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這麼多怎麼打?”

胡浩天把頭探出車窗外:“散開散開,趕快散開!”

那邊,異能者們也紛紛在喊:“靠,後面更多了,上車,趕緊上車!”

一二百的喪屍可以打打,可是從幾公里外帶回來這麼大一羣,沒有火炮之類的在手,打這麼多,除非腦子被門擠了!

在末世能生存下來還會基地打喪屍的人,誰沒有個識危意識。

“上車,離開,趕緊離開!”

“高能團隊……不要戀戰,掩護好隊友,離開這裏!”

“火焰團隊……”

本來還有幾個團隊在這裏打喪屍的,當機立斷,全部都逃一般的滾上車,直接踩油門。

逃跑過程中。

車與車之間不小心追尾了……

沒事,改天再解決!

不小心刮花你團隊的車了……

沒事,回基地再商討賠償!

前面有車擋路……

趕快,趕快,來個金系異能者!

……

胡浩天看着旁邊的那麼多車在電光火石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稍縱即逝。顯然愣了一下:“我靠,我只說了一句,跑光了……”簡直秒跑的速度。

這麼大陣仗,定也驚動到前面的軍方隊伍了。

周樹光沒有讓軍方車隊停車,還是直接往基地而去。

周邊異能者跑光了,只剩喪屍,潘大偉一手握着方向盤,直接撞飛旁邊喪屍,把自己的車開出來單獨一條道,一邊還抓着對講機吼道:“小朱,快快,趕快把車開到我前面來。”

如果帶着這麼多喪屍去基地,基地城牆上的狙擊者難保不會覺得一個危險,用火箭炮連帶着把自己等人都轟掉了。

末世裏,犧牲局部保存整體的事情說幹就幹的,執行前真的不需要知會你一聲。

“好。”

好在這次爲了以防萬一,開車的全是老手,田海這類沒考證的馬路殺手都已經被換到副駕駛座。

朱明賢的車技更是高手中的高手,踩着油門,往左往右死打方向盤把車超速上來,與潘大偉保持一致。

這個動作看似一句能完成,但是做起來確實很有難度,因爲要保證車速一致才能讓車單單的插入車隊中間去。

整個車隊不能停下來,後面與周圍過來的喪屍簡直不要太多,上千都少說了。

恐怕那小車停靠最後一會兒的時候,已經吸引來不少喪屍。

現在一個停下,就要被喪屍羣淹沒掉。

在保持車速的情況下,潘大偉藤蔓一出,直接把前面車的車胎掃了下來。

在車胎裏找血布什麼的,在這種情況下……還是算了吧。

血布被除下,雖然降了一些喪屍跟隨,但是依舊還有鍥而不捨的。

劉兵的車已經開上前,如今在最後面的就只有白七與唐若的車。

唐若沒有猶豫,打開車窗,伸出上半身。

給自己裹了精神力之後,她舉起離子槍對準後面喪屍羣就激發了那一束藍光。

藍光從光線變成籃球。

萬道光芒,藍光映天。

瞬間。

滾滾熱浪直接滾來。

就算坐在車中,都感覺被氣流助推了一波一樣。

這一槍讓喪屍鏈斷了一些,到底不可能解決所有。

她縮回車裏就改拿步槍向外頭掃射。

一槍,一個。

兩槍,兩個。

白七從倒後鏡看見這個情景,笑了。

自己的姑娘,從不懂到懂,從中二期到沉着冷靜,慢慢長大了。

唐若槍掃後面喪屍時候,田海與其他異能者也會探頭出來幫忙。

火球與雷球殺傷力都不錯。

剩下就幾公里的路,很快這麼打着打着就到了西門500米處。

周樹光從倒後鏡看不到胡浩天那邊的情況,但他只是冷笑一聲,前面加速進西門。

不過運氣不好,過了河道上的橋,正好他們進西門廣場時候,遇到排隊了。

西門乃軍方過道,而且來回都是不同車道的,這回基地這裏排隊,只能說明有外出任務的軍方人員回基地來。

周樹光探出頭一看,果然是衛嵐的車!

“真是冤魂不散,他怎麼沒有死在那裏!”周樹光從小性子就暴戾,見到死對頭衛嵐更是討厭,但是政治和商場人物,看見討厭人也打官腔一番。

學會假惺惺纔是邁入官場的第一步。

衛嵐正在從h市剛到西門,正在等待車輛消毒,看見周樹光這麼巧的也回來了,於是立刻打開車門,長腿跨下來,大步流星過來:“周少,好久不見,居然……”他那個‘這麼巧’還沒有說完,被後城牆上面瞬間連連響起的槍聲聽得皺了眉。

衛嵐轉首問遠處的工作人員:“怎麼回事,爲什麼這麼多喪屍?”

