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六公子背後的白家,在整個太白天更是執牛耳般的存在。

別看太白天也是九重天之一,可是太白天內的修士質量卻遠比左旋天要恐怖的多,在整個九重天內,左旋天幾乎可以稱之為墊底的存在。

可是太白天卻不同了,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太白天的整體實力,在整個九重天內都屬於前幾名的存在,一個白家也絕對有能力橫行無忌與左旋天。

齊曉雪現在可是林逸的女人,自然不想林逸跟白家六公子這麼恐怖的一個人物杠上了,以前她在太白天的時候,可沒少聽到有關白家六公子的事情。

幾乎每一件都可以看成是驚天動地,讓人毛骨悚然。

而且這白六公子有一個極為特殊的嗜好,那便是「搶」特別是別人的道侶,漂亮的道侶,只要被他看到,幾乎都難以倖免,可到現在,過去了幾十年,白六公子依舊活的好好的這便足以說明白六公子的恐怖跟可怕。

雖然在他心裡,林逸的確非常的優秀,甚至,單論個人實力,遠超白六公子,可她卻不想林逸一來太白天就樹立強敵。

白俊傑一看齊曉雪竟然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整個人頓時神情越發的得意起來,盯著齊曉雪傲慢的冷笑道:「你既然知曉本公子的名頭,那相比對我的愛好也應該是有所了解的,多的話我也不想說,自己過來吧!」

「你……」

齊曉雪聞言,杏眼一瞪,溫柔的臉上頓時就充斥著濃濃的憤怒,她可是以成為林逸女人而驕傲的,怎麼可能當著林逸的面兒去找白俊傑哪裡呢?

「呵呵,小丫頭,我家六公子的性格你應該也清楚,這些年,在他手裡丟了性命的修士可不在少數啊!」

「可不是,我家公子面冠如玉,丰神俊朗,不知道是多少女子心目中的最佳夫婿,你過來,吃不了虧的!」

白俊傑的隨從再度幸災樂禍的嘲笑道。

「是嗎?」

林逸聞言,面色陰冷了下去,一雙宛如星空一般漆黑的眸子深深的盯著白俊傑,若隱若現的殺機也在他的周身浮現,敢打突然林逸女人的注意,這白俊傑也真是活膩味了。

這些年,他衝冠一怒為紅顏的事情可沒少做。

「你想殺我?」

白俊傑眉頭微微一皺,雙目內充斥著一股濃濃的不解,懷疑之色盯著林逸質問道。

這是他長這麼大第一次在別人知道了他白俊傑的身份背景之後,還敢如此殺機凜然的盯著他的。

「嗯,可能會殺吧!畢竟我看你不怎麼爽!」

林逸十分認真的點頭笑道。

白俊傑一聽,面色頓時就陰沉了下去,咬著槽牙,怒吼道:「殺了他!」

「是!」

白俊傑的隨從一看白俊傑竟然動怒了,一個個也是緊張的不行了,紛紛朝著林逸沖了過去,白俊傑那可不單單是對敵人兇狠,對待自己的人,那也是從來不手軟的主兒啊!

「我敢誰敢!」

齊曉雪也怒了,半步戮仙之境的恐怖修為,在這一刻就像是滔天的洪水一般,轟然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

正急速朝著林逸衝去的那些隨從一看,個個都是頭皮一麻,愣住了。

半步戮仙之境的修為,不管是放在那個地方,都堪稱是無比可怕的存在啊!

他們這些下人,雖然都有教主之境的修為,可卻不敢與之交鋒,或者說,就算是他們拚命了也根本擋不住齊曉雪一個人啊!

