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

說好吃醋後的眼淚朦朧如同玻璃濺水的楚楚唯美之感呢?

一招就揭穿謊言的這個臺詞不對啊!

既然已經犯錯,白七也是個知錯能改的好孩子,善莫大焉的他將手放在唐若肩頭,把她整個人抱在懷裏,低下頭:“好吧,我錯了……”

未盡的語聲淹沒在滿是情意的吻裏面。

有殺手鐗在,爲何需要語言來多此一舉呢?

嗯,對於自己的姑娘,他有的是辦法。

白七被唐若趕下樓敲田海房門時,田海還沒有睡。打開門看見白七,怔怔地望着他:“白哥,這麼晚找我……有事嗎?”

“聽說你相思成病,我奉命來醫治。”白七擡步走進房內,自顧走到房中窗口的單人沙發上坐下。

坐下之後才發現,這個房間的窗口居然這麼巧的就正對着潘大偉那棟別墅的另一個窗口。

如果在末世之前,這樣能面對面相視的情況早已經被蒼天大樹給遮掩,不過如今植物全部枯萎,窗對窗,陽臺對陽臺之間不是正好坦蕩蕩?

“面對窗住得是潘曉萱。”白七問,雖然是問,說的卻是陳述句,“近水樓臺,挺好。”

田海見白七過來的第一句時就已經很吃驚,此刻再聽到這句話,臉瞬間通紅起來:“我,我……那窗戶,曉萱姐是不怎麼開的。”

就算打開,也就一次兩次而已。不過現在異能者視覺好,只要窗戶不拉窗簾,還是能清楚看見裏面。

白七突然發現自己過來做什麼心理導師,卻沒有帶杯水過來是件錯誤的事情,於是決定速戰速決,直接切入話題道:“喜歡她?以後打算怎麼辦?”

田海站在白七面前,被他氣定閒神的一問,如同一個早戀被老師抓住的小朋友一樣:“我,我也不知道……我本來打算等潘姐再接受我一點,我就向她表明我的心意,可是現在才一回來基地……”他說順暢之後,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她說她對着葉聖倫心動了……”

白七看他,目光沉沉:“所以你打算放棄了?”

“如果,如果潘姐真的喜歡得是葉聖倫,我,我願意放棄的……”田海好半天才最終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他不懂感情的方方面面,感情在他眼中很純粹,喜歡與不喜歡,快樂與不快樂。

如果潘曉萱與葉聖倫在一起,真的能得到她想要的快樂……

“既然一直叫她爲姐姐,那你就捨棄這段感情吧。”白七看着他站起來,向門口走去,“你還能說出放棄,那就代表入情不深,苦海無邊,早日抽刀斷水也是好事。”

白七讓他放棄的時候,田海一瞬間有輕微的錯覺,彷彿白七臉上的表情是:恨鐵不成鋼?

一直叫她爲姐姐?

田海吶吶站着,見白七快要走到門口時,才鼓起勇氣喊了一句:“白哥,如果換成唐姐,你,你會怎麼做?”

他急需一個人來爲他指明前面的道路。

白七的手握着門把手,停了下來,似乎輕笑了一下,聲音依舊平靜無比:“我不會在她心中還沒裝滿我之前,讓她多看別的男人一眼……她與我,死也要死在一起。”

田海心中微微顫動。

這句話若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田海不相信,別人也沒證據讓他相信,但是,這句話由白七吐出來……

之前的林博士途中的跳崖,他自己也跳了。之後的城牆之上唐若反過來不顧一切的跳下去,他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是那個畫面,他能清晰的展現在腦海中。

觸目驚心。

白七已經打開門跨出房間了,他轉過身,關門時候,又道:“你看到她對別人展露的微笑,並不一定代表,她內心的真相就是你想的那樣。”

門關上,田海獨自站在廣闊的房間內。

白七的話將他的心又燒得火熱火熱的!

田海眼睛裏流露出熾熱的光芒。

其實那次的跳崖,視唐若爲家人的理由是他也跳下去的一個方面,其實,那時候潘曉萱在自己的心裏就不一樣了吧。

幸福又不長在臉上,微笑也不一定就代表着幸福!

可他相信,自己能給潘曉萱真正的幸福!

