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哈哈一笑道:「我喜歡的就是這種不服輸、不怕死、勇向前的這種精神。而且這個也正是我們需要的。至於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心了,我會平息這場風波的。不過你們也要拿出最好的表現來回報我對你們的信任。」

王明宇道:「請主席放心,我們從來不會讓您失望,從來不會讓人民失望。刀鋒所指,所向睥睨!」

王明宇說話此刻也是意氣風發,解決了這件事情就等於解決了危機,也化解了中勝集團的危機。這件事情讓王明宇覺得精神氣爽一般。

不過王明宇也沒有想到,主席在這件事情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能夠讓主席甘願為之承受這麼大壓力的人,王明宇還真的是有史以來第一個。

不過王明宇也知道,有些事情早些發生總是比晚些發生要好得多。要不是朝鮮戰爭,要是到了文革時期的話,恐怕這些事情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了。

王明宇現在感覺還是有些慶幸,意氣風發的說道:「兄弟們,準備出發,目標長津湖!」,眾人也聽了他和主席的一些談話,顯然危機解除了。 王明宇的部隊還沒有開拔,彭老總就找到了王明宇,讓他到指揮部去開會。作為副總司令這一次王明宇是正式參加司令部的會議。

王明宇倒是頗為的緊張,這一次參加會議的人大多都是志願軍軍的高層。聽彭老總說,這一次整個北線要有一個大動作。

圍繞著長津湖自然也是要好好的謀劃一番了。這一次過來參加會議的只有王明宇一個人,倒是讓眾人緊張了一下。

不過王明宇的時間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美國人也是非常的鬱悶,他們不相信中共沒有一點反應。按照道理來講這件事情應該在中國引起非常強烈額反響的啊?可是為什麼現在卻沒有什麼反應呢?

不應該是這樣一個結局的啊?美國總統是非常的生氣,畢竟這件事情他以為穩穩的成功的。即便是不成功也要威脅到王明宇的地位,至少把他從朝鮮戰爭上撤走嘛。

可是結果卻是讓他非常的失望,他沒有想到王明宇不僅僅一點事情沒有,整個事件在中國猶如石沉海底,一點點的浪花都沒有掀起來。

美國總統實在是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最後他通過各種消息渠道才得知,美國的消息來源是多麼的廣闊?有些事情直接在報紙上說說就行了,可是中國呢?雖然有這個玩意,都是控制在政府手中的。

人們現在想的不是聽這些負面新聞,他們是有好消息宣傳一下。對於這種消息封鎖的厲害。這是算無遺策還是漏,美國人也是沒有辦法,既然沒有效果絕對不能在這個上面耗著,得趕緊開始謀劃下一步啊。

於是乎,整個朝鮮戰爭又陷入了一個戰爭的混亂局面之中。原本有些對峙的局面,又被打破了寧靜。

彭老總坐在上首對著下面的眾人道:「這是我部第一次召開高層全體會議,說起來你們一直都在城外指揮著部隊,進城的機會都不多啊。」

王明宇心道:「怪不得我沒有發覺這幫人的蹤跡,原來這幫人一直都呆在城外,我說彭老總也不可能光桿司令啊,這幫人陣容還挺強大!」

一旁的一個約莫五十上下的老人,看了看王明宇道:「這位就是當年名震西南的西南王王明宇將軍把?呵呵,一直無緣得見,今日一見果然器宇軒昂啊」

王明宇不敢怠慢道:「將軍廖贊了,不知這位將軍是?」

一旁的彭老總哈哈一笑道:「這位是志願軍副總司令員兼副政委鄧華同志。」

王明宇連忙起身道:「原來是鄧司令員,久仰久仰啊!王某也是神交已久,今日得見也是內心欣喜啊。」

彭老總指了指對面的幾個人道:「這位是副司令員兼後勤部總負責人洪學智同志,這位是副司令員韓先楚同志,這位是我軍參謀長謝方同志,他旁邊的是政治部主任杜平同志。這幾個人你可是都沒有兼顧,這一次我們喊你過來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王明宇笑著道:「嗯,彭老總有什麼要交代的就直接說嘛!」

彭老總笑著道:「我能有什麼要交代的?不過這一次我們的戰略方面要開始轉移一下,由北到南進行層次化的推進。當然了我們現在佔據著平壤,就要守好他。而守備平壤的任務也叫暫時的交給你們,我軍開始要分散兵力和那些敵人開始周旋了。」

