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殿下聽好了!5秒倒計時,5,4,3,2,1.」

聽著耳機裡面傳來的聲音,姜辰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按鈕一瞬間自己就被彈射了出去,而沒多久飛機就直接撞在了火山上,這是最近的路程,也是最危險的路程,姜辰要是跳晚了,立馬飛機撞在半山腰上就會爆炸身亡。

而姜辰飛在空中緊緊的把乾坤袋給捏在手裡,而感受著乾坤袋在劇烈的膨脹,感覺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跑出來了,而在空中旋轉著的姜辰,感覺時間來不及了,立馬控制著自己飛行的軌跡,降落傘都沒有打開,直接找准了,硫磺火山的洞口,直接用力一拋射,將乾坤袋給拋射了出去。

「對不起了!乾坤袋,現在只有你能夠救人族了,你已經救了人族一次了,現在在救他一次吧!」

在半空中姜辰拋出去乾坤袋的那一剎那不停的在心裡祈禱著,而乾坤袋也在姜辰百發百中的瞄準之中飛去了硫磺火山裡面。

而飛在硫磺火山洞口半空中的乾坤袋身上的魔綠色光芒越來越重,然後只聽見「砰」的一聲乾坤袋爆炸了,這個驚人的死靈法師居然把乾坤袋都給搞開了。

而一群人也落了出來,不過運氣好的是等他們落出來的時候,是直接落在了滾燙的岩漿裡面。

一瞬間他們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便直接被炎熱滾燙的硫磺岩漿給吞噬,而那個死靈法師不得不說他的能量是如此的大,在落入岩漿得那一刻,他的腳下憑空出現了無數雙手在將它舉起來,而其他人,包括溫克斯元帥和神殿公主以及那些魔法師都被岩漿給吞噬了就只有他活著。

此刻他還在不斷的念咒語,想從這個硫磺火山飛出去,而正念著的時候,突然一發弓箭從他頭上射了過來,可能是處於死靈法術的本能,下一刻一道黑色的屏障瞬間在他的頭頂生起,而這個時候她也停止了叨念咒語,就是這短短一秒鐘的時間,姜辰已經從硫磺火山洞口不惜一切代價的跳了下去。

手裡握著的遊俠之箭,也緊緊得列在手裡,用力的向下插著,然後雙眼燃燒起了堅毅的希望之火道!

「遊俠之劍天生就是給遊俠行俠仗義用的,既然我來到天下大陸,遊俠仗義,這應該是我最難過得一關了,我命都可以不要了,我求求你抱有我,一定要殺掉他,殺掉他人族就有希望了,我的遊俠使命就完成了,我不想對不起人族對不起遊俠這兩個字」

不知道怎麼的,可能是聽到了姜辰嘴裡叨念的這句話,還是此刻遊俠之劍被姜辰炙熱的掌心握著能夠感受主人的心跳,平時微微發出黃色光芒的遊俠之劍突然金光爆閃,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接將硫磺火山裡面的硫磺全部給吞噬了,然後那道金色的光芒直衝雲霄,如同一條金色的巨龍從硫磺火山竄了出來直衝天際。

擋住了姜辰偷襲一箭的喬安娜本來剛想嘲笑了,突然看見這迸發出來的金色光芒,頓時不由得睜不開眼睛,而這金色的光芒照耀在她身上的時候,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是恐懼,而自己腳下無數爽把她舉起的手,也瞬間被金色的光芒給沖得魂飛湮滅。

「去死吧!臭巫婆!只有我姜辰在天下大陸在的一天,你就不可能活著!」

此刻姜辰已經落在了死靈法師喬安娜的頭頂,然後閃爍著金光的遊俠之劍直接從頭上的天靈蓋插了進去,直接把整支劍全部插入到了喬安娜了的身體內,喬安娜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武器能夠傷害自己。

等姜辰拔出劍的時候,喬安娜頓時化為了一堆白骨,她身上的死靈法術全部被遊俠之劍金色的光芒所吞噬,而姜辰看著四周到處的岩漿也覺得自己應該是完了,不過擊殺了這個死靈法師,剩下的就只有交給他們了,自己儘力了。

