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她前腳剛離開,牙牙便跟了過來。

「我要看爹地。」

牙牙身後跟著江岸夢庭的傭人,傭人無奈地做了個攤手的動作。

沒有辦法啊,他們根本就哄不了這小霸王。

若是她不把他帶過來,只怕牙牙要掀屋子了。

人都來了,說再多也沒有辦法,張姨只好帶著牙牙走進霍驍的貴賓病房。

病房裡,霍驍早就坐了起來,只是他神色隱晦,如同布滿迷霧的森林,跟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傭人們和張姨都不敢率先開口說話。

牙牙哪裡管得了什麼隱晦不隱晦的,他飛撲過去,想要撲在霍驍懷裡,無奈人矮,不夠高,他撲不上去。

「爹地,爹地,你快快好起來,我再也不說你是壞爹地了。」

牙牙明亮的眸子泛著水霧,小手拉著霍驍的手,拉得很緊很緊,唯恐他會消失一般。

他不知道霍驍是什麼病,在他的認知里,醫院都是不好的。

他不想爹地留在醫院。

「爹地,牙牙說不愛你其實是騙你的,牙牙很愛爹地的。」

「爹地,抱抱。」

不知為何,牙牙感覺到老霍的情緒有點不同,伸手就要抱抱。

霍驍看著床邊那矮矮的小豆丁,便想起剛才慕初笛離開的絕情。

只是這小子特別識趣,懂得不停說愛他。

霍驍伸手一撈,把牙牙撈了起來,小小的身板貼在霍驍的身上,小手往霍驍臉上的紅斑戳了戳。

「爹地,你還是快快好起來吧!」

「你現在的樣子,實在太丑了。」

「你變醜了,以後媽咪會不要你的,女人都喜歡帥帥的男人,老霍你已經老了,比不上小鮮肉,如果還不帥,媽咪不要你,你可別抱著我哭。」

霍驍眉眼抽了抽,這是來自親生兒子的嫌棄。

不過他看出牙牙眼底的擔憂和惶恐。

「放心,她逃不了的。」 淡淡的月光,透過陽台照進漆黑的房間,房間里一點光線都沒有,洋溢著濃郁的酒氣,給人一種陰森壓抑的感覺。

呯的一聲,酒瓶掉落在地上,發出巨響。

舒漫拿起手機,再次撥打那熟悉的電話號碼。

這次,電話終於接通。

舒漫焦急地拔高音調,「唯晴,我這次被DD那個賤人害得很慘,她耍那些陰招就為了吸引霍總的注意力,現在她成功了,可是我卻連工作都沒了,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DD那個賤人仗著那張死人臉,竟敢妄想霍總,她怎麼能跟你比,誰不知道霍總是你的男人。」

舒漫把一切過去都推向慕初笛,她對霍驍那點念想也隱藏起來,現在能救她的只有宋唯晴,絕對不能讓宋唯晴知道,她對霍驍有意思。

「我知道,我會想辦法,你暫時不要給我打電話。」

宋唯晴對舒漫也有怨氣,如果不是舒漫搞這麼多事情,也許霍驍就不會遇到DD。

最重要的是,舒漫搞事情也就罷了,竟然還不成功,現在還想自己給她擦屁股。

掛掉電話后,宋唯晴神色凝重起來。

今天霍驍拋下她走了,隱隱之中她總覺得霍驍是去找DD的。

難道那張臉真的有那麼重要?

即便慕初笛人已經死了,只要出現一張與她一模一樣的臉,霍驍都會失去理智,飛蛾撲火?

「堂姐,你不用擔心,那個女人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替你對付她。」

宋彩彩撒嬌地拉了拉宋唯晴的手,在宋家,她最喜歡就是宋唯晴,堂姐是她的偶像。

她不忍心見堂姐鬱郁不得歡的樣子。

「彩彩,你可別胡來。」

宋唯晴聲調加重幾分,然而卻沒有阻撓的意思。

宋彩彩調皮地眨了眨眼睛,「堂姐你放心,一切都看我的。」

數日後

娜姐替慕初笛接下的一部現代大劇開始進入拍攝階段,慕初笛早早就到場嚮導演報道。

現場除了導演和部分工作人員對她態度較好,其他人都是避之則吉。

「DD,你說這些人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啊,我們證據確鑿,證明了你的清白,他們還這個表情。臉都是天生的,能選的嗎,更何況,你那麼美。」