王明宇一驚道:「那我們就要駐紮在平壤了?之前不是說讓我們去長津湖一帶的么?」

彭老總呵呵一笑道:「這件事情還是由謝參謀長給你講吧……」

謝方站起來道:「王副總司令員您好,這一次我軍包括長津湖一帶已經由第九兵團開始和美國人周旋。目前戰鬥雖然沒有打響,不過九兵團的意思他們能夠將美國人趕出這一帶……」

王明宇道:「第九兵團如此的有底氣?他們有防空設備?他們有坦克飛機?如果他們真的有戰勝敵人的實力勇氣和決心的話,我當然樂意呆在平壤了,其實目前戰局已經進入冬季了,這冰天雪地的打仗,誰不希望舒舒服服的守城呢?」

彭老總道:「我們的意思不是這樣的,我們的意思是想讓你派一個師的兵力過去,畢竟你們的戰鬥力還是不錯的。」

彭老總看上的是什麼?第六師的戰鬥力如此的彪悍,這一次在長津湖一帶出現的美國人不過一個陸戰師。在他們看來,九兵團三個軍的兵力還敵不過一個美軍的陸戰師?彭老總覺得就算是差距再大也不至於大成這樣吧?他們覺得這幫美國人還是非常的好消滅的。

從王明宇那砍瓜切菜一般的戰鬥方式來看,這幫美國人顯然並不是那麼的難打的。可是彭老總看過王明宇部隊的訓練么?這一支部隊雖然沒有經歷過戰爭的錘鍊和生與死的考驗,但是他們的戰鬥素質早就進入了一個空前的狀態。

戰爭的確是可以改變一個人,改變一支軍隊,甚至改變一個國家的精氣神。 婚內強歡:兇勐總裁契約妻 在318軍的影響下,很多人已經開始重新建立起對於美國人的信心起來。這個信心的建立可不是一朝一夕的。 太平客棧 他們需要的東西非常的多,不過318軍取得了對美國人的絕對優勢。

軍人就是這樣,愛較勁。這個從古至今都是這個習慣,不過不好勇鬥狠的軍人還配稱得上為軍人么?顯然是稱不上的。

王明宇看著眾人的樣子笑著道:「既然彭老總說了,那麼我們就派出一個師過去吧。我看就派姚子青的這個師吧。」

彭老總道:「你們每個師的戰鬥力都差不多?」

王明宇笑著道:「沒有比過,不過我相信都應該是差不多的。至少差距應該不是很大。這一次正好靠著我們邊境地帶,我打算動用我們軍的航空軍編隊來協助第四師戰鬥。另外增派一個坦克團協助他們,彭老總您看?」

PS:晚上繼續來一章,這兩天實在是事情非常的多,真是不太好意思,希望大家見諒一下!謝謝各位的支持,請朋友們都過來逐浪點擊點擊! 王明宇自然要請示一下彭老總的。其實318軍雖然機動性非常的強,但是也是要彭老總點頭才能夠很好的執行命令的。否則的話,動也動彈不得。

彭老總呵呵一笑道:「反正我就是告訴你一個情況,至於你派誰去我也不管。 顧少的天價前妻 說起來你們318軍現在還是有特權的嘛!」

王明宇笑著擺擺手道:「我們有什麼特權,無非就是比其他的部隊裝備好一些,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們的戰鬥力也就下降不少了。」

一旁的洪學智哈哈一笑道:「我跟你講,王副總,其實我洪學智最喜歡的就是跟你打交道了。知道為啥不?」

王明宇納悶了一下,一旁的韓先楚笑著道:「他當然喜歡跟你交流了,別人都是纏著跟他要裝備。你不但不跟他要裝備,聽說有時候還發點裝備出來,要是我是後勤負責人的話,我也喜歡跟你打交道啊!」

王明宇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麼回事,我還以為是怎麼個意思呢,哈哈,不過洪司令員,我們318軍別的不需要,就是想要點新鮮的蔬菜什麼的。要是洪司令員能夠弄來那就更好了。」

洪學智鬱悶道:「拉倒吧,這冰天雪地的,老子還想吃新鮮的蔬菜呢,你這不是為難我這個大管家么?」

王明宇道:「哎,這年頭是有錢買不到東西啊,我也是無奈的很。以前還能靠美金買買東西呢。現在有錢都不賣給我了。我以後日子可不好過了啊!」,王明宇頗有些讓洪學智鬱悶,剛和你說句話你就跟我要東西,做點表率好不好?

