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楉樰,我不累的,而且我一定會給你蓋一座最舒適的房子的!」

誰問他這個了,韓楉樰有些無語,不過想到他們今天都工作了一天了,也就不再多說,直接開飯。

晚上的時候,趁著韓楉樰他們都睡下了,洗邑趁著夜色,到了容初璟的房間了。

「你來做什麼,是楉樰有事嗎?」

容初璟本來也已經快要睡著了,不過他一向警覺,在洗邑進來的一瞬間,就發現了,然後做了起來,借著朦朧的月色,緊緊地盯著他。

「王妃無事,王爺不要擔心,屬下打擾了王爺的休息,還請王爺恕罪。」

知道容初璟最擔心什麼,洗邑趕緊說了出來,然後態度恭敬的向她請罪。

果然,聽到韓楉樰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容初璟那緊張的心,也放鬆了下來,整個人又變得慵懶起來,然後略帶不悅的看著洗邑。

「既然王妃無事,你不好好在她身邊保護,到本王這裡來做什麼?」

洗邑聽到這話,稍微沉默了一下,才再次開口。

「王爺,你千金之軀,怎麼能和那些平頭百姓一樣,在烈日之下,做著搬磚挖土的事情呢,不如這些,就讓屬下來吧,王爺你就不要去了。」

洗邑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何容初璟要親自做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為了韓楉樰,可是他貴為王爺,想要蓋一座房子,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醫院中藍老爺子、慕容老爺子、藍雪、慕容晚晴、林淺雪她們一個個都在焦急不安的等待著,等著那最後的結果。

小刀、劉猛、張老闆、嚴明他們幾個兄弟也是站在一邊,臉上帶著急切之意,也是在焦急的等待著醫生的最後定論,在他們看來,方逸天肯定沒事,肯定能蘇醒過來。

可是,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方逸天還躺著不動,也是讓他們漸漸地感到不安起來。

「哐當……」

終於,前面醫療室的門口打開了,市醫院的院長陪同著那幾個精神腦科方面頂尖的專家走了出來,他們的臉色帶著一絲的凝重,而這絲凝重落在藍雪她們的眼中卻是顯得極為的刺眼與心痛,明眸中似乎是有著一股不祥的感覺瀰漫心頭起來。

「逸天的情況究竟怎麼樣?這麼多天的檢查治療,應該有個結果了吧?」藍老爺子看到他們走出來之後便是迎上前開口問道。

這時候,院長已經是知道了藍老爺子的身份,對藍老爺子自然是無比的恭敬,他開口說道:「老將軍,方逸天的情況有點特殊……」

「我問你他到底能不能醒過來?」藍老爺子目光一瞪,打斷了院長的話,問道。

「這個,理論是是可以的。」院長一臉心虛地說道:「他被送過來的時候,失血太多了,身上有很多傷口。特別是內傷傷勢極重,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個奇迹了。至於腦部的問題對於現代醫學來講,還是太複雜了。要看運氣,如果運氣好的話,很快就能醒來。如果……」

藍老爺子皺了皺眉頭,那雙渾濁的目光一沉,那股當年指揮千軍萬馬的威勢瞬間流露了出來,有些惱怒道:「你的意思是,如果運氣不好,他就一輩子醒不來了嗎?」

「老將軍,這個、這個……其實有很多植物人醒來的例子……」院長見到藍老爺子似乎有發火的跡象,急忙道:「其實方逸天的情況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糟糕,具體的情況就讓吳醫生給大家說一下。吳先生是此次針對方逸天腦部觀察治療組的組長,就讓他把方逸天的情況說一說。」

