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橙一時間有些哽咽,「我現在這個樣子,你還願意跟我一起吃飯。」

自從她落魄之後,就很少有人願意跟她一起出來吃飯了。

以前她是梁家小姐,那個時候有多少人在她身邊甜言蜜語,可是在她落魄之後,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再看瘟神一樣,恨不得躲得遠遠的。

「我跟你畢竟相識一場。」喬語看著她這樣,多少有些於心不忍。

如果他們兩個人不認識,或許喬語當時就跟她擦肩而過了。

快穿攻略:渣女本色 梁橙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食不知味,然而喬語從始至終,什麼話也沒有說。

「我這麼多年都發生了什麼,你真的一點都不想知道嗎。」

看著喬語表情淡淡,過來跟她吃飯,什麼多餘的話也不講。不知道為何,梁橙的心中有些期待,還有些自卑。

以前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之後,對自己都是我一頓冷嘲熱諷,但是喬語不一樣。

她想讓喬語知道自己這些年過的是什麼日子,但又沒臉去說,自己的遭遇。

「你想說的話自然會說。」

喬語的意思很清楚,她不會去過問梁橙的過去,當然,她也不會幹預梁橙的未來。

今天這頓飯,只不過是看在他們之前朋友一場,在這之後,他們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呵。」梁橙突然笑了,接著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低著頭吃自己手中的飯。

如今她還有什麼資格,去說那些呢。

「我吃完了,喬語,謝謝你。」謝謝你在我落魄的時候,留住我最後一點尊嚴。

就在梁橙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喬語,沒想到你在這裡……」

梁景銳看到梁橙,身子微微一震,原本想說的話一下子卡在了喉嚨裡面。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梁橙。

「你們在吃飯啊,正巧我還沒吃,一起吧。」

梁景銳心裏面多少有些不太高興,但是當著喬語的面,他並沒有發作。

都已經碰到了,況且喬語還沒有說什麼,梁景銳自然是什麼都不講。

梁橙只覺得坐如針氈,看著梁景銳,心裏面有千言萬語,但最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大概就是梁景銳了,她怎麼還有臉面去見他呢,

「叮鈴鈴~~」

喬語的手機在這個時候不偏不倚的響了起來,「不好意思,我去接一個電話。」

她一離開,飯桌上就只剩下樑橙跟梁景銳二人,場面多少有些尷尬。

梁景銳知道,喬語這是故意給他們兩個人留單獨相處的時間,只是他並沒有出言戳破而已。

而喬語躲在一邊,看著自己手機上的屏幕,無奈的笑了一下。

接著,就出了餐廳,在這四周轉起來了,他們兩個人,肯定有很多的話要說吧。

「是我打擾到你們兩個了吧,我這就離開。」

面對梁景銳,梁橙多少有些窘迫,她不想讓梁景銳看到自己現在的處境。

面對喬語,她還能夠做到從容淡定,可是梁景銳跟喬語他們兩個人在這裡,梁橙除了羞愧,還是羞愧。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她在地攤上面買來的,也不知道洗了多少次,皺巴巴的,還有她的褲子……

「既然是喬語請你吃飯,喬語還沒走說什麼,你直接離開,未免有些太不禮貌了吧。」

梁橙身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又繼續坐下來吃飯。

梁景銳了解她,知道她最在乎什麼,這一說,梁橙自然是沒有辦法離開。

許久,梁景銳突然開口詢問,「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

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這種情況不用問也知道,梁橙這些年怎麼可能會過的好。

但是,他明明記得梁橙在離開之前,手裡面是有一大筆的錢財,怎麼現在……

怪不得他找了她這麼多年,一點消息都沒有,從一開始,他找的那個方向,就是錯的。

況且,誰能夠想象的出來,梁橙離開他們之後,會變成這樣。

梁橙拿著叉子的手突然一頓,有些牽強的笑了一下,「挺好的,你呢,跟喬語生活一定很好吧。」

也許是出於愧疚,梁橙直接將自己這些年的遭遇給隱瞞了下來。

到最後,也只是一句「我很好」,草草結束了這個對話。

「是嗎?」梁景銳冷笑一聲,眼神在她的身旁打量,「這就是你所謂的很好?!」

梁橙頓時臉頰一紅,想要找一個地縫鑽下去。

「我真的過的很好,你看,我現在瘦下來了,多好看……」

到最後梁橙越說越小聲,她這樣,總感覺是在自我安慰一樣。

「梁橙,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真的是一點沒變,還是愛說謊。」

梁景銳現在對她是又氣又恨,氣的是她這麼多年過的不好,為什麼不回來找自己,恨的是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