眾人看著洪學智的樣子,哈哈一笑,實際上王明宇真的買不到東西么?有錢是沒有可能買不到的。美金在這個世界上至少還算是個硬通貨,當啊染了至少這個時代他們覺得是個硬通貨。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元並不需要到美國就能夠買到很多東西,很多國家都是認可的。

王明宇自然而然的不是要跟洪學智真的要什麼東西,不過這哥們看樣子不但不給自己東西還想在自己身上搗鼓搗鼓,顯然就是讓王某人有些鬱悶非常的了。王明宇當然也只是和洪學智開開玩笑,沒有想到洪學智還真是驚慌失措,這年頭後勤這工作也是不好做啊。

謝方道:「王副總,這一次我們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不過聽說你要回安慶一趟?這個時候回安慶一路上危險重重啊。」

王明宇道:「危險重重?難不成安慶也是被淪為戰場不成?我沒有聽說啊!」,王明宇有些緊張。要是安慶淪為戰場的話,那可不是什麼好事啊。要知道他那邊有很多的人在那邊,這不僅僅關係到一些問題,更是關係到全軍的士氣問題啊。

謝方笑著道:「這個倒是沒有,你們安慶的防禦還是不錯的。聽說有一小撮美軍想要攻佔安慶,直接被滅掉了。美國人氣不過,就準備拿飛機轟炸,可是飛機還沒轟炸兩下,直接就被消滅的七七八八。美國人現在對於安慶也是有些無奈。大舉進攻是不可能的。」

彭老總臉色很是不好的說道:「美國人也不是傻子,他們雖然敢這麼騷擾兩下,可是如果真的要大舉進犯我國邊境的話。那麼他們就是*裸的侵略了。這個就不是簡簡單單的問題了,這個裡面牽扯的東西可就要多不少了。美國人也不愚蠢。」

謝方點點頭道:「彭老總說的不錯,美國人偶爾騷擾一下,也是借著北朝的名義,他們大舉進犯,那麼到時候我軍就屯兵東北,他們休想要好過。現在他們也怕我們不斷的增兵,不過這一路上也不怎麼好走,我想王副總能夠不回去最好還是不好回去的好。到時候如果美國人知道了的話……」

謝方的意思很明顯,美國人也不是傻子,他們如果得到情報的話,恐怕真的會孤注一擲的要將王明宇給留下。

不過王明宇卻不怎麼驚慌,這種事情美國人怎麼可能知道呢?王明宇道:「這一路上要經過幾個美國人的防區?」

謝方道:「美國人的防區到不是很多,就一個,而且也不是很難突破。但是我們主要就是怕萬一,還有北朝的游擊隊也有可能誤傷你們。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王將軍還是穩妥一些是最好的。畢竟這一路上不確定的因素很多。你又是我軍重要的將領……」

彭老總也道:「明宇啊,這件事情我看你還是考慮一下,萬一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也擔待不起啊。何況對於軍心和士氣的打擊都是巨大的。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最好還是不要去了。」

王明宇哈哈一笑道:「這個請彭老總和各位將軍們放心,能夠殺我王明宇的人還沒有生出來呢。只有一個美國人的哨卡而已,最多不過幾十人,我滅了他們就是了。等美國人趕過來的時候,我們早已經遠去了。不過美國人的哨卡怎麼建設在我們的防區了?」

彭老總道:「那一帶有些特殊,正好靠著美國的一個艦隊,實際上他們在那邊設置哨卡也是很有必要的。因為他們的飛機幾分鐘就能夠趕到了。所以他們也不怕,這一股美軍是屬於美國人的海軍,而不是陸軍。我們的人還沒有接近就被他們發現,已經損失了好幾百人,還沒有消滅他們。」

彭老總也是有些頭疼,美國人的飛機本來就討厭,而且這個哨卡的戰鬥力著實不弱。他們只要堅持五分鐘,飛機就能夠直奔他們而來。所以這也導致了這幫人現在也拿這些人沒有任何的辦法。不過辦法雖然沒有,這些人還是想著如何的破敵的。

只不過一時半會確實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破敵制勝。你拿大部隊過去又展不開,那裡的地形只是一個南北貫穿的地形,兩邊都是沒有辦法接近的。所有這夥人才如此的囂張,他們蹲在堡壘裡面,基本上成天就是沒事幹。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王明宇倒是覺得有些新奇了,這幫美國佬還真是會選地方,不過這件事情王明宇自然是應承下來道:「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辦吧……」 王明宇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去長津湖的人數從四個師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師,這個怎麼能夠讓王明宇受得了呢?要是都向這樣的話,自己之前的準備不都是白準備了么?