院長的話剛落音,他身邊的一個四十多歲的男醫生便是站出來,沉聲說道:「經過這些天的觀察與治療,我們也發現了其中的一些問題,但慶幸的是,情況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一般來說,如此重度昏迷的情況應該是屬於大腦皮層功能嚴重損害,喪失意識活動,但皮質下中樞可維持自主呼吸運動和心跳,此種狀態稱『植物狀態』。但是,經過我們反覆的觀察確認,傷者方逸天的大腦皮層並沒有出現嚴重損害的情況。也就是說,他的腦部雖說曾遭到重擊,但是並沒有傷及他的大腦皮層,因此某種意義來說,他還是存在著意識活動,但現在他的意識只怕是處在深度的休眠狀態,因此才沒有蘇醒過來。」

吳醫生的這番話,讓現場中的藍老爺子以及藍雪她們一個個女人都暗自鬆了口氣。

這段時間來,藍雪她們一直都在擔心著方逸天會不會是腦部遭到重擊而變成了植物人,而吳醫生的這番話還真是打消了她們的擔憂。方逸天大腦皮層既然沒有說道損傷,那麼也不會出現植物人的那種完全喪失意識而昏迷不醒的狀態。

可是方逸天的大腦皮層沒有受損,為什麼他還在一直躺著不醒呢?

「既然如此,那麼他怎麼還不醒過來?這樣的例子在醫學中有沒有系統的救治辦法?」慕容老爺子開口問道。

「這樣的情況在醫學上泛指意識深度休眠狀態。也許是他此前承受的壓力過重,無論是精神還是體力都承擔著超負荷的重壓,因此驟然間昏迷之下,傷者的意識便是選擇的下意識的沉睡。這樣的情況藉助藥物治療並沒有太明顯的效果,最關鍵的還是要靠傷者的的意志力以及身邊家屬的幫忙,只有這樣才能讓傷者深度休眠的意識漸漸地蘇醒過來。」吳醫生開口說道。

「通過家屬的幫忙?家屬怎麼幫忙?怎麼做才能把逸天喚醒?」藍雪禁不住開口問道。

「通常情況就是身邊的家屬陪在傷者身邊,不斷的在他耳邊說話,幫他按摩推拿身體,等等語言以及肢體動作的觸動來漸漸地觸動傷者深度休眠的意識。某一天或許深深地觸動到他意識之下,他便是能夠蘇醒過來。這個過程也許是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是一年、兩年。」吳醫生說道。

藍雪她們聞言后臉色一變,但聽到方逸天還是有著極大的希望可以蘇醒,而且確認方逸天不會成為植物人之後,她們心中卻也是燃氣了熊熊的希望的火焰。

「那麼醫生,現在我們可以把逸天接回家吧?我們想把他接回去在家裡照顧他……」藍雪咬了咬牙,開口說道。

「理論上是可以的,傷者身體的傷勢已經是痊癒,只是仍處在昏迷狀態。不過倘若接回去,那麼最好半個月來一次醫院全面檢查一下。」吳醫生說道。

「那麼我們今天就要把逸天接回家,讓他待在我們身邊。我們一定會等著他醒過來,他也一定能夠醒過來的!」藍雪微微哽咽的說著,語氣卻是顯得無比的堅定。

「對,我也同意把逸天接回來,讓他留在我們身邊。」慕容晚晴眼眸浮現出了點點淚花,也是同意說道。

隨後,林淺雪、師妃妃、甄可人、許倩、舒怡靜以及雲夢、蕭怡她們也是紛紛開口,都一致同意要將方逸天接回去照顧著。

…………

接下來,便是辦理著相關的出院手續。

方逸天的病房內,藍雪眼眸含淚,卻是蘊含著絲絲柔情的看著方逸天,她伸手輕輕地撫摸著方逸天的那張線條明朗的臉,柔聲說道:「逸天,我們回家了。我們終於可以回家了,你知不知道,這短時間你胖了呢。你要是再不醒過來可是會越來越胖哦,又白又胖的,只怕以後都要叫你一聲胖子了呢。」