「哼!本公子倒好看看你這齊家的小妞有多大的本事!」

白俊傑見自己的隨從竟然被嚇的停滯不前,整個人也是怒火衝天,單手在龍馬那結實有力的脊背上用力一拍,整個人便直接衝天而起,飛到了數十米的高空中,而後,一把摺扇突兀的出現在他的手中,直接朝著齊曉雪猛的一揮。

「嘩!!!」

狂風驟起。

殺機瀰漫。

一股陰冷至極的氣息驟然在天地間瀰漫開來。

彷彿整個世界一下子進入了寒冬之中一般,便是白俊傑的那些隨從,此時都抑制不住的打了個冷顫。

一道如同月光一般的光束,直接朝著齊曉雪急速飛了過去,幾乎是瞬息之間就到了齊曉雪的面前。

齊曉雪見狀,心神大顫,此時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倉促的抬起手臂朝著那一道光刃擋了過去。

「唰!!!」

勁風襲來,一道帶著溫度的手臂直接落在了齊曉雪的身上,而後,輕輕一代齊曉雪便直接避開了那恐怖的光刃,落在了林逸的懷裡。

「不堪一擊的東西!」

林逸盯著那急速而來的光刃,目光一寒,有星芒閃過,隨後,屈指一彈就朝著那白色的光刃彈了過去。

白俊傑一看,下意識的就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 他手中的這把摺扇來頭可是極為恐怖的,幾乎已經能夠媲美先天至寶了,在他特殊的法門催動之下,爆發出來的攻擊,已經無限接近戮仙之境一層的強者了。

在他看來,收拾齊曉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可現在,林逸,這麼一個不過是聖人之境的小子,竟然不知死活的想要擊飛他的攻擊,這簡直就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白俊傑彷彿已經看到林逸死在他這一擊之下的凄慘樣子,嘴角抑制不住的泛起了一抹陰森獰笑,齊曉雪的顏值不錯,堪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不過,他白俊傑身份地位尊崇,倒是也遇到不過不少比齊曉雪更加漂亮的女人。

但是,卻還從未遇到過如齊曉雪這麼有味道的女子,齊曉雪剛剛跟林逸在一起,那種剛過門的羞澀,以及雙目之中都是愛意的眼神,卻是白俊傑很少遇到的。

今天,齊曉雪他是要定了。

可下一個呼吸。

白俊傑的眼睛卻猛的一瞪,臉頰上充斥著濃濃的不敢置信,只見,他揮出的光刃,在林逸白凈的指頭下,竟然像是氣泡一般,輕易的就被彈碎了。

「這,這怎麼可能?」

白俊傑下意識的呢喃到,別看這一擊是他隨意發出的,可是配合著手中的法寶,便是戮仙之境的強者都不敢小覷啊!

可林逸倒好,就這麼一個不入流的聖人之境小子,竟然就擋住了他的攻擊?這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

白俊傑甚至都都抬起了手臂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眼花看走眼了。

周圍,他的那些教主之境的隨從,此時一個個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啊!

自家主子的手段跟實力,他們也同樣是無比的清楚啊!絕對是人中龍鳳,否則,白家也不可能放任他胡作非為啊!

可現在,他們主子親自動手發出的攻擊,竟然被一個不入眼的小子給擊散了,這實在太過不可思議。

在白家,就算是掃地的下人,他的修為也要比林逸高一些吧!

「好小子,我說你怎麼有這麼大的膽子,感情是有些把式。」

足足過了數個呼吸之後,白俊傑率先回過神兒,咬著槽牙,咧著嘴,目光陰鷙的盯著林逸獰笑了起來,雖然林逸無比輕鬆的破了他的攻擊,可他依舊沒有把林逸放在眼裡的意思。

因為,他是白家的六公子,因為他是白俊傑,整個太白天最一流的公子哥之一。

他還真不信,自己堂堂半步戮仙之境的修為,殺不了區區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

「呵呵,什麼把式不把式的,就是有從小學過打狗拳法,我想收拾你應該是足夠了!」

林逸聞言,卻是咧嘴輕蔑一笑,戮仙之境一層的強者,他說殺都殺了,區區一個白俊傑在他的眼裡又算的什麼呢?

虛空之上,白俊傑聞言,頓時眼睛猛的一瞪,可怕的怒火幾乎凝聚成實質,在他的瞳孔之內跳動,他白家六公子,身份地位是何等的尊貴,從來都只有他呵斥別人的份兒,什麼時候別人敢呵斥他了?