周樹光沒有理會他,打開車門也往基地中跑去:“讓城牆上槍炮手準備,後面隨便車隊擅自帶入喪屍,爲了基地安危,趕快發射火箭炮!” 今天守門是司徒家的,對方看見是周少過來下命令,點頭稱是,跑上樓去。

兩家本來快要聯姻,自然注重兩家利益。

雖然對方不知道此舉能帶給周少什麼好處,但是那邊喪屍同洪水一樣傾瀉而來,開炮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他跑上樓立刻就吩咐下去:“火箭炮,準備!”

這個火箭炮在西門早已準備着,緊急情況下,發射之後也只要向上頭寫個書面報告就可以了。

城牆上的人員看見遠處情況也嚇了一跳,聽到命令後,很快着手準備一切。

“報告,火箭炮已經準備好。”

衛嵐剛纔問完副官之後,拿着望遠鏡就直接察看那邊情況,他在外晃盪已久,喪屍洶涌場面也見過不少,覺得這樣喪屍潮事件不尋常。

看到了那邊最後面的是自己熟悉的車隊,衛嵐下意識就高聲喊道:“慢着,不許開炮!”

周少心中一跳,暗道不好,立刻反駁道:“這麼多喪屍圍攏過來怎麼可以……喂喂,你去哪裏……”

衛嵐哪有功夫理會他,扔下望遠鏡就往城牆上跑:“上面的不許開炮,我以少尉身份命令你們不能開炮,不然要接受基地法律制裁!”

火箭炮威力大,可是精準度很差,轟掉目標時,附帶波及前後上百米的範圍那都是很常見的事情。

這麼一個不小心,後面的隨便車隊可能就直接被轟沒有了。

衛嵐跑的很快,在城樓入口處,直接手中強化了幾個鐵釘就朝這那些士兵的腳下扔置過去。

二級的金系異能讓鐵釘變成了三寸長鐵釘,讓士兵不由後退幾步。

士兵疑惑的看着自己上司都沒有動手。

衛嵐雖說沒有後臺了,但是架不住元主席透露出來說要收他爲女婿呀。

同樣爲少尉,那司徒家的就覺得自己不能直接得罪了衛嵐。

“這……衛少,事關基地安危,你也看見了,那邊喪屍那麼多。”

衛嵐道:“你仔細看清楚了,外面那麼多也只有那邊一波,後面沒有再接着涌過喪屍潮來,我們這裏這麼多人,還解決不了這麼多喪屍?”

“可是……”

“基地規定,不到直接危及基地安危時,不可使用火箭炮,現在還沒有到萬不得已非要開炮的地步,面對能解決的一波喪屍,你卻使用……”

周樹光跟在衛嵐跑上來,站在城牆的軍事區裏指着外頭道:“什麼叫只有一波,這一波起碼有幾千只喪屍,現在的喪屍都已經二級,你以爲你一個異能能殺一堆嗎?”

衛嵐的話被打斷,心中激動,伸拿出軍章來,拍到一旁的牆上:“我說不許開炮就是不許開炮,所有結果我一力承擔!”

“去你媽的一力承當。”周樹光掏出搶來,氣憤難當,“你能承擔基地中所有人的性命嗎,憑什麼!”

衛嵐一個反手,一招之下,在衆人來沒有看清的時候,直接把周樹光的槍支反對這他自己,氣勢不怒自威:“就憑我叫衛嵐!”

“你……”

轉眼間,後面的車都開到西門前的護河道上了,若不是前面的路阻着,車隊只怕現在都已經過河。

這麼一堵,尾隨的喪屍更加接近了。

眼見越來越近的喪屍羣,司徒家的少尉就想吩咐把河上的橋給升調上來。

他還沒開口命令,許多的槍聲響起來,除開西門守衛軍的職責開槍,還有很多的是下面此次出去任務的士兵,連衛嵐這番人員中,都出手幫忙開打。

現在西門門口起碼有400個人,衛嵐知道有這麼多槍支與異能者,對付一波涌過來的喪屍也是很迅速的。

“現在你可以朝外發射火箭炮了。”他冷冷的對周樹光噴了一句,探出身體去指揮他的隊伍,“所有等候消毒的車隊先把車都開到旁邊,讓出主道線!,先把主道線全讓出來!”

然後,又抓一把鐵釘在手掌中強化之後跑下樓去去加入戰鬥。

“靠,現在朝外發射火箭炮還有什麼用!”周樹光一把甩過衛嵐放在那裏的軍章,氣的翻眼跳腳。

剛纔大好時機,只要一個開炮,就能直接解決了隨便團隊。

現在要是再開炮,這麼近的距離,還不直接波及到基地了。

媽的,見到衛嵐就沒有好事情!

