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上去好複雜的樣子,我們真的能找得到嗎?”劉兵說。

他們都不是倉庫管理這類人才,面對佔地3000畝的碼頭倉庫,找幾樣東西還真的只比大海撈針好一點。

唐若昨天已經把自己的空間給整理好了,許多用不到的東西,也都暫時給移到了空間的田地裏:“我的空間大概還有500平方米左右。”

說着,她從空間裏拿出了一手推車又一手推車的白蘿蔔,不僅又白蘿蔔,還有許多的草莓,芒果,西紅柿,包菜……

衆人對着這麼多已經滅絕的綠色食品感嘆了許久,然後把這些都搬到一旁當接下來的食物。

外面還有很多東西要收集,能讓空間多儲存一點就多儲存一點吧。

碼頭太空曠,從辦公樓去去第一個集裝箱旁邊都走了十幾分。

車隊裏沒有金屬異能,但有白七的冰刀。

冰刀一出一砍就直接把鎖割斷,比切割機都好用。

何保鏢與羅自強一人一邊將第一個集裝箱打開。

隨後,衆人進去把紙板一通拆掉之後,纔看見裏面的全是pu管材料而已。

這種東西說沒有用也不能,說有用吧,目前還真沒有用。於是就放棄掉了。

但也沒有就扔在那裏,而是再次把門關起來,放在那裏。

因爲衆人有限來這裏的緣故,自己有了優先選擇權。但,難保後面人不會再過來,保存好點也能爲後人提供一下方便,反正他們也是順手關門而已。

開了第一個箱子就開第二個,至於喪屍這種事情,有唐若的精神力覆蓋着,大家也都不擔心,稍微讓劉兵站旁邊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一下大家就只專心開集裝箱了。

第二個集裝箱還是pu管……

胡浩天看着這些都疊在一起的高高集裝箱,分析道:“估計這裏一排都是pu管了。”

白七點頭:“那就不要開了,去下面一排看看吧。”

大家又往紅色油漆的那排集裝箱走去。

用冰刀一劃,打開門一看,發現這裏的都是一些鐵製小零件,大概是汽車上的哪些部位零件,要出口的。

沒有用的就再放棄,再往前面的集裝箱而去。

直到開到吃中午飯時候,衆人還是沒有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這裏的全都是一些工業用品。

一早上拆了一堆自己不想要的聖誕禮物,大家有些灰心。

禮物再多,沒有自己想要的,也真的不是件愉快事情。

中午飯是直接在一個集裝箱裏圍着唐若從空間拿出的桌子上吃的。

胡浩天扒了兩口飯,看着外頭如山的集裝箱:“你們說那些吃的東西是不是應該都在倉庫裏啊,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倉庫收集。”

羅自強也停了手中的筷子:“胡隊說的也有道理,畢竟裝箱的東西應該都是剛進來,或者要出口的,食品就算有應該也不多。”

胡浩天點頭,把頭轉向白七:“小白,你覺得呢,我們要不要先去倉庫看看?”

白七夾了一筷子青菜給唐若,倒是對這個不以爲意:“那些東西又不會自己長腿跑了,只是晚些日子而已,不必這麼心急。”

這麼一說,大家又冷靜下來。

現在有吃有喝,還有住的地方,如白七所說,這裏的東西又不會長腿自己跑了,他們現在不缺的就是時間!

本來就想在這裏呆到衆人的異能晉級而已。

於是大家都慢條斯理的把飯給吃完了,再接着‘拆禮物。’

第一天果然什麼收穫都沒有。

拆到了無數的玩具,銀鏡框,水杯……

卻沒有他們想要的食物與車。

衆人踩着夕陽往回走。

豔麗的夕陽,像是打翻了的顏料,灑在天邊,烘托出鮮紅的海天一色。

潘大偉看着,嘆息一聲,點起一支菸:“夕陽無限好……”

大家也轉頭看了那一片天盡頭耀眼的嫣紅。

那水天交接處,海面上彩霞流瀉下來,波光粼粼。

上面的雲海旁,露出一片的暮色,冷清深沉。

“只是近黃昏。”田海看着這樣畫面,對着潘大偉的話接了下去。

潘大偉轉頭看看田海,笑了,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說:“年輕人,你們纔是未來,你們可不能近黃昏。”

胡浩天拉着楊黎,白七拉着唐若。

團隊十一個人走在碼頭的水泥道路上。

末世,是文明的一種結束,也能算是人類歷史篇章的新開始。 休整了一夜,次日清早一行人整裝待發爬上車子。

昨天走的已經夠遠,今天過濾掉昨天的已開的集裝箱再向前就得開車了。

潘曉萱坐在副駕駛坐看着外面:“你們說軍方是不是已經完成了核電廠任務了?”