可現在,林逸不但敢跟他叫板兒,竟然還敢諷刺他是狗,這簡直讓他無法忍受。

「小子,牙尖嘴利可救不了你!」

白俊傑咬著槽牙,猙獰十萬分的怒吼,隨後手中的摺扇唰唰對著林逸揮動了數十下,十幾道宛如月牙一般的利刃直接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霎時間,寒氣逼人,那月牙刃上散發出來的殺機更像是夜晚的月光一般,灑落一地,讓林逸有種錯覺,彷彿一下子進入了夜晚一般。

「夫君小心,這是白家的絕學,威力驚人!」

齊曉雪看著急速而來的月牙光刃有些緊張的提醒道。

「呵呵,就這樣的廢物,算不得什麼的。」

林逸聞言,卻是忍不住輕蔑一笑,而後,抱著齊曉雪便直接身形一動,瞬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人呢?」

白俊傑的隨從一個個都慌忙四下看去。

實在是林逸消失的速度太過詭異了一些,快的眾人根本無法捕捉到絲毫的軌跡啊!

白俊傑的眼眸也是猛的一縮,林逸的速度快的讓他心頭泛起了一絲不安,隨後,那一道道攜帶著恐怖攻擊的月牙兒刃便如同炸彈一般,狠狠的落在地上,炸的塵煙瀰漫。

所有人都在尋找林逸的下落,白俊傑也不例外,在這恐怖的爆炸聲中,便是他坐下最上等的龍馬,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嘶鳴,朝著後方退了兩步。

一分鐘后。

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不解跟茫然。

憑空消失了。

林逸整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他們在這一分鐘內,幾乎把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搜了個遍,可是卻壓根沒有找到林逸跟齊曉雪的蹤跡啊!

「公子,是,是不是已經動用什麼厲害的法寶逃離了?」

有下人上前一步,彎腰抱拳,恭敬的盯著白俊傑試探性的問道。

「不錯,公子神威,他聽到你的名字,恐怕早就已經心生恐懼,借故逃走,倒也實屬正常!」

「就是,咱家公子的神威,在這整個太白天,有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一名名隨從紛紛盯著白俊傑討好獻媚的笑道。

白俊傑聞言,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在整個太白天,有資格,有能力跟他叫板兒的人絕對不多,至於年輕一輩,那更是鳳毛麟角了。

「你在找我?」

可下一秒,一道讓人毛骨悚然的消息卻突然在白俊傑的腦後響起。

「刷!」

白俊傑幾乎是本能的甩手朝著背後殺了過去。

只可惜,他拿著摺扇的大手剛剛舉起,一枚白凈的拳頭卻已經到了他的面前,狠狠的砸在了白俊傑的面龐上。

百萬龍之力的恐怖偉力,就像是泄閘的洪水一般,以狂暴無匹之姿,直接砸的白俊傑這位在太白天有著無上威嚴的公子哥,如同被扔出的垃圾一般,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公子!」

白俊傑的隨從個個面色大變,白俊傑為人可是非常高傲的,現在被林逸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了一拳,一旦發飆,那後果他們承受不起啊! 「咳咳……」

白俊傑直接倒飛出去五六十米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只是,心裡卻掀起了滔天巨浪啊!他白俊傑在太白天之所有如此恐怖的威望跟地位,不單單隻是他的家世背景恐怖,他自身的修為也同樣不俗。

畢竟,修真界講究的便是強者為尊,如果你的修為不行,就算是家世背景再厲害,也有被斬殺的可能,但凡是能夠混出一些名頭的幾乎都是自身道法神通不俗之輩。

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可現在,動手之後,竟然無法捕捉到林逸的蹤跡,不但如此,還被對方在悄無聲息之間到了背後,如果剛剛林逸揮出的不是拳頭,而是一把利刃,一件靈寶,那現在……一想到這裡,白俊傑都有種魂不附體的惶恐之感。

「林少饒命!」

白俊傑幾乎是本能的尖叫了起來,沒辦法,惹不起啊!他們一行人以他為尊,他都擋不住林逸,指望那些教主之境的傢伙上去,豈不是找死?

「呵呵,我的打狗拳法如何?」

林逸帶著齊曉雪落在了白俊傑的面前,一臉玩味的盯著白俊傑笑問道。

而站在旁邊的齊曉雪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濃濃的崇拜,她知道林逸很強,很厲害,可卻也沒有想到林逸竟然厲害到了這種地步啊!

