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內衣布料少露的多,模特身上任何一點不完美,在秀場上放大。

腰粗腿粗手粗再或者台步不好,都是無遮無擋的呈現在每一個觀眾眼裡的。

最重要的是,這場秀,只有五個模特。

前面淘汰的選手不會參與這場秀,剩下的五個人必須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一場秀。

這不僅考驗了選手的台步,還考驗了她們的體能、應急反應、肢體協調性等一系列的東西。

後台換好衣服的余淺深吸了一口氣,她有些緊張?

「緊張?」她後面的程糯敏感得發覺到了她的情緒。

「有點。」

「沒什麼可緊張的,還是就那些人。」

余淺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她不是緊張這個。而是因為她從前世到今生,都沒有隻穿內衣出現在人前過,她有些不習慣。

也擔心父母和周景琛會不開心。

畢竟,國人總是保守的,也沒有男人喜歡自己的心上人只穿內衣被其他男人看。

「GoGoGo!編導突然出現,讓人上場。

拋掉自己腦中的雜念,再次深吸一口氣,余淺踩著點出去。 EVA這個品牌在內衣中名氣不如維密,但也算一線品牌,以風格多變而出名,不管是少女還是熟女,都能找到自己適合的。

余淺穿著開場這套,是這一季的新品,主題為星空。

深藍布料上鑲嵌著碎鑽,閃閃發亮。

余淺走出來雖然走的還是大剪刀,但卻沒有那麼凶,有些溫柔又帶著該有的氣勢。

定點,轉身離開,背影搖曳生姿。

走到一半程糯也出來了,兩個身材好到爆的大美人走到一起,觀眾們覺得自己眼睛都要不夠看了。

一場秀近二十分鐘,每個人都要走四次,相當於五分鐘上一次場。任務重,間隔時間短。

回到後台,余淺趕緊換衣服。

待時間到了,她再次走出去。

綳著一根筋,保持著自己的狀態走過去,定點,再轉身回去。

五個人將這個步驟重複了四次。

待最後一起出場時,五人才鬆了一口氣,幸好沒出錯。

「你們很棒。」付綰綰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對她們的誇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換裝,不出一點錯的走完全程,你們真的很棒。不管以後會如何,也不管這次的成績如何,在這一刻,我能肯定的告訴你們,你們就是一個合格的模特。」

「其實正經來說,一場秀時間不會這麼短,也不會只有五個人走,所以你們可以放心,以後不會有這麼大壓力。」這句話,也算是安慰。

「不過,你們也有問題。」該肯定的,該安慰的都說了,接下來自然就是批評。「雖然你們沒出大錯,但是你們其他的小問題並不少。你們自己想想,出來走的每一次,你們都是穩的嗎?」

五人回想了下,不是。

集體搖頭。

「那你們每一個點都踩上了嗎?」

再想想,沒有。

再搖頭。

「那你們覺得每一次的定點好嗎?」

不好。

這一刻,最忐忑的是余淺。

她記得老師說過,不管是什麼秀,長定點也好,短定點也好,一定要乾脆利落不要拖拖拉拉。

可是她有個定點磨蹭了好幾秒。

「那你們覺得自己的表現好嗎?」

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如果滿分十分,你們自己給自己打分會打多少?」

她們也想說挺滿意自己的表現的,可是付綰綰點出的每一個問題,指出的每一點不足,都是正確的。

她們,的確沒有完美表現。

看她們已經開始反思,付綰綰放下話筒開始跟另外兩位評委商量名次。

其他四人,付綰綰都參與了。到了余淺,付綰綰為了避嫌,將自己的二十分平分給了兩人,自己不參與打分。

兩人商量了一會兒,覺得余淺確實還有不足,可是在五人裡面,她是表現最好的。

所以,在評委這裡,余淺的分最高,其次是程糯,然後是蘭嵐。

將決定交給節目組,又統計了現場觀眾的打分,和人氣排名,最後結果便出來了。

「在這裡,我宣布此次比賽的第三名為蘭嵐,恭喜她獲得全球模特大賽華國賽區季軍!」

「比賽第二名為程糯,恭喜她獲得全球模特大賽華國賽區亞軍!」

「比賽第一名為余淺,恭喜她獲得全球模特大賽華國賽區的冠軍!」

「最後,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恭喜三位選手,將代表華國前往F國參加全球決賽!」

「恭喜她們!」

「預祝三位選手能取得好成績!」 全國決賽的成績,讓付綰綰對自己這個徒弟滿意至極。

徒弟爭氣,她這個師傅拉資源的時候才更有底氣。

同時,付綰綰也起了一個念頭。

如果,余淺能拿到全球決賽的前三名,那麼根本不需要她再費心去給她找資源了。

雖然可能性不大,可,人總要有夢想的,萬一就實現了呢?

