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馬上就覺得很失望。

這是在說和他根本就沒什麼戲的意思嗎?

唉。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還是一開始就不要浪費時間,聽她廢話的好。

Frank的臉色,估計也立刻就變得不大好看了。

「不過,」

突然她的口氣又緩和了一些。

「如果,明天,也還是在同樣的時間,你還會過來這裡的話。有可能我是會考慮一下的。」

這是約會嗎?

Frank的心猛烈地跳動了一陣。

「就是說明天這個時候,還可以在這裡再見到你?」

「喂,像你這樣說得太明白,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吧?」

她就滿臉嬌嗔地瞪了他一眼。

但Frank還是覺得有點可愛。

這樣的安排,可能還會是比較有趣的遊戲吧?

馬上他就覺得,自己來了精神。

心裡暗道,這不正好就是我所想要的嗎?

「那就明天再說。嗯,不見不散。」

「我可沒有答應你什麼不見不散哦。只是說有可能,明天在這個時間這個地方,會再次遇到我。如果真遇到,就可能知道我的姓名。事情就是這樣的簡單。」

「了解了解。我也一定會遵守的。」

Frank立刻點頭應承下來。

看來,這個女孩子的臉皮還是很薄的。

也還一定是個學生了。

不管心裏面的真實想法是什麼,就是不願意當面承認。

但也可能就是這樣的規則。

很多事情,暗地裡可以那樣去做,卻是不可以嘴上那樣地說。

第二天,Frank高興地按照約定的時間跑到了書店。

也只是個大致的時間。

他忘記了昨天約定那時候的具體時間。

估計是沒有遲到的。

即使沒有提前。

只是,在裡面轉了一圈,卻根本沒有看到她。

心想,昨天她的說法,該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吧?

但是,好像她那樣一副消沉低迷的模樣,應該是沒有那樣的心情吧?

對了。

說是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也就是第一次遇見她的地方。

到底是在這書店裡面,還是在外面的咖啡店啊?

好像應該是在書店才算是真正的遇見吧?

那麼現在的地方,應該還是對的了。

唉。

這女孩子還真是麻煩啊。

不過也還奇怪。

為什麼想要今天見面,卻不約定那具體的地方和時間?

只是含糊地說一句,和第一次一樣。

這書店還是不算小的。

還有這麼多的出口入口。

進進出出的人又那麼多。

窩在裡面某一個位置,很容易就會錯過。

就算只是傻站在入口或者出口處等吧。

好像也會顧此失彼。

萬一自己在入口的時候,她卻就是從出口離開呢?

「你遲到了。」

她突然在Frank身後,不滿地說到。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Frank馬上就鬆了一口氣。

還裝模作樣地看看手機。

「哪有?明明我比昨天的時間還早到了幾分鐘。」

「有。我說有就是有。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到的?」

「半個小時之前?」

「更早。中午吃飯前我就到了SMCity。」

這樣也算??

大概就是先去樓上到處逛了一陣才下來的吧?

「要是這樣說的話,那我其實是來得更早的。」

「切。胡說八道的吧?能夠有多早?」

「說實話,從昨天你決定和我再見面的時候起,我就已經在這裡等著的了。甚至我的心就根本沒有離開過這裡。」

「呵呵。不許亂說。嚴肅點。」

「好吧,我明白了。下次加倍注意,好不好?」

「哼。還有,為什麼你一走進來,就直接來到詩歌文學書架這邊等?」

「嗯。都還以為你會誇我聰明呢?」

「不過就是自以為是罷了。是不是你還覺得我應該還是會出現在第一次出現的地方?」

「是哦。但是,現在這不也算是找對了地方嗎?」

「什麼找對了?你這只是懶好不好?」

「哪有啊?我也是在書店裡面轉了一大圈的。到處都沒有見到你。還擔心你不會出現了。」

「那是你活該啊。誰叫你根本就沒有記準確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呢?」

「好吧。就算是我笨。但好像當時你也說得很籠統啊。」

「那我是怎麼說的?」

「你只是說了一句第一次遇到的地方。並沒有說清楚是在書店裡面哪一片區域。」

「哼。Frank,真正的聰明,就是不需要我明確的指示,你也可以知道在哪裡等候。而且也還知道我想要幹些什麼。」

「好好好。這都是我的錯。我明白了,下次一定加倍注意。」

Frank也就順水推舟地賠不是。

心裏面也真有些責怪自己。

怎麼就不懂多動動腦筋啊?