直接能秒敗在太白天都威名赫赫的白家六公子,這著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過自己的男人如此有本事,這倒是讓齊曉雪心頭簡直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甜美。

畢竟望夫成龍這幾乎是所有女人最大的心愿了。

「少爺,我馬上叫人!」

「少爺,您怎麼樣?沒傷著吧?」

幾名衝上去的隨從,一個個都是面色大變,惶恐不安的盯著白俊傑。

「站住!」

白俊傑一看自己的隨從竟然真的去叫人了,頓時如同被踩到了尾巴一樣,慌忙尖叫了起來,開玩笑,林逸的速度連他都無法捕捉到,就算是把白家的長輩們請過來,勝算恐怕也不過高。

最讓白俊傑驚恐的是林逸的境界,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能夠爆發出如此驚駭世俗的戰鬥力,若是說他沒有來頭,打死,白俊傑都不會相信的。

一個全身上下都充滿了神秘的天才,白俊傑不願意輕易跟對方不死不休。

萬一林逸的背後真的有什麼恐怖的家族強者存在,那對他們白家來說弄不好就是滅頂之災啊!

別看他白俊傑平日里囂張跋扈到了不行的地步,甚至狂妄的幾乎是目中無人了,可他卻不傻啊!

他平日里收拾,欺負的,那都是不如他的人,如林逸這樣實力在他之上的人,他是萬萬不敢欺負的,那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剛衝出去幾步的隨從一聽白俊傑竟然要讓他們站住,一個個都是一臉不解的扭頭看向了白俊傑。

「林少,這次的神情我白俊傑認栽了,我道歉,希望林少能夠饒了我這次!」

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高傲的無可救藥的白俊傑直接上前一步,跪在了地上,盯著林逸無比恭敬的說道。

……

天地間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沒有人能夠想到白俊傑竟然會這樣果斷,竟然直接就跪在了林逸的面前。

特別是白俊傑的那些隨從,此時一個個簡直就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不敢置信啊!

他們的主子,白家的六公子,何等高傲的一個人啊!

平日里,走路幾乎都是盯著天空的人,可現在,竟然跪在了別人的面前。

雖然林逸剛剛的表現的確非常的詭異,堪稱是驚艷,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可那也不至於直接跪在地上啊!

白家在太白天的聲望,地位可是無比恐怖的,想要找一兩名高手絕非難事兒,甚至,真正進入戮仙之境的高手,白家也有啊!

壓根兒不至於就這麼跪在地上了。

便是林逸都有些詫異,也同樣沒有想到,這之前還如此高傲,目中無人的傢伙,一下子就這麼跪在了地上。

「你這轉變倒是有點快啊!」

林逸盯著白俊傑,抖動了一下肩膀,玩味的冷笑道。

「林少,你我之間,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仇恨,之前我的確不對,我誠心誠意道歉,林少也犯不著為了我這麼一個小角色動殺機,您看如何?」

白俊傑盯著林逸,點頭哈腰,討好的笑道,那謙卑的樣子,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那裡還有之前的高傲跋扈呢?

「夫君,他雖有錯,卻罪不至死,還請夫君大度,饒他一命吧!」

齊曉雪聞言,急忙挽著林逸的胳膊,抬頭有些焦急的盯著林逸哀求道,白家畢竟是太白天數一數二的家族,一旦林逸真的殺了白家的人,那勢必會給齊家也帶來很大的麻煩。

雖然她不是齊家嫡系,也不是家主親生的,可齊家對她畢竟有養育之恩,她也不想看到好好的一個家族,就此落敗。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隨後看著白俊傑咧嘴笑道:「你既是道歉,總要有道歉的誠意吧!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身上好像有一截白龍骨吧!交出來,我饒你不死!否則,今日便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轟!!!」

白俊傑整個人猛的一震,腦海中彷彿在瞬間有幾百枚炸彈同時爆炸了一般的驚悚啊!

白龍骨,那可是他們白家最高的機密了,除了他的父親之外,也就他白俊傑知曉,便是他的母親都不知道白龍骨的存在,可現在,林逸竟然一口道出了白龍骨,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如果不是這一切都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他的面前,他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白俊傑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凝重十萬分,盯著林逸緊張而畏懼的質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