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晴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了危機感,她只求好好道歉讓唐鄀消氣,重新捧她。

只要她一紅就能有更多的資源,今天瞧不起她的人,她會一個個都狠狠踩在腳下!

華晴一路上胡思亂想,總算到了唐鄀的公司。

每一次她到唐鄀的公司總是有一種莫名的緊張,哪怕她和唐鄀都結婚幾年,那人根本就沒有將她當成真正的唐太太。

華晴沒有底氣硬氣,來這裡她都會刻意收斂一些平時在其它地方的囂張氣焰。

「太太。」秘書淡淡叫了一聲,「唐總現在不太方便見你。」

「他是在開會嗎?什麼時候能開完?」

「這……」對方的猶豫讓華晴心中一涼,作為一個女人天生的直覺,秘書的表情就說明了一些事情。

華晴心中升起一團無名火,唐鄀有女人她一直都知道的。

她在唐鄀心中沒有一點地位,所以就算是她心中不舒服也不敢提出來。

以前自己通告多,每天忙碌自然而然就忘記了這些事情,這兩年的空閑已經讓她從頭到尾換了一個人。

她無法接受唐鄀竟然會將女人帶到自己辦公室亂搞,她才是真正的唐太太!

女人的妒忌心讓她昏了頭腦,忘記了她現在應該要的低調。

「太太,你不能進去。」

「我還是親自去看看唐總有多忙,你閃開。」

雖然唐鄀一直對這位唐太太比較冷漠,不過她終究是唐鄀名義上的太太,秘書也不敢真的對她無禮。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華晴帶著怒氣推開了唐鄀辦公室的門。

當華晴手指放到門把手上的時候,她這一顆心就快要從胸腔中跳出來。

明明她是唐太太,應該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可她心中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箭在弦上她不得不發。

華晴推開門的那一剎那,看到眼前的畫面她整個人都要瘋了。

唐鄀的辦公室是有女人,但那個女人也不是別人,而是她不久前才見過面的那個新人孫亞。

她半裸著身體靠在唐鄀的懷中,一臉的春色。

唐鄀慵懶的靠在皮椅上,就算面前的女人很是誘人,他的眼中也並無太多色彩。

彷彿孫亞只是一件可有可無的玩物而已,孫亞不自知,華晴還算是有些了解唐鄀的。

就算是她現在闖進來,唐鄀的眼神也沒發生任何變化。

那個男人,真的有心嗎?

倒是孫亞看到華晴出現,絲毫沒有小三的自覺,不但沒有從唐鄀身上起來,反而纏得更緊了一些。「唐總,你看看我的臉就是被她打的,到現在都沒有消腫,你可要為人家做主啊。」 那一句她和你不同狠狠戳傷了華晴的心,彷彿她是什麼骯髒的東西,那麼被人給鄙視。

「唐茗,蘇錦溪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她明明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你還要這麼護著她?」

「她沒有對不起我什麼,我們之間只有我對不起她,華晴,不管蘇錦溪是不是我的妻子,只要她在唐家一天我就會護著她!

如果你要動她也好好想想,我可不是堂弟,會包容你,即便是唐鄀,恐怕他也不會無條件的包容你,所以你最好不要做些自取滅亡的事情。」

蘇錦溪看著面前男人的背影,唐茗是好還是壞,這一刻她終於有了答案。

華晴沒有討到什麼好處,冷哼一聲離開。

「唐總,謝謝你。」蘇錦溪溫柔的道謝。

「錦溪,我只是後悔從前沒有好好珍惜你,現在的結果已經無法改變,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夠幸福。」

原來放手並不是一件壞事,成全比毀滅更好。

唐茗揉了揉蘇錦溪的頭,「以後還是叫我茗哥哥吧,我實在受不了你叫我唐總。」

蘇錦溪對上他溫柔的眼睛點點頭,「好,茗哥哥。」

唐媽媽在一旁看到兩人這個畫面,她明顯感覺到她的兒子對蘇錦溪已經有了感情,可為什麼還要放手呢?

「蘇蘇。」司厲霆略帶冰冷的聲音響起,唐茗收回了手,蘇錦溪朝著他走去。

唐茗無奈的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眼中有些失落。

「茗兒,媽能夠感覺到你是真心喜歡她,否則你也不會將什麼事情都攬在自己的身上,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和她離婚。」

「媽,我現在才明白過去你說的很對,是我沒有珍惜好錦溪,才讓她離開了我。」

「現在去追的話應該還來得及的。」

「不,早就來不及了……」唐茗喃喃道。

「今晚我不回來睡,二樓最右就是你的房間。」

「我要過去接小雨,一會兒我讓唐家的司機送你回去。」

「那你記得去醫院看看。」

過去的一幕幕都在眼前浮現,是他一次又一次將蘇錦溪推到了司厲霆的懷抱,所以他今天還有什麼理由留下她?

