恍如天人。 橫推從拔刀開始 下限深不可測!

不過不得不佩服的是陳大導演的精神,《無極》之後就想以《梅蘭芳》證明自己,結果落了個半部經典。

稍後的《趙氏孤兒》、《搜索》、《道士下山》也是讓人一言難盡。

屢戰屢敗,是屢敗屢戰!

穿越回來的林塵還得知陳大導演沉澱下來的新作《妖貓傳》也是將要上映。

至於具體如何,林塵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在以60多歲的時候還願意繼續嘗試,甚至是想要證明自己,這一點就難能可貴。

比某位白鴿導演強的不是一點半點,尤其是這貨對於內地演員那叫一個看不上啊。

雖然有一些是單純的黑,可是不得不承認的是在他的電影里常常會出現清一水的主角港台棒,內地二番的情況。

而且這個彷彿是當年的主流一般。

內地演員抬不起來頭,但凡合作的往往都是內地的吃虧,更不要提寶島那邊的藝人是在內地掙錢,在自己省的節目里是放下碗筷罵娘了。

好在,後來這樣的情況逐漸的改變了,內地也是抬起了頭,而那幫還抱著內地人傻、錢多的導演也罷,明星也好,都差不多涼了。

但誰能想到又興起了小鮮肉、小花旦這樣的『流星明星』呢?

所以,這就是人生啊。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狗屎和豬屎哪一個先到。

這不,去年的時候林塵還覺得這個娛樂圈沒有這種流量明星、天價小鮮肉、小花旦多麼厲害。

今年,眨眼,一部《浪漫戀人》讓『流量藝人』這個稱呼轟動了業內。

But,就是真的小鮮肉、小花旦的情況襲來,林塵也絕對不可能去迎合這樣的市場。

他,就是市場,他要去引領市場,而不是被市場所強.奸不說,還要幫著市場去找下一位受害者。

因此,在林塵的戲中他絕對不容諸多陋習的產生。

鄭倩雯的表演沒有任何問題,但恰恰問題就出現在這兒了。

開頭唐悠悠是在當演員拍戲,但是你不能讓大家看出來這是在拍戲,如果這樣的話後邊的笑料就沒有了。

「戲中戲,你自己現在是蕾蒂,但同時你在受傷后還要想方設法的給自己加戲,因為你是龍套啊,你需要搶戲。」

林塵給鄭倩雯進行講戲,說到最後他問道:「去年的春晚你看了沒有?」

「啊?看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