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還敢反抗,你知道我是誰嗎?」石靈兒可是修羅女,在D市呼風喚雨,誰都得給石靈兒面子。

「石靈兒,女修羅,我知道你,可你知道我嗎?」楊柏突然擺出一個姿勢,體內的《寸崩勁》已經運轉起來。

「你就是個小賊,逃跑的罪犯。」石靈兒冷笑一聲,而此時的楊柏卻雙眸一凝,冷冷說道:「我是你大爺!」

「找死!」石靈兒被楊柏罵到,身形一晃,猶如蝴蝶一樣,再次來到楊柏的身邊。這一次石靈兒已經動用石家的功法。

雙臂猶如蛟龍,石靈兒的《磐石功》強大無比。尤其人家石靈兒從小就是得到家族的傳授,招式純熟無比。

楊柏也同樣改變很多,雙眸之下,石靈兒的動作都緩慢起來。此時的楊柏反應力已經再次提升。

楊柏也沒有躲,楊柏也明白比那些招式,自己根本無法跟石靈兒動手。只能夠石靈兒用什麼,楊柏就用什麼。

石靈兒雙臂纏繞,楊柏也同樣的雙臂纏繞。石靈兒一腿從前方手臂內踢出,楊柏卻直接用腿夾住石靈兒的另一個腿。

這下可好,兩人就這麼保持姿勢,倒向地面。 穿越孿生:惑君側 石靈兒的腿已經放在肩頭,無法拿下,楊柏的身軀壓在石靈兒的身上,惹得石靈兒憤怒連連。

「有本事,來啊?小樣,一個女人還比力量,你是不是傻!」石靈兒相當憤怒,剛要解開一隻手,抓向楊柏,而楊柏也同樣,伸出頭來,頂在石靈兒飛機場上。

辦公室的門再次打開,張國喬和劉四叔實在不放心,房屋內傳來的打鬥聲,讓兩人心亂如麻。

可當兩人推開屋門看到楊柏壓在石靈兒的身上,尤其保持那種詭異的姿勢,兩人已經徹底傻眼。

「滾,誰讓你們進來的。」石靈兒羞惱無比,被人看到這個樣子,雙眸都赤紅了。張國喬一個激靈,趕緊拉走劉四叔。而劉四叔卻獃獃看著這一切,嘴角輕輕嘀咕:「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開放,這麼急迫了嗎?這可是辦公室,這可是大早上。」