蘇錦溪見他臉色臭臭的,「三叔,剛剛他在幫我解圍。」

重生之悠哉人生 「我不喜歡別人碰你。」司厲霆冷著臉帶著她上樓。

蘇錦溪有些無奈,「那我以後會注意的,老爺子和你說了什麼?」

「一些廢話而已。」司厲霆的眸光一片冰冷,眉宇之間更是隱著一抹難以讓人覺察到的陰冷之色。

老爺子蒼老的聲音在他腦中浮現:「你和誰在一起都可以,唯獨不能是蘇錦溪!」

回到房間,蘇錦溪想著第一次她進錯了房間,這才有了和司厲霆的糾葛。

房間還是那麼冷冰冰的布置,「三叔,過去你為什麼喜歡這麼冷冰冰的布置呢?到處都是黑色的,一點都不陽光。」

司厲霆抱著她的身體坐到了床上,「你來了就是我的陽光。」

蘇錦溪撫摸著他的臉頰,「老爺子說了什麼不好的話么?你的臉色不太好看。」

「沒什麼,他話向來就很多,不用管他。」

「真的沒什麼?可是我怎麼覺得他應該說了很嚴重的話才是,三叔你的表情很凝重,不像是沒有事的樣子。」

司厲霆看著面前這張小臉,自己最擅長的就是情緒管理,如今在她面前什麼也藏不住了么?

「蘇蘇,你會離開我嗎?」司厲霆輕輕撫著她柔軟的小臉問道。

蘇錦溪想著應該是司厲霆曾經被人背叛過,所以現在很沒有安全感。

她搖搖頭,「我不會,除非三叔你不要我了。」

「我永遠都不會不要蘇蘇的。」司厲霆緊緊抱著蘇錦溪的身體。

老爺子從來沒有用那樣的口吻對他說過話,對於自己和蘇錦溪的事情他口吻堅定。

「為什麼不能?難道就因為她和唐茗的事情?你也聽到了,唐茗娶她不過就是為了當擋箭牌而已。

至於那個新聞找人壓下就夠了,沒多久大家就會忘記這件事。」司厲霆冷冷回答。

「霆兒,反正你就是不能夠和蘇錦溪在一起,我絕對不同意!」

「老爺子,我也不需要你同意,早在幾年前我就和唐家恩斷義絕。」

「霆兒,你就聽我一句勸,你和誰在一起都好,就是不能是她。」

「唐茗都可以,為什麼我不能?反正我已經和她領證結婚,以後她就是我的老婆,這一點誰都不能改變!」

「霆兒,你聽我說……」

「沒什麼好說的。」司厲霆果斷離開。

司厲霆緊緊擁抱著蘇錦溪,他不知道老爺子為什麼要這麼說,老爺子只說了他們不能在一起,卻並沒有說為什麼。

不管他再怎麼問老爺子也沒出個原因來,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蘇錦溪不知道老爺子究竟說了什麼,她只感覺到司厲霆身上多了很多沉悶的氣息。

「三叔,我們不是說好了,蘇蘇是三叔的,所以你不用再害怕我會離開,因為除了三叔之外,再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了。」

兩人互相取暖,蘇錦溪從前沒有感受過的溫暖都在司厲霆身上感受到了。

「將來如果發生什麼,蘇蘇也一定不要放開我的手。」

司厲霆的心中隱約有些不安,老爺子欲言又止的話究竟是什麼?

「嗯。」

兩人相擁而眠,蘇錦溪知道司厲霆小時候受過創傷,後來又被華晴所背叛。

他的外表看似堅強,其實內心十分脆弱。

和司厲霆蘇錦溪的和諧不同,華晴被唐鄀扯到了房中。

一把將華晴扔到了床上,手指狠狠掐著她的下巴,被他所掐著地方已經出現了紅印。

「怎麼,現在還在惦記著你的前男友?」唐鄀的臉上一片陰狠,有著他外表不相符的狠戾。

華晴勉強笑了笑:「怎麼可能,他是我的初戀,現在找了新女朋友,我只是有些不舒服,這世上任何人應該都會有這樣的心理吧。」

唐鄀是個危險至極的人物,華晴打心裡是害怕他的。

聽到她這麼說,唐鄀冷笑一聲,「初戀?呵,華晴,當年你騙騙司厲霆可以,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

早在初中的時候你為了錢就和人上床了,也就司厲霆當年被你的外表所欺騙,還不捨得碰你。」

華晴抿著唇,唐鄀不是什麼好人她一直都知道,這些年來他身邊的女人無數。

說是說自己是唐太太,其實她很清楚,自己就是唐鄀的一個床伴而已。

他從來沒有喜歡過自己,從前沒有,以後也不可能。

自己需要他為自己保駕護航,需要他這棵保護傘,所以一直都睜隻眼閉隻眼。

「鄀,你分明不喜歡我,你為什麼要娶我!