慕容晚晴她們其他女人站在一旁看著,只能是默默地垂淚,但心中卻也是有著堅定的信念,堅信方逸天總有一天會蘇醒過來。

銀狐與幽靈刺客站在一旁,不知從何起,她們臉上已經是不再戴著面具,或許她們想做的已經不是往昔在暗黑世界中那兩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刺殺強者,而是要當一個女人,一個平凡而普通的女人。

她們嬌艷嫵媚的臉黯然傷神,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卻只能是祈禱著,讓往昔的那個戰狼回到她們的身邊。

一切都辦理完畢之後,在小刀、劉猛他們便是用擔架抬著方逸天,坐上了車子,紛紛朝著皇家豪苑的方向飛馳而去。 「住口,什麼時候,本王的事情,也容得你們置喙了。」

今天好不容易,因為他去幫忙,韓楉樰對他才關心起來,而且晚上的時候,還親自給他盛了碗湯,他的心情正好,沒想到,洗邑就想來破壞了。

雖然容初璟的聲音還是和平時一樣平靜無波,但是跟隨他已久的洗邑,還是從中聽出了冷意,知曉他這是生氣了,連忙認錯。

「屬下知罪,屬下不敢質疑王爺的決定,是屬下一時糊塗了。」

洗邑早就知道王妃在王爺心中的地位,王爺為了她,是做什麼都願意的,他竟然為了一時的不忍心,而否定了王爺想要為王妃付出,他真是該死,希望王爺饒了他。

「行了,你知道就好,本王以後不想在聽到這樣的話,這次就算了,你趕緊回王妃的身邊守著,若是王妃出了事,後果你是知道的。」

雖然現在自己在韓楉樰的身邊,但是白天他要去蓋房子,所以還是讓洗邑跟在她身邊保護著更好,要不然,就憑他今天的表現,他也不會輕饒了他。

聽著容初璟的話,洗邑知道自己這是逃過一劫,趕緊應了聲是,就退下了。

從這之後,容初璟就每天和青墨他們一起去給韓楉樰蓋房子,而這天氣也漸漸的開始熱了起來,他們每天回來都是一身的汗水,連衣服都打濕了。

韓楉樰每天早上,都變著法的做好東西給他們吃,因為知道他們真的幸苦,尤其是青墨和容初璟。

「娘親,你今天又做好東西吃了。」

對於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東西,最開心的莫過於韓小貝了。

不僅每天要去工地幫忙,還要每天早早的就起來,先教韓小貝和韓浩興練武,所以連韓楉樰都有些心疼,只好做些好東西,給他們吃。

這天,剛好昨天從郁林鎮買回來了一些綠豆,韓楉樰打算熬一些綠豆湯給他們送去,當然,送到工地上,就不可能給容初璟幾個人。

於是韓楉樰一大早起來,就熬了一大鍋的綠豆湯,然後裝到一個桶里,把它先放到井水裡涼著,等做好了午飯,一起給他們送過去。

「楉樰,你怎麼來了,這麼大的太陽。」

等他們到的時候,最先看到韓楉樰的,是容初璟,他一看到她,就馬上放下手中的事情,跑了過來,見她一張臉,熱得紅通通的,有些心疼。

「你手上拿的什麼?給我吧,我來幫你拿。」

一般做好的午飯,都是到了時間,工地上輪流派人回去帶到這裡來的,這也是容初璟決定的,就是為了避免韓楉樰太累。

看到韓楉樰手中還提了一個大木桶,容初璟二話不說的接了過來,這時青墨也過來了。

「是綠豆湯,我瞧著天氣熱了,這個解暑,就給你們熬了一些,帶過來。」

見容初璟接過了綠豆湯,韓楉樰也沒有拒絕,轉過身,從跟著她來的韓小貝和小敏手中,接過了他們手中拿著的大個的土陶的碗,這些小碗都有三四十個,重量也不輕。

也難為韓小貝他們這兩個小孩子,冒著大太陽,跟著自己走了一路,也沒有喊一聲累。