說著姜辰正準備看著炙熱的岩漿將自己吞噬的時候,手中的捏著的遊俠之劍卻彷彿有了自我的生命是的,它居然有了可以上升飛行的能力,之劍這把遊俠之劍帶著姜辰速度的朝著熔岩火山洞口飛去,直到飛出了火山口然後到了安全地點,才輕輕的落下,讓姜辰全程都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這!這到底怎麼會事兒啊!遊俠之劍小游你也是有生命的,乾坤袋小乾有生命也就算了,但是沒想到你也有生命,怎麼你以前一直沒有展露出來,是不是看著有小乾搶了你的風頭你不敢出來,如今小乾死掉了,你知道你不能再隱藏了是不是?」

姜辰看著此刻黯淡無光的遊俠之劍一個人在巨人部落的火山前自言自語的說道! 「對啊!小乾不在了!她是偉大的,其實我不該把他當一件物品看,應該把他當做一個生命看我覺得他是有生命的有思想的,而你也是,雖說我姜辰一無所有來到天下大陸拯救世界,看嘛!我不是有很懂兄弟嗎?遊俠之劍,暗影神弓,我感覺這些東西都是有生命的。」

想到這兒姜辰有些傷感,或許是自己的乾坤袋沒了,以前只是覺得他是一個寶貝,當看著遊俠之劍在危難關頭救了自己的時候,姜辰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感覺自己好像死去了一個好兄弟一樣。

說著姜辰跪在火山口,朝著火山磕了三個響頭,表示對乾坤袋小乾的感激和懷念,畢竟他創造了無數次壯舉,最後在一次偉大的壯舉之中和敵人同歸於盡了,由此可以想象這場和神族之間的戰鬥是多麼的難打,就連一個有靈性的袋子都死去了,既然這麼多人為了這場戰鬥復出了生命,那自己就必須把這場戰鬥給打贏了。

而正說著姜辰發現頭上響起了直升機的聲音,等回過頭看的時候,發現夜歌公主和晚霞以及聯盟的將領們都來了。

「國王殿下好消息啊!沿路的死靈們全部都化為了一堆塵埃,那便說明那個死靈法師死了,這次我們可是又打響了偉大了一戰,這一戰不光殺害了死靈法師,我們還殺害了那個該死的溫格思元帥,為夢城死去的百姓報了仇,而且神族的公主也被我們給殺了,簡直是千載難逢的好消息」

一下飛機夜歌公主便喜極而泣的看著姜辰道!

「就是啊!這應該是我們人族在天下大陸取得最偉大的一次勝利了,畢竟這一次真正的重創了敵人啊,還妄想派遣一個人就可以來滅掉天下大陸他們簡直是太自信了!」

此刻晚霞公主也很是激動的在一旁附和道!

但是姜辰卻並沒有回應他們的這份喜悅,而是一個人靜靜的看著火山洞口發獃。

「怎麼了! 魚也是有尊嚴的 姜辰出什麼事情了嗎?」

夜歌公主發現了姜辰的不對,走上前去輕輕的擁抱住了他道!

「乾坤袋損壞了,犧牲了自己保護了我們人族!」

「我們知道啊!雖然說乾坤袋是對於我們人族來說是至高無上的寶物,但是你也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啊!」

夜歌公主趕忙對姜辰安慰道!

「但是他是有生命的啊!」

「什麼?有生命不會吧!他一個袋子怎麼會有生命呢!」

夜歌公主很是疑惑道!

「他是有生命的,之前我還在我們那個世界的時候,我就告訴他我想要什麼東西他就給我裝什麼東西,甚至我沒想到的他都能夠幫我一起裝進來,而且不光乾坤袋有生命,遊俠之劍也是有生命的」

「你們知道不知道,那個死靈法師的厲害程度完全超乎了我們的認知和想象,她真的可以靠自己一個人的實力滅了天下大陸,準確的來說甚至滅掉神族都是有機會的,而乾坤袋從剛開始出發的時候,身上就已經破了,他在用自己所有的力氣保護著我們,不讓他們出來所受到傷害」

