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我去開門吧。」夏冰說著便走過去打開了門,看到門外站著的人正是林淺雪。

「淺雪,上來啦。」夏冰一笑,柔聲說道。

林淺雪看到是夏冰后美麗的臉上勉強牽出一絲笑意,說道:「冰姐,你也在啊。」

暗地裡,她跟夏冰可以說是走得最近的了,畢竟同樣都是女人,而且年紀相差不大,因此她們周末了倒也偶爾約著一起出去逛街買衣服等等。

「小雪,你來啦,上來找爸爸是不是有什麼事?」林正陽笑著問道。

林淺雪氣呼呼的走了進來,冷冷說道:「爸爸,你為什麼要向著那個保安?為什麼?你知不知道他、他有多可惡,他欺負我,甚、甚至還想非禮我,可爸爸你竟然還把他留在公司,而且讓我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氣死我了!」

「小雪,你的脾氣怎麼還是這麼火爆呢?有時候,有些事情不是說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的,你要懂得顧全大局,做任何一件事之前都要想好這件事所帶來的負面影響等等。」林正陽語氣一沉,頓了頓,繼續說著,「好比今天的事,你把車停在公司門前就是違反了規定,方逸天他站出來是沒錯,他是按照公司的制度辦事。如果因為他惹到你這個大小姐不高興而開除了他,這件事一旦傳出去了外人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外人怎麼評價爸爸,怎麼評價我們公司呢?公司里的員工又如何看待這件事?」

「公司里的規章制度就是公司里的一個法規,從上到下,從我這個董事長到下面小小的保安都得要遵守,而你雖說是我的女兒,但是你沒有不遵守這些規則的特權。」林正陽沉聲說道。

林淺雪聽著臉上陣紅陣白,心中又氣又恨,她知道她父親所說沒錯,可是心中的那口氣實在是難以憋住,她恨恨地說著:「可是爸爸,就這麼便宜他了嗎?你想過我的感受了嗎?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我被他如此輕薄非禮,我就這麼甘心忍受著嗎?」

「那你覺得怎麼做你才能解氣呢?找個人來教訓他一頓?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爸爸已經替你安排好了。」林正陽說道。

「啊?爸爸,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林淺雪一怔,詫聲問道。

林正陽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轉向王虎,問了句奇怪的話:「王虎,你之前跟我所說的都是真的?」

「董事長,我相信我不會看走眼。」王虎敬聲說道。

「很好,那就讓我看看這小子的能耐吧。」林正陽笑了笑,笑得莫測高深。

林淺雪也有點雲里霧裡的感覺,她看著她父親的樣子似乎他早已經有了打算。

林正陽究竟有著什麼打算呢? 兩個小時后,林楠和老猿的交流才到此結束,他有些不確定了。

老猿對這個輪迴之眼知道的不多,但根據林楠提供的內容,再加上他的推測,也認為青帝沒有欺騙林楠。

進入輪迴之眼,重走輪迴,以皇道之體再活一世身,兩者融合,才是踏入皇道的關鍵!

