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像她們,教出來的藝人也沒有什麼好素養,老是把眼睛黏在她家的臭小子身上!

……

洛晨矚目又炫酷的出場,讓遲她一步進門的風雲傳媒總裁林躍頓時變成了暗淡無光的布景——

洛晨妥妥地站在金碧輝煌的大門的C位,勾唇淺笑,插著褲袋的樣子帥氣至極,一哥的樣子擺的十分足。

而遲進門的總裁,卻被擠到了門的一邊,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林躍的臉色頓時不大好看。

昨晚,差點沒把他嚇死,幸好他機智地用108招逃過了少爺的魔掌!

但今天,他堂堂一個風雲傳媒的挂名總裁,居然被那洛晨給搶了風頭,真的氣死他了!

還不能給她發脾氣,這真的是最生氣的事!

見總裁擠在門邊的一個角落,臉色十分難看,龍海濤連忙剮了洛晨一眼,然後帶著李棟卑躬屈膝地迎了上去。

「總裁,我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等到您來了——」

接受到龍海濤的瞪視,洛晨摸了摸鼻子,十分不了解他那殺父仇人般的一眼。

直到看到龍海濤衝上來,洛晨順著他的腳步,帥氣地扭頭一看,這才發現她身後的角落被擠了一個人。

風雲傳媒的總裁,西娛的生殺老大——

林躍。

寶媽頓時倒吸了一口氣,剛剛的得意洋洋頓時變成了驚恐,她攥緊了洛晨的衣袖。

是,是總裁!

洛晨不在意地挑了挑眉。

在寶媽死死地扯著她的袖子的提醒中,洛晨終於好脾氣地彎唇,無所謂地側身讓開,先讓總裁進去。

寶媽站在旁邊,終於舒了口氣,用胖手抹了抹胖臉上的那顆大汗。

幸好這臭小子還沒腦袋完全進水,知道得先讓總裁進去。

林躍臉色好看了一點,這才順著龍海濤的指引,往主桌走去。

……

洛晨摟過寶媽,輕輕拍了一下她的後背,幫她緩過氣來,然後低頭輕輕道,「寶媽,下回別緊張,我有分寸的,他不就是風雲傳媒總裁嘛!」

這安慰,還不如不安慰!

什麼叫不就是風雲傳媒總裁!

甜妻萌寶請簽收 她究竟知不知道風雲傳媒的水涉及多深!

如果不是在年度盛宴上,寶媽差點想在這裡扒下這臭小子,然後狠狠地揍她一頓!

讓她驕傲嘚瑟又放縱!

被寶媽狠狠地瞪了瞪,洛晨有點委屈地摸了摸鼻子,便被寶媽重重地扯著,往主桌走去。

……

五彩的燈光炫目地打落,落在宴會廳里,讓整個宴會廳看起來星光熠熠,美輪美奐。

偌大的舞台上,LED顯示屏幻彩滾動——

為了這次年度盛宴可以給林躍留下一個美好又深刻的印象,龍海濤下了重本,特從國外邀請了危險雜技團,四小天鵝的芭蕾舞台團來助演,務必要讓這次年會hi翻天。

年度盛宴即將開啟——

擦!

燈,一下子全部熄滅了。

偌大的LED顯示屏滾動起來,開場白,便是一個十分熟悉的播音。

「過去一年的西娛,我們湧現了很多優秀的電視劇——」

偌大的LED顯示屏上,一部部熟悉的電視劇,被剪輯成一個美輪美奐的開場視頻,緩緩播放。

溫情的音樂,宴會廳里氤氳著的醉人花香。

洛晨和任如影在《微微一笑很傾城》相視而笑,賀思思和周立仁在《再見燕南天》痛苦的分離,葉喬言和任醒的互相思念

每一個破收視的神劇,都在這個西娛開場視頻被播放了出來!

其中,由洛晨飾演的男主角被剪輯的角色高達6個——

騎在自行車上的大神肖耐

在天庭思念素素的太子夜樺

……

經典,是永恆不變的流傳!