不過王明宇壓根也沒打算做出什麼反駁,受不了也得受著啊,誰讓你不早點走呢?要是早點走也沒那麼多的事情了。事情一件壓著一件就被這樣的耽誤了。

王明宇這一次去朝鮮北部地區,主要就是先將老巢周圍給穩固起來。其他的再說,正好那一帶的美軍還在猖獗的活動著。雖然戰爭沒有開始,不過競爭已經開始了。

九兵團司令員宋時輪,原本也覺得這一次的任務非常的困難。可是人都是有羞恥之心的,聽說這一次指揮部準備將王明宇派過來。

這一下他們不幹了,好容易有個如此好的地方,正好準備將美國人都圍殲在這裡的時候,你丫王明宇過來搗亂,有意思么?

就你一個人能打仗?就你一個人能夠打勝仗?這不是瞧不起人么?宋時輪就一個觀點,堅決不行。彭老總也得考慮各位大將們的情緒吧?於是乎,彭老總直接就只讓派出一個師。

彭老總也知道,現在做人難啊。人家王明宇都集結待發了,讓人家回來之後一通大道理,然後讓人家又待在這邊待命。前線只派出了一個姚子青的第四師過去。

王明宇是個閑得住的人么?這個時候美國人那邊的事情正好將自己弄的非常的鬱悶,現在王明宇顯然要將這火氣撒到美國人的身上去了。

會議室內,眾人原本都是興奮的臉龐,現在變成了哭喪著個臉,這不是扯淡么?怎麼能夠這樣呢?不帶這麼玩人的啊。

王明宇呵呵一笑道:「你們也不要緊張了,這一仗你們還到底想不想打了?」

眾人一聽這個是什麼意思?總部不都說只讓派出去一個師了么?怎麼現在又成了大家都能夠打仗了呢?其實這個是王明宇早就想好了的應對之策。

王明宇知道,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其實彭老總的意思很明顯,我不管你幹什麼,反正我的命令就是一個師。至於這個師是什麼配置的,有多少人,這個我不管。

王明宇為什麼要這麼做?難不成是為了去顯擺顯擺?其實關於長津湖戰役王明宇還是有些印象的。倒不是對於這場戰役的印象有多深,主要是這一次被凍死的人非常的多。

一場戰役凍死的人比戰死的人多,你說這個戰役打下去還有什麼意義么?九兵團是好樣的,王明宇自然是從內心裏面是承認的。他們是在什麼樣的條件下作戰的?

即便是現在有了一些禦寒之物。但是相對於那冰天雪地,零下幾十度的寒冬來說。這一件衣服有什麼用處?而王明宇的部隊則是不一樣。他們經歷過抗嚴寒訓練。

這個倒真不是王明宇有什麼先見之明或者什麼,其實在後世,抗嚴寒的訓練是屢見不鮮的。畢竟在什麼樣的條件下都能夠有效的作戰是我軍的基本素質之一。

然而這個時代的人誰能夠想到這些呢?可以說基本上都是泥腿子出身。即便是一些正規一些的中央軍校出身的人也不見得就有如此的見識。

何況雖然這一次參加朝鮮戰爭,實際上部隊大多數都是從西北、華北和中原野戰軍抽取的。第一個是因為東野這邊確實要積極的準備防禦,第二個確實是東野的領導不想打這個仗。

這個中央也是充分的尊重地方的意見的,人家一個稱病,一個說要積極的組織防禦,你也不能夠趕鴨子上架吧?所以才有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姚子青是場內最為淡定的一個,反正不管怎麼變,總不能不帶我姚子青過去吧?所以大家都有些著急的時候,他反而是最為淡定的一個人了。