“應該吧,人那麼多呢。”唐若說。

“誒,我說……”潘曉萱轉身來,探出頭看後車座,“既然完成了,那麼她們是不是也會回h市基地了,你說我們還有沒有機會遇到對方?”

唐若略有不解:“我們會遇到誰?”

潘曉萱露出一臉你懂的表情,瞟了白七一眼,朝唐若努嘴:“就是上次過來送水的那個,尋夢團隊後勤隊隊長。”

唐若想了一下,明白她所指了:“你好像很期待我們與她們相遇啊。”

“嘿嘿……”潘曉萱見唐若又露出那種陰森森笑容,雷人動心,於是將身子轉回前面來,“就是想想,想想而已。”

兩人說着前面帶路的車停了下來。

田海往外頭一看,也發現這裏已經是昨天胡浩天標註好的地方了。

大家下了車,沒有多餘動作就繼續昨天的拆箱任務。

胡浩天又了拆了一車的鼠標墊,唉聲嘆氣:“媽的,如果有個探測器,掃一掃就就知道里面有什麼就好了,這麼拆下去,我都要吐了。”

華國的出口品與進口品包裝仔細,別說外面的集裝箱上,就連外頭的紙板箱子上都沒有任何廣告標語。

所以,衆人面對得都是統一的黃燦燦箱子!

白七今天已經把辦公室裏所有的文檔都帶出來了,他翻開查看了一下,一頁一頁很仔細的研究着……

許久之後,又翻回封皮這一頁,擡起頭說:“看不懂。”

衆人:“……”

好賤!

好像給他送一張地獄邀請卡!

你說看不懂就看不懂吧,還這麼仔仔細細的研究了一下,待大家以爲你明白的時候,再來一句看不懂是在幹什麼?!

胡浩天接過看了看,又扔在地上:“都是商品編號而已,全是些代碼,我們不知道代碼代表什麼,自然看不懂。”

劉兵拿起來也翻了翻:“胡隊,你的車肯定也有代碼啊,你把你的代碼放進來找一找,對照一下估計就能找到類似的呢。”

胡浩天說:“當初單子上的數字比身份證上的都還要長,我哪裏會記得,全忘光了。”

既然這樣,也沒辦法,只好就繼續找了。

唐若的精神力,只可探查周圍的能動活物,這些東西在她的精神力的感知下全是一樣的,也不能幫上什麼忙。

拆拆棄棄,棄棄走走……

拆多了,大家也摸索出了一些經驗,主要是一些商品代碼的經驗。有些東西一看就覺得不是他們需要的,直接也不拆了,往下一個集裝箱走去。

這次打開的集裝箱內全是一些進口化妝品。

男人們覺得這種東西沒有用,女人們倒是挺在意這些。

潘曉萱拿着一盒面膜看了看:“以前我們大學裏代購這個面膜可火了,很多人託人帶都帶不到的。”

唐若說:“可現在末世了,估計也沒有人會要了吧?”

楊黎搖頭說:“未必,總會有人需要的,有女人的地方,這些就還有市場,貧層階級不需要,基地裏上層階級女性還是會有需求的。”

哪個女人在有條件的情況下,不會打扮自身,保持自己的青春美麗呢。

劉兵看着這裏一堆一堆的紙貨箱:“那這些東西,我們還拿不拿?”

唐若空間裏有之前商場拿的好多化妝品了,這種東西她肯定也不需要。

惡魔小爹:偷個寶寶鬥你玩 潘曉萱拿了幾盒進空間:“自己拿來用用吧,剩下的拿多了也不合算。”

自己等人主要的目的還是找可以要吃的東西啊。

自發現了化妝品之後,之後的集裝箱中這些生活用品就更多了。

進口洗髮水,沐浴露,毛巾……

居然還在一個集裝箱裏找到xx套。

橡膠這種東西估計以後就是不可再生用品了。

於是白七指着那一箱箱的xx套對唐若說:“全收了。”

唐若:“……”

白七是神情淡定乾脆,完全不顧他人目光,但是臉薄如唐若,當着衆人面收一箱又一箱的xx套也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胡浩天咳了一聲說:“小唐,收了吧。”

不要等以後用到時候,才方恨少啊。

自己等也真的是需要這種東西的,何況團隊裏還有好幾個以後會用到的少年男女在呢,肯定也得給他們準備着。

以前別人要結婚,父母等人是準備聘禮嫁妝給子女。

而自己……

胡浩天想到了日後,田海或劉兵或潘曉萱結婚時候的情景。

一擔又一擔的xx套被擡出來,放在結婚廣場中間,當着在場衆多賓客的面,他胡浩天意氣風發的說:這個就是你們的嫁妝(聘禮?)了,日後一定要夫妻同心,省着點用!?

