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幽靈古寨的人,歷來都只能穿一種衣服,那便是黑色的夜行衣,這是族規,是誰都不能違背的,而他們的王,則是可以穿著白色的衣衫,不過哪怕是王,也必須要遮住面龐,除非,有朝一日離開幽靈古寨才可以自由。

可四長老跟五長老竟然敢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中私藏其他顏色的服飾,這本身就已經是死罪了。

更何況,那幾件造型其他的法寶,可是當初大長老在一次交易大會上得到的。

「該死,你們竟然真的殺了大長老?」

一名強者,拿著大長老生前的法寶,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盯著躺在地上頻臨死亡的五長老,憤怒的呵斥道。

「哈哈……咳咳……真沒想到啊!苦心謀劃了這麼久,竟然還是暴露了,不錯,不錯,大長老就是我跟四長老殺的,我只恨不曾親手殺了你們,若有來生,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五長老仰天,怒吼道,隨後,一絲濃稠的黑血順著他的嘴角緩緩溢出,赫然是咬舌頭自盡了。

幽靈古寨的王見狀,看著站在一旁的林逸聲音平淡的說道:「林少想要見大長老請跟我來,剛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跟林少商議一下!」

話落。

王便轉身,再度帶起一陣香風,緩緩朝著幽靈古寨內部走去,整個幽靈古寨很大,可它依舊還是一艘船的造型,現在,人們擺攤的地方,生活的地方都似乎在這甲板之上。

只是,這個甲板無比的巨大,甚至都有山峰在甲板之上,幾乎已經能夠形成屬於自己的生物鏈。

一路前行,幾乎快要走到船艙的時候,幽靈古寨的王才停下腳步,此處,修建了一座新的墳墓。

「這裡便是大長老下葬的地方,他死之前拼盡全力說出了你的名字,讓我們務必要在這裡等著你,多謝你了。」

幽靈古寨的王,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顯然大長老的死對她來說也是無比沉痛的。

「呵呵,無妨,只是交易而已!」

話落,林逸手中驟然多了一瓶上好的茅台,直接打開,嘩嘩的倒在了大長老的墳墓前面。

幽靈古寨的王見狀,有些不解的看向了林逸。

「呵呵,這是我們家鄉用來緬懷朋友的方法。」林逸淡淡一笑,放下了酒瓶子,隨後看著對方淡淡的問道:「你還有什麼事兒嗎?」

「我幽靈古寨一族從來不曾虧欠過任何人,你這次幫了我們全族,是我們全族的恩人,我很感激,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來,我們不會讓自己的朋友白白忙活的。」

幽靈古寨的王,秋水一般的美眸,盯著林逸,輕聲說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此時的王,在林逸的眼裡明顯沒有了之前的凌厲,反而給人一種鄰家小女孩的感覺。

「那個,如果我要你也是可以的嗎?」

林逸盯著對方,淡淡的笑道。

「我去!老大,你骨子裡果然夠銀盪啊!這小妞的確不錯,簡直堪稱是完美啊!能夠拿下她,你可爽大了啊!」

神府一聽,林逸竟然想要拿下幽靈古寨的王,整個人竟然比林逸都要激動,那感覺,彷彿已經在神府之內手舞足蹈了一般。

幽靈古寨的王也渾然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一時間愣了一下,隨後輕聲說道:「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的話,我會重新立下新王跟你走的。」

「呵呵,開玩笑了,我沒有任何的要求,有緣再見!」

林逸哈哈一笑,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林逸的背影,幽靈古寨的王那清澈漂亮的大眼睛里閃過一絲濃濃的不解之色,對於自己的顏值,她還是非常有自信的,平常的男生在見到她的時候,幾乎個個都是一副豬哥哥相。

可今天,林逸明明有了拿下她的機會,竟然放棄了,這實在讓她有些不解。

「喂,這是一枚上古時期的令牌,如果哪天你遇到了威脅,只需要捏碎令牌,本王自會帶著我幽靈古寨的兒郎前去助你!」

幽靈古寨的王看著林逸的背影喊道,隨後,小手一拋,一枚令牌直接在空中劃過一道烏光,朝著林逸飛了過去。 「哈哈,好,有緣再見!」

林逸接過令牌,悄悄的嗅了嗅上面散發的香氣之後,便把令牌丟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內,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留下了幽靈古寨的王,一個人靜靜的站在原地,美眸有些獃滯。

走到最前面的甲板上,圍觀的眾人已經散去,不過當看到林逸再度出現的時候,周圍不少攤販的目光都抑制不住的閃爍了一下。

隨著,林逸出現在天斷山脈的消息傳出,華家也派了不少人來天斷山脈內尋找林逸的下落。

只可惜,他們壓根兒無法進入吞天雷王的遺迹,以至於,不但沒有找到林逸的下落,反而還被弄死了不少的族人,無奈之下,華家只能把懸賞再度提高。

現在,只要能夠提供林逸的下落,並且協助華家抓住林逸,或者是斬了林逸的腦袋,便可以直接去華家領取一件先天至寶,三億的靈晶。

這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他們一輩子奮鬥的目標啊!

