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雪兒,你跟媽說我今晚不回去吃飯了,我在林淺雪這邊吃了飯。送她回來的時候正趕上吃飯,便一起吃了。」

「哦,就是那個林大小姐啊,那好吧。記得早點回來。」

藍雪最後說了聲,語氣中的興緻似乎是有點兒不高,隨後便掛了電話。

方逸天臉色一怔,而後便是苦笑了聲,心想著自己的好老婆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想了想,他便收起了手機,朝著大廳裡面走去,繼續把飯吃完了再說。

…………

吃完了晚飯,方逸天坐在沙發上喝茶看電視,林果兒則是興緻勃勃的跟林淺雪說著她在學校里的事情等等,就連剛去學校就有追求她的男生的事情也肆無忌憚的說了出來,而且追她的那個男生還是她的學長。

林淺雪聽著,臉上禁不住一笑,說道:「防火防盜防學長,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啊?」

「我知道這話,不過那個學長也太那個什麼了,都沒我高,也不帥,還帶著眼鏡,連大叔都看得比他順眼多了,我才不喜歡他呢。」林果兒嘟了嘟嘴,說道。

「咳咳……我說果兒,我想我沒有那麼挫吧?怎麼老是聽你一個勁把我跟你們學校里的醜男作比較啊?這可是很傷我自尊心的。」方逸天笑了笑,忍不住插了句話,說道。

「哼!大叔你才知道自己挫啊?也就是婉兒姐姐覺得你這個方哥哥這個好那個好的,還一個勁的在我面前誇你,我可才不這樣覺得呢。」林果兒哼了聲,說道。

這句話出口后旁邊坐著的蘇婉兒一張清純美麗的臉上便是泛起了一陣陣的紅暈起來,她忍不住啐了聲,說道:「果兒,你說的什麼話呢?我、我什麼時候一個勁的說方哥哥這個好那個好了啊?」

「嘻嘻……婉兒姐姐不好意思了呢,好啦,那麼就當我剛才沒說好了。」林果兒這個小妮子還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一句話便把蘇婉兒的心事點破,著實是讓蘇婉兒心中嬌羞不已。

林淺雪看了眼方逸天,又看了蘇婉兒那微微漲紅的臉,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般,她微微一笑,說道:「逸天住的地方不是跟婉兒挺近的嗎?既然這樣,他們關係當然好了,這樣沒什麼的啊。」

「林姐姐,方哥哥早就不住在那邊了呢。」蘇婉兒開口說道。

「啊?逸天你不住在那邊了?那你現在住在哪裡?」林淺雪心中一怔,忍不住問道。

方逸天頓時一陣頭大起來,他訕訕一笑,說道:「呃,搬出去了,反正住哪兒都是一樣。」

蘇婉兒心中一動,想開口說什麼,可卻是止住了,她也是冰雪聰明的女孩子,看著林淺雪的語氣便是知道了林淺雪還不知道方逸天已經是去跟他的未婚妻住的事情。

方哥哥為何要瞞著林姐姐呢?難道方哥哥對林姐姐也……想到這,蘇婉兒心中便又滿是嗔怨之色起來,心想著方哥哥也太壞了點,難道也要打林姐姐的主意嗎?

「要知道你搬出去住那麼索性讓你來這裡住好了,反正這裡房子也很多,沒幾個人住呢。這樣你送我上下班也就方便多了。」林淺雪一雙秋水美眸嗔了方逸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啊?可不能讓大叔過來住,要不然晚上了我可不敢上廁所。」林果兒嬌呼了聲,大聲的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剛喝下口中的茶水差點忍不住噴了出來,心想著老子過來住了跟你這個小妮子上廁所有什麼關係?難不成擔心我半夜了還藏在廁所里等著你不成?

「果兒,你說什麼話呢?」林淺雪聞言后忍不住啞然失笑,說道。

「我說的是真的啊,你看看,大叔這麼……哎呀,我不敢往下說了,大叔的眼神好怕人哦。」林果兒說著看了方逸天一眼,狡黠一笑,說道。

「嘿嘿,果兒,既然你這麼說那我要考慮要不要過來住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切,誰怕誰啊?大不了晚上睡覺了房間里放把菜刀!」林果兒平坦的胸脯一挺,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心中一陣無語,而這時,他耳邊卻是聽到林淺雪傳來的一聲更加讓他無語的話:

「逸天,要不明天我跟你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吧,如果你住的地方環境不好,那就過來我這裡住好了。」 冷不防的聽到林淺雪如此一說,方逸天一顆心都差點兒蹦跳出來,他跟自己的未婚妻藍雪住在藍湖別墅那邊,這又如何能夠讓林淺雪知道?