既然你知道當年我和你不是第一次,我可不相信你是為了負責才娶我的。」

唐鄀手指滑過華晴的臉頰,聲音低沉道:「你想知道我為什麼娶你,當然不可能是因為喜歡了。

娶你只是因為我需要一個太太,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喜歡看到司厲霆臉上的表情。

你應該很清楚,我這個人從來都不喜歡去爭什麼,我啊……更喜歡搶。」

他的臉上閃爍著一抹瘋狂之色,華晴想著他平時的行為和作風,心中更覺得對不起司厲霆。

「從小我就是喜歡搶別人的東西,我最喜歡看到他們臉上難受的表情。

將別人喜歡的東西搶到自己手中,這不是很好玩的事情?」

華晴明知道是這樣的原因,從他的口中聽到未免還是有些傷心。

下巴上的力道突然被加重,她吃痛的皺了皺眉,唐鄀一字一句在她耳邊道:

「所以你給我聽好了,就算我不喜歡你,但你已經我的唐太太,要是你敢做出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你知道我會怎麼對你的。」

華晴疼的五官都皺在了一起,這個人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

「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當初我是怎麼將你捧上去的,我就會讓你怎麼摔下來。

你現在是高高在上的影后,走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要是有一天剝奪了這些榮耀……」

「我會死的。」華晴已經習慣這些光環,她絕對不能失去這些光環的。

「你知道就好,我能讓你萬眾矚目,也能讓你一無所有。」

華晴垂下眼睛,「我不會背叛你的。」

唐鄀這才鬆開了手指,他慵懶的往床上一躺,朝著華晴勾勾手指,「過來,取悅我。」

他從來不會管女人的心情和感受,狂妄、自私、自大是他的代名詞。

這種事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華晴早就習慣,她脫了鞋準備上床。

唐鄀輕蔑的看著她,「像狗一樣爬過來。」

他在床上有很多特別的要求,他只喜歡服從,華晴不敢忤逆。

她只能趴到了床上,一步步朝著他爬去,然而就算是這樣他還是不滿意。

「愁眉苦臉看什麼,笑。」

她強顏歡笑,在他身邊停下,手指熟練的朝著他的皮帶解去。唐鄀冷眼看著這一切,即便是華晴的技術很好,但若仔細看,他的眼中根本就沒有情慾。 司厲霆這一夜都沒有睡好,一直都在想著老爺子的那句話,老爺子的語氣並不是面子問題,彷彿是另有原因。

如果不是他看重的面子,那是什麼?

都是唐家的人,為什麼唐茗能夠娶蘇錦溪,偏偏就他不可以?

蘇錦溪醒來的時候就看到站在窗邊若有所思的男人,他的視線落在遠方。

金色柔軟的髮絲在陽光下閃爍著奪目的光暈,淺淺的眸光就像是溫潤的寶石。

她掀開被子下床,赤腳走到了他的身後,從背後環住了他的腰際。

「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出神?」

蘇錦溪感覺從昨晚他從老爺子書房走出來之後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樣子,想來肯定是老爺子說了些什麼。

司厲霆轉身將她擁入懷中,「沒什麼,公司還有事,洗漱好了就走吧。」

「好。」

蘇錦溪有種司厲霆不想要停留在這裡的感覺,不管說了什麼,她這輩子也不會放棄司厲霆。

離開的時候正好碰上唐鄀等人也開車準備離開,蘇錦溪莫名就很討厭唐鄀,總覺得他這個人陰森森的。

唐茗臉上掛著微笑出現,「錦溪,昨晚睡得好嗎?」

「嗯,還不錯。」

看她臉上的氣色很好,可見昨晚睡得不錯。

唐鄀在一旁涼涼道:「堂兄還真是心胸寬廣呢,被人搶了老婆還在噓寒問暖,這份寬廣的胸襟值得我好好學習。」

蘇錦溪很討厭他這種陰陽怪氣的人,昨晚也是他在挑撥離間。

唐茗倒是一副淡然的表情,「我和錦溪之間的事情輪不到外人來指手畫腳,我喜歡對誰噓寒問暖那也是我的事情。

唐氏集團你要管,我私人的感情你也要管,堂弟你什麼時候和嘴碎的大媽一樣管得寬了?」

司厲霆沒有理會兩人,拉著蘇錦溪上了車。

蘇錦溪搖下車窗和唐茗道別,「茗哥哥,我們先走了。」

「好。」唐茗扶了扶鏡框溫和的回道。

唐家的男人就沒有一個簡單的,蘇錦溪現在也徹底理解到了,唐茗和司厲霆已經達成了協議,她也不擔心唐茗會吃虧。

這件事讓她和唐茗成了朋友,倒也不是沒有收穫。

華晴一句話都沒有說,只不過眼神一直看著那輛離開的邁巴赫。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