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琰湊過來摟住他,悶悶地沒說話。

「明天謝灝會和你一起處理這件事,貝嘉日化的宋總也會親自過來。」傅歆握住他的手,「別怕。」

「金睿說今天鬧事那人是索賠專業戶。」莫琰說,「醫生也說她是常見的化妝品過敏,不一定是因為產品質量問題,

擦幾天藥膏就會康復,可誰知偏偏就趕上了悅容。」哪怕真是對方處心積慮想碰瓷,也是萬達親手送的機會。

「超市招商的確存在工作失誤,貝嘉的產品也有問題,但這些都和你沒關係。」傅歆說,「萬達處理這種事情有固定流程,你不用因為莫琮夾在其中,就加倍自責愧疚。」

「悅容已經下架了,琮哥現在估計還在加班。」莫琰枕在他手臂上,「明早約了貝嘉在總店開會。」

「那你現在該休息了。」傅歆幫他放好枕頭,又笑了笑,「沒事,哪怕你這次真的解決不了,還有老公在。」

莫琰在黑暗中抱緊他。

空氣里是熟悉的草木調香氣。

多少也能變得更安心。

……

第二天的會議定在十點半,不過十點的時候,人已經陸陸續續到齊。貝嘉日化來了宋總、莫琮和產品經理馮躍,萬達是謝灝、莫琰、超市招商部丁經理,以及王烈。

「昨晚沒睡好吧?」在會議開始之前,謝灝看著他眼睛里的紅血絲,拍拍肩膀,「問題當然得解決,但這也不算多大的事情,別太緊張。」

親愛的我愛你 「我是怕影響萬達。」莫琰嘆氣,「說到底,也是我們自己的招商出了問題。」

「老丁昨天半夜才飛回北京,今早已經和王烈談過了。」謝灝遞給他一杯咖啡,「有件事我得提前說,王烈堅持這一切都是你的意思,包括放悅容進來,以及審核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莫琰吃驚。

謝灝點頭。

「我怎麼會跟他說這些?」莫琰放下杯子,「這太扯了,他人呢?」

「在超市部,馬上就會上來。」謝灝說,「在等會開會的時候,他可能還會推卸責任,你要有心理準備。」

「再推卸也要有證據的。」莫琰說,「我和琮哥的確是好朋友,但最多只是幫忙引薦,雙方在談入駐的時候,我也只問過王烈兩三次,每次都是在超市走廊上,人來人往的,我怎麼可能和他說這些?」

「我知道。」謝灝把文件遞給他,「先開會吧,別緊張,我相信你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