「最後他終於堅持不住了,在我把乾坤袋丟進火山洞口半空中的時候,乾坤袋破了,或許他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而其他的人幾乎全部掉入了岩漿,就只有那個死靈法師活了下來,她實在是太強了,居然能夠從岩漿裡面冒出無數雙手將她拖住,我知道這樣殺不了她,如果不擊殺她,那乾坤袋的命就白白的浪費了,說著我趁著這麼多的煙霧,然後朝她射出了一箭,面對這麼濃烈的煙霧,這麼快的輕語靈她都能夠條件性的自然擋住」

「那一刻我知道人族完了,殺不了他人族肯定完了,所以那一瞬間我不顧一切的直接跳進了火山,然後拔出了遊俠之劍,並且在心裡默念著,這一次你一定要幫我啊!這一次也只有你能幫我了,我沒想到在半空中的遊俠之劍瞬間迸發出了光亮,以前遊俠之劍也閃爍過光亮,不過以前閃爍的是那種微微發黃的光亮而這一次遊俠之劍迸發出了刺眼的光亮,光亮瞬間稀釋了硫磺火山的硫磺煙霧,而這份巨大的光亮直接穿透了火山洞口直射雲霄,而這份光亮的衝擊下,也把死靈法師腳下的無數雙手給震滅了」

我拿著遊俠之劍從天而降直接一刀從死靈法師的頭上插了進去,那一刻我第一次在死靈法師裡面看到了恐懼,並且她最後一身的感嘆是,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真有武器能夠擊殺得了我。

或許這遊俠之劍的威力超乎了她的認知,而那一刻我也是抱著必死的心去的,哪怕是同歸於盡,我是一個遊俠,我的職務是行俠仗義,如果不能行俠仗義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因此只要擊殺了死靈法師我想後面的可以交給你們了,我可以安心的去了。

因為你知道當時我在火山下面,腳下全部是岩漿而且我又不能飛,正當我閉上眼睛準備被岩漿吞噬的時候,我感覺手中的遊俠之劍好像有一股巨大的能量是的,他開始往上升,硬是拖著我直接飛出了洞口直接把我帶到了安全的地方,所以這一刻我相信他們是有思想是有感情的,不然他們怎麼可能會在危難之際救他的主人。

名門妻約 「是!你說得沒錯!我相信他們是有思想和感情的,我們今後的國旗就用遊俠之劍的圖案和乾坤袋還有暗影神弓的這三個圖案結合起來成為我們人族新帝國的國旗以此來祭奠在這場戰鬥之中死去的乾坤袋!所有人快來磕頭,如果這場戰鬥沒有乾坤袋的犧牲絕對不可能會有我們現在的安寧和勝利」

在夜歌公主的號召下,所有的將領們都紛紛來到了火山洞口前跪著磕起了三個響頭,的確這一場最大的功勞就要屬姜辰和乾坤袋了,萬幸的是姜辰他們的英雄和國王還活著,而乾坤袋卻不在了。

「對了!國王殿下乾坤袋裡面以前你裝得那些東西你釋放出來沒有啊?如果沒有釋放出來那多可惜啊?」 「你確定要這麼做么?」歐陽楚低聲問道。

他怎麼也想不到,面前的這個女人竟然因為一個凌辰而放棄自己的感情。

「不然呢?」趙以諾沒有看他,直接說道。

不管怎麼樣,病床上的男人都是因為自己而遭遇了變故,她沒有辦法拋棄凌辰而自己卻心安理得的和別人談戀愛。

「以諾,你和凌辰之間只是友情,他現在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完全只是一個意外,你沒有必要將責任全攬到自己身上。」歐陽楚繼續說道。

他是還愛著這個女人,可是他更希望這個女人幸福。

他很清楚,如果一個人長期生活在愧疚之中,久而久之,這個人會變得麻木,抑鬱,甚至還會產生其他一系列嚴重的心理疾病。

「不,他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的。」女人輕聲回答。

看著面前女人如此消頹的模樣,歐陽楚有些心疼。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人這麼無奈過,也從來沒有見過她如此冷漠過。

「你為什麼一定要這麼想?」

他突然覺得趙以諾有些固執,可是他卻說服不了眼前的這個女人。

趙以諾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走到床邊,為凌辰擦著手。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著,凌辰始終沒有醒過來,而趙以諾每天都待在病房裡照顧著他。

顧忘理解這個女人的心思,自然也不會對她說三道四,山貓和周陽曾經做過很多次努力,試圖解開趙以諾的心結,可是沒用。

「嫂子,就算你這輩子不嫁人了,凌辰也不會醒來!」病房裡,周陽著急的大聲說道。

已經多久了,她看著顧忘和趙以諾以及凌辰之間的每一個互動,作為一個旁觀者,她替自己的大哥感到不值。

雖然她心裡很清楚,面前的這個女人已經將一切都和顧忘說清楚了,但是她更相信,以顧忘那個倔強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趙以諾的,就算他終身不娶!