那樣即使她不講出來,自己也可以出現在她想要見面的地方呢?

擺明了她就是在和自己玩找人遊戲。

或者是對自己的考驗。

但自己這表現,也太沒有趣味了啊。

唉。

剛才怎麼沒有先給她打電話或者發簡訊嗎?

不過,Frank馬上就醒悟過來。

這也是在白說瞎話。

連對方的手機號碼都不知道,還要打什麼電話呢?

兩個人在書店裡面又逛了一圈。

掃了幾眼,沒發現什麼新書。

於是Frank就帶著她去看電影。

「想看什麼主題的啊?驚悚?還是動漫?」

「無所謂哦。今天心情不好。就當是混時間啦。」

「真的嗎?真的是要看隨便嗎?但電影院這裡,可是沒有什麼隨便可以看的啊?」

「怎麼沒有?你去看看那個櫃檯。好像這個時點,是有特惠的場次。」

「是嗎?我可沒有看過那種東西呢。」

「當然是有的。不過,一般都不怎麼好看。」

「那算了吧。我們還是去看正片吧。」

「不用。就看特惠的就行了。反正沒有心情。」

果然是有的。

「對了,為什麼你一直說自己沒有心情呢?

」因為想起他了。「

「什麼?怎麼好好的又要想起他來?」

「嗯。一個朋友看到他和新女朋友在逛街,然後就告訴我了。」

Frank很是無語。

這都要走進電影院了,還要談到她的前男友。

這合適嗎?

「我也不想的。或者說不太想的。但就是覺得很難受。明明都沒什麼關係了,還是會很難受。」

「為什麼你們男人,這麼快就可以忘記過去的感情?而且,再要投入一段新的戀情,也會毫無內疚的呢?」

Frank真是無言以對。

但是,真的就只是男人才會這樣嗎?

他就突然想起了Elsa,還有Anna。

也許她們現在的手,正被另外一個人牽著的吧?

而他自己,不正也是想牽著面前這個失戀女孩子的手嗎?哪怕只是尋求一絲安慰。

懶得再想。

還是看電影吧。

反正兩個人現在都是無所謂看什麼。

然後就隨便挑了一場。

實際上,也就只有一場可選。

正要進去,Frank忽然想起什麼。

好像以前看電影的時候,Anna還有Evelyn,都想要喝點什麼飲料。

「你喜歡喝什麼?」

「無所謂。」

看來她真是有些難受。

一副對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

Frank還是買了兩杯果汁帶進去。

果然是一部很爛很沒頭沒腦的片子。

也是和看其他大片時候一樣,可以隨便坐。

兩個人就隨便坐在一起,一邊隨便地看著屏幕,一邊隨便地低聲聊著天。

好像周圍的觀眾也是這麼乾的。

觀眾並不多。

稀稀拉拉,大概就是二三十個。

散布在這麼大的一個放映廳裡面。

表面上看,還是很奢侈的。

像是包的專場。

「這個特惠場,一般都是些粗製濫造的爛片。附近的學生,下午放學后都經常來看的。」 「哈哈。那你在學校的時候,也是經常干這個的吧?」

Frank還真就沒注意到,SM電影院裡面,還有這樣的節目。

以前也確實沒有聽說過。

更是沒有看過。

一直以來,他都是看那種一天有多個場次安排的那種正兒八經的大片。

今天終於見識到這樣一種存在。

算是開了眼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