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夢一陣狂喜,紅唇壓了上去,火熱地回吻著他。

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宋涼生已經把她壓在了病床上…… 溫泉池的變故,讓蘇晚沒有心情再泡溫泉了。

四周的人看她的眼神也充滿了同情。

剛才那一幕,顯然宋涼生不待見她。

「小晚姐,你別介意,我幫你去跟總裁解釋。」尹晴想要安慰蘇晚,可是這話連她自己說著都心虛。

剛才宋涼生用那種可怕的眼神瞪著蘇晚,大家可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她這個總裁夫人,可見得多麼不被總裁喜歡。

「沒事,我不泡了,先回去了。」蘇晚淡淡地笑了笑,起身離開了溫泉池。

她在更衣室洗了澡,換了衣服,剛走到酒店大廳,就看到一個女人抱著孩子焦急地站在那邊。

「你好!」那女人見到蘇晚,頓時眼睛一亮。

「你好,」蘇晚疑惑地問道:「你是?」

「我是住在你隔壁房間的,昨晚回房間的時候我還見過你。」那女人解釋道。

「哦。」蘇晚回憶了下,好像的確看到過這個人。

那女人懷裡懷著一個一歲多的孩子,一雙黑漆漆的眼珠子亂轉著,嘴裡吐著泡泡,一雙小手胡亂揮舞著。

那女人焦急地說道:「你幫我抱下孩子嗎?我好像吃壞肚子了,急著上廁所。」

「好,你去吧。」蘇晚從她手裡接過了小孩。

「謝謝你!」那女人捂著肚子,快步跑開了。

蘇晚抱著孩子,站在那裡等著。

一開始她還沒有注意,直到胸口傳來異樣的感覺。

小傢伙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小手在蘇晚鼓鼓的胸口抓來抓去的,嘴裡還咿咿呀呀地說著什麼。

酒店大廳里那麼多人,蘇晚頓時臉就紅了。

她輕輕推開小孩的手,小孩顯然沒有打算放棄,繼續往她的胸口湊,嘴裡念的話終於被蘇晚聽清楚了。

是奶奶……奶奶……

旁邊路過一個中年女客人,見到蘇晚動作生疏的樣子笑了笑,熱心腸的說道:「你孩子肯定是餓了,你快找個地方去給他餵奶。」

蘇晚尷尬地笑了笑:「我是幫人看孩子的。」

「哦,原來這樣。」中年女人點點頭,走開了。

蘇晚這一分神,小孩的手又抓到了她的胸前,小爪子居然抓到了她領口的扣子,一個勁兒地往外扯。

蘇晚吃了一驚,下意識的伸手去擋。

她本就沒怎麼抱過小孩,這一亂,小孩子在懷裡晃動得厲害,眼看著就要掉下去。

「小心!」耳畔傳來一聲熟悉的溫柔聲音。

接著,一雙大手扶住了她的腰,幫她穩住,動作很自然地從她懷裡接過了孩子。

蘇晚轉過身,就看到顧朝夕抱著小孩,正沖著自己溫和地淺笑著。

兩人四目對視,好像隔了一層紗,如霧裡看花,看不清楚。

頭頂的水晶燈,將他整個人都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

精緻的俊臉,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樑,行雲流水般的俊美容貌。

筆挺的手工定製西裝,讓他的身材修長儒雅。

「好看嗎?」一聲帶著笑意的男聲在耳畔響起。

蘇晚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竟然盯著顧朝夕看呆了。

她立刻不自然地別開臉。

有種做賊心虛的意思……

昨晚她明明都那樣說了,為什麼他還是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顧朝夕抱著小孩,淺笑著看著她。

雖然她沒有看他,卻也知道他的視線一直都盯著她在看。

蘇晚有些懊惱,耳邊卻又響起了顧朝夕溫和的聲音:「你的衣服需要整理一下。」

「什麼?」蘇晚有些愣神。

順著他的視線往下,她看到自己胸口的扣子竟然開了,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啊!」她急忙手忙腳亂地捂住胸。

小孩在顧朝夕的懷裡揮舞著小手,還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蘇晚氣惱地瞪著小孩一眼,都是這個小傢伙害的!