以前,仙界雖然誕生過一些皇者。

但基本上都是至尊皇族的。

有關輪迴的傳言,不少也是從這些皇者身上傳出的。

老猿這邊,也聽到過一些。

但並不准確,也沒有真正的證據表明這一點。

但這件事,並非空穴來風。

「你可以去找下面那位,那傢伙知道的比我多,鳳凰涅槃,你應該聽過,也等若是再活一世,甚至下面那個老傢伙當年可能接觸過輪迴之眼。」這是這頭老猿給林楠的建議。

他知道的就這麼多,無法再給與林楠更多的建議。

坐在妖祖之地半個小時,林楠認真思量,隨即給崔慶蔣鑫等人留言,簡單的道了一句,直接再度踏入妖祖之地的萬界門之中,剎那間精光一陣閃爍,林楠再度消失。

地球,南海無人之地,虛空微微一震,林楠出現。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氣息。

不過林楠沒心情欣賞,這才離去一個月左右,林楠便再度返回。

這一次,他要找老猿。

與此同時,鳳凰山之巔,林楠還不曾發現老猿,它卻已然發現了林楠的存在。

「這麼快就回來了?」老猿的聲音在林楠耳邊響起,有些好奇。

「是特意來找前輩討教一些事情的。」林楠輕聲開口。

「好!」老猿輕聲應了一聲。

不多時,林楠出現在鳳凰山之巔,連家都不曾回去,不過卻早已『看到』了家人的存在,也『看到』了地球此刻的情況,和走時沒什麼變化。

「遇到什麼事了,還專程下界一次?」二者相對而坐,老猿看到林楠一臉凝重的模樣,開口問道。

「輪迴之眼!」林楠沉聲說道。

和這位,他沒什麼可隱瞞的,自己的一切都在老猿的注視下,它坐看了自己的成長。

在林楠心中,這就是一位師傅一般的存在。

亦師亦友!

頓時,和上界的老猿幾乎一樣。

這頭老猿臉上林楠也是第一次看到驚容。

「你竟然碰到了這件至寶?」老猿感慨了一聲,顯得很出乎預料。

「是有人想讓我進輪迴之眼!」林楠補充說道。

「你提過的那位青帝?」老猿再度開口。

林楠點頭,之前仙界之事,林楠沒少給老猿提及。

微微嘆息了一聲,老猿神色也有些複雜,有些難以抉擇了。

「該來的,竟然還是來了!」

聽到這話,林楠頓時明白了很多,但也更疑惑了。

「前輩,還請明示。」林楠沉聲開口。

不問清楚,他不想冒險。

要看值不值!

青帝給自己的東西,他信,但不完全都是一定的。

「輪迴之眼,確實能幫你真正踏入皇道,成就真正的人皇!」老猿緩緩開口,道了出來。

「而且,也是你解決地球復甦危機的最好的一個特殊途徑!」

林楠臉色凝重,知道的越多,臉色越是精彩。

隨即,他認真請教,老猿這一刻也沒有隱瞞。

它就好似一部活歷史,知道太多太多。

對青帝的目的,他猜到了,正如林楠所猜測那般,有真有假。

但這輪迴之眼,對林楠確實也是一個大機緣。

足足一兩個小時,天色都完全黑了下來,林楠依舊靜靜盤坐在老猿之前,認真思量消化著老猿的話。

危險極大,但想要地球不再經歷血戰,甚至不再再度覆滅,這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快的話,二十年內,林楠可以踏入真正的皇道,從而地球的危機也就解除了。

否則,地球的復甦,遠不如林楠想象的那麼簡單。

哪怕是他到了帝尊境,地球依舊不一定保的住。

地球的水,太深了。

復甦進程也太快了!

單單林楠這個偽皇,庇護不了。

餘生有你不孤獨 太子殿下你正經點 「而且,你若是進入輪迴之眼,地球也會受到你的影響,暫時失去皇者人選,復甦進程速度會大大縮減,這也是給地球和你爭取時間的最好方式!」這是老猿之前對林楠的原話。

「你攜帶的那個小女友,也能真正重生!」

這些,深深的刺激著林楠,讓他做不了決定。

這兩者,他都想。

但,一旦進入輪迴之眼,他將暫時失去很多。

一身的修為,甚至意識。

按照老猿所言,最多將一具分身得以保留,但只是一個凡人。

一旦踏入輪迴之眼的本尊歸來,兩者合體,皇道自現。

淺情人不知 而出不來,林楠就徹底如此了,會和普通人一樣,生老病死!

這個捨棄,不可謂不大!

所以,青帝都不敢!

入夜,山風吹過,映在林楠臉上,讓他思緒更是難定了。

下方,新城的家中,自從林楠等人重回仙界,她們也再度住在了小別墅中。

這一刻,三女也都沒有睡去。

從林楠歸來的那一刻,她們就感覺到了一些,那種熟悉的氣息,不會有錯。

此刻,依舊還在鳳凰山。

她們沒有問,沒有傳訊,更沒有去尋找。

林楠這個時候歸來,她們明白肯定是出事了。

她們做的,就是等待,不給林楠添亂。

默默的,三女趁著爹娘睡下,悄然準備了一頓豐盛的家常飯菜。

終於,眼看著天色漸亮之際,林楠回來了,看向三女,臉上帶著一些柔情,三女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

「辛苦你們了!」林楠出聲,忍不住將她們擁入懷中。

他真的不怎麼捨得!

