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筱在家裡開party,和多名男性發生關係,其中一個還是當紅小鮮肉。

就是因為小鮮肉才爆出這麼大的消息,網民順帶也認識了一下顧筱,這個亞洲面孔的女人。

「卧槽,這顧筱會玩啊,黑黃白人種都齊了。」顧柒剛剛起來嗓音都還沙啞的。

「我的小姐,你還是快點起來,不然好戲就看不了。」

「什麼好戲?」

「顧筱已經被人帶回來,老爺子大發雷霆。」

「果然是場好戲,我馬上下樓!等我!」哪裡有八卦,哪裡就有顧柒,沒想到她就睡了十幾個小時,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顧柒這才知道他故意打自己是為了拍攝視頻,手機正對她,顧柒連忙開口:「慢著!你開美顏了嗎?」

「她說什麼?」

翻譯有些為難道:「她問你開美顏了沒有。」

佞臣良妻 「美顏是什麼鬼東西?」

「就是一種特效,年輕女孩兒都會用。」

「特效?」

顧柒還在一邊補充:「就是可以讓臉變得更小,皮膚更白,眼睛更大。」

阿巴斯聽了解釋,一臉困惑,「這女人是不是懷孕懷傻了?」

「大概是習慣了……」翻譯也是汗顏,「畢竟現在年輕女孩兒都用。」

阿巴斯一把抓住顧柒的頭髮兇悍道:「現在就給King錄視頻,給我哭,要是不哭我就拖你去喂狗。」

顧柒本來只想盡量拖延時間,這個男人是真的一點都不會憐香惜玉,恨不得一手就將她的頭髮全都抓掉。

此刻的顧柒內心已經炸了,老娘辛辛苦苦護理的頭髮啊,你這個殺千刀的混蛋!

懷孕本來就容易掉發,顧柒最喜歡穆南樞的長發,所以她也特別喜歡打理自己的頭髮,平時掉三根以上她就會心疼。

誰知道這個鬼佬竟然一手扯掉她這麼多頭髮,顧柒在暴怒邊緣。

她忍,等穆南樞來了,她一定要親手扒光男人所有的頭髮。

鏡頭拍攝了她不甘和屈辱的畫面,阿巴斯讓她念了一堆台詞。

為了不被這個喪心病狂的男人再打一巴掌,顧柒老老實實不敢再作妖把那段台詞給念了一遍。

他說了一些苛刻的條件,想要King孤身一人前來和他談判。

顧柒知道穆南樞不在乎這些,但畢竟這些基業是穆子期一手一腳拿下的,她不想穆南樞為了她真的全部拱手讓人。

不知道他是用的什麼渠道將視頻發了出去,就算她身上帶著定位器,穆南樞知道她現在還是安然無恙,她也怕穆南樞擔心她。

欠情還心 「阿巴斯,King答應了。」

「所有條件都答應了?沒有討價還價?」阿巴斯有些意外,他並不相信這個女人對控來說有這麼大的作用,他本來只是試一試。

「沒有,他只有一個要求,善待這個女人,要是碰她一根手指,我們就什麼都得不到。」

「看來這個女人對他來說還挺重要的,他也答應一個人前來赴約了?」

「是的,其它他都沒有異議,只提出讓我們不要碰這個女人。」

「好,沒想到大名鼎鼎的King竟然這麼好說話,你快去準備幾份合同。」

阿巴斯沒想到自己居然綁了一個金寶貝過來,不過他怎麼都覺得有些不切實際。

大名鼎鼎的King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這個地步?還敢孤身一人前來,他就不怕有來無回?

這裡面是不是有詐?

一時間阿巴斯也很緊張,「調集所有人手做好準備,防止King耍詐。」

見他那麼緊張的樣子,顧柒心中明白,全世界也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他絕對不會因為其它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危險存在,他是真的,別人卻不相信。

顧柒無奈的輕笑,不知道該說穆南樞笨還是他對自己的情太深。

此刻穆南樞手機中關於顧柒那個視頻他已經看了幾十遍,她的皮膚本來就很白,臉頰兩側有著兩道很明顯的巴掌印。

那個男人扯著她的頭髮,逼她說出那些台詞,他能看到她眼中的無可奈何。

阿旺忍不住道:「先生,別看了,你已經看了幾十遍了。」

一言不發的穆南樞一直在看這個視頻,他生怕穆南樞會被刺激到神經不正常。

顧柒每個表情他都記得清清楚楚,每個音節,手指輕輕撫過她的臉頰,可是並不能感覺到她臉上的溫度,只有冷冰冰的屏幕。

「小柒兒。」

「先生,你放心,阿巴斯要拿顧小姐當人質,就不敢動她,她現在是安全的。」

阿旺也只是在安慰穆南樞而已,真實情況無人知道。

為了利益,這些披著人皮的魔鬼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

以前也有他綁架別人撕票的情況,就算是孕婦他也不會放過,他們的手段要多殘忍就有多殘忍。

穆南樞沒有回答,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手機,來來回回的播放著那段視頻。

「對了先生,剛剛走之前你吩咐阿才去做什麼?」

在這種緊急情況,穆南樞居然沒有將阿才帶在身邊,很顯然阿才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穆南樞緩緩抬起頭,看著飛速移動的道路一字一句道:「做一件有趣的事情。」

