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兒緩緩閉上了眼睛,話筒再度對著自己杏乾的小嘴,開始清唱了起來,勁風呼呼,吹的洛兒身上的衣服都隨風飛舞了起來。

這一刻,她是當之無愧的桃花仙,曲調悠揚,歌聲婉轉,彷彿一隻真正的桃花仙踏越時空而來,在給眾人一訴衷腸。

此時那名紅衣漢服女子的眼眸中閃過一道寒光,手中的長劍竟然放棄了追殺洛兒,朝著林逸斬了過去。

「嘖嘖,你丫的可是真是自信啊!」

林逸冷冷一笑,身形一晃,長劍直接貼著林逸的脖子飛了出去,而林逸則是瞬間出現在了紅衣漢服女人的面前,隨後肩膀就像是下山猛虎一般,狠狠一撞。

「咯噔噔!」

漢服女子只感覺自己就像被一頭瘋牛狠狠的撞了一下,那兩個椰子似乎都要爆開了一般的痛苦。 「都給我一起上!」

漢服女子口中發出一聲冷哼。

「唰唰!」

周圍七八名伴舞竟然同時從身上抽出了明晃晃的長劍。

霎時間,七八把寶劍便把林逸整個人包圍了起來。

「我靠!這尼瑪彭家還真是不靠譜啊!」林逸一臉蛋疼,一隻手猛的衝天而起,托住了洛兒的一隻腳,宛如大力士一般,眸光冷漠的環顧四周。

「就憑你們,想要傷我家洛兒,貌似不現實啊!」

「哼!試過才知道!」

紅衣漢服女子冷哼一聲,一馬當先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其他幾名長裙飄飄的女子在同一時間也動了,長劍宛如毒蛇一般,閃爍著可怕的寒光朝著林逸斬了過去。

「起!」

林逸掌心一震,洛兒便再度朝著天空上飛去,而林逸卻彷彿是一名誓死捍衛自己妻子的將軍,哪怕明知前方兇險,依舊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身形如龍,宛如魅影,強悍的神識,豐富的戰鬥經驗,使得林逸能夠輕易的避開這些人的攻擊。

每每長劍即將要把林逸斬成豆腐渣的時候,他卻能夠在間不容髮之間避開對方的攻擊,同時,洛兒在林逸的幫助下,也不斷在天空中飛舞。

伴隨著「桃花」那婉轉凄美的音調,所有人彷彿一起穿越到了金戈鐵馬的戰場上,彷彿都成為了那一人面對敵人千軍萬馬,但是寧願死卻不也不願意讓自己愛人受到傷害的將軍。

林逸感受著周圍眾人的情緒,不禁神情為微微一怔,隨後手上的動作刻意的放慢了一些,開始有長劍割破他的皮膚了,鮮血漸漸染紅了林逸身上的白襯衣。

可是他卻依舊咬著槽牙,在苦苦的抵擋。

愛,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之一,他可以讓一個普通的男人變成超人,也可以讓一個嬌生慣養的女生,變成一個女強人。

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似乎都掉進錢眼裡了,每個人都是為錢而活著,能夠真正在一起,珍惜眼前人的人卻是越來越少了。

林逸之所以這樣,不外乎是想要喚醒這些人心中的愛,讓他們懂得珍惜眼前人,懂得珍惜自己的家人愛人,畢竟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短短的一生也不過就是幾十年,錯過了,也許錯過的就是一輩子。

一曲罷!

血淚染襟!

肝腸寸斷!

很多人甚至當場就開始給前任打電話了。

當然,更多的還是緊緊擁抱著現在的愛人。

以前能夠讓他們無比憤怒的小事,在這一刻他們甚至覺得都有些可笑,心中對於彼此的不滿,在這一刻也蕩然無存。

「砰砰!」

七八名拿著長劍的伴舞全部都被打倒在地。

「嘩嘩!」

掌聲雷動。

宛如海浪一般在咆哮。

每個人都是一臉激動,瘋狂的喊著洛兒的名字。

林逸猿臂輕輕的攬住了宛如仙子一般的洛兒,把對方放下之後,便朝著舞台下方走去。

而彭華則是帶著彭家子弟一馬當先的沖了上去,急忙把這些女刺客都拖走了。

接下來洛兒又再度演唱了一些輕鬆的歌曲,眾人就像是洋溢在幸福海洋中的小魚,靠在彼此的肩膀上,靜靜的聽著洛兒的演唱。

在韓雨菲的旁邊,彭振武正襟危坐,當看到林逸走過來的時候,急忙起身一臉緊張尷尬之色,這次他們彭家的人算是把臉丟完了啊!