當然,方逸天也決計不會一直隱瞞林淺雪等其他女人他已經是有了未婚妻之事,不過現在看來,還不是開誠布公的時候,唯有等到日後時機成熟的時候再公布出來。

因此冷不防聽到林淺雪說要一起去他的住所看看,他心中還真是有點突兀的緊張,他笑了笑,說道:「小雪,先把這段時間要做的事情辦完了再說吧,我那地方什麼時候去都行。接下來我先替你把一些潛在的麻煩清除掉了再說。」

接著方逸天不給林淺雪說話的機會,他看了眼時間,說道:「也不早了,婉兒,要不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吧。小雪還有果兒,你們早點休息。」

林淺雪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九點鐘,蘇婉兒再不回去就有點晚了,便說道:「那好吧,逸天你先送婉兒回去好了。」

方逸天聞言后如蒙大赦般站了起來,對著蘇婉兒說道:「婉兒,走吧,我開車送你回去,回去了早點休息。」

蘇婉兒乖巧的點了點頭,她站了起來,跟林淺雪與林果兒告別,而後便是跟在了方逸天的身後走出了別墅。

…………

上車待到蘇婉兒坐上車後方逸天便驅車離開了林家別墅,朝著清水街區飛馳而去。

蘇婉兒坐在副駕駛座上,歪著頭,一雙水靈流轉的眼眸看著方逸天,那雙撲閃著的靈動美眸似乎是在述說著千言萬語般,就這麼的盯著方逸天的側臉看著,絲毫沒有了此前在林家別墅時的那份矜持嬌羞。

方逸天自然是注意到了蘇婉兒目光的注視,他心中禁不住苦笑了聲,暗想著這個小妮子跟自己獨處的時候倒也是原形畢露了啊,變得肆無忌憚起來,就連那目光也是火辣辣的,哪有一點兒女孩子的嬌羞之意啊。

「噗嗤!」

突然,蘇婉兒嘴角一揚,忍不住噗嗤輕笑了聲,也不知道是笑什麼。

「婉兒,笑什麼呢?我有這麼好笑?」方逸天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婉兒,笑著問道。

「我就是在笑你啊,方哥哥,你不覺的你很好笑嗎?」蘇婉兒水靈的大眼睛流轉著,嗔笑著問道。

「我有什麼好笑的?」方逸天一愣,禁不住問道。

「那你說說你為什麼要瞞著林姐姐啊?你明明是早就搬出了清水街區跟你的未婚妻住在一起了不是嗎?我看林姐姐還不知道你有未婚妻的事吧?剛才林姐姐說要去你住的地方看看,你都緊張起來了。」蘇婉兒莞爾一笑,說道。

「咳咳……」方逸天乾咳了聲,老臉也禁不住泛起了一絲尷尬之色,他笑著說道,「你這個小孩子家家的,管那麼多大人之間的事幹嘛?」

「方哥哥,都跟你說了,我可不是小孩子!」蘇婉兒口中不滿的說了聲,下意識的挺了挺胸,似乎是要證明她已經是個長大了的女孩子般。

方逸天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說道:「用不著這麼費勁的挺胸,我知道你那是什麼型號。」

「啊……」蘇婉兒聞言后臉色頓時一羞,滿臉通紅了起來,她忍不住哼了聲,說道,「方哥哥,你太會欺負人了!哼,看來我是有必要找個機會跟林姐姐說說你的事情了。」

「喂,婉兒,這些事就不用麻煩你了吧?這可是我的私事啊,你可不能隨便插手。」方逸天一聽,連忙說道。

「諾,看看,一說到這方面方哥哥就這麼緊張。你故意瞞著林姐姐,是不是心中對林姐姐有什麼想法啊?」蘇婉兒撇了撇嘴,嗔怨的說道。

「這個……婉兒,你倒也是人小鬼大的啊,現在都開始管我的事情來了?」方逸天沒好氣的笑著,說道。

「我不可以管嗎?我就是要管!誰讓方哥哥你這麼花心啊,明明有了未婚妻,還、還有我了,也對林姐姐有想法……」說著,蘇婉兒一張臉立即羞紅萬分,嬌艷欲滴,端是可人之極!