也是這時,容初璟才發現了還有韓小貝和小敏,也跟著韓楉樰來了,可是現在他手中已經提著木桶,也騰不出手來,幫她拿碗了。

一旁的青墨見狀,直接上前拿過了韓楉樰手中的碗,這讓一直看他不順眼的容初璟也滿意了一回。

本來韓楉樰是不同意的,她比青墨還大,而且他們都已經忙了一上午了,不忍心他在勞累,不過他態度堅決,她也只能隨他了。

「怎麼沒有看到林大哥呢,他去哪裡了?」

一邊往蓋房子的地方走,韓楉樰有些好奇,怎麼一直沒有看到林浩峰的身影。

聽到韓楉樰提到林浩峰的名字,容初璟有一瞬間的不高興,不過很快壓下去,回答了她的話。

「木頭有些不夠了,他帶著人上山砍木頭去了。」

原來是這樣,韓楉樰也就不再多問,早在蓋新房子的時候,她就和村長說好了,也給了他一筆錢,村長說,讓她木頭不夠的時候,只管上山去砍就是了。

韓楉樰只是修一間四進的房子,也用不了太多的木頭,而且這周圍的山上,最不缺的就是成年的樹木,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

「大家幸苦了,都先休息一下吧,吃點東西,喝點湯,在做吧。」

到了地方,韓楉樰對著還在工作的長工喊道,於是大家紛紛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向這邊靠攏過來。

「楉樰,你來了啊,今天給我們做什麼好吃的了?」

「是啊楉樰,今天你親自過來,肯定是做了不少的好東西吧。」

因為韓楉樰工錢給的高,而且中午的那頓飯也是極好的,比到城裡工作好多了,在加上人也沒有什麼架子,大家都和她打著招呼,開玩笑。

這時,去拿飯的兩個工人也回來了,韓楉樰看著他們笑了一下,然後打開了飯菜的蓋子,和綠豆湯的蓋子,指給他們看。

「菜呢,還是和平時一樣,不過今天還真是多了一樣好東西,我給大家熬了一些綠豆湯,大家都排隊過來端一碗吧。」

韓楉樰的話,讓這些忙了一上午的人,精神都一下振奮起來,這綠豆湯可是好東西,尤其是在這樣的大熱天里,喝上一口,最是解渴去熱了。

這些長工都紛紛按著韓楉樰的話,分成了兩邊站著,一邊拍著對打飯,一邊排隊端綠豆湯喝。

韓楉樰給他們一人打了一碗綠豆湯,就連韓小貝和小敏,都在一邊幫著發碗,兩個小孩子,有著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的好奇和興奮,一點也不覺得累。

「你們倆也辛苦了,這是你們的。」

很快,韓楉樰就將飯菜和綠豆湯,都給每個人分好了,然後單獨盛了兩碗給容初璟和青墨端過來。

「楉樰,辛苦你了。」

端著韓楉樰遞給自己的綠豆湯,容初璟心裡很是高興,可是又有些心疼她太過勞累,而一旁的青墨雖然沒有說話,但很明顯也是和他一樣的意思。

看著他們這樣嚴肅的樣子,韓楉樰自己也端了一碗綠豆湯,輕輕的喝了一口,然後才看向這兩個男人。

「你們這都是為了我,我可什麼都沒有做,就說我辛苦,你們是在說自己勞苦功高嗎?」

雖然知道韓楉樰只是開玩笑的,不過,容初璟和青墨也沒有在繼續這個話題,專心的喝起了綠豆湯。

等韓楉樰他們的綠豆湯都喝完了的時候,林浩峰才帶著人,抬著好幾根大木頭,從山上下來。

「林大哥,你們回來了啊,快放下休息會兒吧。」

林浩峰看到韓楉樰,眼裡閃過一抹驚喜,然後又有些疑惑,放下木頭,才開口問她。

「楉樰,這麼熱的天,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韓楉樰簡單的和林浩峰說了一下,然後去把為他們留的綠豆湯一人分了一碗。