唯我笑靨如花 「你抱著孩子,別走開。」蘇晚低頭,緊緊捂住胸口,轉身跑進了衛生間。

蘇晚在衛生間,對著鏡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匆匆走出來,就看到顧朝夕高大的身影正抱著孩子立在那裡。

小寶貝咧開嘴咯咯地笑,顧朝夕唇邊也帶著笑意。

他以後一定是個好父親……

蘇晚的腦子裡忽然就冒出了這句話。

她走了過去,小孩立刻轉頭看向蘇晚,嘴裡含糊不清地念著:「奶……奶……」

蘇晚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有些羞赧地瞪了小孩一眼。

顧朝夕溫暖寬厚地笑了下,低頭逗弄著小孩:「是阿姨,不是奶奶。呵呵,見到阿姨很開心?」

蘇晚剛鬆了口氣,又聽到小孩皺了下小眉毛,然後沖著蘇晚口齒不清地說道:「吃……奶奶……」

空氣中忽然安靜下來。

如果地上有條縫,蘇晚就立刻鑽進去了。

顧朝夕似乎很喜歡孩子,抱著孩子的姿勢頗為專業。

他抬頭,目光柔和地看著蘇晚,問道:「你幫別人看的孩子?」

「是的。」蘇晚有些懊惱地回答,要不是她一時好心幫助那個女人,就不會這麼窘迫了。

只是那個女人,怎麼還不出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

那女人一臉清爽地走了過來,接過了自己的孩子。

然後,沖著蘇晚和顧朝夕笑道:「真是謝謝你們了。」

「不客氣。」蘇晚抿了抿唇。

「你老公真會抱孩子,你們一定也有孩子了吧?」女人表揚了一句。

「那個……其實不是……」

蘇晚剛要開口解釋,旁邊就有人叫女人去坐車了。

「我先走了,謝謝你們兩口子了!」女人抱著孩子走了。

蘇晚:……

她轉身,看到顧朝夕笑意盈盈地望著她。

他的黑眸彷彿是兩個深不見底的漩渦,輕易的就能將她拉近其中。

「顧先生,我以為我昨天講得很清楚了。」蘇晚板起了臉。

顧朝夕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散去。

蘇晚別開了臉,不去看他那雙能洞察人心的眼睛,一鼓作氣說道:「我說了,希望以後不會再見面,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她還在生氣,昨天他強吻她的事情。

所以說出的話,一點都不客氣,不留餘地。

顧朝夕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一言不發,轉身就走了。

望著他高大的背影,蘇晚悄悄地搖了搖唇。 這樣也好,她不想和他再有什麼。

她直覺顧朝夕是一個惹不起的人,甚至比宋涼生更可怕。

他表面上總是溫和,但那只是他的面具。

她不願意去招惹顧朝夕這樣的男人,更不想和他發生點什麼。

離開溫泉酒店的時候,蘇晚和同事們道別,叫了一輛計程車回家。

也許是泡了溫泉的緣故,一路上她都有些昏昏欲睡。

直到汽車停下來,她才發現這裡是完全陌生的地方。

「你是不是走錯路了?」蘇晚鎮定地問道,她悄悄地把手伸進包包里,想要用手機打報警電話。

「別耍花招,下車!」司機轉頭,拿出一把刀子對著蘇晚。

廢棄的倉庫里,蘇晚安靜地坐在椅子上。

在她的面前,站在一個男人。

男人的面孔因為憤怒而猙獰,惡狠狠地瞪著蘇晚。

「你老公睡了我的女人!」男人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的女人是哪一個?」蘇晚扯了扯嘴角:「抱歉,我老公的女人太多,我實在記不住。」