吳培林道:「軍長,咱們現在可是憋的慌啊,看見小鬼子就想打,咋辦呢?為啥說好了去長津湖,順便回去看看,現在咋變成這樣了?」

王明宇白了吳培林一眼道:「你小子廢話連篇啊,要是能過去我不帶你們過去啊?現在不是情況特殊么?不過平壤這邊至少得留下四個師的兵力。我只能帶兩個師走了。」

吳培林立刻蹦躂出來道:「帶我這個師吧,軍長,我這個師驍勇善戰那是出了名的啊,嘿嘿!」

「我呸!」一旁的王明川立刻做出了一副要嘔吐的樣子道:「我說吳培林,你小子能不能收斂一點呢?咋每次最不要臉的人總能夠看到你呢?」

吳培林也不惱,笑著道:「反正咱們先說的,王明川,你小子可別在搶啊!」

王明川不服氣道:「軍長,我們三四五師到現在都還沒有發揮呢。第一師和第二師開始打的快活了,第六師那叫一個爽。現在也應該換換了吧?」

王明宇笑著道:「平壤這邊是肯定要守的。我看老張你就辛苦一下?坐鎮這邊我也放心一點。」

張德恩倒是沒有任何的異議道:「軍長,反正一切都是你安排,我這個人你還不知道,服從軍令!」

王明宇點點頭道:「剩下的人就跟著我出發吧,不過軍隊可不是這樣帶的,我現在任命張德恩為318軍副軍長兼副政委,第一師師長。節制第一師、第二師、第三師、第五師、第六師!」

這一下大傢伙納悶了,老張陞官這是其次,反正誰升不是升呢?可是為啥這哥們一下子節制了這麼多的師呢?

吳培林嚷嚷道:「軍長,你說那我們幹啥去啊?啊?老張一下子就成了俺們首長了啊。」,看著吳培林的樣子,眾人也有些好笑。

王明宇面色一冷道:「你小子到底還去不去長津湖了?要是不去的話,老子給不帶你去了啊?也不帶你回家看你媳婦了。」

吳培林連忙道:「別別別,我不說話了,軍長,你直接說吧,現在咱們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呵呵,這還不好辦?就是找個人指揮這裡,我們直接跑路唄!」王明宇鬱悶的看著吳培林,你小子以前不是頭腦挺靈活的么?上了點年紀直接就腦袋瓜子不行了?

吳培林嘿嘿一笑,看來是跟他想的差不多。王明宇道:「這一次我親自帶隊,由第四師為主力框架,其餘除第一師之外,每個師抽調一個團的兵力,支援第四師。另外特戰團抽調五百人,跟隨戰鬥!」 王明宇的意思就是每個師都派出一個團,其實也就是四個團八千人左右的樣子。不過這一次大家帶出來的團戰鬥力可是非同一般的。

大家現在都是卯足了勁頭,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自然都是盡遣主力了,這個時候誰還能夠有所保留呢?除了第六師有些困難之外,基本上其他師都是盡遣主力了。

王明宇道:「我們在安慶的飛機也要出動,坦克也要出動,這些事情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反正到時候出發,不能比那些美國人弱了氣勢。」

吳培林道:「軍長,我們這一路過去,美國人肯定會發現我們的蹤跡,到時候我們就算是在想要隱藏的話,也隱藏不住。畢竟兩萬人的部隊很難隱藏的、」

王明宇道:「這個當然,我們也沒有打算隱藏,這一次發電報的時候,就說我們的目的地是安慶。安慶就代表長津湖。到時候美國人恐怕以為我們是回去幹嘛的,就讓他們猜吧。」

318軍一直都是美國人重點關注的,一舉一動恐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中。此時的美軍第八集團軍的總司令已經不再是布朗了,不過這一次布朗也因為318軍而逃脫了最終的責罰。

即便是麥克阿瑟也是因為318軍,而最終沒有受到什麼責罰。在這樣的情況下,麥克阿瑟也是自然而然的要換一個主帥了。不過麥克阿瑟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日後竟然取代了他。

麥克阿瑟換了一個將領,將後來的美國一代將領李奇微變成了第八集團軍的總司令。李奇微此刻坐鎮第八集團軍,看著滿目瘡痍的第八集團軍,嘴角也是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第八集團軍的會議室內,美軍三個軍的軍長都是寒蟬若噤。李奇微的氣場顯然要比布朗要強大太多了。