慕初笛助理小陶忍不住發牢騷。

要知道,她們在國外就從沒遇到這樣的事情,果然是小地方里的人,沒肚量,沒見識。

「算了。」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沒有必要因為別人的冷淡而影響自己心情。

小陶哼了一聲,「DD,其實我也查過那個慕初笛的事情,其實她人挺好的,很喜歡做善事,更何況,未婚先孕不算什麼大事,人家相愛,關別人什麼事啦。」

小陶話音剛落下,不遠處便傳來譏諷的冷笑,「未婚先孕不算什麼?她可是當第三者,搶人家未婚夫,噁心死了,看來真是物以類聚。」

慕初笛尋聲看去,只見宋彩彩向她們緩緩走來。

她被眾人圍著,就像高傲的孔雀,目空一切。她的姿態,她的話語,都十分刺耳,慕初笛聽得很不舒服。 「你這是什麼意思?」

小陶率先迎了上去,明明是她跟DD在聊天,這人幹什麼插嘴,插嘴也算了,還說著譏諷DD的話,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

宋彩彩是宋家的女兒,一大堆討好的人,他們怎麼會讓小陶接近宋彩彩呢。

幾人把小陶攔住。

宋彩彩怎麼會把小陶這麼個小助理放在眼內,她忽視小陶,直接看向被小陶護在身後的DD,「戲子想上位只能靠賣肉,不過去哪裡賣都好,別奢想我姐夫,不然我讓你以後連肉都沒得賣。」

「對,別做一些拉低我們娛樂圈的事情。」

「不過有些人自視甚高,以為自己是什麼天姿國色,誰知道只是男人手裡的一個玩具。」

小演員眼可尖了,早就衡量過,所以站在宋彩彩的身邊。

雖然DD是國際巨星,可她的聲望都在國外,在華國,在容城,還是宋家和霍家的天下。

宋彩彩是宋家的女兒,而她的堂姐宋唯晴是華國的大校,更是霍總傳聞中的隱婚小妻子。

換個有腦子,都知道要站在那一邊。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

小陶才二十歲,年紀輕輕,跟在慕初笛在國外混得風山水起,從沒人敢對她們說過這麼難聽的話,而且現在她比不過宋彩彩她們人多,聽著那些詆毀DD的話,她眼眶都紅了。

慕初笛一把拉住小陶,單手捧著她的臉,拇指輕輕地抹去她眼角的淚珠,「小傻瓜,犬吠而已,你氣什麼?」

「更何況,戲子又不是只有我。」

在場的有那幾個不是演員的,就連宋彩彩今天也是作為演員到片場的。

眾人聞言,臉色頓時變黑,特別是宋彩彩。

「你……」

「都圍在這裡幹什麼,導演喊開始了。」

不遠處導演助理跑了過來,喊她們快點過去準備。

宋彩彩滿臉怒容,等下她就要讓DD好看的。

就在宋彩彩即將於慕初笛擦肩而過,她不知道拐到什麼東西,踉蹌得差點跌倒在地上。

慕初笛一把拉著她的手,貼在她耳邊低嚀道,「想不想知道你姐夫在床上的滋味?我可以好好地告訴你。」

「賤人,你……」

慕初笛突然鬆開了手,沒有慕初笛的拉扯,宋彩彩直面往地面上撲,身上的名牌衣服沾滿了灰塵。

「不好意思,我沒有犯賤的癖好。」

小陶看到宋彩彩臉上的灰塵,忍不住噗嗤地笑了。

慕初笛不想在片場鬧事,轉身便走向拍攝地。

小陶做了個鬼臉便緊隨其後。

宋彩彩緊咬著唇瓣,耳邊迴響著DD對她說的話。

難道那女人真的跟姐夫上床了?