林逸都已經再三指點了,可竟然還有這麼多的殺手衝到了舞台上,這簡直是在打他彭振武的臉啊!

「林少!」

彭振武一臉慚愧的叫道。

「嗯,坐吧!」

林逸淡淡笑道。

彭振武聞言,不敢大意,急忙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椅子上,眼巴巴的盯著林逸。

「這次的事情不能怪你們,不過我要你調查清楚,到底是什麼人動的手。」

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可是眼眸深處卻有恐怖的殺機在涌動,公平競爭的情況下,竟然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簡直讓人不齒。

更何況這次,還是他的小姨子,那就更不能不管了。

「是是,林少放心,給我一天時間,我保證查出來。」

彭振武惶恐的笑道。

「呵呵,好,你下去吧!」

林逸輕輕擺了擺手淡淡的笑道。

「老公,你怎麼樣?」

韓雨菲看著滿身是血的林逸,一臉緊張的問道。

「呵呵,沒事兒,這都是皮外傷,以我的體質,要不了一天的功夫,便自動好了。」

林逸自信滿滿的笑道,這點就連上一世他貴為仙帝都沒有搞清楚原因。

自從他開始修行之後,便發現自己的體質異於常人,只要不是被秒殺,不管多嚴重的傷勢,他總是能夠自動痊癒,當然了,如果傷勢特別嚴重的話,癒合的時間也會長一些。

曾經,他一個人躲在一顆荒蕪的星球等了五百年,身上的傷勢才癒合,這一點,其他的仙帝根本無法做到。

「真的沒事兒?」

韓雨菲嘟著小嘴,再度問道。

「真的沒事兒,當然了,你要是心疼我的話,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去東海酒店弄個總統套房的。」

林逸盯著韓雨菲一臉銀盪的壞笑道。

「呵呵,既然沒事兒,那就不要怪老娘不客氣了,你個臭不要臉的,別以為老娘剛剛沒看到你趁機吃那些此刻的豆腐!」

韓雨菲咬著銀牙氣急敗壞的吼道。

她簡直要瘋掉了,在那麼危險的時候,林逸竟然還有心思做那些事情,甚至在韓雨菲看來,如果不是林逸想要吃豆腐,怕是根本不會受傷。

「哎吆我去,媳婦兒饒命啊!這可是演唱會,給點面子,給點面子啊!」

林逸慌了神一臉討好的叫道,因為韓雨菲說的在理啊!這事兒他還真沒有辦法辯駁,一開始他還沒怎麼想,可時間長了卻不淡定了,七八個鶯鶯燕燕,香氣撲鼻,仙子飄飄,那有點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嘛!

剛剛還兇巴巴的韓雨菲一聽,這才想起來,這會兒還在演唱會上呢,倒是不好在發飆了,冷哼一聲便靠在了林逸的身上,靜靜的聽著洛兒唱的歌曲。 接下來的歌曲雖然也不錯,可是卻再也沒有能夠超越「桃花」的存在了,人滿都是幸福滿滿的聽著洛兒唱歌。

甚至很多人在心裡,對洛兒都是充滿了感謝,如果不是洛兒這精彩的表演,他們之中怕是很多人都要跟自己的愛人分道揚鑣了。

在臨近結束的時候,又來一次了大合唱,整個晚會算是徹底落幕了,很多人都是一臉感激的對著洛兒鞠躬。

半個小時后,林逸跟韓雨菲一起來到了後台。

「嗚嗚……姐夫,謝謝你!」

洛兒一看到林逸,便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林逸,這可以說是她這一輩子最難以忘懷的演唱會了。