第八集團軍下轄的三個軍第一軍,第九軍,第十軍(以前說的第十一軍,記憶錯誤,糾正一下,應該是第十軍。軍長為阿爾蒙德。)。之前的總司令沃克中將就是因為去第十軍視察而被暗殺了。

第一軍的軍長米爾本道:「總司令閣下,318軍實在是太過厲害,我軍的傷亡如此之大,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我承認我們是有些輕敵了,可是即便是不輕敵……」

第九軍的軍長庫爾特也是頗有同感的說道:「米爾本少將的話沒有錯,318軍的戰鬥力的確是比我們高出一些。而且他們佔據著地形的優勢,我們……」

李奇微冷笑道:「你們這是在找理由,各種各樣的理由。那麼我請問你們,漢城的軍火庫難不成也是因為他們的地形佔據著優勢么?」

三個軍長無話可說,一旁的參謀長米歇爾道:「總司令閣下,的確是我們戰術上有錯誤,而且我們太過的輕敵。我們當時以為幾千人的守備,應該可以防禦住敵人。」

李奇微冷笑連連:「我現在最感到好奇的就是幾千人的部隊怎麼就沒有防禦住呢?而且聽說人家行動的人只不顧是二三十個人而已,二三十個人就突破了你們幾千人的防守……」

李奇微的意思很明顯了,你們這幫人除了吃飯睡覺還能夠干點別的有些意義的事情么?李奇微說話是很重,但是卻也是事實,畢竟他們理虧的很,米歇爾道:「總司令閣下,這是我們的錯誤,我們承認,希望能夠在總司令閣下的帶領下,能夠取得輝煌的勝利。」

李奇微的面色緩和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吃一塹長一智嘛,318軍的戰鬥力通過資料顯示的確是非常的不錯。不過現在我們針對318軍也是不明智的。」

米歇爾道:「的確是這樣的,我們針對318軍是非常的明智的。他們龜縮在城內不出來,我們寸步難行,如果我們強行攻城的話,恐怕損失只會更大。」

李奇微道:「第八集團軍,我來的時候麥克阿瑟將軍已經跟我說了,我們可以滿員編製補充一下。人員問題暫時不需要擔心,最近有沒有318軍的動向。我這個人不喜歡軟柿子……」

李奇微是想要拿318軍開刀了。米歇爾道:「根據我們的可靠消息,318軍有一股部隊正向北方移動。根據我們截獲的情報顯示,他們多次提到的一個地名叫做安慶!」

李奇微疑惑道:「安慶?不是318軍在中國的老巢么?怎麼?他們要回國?這怎麼可能? 養獸成妻:腹黑上神的萌寵 這個時候正是如火如荼的戰鬥的時候,他們怎麼可能回國呢?」

米歇爾鬱悶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根據消息顯示就是這樣的。」,米歇爾心說,你問我我問誰去?老子又不是王明宇肚子裡面的蛔蟲。再者說了,一來就揭傷疤,有你這樣的么?

李奇微這一刻頗有些納悶,於是問道:「通往北方的地面上有沒有我們的部隊在集結?」

第十軍軍長阿爾蒙德道:「我軍海軍陸戰第一師正在那邊,據說中國志願軍所屬九兵團正在往那邊集結,戰事一觸即發。」

李奇微剛來壓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戰事比較的緊張了。李奇微趕忙看著沙盤,然後道:「中國人是不是要合力殲滅我第一師?」

這個想法讓阿爾蒙德軍長嚇一跳,其實除了318軍他們也發現了,其他的志願軍跟他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即便是整個九兵團,陸戰第一師也沒有放在眼中。

可是阿爾蒙德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難不成這個318軍連那邊的閑事也要管?阿爾蒙德道:「如果318軍並不是去安慶,而是直接和九兵團配合消滅我第一師的話……」

李奇微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第一師存活的可能性有多大?」,陸戰第一師可是一支不錯的部隊,在美國也很有名。而且最為主要的是這個師在平壤爭奪中,幾乎是沒有什麼損失。

所以布朗將之調到北線,來阻止志願軍不斷的向朝鮮境內集結,也算是圍點打援的一個活學活用了。

可是現在陸戰第一師好死不活的怎麼就可能和318軍相遇呢?這個李奇微感覺有些頭大,到底是不是去安慶的呢?李奇微思考著…… 李奇微思考是有原因的,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他們絕對不是那種秋風掃落葉一般的進攻。而是兩邊的軍隊在靡戰。