莫琰微微皺眉,猶豫著說:「嗯。」

貝嘉日化那頭準備的資料很齊全,其中就包括了這次事件的全過程,倒也沒推卸責任。宋濤一上來就承認存在工作失誤,

說新聘請的產品經理監管不力,下屬和莫琮的溝通又出了問題,才會發生備案都還沒通過,

商品卻已經開始上架售賣的情況,貝嘉願意承擔顧客此次所有的醫療費用,以及合理範圍內的賠償。

「鬧上門的只有這一位顧客,買到不合格商品的可有五百個人。」謝灝提醒,「剩下的這些,宋總打算怎麼解決?」

「我們昨晚開會,主要也是在討論這個。」宋濤說,「無非就兩種方式,第一,壓下去,我能保證乳液的配方絕對沒問題,

也會儘快拿去做相關備案,等到顧客手裡的贈品用完了,新一批的合格乳液上架,這事也就糊弄過去了。」

「第二種呢?」謝灝問。

「向消費者公開致歉,承諾哪怕套盒已經拆封使用,也可以全額退款,或者用那支贈品乳液來換一瓶200ml的化妝水。」

宋濤說,「我們其實更傾向這種解決方式,雖然短期內會面臨很大壓力,但從長遠來看,反而對企業有益。」

「所有相關工作人員,包括我本人,都會發表道歉聲明並且接受公司處分。」對方的產品經理補充,「但還是想先問問楊總這邊的意見,畢竟這件事對萬達也有影響。」

謝灝明白他的意思,貝嘉一旦道歉,就等於告訴全社會萬達的審核環節有問題,超市裡能混進去不合格商品,

這就不是一兩瓶乳液、一兩個品牌的問題了,要是處理不好,很有可能會影響到整家購物廣場。

「你怎麼看?」他問莫琰。

「我也更傾向於公開道歉。」莫琰回答,「一來為消費者負責,二來外面還有499套產品,這件事一旦傳出去,

哪怕只有五分之一的人上網查詢后發帖,事態也會一發不可收拾,不管什麼時候,主動認錯總比被動挨打要強。」

「我也贊同顧總監的看法。」超市部丁經理附和,「並且我再提一句,相關責任人,貝嘉要處罰,萬達也要處罰,這樣才算是對公眾有所交代,也能避免競爭對手用這件事做文章。」

王烈一直坐在椅子上沒吭聲,直到聽到這句話,才抬頭瞥了莫琰一眼。

「那這件事就這樣。」謝灝提議,「我們兩家成立一個專項小組,先各自擬訂一份公開致歉函,

確認沒問題之後同時發出去,萬達也會給這部分顧客適當的補償。這件事宜早不宜遲,最好能在一周內解決。」

「沒問題。」宋濤點頭,又歉意道,「這件事說到底也是我們的責任,還稀里糊塗拉了萬達下水,實在對不住。」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先處理問題吧。」謝灝站起來,和他握了握手,「至於萬達和貝嘉之間的合同要怎麼解決,也得排在消費者後面再說。」

「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宋濤說,「楊總放心,該是誰的責任就是誰的責任,我們絕不逃避。」

秘書送貝嘉一行人去停車場,走時順便替謝灝關上了會議室的門。她平時很喜歡莫琰,所以現在稍微有些擔心,不知道接下來內部會的結果會是什麼。

「老丁,」謝灝示意,「你先說。」

「萬達超市部對入駐品牌的審核一向很嚴,像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丁經理說,

「我們的工作流程是沒問題的,這次之所以會出事,是因為招商主管沒有按照工作流程往下走。

前期貝嘉一直只報了正裝產品,從來沒說過套盒裡還有個乳液贈品,的確是我們的工作疏忽。」

「王主管?」謝灝又看向王烈。

「楊總,我知道套裝里有贈品,也早就發現了備案沒通過。」王烈抬起頭,又用很快的速度掃了一眼莫琰,

「但我跟顧總監提的時候,他說無論如何不能耽誤悅容的開業,又說備案已經遞交給了有關機構,

最遲這兩天就能審批下來,到時候再補全萬達這邊的手續和資料,也不是什麼大事。」

「我沒有。」莫琰微微皺眉,「這整件事情里,我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把貝嘉的杜總介紹給了王主管,

後續在超市走廊上的交談不超過三次,每次也只是詢問進度,從來就沒聽說品牌有任何問題。」

「楊總。」王烈繼續說,「悅容這次的入駐審批時間,幾乎是其它日化品牌的三分之一,要不是顧總監特別關照,

說杜總是他的朋友,我為什麼要這麼趕,又為什麼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可從來沒拿過一分錢的回扣,可以接受任何調查。」

「杜總的確是我的朋友。」莫琰和他對視,「但我什麼時候拿這件事壓過你?」

「經常,每次見面都會提。」王烈開始耍無賴,「顧總監,你不能因為我沒證據,現在又出了事,就開始翻臉不認賬啊。」

莫琰看向謝灝。

「先散會吧。」謝灝說,「公司內部也會針對整件事做調查,明確這究竟是誰的責任。」

「行,謝謝楊總。」王烈收拾好文件,「那我就等著您這邊的結果。」

等超市部的兩個人離開后,謝灝才問莫琰:「你怎麼看?」

「我真的沒有。」莫琰說。

謝灝笑笑:「你是公司管理層,出了這種事只會說沒有?」

莫琰:「……」

莫琰低聲道:「對不起,楊總,這件事是我沒考慮周全。」

「哪裡沒考慮周全?」謝灝繼續問。

「丁經理這段時間都不在,我算是王烈的直屬上級。」莫琰說,「他可能是為了討好我,所以才對貝嘉的事情這麼盡心儘力,又在流程上大開後門。

我當時只想著要避嫌,所以很少過問,卻沒想過人是我介紹的,我就應該全程跟進才對。」

「也有可能是他壓根就沒發現乳液有問題,出了事才想到把責任推給你。」謝灝說,「但不管怎麼樣,

事情已經發生了,他現在一口咬死是你的責任,這種事原本就很難解釋清楚,更何況莫琮確實是你的好朋友。」

「我知道。」莫琰悶悶地說,「我做事欠妥,願意接受公司處分。」

「這件事我會和傅總溝通。」謝灝說,「你現在先去擬一份致歉函,再和丁經理商量一下,看到時候給這幾百位顧客什麼樣的補償,我的意見是越豐厚越好,當然,具體成本你們來考慮。」 「好。」莫琰點頭,「那我現在就去工作。」

