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百凌也走了過來:「你這丫頭,百葉不給我打電話,你是不準備找我是嗎?」

風玫點頭:「不準備。」根本沒必要。

百凌被她的坦然噎住了。

「刀是誰的並不能證明什麼,行兇者奪得受害者的武器照樣可以傷人。」

風玫默默拉開與百家父子的距離,聽著警察的話,風玫想懟人的,但是看著季零的背影,她又忍住了。

「但是行兇者拿兇器傷人,必然會在兇器上面留下指紋,這點常識這位警察通知還需要我交?」季零聲音冷冷的,神色間隱現一絲不耐。

驚世魔妃 風玫:「……」你這是坑我呢還是坑我呢?

「二傻子,等他們檢測時,記得給我消除我的指紋數據。」

【哼,還不是讓我給你收拾爛攤子!】

「不然你以為我要你幹嘛的?這點事都做不到的話,你有什麼臉跟著我。」

【……】它沒有臉好不好。 因為陳天跟鄭絕命的之間的這場大戰,很多關於陳天的消息也在Y國流傳開來。

甚至有些人說陳天已經是華夏武道的第一人了,這此來Y國就是為了挑戰鄭絕命來的。

所有很多的Y國武者都認為這場大戰根本就不是陳天跟鄭絕命之間的戰鬥,而是華夏武道第一人跟Y國武道第一人之間的戰鬥。

所以這場戰鬥的勝負會關係到到底是華夏武者更厲害還是Y國武者更厲害的爭論,這也會影響到兩國武者的地位。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剛才鄭絕命在使用了四方絕殺陣之後,眾人終於見識到了鄭絕命的真正實力,他們覺得鄭絕命今天要是贏了的話,那是正常的,畢竟鄭絕命連天地之間的力量都用上了,但是一旦鄭絕命真的輸了,那情況可能就有些複雜了。

畢竟鄭絕命連這樣的招式都已經用上了,但是最後還是沒有擊敗陳天,那陳天的實力得恐怖到什麼地步啊?

這些人簡直想都不敢想啊!

「我師父還活著,我師父贏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鄭元洪突然大喊了一聲。

眾人在聽到了鄭元洪的這句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鄭元洪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疑惑。

「鄭元洪,你是怎麼知道你師父還活著的?」

一個老者上前一步沖著鄭元洪問道。

鄭元洪聽到這句話以後連忙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來一塊玉佩,然後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這塊玉佩是我師傅的命玉,上面的紅點還在就說明我師父還活著,上面的紅點要是不在的話,說明我師父已經死了,現在紅點還在,這說明我師父還活著!」

眾人聽到這句話紛紛圍在了鄭元洪的身邊,當他們看見紅點確實還在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激動。

重生農家千金 雖然此時有一部分是來至華夏的武者,但是其實還是Y國的武者比較多,這些人當然是支持鄭絕命了。

剛才那場大戰那麼大的威力,鄭絕命此時竟然還能夠活下來,那說明陳天肯定已經死了,要不然陳天怎麼可能不殺死鄭絕命呢?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鄭天師還是鄭天師啊!」

「是啊,今天我原本鄭天師可能會輸給這個陳天的,但是沒想到最後還是贏了,鄭天師實在是太厲害了,我覺得就算是煉虛境來了也不見的是鄭天師的對手啊!」

「剛才那個陳天確實非常的厲害,但是他就算再怎麼厲害那又能怎麼樣啊?剛才鄭天師連天陣都用出來了,而那個陳天只不過就是個凡人,終究不是神仙,根本不可能抵抗住天陣的威力!」

「是啊,最後還是我們Y國的武者比他們華夏的武者厲害!」

眾人知道鄭絕命還活著以後,全部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臉上的表情也非常激動。

這些人本身都是支持鄭絕命的。

周雪琪扭頭看了段輝一眼,然後輕聲沖著段輝問道:「咱們華夏的那個武者是不是已經輸了啊?」

「我不知道……」

段輝無奈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但是剛才爆炸的威力那麼多,我覺得就算是不死的話,估計也會成為一個廢人!」

「沒想到他們武者之間的戰鬥竟然這麼殘酷!」

秋雅忍不住輕聲感嘆道。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武者之間的戰鬥,實在是有點太恐怖了……」吳濤連忙跟著說道。

能夠看得出來,此時段輝秋雅周雪琪等人心裏面還是支持陳天的,畢竟陳天跟他們都是華夏人。

當然了,此時最為激動的不是別人,還是史密斯家族的那些人。

他們在知道了鄭絕命贏了之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激動,甚至已經開始有些歡呼了起來。

而雅典娜此時臉上的表情則非常的難看,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竟然真的會輸給鄭絕命,一旦陳天要是真的輸了的話,那雅典娜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所以雅典娜現在心中還是非常緊張的。