「老劉,想多了,我們還是退到那邊吧。」張國喬已經驚出滿身汗水,感覺心臟病都要犯了。

「小子,你給我鬆開!」石靈兒一翻手,猶如靈蛇一樣,朝著楊柏的臉就砸去。而此時的楊柏卻一張嘴,直接就咬在石靈兒的手腕上。

「哎呀!」石靈兒從來沒有吃過這樣虧,尤其被這個討厭的男子咬住。這讓石靈兒在憤怒同時,眼眶也紅了起來。

「我跟你拼了!」石靈兒體內的《磐石功》猛的爆發開來,就看到地面猛的碎裂開來,彷彿出現一層波浪。

石靈兒整個身軀同時的伸展開來,一道力量,直接就把楊柏給掀飛出去。楊柏騰空而起,砸在辦公桌之上,當場桌子碎裂。

「靠,這裡砸壞的東西,你必須賠償。」楊柏也怒了,而此時的石靈兒猛的脫下夾克衫,露出裡頭的黑色打底衫,石靈兒雙臂猛的一震,瘋狂的朝著楊柏就撲了過來。

「我去!」楊柏被石靈兒的肘擊震開,那種力量,讓楊柏也是頭疼。楊柏的《寸崩勁》也朝著石靈兒打了過去。

這兩人都擁有武道功法,楊柏的力量還十分強大,加上楊柏體魄之力也要比石靈兒持久。可是石靈兒卻不管那一些,急速的攻擊,就算渾身都是汗水,也要把楊柏給拿下。

兩人的胳膊再次交叉在一起,石靈兒一腿踹在楊柏的肋骨之上,就聽到肋骨斷裂的聲音。楊柏悶哼一聲,一拳砸在石靈兒的左臂之上,當場就把石靈兒的左臂弄脫臼。

石靈兒也疼的皺眉,秀麗的臉上一片猙獰。不過看到楊柏的肋骨斷了,石靈兒終於低沉說道:「放棄抵抗,不然你馬上就無法呼吸。」

「切,不用你關心。想來,就來吧!」楊柏慢慢的退後,左手的靈霧慢慢的融入肋骨當中,讓肋骨開始癒合起來。

「你,你怎麼沒事?」石靈兒就是一愣,眼看著楊柏重新站了起來。而此時的楊柏甩了甩手,冷冷說道:「現在該我了吧。」

這些石靈兒有點傻眼,楊柏居然這麼能打。這可比上次追擊時候,楊柏強的太多。石靈兒可是驕傲的人,看到楊柏如此,石靈兒猛的一咬牙,單臂朝著楊柏轟了過去。

「轟!」石靈兒終於再次被楊柏震退,就在震退的時候,頭上的牌匾終於要掉下來,這可讓楊柏著急起來。

「躲開!」牌匾很重的,這要砸在石靈兒的身上,還不把石靈兒砸出好歹。

楊柏猶如閃電一樣來到石靈兒身邊,石靈兒由於左臂脫臼,無法保持穩定的動作,看到楊柏沖著自己而來,還以為楊柏要攻擊自己。

石靈兒猛的一腳踹出,楊柏也沒有躲,反而承受石靈兒一腳,死死抓住牌匾,而此時的牌匾正好落在石靈兒的太陽穴的位置之上,如果真掉下來,一定會讓石靈兒重傷的。

「你,你救我?」石靈兒就是一愣,而此時的楊柏捲縮的身軀,憤怒的看著石靈兒。

「你真彪!」

「你又罵我?」石靈兒的柳眉再次豎立起來,不過看到楊柏手中的牌匾,石靈兒終於看清楚那紅色印章上的名字。

「方老?」

「石靈兒,有本事再來,今天不把你打服氣,我跟你姓!」楊柏這個二愣子,慢慢放下牌匾,冷冽的看向石靈兒。

「方老跟你什麼關係?」石靈兒瞳孔猶如利芒收縮,再次問向楊柏。

「管你什麼事?」 姜辰不知道這白色霧團的來歷,不過從這樣子來看,這個白色霧團,很早就在這下面了。

至少是在那頭白熊妖待在這裡之前,這霧團,就在此處。

姜辰很好奇這霧團的來歷,是為什麼被困在此處。

「他倆是跟你一起的?」

不待姜辰詢問霧團的來歷,人形霧團突然出聲道。

「他倆?什麼他倆?」

姜辰聞言一愣,然後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當轉過頭看到身後站著一隻金毛黃鼠狼和金毛猴子以後,姜辰頓時一愣。

「黃大仙?還有猴子?都是辟穀巔峰的啊!」

看著黃大仙和金猿,姜辰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黃大仙姜辰他是知道的,這個猴子雖然沒見過,但是從他辟穀巔峰的境界來看,應該也是一方妖王。

不過此時這兩個妖王此時的模樣卻不怎麼好看,一個面色猙獰無比,一個神色極度猥瑣。

看來也是陷入了幻境之中,這倒是讓姜辰有些詫異。

「沒想到這倆還在幻境之中,只有我的幻境破除了嗎?」

本來姜辰對這兩大妖會陷入幻境還有些疑惑的,不過考慮到妖族普遍不修神魂,所以倒也瞭然。

「他倆,我不是很熟。」

姜辰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是嘛。」

「嗯。」姜辰微微點頭。

「他倆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妙,如果我不放開他們的話,他們估計會一直沉浸在幻境之中。」

白色人形霧團又出聲道。

聽到白色人形霧團的話以後,姜辰不免有些詫異。

從他說的話來看,姜辰能夠聽出他似乎在詢問自己的意見,似乎只要自己開口,這白色人形霧團就會把這兩妖給放出來。

「等一下吧。」

姜辰想了想后,沉聲回答道。

「好。」

白色人形霧團淡淡道。

「我想知道,你的來歷。」

姜辰直接詢問道。

姜辰很好奇白色霧團的來歷,好奇白色霧團到底是什麼。

靈魂嗎?還是意識存在體……

「我?我就是這座山。」

出乎姜辰意料的是,白色人形霧團的回答,直接讓他瞬間懵逼。

「你是這座山?」

姜辰有些回不過彎。

「嗯。」

白色人形霧團淡淡回到。

「山神?」

姜辰想了想以後,試探著問道。

對於山神,姜辰倒也是了解一些。

在藍星的華國,有關山神的傳說源遠流長。成書於二千多年前的《山海經》,就已記載了有關山神的種種傳說。《太平廣記》里也收錄了大禹囚禁商章氏、兜廬氏等山神的故事。《五藏山經》里還對諸山神的狀貌作了詳盡的描述。

