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吧!

提著東西剛進去,突然她就站住,馬文霞你既然都做了初一,那我就做十五。

等馬文霞第二天回到家裡,鑰匙打不開大門的鎖。

韓小琳:「你媽你是不是拿錯了鑰匙?」

「怎麼可能,這是新鎖,新鑰匙。」 宅女的逆襲 但就是打不開。

隔壁的鄰居剛好路過她們家門口,看見了這一幕,便多嘴說了一句,「你們家這是怎麼啦?怎麼老是頻繁換鎖,我昨天看見你們家可萱,拿著石頭砸門鎖,我估計呀!她應該是沒了鑰匙進去……」

馬文霞一聽,立即恍然大悟,搞了半天,原來是唐可萱那死賤人又換了新鎖。

「媽!」韓小琳同樣也明白了為什麼打開不了。「現在怎麼辦呀!」

馬文霞氣得咬牙切齒:「我就不信拿唐可萱沒辦法了!」

門最後也是讓馬文霞用石頭給砸開了。

不過,左右鄰居漸漸流傳出了馬文霞和唐可萱倆婆媳關係鬧得很僵。

……

哌出所

熊富貴見席錦琛這兩天都是一直待在辦公室里,並沒有出去掃場子,就會都不開了,一下子他都還不是很習慣,就趁席錦琛在看哌出所里唯一一份報紙的時候,他就問席錦琛,「隊長,是不是嫂子都跟你說了些什麼?」

席錦琛淡淡側轉目光看著他,沒出聲。

熊富貴觸及他目光,就不由自主心虛說了,「是,我是那天吃飯的時候,就趁你沒在,我跟嫂子說了,讓嫂子開導開導你,讓你也別介意,掃場子,沒人這也是很正常的,我在哌出所這麼久,也經常這樣。」

「謝謝你,我真的沒事。」他雖然是心情不怎麼好,但是,唐小芯也是在那天開導他了,現在他心情好了,也看開了很多。

聞言,熊富貴笑了,「哦,那沒事就好,沒事就行了!」

「行了,我閑著,你也是看我不太習慣,那我們帶上劉金園出去巡街道吧!」

「行呀!」反正什麼事都不做,就待在辦公室里,也是挺無聊的。 巡完街道回來,席錦琛和熊富貴、劉金園三人剛喝完一口水,柯麗敏就提著剛做好的綠豆糖水到哌出所里來。

由於柯麗敏的氣質出眾,很優雅,一看就是那種知書達理的太太,手裡還拿著一個好看黑色的皮包。

「阿姨你要找誰?」劉金園是第一個看見柯麗敏的人,於是就主動先上去問柯麗敏。

「我找湯蓉蓉,我是她媽媽!」

熊富貴聽到這聲音很熟悉,於是就朝聲音那邊看去,看見柯麗敏,他眼睛驚訝一亮,三步並作兩步過去,「阿姨今天太陽這麼大,你來哌出所是找蓉蓉有要緊事嗎?」

柯麗敏之前有見過熊富貴一面,所以也認得熊富貴,嘴角掛著溫和的笑容,「沒什麼事,我在家裡也是想著蓉蓉最近可能會老出去曬太陽,會擔心她上火,所以我就帶了綠豆糖水。」說著她還提起了自己的綠豆糖水給熊富貴看。

「阿姨,重不重?我幫你拿吧!」熊富貴伸手就接去。

陰婚不散:鬼夫大人狠狂野 柯麗敏笑說,「我能麻煩你一件事嗎?」

「你說!」

「這綠豆糖水我不僅僅是帶給蓉蓉喝,也是帶你們喝的,麻煩你幫忙給大家倒在杯子上。」

「那怎麼好意思呀!」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們都辛苦了,而且平日里你們對我們家蓉蓉都特別照顧,這一點點綠豆糖水不算什麼。」

「阿姨你別這麼說,蓉蓉是我們的同事,我們照顧她,這也是應該的。」

柯麗敏只笑不語。

熊富貴:「那阿姨我給你找找蓉蓉,想必她也是剛出去。」

「好,麻煩你了。」

熊富貴一去找湯蓉蓉,劉金園就連忙邀請了柯麗敏坐下。

「阿姨可能會有點熱,我給你去找蒲扇。」

「行,謝謝你。」柯麗敏從口袋裡取出了隨身攜帶的娟帕,擦了擦額間的汗水。

劉金園拿來蒲扇同時,還給柯麗敏倒了一杯水。

柯麗敏還在跟劉金園聊聊湯蓉蓉平時的工作狀態,湯蓉蓉和熊富貴就出現了。

「媽你怎麼來了!來之前,你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呀!」

聞言,柯麗敏優雅地笑了,「我來看自己女兒,難道還得知會一聲,才可以過來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沒跟我說,我擔心我都出去忙,你會沒看見我。」