「可惜你們回來遲了,這綠豆湯都被太陽曬得有點溫熱了,不如剛剛好喝。」

看見韓楉樰親自給自己端過來,林浩峰趕緊把綠豆湯給接了過來。

「怎麼會呢,我就覺得這樣也挺好喝的。」

說著,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一樣,林浩峰一口就將碗里剩下的綠豆湯,全給喝下了。

一旁的容初璟見到林浩峰這樣,暗暗地罵了他一句,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到韓楉樰的身邊。

「楉樰,這時辰也不早了,趁著現在太陽陰了,趕快回家去吧,不然等下就更熱了。」

雖然容初璟也想時時和韓楉樰在一起,可是他更不希望她勞累,所以只好讓她先回去了。

知道他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馬上就要開始幹活了,韓楉樰也不好耽誤他們,而且還有韓小貝和小敏這兩個孩子,。

他們這會兒正是午睡的時候,所以韓楉樰聽從了容初璟的話,和他們打了聲招呼,就帶著韓小貝他們先回家了。

這天上午,韓楉樰還沒有開始做午飯,幫她打理劉家村的那片果林的劉大山和許頌就來了,還帶了一大筐的水果。

「楉樰,這是今年那片果林成熟的第一批水果,知道你在這裡,就先送來給你嘗嘗鮮了。」

說話的是許頌,許多日子不見,他比之前看到的那瘦弱樣子,變得強壯了一些,眼睛里比之前也更有神彩了,看得出來,他在劉家村待得不錯。

知道許頌的日子過得不錯,韓楉樰就放心多了,她還是比較擔心他還沉浸在想要報仇中,迷失了自己。

韓楉樰看了看許頌他們帶來的那框水果,裡面的品種很多,有紅潤飽滿的櫻桃,黃澄澄的枇杷,還有大個的石榴等。

不過因為是第一批,所以每樣都不多,大概每種有四五斤的樣子,韓楉樰裝了一盤櫻桃,去洗了洗,然後端出來讓他們也吃,正好這時韓小貝來了。

「娘親,我剛剛聽到有人來了,是誰啊?」

還沒有進門,韓小貝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然後一進門見看到了被韓楉樰洗好,放在桌子上的那一盤還沾著水珠的,紅潤的櫻桃,眼睛立馬一亮,連許頌他們也沒有看到。

「哇!娘親,這是櫻桃,看起來好好吃啊!哪裡來的?」

說著,韓小貝就要伸手去抓,不過被韓楉樰給阻止了,然後看了看許頌他們。

「這是你許叔叔他們送過來的,你還沒有給他們打過招呼呢,怎麼就想著先吃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韓小貝這才發現了,屋子裡還有其他的人,連忙向許頌他們問好。

「許叔叔,你們好!」

許頌和劉大山也和韓小貝打了招呼,然後告訴他,除了櫻桃,他們還帶了很多其他的水果過來,看他喜歡吃什麼。

知道除了櫻桃,還有其他的水果,韓小貝的眼睛更亮了,看向韓楉樰的眼神,充滿了期待,她如何不知道他心裡所想。

「去把手洗了來,看看你喜歡什麼,也一併帶去洗一洗,才能吃。」 兩個月後。

皇家豪苑別墅區,一輛瑪莎拉蒂轎車駛入了別墅中,隨後便是在一棟豪華大氣的獨棟別墅前院緩緩停下。

車門打開,藍雪從車子裡面走了出來,身上穿著一件呢子大衣,堪堪包裹住了她那妙曼的嬌軀,一張臉依舊是往常一般的美麗奪目,但那絲淡淡的憔悴卻是怎麼也遮掩不住。如今已經是十二月中,天氣冷冽,雖說沒有北方那般的刺骨冰冷,但那股寒意也是濃重之極。