「我知道。」趙以諾緩緩回答。

既然知道,那為什麼還要這麼折磨自己,為什麼還要折磨別人!

「是,你在這裡好好照顧凌辰,已經算是給了他一個完美的交代了,那麼大哥呢?你有沒有想過他的感受?你還要他等你幾年?三年?五年?還是一輩子?」周陽毫不客氣的說道。

很明顯,她已經很生氣了。

「我沒有讓他等我,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和顧忘已經分手了,還有,你們順便也勸勸他吧。」說著,趙以諾直接拿著桌子上的暖瓶離開了。

真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女人。 韓娛之綜藝演員 多麼簡單的一件事情,為什麼她卻偏偏想的那麼複雜!

凌辰,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周陽看著面前的男人,真想過去給他一巴掌。當然,即使她知道這樣會很過分。

「沒辦法,反正我是沒招了。」辦公室里,周陽坐在沙發上泄氣的說道。

看著面前女人如粗無助的模樣,山貓知道,一定又是勸說失敗了。

「大哥怎麼說?」女人繼續問道。

「還能怎麼說,等著唄。」山貓回答。

一個拖著,一個著,這兩個人,還真是天造地和的一對啊!女人嘆了口氣。

或許是因為顧忘將更多地心思放在了學習上,顧氏的發展很快就成為了本市企業之首,而位居第二的,便是歐陽家的公司。

「歐陽少爺,恭喜恭喜啊。」

「是啊,沒有想到,你這麼年輕,就已經將生意做到了國外,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宴會上,幾個老人圍著歐陽楚,不停地恭維著,試圖拉近自己和歐陽家之間的關係。

「各位叔叔誇獎了,我還有很多向你們學習的地方。」歐陽楚立馬說道。

此時,歐陽楚的父親和母親正興奮的享受著周圍人對自己兒子的稱讚。

「你們家歐陽楚,現在有沒有女朋友?看見沒,那是我女兒。」

「對啊,你兒子喜歡什麼類型的姑娘啊,他也該成家了吧?」

歐陽楚的母親,看著不遠處的他正不停地敬酒,說笑,心裡一陣安慰。

終於,歐陽家後繼有人了,「把你兒子介紹給我女兒認識吧……」

角落裡,顧忘坐在沙發上,看起來有些落寞。

他本來就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只是每次卻不得不因為維繫一些關係而參加。

「大哥,你不去和他們聊聊么?」旁邊,山貓提醒著。

聊什麼?生意?他好像不需要那些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合作夥伴。感情?他和那些人哪裡還會有什麼感情可言。

「你去玩吧,不用管我。」顧忘直接說道,喝了一口酒。

不遠處,歐陽楚看著這一幕,有些驚訝。

「怎麼?心情不好?」歐陽楚緩緩走到顧忘面前,輕聲問道。

「有事么?」顧忘直接問道,連頭也沒抬。

「你和趙以諾怎麼樣了?」歐陽楚擔心的問道。

「和你沒關係。」他冷冷的回答。

果真是一個冷酷的商業總裁。歐陽楚坐在他旁邊,搖了搖紅酒,眼睛里有一股惋惜。

他是真心祝福面前的這個男人和趙以諾可以幸福,可是誰會想到,他們中間竟然還隔著個凌辰。

「大哥,走吧,反正你在這裡也沒事,送我回家吧。」周陽跑過來,使勁拍了拍顧忘的胳膊,大聲說道。

「聊完了?都已經處理完了?」顧忘抬起頭,嚴肅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問道。

「放心吧,已經結束了,他們都同意投資。」周陽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回答。

可是她並不知道,商場上,一向變幻莫測,也許上一秒還能坐的事情,下一秒就不能做了……

「你確定?」顧忘重複著問道。

「非常確定,趕緊走吧。」說著,女人便直接拉起他的胳膊,離開。

山貓看到兩個人離開之後,也立馬放下酒杯,走了出去。

「大哥,你這是要去哪裡?我要回家啊!」車子里,周陽大聲喊道,有些莫名其妙。

「去醫院。」顧忘一副不想多說的表情,冷冷的吐出幾個字。 這個時候歌賽在一旁開口道!