阿旺看到穆南樞嘴角勾起,那是……惡魔的微笑。

穆南樞絕大多數都是沒有情緒色彩的,除了顧柒那隻小妖精會讓他多一點表情,其它時候要是他突然多了一個表情,尤其是笑容,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總之阿旺跟了他這麼久,除了在父子大戰前夜他看到穆南樞這麼笑過,除此之外再沒有過。

那一次穆子期輸的很慘,也正是因為他是穆南樞的父親,穆南樞留了他一條命,穆子期才會來到遙遠的歐洲。

後來穆南樞已經變成了一個無欲無求的人,他什麼也不在意,直到顧柒的出現。

毫不誇張的說顧柒是他的命,和之前顧柒被帶走不同。

邁克和顧柒本就是青梅竹馬的朋友,後來的兄弟兩也並沒有傷害到顧柒。

顧柒本來就快到預產期,大著肚子的時候被人帶走,還被打了幾巴掌。

這種程度完全不是之前那些人能夠相提並論的,穆南樞這次真的怒了。

阿旺雖然不知道阿才去做什麼,但從穆南樞的表情來看,阿巴斯會死得很慘!

「先生,還有二十分鐘就能到達那個倉庫。」

「給我換一輛車。」

「你真的要一個人過去?那樣會很危險。」

「照他說的辦,阿巴斯為人狡詐,不這樣做我怕他會傷害小柒兒。」

「可……」

「我自有打算,照我說的做。」

「是,先生。」

阿旺看著穆南樞戴上一隻戒指,那隻看著很普通的戒指,裡面卻暗藏玄機。

他家的先生,從來就不是一個心善之人。

有時候阿旺甚至會覺得他有些變態,他的心理素質怎麼會那麼強的。

好在顧柒來了以後他才漸漸有了人氣,否則他真的只是畫中人,看著飄逸洒脫,也沒有任何七情六慾。

顧柒聽到一旁的人在報道,一輛車已經朝著這個方向過來,感應到車裡只有一個人的熱源體,他沒有耍花樣。

南樞,你一定要小心!

「他真的沒有耍花樣?」阿巴斯怎麼都不相信King這麼配合。

「老大,我們已經測過了,那輛車上只有他一人。」

「時刻警惕著,要是他敢耍花樣,隨時斃了這個女人。」

顧柒此刻很緊張,她最怕的就是自己會暈過去被人擺布,另外一方面她也很擔心穆南樞一個人會受傷。

「阿巴斯,車子已經到達倉庫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鏡頭給我放大,我倒是要看看那個King究竟長什麼樣子。」

下車的穆南樞白衣飄飄,仿若仙人一般。

一群人都懵了,「King是七、八十歲的老頭?」

「據我所知,怎麼都是中年以上的男人,怎麼可能這麼年輕,不好,事情有詐。」

阿巴斯一腳踢向顧柒,「臭女人,居然敢騙我。」

顧柒心道還好,他踢的不是自己的肚子。

「這人肯定不是King。」

「不,他是!」顧柒生怕他再次踢向自己,沒辦法只好用英語交談。

誰知她這一開口阿巴斯更生氣,「這個女人聽得懂我說話,好啊,你居然敢耍我。來的這個人一定是King的眼線,說不定是人肉炸彈,該死的賤人,我要你付出代價!」 顧家祠堂,顧筱跪在地上,顧老爺子以及顧家那些個旁枝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來了。