畢竟,不管是一件先天至寶,還是三億的靈晶,大部分人一輩子都無法賺到啊!

足以讓任何人心動,只是,林逸的戰鬥力也堪稱是驚駭世俗了,現在一般人還真是不敢動手,不過倒是有不少人把林逸出現在幽靈古寨的消息傳了出去。

雖然不能抓住林逸,可賣個消息賺點靈晶還是可以的。

對此,林逸直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現,依舊神色平靜的前行。

當走出幽靈古寨之後,林逸愣住了,他來時的方向,竟然被修士硬生生的開闢出了一條五六米寬的通道。

「我了個去!這也太牛了吧!人果然才是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啊!」

林逸有些咂舌的尖叫了起來。

天斷山脈,人類的禁地,危險重重,幾乎無人膽敢孤身一人前來,可現在,竟然被開闢出了一條康庄大道。

「諸位,請收拾東西,三個時辰之後,我幽靈古寨將會離開左旋天,開啟下一段旅程,這四年多謝諸位的照顧!」

突然,幽靈古寨的王,清脆的聲音驟然在天地間響起。

「什麼?

正在擺攤的眾人一聽,頓時個個面色大變啊!

這四年時間,他們依靠幽靈古寨可謂是賺的盆滿飽滿啊!

畢竟,幽靈古寨本身出產的東西都已經十分珍貴了,再加上,大量的修士湧入,斬殺的妖獸,採集的靈草,這些東西拿出去販賣可都是天價啊!

可現在,幽靈古寨竟然說要離開,眾人如何能不激動呢,一時間,整個幽靈古寨內頓時變得無比熱鬧喧嘩起來。

而林逸則是緩緩前行,這四年的時間,他一門心思都撲在煉化雷王寶血上,所以根本沒有時間來熟悉他體內的力量,此時,倒是有機會熟悉一下自己的力量,跟現如今的實力了。

三天之後。

林逸徹底走出了天斷山脈,整個人也忍不住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

當初,他是為了避免華家的追殺才躲到這天斷山脈的,現在,是時候報仇了。

林逸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殘忍到了極致的冷笑,隨後,便朝華家所在的方向而去。

他倒要看看華家的人到底有多囂張,竟然敢發出懸賞,找人追殺他。

如此,又前行了一天之後,林逸出現在了天龍鎮,這裡是離華家最近的一個鎮,傳聞,當年曾經有一條神龍降落在這裡,才取名天龍鎮。

鎮上最大的酒館內,林逸坐在二樓上,靜靜的喝著上好的靈酒,品味著眼前的美味佳肴,倒是好不愜意。

大約僅僅只是十幾分鐘的樣子。

咯噔噔……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驟然響起。

正在二樓吃飯的眾人,都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樓梯口。

一群錦衣華服的男子,急匆匆的沖了上來,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武器,每個人的眼神兒都充滿了凌厲無匹的感覺。

為首一人更是教主之境後期的恐怖修為,在這左旋天,這等修為絕對可以稱得上是雄霸一方的霸主了啊!

「那,那不是華家的華天雄?」

突然,有人認出了為首一人的來歷,瞪著眼睛,無比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華天雄,華家的一個傳奇,戰鬥力極為恐怖的一個存在,傳聞,他從小不愛修行,以至於錯過了最佳的修行年紀,直到接近三十歲的時候,才不知道怎麼開始修行了。

三十一歲,斬聖人。

三十二歲,斬荒古之境!

三十三歲,斬教主之境!

僅僅只是修行三年的時間,便成為華家手中最鋒利無匹的一把利刃,有人曾經對他評價過,如果他從小修行的話,現在整個左旋天恐怕都已經是他們華家的囊中之物了。

三十三歲之後,華天雄很少在出手,可每次出手,必定要是殺人。

「見過華前輩!」

整個二樓上所有人的在這一刻都紛紛起身,無比恭敬的盯著華天雄喊道。

唯有一人例外,那便是林逸,他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依舊神色平靜的坐在桌子前面,喝著美酒,吃著佳肴,神色平靜極了,似乎根本不曾看到周圍這麼多的強者衝上來的樣子。

這樣特立獨行,幾乎讓華天雄在第一眼就鎖定了林逸的存在,隨後,急匆匆的衝到了林逸的面前,大馬金刀的坐在了林逸的對面,宛如山大王一般,盯著林逸呵斥道:「你便是那個林逸?」

「呵呵,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嘛?」

林逸聞言,放下手中的酒杯,輕飄飄的冷笑道。

「哼!果然狂妄!」華天雄聞言,深深的看了林逸一眼冷冰冰的獰笑道,隨後呵斥道:「來人,把這小子給我拿下,今天晚上,老子請客喝酒!」

「是!」

華天雄的幾名隨從,紛紛恭敬的說道。

隨後一個個的目光都無比陰鷙的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聽聞你小子很能打,我還以為有多大的本事,原來不過是區區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