「釋放出來了!因為我知道這一次行動乾坤袋是留不下的了,沒有了這個老夥計說實話還真不習慣,以後什麼東西都得肩扛手提的了,再也沒有幫你分擔的了!」

說著姜辰克瑟的笑著道!

「說什麼呢!你不是還有我們嗎?總之我們又活下去了不是嗎?行了!振作一點,姜辰你現在是所有人心目中的信仰你要是不振作,戰士和將領們怎麼會有士氣呢!而且這一場戰鬥還沒有結束,當神族人知道他們的公主被殺害以後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跑來攻打天下大陸找你報仇的,就好像當年晚霞公主被抓了之後,蒼天雷元帥帶著部隊不顧一切的去營救一樣,雖說他們知道他們的營救是九死一生,但是在那種懼怕的情況下他們依舊是不會怕的,因此這一下我們可要小心了,神族可能會拉開架勢,拉出全部火力,來向我們進攻了,據說神族還在其他的大陸國度開闢著有新戰場,肯定這個時候全部會調遣回來,向我們天下大陸進攻吧!」

「不過這樣也好,也算為其他大陸的抵抗軍們,稍微緩解了一口氣,也算是間接性的英雄吧!」

夜歌公主故作輕鬆的笑著,其實心裡還是無比擔心的,畢竟這一次是真正的激怒了神族了。

「行吧!回去吧!對了!從今往後這座火山就叫乾坤火山了,到時候記住在這裡修建一個巨大的墓碑,也好讓我們以後世世代代的人族後背們看看,或者知道這裡曾經到底發生了怎麼樣的故事,有神族最厲害的法師葬送在了這裡。」

「你放心這個我立馬就會安排人過來坐的,畢竟我們現在的交通運輸這麼方便,想要修這個還不簡單,但是眼下我還有一件事情是最擔心的」

「你擔心什麼?」

看著歌賽姜辰好奇道!

「我擔心的是,我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個死靈法師給解決了,但是這個傢伙是法師,肯定就會從重生台復活,但是現在這個重生台在我們手裡看管著,目前來說還不用太擔心,但是神族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來奪會重生台的畢竟他們神族的公主也死去了,肯定會奪回重生台復活公主的,而現在我想的是到底該怎麼處置這個重生台,是把他隱藏起來,還是直接把他給摧毀了」

「不過隱藏起來還是一個禍害,畢竟重生台這種力量太神奇了,我想紙肯定是永遠包不住火的,我怕到時候被誰發現,或者陰差陽錯的把什麼死靈法師給復活了,那天那個死靈法師不是說了嗎?說神族除了四大天神能夠聯合起來打過她,不然就沒有對手了,我想既然死靈法師那麼強還是不敢徹底造反,那就意味著神族肯定有最強的壓住他,他才不敢,一旦這重生台被奪回去後果不堪設想」

「對!我覺得歌賽說的很是有道理,我覺得還是把這個重生台給毀壞了是最好的,到時候重生台沒有了,那些魔法師們,再也不敢肆無忌憚的來侵犯我們了!」

夜歌公主趕忙發表著自己的觀點道!

「但是有一個問題是,他們的魔法師是不敢肆無忌憚的攻擊我們,而投降歸順余我們的魔法師不知道還會不會像之前那麼忠心耿耿,畢竟那個時候他們服從余我們,可能是因為我們有重生台掌控著他們生死的吧!現在重生台沒了,而且還是我們人族親手摧毀他們魔法師最偉大的寶貝,我看他們會不會反我們啊!」

小風將軍說出了自己的擔心道!