男人一時語塞,被她堵得說不出話來,臉上表情很是難看。

「我女人叫夏雨雯!!」

「哦,是她。」蘇晚的聲音淡淡的:「你把我綁來,是不是搞錯對象了?如果你只是想通知我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不過很抱歉,我並沒有管住我老公的能力。」

「你他媽還是不是宋涼生的老婆?你就一點兒都不介意??」男人不甘心地問道。

「介意不介意,能有什麼區別嗎?」蘇晚的聲音很平靜,彷彿在說一件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你們兩夫妻果然都不是好東西!」男人啐了一口,說道:「夏雨雯懷了我的孩子,卻被你們這對狼心狗肺的夫妻給弄掉了,你們必須要賠償我,賠我錢!」

原來,當時那孩子果然不是宋涼生的?

蘇晚的心頭快速劃過這個念頭。

她抬起眼眸,鎮定地看向男人:「據我所知,宋涼生給了夏雨雯一筆錢。」

「夏雨雯那婊-子拿了錢跑了!媽的,那是我的孩子,我的親生骨肉,孩子沒有了,她人也跑了,這都是你們夫妻的錯,你必須要賠償我!」男人情緒激動地罵道。

「你要多少錢?」

「我要十……不,二十萬!」

「好。」蘇晚點點頭:「可以,我回去之後,就會把錢轉給你。」

「別跟我耍花樣!你跑了還會回來嗎?當我是笨蛋??」男人怒道,對著蘇晚晃了晃手裡明晃晃的刀子。

「你現在綁了我,我身上也沒有帶二十萬。」蘇晚打量了男人幾眼,聲音淡淡的:「宋涼生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去打聽一下。我怎麼說也是他的合法妻子,你要是傷害我,就等於讓宋涼生難堪,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男人猶豫了一下,把蘇晚的包扔給她:「你現在打電話叫人送錢來!我要現金!」

蘇晚接過包,拿出手機。

男人再次晃了一下刀子,威脅道:「你打宋涼生的電話,叫他親自送錢來!」

蘇晚默了一下,按下了宋涼生的手機號。

「用外放鍵!」男人吼道。

蘇晚按下外放鍵。

嘟……

嘟……

嘟……

安靜的倉庫里,一直都是無人接聽的聲音,直到電話因為無人接聽而自動轉成語音:「您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蘇晚的嘴角苦澀,上回在警察局就該學乖了,宋涼生根本就不會接她的電話,更別提來救她了。

「再打!」男人不甘心地吼道。

絕品靈師:腹黑邪王逆天妃 蘇晚看了眼他手裡的刀子,按下了重播鍵。

這一次,響了幾聲之後,直接被按掉了。

此刻在醫院裡。

長相甜美的女孩頭枕在男人的臂彎里,女孩的眉目間帶著笑意,脖子上的吻痕清晰可見。

他們的身上只蓋著一層薄毯,女孩兩條白嫩的小腿掛在男人頎長的腿上,纏綿旖旎。

手機的震動聲吵醒了宋涼生,他先是下意識地看向依舊在沉睡的藍夢,然後才看了看手機。

他皺眉。

怎麼會是蘇晚?

他把手機放在枕頭下,並不打算接。

不到一分鐘,電話再次開始震動。

宋涼生一看手機,怎麼又是蘇晚?

藍夢長長的睫毛眨了眨,似乎有要醒過來的跡象。

宋涼生毫不猶豫地按掉了電話。

「涼生?」藍夢醒來,看到宋涼生還在身邊,開心地鑽進他的懷裡,「真好,你還在。」

宋涼生在她的臉上親了親,正準備低頭親她的唇,手機第三次響了。

宋涼生懊惱地一看,果然還是蘇晚!

這女人,怎麼一直打過來?

難道她知道他正在做什麼?

宋涼生的眸子劃過一絲冷意,知道就最好。

現在藍夢回來了,他是肯定要回到她身邊的。

「是……蘇晚?」藍夢看到了手機屏幕的名字。

「嗯。可能她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我去接下電話。」宋涼生拿起手機坐起來,想要走開去接。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