比賽壓力大,為了讓三個要代表郭嘉出站的選手恢復狀態,肯定是要給假的。

這難得的假期,又臨近過年,不管是選手還是工作人員都抓緊時間回了家裡,陪家人過年。

年三十的晚上,一家人將飯桌擺到了客廳,邊吃飯邊看春晚。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上過雲博的余淺,終於發了動態。

淺水魚v:「在家的日子真的美滋滋,祝大傢伙兒春節快樂![圖片]」

配的圖,是余淺剛拍的。

一家人坐在飯桌上邊吃邊聊,順便看看電視。

圖中,除了文秀,其他人全打了碼。

從圖片上就能看出一家人的和諧、溫馨。

文秀也轉發了。

文秀v:「新春快樂!為慶祝淺淺在全國決賽中取得的成績,在轉發中抽十人,平分一萬塊。」淺水魚v:「在家……」

慶祝很正常,但是抽人送錢這個操作就很扎眼了。

文秀這是要做雲博轉發抽獎第一人啊。

余淺看了一眼,直接加碼。

淺水魚v:「慶祝我期末考試保持成績未退步,抽中的十人各送紅粉明制漢服一套。」

嘶~

看到的網友倒抽一口涼氣。

一萬塊十個人平分也就一人一千,不算多。

可這紅粉的明制漢服,可是明碼標價12W一套啊!

這手筆,未免也太大了。

「你給乾爹乾媽說了嗎?」文秀低聲問她。

「沒有。」說完余淺抬頭看向父母。「老爸老媽,我剛在雲博上說慶祝我考試成績好,要抽獎送明制漢服,定製的那種。」

「行。」余文沒有任何意見,只要女兒開心就成。

「定製那種。」她強調。

「可以。」文玉也開口。「十套而已,你爸媽還送的起。」

余淺皺了下眉:「我意思是,我送,也就是,我給錢。」

聽到她的話,夫妻兩看著她:「你錢留著,別亂花。」

「我有錢,有很多。」

雖然很久沒有去查過卡里的金額了,但該給的錢文秀每個月都在給,不用去看余淺都知道自己小金庫的錢不比父母少。

「你個學生能有多少?」

「她有很多,燦星這幾年的分紅,她送一百套都送不完。」文秀接過話來,但也沒說完。

沒有給兩人說,余淺卡里的錢,除了燦星的分紅,還有這幾年投資和炒股的,比夫妻兩的身家厚多了。

兩人被噎了一下,不知道怎麼說。

女兒那麼有錢,自己卻到今天才知道,不由的開始反思是不是太過在意工作忽視了最不該忽視的寶貝女兒?

不過,既然女兒強調要她送,那就她送吧。

「那初七上班,你把錢打進公司賬戶。」

「好噠。」

目的達成,余淺欣然應允。

此時余淺的動態轉發已經幾十萬了,還在源源不斷的增長中。

雲博現在不允許開小號,除了最開始註冊了小號的人,只有一個賬號的只能拚命轉發,爭取拉高中獎率。

有小號的也在不斷切號轉發。

稍晚一點,周景琛也加碼了。

周景琛v:「抽中的人再送雲博會員一年,雲海tv會員一年,《倩女幽魂》元寶十萬。ps:不玩遊戲的可折換現金8888。」

網友們再次驚呆,這一次,轉發更為快速。

不僅僅轉余淺的動態,文秀的,周景琛的,全都在轉。

都是錢啊!

……

初一的早上,余淺依然一大早起來幫父親包湯圓。

在外面呆的時間長了,她發現目前會包肉湯圓的,只有老家這邊。

其他地方的鹹湯圓也不是包的這種純肉。

初二,余文和文玉帶著余淺去了文家一趟。

把該給的孝敬錢給了,該上的墳也上了,就回家了。

今年,和文家的關係依然是僵硬的。

初三一早,文秀就把余淺送去了機場。

她要在十二點前到達雲京機場,然後下午兩點和大賽組織方一起飛到F國。

看著地上越來越小的建築,余淺嘆了一口氣。

這次離開就要四月才回來了。

她很自信,覺得自己能走到最後,能走上二三月的時裝周,不會被中途淘汰。

讓她如此自信的,是她的實力。

回家這幾天她並沒有歇著,早早的就查好了各國的代表選手。

不是沒有厲害的,但是對她來說,還是不夠打。

光是台步這一點她就能以絕對優勢碾壓大多數人了。

再結合其他幾點,除了少數幾個確實很棒的,其他人對她來說都不是威脅。

只要她能保持狀態,就能走到最後。

夢境人生 如果她能更進步,她還能再靠前走一走。

「想家了?」看她一直盯著窗外,程糯問她。

余淺笑了笑,沒說話。

「習慣就好,做這個職業,最多的還是長期和家人分隔兩地。」程糯安慰她。

余淺搖了搖頭:「我不是想家,我是在想我爸媽會不會記得給我報名。」

程糯噎住。

元宵之後就是新學期的報名時間,余淺是真的擔心自己父母忙著忙著就忘了這件事。

走之前,特意給林酥和楚月月打電話,拜託她們到時候提醒下她爸媽和文秀。

千萬千萬不要忘了給她報名。

要是忘了,她還得重新讀一遍高一。

「你帶作業了嗎?」蘭嵐對她愛學習這件事一如既往的好奇。

「帶了,老師她們給我塞了半個箱子的試卷和習題冊。」

「多少?」蘭嵐眼皮跳了跳,她懷疑自己聽錯了。

「半個行李箱。」

怪不得她行李那麼重……

蘭嵐心裡想著。

試卷習題冊不比衣服那些佔位置,半個行李箱的卷子可比半個行李箱的衣服重多了。

當時幾個工作人員提著行李箱一副很重的樣子,她還懷疑是工作人員力氣太小了。

沒想到是她行李箱本來就重。

也不知道她一個小姑娘,是怎麼拖著那麼重的東西走的。

到達F國取了行李箱,余淺拖著健步如飛,如同手裡什麼都沒拿一樣。

蘭嵐睜大了眼,試探的接過她的行李箱想試試。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