次日早上,隨便團隊衆人醒的都較晚。

昨天剛回了自己家中,沒有抱着被子念在牀躺上一整天,也已經說明他們有足夠的責任心了。

唐若今天起得倒是挺早,還下樓做了早飯等待田海下來打算觀察他的臉色。

雖說昨晚白七跟她說過田海沒有問題,但是她沒有親眼見到依舊不放心。 白七不用再去胡浩天別墅也不用去基地大院中開會,於是也早早下來幫唐若準備早飯。

熱戀中男女,做個早飯都能演變成歪膩場面。

朱明賢與田海一同下樓時候,探頭往廚房那頭一看,就看見白七從身後抱着唐若,從肩膀上探過頭去在嘗她煮的粥。

嚐了一口,還能在她的臉上落下一口餘溫。

差點肉眼都看見兩人冒出的粉紅泡泡。

滿地都是春色。

朱明賢唉了一聲,走到餐桌上坐下對田海道:“你說,我要是去胡隊那裏說說,讓我搬到他那邊住可以不可以?如今一回基地來就當電燈泡,我怕終有一天我自己不小心就爆了……不對,胡隊那裏有他與楊黎,他們這對夫妻與小白小唐也也沒好上多少……我還是去住天涯團隊的別墅好了!”

那裏一羣單身狗,正好是他的天堂!

說着,看了田海,眼一亮:“阿海,今天有大喜事嗎?穿那麼帥……”

田海也向廚房望了望,發現兩人確實不需要自己幫忙之後,也在餐桌上坐下,聽得朱明賢這麼說,往自己身上一看,說:“這個衣服是之前和白哥他們在h市步行街拿的,之前時間不合適又怕弄髒了,一直沒有穿,今天在衣櫃看見了,就拿出穿上了。”

不過朱明賢總覺得田海哪裏不一樣了,奈何他不是什麼時尚人士,也說不出來哪裏不一樣了,只好感嘆:果然人需要要靠衣裝!

吃早飯時候,唐若也發現田海的改變之處。

他給自己的頭髮還弄了一個髮型,穿了件卡其色中長款風衣,裏面淡藍的毛衣讓他臉色如玉、斯文爾雅。

這麼一穿,讓唐若突然覺得末世的八個月時間裏,田海好像也長高不少,從一個弟弟長成翩翩少年郎了。

於是,放下心來,朝着白七一笑,給他一個大拇指的表揚。

回饋她的是白七給她盛的粥。

吃完早飯,四人例行去胡浩天那裏商討今日事宜。

今天他們也沒有什麼具體任務,昨天安排下來的帶隊去守基地10公里內的任務還沒有輪到他們。

胡浩天看着對面門過來的俊男靚女,說了今天大概要做的事情:去基地的任務大廳把該換的東西換了,該領得獎勵給領了。

僅此而已。

田海今天的裝扮果然沒有白打扮。

他一出現,所有人眼前一亮。

之前,白七光芒太甚,他們出現時,面對同穿黑色衣服的兩人,大部分人眼光都會在白七身上,如今他好像只是稍稍換了個顏色的衣服,站在黑衣的白七身邊,倒是覺得他的容貌也不逞多讓。

連潘曉萱看着田海都說了一句:“今天很帥啊。”

就這麼一句話,讓田海心中一陣狂喜許久。

這一個領獎任務,胡浩天看着衆人道:“領物資嘛,我們幾個男人過去就好了,你們姑娘家不用過去了,去外面逛逛,買點東西,如今基地變化很大,也可以去看看基地的一些變化。”想了想,有覺得三個姑娘出門還是不妥,於是再說,“小田,你來保護你姐姐,劉兵你也跟着吧。”

劉兵跟着,萬一真有什麼事情,還能讓他過來求救一下。

這次,所有人都贊成胡浩天的意見,連白七這樣的專業黏人戶都沒有要求把唐若帶在身邊,跟她說了一句:“等着我回來。”十分放心的跟着他們走了。

“我總感覺,很奇怪啊……”看着男人們一一走掉,潘曉萱吐槽了一句,“集體神神祕祕的。”

唐若看着遠去的衆人亦道:“確實有點奇怪,不過應該就是去領獎勵吧。”