「父親,我們終於贏了,那個陳天死了!」

沃克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是啊,鄭天師不愧是鄭天師啊!」

老家主也表情激動的點了點頭。

「但是那道黑色光柱是怎麼回事啊?」

沃克伸手指了指山峰處的黑色光柱語氣疑惑的問道。

「這個……」

老家主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

就在山腳處所有人都在暗暗慶祝最後獲勝的人是鄭絕命的時候,陳天還在跟那道黑色的氣息抗衡。

而山腳處的人可能還不知道,一旦陳天要是堅持不住了,那死的人可能不僅僅是陳天一個人,而是所有人。

因為這道黑色的光柱的威力非常的恐怖,能夠直接將這座鄭印山夷為平地。

到時候在場的這些人可能一個都逃不掉。

陳天並不關心別人的安危,但是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而連累到段輝等人,畢竟段輝他們是因為自己才來到這裡的。

「陳公子,您還是別管我了……」

鄭絕命低聲沖著陳天喊道。

「救你的那點靈氣對我來說還算不了什麼……」

陳天淡淡的回了鄭絕命一句。

「起!」

陳天怒吼了一聲,隨即猛然一跺腳。

剎那間,原本黑色的光柱直接全部都被陳天金色的光芒所吞噬掉。

鄭絕命在看見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結結巴巴的喊道:「陳公子,您……您竟然真的做到了?」

「你還真是會給我添麻煩啊!」

陳天扭頭看了鄭絕命一眼,然後踉蹌後退了兩步。

「噗嗤!」

陳天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即直接昏迷了過去。

「陳公子,陳公子……」

鄭絕命看見陳天昏迷過去之後,連忙快步跑到了陳天的面前,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剛才陳天一邊幫助鄭絕命一邊抵抗光柱的能量,幾乎將自己身體裡面的所有靈氣都消耗掉了,所以此時才會直接昏迷過去。

這樣的情況也就是陳天能夠做到,但凡是換個人都絕對不可能抵擋住光柱的能量。

鄭絕命現在心中也非常的後悔,因為他此時才知道陳天之所以如此拚命的抵抗光柱的能量,那是因為一旦真的讓黑色光柱砸在鄭印山之上,所有人都會死。

陳天剛才根本就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在場的所有人。

鄭絕命看著已經昏迷不醒的陳天,心中也是感慨萬千。

此時陳天已經徹底的昏迷了過去,而且周圍一個人都沒有,鄭絕命如果想要殺死陳天,那就跟殺死一個普通人一樣簡單,到時候鄭絕命完全可以說陳天死在了自己的手中,這樣的話,便可以更加穩定鄭絕命在Y國的地位。

鄭絕命心中自然也有這樣的盤算,但是他考慮了片刻之後,並沒有選擇對陳天出手。

因為他覺得自己輸給陳天這種人的手中,並沒有什麼可丟臉的。

「鄭天師!」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突然傳來了沃克的喊聲。

鄭絕命愣了一下,連忙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是史密斯家族還有自己的弟子沖了上來。

因為剛才他們都已經是鄭絕命贏了,所以便衝上來想要尋找鄭絕命。

當雅典娜看見陳天躺在那裡,而鄭絕命卻是坐在那裡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絕望,因為她覺得陳天現在可能已經死了。

陳天死了,但是鄭絕命還活著,那結果就已經很明顯了。

「鄭天師,您竟然真的殺死了這個陳天啊?」

老家主聲音顫抖的沖著鄭絕命喊道。

「鄭天師,您實在是太厲害了,竟然真的殺掉了陳天!」沃克也連忙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

「恭喜師傅擊殺華夏武道第一人!」

「恭喜師傅!」

鄭絕命的那些弟子也全部都跪在了地上,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而鄭絕命在聽到了這些人的話以後,露出了一個十分無奈的笑容,淡淡說道:「你們可能誤會了,我輸給了陳公子,而且剛才是陳公子救了我,如果不是陳公子出手相救的話,我現在已經死了!」

「鄭天師,您在這裡開什麼玩笑呢?」

沃克愣了一下,語氣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

「是啊,師傅,現在這個陳天已經死了,您卻還活著,怎麼可能是您輸了呢?」

鄭絕命也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陳公子剛才只不過就是昏迷過去了而已,但是並沒有死,這場大戰是我輸給了陳公子,我一會會對外宣布結果的!」

鄭絕命面無表情的說道。

雅典娜在聽到了鄭絕命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因為她萬萬沒有想到最後贏的人竟然真的是陳天。