「上家法。」顧老爺子氣得不行,臉都氣成了豬肝色。

好歹顧家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現在突然出了這麼一個不知羞恥的孩子。

「爺爺,你要相信我,我是被人下了葯設了圈套,那不是我的本意。

對了,一定是顧柒,因為我早上說她在家裡藏野男人的事情,她對我打擊報復。」

「還真是人在家裡睡,鍋從天上來,躺著也要中槍啊。」顧柒笑著邁進祠堂。

「柒丫頭,你瞧你頭髮亂成什麼樣子了,一個大姑娘家沒點規矩,怪不得男朋友都要跑。」

這老爺子正在氣頭上,看到顧柒也不忘訓斥幾句。

顧柒也是很無奈了,「我的爺爺,我在家睡了一天剛剛起來,聽說姐姐在受罰,我特地過來給她求情,就忘記梳頭了。」

求情是假,看戲倒是真的。

「沒想到我的好姐姐,你卻處處想要陷害我,我今天睡了一天,我怎麼打擊報復你了?」

顧筱裸露出來的肌膚青紫斑斕,想都知道她這衣服下還不知道有多少痕迹。

「姐姐,玩得很盡興吧,早上說我藏了野男人,沒想到你這一藏就是五六七八九個,厲害了。」

竹馬之婚,老公拜託拜託 顧筱被曝光到網路上,她都快氣死了,現在顧家還要罰她,一肚子火沒地方發泄。「顧柒,都是你這個賤人,是你害了我。」

她指著顧柒鼻子罵道,顧柒壓根就不用回擊,徑直往老爺子身後一躲就夠了。

「爺爺,你看看姐姐她已經瘋了,自己做的好事全都推到我的頭上。」

這時候家法已經遞給了老爺子,老爺子拿起鞭子就是一鞭抽在了顧筱身上。

將二叔和二嬸心疼死了,「爸,這件事分明有問題,我們女兒一直都有男朋友,她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

「有問題?」

「爺爺,今天早上我離開顧家以後,被一伙人擄走,不知道被注射了什麼,我意識都是不清醒的。

後來那些人離開,新聞曝光,我也是才清醒不久,怎麼可能是我自己做的呢?」

「現在人證物證都沒有,你當然可以隨便說,你說被人設計,你得罪了誰?別人會用這樣的方式對你?」

顧筱覺得自己真是跳進了黃河都洗不清,「爺爺,我真的不是自願的。」

「不是自願的?姐姐,這幾張照片你好像很舒服的樣子誒。」顧柒又補了一刀。

「閉嘴,你這個賤人,就因為我早上說你藏了野男人,你就這麼對我,同時顧家的人,你好狠的心。」

顧筱平時和別人也沒什麼瓜葛,別人怎麼可能對她使用這樣的手段?

況且正好是有損顏面的事情,哪裡會這麼巧合。

顧柒眸光一冷,從顧老爺子手中接過鞭子。

「爺爺,還是我來執行家法吧。」

「賤人,你敢!」

顧柒揚手就是一鞭子抽去,而且她抽得還是顧筱的臉。

「啊!!!你這賤人,你敢打我。」

「打都打了,你說我敢不敢,筱姐姐,你不要以為我叫你一聲姐姐我就是真的怕了你。

我處處尊重你,而你三番五次害我,現在還居然說這樣的話,可見是二叔二嬸沒有好好教你。」

顧柒又準備打一鞭子,二嬸一把抓住她的手,「顧柒,你不要太囂張了。」

「我囂張?究竟是誰在囂張?」

「不管筱筱是不是做錯了,這件事我們先不論,也輪不到你來罰。」

「輪不到我來罰?那麼我請問,不管我藏了野男人沒有,輪得到你們來抓姦?

同樣的事情放在你們這就不一樣了,你們雙標不要太明顯。」顧柒冷哼一聲。

「況且我還是乾乾淨淨的大姑娘,和顧筱多人混亂完全不一樣的性質,你們一家人恨不得要吃了我。

今天顧筱的事情若是放在我身上,恐怕顧家早就鬧翻了天。」

二嬸被顧柒這一席話懟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指著鼻子你了半天沒你出下文。

顧老爺子沉著一張臉,「打,怎麼不能打?給我往死里打這小畜生,不學好,盡在外面丟人現眼。」

「是,爺爺。」

顧柒本來就不是聖母,別看她平時憐香惜玉,那是對聽話的小美女。

至於像是顧柒這樣的硬磚頭,她今天非得打死不可。

顧柒力氣不小,每一鞭子都往死里打,疼得顧筱齜牙咧嘴。

「筱姐姐,我這是在教你,免得你那麼不懂事。」

「顧柒,你給我記住!!!」

「好的,我會記住的。」顧柒甜甜一笑,差點被將二叔二嬸給氣死。

這混蛋東西。

「爸,筱筱身上本來就有傷,別打了,筱筱承受不住啊。」

「承受不住?她和那些男人亂搞的時候怎麼沒說承受不住?繼續打。」

老爺子是氣瘋了,顧家向來作風正派,誰知道今天出了這樣一件事。

顧筱疼得都麻木了,從一開始的囂張和盛氣凌人變成了哀求:「求求你,不要打我,不要打……」

「爺爺,我看也差不多了,再打就真出事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