衆人的人品,她還是相信的,一定不會是避開自己等人去集體幹壞事情了。

楊黎笑而不語。

如此模樣,估計是去準備什麼結婚時的意外驚喜了吧。

不過既然白七想給對方一個驚喜,那自己也就保守這個祕密好了。

“他們都讓我們去逛逛了,我們就去逛逛嘛。”劉兵說着,拉着田海就走,“聽說現在街頭有表演的,還都是末世前的大明星,我們去看看嘿。”

五人一道去外面的街道上。

昨天唐若三人也只是走到二號大街的自家店裏而已,現在確實可以把整個基地都看上一看。

他們五個人在逛街時候,團隊的男人們卻是在天涯團隊的別墅裏。

男人們有沙發都沒有坐,跟小偷一樣的蹲在角落裏,偷偷摸摸、交頭接耳。

“老潘,你到底會不會木系異能呀,種兩個西瓜都沒問題,現在開兩朵玫瑰就不會了?!”

“我不是正在研究麼,淡定,待老哥哥研究一下,就會開出一花圃的玫瑰給你……”

“小白要一捧,我也要一捧啊,我得給楊黎送一捧,記得我要百合百合。”

“胡隊,你輕點聲,吵到我花兒了……”

胡浩天蹲在潘大偉身邊指點江山:“唉,你這朵已經使用異能過度完全枯萎了!不要再注入太多異能了。”

“不是這樣,含苞待放,我要含苞待放啊……”

“我說了控制好異能啊,你看你又讓它直接枯萎了……”

“現在這個壓根就一棵莖……這個注入的異能不夠啊……”

胡浩天嘴巴不停,一路數落。

“大錯特錯,不要來,侮辱我的美!”潘大偉怒了,拿起地上的種子,塞過去,“這裏還有一袋的種子,反正你閒着也是閒着,拿你的泥土埋進去,澆澆水,讓它開花吧!”

胡浩天:“……”

“慢慢來,不着急。”白七看了兩人一眼,臉色倒是平靜無比,然後對着本子繼續畫圖紙,“我們還有時間。”

他手中的圖紙自然是婚禮的場景佈置。

末世後,植物枯萎,鮮花不再有,這兩袋種子還是基地中高價換購來的。

潘大偉正是在實驗用異能把玫瑰花開出來。

這個計劃從當初去l市的任務就開始討論了,這次回來自然就要落實好。

永生難忘的婚禮,有這個條件,白七自然想要給予自己的女孩最好的。 基地如今改變很大,不僅是軍事學校已經規劃建成,還有兒童的文化課學校都已經興辦起來。

有教無類。

文明的發展、科技的進步離不開知識。

基地的大佬們統一認爲:只要社會還在,教育就不能落下。

因爲他們親眼看見,世界這50年的科技發展,抵得過以前的5000年總和。

羅自強的兒子就已經被送到四號大街的基地學校學習了。

五人一路走來,左顧右盼、目不暇接。

二號大街進行規管之後,三號大街如今是最熱鬧的大街,這裏,不計較是異能者還是普通人都可以在這裏擺地攤,種類也最爲繁多。

如劉兵所說,這裏還有末世前的明星當街在這裏表演。

不過就算是末世前的明星,只要沒有覺醒異能,在末世裏呆了八個月,再怎麼如花的容貌都已經變成枯木老嫗。

很多人已經認不出那些明星,不過現在沒有什麼娛樂節目,在這裏看上一場現在直播的“電視劇”也不錯。

你與時光皆情長 三號大街不僅有明星現在表演秀,還有舞廳,飯館,咖啡廳,投影院……

基地好似改革開放後剛剛起步的城市一樣,有序又簡陋的發展着。

白七他們運來的pc片與塗料也已經連夜分發下去,可以看見許多的人在牆上塗着漆。更遠外的城牆那邊,土系與金系異能者們也都在忙碌,他們要往更高的地方放置pc片以至於覆蓋住整個基地。

之前爲了抵抗喪屍潮而掛的唐若海報已被撤下來,如今門口顯眼地方已經被擺放了一塊顯示屏,上面同步着與任務大廳一樣的信息任務。

旁邊還有一個宣傳欄。

欄裏有很多的招聘信息,大部分都是團隊招收異能者的宣傳廣告。

“我們才離開兩個月,變化好大。”潘曉萱覺得自己看到眼花繚亂,“現在看着更像一個城市了。”