萬一出事,他可能就廢了。

危險性極高!

「不管發生了什麼,回家了,就先吃飯,然後好好睡一覺,醒來后再去考慮其他。」周穎柔聲說道。

林楠點頭,輕笑。

而後不久,二樓餐廳內,傳來了陣陣笑聲。

好在林楠悄然布置了陣法遮蔽了樓上的動靜,否則早就驚醒了樓下的爹娘。

一直到酒足飯飽,林楠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

躺在她們身邊,林楠覺得就是幸福,異常的舒坦。

踏實!

以至於,之前的煩心事,也終於能夠放到一邊。

一覺到下午晚飯時,林楠才醒來,直到出現在院子里,爹娘才終於發現,意外驚喜不已,然後家裡頓時熱鬧不已,其樂融融。

家的感覺,很溫暖! 華天大廈的員工中午12點下班,公司裡面有食堂,因此下班后大多數的員工都選擇去公司的食堂吃飯。

方逸天自然也不例外,下班之後他便朝著公司里的食堂走去,一路上有很多公司的白領談談笑笑的走著,他穿著一身保安制服夾在這人流中倒是顯得有點另類。

此外,他剛才攔下林淺雪的車子,公然頂撞這位脾氣火爆的千金大小姐,而且還對著公司的董事長侃侃而談,這些事就像是一陣風般傳遍了整個華天大廈,華天大廈裡面工作的好多員工都知道了這件事。

方逸天夾在這股人流中走著,很快就被一些人認出來了,當即好些人都用著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他,私下還小聲討論著:

「看看,他就是那個被稱為世上最牛的保安了,就是攔下董事長千金的車子,還公然挑釁董事長威嚴的那個保安。」

「哦,原來就是他啊,依我看來他不過是一個愣頭青年罷了,槍打出頭鳥,他這麼做無疑是自尋死路。」

「哈哈,現在這個社會傻逼的人多得是,也不缺少他一個。什麼世上最牛保安,不過是一種別人取笑他的稱呼罷了,明明應該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時候他卻裝逼的站出來搬出了什麼公司規章制度,哼,我懷疑他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不是進水,而是被門夾了,如果對象是別人他要搬出公司的規章制度也就罷了,可面對董事長千金還這麼做,依我看他腦袋少根筋啊!」

「別這麼說,指不定他估計處心積慮這麼做呢,你看,他這麼一來不就名聲大噪了嗎?」

各式各樣的議論絡繹不絕,當然,這些議論都是背著方逸天的,他不會聽到這些議論,其實就算是聽到了他也不會去在意這些。

做自己的事,讓別人說去吧!

這句話已經被他實踐得無比嫻熟。

公司的食堂很大,也很乾凈明亮,過不愧是國內出名的大公司,方逸天來到食堂後放眼看去,不是穿著西褲白襯衫的男士就是穿著各式職業裝的女士,一身職業裝之下的那些公司女員工曲線畢露,大部分都是長的不錯的,其中也不乏驚為天人的大美女。

只不過,這些大美女的身邊早已經圍著不少風度翩翩的男士了。

方逸天正準備去打飯填飽肚子,可這時有個穿著白色的一步裙的年輕女子朝著他婀娜走來。

這女人給人的第一眼感覺就是驚艷,臉上化的妝很濃,看上去且美且艷,當中帶有著一絲的精明之色,一步裙緊束之下的腰肢很細,她就這麼直接走到了方逸天的面前,隨後很有禮貌的問道:「請問你是方逸天先生嗎?」

方逸天看著眼前這個女人,腦子裡飛速的轉了轉,他搜颳了一遍腦海,並沒有關於這個女人的印象,可她怎麼認識自己呢?