既然是這樣,那麼李奇微覺得,至少自己不能夠被布朗打的差吧?否則的話那豈不是丟人了?布朗還有個由頭呢,那就是根本不了解318軍的情況,自己到時候恐怕連個由頭都沒有了。

318軍到底去哪裡?他們到底是去安慶還是準備增援志願軍的第九兵團?這個都是不得而知的。李奇微即便是猜想也猜想不出來啊。

不過請報上的內容,李奇微覺得有必要很好的思考一下。安慶作為318軍的老巢,之前布朗就下達了命令準備去乾死這幫人的。

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是自己的飛機被干翻了不少。李奇微壓根也想不通,為什麼318軍如此的難纏?按照道理來說他們也沒有多少的東西可以利用啊。

不過後來李奇微才想到,王明宇以前就是一個高手,現在他的部隊能差的了么?日本人的戰鬥力當時有多強,他也是知道的。所以李奇微再也不敢小覷318軍了。

正因為這樣的心態,李奇微現在有些唯唯諾諾的感覺,雖然他看不起布朗的失敗,但是輪到自己卻也是非常的鬱悶。至於從什麼地方打開缺口,這個真的是不知道啊。

米歇爾道:「將軍,在通往安慶的道路上,我們有一個關卡。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不過這個關卡那邊前面五十公里的地方是一個分叉口。」

李奇微納悶道:「分叉口?什麼分叉口?」

米歇爾道:「一個是通往安慶的,另一個是去增援九兵團,前往長津湖一帶的。」

李奇微道:「你的意思就是如果接到那邊關卡被攻擊的命令的話,是不是就是說他們回安慶了?如果沒有接到的話就是去增援九兵團了?」

第十軍的軍長阿爾蒙德急忙道:「閣下,我認為我們現在應該增兵長津湖一帶,一個師的兵力實在是太過薄弱了啊!」

要是以前的話,阿爾蒙德肯定是鼻孔朝天的,一個師的兵力足以抵抗志願軍的一個兵團了。而且絕對不帶吃虧的,可是現在他卻慌張了,尼瑪,一個師的兵力哪裡夠啊?

要消滅王明宇的話至少需要六個師甚至更多的兵力。雖然現在王明宇帶過去的兵力並不多,但是更加的不能小看了。

阿爾蒙德此刻就是希望王明宇當真是能夠發發善心,直接回安慶算了。去長津湖有什麼意思?天寒地凍的,不如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啊。

王明宇要是知道阿爾蒙德想法,估計要笑噴了。李奇微卻沒有阿爾蒙德如此的慌張,他們這一次的主要目標就是九兵團。

李奇微道:「各位不需要有多麼的慌張,敵軍九兵團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增兵是必須要增兵的。一個師的兵力似乎有些少了,那麼就在增加一個師的兵力。要知道那邊可是有著我軍第七艦隊在那邊,幾百架飛機給你們支撐著,你們還害怕什麼?而且這一次他們大規模的增援行軍,防空武器不可能帶多少的。」

王明宇說道防空也是非常的鬱悶,原本他們的防空武器是隨時準備帶走的。可是平壤那邊覺得平壤的意義非常的重大,而且他們缺少防空武器。

這樣一來,318軍的防空武器就變得捉襟見肘了。實際上318軍已經成為了眾人眼中的香餑餑,誰都覺得318軍富得流油。當然了這個也是事實。

不過富得流油是一回事,現在王明宇就算是揮舞著手中的票子也買不到東西啊。光有錢沒飯吃,有啥意思?王明宇現在也是窮人一個啊。

相比於其他人,王明宇這邊到真的不是很窮。不過這個卻不能比較,一比較就出問題了。以前王明宇是過的什麼日子?不但是武器彈藥隨便的用,那些東西倉庫還多著呢。

可是現在呢?基本上都是供不應求了。而且一開始王明宇也是非常的大方,現在就算是想要大方也大方不起來了。沒有貨啊。

防空武器是沒有多少了,當然了抵擋一些飛機也是沒有問題的。可是要是敵人的飛機一多的話就沒有什麼辦法了。王明宇每每想到這個問題都是鬱悶非常。

李奇微覺得就算是一開始平壤的防空對於他們威懾力比較的大。但是現在他們卻也帶不走,318軍即便是有防空力量也不可能都帶走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