「也別太緊張。」謝灝又安慰,「這種事在職場上不少見,還有更黑暗的,多見幾次就習慣了。」

莫琰笑笑:「謝謝楊總。」

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電腦盯著屏幕,腦子裡依舊亂成一團。

在唐夏之後,這是他見過的第二個人,可以當著自己的面,信口捏造並不存在的「事實」。

實在是很糟糕的體驗。

謝灝也把會議內容電話彙報給了傅歆。

「那名過敏的女顧客,劉翠娟。」傅歆說,「她老公是碰瓷式打假界的名人,我剛才也找幾家大超市的負責人問了問,

類似於把高級火腿藏到廚具區,等過期之後再翻出來買單索賠的事情不少見,上次還揪著一件大衣不放,

說標籤上只寫了百分之百羊絨,但袖口繡花分明還用了棉和毛,屬於隱瞞成分誤導消費者,最後還真被他打贏了。」

「那這一家人算是經驗豐富了。」謝灝說,「這回不管她是事先知情,還是誤打誤撞剛好買了悅容,嚴重過敏都是事實,光是發一張照片在網上,萬達也夠嗆。」

「她肯定會獅子大開口,但我們的賠償額度必須控制在合理範圍內,否則事情一旦傳出去,其他四百多名顧客完全有權力要求平等對待,到時候又有的頭疼。」

傅歆說,「所以萬達和貝嘉的道歉聲明必須快,要趕在和她最終溝通之前公開,千萬別等著這家人都開始上網鬧了,道歉聲明才姍姍來遲。」

「明白。」謝灝猶豫了一下,「還有一件事,公司的確不能為員工的失誤背鍋,否則顧客會覺得我們管理混亂。

現在王烈一口咬死了莫琰,他是沒有證據,可莫琰同樣沒有證據,如果真要處分,怕是不能只處分一個。」

「這件事我再考慮一下吧。」傅歆嘆了口氣,「你那邊先出道歉函,也別給莫琰太大壓力,還有,早點放他回家。」

……

莫琰在電腦上打了還沒幾行字,手機就開始嗡嗡震動,來電顯示莫琮。

「我剛從宋總的辦公室里出來。」莫琮問,「你那邊怎麼樣了?」

「在擬道歉函。」莫琰說,「等楊總看過之後,我再發過來。」

莫琮聲音嘶啞:「這次的事情,對不起。」

「沒關係。」莫琰笑了笑,「這件事你有錯,我也有錯,有部電影怎麼說來著,有肉一起吃,有錯一起扛。」

「這件事會連累到你嗎?」莫琮又問。

「應該不會吧,你就別想我了,解決問題要緊。」莫琰說,「否則事情一旦鬧大,我們誰都跑不掉。」

「是。」莫琮趕緊保證,「你放心,我這邊一定會安撫好顧客,絕對不會影響到你。」

莫琰彎彎嘴角:「嗯。」

致歉聲明一共改了三四次,再加上還要和貝嘉來回溝通,等莫琰終於能回家的時候,已經過了晚上八點。

傅歆問:「岳母送來了鹵排骨和小菜,吃不吃?」

「沒胃口。」莫琰靠在他懷裡,「給我抱會兒。」

傅歆很配合,他用手指輕輕捏他的脖頸,像按摩又像安慰。

「雙方的道歉聲明已經擬好了,明天會聯繫媒體,也會找一些營銷公司來控制網路輿論,以免被有心人利用。」莫琰說,「周一會正式發出去。」

「謝灝已經跟我彙報過了。」傅歆拉著他坐在沙發上,「聯繫媒體和營銷公司的事情,市場部會去做,你可以休息一天。」

「我還是去公司吧。」莫琰說,「全程盯著,心裡也能踏實一點。」

「也好。」傅歆又問,「那今晚泡個熱水澡?允許你用蘇寧雲店的新浴球。」

搖滾青年的產業規模橫跨衣食住行,成天搞聯名合作,所以莫琰也就經常能收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新產品,比如說這個丟進浴缸里就能飛速旋轉,並且噴濺出深藍星空閃片的魔幻碳酸球。