梁橙看著他,憋在喉嚨裡面的那句話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是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梁橙性子倔強,到了現在也不肯服軟,不過想想也是,她真的是這種性格,早就在自己堅持不住的時候就過來找他們了,又何必到了現在才碰到。

話音一落,便聽到梁景銳慍怒的聲音,「梁橙!」

梁橙身子一震,「其實這些年,我過得一點都不好。」

「當初我任性,拿著母親給的錢,獨自一人把孩子給生了下來,原本生活過得好好的,但是後來我遇人不淑,手上的錢全部被騙走了,再然後,就是你看到的這樣了。」

對於這些年她一個人撫養孩子怎麼過來的,梁橙隻字未提。

但是她不說,梁景銳也能夠猜出來,她一個人過的有多麼的不容易。

「你……能幫幫我嗎。」

梁橙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跟梁景銳生疏到了這種地步,連一個稱呼,自己都叫不出來。

「我一個人撫養孩子,工作不好找,其實我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

她現在這樣,梁橙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如今高高在上的梁家大小姐那裡去了。

「你憑什麼就認為,我會幫助你。」梁景銳冷哼一聲,心裏面卻多少有些難過。

過了一會,梁景銳還是鬆口,「我可以幫你找一個工作,不過梁橙,你現在可不要跟以前一樣胡鬧下去了。」

「這次,可沒有人能夠縱容你。」

以前她是大小姐,那些人自然是不敢說什麼,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希望梁橙能夠有所改變,不然,他也幫不了她。

「我知道了。」梁橙張張嘴,想要表示感謝,卻被梁景銳的話給堵了回去。

「你可別以為我這是在幫你,我只不過是不想讓明天的新聞頭條,說我冷血無情,對你見死不救。」

梁橙頓時笑了,這麼多年過去,梁景銳還是跟以前一樣,嘴硬心軟。

「怎麼樣,你們吃飽了嗎。」他們兩個人的談話結束,喬語便走了過來。

「嗯。」梁橙點點頭,轉身就要離開。

喬語卻在身後叫住了她,「梁橙,你住哪裡,要不我送你過去吧,剛好我也沒有什麼事情。」

梁橙下意識看了看梁景銳的反應,見他一言不發,便點頭應下了。

等到了一個裝修華麗的房子面前,梁橙便讓他們下車。

「我到了,你們先回去吧。」

「這個是你的家嗎。」喬語心中疑惑。

梁橙搖搖頭,「不是,在後面那個小道裡面,車不好開進去,反正不遠,我走幾步就到了,你們先回去吧。」

喬語點點頭,接著就開始調頭離開。

直到看不到梁橙身影的時候,喬語問了一句,「要不要看看,她這些年住在什麼地方。」

她知道,梁景銳心裏面肯定也是說不出的滋味。

畢竟他們之間再怎麼不好,還有一層血緣關係在那裡,心裏面怎麼會好受。

梁景銳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身後,「不用了,我們回去吧。」

既然她不想讓他知道,那他就不過去好了。 「我不知道啊!」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

小黑咽了咽口水,少爺說了,要給小姐一個驚喜,絕對不能說,不能說,逼到死也不說!

雪雨看著小黑此刻上法庭的表情,簡直是嚴肅到不能在嚴肅的時候,了悟的點了點頭!

輕輕的拍打著自己的膝蓋,甚是好脾氣的說到:「前段時間有個小女僕,我問她少爺在家沒有,她竟然給我使眼色說沒有在,害得我餓了大半宿,也不知道少爺現在氣消了,想起來會不會……」

小黑在雪雨說出來的那一刻,差一點就將車撞一旁的樹上了,好在是他內心比較強大,最後穩住了!

「這個小女僕實在是太沒有眼力見了,應該懲罰一下,最後扣一個月的工資!」

雪雨勾了勾一邊的嘴角,饒有興趣地看著他笑眯眯的說到:「一個月的工資豈不是太便宜她了!我覺得應該將她調回去,調教一下,竟然不知道……」

不能說,一定不能說,怎樣威脅都不能說!要是被少爺知道自己泄密的話,以後自己再也沒有機會接觸到任何任務了!

小黑努力的讓自己看上去自然一點,跟著雪雨煞有其事的點頭,異常認可的說到:「我絕對小姐說的非常對!有些人就該懲罰一下!」

「礙!不是。我說……你是覺得我不會來著的,所以一臉無所謂是吧!」

「我怎麼敢呢!我只是我們家的保鏢,沒有權利猜測主人的心思,也沒有資格查收主人的決定!」

算是你弄明白了,相對你這個嘴硬心軟的,我當然更害怕慕容墨軒了,你都不知道以前他凶起來的樣子,也就對小姐你溫柔一點!