「什麼?」方逸天口中禁不住的詫異的叫起來,車子差點打滑,他立即看向了蘇婉兒,眼中滿是哭笑不得之色,而後便是語重心長的說道,「婉兒,什麼叫有你了啊?方哥哥對你就像是對待自己的妹妹一樣,這樣的話你可不能亂說啊,要出人命!」

「那我也是方哥哥的蘇妹妹,要不然,人家都睡過你的床,也跟你抱過還、還親過,你可不要抵賴!也休想拋下我不管,要不然……我、我就到林姐姐面前揭發你!」蘇婉兒雙頰滾燙不已,羞紅一片,可她還是嘟著嘴說道。

方逸天心中一片無語,這小妮子現在居然明目張胆的威脅起自己來了?還真是得寸進尺啊,這要是往後那還了得?

「婉兒,你也知道了,你方哥哥可是個花心的大混蛋,不值得你這樣啊。對不對?」方逸天柔聲說道。

「可我就是喜歡你,我也沒辦法!既然方哥哥你這麼花心,難道就不能對我花心一下嘛?還是說婉兒不夠資格,沒有林姐姐那麼漂亮啊?」蘇婉兒說著一雙水靈流轉的眼眸泛起了一絲黯然之色。

「婉兒,你想哪裡去了呢?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清純美麗的。只是,哎,方哥哥還沒試過老牛吃嫩草呢,不習慣啊。」方逸天嘆了聲,笑著說道。

蘇婉兒聞言后臉色一怔,臉色嬌羞不已,而後她嬌呼了聲,說道:「方哥哥,你、你真是壞死了……」

方逸天暗自苦笑了聲,這小妮子對自己的情感就像是釘子釘在牆上一樣,拔也拔不掉,固執得難以想象,其實要說方逸天沒一點心動倒也不可能,只是難以邁過心中的那道坎。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安撫著蘇婉兒,讓她好好的完成學業,至於之後……以後的事走一步算一步吧!

說起來面對著清純美麗,內心單純的蘇婉兒,他心中還是有點心動的,跟蘇婉兒相處在一起,有一種簡單而又純粹的快樂,也沒有什麼壓力,看著年輕的婉兒,感覺自己也都年輕了好幾歲。

「或許,自己是應該好好地珍惜這個小妮子呢!」

方逸天安安心想著,笑了笑,而後車頭一轉,緩緩駛入了清水街區裡面。 方逸天驅車緩緩駛入了清水街區,而後停了下來。

此時倒也還沒多晚,將近十點鐘,不過街面上已經是沒什麼人,倒也是顯得寧靜之極。

「婉兒,到家了,回去休息吧。」方逸天停穩了車,看向蘇婉兒,微笑著說道。

「方哥哥,你這個人也太沒點情趣了,把我拉回來就這樣讓我回去了啊?」蘇婉兒一雙水靈流轉的眼眸嗔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方逸天稍稍啞然,而後一笑,說道:「你倒是說說我應該還有什麼表示?把你送到家門口?那也可以。」

「你……方哥哥你有時候真是很笨!我不管,反正我都好久沒看到你了,我想跟你多待一會兒,好不好嘛?」蘇婉兒說著伸手過去搖了搖方逸天的手臂。

「我們就這樣坐在車裡面?」方逸天禁不住一笑,跟這個小妮子在一起倒也是很輕鬆愜意,當初剛來天海市的時候他內心中本是壓抑之極的,那時候也是多虧了這個小妮子一直陪著他,慢慢地將他那麻木冰冷的心逐漸的回暖過來。

「當然不是啦,方哥哥我們去你租的房子里吧,反正現在也還沒有多晚。」蘇婉兒展顏一笑,而後便是走下車,朝著旁邊那間出租的房子走了過去,用鑰匙打開了門口。

方逸天臉色一怔,而後便是苦笑了聲,也只好打開車門,走下了車,朝著那間他曾租住過數個月的房間走去。

幸好這段時間街道四周也沒什麼人,要不然被人看到他一個大男人與婉兒一前一後的走進了他曾租住過的房子,只怕要少不了流言蜚語了。

方逸天走進了出租房內,隨手關上了房門,蘇婉兒已經是將身上的背包放在了沙發上,轉過身來,雙手放在背後交織著,一雙美眸水靈流轉,盈盈笑著看著方逸天,眼眸中流露出來的萬千柔情盡在不言中。