巨星老公VS麻辣甜心:暖男來襲 古代華國人民將山嶽神化而加以崇拜。從山神的稱謂上看山神崇拜極為複雜,各種鬼怪精靈皆依附於山。

最終,各種鬼怪精靈的名稱及差異分界都消失了,或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互相融合了。

演變成了每一地區的主要山峰皆有人格化了的山神居住。《禮記·祭法》:「山林川穀丘陵,能出雲,為風雨,見怪物,皆曰神。」虞舜時即有「望于山川,遍於群神」的祭制,傳說舜曾巡祭泰山、衡山、華山和恆山。

歷代天子封禪祭天地,也要對山神進行大祭。祭山時大多用玉石和玉器埋於地下,也有用「投」和「懸」的祭法,即將祭品雞、羊、豬或玉石投入山谷或懸在樹梢。

所以在聽到白色人形霧團說他就是這座山的時候,姜辰的第一反應,就是山神。

不過看到這白色人形霧團的樣子,姜辰又不免有些疑惑,因為這霧團的形象跟華國的山神形象不太一樣。

姜辰看過不少的古書,其中山神的形象很多是以半人半獸和組合動物形象為主,除了《南山首經》和《中次十二經》的鳥身龍尾山神、《南次二經》的龍身鳥尾山神、《北次三經》的彘身而載玉、彘身而八足蛇尾山神以及《中次九經》的馬身龍首山神之外,其他山系的山神形象都是人面或人首與龍、牛、馬、蛇、羊、豕(彘)、獸等的組合。

半人半獸的山神形象佔據了《山經》中山神形象的主體,它們均勻地分佈在各個方向的山經中。

在這些古人的記載中,山神都是半人半獸的形象,而且是實物的形態存在。

而此時眼前的這一團人形的霧氣,讓姜辰有些拿捏不定。

「我是,也不是。」

白色人形霧氣淡淡回答道。

「是也不是?」

姜辰聞言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你這話什麼意思?不如明說好了,賣什麼關子。」

姜辰感到有些不耐煩。

他沒心思跟白色人形霧團打什麼啞謎。

「我是器靈。」

白色人形霧團淡淡開口道。

「器靈?!」

姜辰猛的一驚。

「你說你是器靈?」

姜辰不敢置信的追問到。

「沒錯。」

白色人形霧團淡淡的回答道。

聽到白色人形肯定的回答以後,姜辰突然明白了很多。

怪不得這白色人形霧團一直都是一副淡然的語氣,原來他只是一個器靈而已。

同時姜辰心裡猛然升起一股興奮之意。

既然白色人形霧氣說了他是器靈,說了他就是這座山。

那麼也就是這座大山其實是一座大型的法寶!

想到這裡姜辰的眼睛猛的一亮。

「造化,造化來了!」

姜辰心中暗喜。

他在下洞的時候,就有預感,這次下來可能會有什麼機緣。

但是沒想到一下來就進入幻境。

想到幻境,姜辰就不免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這個器靈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幻境。

不懂就問,姜辰直接出聲問道:「你為什麼會掌握這麼強的幻境,你的能力就是製造幻境嗎?」

按理說,這種大山,山形狀的法寶,應該是重勢砸人的寶貝,以力破法。像製造幻境這種能力,應該是鏡子之類的法寶才對。

所以姜辰倒是有些疑惑這一點,。

「幻境,只是我的能力之一。」

白色人形霧團淡淡的回答道。

「嗯?」姜辰聞言一愣,「你還不止一個能力?」

姜辰此時已經不是詫異了,他現在是震驚!他明白自己可能是撿到寶了。 楊柏看著石靈兒在那恢復,可是石靈兒的肩膀已經脫臼,秀麗的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不過馬上就被倔強替代。

「夠了,別看你是警察,你得講證據。我一沒偷,二沒搶,三沒殺人放火,你抓我幹嘛?」楊柏先壓下心中怒火,把方老的牌匾小心翼翼的給放到一旁。

「你再不弄肩膀,一會就麻煩了。」楊柏看到石靈兒不說話,還是走到石靈兒身邊。主動的想要幫助石靈兒恢復肩膀。

「我用你?」石靈兒猛的一抬頭,雙眸都是血絲,楊柏趕緊想要躲閃開去。此時的石靈兒猛的雙腳連續的踢出,楊柏的確躲開雙腿,可是石靈兒的拳頭猶如靈蛇一樣,從肋骨下方鑽出,轟在楊柏的臉上。