「呵呵,洛兒,你還知道他是你姐夫啊?」

韓雨菲站在一旁陰測測的獰笑道。

「啊!!!」

正緊緊抱在一起的兩人,一聽,都是就像是被人捉見了一般,瞬間分開。

洛兒那一張小臉更是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一般,周圍不少幕後工作人員都傻眼了。

洛兒,那可是他們心目中最清純完美的女神啊!可現在竟然會主動抱著一個男生?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了林逸一眼,不過卻不敢多說什麼,這可是劉振雄重新換了的一個隊伍,可是很清楚這演唱會的水有多深。

「呵呵,媳婦兒,過濾了,過濾了啊!你在這裡,我們不可能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林逸討好的笑道。

「哦?那這意思老娘要是不在的話,那就要做了?」韓雨菲嘴角噙著一抹冷漠的笑容,陰沉沉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哈哈,那就更不可能了,你要是不在這裡,我就不可能讓洛兒,不對,是不可能讓女人近身三尺!」

林逸尷尬的訕笑道。

「咯咯,好了,姐姐快點來幫我禮物都發給這些人吧!他們可是辛苦了一晚上啊!」洛兒看著林逸那尷尬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後拉著韓雨菲的小手,就沖著化妝台上走了過去。

那裡放了一堆洛兒給眾人準備的禮物,錢,洛兒還真不是很缺,所以她的收入幾乎都是花在了這些工作人員的身上,剩下的一部分,就是用來捐獻希望小學了,這發禮品也是她多年的習慣。

林逸轉身走走到了一旁的試衣間,看著渾身破破爛爛的衣服,不禁自嘲一笑,「老子這還真是沒有穿好衣服的命啊!」

隨後直接換上了自己的衣服,頓時,整個人就放鬆了下來,再也沒有那種拿捏的感覺。

「讓開,讓開劉姐來了,劉姐來了!」

正當林逸換好衣服,準備走出去的時候,突然,那娘娘腔的聲音驟然在後台內響起。

「我靠,不是吧還追過來了?」

林逸一臉蛋疼,那皮膚跟松樹皮一樣恐怖的黑女人,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啊!

甚至連他這個殺的諸天萬界顫慄的仙帝,都有點懼怕那女人了,實在是尼瑪長得太丑了啊!

「之前在舞台上領舞的那個年輕人呢?」

娘娘腔捏著蘭花指,看著周圍的工作人員,不耐煩的問道。

「不知道啊!剛剛還在這裡的。」

有正在收拾音響的工作人員,抬頭隨意的說道。

娘娘腔一聽,頓時臉色一變,急忙看向了那恐怖的劉姐說說道:「劉姐,那小子會不會溜走了啊?哎呀,這個死鬼,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說說,劉姐你這樣宛如天仙一樣的好姐姐,看上了他,他竟然還敢溜走?哎媽呀,這可真是要氣死我了啊!他就是個大傻蛋,大傻蛋啊!」

娘娘腔一邊抱怨著,竟然還一邊在哪裡跺腳,看的周圍眾人那叫一個惡寒啊!

可這舉動卻似乎非常對劉姐的胃口,竟然讓劉姐嗚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當即肥胖的大手,輕輕的拍了拍娘娘腔的肩膀笑道:「你放心,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只要他是地球人。」

劉姐自信滿滿的笑道,隨後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呼呼,還好老子算是半個外星人。」林逸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有這麼倒霉的一天,竟然被一頭女暴龍給盯上了。

簡直就是要命啊!

一直墨跡到凌晨四點鐘,洛兒才把善後的事情弄好,三人一起坐著保姆車準備離開。

只是剛剛出體育館後門,便有七八個人男人拿著棒球棍神情不善的圍了上來。

林逸眉頭一皺,打開了甲殼蟲車門,從車上走了下去。

「搞事兒?」

林逸星眸微微一眯,冷冷的盯著眼前的混子質問道。

「吆喝,小子,還挺囂張啊!」

一名男子冷冷的笑了起來,隨後從推開站在面前的小弟,目光不善的鎖定了林逸。

「你是叫林逸吧?你老爸林海龍?」

這名帶著金項鏈的光頭男子,盯著林逸目光不善的問道。

「你敢調查我?」林逸臉色陰沉了下去,一股可怕的殺機在他的雙眸內浮現。

「呵呵,不存在,既然是沒有找錯人,那就簡單了,我是趙家老闆請來的,你們家欠他二百萬,這事兒你應該知道的吧?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道,不過這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他在外面混了一段時間,算是有點眼力勁兒的人了,林逸剛剛那冷漠的眼神兒,竟然讓他有種頭皮發麻,彷彿站在猛虎面前的恐懼感覺。