「喲,房子收拾得挺乾淨的嘛,為什麼我住在這裡的時候就沒有這麼乾淨呢?還真是給我一種天差地別的感覺。」方逸天打量著被蘇婉兒細心打理,收拾得乾乾淨淨的房子,忍不住讚歎的說道。

蘇婉兒聞言后禁不住掩嘴一笑,水靈流轉的美眸沒好氣的嗔了他一眼,說道:「方哥哥你還好意思說哦,你也不看看你住在這裡的時候你都邋遢成什麼樣子啦!什麼臭衣服啊,臭襪子,到處亂扔的,都是讓我過來幫你收拾,懶死了!」

「婉兒,其實那是我故意的。」方逸天語氣突然一凝,說道。

「啊?」蘇婉兒臉色一怔,忍不住問道,「為、為什麼啊?」

「因為這樣那麼你就有借口過來幫我收拾了嘛,要不這樣我怎麼能夠欣賞著你幫我收拾整理房子時的美妙身姿呢?」方逸天眨了眨眼,笑著說道。

「嚀——」蘇婉兒嬌呼了聲,心中卻是泛起了一股歡喜之感,她俏臉一紅,嗔聲說道,「你少給自己找借口了,自己懶就說自己懶,非要說出這樣的話,我看你是故意哄我的吧?」

「哈哈,這都被你揭穿了,真是掉面子。不過說實在的,我還真是懷念那段時光,簡單平淡卻是快快樂樂的,那段時間也多虧你這個小妮子一直纏著陪著我,要不然還真是無聊之極。」方逸天笑了笑,而後感嘆了聲,說道。

蘇婉兒俏美的玉臉微微一怔,她輕輕地咬了咬自己那潤紅的下唇,而後便是走到了方逸天的面前,柔聲說道:「方哥哥,其實婉兒一直都陪著你,沒有離開過你!方哥哥也不要離開我,好么?」

方逸天臉色一愣,看著面前蘇婉兒那張清純美麗的玉臉,微微一笑,說道:「傻妮子,方哥哥什麼時候說過要離開你了?我還要看著你長大成人,出落成一個標誌的大姑娘呢!」

「去,我現在還不大啊?」蘇婉兒嗔了方逸天一眼,看到自己都站在他的面前了可他還是一無所動,也不懂得伸手將自己抱住,心中已經是有點兒嗔怨起來,忍不住的罵著自己這個方哥哥未免也太笨了點,就跟個木頭人一樣,真是太可氣了!

「大?婉兒,你是指哪一方面啊?」方逸天嘿嘿一笑,目光從婉兒胸前一掃而過,若有所指的說道。

「啊……方哥哥你太壞了,儘是欺負我!」蘇婉兒口中嬌呼了聲,而後便是伸手捶打了方逸天一下,俏美的臉上已經是泛起了朵朵紅暈。

方逸天微微一笑,心中一動,還是忍不住的伸出手輕輕地摟住了蘇婉兒那柔軟的香肩。

蘇婉兒心中立即一喜,隱隱激動了起來,而後她整個人便是順勢的倒入了方逸天的懷中,依偎在了她無數次都渴望著的溫暖懷抱中。

「婉兒,你挺香的嘛,這是你身上的體香味吧?」方逸天一笑,看著懷中臉色羞紅得嬌艷欲滴的婉兒,忍不住戲謔的說道。

「方哥哥喜歡婉兒身上的味道嗎?那麼以後方哥哥就每天都抱著婉兒吧。」蘇婉兒揚起了清純美麗的臉,說道。

方逸天一怔,還真是沒有想到婉兒這個小妮子倒是會順藤摸瓜的得寸進尺啊!

蘇婉兒那雙水靈流轉的大眼睛痴痴地看著方逸天,而後便是稍稍踮起了腳尖,可似乎是還有點不夠,她便嘟了嘟嘴,說道:「方哥哥,你能不能低下頭一點兒啊?我、我踮起腳尖還不夠呢……」

「不夠什麼啊?」方逸天看著蘇婉兒那張嬌艷欲滴的紅唇,豈會不知道這個小妮子的意圖,可他口中還是故意問道。

「我想親你,就是要親你!」

蘇婉兒臉色漲紅著,可口中卻是大膽的說著,而後她一雙如藕般的玉臂勾住了方逸天的脖子,她那柔軟潤紅,宛如帶著雨露玫瑰的紅唇便是緊緊地貼在了方逸天的嘴上! 蘇婉兒嬌潤的櫻唇像是那剝了殼的荔枝,甘甜柔軟,引人入勝。