「鄭天師,您確定您輸給了陳天?」

老家主眯著眼睛低聲沖著鄭絕命問道。

「輸了就是輸了,我鄭絕命並不是輸不起的人!」

鄭絕命十分坦然的說道。

「鄭天師,您不是輸不起的人,但是我們史密斯家族輸不起啊,如果您現在宣布這場大戰您輸了,對您來說可能就是名譽上面受到一點影響而已,但是我們史密斯家族的所有產業可就都歸這個陳天所有了,我們史密斯家族輸不起啊!」

老家主聲音顫抖的喊道。

「既然你明明知道輸不起,那你為什麼還要賭?」

鄭絕命低聲回了一句。

「那是因為我相信你!」

老家主語氣憤怒的喊道。

「輸了就是輸了!」

鄭絕命心中非常清楚老家主的意思,所以表情激動的喊道。 鄭印山,山峰之上。

史密斯家族的人在衝上了山峰之後,發現陳天已經昏迷,但是鄭絕命還醒著,所以都覺得這場大戰是鄭絕命贏了,而陳天已經死在了鄭絕命的手中。

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最後贏的人根本就不是鄭絕命,而是陳天。

陳天此時只不過就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鄭絕命心中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剛才陳天拼了命救了他,他現在已經死了,所以他準備對外宣布自己輸給了陳天的事實。

但是史密斯家族的人根本就不同意鄭絕命這麼做,因為一旦鄭絕命真的宣布自己輸了,那他們史密斯家族的一切就都會歸陳天一個人所有。

史密斯家族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這個結果。

「鄭天師,現在這座山峰上面只有咱們幾個人,而這個陳天也昏迷過去了,咱們做什麼下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所以咱們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心慈手軟啊!」

老家主聲音有些顫抖的沖著鄭絕命喊道。

鄭絕命在聽到了老家主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淡淡說道:「老家主,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我的意思非常簡單,那就是咱們現在完全可以趁著陳天昏迷殺掉陳天,然後在對外宣稱您在戰鬥當中殺死了陳天,現在這些人全部都是我們史密斯家族的人,絕對不會有人走漏風聲的,到時候鄭天師您的名譽保護住了,我們史密斯家族也不用把資產交給這個陳天了,這對咱們兩家來說都是好事!」

老家主語氣激動的說道。

「爺爺,您說什麼啊?」

雅典娜在聽到了老家主的這句話以後,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

「你給我閉嘴!」

老家主直接扭頭狠狠的瞪了雅典娜一眼,然後高聲喊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怎麼可能給我們史密斯家族惹出來這麼大的麻煩?」

大叔時期的危機 雅典娜在聽到了老家主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絕望,直接扭頭看向了鄭天師的位置。

「鄭天師,我父親剛才說的沒錯,現在咱們殺死陳天對於咱們兩家來說都是好事!」沃克語氣十分激動的沖著鄭絕命喊道。

而鄭絕命眯著眼睛不知道心中想些什麼。

「鄭天師,如果您現在答應殺死這個陳天的話,我會拿出來我們史密斯家族百分之五十的資產給您!」

老家主語氣十分恭敬的沖著鄭絕命說道。

鄭絕命看著老家主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問道:「如果我要是不答應,你準備怎麼辦?」

「鄭天師,您是我們Y國武道第一人,但是經歷了剛才的這一場大戰之後,我相信你的身體應該也非常的虛弱,如果您要是不答應的話,那我只能把你們兩個全部殺掉,然後對外宣稱你在跟陳天的大戰當中隕落……」

老家主慢條斯理的說道。

「哈哈哈!」

鄭絕命聽到老家主的這句話忍不住大笑了一聲,然後高聲喊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呢吧?剛才如果不是因為陳公子拚命相救,你們這些人早就已經都死了,你現在竟然打算殺掉陳公子,實在是太可笑了,我鄭絕命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同意你殺掉陳公子的!」

「鄭天師,現在可不是你能夠說了算的!」

沃克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直接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保鏢喊道:「給我殺掉這個陳天!」

此時站在沃克身後的那些保鏢全部都是化神境,而鄭絕命現在功力盡毀,已經跟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區別了,所以鄭絕命根本就攔不住了這些保鏢。

「我的這條命是陳公子給的,你們若是真的想要殺死陳公子,那就先殺了我吧!」

鄭絕命步伐艱難的走到了陳天的面前,語氣激動的喊道。

雅典娜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糾結,沉默了兩秒鐘之後,也走到了陳天的身前,然後高聲喊道:「你們要是想殺死陳天,那就先殺死我吧!」

「雅典娜,你這是幹什麼?」沃克在聽到了雅典娜的話以後,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喊道。

「陳公子是我的主人,我絕對不會背叛陳公子的!」

雅典娜高聲喊道。

「他……他什麼時候成了你的主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