藍雪走進了別墅中,順手將身上穿著的大衣脫了下來,放在沙發上,開口叫喚了兩聲:「晚晴,晚晴……」

叫了兩聲沒人回應,藍雪禁不住一笑,暗想著這晚晴應該又是還沒睡醒吧?還真是越來越奢睡了。

而後藍雪換上了舒適的棉鞋,便是輕輕地朝著一間房間走了進去,推開房門,便是看到方逸天躺在病床上,整個人一動不動,一張臉依舊是線條明朗,剛硬之極,也白皙了許多,但那雙依舊是緊閉著的雙眼也不知道牽動著多少人的心。

「逸天,我回來了。今天有點忙,不過與晚晴著手的項目總算是順利進行著。你是不是餓了呢?我這就給你做晚飯去。」藍雪柔聲說著,一雙美眸蘊含著濃濃深情的看著這個男人,隨後便是在方逸天的臉面上輕吻了一口這才走出了房間。

藍雪走出了房間后聽到樓梯口有走動的聲響,回頭一看,便是看到慕容晚晴一副剛剛睡醒的慵懶模樣走了下來。

她身上穿著一套粉色的秋衣秋褲,棉質的秋衣將她那依舊是妙曼性感的身材曲線完全的勾勒了出來,算起來如今慕容晚晴懷孕已經是差不多有四個月了,因此她的小腹已經是微微隆起,平時並不是那麼的明顯,但在那一身緊身的秋衣束縛之下倒是很顯眼起來。

也不只是懷孕的刺激還是什麼緣故,慕容晚晴胸前那對酥胸看著更加顯得渾圓飽滿起來,豐碩高挺,連著她那纖細的腰肢、翹挺的豐臀、修長的雙腿,那迷人的曲線線條讓人驚嘆。

「晚晴,你也真是的,現在天氣這麼冷,你怎麼不披件衣服呢?」藍雪看到慕容晚晴這個樣子,便是禁不住嗔聲說道。

「雪兒,你回來啦……家裡不是挺暖和的么,就懶得披了。」慕容晚晴笑了笑,開口說著。

「妃妃跟許倩呢?她們兩人沒在家裡啊?」藍雪問道。

「她們去炫色酒吧了,一會兒就回來。」慕容晚晴說道。

「嗯,我先去廚房做飯了。今晚估計挺多人過來的。」藍雪開口說著。

慕容晚晴聞言後點了點頭,自然是明白藍雪的話。

把方逸天接到家裡面已經是過去了兩個月,這兩個月中每次的月中以及月底方逸天身邊的女人都會自覺的過來皇家豪苑聚一聚,而今天是第二個月的月底,因此一會兒整個別墅將會熱鬧非凡。

如今隨著慕容晚晴懷孕的時間越來越長,她已經是漸漸地不管公司的業務,而她的媽媽歐水柔便是幫著她打理一些公司業務,而此前主要負責的一個項目有藍雪主持大局,倒也是讓她安心養胎。

至於雲夢,此前藍雪她們都紛紛要求讓她來皇家豪苑這邊住著,雲夢卻是說等到方逸天醒來之後她再過來,為此,蕭怡也只好過去跟雲夢住在一起,為的是方便照顧她。

要知道雲夢現在的身孕已經是有六個月左右了,身上孕味十足,她已經是沒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公司里的一個副總幫忙管理,重大決策的時候都會讓蕭怡幫她出面去洽談。

而銀狐與幽靈刺客這兩個女人這段時間一直都留在天海市,不過她們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銀狐的臨海別墅中,但她們每天都會過來皇家豪苑別墅這邊看望著方逸天。

…………

轟!轟!

這時,兩輛轎車駛入了別墅裡面,一輛是白色寶馬,一輛是亮紅色的保時捷。

寶馬車門打開,甄可人與舒怡靜從裡面走了出來,而保時捷中,林淺雪剛走出來後面的車門便是打開,便是看到蘇婉兒與林果兒這兩個蘿莉丫頭走了下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