方逸天心中雖說早有準備,但卻是沒有想到這個小妮子竟然如此的乾脆,居然踮起腳尖,雙臂勾著他的脖子,來了個猝不及防的襲吻。

說起來蘇婉兒天性單純,內心更是像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般,無瑕無垢,因此平時在別人面前都是輕柔如風,溫柔嫻靜的氣質,偶爾也會有點小女孩的調皮狡黠,機靈而又討人喜歡。

也只有在方逸天的面前的時候她才會如此的大膽,甚至是完全沒有了往日溫柔矜持之態,總是主動的靠近方逸天。

此時此刻,蘇婉兒那嬌柔的少女身軀完全的縮在了方逸天的懷中,她一雙玉臂緊緊地勾住了方逸天的脖頸,水靈漂亮的大眼睛已經是微微閉上,秀麗脫俗的臉上泛著點點暈紅,嬌艷欲滴。她那修挺的瓊鼻中微微急促的呼吸著,堪稱是呼氣如蘭,臉上那如痴如醉而又欣喜滿足的感覺預示著她內心中的開心與激動。

的確,對於她來說,她已經是足足有將近一個月沒有看到方逸天,也唯有她自己知道,這一個月來她是如何熬過來的。

每每,在學校中晚自習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的時候,她腦海中便是儲滿了她方哥哥的身影,一遍遍的想著跟他在一起的每一段時光,心中感到竟是那麼的溫馨,那麼的快樂。

而今天能夠見到方逸天,她心中的欣喜與激動難以言述,而此刻能夠與方逸天擁抱在一起,她心中更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種種欣喜之情儲滿了心間,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希望這一刻能夠長久一點,哪怕是那麼一分半秒也好。

看著蘇婉兒那張嬌艷欲滴,泛著點點暈紅之態的俏臉,方逸天忍不住一笑,說道:「看看你都臉紅成什麼樣了,不過倒也是挺好看的。」

蘇婉兒聞言后口中禁不住的嬌吟了聲,泛著點點水波的眼眸看著方逸天,突然莞爾一笑,說道:「你喜歡看我臉紅啊?只要方哥哥抱著我那我就會臉紅……」

方逸天心中一怔,心想著這個小妮子的潛台詞就是讓自己每天都抱著她?還真是人小鬼大啊,年紀小小,可是鬼點子可不少啊!

「方哥哥,你怎麼不說話啦?」蘇婉兒依然是貪戀般的依偎在方逸天的懷中,抬頭看著他,開口問道。

「……呃,我在無語中。」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啊……方哥哥,你真是太壞了,人家都那麼說了你也不懂得表示一點,哼,真是沒情趣。」蘇婉兒嘟了嘟嘴,說道。

「跟你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快樂了,那些虛的玩意不需要。」方逸天笑著說道。

蘇婉兒張了張嘴,她眼眸半嗔半喜的看著方逸天,伸著右手的小指頭在方逸天的胸膛上打著圈圈,想說什麼卻是有點不好意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顯得生動而又俏麗。

「方哥哥,我、我……」蘇婉兒看著方逸天,嘴角囁嚅著,想說什麼卻是又有點兒不好意思,一張白皙秀麗的臉上已經是緋紅不已,泛著點點紅暈,顯得嬌艷而又楚楚動人。

「呃?怎麼了?」方逸天看著蘇婉兒,問道。

「我、我想要成為你的女人!」

蘇婉兒咬了咬牙,可最終還是將她壓在心中許久的一直不敢說的心底話說出了口!

話剛出口,她的臉頰頓時一片滾燙火熱了起來,芳心也在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著,鼻端的呼吸也漸漸地急促了起來,可話說出口了之後她心中卻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而後她便是看著方逸天,滿心期待著方逸天的回答起來!