各小花旦看著自己過去一年的拍攝,想起過去一年的辛勤付出,頓時眼睛微濕。

「好感動——」

「這就一年了!」

「晨哥真的好棒!」

……

離LED顯示屏最近的主桌,林躍被眾星捧月般地坐在中間,龍海濤和李棟分別坐在他的身邊,而洛晨坐在張家尋和寶媽的中間。

並不像眾人那麼多愁善感,洛晨支著腦袋,頗為無聊地看著開場視頻的播放。

擦——

視頻播放完后,宴會廳的燈一瞬間亮了起來。

眾人睜著濕濕的眼睛,似乎還沒從那樣的溫情里緩過神來,但在看到宴會廳門前的一幕時,頓時吸回了眼淚,驀地睜大了眼睛。

那個,站在門外的,不就是——

眾人面面相覷地對望了一眼,不會弄啥幺蛾子吧? 宴會廳的大門外,一個身材頎長,穿著簡約白色襯衣的男人安靜而立,幾乎驚艷了眾人的眼——

驚艷的眉目如皎皎明月,挺直深邃的鼻樑,好看又薄削的唇線,氣質猶如冰山淡雪,冷漠而難以接近。

他淡淡地巡視著全場,直到看到坐在張家尋和寶媽中間的男子時,那秀逸的雙眸便褪去了冷漠,閃過了如水般溫柔。

在眾人驚愣的眼神中,那高定的黑色皮鞋便驀地一動,迎著眾人的目光,走向了主桌。

林躍順著眾人的視線看過去,當看到自家少爺在萬千矚目中走進來時,他幾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反射性地差點要站起身來,鞠躬迎接他,但卻硬生生地用理智控制了自己的動作。

卧槽!

怎麼沒人告訴他,他偉大的少爺要來參加這個小西娛的年會!

賀思思也看到了雲傲越,韓妝的臉上頓時有些驚喜,但又想到了那人對自己的態度,一腔的火熱頓時變得涼涼。

看著那人的目光里,似乎只有一個男人,賀思思便冷笑地喝下了杯里的酒。

……

無視所有人的目光,那頎長的身姿走到了洛晨面前。

偌大的宴會廳,頓時鴉雀無聲——

似乎察覺到了這詭異的氛圍,即將上場的四小天鵝舞蹈團躊躇地站在後台,久久不敢上台。

李棟鏡片下的雙眸一閃,伸手朝後台打了個指令——

繼續表演。

總控收到副總經理李棟的指令,朝表演團打了個手勢。

配合著輕柔的音樂,四小天鵝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朝邁著輕盈的步伐上台了。

年會盛宴,繼續盛大舉行,如願地把眾人的目光吸引回去。

……

而主桌旁,則是另一派景象。

太古狂魔 頎長的身姿站在洛晨旁邊,雲傲越垂眸,看向了她,忍不住勾起了極淺的弧度,道:「洛晨,我也是來參加年會。」

清冷的俊臉柔和似水,似乎冰山融化的一支俏麗梅花一樣,蒼蒼白芒中一點艷麗的紅,驚艷絕綸。

第一次看著少爺的笑容,林躍清秀的臉頓時震驚不已。

他動了動唇,驀地轉頭,看向了被少爺溫柔以待的男子。

洛晨漫不經心地收起了剛剛的慵懶,好看的手拿起高腳杯,抿了一口,並沒說話。

見總裁轉頭,一臉不耐煩的表情,龍海濤胖臉頓時笑了。

果然是被總裁厭惡和遺棄的人!

想到這裡,龍海濤斜著胖臉,看向了雲傲越,「雲經紀,你說你也是來參加我們西娛的年會,但你有什麼資格來參加年會?」

「讓我想想,是過去的雲助理?還是洛晨的經紀人?」

龍海濤的語氣蔑視甚至輕嗤至極,似乎想把雲傲越踩在腳底下。

……

接上龍海濤的話,賀思思笑了笑,「總裁,總經理,據我所知,這次宴會規定的是每個藝人只能帶一個經紀人呢。」

冷艷的小臉轉向雲傲越,賀思思諷刺地笑了笑道,「晨哥帶了寶媽過來,看來,雲先生是以曾經的總裁助理——雲助理的身份來參加年會呢——」

賀思思的接話,恰好對了龍海濤的意。

這小妖精真會看人。

現在,可知道他這個西娛總經理和這無權無勢的小白臉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了——

所以,討好他?