可惡,竟然敢搶她堂姐的男人,她一定要讓DD生不如死。

「快點過來,等下大老闆也會過來,大家注意一下。」

「不過也不用太緊張,免得演得不自然,DD,等下我們演戲里最重要的一幕,被毀容那裡,可不可以?」

因為大老闆要來,導演想給大老闆看戲里最精彩的一幕,而且他對DD的演技有信心。

「沒問題。」

演戲對她來說,是很神聖的事情,不管那一幕,她都會認真對待。 另一邊,宋彩彩譏諷地笑了笑。

沒問題就好,等下賤人就會知道,問題大不大。

她不就是仗著那張酷似慕初笛的死人臉嗎,如果那張臉毀了,看霍驍還會不會看她一眼。

賤人竟然敢在她面前嘚瑟,看她以後還有沒有嘚瑟的資本。

這次的電影講的是DD扮演的女主因小三潑硫酸毀容而被強迫離婚,靠著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然後邂逅隱姓埋名的軍人男主,兩人經歷許多事情,男主被女主深深吸引,兩人相愛,當女主登上商界巔峰,她才抹掉偽裝以真面目示人。

劇情雖然套路,可感情真摯。

愛,就是透過軀殼,看到對方美好的靈魂。

戲里女主人生軌跡的改變,就從被小三潑硫酸開始。

這裡非常考驗演技。

人員,道具已經準備就緒。

「DD不用擔心,玻璃瓶裡面裝的是白開水而已。」

導演為了避免DD擔心而影響到演技,所以提前說了一聲。

遠遠的,宋彩彩拿出手機,準備拍下這段好戲給宋唯晴看,逗她開心。

「ACTION!」

導演全神貫注地盯著戲場,關注著DD的表情變化。

「你長得那麼美,為什麼要跟我搶?把他讓給我不行嗎?為什麼?」

扮演小三的是老戲骨,代入很快。

慕初笛眸色頓時變了,恍若變成另一個人,眸子里滿滿的複雜,不舍,痛恨,最後變成堅定,「對不起,我愛他。」

小三頓時掏出瓶子,弄掉蓋子,直接往DD身上潑。

導演眼睛瞪得豆大,這可是整場戲最重要的一幕。

慕初笛眼睛半眯,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這並非戲里女主角林菲的眼神。

迎面而來的液體,透著淡淡的煙氣,空氣里充斥著一種淡淡的酸味。

這並不是水。

眼看硫酸快要潑到慕初笛身上,宋彩彩滿臉的期待。

然而出乎眾人的意料,DD如風中精靈,矯健地躲避過去。

導演氣壞了,本來期待的畫面竟然變成這樣。

他明明跟DD說,那只是水而已,這有什麼好怕的?

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了,還當什麼演員。

罵人的話剛才唇邊,那頭的慕初笛不知何時跑到演小三的演員跟前,弄掉她手裡的玻璃瓶。

呯的一聲,玻璃瓶破碎。

滋滋滋的類似烤焦的聲響在寂靜的室內迴響,地上青草頓時變成黑色。

「道具,這是怎麼回事?」

那明明應該是水,怎麼會變成硫酸?

出那麼大的差錯,導演臉頓時黑了,虧他剛才還跟DD說這只是水,若是DD被這硫酸潑到,那後果不堪設想。

宋彩彩貝齒緊咬,眼眸里滿滿的怒氣和不甘。

這賤人身手竟然那麼好?

這麼好的機會都沒把握好,可惡!

導演在發脾氣,工作人員全都圍了過去,準備調查這件事。

「怎麼回事?」

一道清冷低沉的身影從身後傳來,那音調有著與生俱來的孤傲,尾音有點冷。

無比熟悉的聲音。

慕初笛眸色微變,瞳孔遽然收緊。

他怎麼又來了?難道是為了宋彩彩,他的小姨子? 片場里出現這樣的鬧劇,導演當然不想讓大老闆知道。

他示意助理快速把東西收拾好,然後一臉笑意地走了過去。

「霍總,我們只是在研究等下要拍的戲。」

眾人聽到導演這麼一說,便知道他的意思,連忙附和。

霍驍的視線穿過眾人,落在慕初笛的身上。

目光在她身上流連,確定她毫髮無傷,這才收回視線。

「那就開始。」

手捧星光來愛你 工作人員很快就給霍驍搬來寬大的椅子,還有遮陽扇,水果,咖啡,一應具備。

「姐夫,你是來探我班的嗎?」

宋彩彩一臉興奮地小跑過去,說話的時候還故意往慕初笛那邊看,得意洋洋的嘴臉似乎在告訴她,別以為自己是什麼貨色,姐夫最愛的可是她姐姐。

慕初笛只覺得幼稚。

她撇撇嘴,心卻在想另一件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