就這麼一個眼神兒,便讓張成明白,林逸絕對不是什麼容易招惹的角色。

「趙家?」林逸眉頭微微一皺,這件事兒他當然知道了,只是那兩百萬到底是怎麼欠下的他現在還不好做判斷,不過稍微一思襯,林逸便做出了決定。

「好,錢我先給你。」林逸淡淡一笑,他們家破產這件事兒,他一直還沒有時間去調查呢,不過倒也無所謂了,如果真的欠趙家的錢,他自然要還給人家。

可若是這其中另有隱情,那麼趙家自然也沒有存在的必要,這兩百萬,早晚還是他的。

「這麼爽快?」

張成愣住了,他本以為要動手的,卻沒想到林逸幾乎沒有多想就答應給了。

「轉賬吧!我沒帶現金!」林逸看著張成淡淡的笑道。

「啊!哦,好的,好的。」

張成打了個機靈,急忙衝到了林逸面前,把自己的卡號報了出去。 可坐在不遠處車裡的李彬,卻一臉的不爽了,他費這麼大的勁把趙玉龍整過來,可不正是想要藉助趙家的手段收拾一下林逸,順便在韓雨菲的面前裝個比。

可現在,林逸竟然爽快的把錢會給還了。

「龍哥啊!這小子現在榜上富婆了,這手裡有錢的很啊!兩百萬竟然都毫不猶豫的拿出來了。」

李彬看著坐在自己旁邊,正攬著一個杏干模特的趙玉龍,陰測測的冷笑道。

趙玉龍微微點頭,「不錯,是挺牛的,兩百萬竟然都不眨眼。」

「等等,龍哥不對啊!按照這些討債公司的規矩,這兩百萬你要到手,可只能拿到一百六十萬,平白無故虧了四十萬啊?」

李彬突然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龍哥,這四十萬可不能讓咱們出啊!應該讓那小子出,瑪德,如果不是他,你哪裡需要讓張成出馬呢?」

趙玉龍一聽,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能夠這麼爽快的要到一百六十萬,對他來說,已經是意外之喜了,畢竟當初,林家是怎麼破產的他可是非常清楚。

「龍哥,你不會是見這小子傍上富婆不敢收拾他了吧!這樣好了,你要是不敢,一句話,小弟我去幫你要了,四十萬,那也是錢啊!憑啥白白丟了?送給你這小女友也是不錯的嘛?」

李彬貪婪的看了一眼那模特白璧無瑕的長腿,銀盪的壞笑道。

原本還如小花貓一樣溫順,靠在趙玉龍懷裡的莫特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四十萬,對趙玉龍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對她來說卻是一筆不菲的收入了啊!

類似於她們這樣的存在,整個華夏可謂是多如牛毛,平時根本都接不到太多的工作,唯一的收入,便是陪這些富二代,四十萬,最少也要她三個月才能賺到。

當即,這莫特對著李彬討好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富二代那自然都是要面子的人,特別是如趙玉龍這樣經常在外面混的人,面子看的尤為重要。

只要李彬在旁邊稍微說兩句好話,那四十萬還不是輕而易舉的賺到。

「哎呀,趙少我知道您有錢,可也不是怎麼花的啊!那可是四十萬啊!人家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呢。」模特攬著趙玉龍的脖子,撅著小嘴,嬌滴滴的撒嬌道。

「龍哥,你不去,我去了啊!」

李彬裝腔作勢的吼道。

「他又不欠你錢,你著急什麼?」趙龍宇眉頭一皺,顯得有些不悅了,不過如今美女在懷,他倒是不好不下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