現在不是和這小妖精計較的時候,是要先把這小白臉給治了!

想到這裡,龍海濤胖臉一笑,「呵呵,作為洛晨的經紀人的話,洛晨今天帶來的是陳寶,而作為過去的雲助理的話,今天的你有什麼資格來參會!呵,渾水摸魚?」

聽到龍海濤這些話,林躍反射性地渾身顫抖。

雖然少爺似乎是對所有事都不在乎,但是他是雲家的天之驕子,是雲家捧在掌心的驕傲。

如果,如果惹怒了少爺,龍海濤,龍海濤是想害死他們雲家嗎?

聽到龍海濤踐踏那人的話,洛晨喝酒的動作一頓,但很快便恢復了無所謂,再喝了一口酒。

這微不可見的動作,卻被一直看著她的男人給捕捉到了!

雲傲越長睫微闔,掩去了深邃的眸色里閃過的一絲喜悅的波動。

……

「雲傲越,你是啞了嗎?說話!」

龍海濤居然,居然敢吼他少爺!

林躍頓時又是怕,又是怒,他驀地起身,「啪——」地一聲重重地一拍桌子。

「麻痹,誰——」

給你這狗膽吼我少爺!

林躍的話還沒說出口,便被雲傲越淡淡掃來的一個眼神給噎下去了。

一如林躍非常熟悉的眼神。

冷漠到讓人毛骨悚然。

一股顫慄驀地從腳板底湧上,林躍一個激靈,似乎想到了什麼,他鎮定地轉向龍海濤,道,「我不想看到他。」

李棟詫異地抬了抬眼,怎麼,怎麼會這樣?

見那小白臉理也沒理自己,似乎不把他放在眼裡,龍海濤肚子氣得一抖一抖的,他怒意滿臉地起身,命令道,「李棟,讓保安趕他出去。」

……

雲傲越孤寂而安靜地站在洛晨身邊。

所有人都在看他笑話——

原本,他是總裁最得意的助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現在,他卻連參會的資格都沒有。

曾經,龍海濤被他要求過當眾道歉!

而現在,他卻被龍海濤當眾辱罵和驅趕!

風水輪流轉!

太可憐了!

眾人唏噓不已。

……

似乎第一次被這樣攻擊,雲傲越抿了抿唇,長睫微闔,半晌,他抬頭,淡淡道,「我是以洛晨經紀人的身份來參加年會的。」

被人當眾踐踏,雲傲越的聲音里,有不可忽視的落寞和低落。

寶媽第一次對這個年輕人感到心酸,太可憐了。

龍海濤這人,真是踩低捧高,知道總裁不喜雲經紀,便這樣當眾踐踏他!

「洛晨的經紀人?」龍海濤嗤笑了一聲,轉向了洛晨,問道,「洛晨,你批准他今天可以來參會嗎?」

……

龍海濤的話,讓主桌所有的目光頓時一下子轉向了一直事不關己的洛晨。

洛晨放下了高腳杯子,鳳眸深淺不明地看向站著的那個男人。

頎長的身姿安靜站在她的面前,他抿唇,清冷的俊臉是顯而易見的失落。

原本的他,應該是睥睨眾人,矜貴而冷漠的。 見洛晨久久沒說話,張家尋在桌底下踢了踢她,一個眼色示意她。

洛晨,別多事,總經理今天是要當眾殺雞儆猴來報仇的,趕快順著總經理的話,表明立場!

良久,久的所有人似乎都覺得過了半個世紀——

洛晨這才勾了勾唇,懶洋洋地站起了身子,走到了雲傲越面前。

雲傲越抬眸,卻見那好看而白皙的手伸向了他,溫熱柔軟的觸感握在他的手腕。

任由一絲幽光從深邃的眼底驀地掠過,雲傲越抿著唇,任由她拉著他走過去。

……

洛晨拉過雲傲越,走向了主桌,面向眾人,唇邊的笑容似水般的溫柔。

「雲經紀,叫了你早點來不要遲到了嗎?你看,總經理果然就誤會了,還以為你是不請自來!」

給雲傲越解了圍,洛晨又淺淺地一笑,桀驁而不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