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這方金光八卦的出現,在場,諸葛神行諸葛青兒等人身後的八卦,瞬間都變得黯然失色。

突兀的一幕。

讓正在傾聽的諸葛神行諸葛青兒等人紛紛反應過來。

六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諸葛無雙。

這一刻,他們能清晰地感應到,諸葛無雙身後那方金光八卦傳來的恐怖壓制力。

這種壓制,類似血脈的壓制。

甚至,讓他們無法再專心聽白小鳳講解。

“家,家主,也突破了?”

“我的天!家主困頓此境十幾年,寸步未盡,如今,竟然要突破了?”

“白先生真乃人中之龍,對《神鬼八陣圖》的參悟境界,竟然如此恐怖!比較下來,我等,無臉稱作諸葛家人啊!”

……

“啊!”

就在這時,諸葛無雙猛然擡起雙手,仰天一聲長嘯。

磅礴陰力從他的口中噴涌而出,化作金光,璀璨刺目。

轟!

幾乎同時,籠罩在諸葛無雙身上的金光,宛若長虹,直貫雲霄。

懸停在諸葛無雙身後的金光八卦,隨着金光一起,直衝天際,透過了大廳屋頂。

這一刻。

諸葛世家所有人全都感受到了wǔ hóu cí傳來的變動。

所有人,盡皆停止了手上工作,紛紛朝wǔ hóu cí的方向望去。

然後。

他們就看到。

wǔ hóu cí的上空,一方宛若實質的金光八卦裹挾着金光長虹,沖天而起,懸停在wǔ hóu cí的正上空,緩緩旋轉着。

金光潑灑。

將整個諸葛世家,都鍍上了一層金輝。

“我的天,發生什麼事了?wǔ hóu cí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金光八卦沖霄,一定是家主,一定是家主的境界有了突破!”

“要不要過去看看?我的天,此等景象,太過震撼了!”

“過去個屁!此時一定是家主關鍵時刻,我等過去,必然擾了他的心神。”

……

整個諸葛世家,在這一刻,彷彿被倒進了冷水的油鍋,徹底炸了!

風光的女人 wǔ hóu cí內。

白小鳳繼續講述着,目光卻鎖定在諸葛無雙的身上,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看來,境界剛好突破了呢,應該……到證道境了吧?”

這是他心裏的想法。

深吸了一口氣。

又往深入講解了一小部分,白小鳳停了下來。

大廳裏,戛然死靜。

正金光沖霄的諸葛無雙神情一窒。

彷彿是瘋了一樣,紅着眼睛低頭朝白小鳳看來,顫抖着身子,說道:“怎麼停了?白先生怎麼停了?不要停,白先生不要停啊……老夫就是要的這種感覺,不要停,快,繼續,要到了,老夫,真的要到了……”

“……”白小鳳。

嘶~

這是什麼糟糕的臺詞?

諸葛神行等諸葛家人也是一臉尷尬,從來沒見過家主如此失態吶。

諸葛青兒更是俏臉一紅,低下頭,臉頰上都快滲出血了。

白小鳳看着如狼似虎紅了眼的諸葛無雙:“已經講完了,完全,講不下去了呀。”

諸葛無雙身軀一震,悵然若失的嘆了一口氣:“白先生,也只參悟到這個境界麼?”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開玩笑!

有冥尊講解,本大爺早把《神鬼八陣圖》給參悟透了!

但是,兩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已經讓本大爺送你們諸葛家一場大機緣了。

還想要更大的機緣?

完全,不闊能!

他講解停頓的地方,已經足夠諸葛無雙突破到證道境,沒必要繼續講了。

適可而止的道理,白小鳳還是很明白的。

拿多少錢,就幹多少事。

要是全把《神鬼八陣圖》講解完了,諸葛世家確實爽翻天了,可他,就真的虧大了呢。

“嗯,今日,諸葛世家必將永世銘記白先生大恩!”

諸葛無雙渾身金光籠罩着,起身,對着白小鳳一抱拳。

“不用,反正你們是給錢了的。”白小鳳淡然地擺擺手。

然而。

話音剛落。

轟!

諸葛無雙神情陡然猙獰起來,雙手一揮,一方金光八卦悍然從他的雙手中飛出,怦然印在了緊閉的wǔ hóu cí大門上。

同時,諸葛無雙大吼道:“來啊,關門,放青兒!” 啊咧!

突兀的一幕,讓在場的衆人全都懵了。

杜嬋音 白小鳳一臉懵比地看着諸葛無雙。

諸葛神行也全都懵比的看着諸葛無雙。

諸葛青兒更是滿臉驚愕,放我,是什麼意思?

諸葛無雙漲紅着臉,大喘着粗氣,目光火熱的盯着白小鳳。

此等人中之龍,若是不留在諸葛世家,那簡直對不起列祖列宗啊!

“即便是丟了我這張老臉,把青兒強按上去,今天,也要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這是諸葛無雙心中的想法。

聽了白小鳳的講解後,他困頓多年的境界終於突破,直到證道境。

一個外人,僅僅用七天時間,便是將《神鬼八陣圖》參悟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這天賦,當之無愧的冠絕古今了!