「這沒什麼,你這兩位同事挺熱情的,就算是你不在,他們也會招呼我的。」

柯麗敏對湯蓉蓉招了招手,這時熊富貴和劉金園都已經幫忙將綠豆糖水倒了出來,柯麗敏接過熊富貴手裡的杯子,轉遞給湯蓉蓉,「你喝點,省得你會上火。」

湯蓉蓉喝了一口后,然後想起了什麼,於是就問熊富貴,「你給隊長倒了嗎?」

「隊長說不用了,他說嫂子也給他煮了綠豆糖水,他還沒喝完。」

「哦!」 緋色豪門,首席請離婚! 湯蓉蓉略顯失落。

這些,柯麗敏都是看在眼裡,而且她之前就一直都想著見見席錦琛,為的也是感謝席錦琛對女兒的救命之恩,便笑笑問熊富貴,哪個是隊長。

熊富貴就順著指了過去。

柯麗敏笑笑來到席錦琛面前,「還在忙嗎?」

「阿姨好!」席錦琛客氣打招呼。

「有空嗎?我想跟你聊聊!」

湯蓉蓉心一提,忙不迭放下杯子過來。

劉金園和熊富貴也是很好奇,也湊了過去。

席錦琛雖然很疑惑柯麗敏怎麼想跟他說話,因為輪關係了劉金園和熊富貴的關係明顯跟湯蓉蓉好很多,不過他還是說:「可以!」

柯麗敏坐下之後,也不拐彎抹角,「可能你不太記得我是誰了,或者你也不太記得蓉蓉是誰了,但卻是我女兒蓉蓉的救命恩人,幾年前要是沒有你,可能我們都沒女兒了。」

席錦琛目光不解看著她。

「有一次,我跟蓉蓉在街上,被毒販子要挾了,那個時候是你挺身而出救下了蓉蓉,事後我們也找過你,但就是沒找著,之前我聽蓉蓉說你就是那個救了她的人,我就一直想著過來親自跟你道謝,還想請你到我們家吃個飯。」

柯麗敏這麼一說,席錦琛就想起自己幾年前是救下一個女孩子,不過至於柯麗敏的道謝,他就覺得沒必要,他覺得這就是舉手之勞而已,他委婉地拒絕柯麗敏。

對於他的拒絕,柯麗敏並沒有死心,反而說,「就當是到同事蹭飯也行呀!等一下我就回去準備準備,晚上,你們都過來吧!」

熊富貴和劉金園兩個人震驚了,他們怎麼都沒想到席錦琛會是湯蓉蓉的救命恩人。

熊富貴眼中又閃現了恍然大悟,難怪之前湯蓉蓉見到席錦琛時,他會覺得她的神情怪怪的,原來湯蓉蓉早已經認出席錦琛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湯蓉蓉的目光一直盯著席錦琛看,絲毫沒錯過席錦琛的神情,只是席錦琛覺得習以為常的樣子,確確實實是有傷到她。

她心裡一直念念不忘的救命恩人,卻一點都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不過,也是幸好席錦琛沒再拒絕到他們家吃飯了。

柯麗敏也坐了半個小時,她就要走,湯蓉蓉送送她。

出了哌出所的門口,柯麗敏就說,「蓉蓉,我看你們隊長也是不錯的人,也不會仗著什麼救命之恩來索求報答之類的。」

「媽,他不是那樣的人。」她跟席錦琛好歹也是共事了一段時間,她對席錦琛的為人,還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柯麗敏微怔,目光定定地盯著她看,「蓉蓉你對你們隊長還是挺了解的,不過呢,我還是覺得你應該要注意一點,他已經是結婚了的人,不要做出什麼讓人誤會的事。」

湯蓉蓉神情不耐煩,「媽!你想到哪裡去了,該知道的分寸,我會注意的。」

「我不信!」

「媽……」

「你是我女兒,你是什麼性格脾氣,我很清楚,也了解,你呢,是覺得席錦琛救了你,你就想著報答人家,但不代表你要以身相許,再說了,你們那隊長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你呢,以後也別放在心上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柯麗敏見她一直不出聲,心裡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她這個女兒脾氣性子就是太過於固執了。

等送走了柯麗敏后,湯蓉蓉就回了哌出所里繼續上班。

席錦琛也是趁所有人都在,他是當著熊富貴和劉金園的面找了湯蓉蓉,「今晚我想帶你嫂子一塊過去你家吃飯,你覺得方便嗎?」

聞言,湯蓉蓉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縷的遲疑,她下意識就露出偽裝的笑容,「可以呀!大家都在一塊,也沒理由不把嫂子喊上。」