「對!小風說得對!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嵐月的問題,嵐月現在肚子裡面有孩子,加上這次打仗心裡多多少少受了刺激,如果在知道他的哥哥戰死了,而且一輩子都不能復活了,她會不會難過啥的,畢竟那個時候我在炸毀指揮所的時候,面對突然爆炸產出的高溫,嵐月當時只能快速使用一個超級屏障,她的第一反應是保護她的哥哥不會死去,而並不是自己,雖說她們兩個都是魔法師可以復活,但是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她和她哥哥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啊!」

「如果我告訴了她,我想她肯定會要求我把她哥哥復活的,讓她哥哥當一個好人,或者他會勸說他哥哥啥的,但是我覺得他哥哥的那種狂暴是狂在骨子裡去的,肯定不會服我們的說不定還會搞我們,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問題。」

「對誒!我覺得歌賽你那個老婆是一個問題,我說你也是怎麼會找一個神族的女人做老婆,現在成了大麻煩了你看,你要是找一個人族的女孩兒或者妖精族的女孩兒多好,你看你又是人族又是妖精族,可以一箭雙鵰那多快活非要找一個累贅」

這個時候三虎看著歌賽開著玩笑道!

「累贅!那天要不是嵐月釋放屏障救了國王殿下,可能我們的國王早就犧牲了,而且人家懷孕在身,釋放兩次大招技能為了救我們人族不惜和哥哥翻臉,凍住了所有的死靈為我們爭取了大量的時間,你說人家是累贅,再說了,讓我拿下她也是國王殿下的命令,我不拿下她我們能得到那麼多重要的情報嗎?人族能有今天和大部分都是靠嵐月」

「不好意思!我也就隨便說說!」

三虎沒想到歌賽這麼激動趕忙道歉道!

「沒事兒!畢竟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其實我以前是挺恨她的,但是這個人在一起相處又恨為愛,畢竟人家也是把第一次給了給我的,再說也是真心喜歡我,我也得對人家負責,愛情是沒有種族之分的。」

歌賽心腸也態度也不會計較啥的。

「我覺得可以復活溫格思,畢竟他們是情同手足的兄妹,我相信在經歷過一次死亡之後,溫格思多多少少會變,我也不想嵐月生活在痛苦之中,他們其實是一群很好的兄妹他們沒有錯,錯就錯在這場戰爭的指示者, 又去找趙以諾!周陽不悅的看著旁邊的男人,很頭疼。有些時候,她真的覺得顧忘確實應該放棄趙以諾了,可是偏偏這個如此「死心眼」。

「大哥,我問你,假如說,凌辰這輩子都不會醒過來了,趙以諾要一輩子照顧他,你怎麼辦?」周陽故意問道。

「那我就等她一輩子。」男人回答。

他怕是瘋了吧!竟然會做出這麼一個對自己不負責任的決定。

「不行!」女人大聲喊道。

「大哥,算我求你了,行么?趙以諾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可是你也不能將自己一輩子的時間全砸在她身上啊。」女人著急的說道。

他相信,總有一天,凌辰會醒過來的,他也相信,趙以諾最後是一定會回到自己身邊的,只是現在,他們三個人需要時間。他願意等,哪怕等到自己七老八十。

「閉嘴,別說話,不然你就下車!」顧忘低聲說道,語氣里沒有一絲情感。

算了,不勸了,反正也是徒勞。周陽別過臉去,看著窗外,眼睛里有些許憤怒。

醫院裡,趙以諾正悉心為病床上的男人擦著臉,看著從門口緩緩走進來的兩個人,她並沒有感覺驚訝。這種舉動,顧忘已經見過無數次了,他早就已經習慣了,也便不再吃醋了。

「這兩天怎麼樣?有沒有好轉?」顧忘問道。

「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好轉。」趙以諾一邊忙碌著一邊回答。

看著病床上的凌辰,顧忘的表情沒有一絲波瀾。

「醫生,這個男人到底還能不能醒過來?」突然,周陽抓住旁邊醫生的胳膊,著急的問道。

醫生看了看凌辰,又看了看面前的女人,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他的意思,不是凌辰醒不過來,而是他也不知道那個男人能不能醒過來以及究竟什麼時候醒過來。

「你別問了,沒有人知道他能不能醒過來。」趙以諾低聲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