白瞎了他的種種部署!

下面,錢將下屬也在指揮隊伍。

“駕駛員把所有的車都開到停車場!”

“一小隊退後一點12點方向,保持好隊形,不要誤傷隊友!”

“二小隊10點方向,保持好……”

衛嵐跑下來也開始指揮自己這邊的異能者:“尋夢團隊負責2點方向,火炎團隊負責3點方向……獨步團隊去掩護一下他們下車……”

衛嵐這邊的上百輛車一移動,道路瞬間通暢了。

顧鬱澤聽到自己的任務,淡淡一笑,倒也沒有反對衛嵐的安排,招呼好隊友就準備去掩護隨便團隊下車。

只是他們還沒有到隨便團隊面前,就看見對方頂着槍林彈雨都能自己下車來。

胡浩天三個土系像商量好的,統一在前面升起土牆阻隔掉車子旁邊飛過的子彈與異能,就滾下車來。

還真是用的滾……

每輛車裏的人都是挨個滾出來的,而且完美默契,各個配合得恰到好處。

出來之後,自然也是加入戰鬥的隊伍。

這麼多人的齊心協力,真的快把這次危機化除了。

基地選擇的地方本就易守難攻,防護河短短几個月時間被挖的又寬又長,唯一的過道只有橋道,只要守住橋道,這麼一波喪屍造成不了實質危險。

倘若無窮無盡、四面八方都涌過來的喪屍潮,自然要再另當別論。

看門口喪屍被除光,異能者與士兵們皆蠢蠢欲動想去挖晶核。

幾千只喪屍就是幾千的晶核,幾千的晶核還是二級的,這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啊。

而且,他們也有功勞,挖晶核也是合乎常理。

這次戰役雖短但成功,幾乎無一人傷亡,軍方與衛嵐高興之餘也不再限制,大手一揮,豪爽的讓他們去挖掘晶核了。

隨便團隊現在卻沒人有興致去挖這種東西。

他們所想的都是另一件事情。 想把周樹光往死裏揍,把他用亂刀捅死,亂槍射死,再把他丟在喪屍堆裏……

這樣的念頭在隨便團隊的隊友腦中一一閃過,數不清的死法加起來可以繞地球兩圈。

但是……

沒有證據能指證那小車塞血布的行爲是他指使的,就算那輛車中的人員都是周家士兵,也不能代表什麼。

胡浩天的心裏同壺中燒的熱水一樣沸騰着,面上卻平靜無波的走過去:“周少,你這麼卑鄙無恥,你爸可知道?!”

周樹光看着胡浩天的臉,冷笑一聲,反脣相譏:“胡隊,你們隊伍帶來這麼多喪屍,差點讓基地陷入危機之中,你爸可知道?!”

胡浩天怒極反笑:“我爸還真不知道我今天被一個陰險小人暗算的事情,但是你爸恐怕要很快知道自己兒子乾的蠢事了!”說着拍出一張手抄紙到周樹光臉上,“如今基地已經到了,我給周少一小時時間,請準備好你的欠款,送到12棟別墅,少一兩我都去二號大街貼廣告說你缺斤少兩!”

“你……”

周樹光還預想着胡浩天會不夠一切的質問自己,爲何派人塞血布的事情。

然後他就可以譏笑的回他,爲何每次他都都只會血口噴人。

再傲然無比的說,有證據就拿出證據去基地任務大廳舉報我,沒有證據我告你誹謗的話語。

但是現在的情況……

爲何每次與隨便團隊中的人對話,都是不按劇本來的!

周樹光的拳頭握得咯吱作響,臉上陰晴不定,卻對這句話沒有反駁的餘地。

黑紙白字,上面確實寫得清清楚楚。

他於是挺起胸膛,露出不屑模樣,挽救最後尊嚴:“放心,一點麪粉而已!我周家哪裏施捨不起!”

“哼,周少還請你繼續保持好你的裝腔作勢!”胡浩天說,“等下送麪粉時候,請繼續你的微笑!”

自己隊長已經開頭了,隨便團隊的隊友都紛紛過來保持好隊形。

“周少,保持好你的高冷。”

“繼續保持。”

“周少,別低頭,雙下巴會出來!”

“我們在家裏等你的微笑……”

胡浩天說完,去跟衛嵐打招呼:“衛少,好久不見,感激感謝你剛纔的幫忙。”

衛嵐說:“你倒看的清楚,是我幫的你們。”

胡浩天笑了:“現在的情況,出個門都要被陷害被誣陷,一個不小心就死於非命,如果學會耳聽六路眼觀八方那就慘了。”

衛嵐拍拍胡浩天的肩膀:“到時候請我吃飯吧。”

“必須。”

那邊兩人講話,唐若這邊也見到一個‘老朋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