深深補腦了此畫面的胡浩天頓時抖了抖。

旁邊的楊黎看見了,奇怪的問:“浩天,你怎麼了?”

胡浩天捂着胸口說:“沒事,只是突然發現自己這麼多年養成的三觀,碎掉了……”

喔!末世了,節操都被玩壞了!

唐若不知道胡隊的補腦,但依舊囧囧有神的把這些xx套全給收了。

逆境修仙 生活用品區能收集的東西不少,牀單,棉被,都能收集過來。

胡浩天帶着何保鏢去附近直接開了輛重卡過來,把這些不會過期的東西都集中在一起,放在一輛重卡里。

到時候讓何保鏢跟在車隊後面就行。

這麼一天又這樣過去了,不過今天的收穫比昨天好很多,至少沒有空手而回。

有了這一天的收穫,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就更有興致了。

幾乎每天都會有自己所需要的東西收集到。

只是這裏東西實在太多,他們也沒有那麼多空間可以帶,於是就拿上了自己車隊夠用的量,其他就放棄掉了。

然而今天讓衆人有了更意外的發現。那就是準備出口到國外的羽絨服和大衣!

隨便團隊從出a市開始,這一路走走停停,在路上也呆了快一個月的時間。

如今天氣越發奇怪,白天都要穿羊毛衫了。而晚上卻要穿無袖。難保再過幾天,大家也要穿上羽絨服了。 前幾天大家還面對着天氣剛剛感嘆了,沒有厚衣服穿啊。今天倉庫就雪中送炭,直接給了幾個集裝箱的羽絨服。

大家還不是隨便挑!

三個姑娘在一個集裝箱裏,兩眼金光四射的又挑上衣服了。

這麼多男人就再次充當搬運工,一個箱子一個箱子的往重卡上搬。

期間他們又感嘆了一句,團隊裏沒有力量異能者也真的挺不方便。

“這裏的東西也差不多找完了,看來食用品果然在倉庫裏。”胡浩天看着剩下爲數不多的集裝箱得出了這個結論來。

“那麼我們的車是不是也會在倉庫裏?”劉兵猜測着。

怎麼說胡浩天口中的車也是好東西,應該不會隨隨便便就放在外頭吧。

白七點頭:“有可能。”

一行人決定回去休息一夜之後再去把前面的一號到三十五號倉庫都掃蕩上一遍。

在這裏與世隔絕的住了一個多星期,車隊衆人晚上時分也有了娛樂項目。

三個姑娘是敷面膜,泡浴缸。

男人們就是打架鬥毆!

大家有異能了,現在拆箱子也不需要使用異能,爲了使自己的異能精進,肯定要找一種方法耗空它再補充回來,於是就有了白七的提議:對戰。

碼頭空曠,兩人一站就是一個戰場。

友誼賽不需要打死打殘,點到即止就可。

被人當爲對手最多次的當然是田海,他異能強大,人卻質樸厚道,每次只要看隊友體力稍有不支,就會停下手中的異能,還會給他講解,自己這麼一招該如何破解。

這樣可愛的人,如何不讓隊友喜歡!

那邊田海與胡浩天對戰。胡浩天的沙子成風一樣旋轉着想破解田海手上啪啪響的雷系電棍。

這邊潘大偉與劉兵下注:“你們說這次胡隊會幾招倒?”

潘大偉看了看,壓下一根火腿腸:“五招!”

羅自強也掏出一包泡麪:“六招!”

其他人紛紛挖出自己的儲糧壓上。

“三招!”

“我賭四!”

這裏的一招相當於一個異能的一套完整動作,而不是手一動就稱爲一招。

這套‘狂沙捲風’也是胡浩天這些天自己研究出來的。

末世前,他研究的內容都是公司業績與形象的提升,末世後,他研究的內容變成沙子,不過沙子也被他玩出了方法,還是一套一套的。

白七拉着唐若站在一旁觀看。

唐若看着前面飛沙閃電的畫面,問白七:“你覺得胡隊會幾招敗下來?”

白七說:“大概四招吧。”

潘曉萱說:“從開始的一招就倒,到現在的四招,也進步很大了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