「礙……我就納悶了!你真的一點也不擔心?」

雪雨鬱悶了!雖然自己是詐他的,但是沒有必要一點表情都沒有吧!這樣我很沒有存在感啊!

「一切聽從小姐的安排!」

「我……」

好。很好!你不怕我是吧,我回去就……我就……

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見識!哼!

小黑將人帶到目的地的時候,雪雨還一臉彆扭的樣子看著外面,擺出一副我生氣了,我需要哄的表情!

偏偏小黑就是一個木頭腦袋,想到自己的少爺,也不敢有其它的想法!只是中規中矩的下車幫忙打開車門,對著雪雨說到:「到了!」

雪雨受不了的翻了一個白眼,想要擺出一個高傲的姿態,可是剛才姿勢維持太久,脖子有點僵住了!

不由的悄悄的移動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讓整個人看上去自然一點!

慢悠悠的朝著前面的台階走去!

錯入豪門 敲開門的那一刻,雪雨還在想,難不成他因為去找了那個女人,發現沒有任何希望,所以在家裡面自暴自棄?

來開門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很漂亮!

只是穿著有點奇怪,好像是女佣人的裝扮!

難道他在家裡面玩cosplay,實在是太有情趣了一點吧!大白天的,就……咳咳……穩住,穩住,你不能胡思亂想!

「額……那個……我是來……」

「少爺在樓上!」

「額……」

雪雨有些反應不過來,看著對方側開身子讓自己進去的樣子,忍不住想要去看後面小黑的表情!

當然前提是她脖子能夠自由活動的情況下!

也正是因為不能自由活動,所以即便是內心中有無數個:他家就這麼好進,的想法在內心中翻滾,臉上的表情依舊淡定如初!

看來不是cosplay了,是真的女僕了!

雪雨帶著小黑進門的時候,還以為家裡面就只有蕭閻雲一個人或者是能夠看到她的父母,可是……

額……貌似人還不少!

金閨玉堂 兩個男人,那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應該就是他的父親了,那個坐在輪椅上的……難道是他的兄弟,沒有聽說他有兄弟啊!難道是他的男寵!

該不會是被那個女人刺激太甚,所以現在找了一個男人吧!

正常的男人要跑不好控制,就找了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額……雪雨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特別是在對方還看著自己露出一個禮貌而又友好的微笑的時候,想到蕭閻雲的罪行,莫明的有些同情他!

別人家的事,別人家的事……

雪雨一直在心中默念這幾句話之後,才能夠淡定的往樓上走去!當時還是給了那人一個尷尬的微笑!

雪雨還以為自己看到的蕭閻雲一定是鬍子拉碴坐在一堆酒瓶中間低垂著頭,擺出一副我需要安慰需要呵護的蕭條的成熟男人的模樣!

所以當她看到蕭閻雲西裝筆挺的坐在那裡正在低頭打電腦的樣子,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蕭閻雲一抬頭就見到門口臉上帶著幾分錯愕表情的雪雨,不由的勾了勾嘴角!放下手中的工作朝著她走了過去!

「小月,去倒杯溫牛奶過來!」

雪雨看了一眼眼前精神奕奕的蕭閻雲,頓時鬆了一口氣!

應該是自己想多了吧!那天那個女人可能真的就是一個陌生人,他應該是因為其他事情煩心吧!

說起來也很搞笑,他找了那人那麼久,那又自己一出現,那個女人也跟著出現的道理呢!哈哈哈哈……誤會,誤會啊!

一時間雪雨全身上下都顯得特別的輕鬆!

笑眯眯的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指著自己的脖子說到:「幫忙按按,有點僵!」

「剛才幹什麼!」

「還不是遇到一個犟驢!」

說著,忍不住瞄了小黑一眼,看著他左右四顧的時候,暗暗的翻了一個白眼!

端著女僕送上來的牛奶暖了一下胃以後,感覺自己的脖子輕鬆的許多,忍不住打量起了眼前這一間書房!

幾乎佔了一面牆的書櫃裡面滿滿當當的都是書,前面是一張足以躺下一個人的書桌,然後就是一張白色的茶几配上一套淺色的沙發!上面插著新鮮的玫瑰還帶著水珠!

在房間角落的位置擺放著一顆半人高的塔松,修剪的整整齊齊,卻也顯得有點孤零零的!

雪雨忍不住癟了癟嘴,有些不贊同的說到:「怎麼不放一盆花放那裡啊,或者是找一個好看一點的花架放上面也行!」 夜色逐漸濃重,月亮悄悄露出了頭,月光之下,喬語原本顯得有些冷若冰霜的臉,此時就像是鍍了銀邊似的柔軟。

梁景銳心中一動,悄悄牽起了她的手:「我們去海邊吧,好久沒和你一起散步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