「什麼?!」

方逸天心中嚇了大跳,而後便是沒好氣的看著蘇婉兒,伸手輕敲了一下她的腦袋,說道:「你這小丫頭,在胡思亂想什麼呢?現階段你先好好學學,完成學業,別的不要想太多,知道了嗎?」

「方哥哥,我就是要成為你真正的女人!難道你不想要我了嗎?婉兒是真的喜歡你的,一輩子也只是喜歡著你。」蘇婉兒語氣幽幽地說著,雙手更加緊緊地抱住了方逸天。

還真別說,蘇婉兒這個小妮子的身體雖說還沒有完全的發育成熟,不過那少女身體特有的青澀與幽香卻是別有一番誘人的味道,蘇婉兒這麼緊緊地貼靠過來,方逸天心中還真是有點心旌搖曳起來。

不過現階段,他自然是不會做出任何的傷害蘇婉兒的事來,他深吸口氣,柔聲說道:「婉兒,聽話,別鬧了。方哥哥沒有說要離開你啊,只是你現在真的還小,還有著學業在身,等你完成學業出來工作了以後再說,好嗎?」

「那麼方哥哥的意思是要等我畢業后嗎?」蘇婉兒聞言后雙眸一亮,禁不住笑著問道。

對於這個難纏而又招人喜愛的小妮子方逸天還真是沒有辦法,為了穩住蘇婉兒,他只能是點了點頭。

當即,蘇婉兒那張俏美的臉上泛起了欣喜激動的笑臉來,清純美麗,無瑕無垢,有著少女的那種單純與純粹。

方逸天呵呵一笑,伸手輕撫了一下蘇婉兒的腦袋,而後突然間他的手機便是驟然響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一看,竟是自己的兄弟小刀撥打過來的電話。 方逸天接了電話,說道:「喂,小刀,怎麼想起給大哥打電話了?」

「我靠,大哥,你這話說得不厚道啊。兄弟我可是一直想給你打電話,可一想到大哥你還得要留著精力對付你身邊那些美女,我也就不找你出來浪費你時間了。怎麼說大哥你剛回來天海市沒幾天,那幾個美女總得要花費點時間陪陪不是?」小刀在電話中大大咧咧的說著,嘿嘿笑個不停。

方逸天聞言后心中一個汗顏,他連忙看了眼旁邊的蘇婉兒,好在蘇婉兒沒有聽到電話中小刀的話,要不然天知道這個小妮子會不會發飆啊。

「你這臭小子,皮癢了吧,滿嘴胡話!說吧,什麼事?」方逸天笑罵了聲,說道。

「大哥,今晚就歇息一下吧,別又在女人身上耗費精力了,出來跟兄弟們喝幾杯。張老闆可是上來了,點名讓你過來。」小刀咧嘴一笑,說道。

「老張上來了?前些天我打電話給他他說他在外省辦事情,原來早就回來了啊,回來了也不跟我說聲,太不仗義了。」方逸天一笑,又問道,「你跟老張他們在哪裡?」

「就在我這夜總會,老張還說帶了些情報過來,關於虎頭會的,或許有些用。」小刀說道。

「好,那麼我現在就過去。」方逸天沉吟說著,而後便掛掉了電話。

蘇婉兒乖巧的在旁邊靜靜地聽著,聽到最後一雙水靈的美眸中閃現出絲絲不舍之意,看到方逸天放下電話后她忍不住問道:「方哥哥,你要出去了嗎?」

「婉兒,我兄弟打電話過來有點事,我要趕過去一趟,現在也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方逸天一笑,說道。

「哦,那方哥哥可不要玩得太晚,也早點回去休息。」蘇婉兒心中雖說依依不捨,但倒也是懂事體貼,並沒有讓方逸天多陪她一會兒,雖說她心中很想很想。

「我知道了,回去吧,要不然一會兒你爸媽又要給你打電話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嗯,方哥哥你先走吧,一會兒我出去了把門口鎖上就回家。」蘇婉兒嫣然一笑,說道。

方逸天心中一動,伸手將蘇婉兒拉到了身邊,在她那吹彈得破的臉蛋吻了一口,說道:「那我先走了,早點回去休息,現階段先把你的學業好好完成,聽話!」

說著,方逸天輕輕地揉了揉蘇婉兒的腦袋,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蘇婉兒小跑了幾步,走到了門口處,水靈流轉的美眸幽幽地看著方逸天那偉岸的身影愈走愈遠,最後坐上了車子,車子轟鳴一聲飛馳遠去之後她才依依不捨的將目光收了回來。

心中雖說有著稍許的失落但更多的卻是那種欣喜激動的情緒,能夠看到自己的方哥哥一眼她心中已經是很滿足,更別說能夠與自己的方哥哥此般的相擁相吻了。

「方哥哥,你要記住,婉兒一定會成為你的女人的!」

蘇婉兒口中輕輕地呢喃了聲,而後臉上便是展現出了甜甜的一笑,她走出了出租房子,關上上鎖后便朝著自己的家走了回去。

……

方逸天驅車趕到夜朦朧夜總會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鐘。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