就算不算城市,也已經是一個大型的鎮了。

“嗯,人也越來越多了。”唐若說。

那次喪屍潮之後,周圍還有許多小型聚集地一樣的倖存者都過來投奔。

經歷喪屍潮,許多人才真正意識到,越大型的基地對人身的安全也越有保障。

“唉,你看那個人,那個曾經是金花娛樂公司的一姐啊,如今怎麼落魄成這樣,瘦的只剩骨頭了,我差點都沒有認出來……”

“誒誒誒,那個那人是李天王呀,末世前可是比那個郭雄啓都要紅的,現在怎麼老了20歲的模樣,看着好像很慘。”

潘曉萱一路給唐若講解路那邊路上見到的明星,不過唐若全都不認識,也只是一掃而過。

“嘿,那個不是郭雄啓嘛!”

對於李天王和郭雄啓,劉兵田海都是知曉的,聽得潘曉萱這麼說,轉過頭望過去。

郭雄啓末世後覺醒異能,加上末世前積累的財富與人脈,讓他在末世中活的自然也不錯,如今大概是在這裏看見末世鬥了十來年的對手,看人家落魄之後過來尋找存在感了,正站在末世前的那一羣明星當中傲視羣雄、眉飛色舞。

旁邊的人崇拜的有、羨慕的有,嫉妒和懼怕也有不少。

如此畫面,讓楊黎都有些唏噓:“鬥了一輩子,一個末世,讓多少人的命運再次轉折,果然應了那句:世事無常,沒活到死都不能直接下定論自己是個成功者還是失敗者。”

他們站在這裏一駐足,那邊郭雄啓也已經看見了五人。

見到唐若,郭雄啓眼睛一亮,笑的跟一個漢奸一樣的立刻丟下那邊得意洋洋的裝逼,迎過來:“唐姐潘姐,這麼巧,你們也在這裏逛街嗎?”

自從他在l市對着唐若說了一句不該說的,後面接下來的事情都是超出他掌控和想象的。

之後,在任務的途中,他又變着法的被派過去做最兇險的前鋒,差點就嚇死了他!

他末世前能爬上娛樂圈這個金字塔的頂峯,除了運氣好,相貌好之外,自然也不是頂蠢之人,知道唐若是執行長官白彥的未婚妻之後,哪裏還敢對她有什麼想法,如今過來打個面照,放低個姿態讓她留個好印象,指不定以後她的男朋友就不會針對自己了。

當然,他也知道白彥沒有真正把自己的蠢事記在心裏,如果真的記仇,如今社會,那人隨便找個理由都能把自己給除掉了就行,哪裏還會讓自己站在這裏?

末世裏活下的人哪個還是心性單純的?!

唐若未開口時,潘曉萱已經一臉嫌棄:“我們在這裏逛街需要跟你報備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郭雄啓連忙搖頭擺手,然後招呼旁邊的手下,朝着潘曉萱與唐若點頭哈腰道,“上次我聽說兩位小姐是去買衣服的,爲了彌補我上次放下的錯誤,這次我特意讓人找的這些東西作爲賠償,一直想登門拜訪,卻一直沒有鼓起勇氣,如今看見兩位小姐真是太好了……”

他的手下過來,從空間裏掏出兩大盒的禮物盒放在地上。

盒子真的很大,放在地上都有幾個平方米,難爲他找到這麼大的盒子。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郭雄啓說着,打開那個盒子,“權當給幾位圖個樂子。”

裏面很多東西,有末世前奢侈品的衣服還有鞋子收拾,更有巧克力果凍這樣的零食。

本着不要白不要、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的原則,於是潘曉萱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把地上的禮物盒整個收了。

連走時候,後面的人看着五人遠去。

衆人神色驟變。

人家走個大街都有人送禮,自己等人累死累活一天也許都不換到溫飽。

什麼身份之人會讓末世前的巨星和身爲一團之長的郭雄啓如此殷情?

在a市待久了的居民倒是有些在之前的基地城牆上見過唐若。

不過見過歸見過,自己認識人家,人家還真不認識自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