莫琰躺在浴缸里,並沒有體會到宣傳語中「宛若置身銀河,漫步在浩瀚星空間」的浪漫情調,反而很擔心水裡亮晶晶的閃片能不能沖乾淨,他一點都不想人群里最閃耀。

似乎唯一的優點就是很好聞,瀰漫著清冷又深邃的香氣,能讓緊繃的神經逐漸鬆弛下來。

傅歆替他按摩肩膀。

「你說,」莫琰握住他的手,「我什麼時候才能像你一樣,考慮事情又快速又縝密,還完全不會出錯?」

「我在你心裡有這麼好?」傅歆笑笑,「其實我也會出錯,比如說這次,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就應該及時提醒你王烈可能存在的想法,以及他會做出的事情,好讓你早點做決定。」

「這是我的責任,和你沒關係。」莫琰靠在他懷裡,「不過我之前也沒料到,他居然會這麼強硬地推卸責任。」

「其實不意外。」傅歆說,「想聽聽理由嗎?」

莫琰點頭。

「按照合同規定,他工作上出現這麼大的失誤,公司不僅可以辭退他,還可以依法索賠。」傅歆說,

「而現在把你拖下水,一來可以分擔責任,甚至乾脆是推卸責任,二來他也知道我和謝灝都很重視你,為了保住你,就不會從重處罰他,頂多請他主動離職。」

莫琰扭頭問:「那現在呢,公司打算怎麼處分我和他?」

「原本王烈只需要警告處分,但關鍵時刻反咬同事一口,這種品行的人萬達不會留。」傅歆說,

「至於你,雖然沒有大錯,可工作上的確存在失誤,會扣除獎金,等事情結束后再寫一封檢討,發到全公司。」

莫琰悶悶地說:「嗯。」

「乖。」傅歆抱緊他,「生不生我的氣?」

莫琰搖頭:「在生我自己的氣。」

「不行。」傅歆在他耳邊親了親,「我不準任何人生你的氣。」

「也不知道琮哥那邊怎麼樣了。」莫琰有些不放心,「貝嘉的名聲剛起來,就出了這種事,那位宋總看起來也不像是很好說話的人,兇巴巴的。」

「既然犯了錯,就得有勇氣承擔後果。」傅歆說,「不過莫琮平時的表現不錯,又刻苦肯干,這次應該也不會受什麼大處分,不用太緊張。」

莫琰稍微換了個姿勢,帶出水波晃動,從底下翻湧出無數亮閃閃的星星亮片,還夾帶著一股又一股裹挾著珠光的泡沫。

傅歆:「……」

莫琰評價:「像燉肉用的巫婆湯。」

美玉君在心情沮喪的時候,想象力也會隨之消失。

沒有星星和海,只有拿著長飯勺的大鼻子巫婆。

於是傅總經理不得不貢獻出美色,用一個很漫長的吻來安慰他。

唇齒間有很清新的薄荷香氣,過了一會,莫琰顫抖著閉起眼睛。

舌尖先是彼此纏繞,然後就順理成章變成了激烈的吮吻,傅歆拉近他的身體,呼吸急促火熱。

莫琰雙腿主動繞過去,卻不小心碰到了按摩的開關。激蕩的水流頓時在空中濺落無數水花,它們閃著瑩亮的光,再一波一波漾出浴缸,爭先恐後洇濕了淺灰色的軟墊。

嘩嘩水流沖刷著地板,像是融化了半天的星河。

莫琰眉頭緊皺,顫抖的睫毛上掛滿水珠。

身體是滾燙的,慾望也是。

這是一場瘋狂到幾乎失控的情事,以至於莫琰在後半段的時候,甚至有些記憶缺失,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浴室回的卧室,還換上了乾淨柔軟的睡衣。

時間似乎被狠狠攥了一把,這個夜晚短到不可思議,轉身就已經是天亮。

陽光很好,從嚴嚴實實的窗帘縫隙里頑強地透出晨光。

莫琰全身酸痛,扭頭看了眼身邊的人。

傅歆笑笑:「早安。」

「怎麼都快十點了。」莫琰勉強撐著坐起來,「不行,我得去公司。」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