「可不是,這點修為,也敢在我華家地界兒出現,你可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啊!『

兩名荒古之境後期的強者,盯著林逸冷冷的嘲諷道。 隨後,兩人伸出手臂就朝著林逸的肩膀上抓了過去,準備把林逸拿下。

上一秒。

還神色淡定從容,一臉溫和的林逸見狀,目光一寒,嘴角抑制不住的揚起了一抹殘忍而不屑的冷笑,怒吼道:「滾!!!」

「轟!!!」

恐怖的神魂之力,在這一刻,就像是兩頭兇猛的巨獸一般,直接沖入兩人的識海內。

「噗噗!!!」

兩道細微的悶響聲驟然響起。

兩名荒古之境的修士,連碰到林逸的衣角都不曾做到,整個人便直接噴出一道血箭,咯噔噔的後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

整個二樓在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每個人在這一刻都好像丟失了魂魄一般,愣在了原地,臉上都充滿了不敢置信啊!

一名聖人之境的強者,僅僅只是一聲怒吼,就重傷了兩名荒古之境的強者?

這也太逆天了吧!

便是華天雄的瞳孔此時都抑制不住的縮了縮,雙眸之內也同樣充斥著濃濃的凝重之色,林逸的強悍有些出乎了他的預料,最少,便是他這個教主之境的強者,都沒有辦法做到這麼恐怖。

「難怪你能夠在華家的追殺下活著,看來你的確有兩把刷子啊!」

華天雄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只是他的笑容卻充滿了濃濃的猙獰跟殺機。

「呵呵,還行吧!最少,收拾你不過是一招兩招的事情而已。」

林逸盯著華天雄玩味的冷笑道。

華天雄的實力,他隱約也能夠感覺出來一二,很強,如果不是他又煉化了四年的雷王寶血,想要在一兩招之內殺華天雄恐怕有些困難,只可惜,他已經不是四年前的林逸了。

四滴雷王寶血,他沒有完全的煉化,可是帶給他的好處都已經是無法言喻的了,所以,現在的他殺華天雄,不過是輕而易舉的小事兒。

可周圍眾人一聽,卻頓時炸開鍋了。

坐在這裡的幾乎都是華天雄的親信,最不濟也是跟華家走的比較近,在華家虎威之下苟活的人。

他們對於華天雄那簡直就是一種盲目的崇拜,盲目的自信啊!

可現在,區區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說是要一招搞定華天雄這個無比妖孽的強者,試問,眾人如何能夠接受呢?

「小子,你的本事不大,這口氣倒是不小啊!」

「不錯,雄爺之威豈是你區區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能夠知曉的?」

「簡直大言不慚!!!」

……

便是華天雄自己,此時都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了。

隨即,華天雄的目光陰沉到了極致,盯著林逸冷冰冰的獰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一兩招解決我!」

話落。

華天雄虎目一瞪,手臂上靈氣快速的沸騰起來,沒有任何的招式,花樣,就那簡簡單單的一拳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只是,這可怕的一拳剛剛打出去,頓時,勁風呼嘯,威壓瀰漫,放在兩人中間的那張桌子,竟然都無法承受這恐怖的壓力,直接炸開。

而後,華天雄的拳頭就像是撕裂空氣的導彈一般,以無可匹敵的恐怖氣勢,朝著林逸的腦袋狠狠的砸了過去。

這一擊,如果林逸擋不住的話,只能賠上自己的性命。

一時間。

整個二樓,安靜的只有拳風在肆虐的聲音。

所有賓客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華天雄的拳頭,他們要親眼看看華天雄到底有多恐怖。

林逸見狀,鼻腔中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這華天雄的實力不俗,修行不過區區幾年的光景,這一拳幾乎都已經觸碰到了半步戮仙之境了,的確算是難等可貴了。

甚至,在林逸的眼裡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天才了,只可惜,天外有天,他華天雄時運不濟,遇上了他林逸。

當即,林逸掄起自己的手臂,同樣沒有任何的招式,花樣朝著前方砸了出去,他天生傲骨,別人沒有動用任何的神通,他林逸自然也不屑一用。

可周圍眾人一看,卻都忍不住再度眼睛一瞪。

見過找死的,沒有見過這麼找死的。

聖人之境,在面對教主之境的恐怖妖孽時,竟然敢硬砰。

現在,在眾人的腦海里,都已經下意識的把林逸當成了一個神經病了,也只有神經病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兩人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砰!!!!」

一聲驚天巨響,宛如晴天霹靂一般,驟然在二樓響起。

一道白色的漣漪,以兩人拳頭碰撞的地方為中心,朝著四周急速擴散開來,簡直就像是極光一般一閃而過。

隨後,咔咔,四周的門窗,牆壁,在這白色的漣漪之下,都像是被利刃從中間斬斷了一般,直接炸裂開來。

所有人心頭一緊。

而後,更加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華天雄的拳頭就像是風化了千年的石頭一樣,竟然在眾人的視線中開始化成灰飛,朝著四周飄蕩而去。

「該死!!!!怎麼會這樣?」

華天雄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彷彿要爆炸了一般驚悚,不敢置信啊!

他全力一擊,搞不定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