席錦琛雙眸淡淡看她了一眼,然後又去忙自己的事。

熊富貴沒察覺到湯蓉蓉的異樣,就湊到湯蓉蓉面前去,「蓉蓉,我還真沒想到隊長居然是你的救命恩人,我說你真是不夠意思,你之前怎麼都不告訴我們呀!虧我跟你做同事這麼久。」

現在想想,之前湯蓉蓉對第一次見面的席錦琛總有一些不太一樣的好感,現在看來,那都是很正常的。

「我……我是以為隊長沒想著要提起這件事,所以我也就沒提了。」

「那這次還是要多虧了阿姨說了,不然我們都不知道。」說著,熊富貴還笑著說:「我剛才觀察到隊長的表情,他也沒記得這件事。」

湯蓉蓉就是表面上維持了一下淺淺的笑容,並沒有出聲回答熊富貴的話,心裡卻是想著晚上吃飯的時候,唐小芯也在的事。

……

到了下班時間,湯蓉蓉先回去幫忙,熊富貴和劉金園就隨席錦琛回總店去接唐小芯。

當熊富貴多嘴跟唐小芯說起幾年前席錦琛救了湯蓉蓉的事時,她聽了一愣一愣地,心裡直呼:這也太巧了吧!

席錦琛站在唐小芯身側,一直默默不出聲,一心留意著唐小芯的腳下,一隻手牽著唐小芯的手,偶爾到了水坑的地方,他就會提醒唐小芯注意腳下。

由於他們也是第一次到湯家去,大家合夥出錢買了一些水果,由熊富貴和劉金園兩個人提著,唐小芯和席錦琛就在他們身後。

唐小芯看了前面幾眼,然後嘴角一勾,看著席錦琛,「難怪之前湯蓉蓉對你的感覺不太一樣,原來你還救過她,你之前怎麼都不跟我說?」

「我都不記得這麼一回事。」席錦琛微笑看著她。

意思就是完全沒放在心上。

這倒讓唐小芯聽了心裡特別的舒坦,也不知道她小氣,她光是看湯蓉蓉每次來見到席錦琛時,都會不小心流出晃神的模樣,讓人一看就知道湯蓉蓉對席錦琛有好感,反正她就是不高興。

說她小氣也好,她就是不喜歡有別的女人惦記她的男人。

當然,這也是要看男人的態度。

一高興之下,原本是由席錦琛牽著手的,現在她該由她摟抱著席錦琛的手臂。

席錦琛也感覺到她的變化,他並沒有說什麼,反而一心叮囑她要留意腳下,別磕碰到了。

到了湯家。

柯麗敏還在廚房忙活,湯蓉蓉就出來招呼他們到院子先坐,稍微涼快涼快一下,過一會兒就倒了茶過來。

從魔紀 湯蓉蓉剛將茶放到唐小芯面前,柯麗敏也從剛好出來,她親切就跟唐小芯聊了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第一次見面的樣子。

這讓唐小芯心裡不得不佩服柯麗敏。

過了一會兒,柯麗敏也意識到自己老是拉著唐小芯說話了,於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先不說了,你先喝茶吧!飯菜上來就可以吃了。」

回頭,柯麗敏就叮囑湯蓉蓉去把飯菜都端上來。

熊富貴和劉金園自告奮勇要去幫忙。

「喝茶喝茶!」柯麗敏見唐小芯沒有端起茶杯,便熟絡對唐小芯說。

「我……」唐小芯原本是想著這茶就放著,做做樣子,現在讓柯麗敏這麼熱情招待,她也不好意思不能不喝,但是,她現在是懷孕,雖說還沒三個月,但是茶還是少喝一點,這對胎兒不是很好,而且這又還是綠茶,屬涼性,她更不能喝了。