且,白小鳳還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問鼎陰陽界第一人,指日可待。

實力有了,天賦有了,這等潛力無限的妖孽,要是不捨棄臉面,強行將其留在諸葛家,那……不是二傻子了麼?

今日授課,諸葛家的幾人盡皆有所突破。

只需要一段時間,諸葛家的實力便是能再次猛漲一大截。

若是再有白小鳳這個乘龍快婿鼎力相助的話。

那諸葛家,將來在陰陽界,誰與爭鋒?

誰敢爭鋒?

剎那間,諸葛無雙腦子裏盤算了很多。

他要下一盤大棋!

一盤讓諸葛世家沖霄而起的大棋!

爲了下一盤大棋,哪怕豁出他的老臉不要,哪怕要讓他脫了褲子親自上場,他也在所不惜!

“家主,你是什麼意思?”

諸葛神行愕然地看着諸葛無雙。

諸葛無雙狠狠地一咬牙:“按計劃進行,放青兒啊!”

“爺爺!”

諸葛青兒俏臉緋紅,惱怒的看着諸葛無雙:“你變了,你真的變了,你到底要幹嘛?”

“都要放你了,你還搞不清楚他要幹嘛?”

白小鳳陰沉着臉,聳了聳肩:“他是想讓我倆生米煮成熟飯,強行拉cp!”

“哈?!”

諸葛青兒嬌軀一顫,一瞬間就感覺渾身火燒似的,燙的厲害。

她嗔怒了諸葛無雙一眼,又低下頭,雙手狠狠地糾纏在一起。

爺爺,怎麼這麼不害臊?

這,不是我認識的那個爺爺啊!

他,還要不要臉了?

這時,諸葛神行他們也總算反應了過來。

諸葛神行猶豫了起來,目光看了一眼諸葛青兒,又看向諸葛無雙:“爸,這,這麼做,不好吧?”

一旁的幾個中年人也紛紛勸說了起來。

“對,家主,神行哥說的對啊,咱們諸葛世家好歹是世家大族,哪有如此撮合人的?”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若是今日之事傳出去了,我們諸葛家,還有什麼臉面啊?”

“家主,昨晚你確實說過這事,可是你現在這麼幹,也太生猛了啊!我們就算不要臉了,可青兒是年輕人,還是女孩子,她要啊。”

……

然而。

諸葛無雙一揮手:“老夫不管那麼多,就這麼幹!”

說完,諸葛無雙朝白小鳳看來:“我家青兒乃諸葛世家第一天才,要實力有實力,要背景有背景,要長相有長相,要身材有身材,配白先生絕對不虧。”

頓了頓,諸葛無雙雙手一揮,背在身後:“白先生今日干也得幹,不幹也得幹。”

然後,他也不管白小鳳答應不答應,目光一掃諸葛神行等人:“隨老夫出去,wǔ hóu cí內,只留他二人。”

“你們,就不怕本大爺翻臉?”

眼見着諸葛無雙他們要走,白小鳳神情冰冷了下來。

娘希匹的!

本大爺活了十八年,第一次遇到這麼嗶了狗的事啊!

白小鳳確實是鋼鐵直男,可硬,卻不代表能逮誰懟誰啊。

逮誰懟誰的,那是種豬!

講道理。

他對諸葛青兒半點感情都沒有,這哪還有懟的心思啊?

聞言。

諸葛無雙等人停了下來,諸葛無雙沉吟了半晌,忽然一笑:“今日,就算拼了我諸葛世家全族之力,也得促成白先生和青兒的好事。”

他又擡手,拍了拍被金光八卦印着的大門:“也多謝白先生的授課,讓老夫《神鬼八陣圖》的境界再次精進,有這八卦封禁,白先生不和青兒促成好事,怕是也走不出wǔ hóu cí了。”

說完。

諸葛無雙不再停留,推開門,帶着諸葛神行等人走了出去。

大門,隨之關閉。

大廳內。

僅剩下白小鳳和諸葛青兒。

白小鳳無奈地揉了揉鼻子,看向諸葛青兒:“你們諸葛家的,怕都是老流氓吧?”

“哈?!”

總裁,你太撩人 正嬌羞地諸葛青兒猛地擡頭,驚慌失措的看着白小鳳:“嗯,就是,不對,爺爺和爸爸他們不是老流氓。”

國民老公寵寵欲睡 “那你,是願意和本大爺在這地方生米煮成熟飯咯?”

白小鳳聳了聳肩,又指了指身後牆上的諸葛孔明畫像:“順便,讓你家先祖觀摩一下?”

諸葛青兒嬌軀一顫,俏臉血紅,渾身更像是火燒似的。

她,好氣哦。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明明是請白小鳳來上課的啊喂!

爲什麼爺爺和爸爸他們要這麼耍流氓?

在wǔ hóu cí內,當着先祖畫像的面,和這傢伙……

越想,諸葛青兒就感覺渾身越燙。

她下意識地擡頭看了一眼白小鳳:“你,你怎麼看?”

白小鳳一陣無語。

臥槽!

掀桌子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