「我就是。請問你是?」方逸天問道。

「我叫唐怡紅,是董事長的辦公助理,董事長先生想要見你,如果方便的請跟我來一趟。」唐怡紅淡淡說著,艷美的臉上神色不變,眼睛里的神色也是一絲不變。

「董事長想要見我?」方逸天笑了笑,暗想難道林正陽想要開始報復今天中午發生的那一系列的事了嗎?該來的遲早要來,該面對的遲早要去面對,既是如此又何必逃避?

「好,那麼就麻煩唐小姐前面帶路。」方逸天一笑,淡淡說道。

「謝謝,方先生請跟我來。」唐怡紅伸手比了個請的姿勢,隨後她便率先在前面走了。

這一小插曲立即被食堂中的好些華天集團公司的員工所注意到,他們當然認識唐怡紅,她身為董事長林正陽的辦公助理,其身份的尊貴可是不容忽視的。

可是這些人想不透唐怡紅怎麼會來找方逸天呢?

接著,他們聯想起了方逸天攔下董事長千金的車子,並且公然頂撞董事長的事,當即他們都會心一笑,心中一致認定董事長林正陽是請唐怡紅過來把方逸天請過去穿小鞋了。

方逸天走在唐怡紅的右側,一路上兩人沒有再說多餘的話。

唐怡紅且艷且美,身材更是百里挑一,不過方逸天卻可以感受得到從這個女人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一股冰冷之意,猶如那高高聳立著的冰山一般,讓人站在她的旁邊也要有種不寒而慄之感。

方逸天自認不是個聰明人,但他認為自己絕不是一個笨人。

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樣的女人可以調侃兩句,這點他還是很有分寸的。

好比這次面對著唐怡紅,他心知沒什麼事最好把自己的嘴巴閉上的好,省得自找無趣。

如果你認為像唐怡紅這樣美艷性感的女人可以趁著乘電梯時只有兩人的機會下調侃兩句,說說笑,那你就錯了。

這世上有些女人不是可以調侃說笑的,當然,除非你事先把她面前的那座冰山融化了先。

唐怡紅把方逸天帶到了三樓,整棟華天大廈除了各大員工的辦公地點場所以及各種會議室休息室之外,還設有各項娛樂休閑設施。例如,健身房、室內羽毛球場、兵乓球場等等。樓內所有的設施,都是最頂尖的。只要是華天集團的員工,在非工作時間都能免費使用。

三樓正是健身場地所在的樓層,唐怡紅把方逸天領到一個房子門口前,淡淡說道:「董事長就在裡面,請方先生進去吧。」

「謝謝。」方逸天回了聲,也沒再說什麼,直接擰開房間門口就走了進去。

方逸天走進去后發覺這間房子的空間很大,裡面有各種健身的器材,儼然是個小型健身館了,不過,在房間的正中間卻是有個極其標準的打拳擂台。

此刻,在這個擂台上有個彪悍結實的男子「砰砰砰」的不斷打著沙包,這名男子看到方逸天走進來停了下來,轉過身來看向方逸天,他赫然正是王虎——林正陽身邊的貼身保鏢兼司機!

方逸天看到這人時眼角一抖,就在他與林淺雪爭執,引得董事長林正陽他們趕下來的時候他就注意到林正陽的身邊站著的這個彪悍的男子。

從這名男子那雙略顯暗灰色的眼瞳以及這雙眼瞳里所流露出來的那種淡漠的眼神來看,他心知這傢伙不是個簡單人物,無論是從體格以及走路的姿勢來看絕對是一個近身搏擊的高手。

可是方逸天想不通,他怎麼會在這裡看到的是這個人而不是董事長林正陽。

「方逸天,我叫王虎,現在,我正式向你挑戰,就以男人的方式挑戰你!」

王虎揚了揚雙拳,犀利的眼神緊緊地盯著方逸天,低沉認真的說道。 方逸天有種要崩潰的感覺,第一天來上班就招惹上了公司董事長的寶貝千金,而且還頭頭是道的「教育」了堂堂的林董事長一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