「你過分了,石靈兒,你今天過來,就是來抓我的嗎?」楊柏被砸在牆壁之上,渾身都疼,不過體內靈霧運轉,慢慢的恢復過來。

「哼!」這句話終於讓石靈兒緩和下來,眉宇間再次皺起,石靈兒想要把自己的手臂給弄好,可是放在地上半天,也沒有讓脫臼的地方好使。

「你電影看多了吧?自己能夠按上骨頭?」楊柏白了石靈兒一眼,脫臼的巨疼一般人承受不住的,除非楊柏這樣的體魄,加上金瞳,能夠一瞬間按上骨頭,那也得依靠一定的靈霧恢復。

看著石靈兒兩鬢的汗水,楊柏再次朝著石靈兒走去,不過走的很小心,楊柏冷冷說道:「先暫停,我先把你的胳膊恢復了,不然你真廢了。」

楊柏的話,讓石靈兒也同樣冷冷的看著楊柏。石靈兒那種審視的目光又再次出現,而楊柏也是相當戒備,來到石靈兒的身邊,慢慢的伸出手來。

石靈兒心中壓抑的怒火,尤其楊柏的手要碰在自己的胳膊上的時候,石靈兒還是無法接受。

「滾蛋,不許碰我。就算你沒有罪,你這樣的人,也沒有資格碰我。」

「誰樂意碰你似得,我家芷燕比你漂亮一萬倍,你一個飛機場,你得意什麼。」楊柏的話,差點讓石靈兒瘋了。

「你給我死去!」沒有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身材的,尤其楊柏還拿著周芷燕比較。石靈兒從小練功,當然飛機場了,這也是石靈兒的弱點。可是誰敢說石靈兒飛機場,就石靈兒這樣的女修羅,可是無人敢得罪的。

楊柏這個二愣子居然還這麼說石靈兒,石靈兒直接就撲向楊柏,而就在石靈兒撲向楊柏的時候,楊柏的雙手猛的快速的一伸,一拉。

「他的眼睛?」石靈兒就看到楊柏的眼睛好像出現金芒,就那麼一下,石靈兒就感覺自己的疼痛消失。

楊柏再次被石靈兒給撞飛出去,悶哼的揉著自己的肩膀,怒聲說道:「我可是在幫你,你發瘋幹嘛?」

石靈兒看著自己的左臂,被楊柏那一下給按上。此時的石靈兒再次怒目看向楊柏,楊柏望著石靈兒再次勾了勾手。

」怎麼還要打嗎?我隨時奉陪!」楊柏的話,讓石靈兒深吸一口氣,深深望著楊柏,再次說道:「金鯉農場楊柏,我是記住你了。」

「南果梨酒,是農場的南果梨弄出來的吧?」石靈兒壓下怒火,終於想到此行來的目的,都是為了得到梨王。

「對,沒錯。」楊柏瞳孔一縮,張國喬陪著石靈兒來到這裡,石靈兒一定代表的是石家。石家注意南果梨酒,這樣的事情,讓楊柏戒備起來。

「我要梨樹,你開價錢吧。」石靈兒冷冷的說著,剛才的戰鬥的確讓石靈兒也有點受不了,石靈兒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梨樹?呵呵,不賣!」楊柏淡淡說著,並且指了指門口,再次說道:「慢走,不送!」

「你,你個混蛋!」石靈兒怎麼也沒有想到楊柏拒絕這麼快,石靈兒再次身形一晃,體內的功法再次轟鳴,朝著楊柏撲了過去。

十分鐘之後,楊柏已經把石靈兒頂在牆上。楊柏也消耗體力,靈霧也耗損太多了。此時的楊柏僅能用肉身之力,壓制住石靈兒。

石靈兒更是耗損太多,加重的呼吸,身上都是汗水。而此時楊柏的雙手跟石靈兒的雙手交織在一起,石靈兒都能夠感受到楊柏的鼻息。

石靈兒腿頂在楊柏的腿上,兩人就這麼怒目而視。石靈兒都要瘋了,看到一滴汗水從楊柏的臉上滑落,居然滴落在自己的臉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