那她就只能找一個借口推了。

想來想去,這事情可能由席錦琛去說會更好。

於是,她就這麼朝席錦琛看了一眼。

其實早在之前看她一直沒端杯子,席錦琛就已經察覺到異樣了,現在與她對視,自然更是懂她是什麼意思了,他面上帶著淺淺而抱歉的笑弧,「阿姨,她不怎麼愛喝茶!」

聞言,柯麗敏恍然大悟,「那你怎麼不早點說,我去把茶換成涼白開水。」

「溫溫的吧!」席錦琛說。

柯麗敏微怔一下,隨之說:「那行,你們等等,很快就可以。」

回到廚房,剛好熊富貴和劉金園都端著菜出去,就剩下湯蓉蓉一個人在。

柯麗敏便跟她說,「你們隊長對他媳婦還真是挺好的,就連喝水都知道要讓媳婦喝溫溫的。」

聞言,湯蓉蓉面色微怔。

隨之柯麗敏又跟湯蓉蓉埋怨起來,「你爸都沒你們隊長這麼貼心,他還沒從來這麼護著我,關心我,你爸就知道一天到晚都在忙他的工作。」

越說,柯麗敏越是覺得席錦琛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可惜就是有了媳婦。

不然……唉,算了,這種事情都是要講緣分的,而且她也不能講出來,讓女兒聽到了,只會更加不開心。

等飯菜都上齊了。

大家都上座。

熊富貴目光一直盯著門口看了又看,柯麗敏熟絡招呼大家吃飯,他才不解問柯麗敏,「阿姨,難道我們就不等叔叔了嗎?」

「不用等了,他最近都出差去。」

「哦!」

「雖然菜不是很豐富,大家都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一樣就行了。」

熊富貴笑著:「阿姨,這菜已經是很豐富了,一般人家都還不定吃得有這麼好呢!所以,足以看得出阿姨是真心誠意要感謝我們隊長。」

柯麗敏笑了笑,然後舉起筷子就夾了一隻螃蟹放到了唐小芯的碗里,「你試一下,這螃蟹清蒸味道還挺不錯的,我們家蓉蓉也特別愛吃。」

唐小芯觸及她含著笑意的目光,眼角的餘光落到了碗里的螃蟹,一股腥味撲鼻而來,她抿了抿唇,是在強忍著反胃的衝動。 從柯麗敏夾螃蟹到唐小芯碗里起,席錦琛就一直靜靜地關注著唐小芯,一見到她這個神情,便立即把唐小芯碗里的螃蟹夾到自己碗里,當即抬眸便觸及到熊富貴、劉金園、湯蓉蓉、柯麗敏投來的目光。

席錦琛很淡定解釋,「阿姨,最近她都不怎麼愛吃螃蟹,所以你的好意,還是由我來幫忙消化吧!」說完,他嘴角一勾,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正因為他一本正經地解釋,讓大家眼中紛紛流露出了恍然,一下子氣氛也變輕鬆起來。

然而,唯有湯蓉蓉很自然低眸的舉動,並沒有讓熊富貴、劉金園、席錦琛三人注意,卻讓唐小芯和柯麗敏注意到了。

柯麗敏用笑來掩飾對女兒的心疼。

唐小芯眼中清冷一片,就猶如一個旁觀者定定看著湯蓉蓉,對於身邊隨時都有一個偷窺自己男人的女人,確實怎麼看都是礙眼,還是想點辦法將湯蓉蓉那小心思給滅了才行。

熊富貴笑著調侃席錦琛,「隊長你這也對嫂子太好了,好得讓我們這些人都羨慕不已。」

「就是,好歹我們兩個還沒結婚呢,這不是存心讓我們兩個受傷嗎?」劉金園跟著說。

席錦琛面龐淡淡的嚴肅,眉宇間透著一本正經地說他們兩個,「那你們兩個就該早點結婚,如果真要是找不到對象,阿姨或者你們嫂子可以幫你們做介紹。」

「真的?」劉金園眼睛突然一亮,極其期待的目光望著唐小芯。

「誒,這個我店裡有幾個女孩子還沒對象,這倒是可以幫你們做介紹。」唐小芯淡笑說。

「太好了,改天要到隊長家吃飯,到時嫂子再幫忙做介紹。」

熊富貴忍不住嫌棄的表情看了劉金園一眼,「你媽在家裡難道給你做的介紹還不夠多嗎?非得讓嫂子給你做介紹,你這叫一心兩用,讓人家女孩子知道了,肯定是看不上你。」

「哥,好歹我也這麼大了,別人介紹對象這也很正常,但是,我也得要自己看對眼了才行呀!你總不能讓我看一個對象,也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就跟她結婚了?」劉金園有些小委屈地為自己解釋。

「你……」熊富貴欲言又止,如果說他不是喜歡湯蓉蓉,他一定會說得出老一輩說的話,『兩個人剛開始都沒感情,要相處久了,才會有感情。』

現在他是怎麼都說不出來。

唐小芯將話接了:「我覺得金園說得挺對的,這說對象的事,也是要看眼緣,而且這種事情也不能著急。」

「你看,嫂子都已經同意我說的話了。」劉金園很得意地朝熊富貴看了一眼,彷彿唐小芯同意他說的話,是一件事多麼了不起的事。

「那嫂子跟隊長是怎麼認識的?」湯蓉蓉遽然出聲,「也是通過相親認識?」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