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寶貝能做什麼?」

金太保隨意的問道。

孫志尚聞言,目光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凝聲說道:「以小友的實力,那東西最少可以讓你進入大羅金仙之境,而且至寶誕生自上古,所以蘊含有混沌之氣,我想這個對小友的幫助應該才是最大的吧!」

林逸聞言,神色無比凝重的點了點頭,孫志尚都已經說的這麼明顯了,他要是再假裝無辜,小白,可就有些過分了,「前輩慧眼如炬,混沌之氣對於我的幫助的確很大,這次我來書院也的確是為了那件至寶!」

林逸見狀,不在做絲毫的隱藏了,雖然孫志尚的修為不咋地,可是對方顯然已經猜到了他的想法。

「混沌之氣?老大,你修行的功法這麼牛的嗎?竟然需要用到混沌之氣?」

金太保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他好歹也是金家的大少爺,對於修行界的還是有幾分了解的,如何能不清楚混沌之氣的恐怖跟可怕,特別是需要用到混沌之氣的功法,那更是一等一的功法。

「呵呵,一般般吧!」林逸淡淡一笑到,總不能告訴他們自己用這混沌之氣是為了神府吧!而且,一旦混沌之氣足夠多的話,他甚至能夠凝聚出來完整的六道輪迴圖,到時候,他戰鬥力簡直嗖嗖的飆升,別說越三個境界而戰了,便是越四個大境界而戰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仙域內新紀元的降臨,林逸也得到了很多的至寶,畢竟,可不是任何東西都能夠煉化的,有些百萬年的靈草藥效恐怖到了極致,遠不是一般人能夠煉化的,而這些珍貴的至寶自然都流到了林逸的手裡。

所在,在煉化了很多寶貝之後,他已經能夠輕鬆的凝聚出來六道輪迴圖的第五層,只是最後一層大圓滿,卻始終無法做到,可如果能夠吸納到足夠多的混沌之氣,那就不然了。

一旦凝聚而成,林逸可以肯定,他的戰鬥力最少能夠再翻一倍,這簡直恐怖可怕到了極致!

現如今,他一拳五萬龍之力,一旦能夠提升到十萬龍之力,便是教主級別的強者,他都有一戰的資格吧!

便是林逸此時都忍不住心跳加速,抑制不住的激動了起來。

如果他真的提升一倍的戰鬥力,那麼,便是在這左旋天大部分的地方他也可以去了吧!

「這混沌至寶,我志在必得!」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咬著槽牙在心裡暗暗嘀咕道。

孫志尚見狀,看著林逸再度開口說道:「我可以把書院內掌握的信息都送給你,不過我有兩個要求,你若是能夠做到,我有一半的把握幫你得到混沌至寶,如果做不到的話,便是你有這九命金鎖,也未必能夠得到那至寶!」

「哦?一半的把握?」

林逸一聽,眼睛一亮,不禁有些詫異的看向了孫志尚,這個幾率已經是非常高了啊!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當初這混沌至寶出世的時候雖然前來的人不是很多,可卻都是一些真正的天才跟大勢力,不但如此,在至寶出世之後,甚至還有教主級別的強者出世,那一戰,可是打的翻天覆地。

林逸相信,孫志尚也應該清楚這等混沌至寶出世,能夠引動的震動,可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敢說有五成的把握幫他搞到手,的確是不容易了,當即笑道:「孫院長有什麼需要,可以說來聽聽!」

「呵呵,好,第一,保護整個金瀚書院,這是我們祖上經營了千萬年的根基,我不想毀在我的手裡!」

孫志尚抬頭,盯著林逸說道。

林逸聞言,微微點了點頭。

孫志尚見狀,繼續說道:「第二個條件,便是給金芙蓉弄一本金系的神級劍法。」

「金系的神級劍法?」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一皺,面帶一絲為難之色。 如果僅僅只是神級劍法的話,他倒是能夠拿出來,畢竟他的封天劍法,封魔劍法可都已經進入神級劍法之列了,可現在,孫志尚竟然要求一門金系的神級劍法,這可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這種劍法一般只有金系的強者能夠使用,而且修行起來,也必須要根據自己的特殊體質進行專門的訓練,以至於傳承斷的很是厲害,便是一名金系大神的的親生兒子,也未必一定能夠遺傳到他的金系血脈啊!

便是他曾經貴為仙帝,手中掌握有無數的神功道法,此時也有些為難了。

如果機緣不夠的話,想要得到金系神級功法,恐怕根本是不可能的了。

「難道他是金系體質不成?其他的神級劍法是否可以呢?」

林逸瞪著眼睛,盯著孫志尚凝重的問道。

「呵呵,我金瀚書院雖然沒落,可以老夫的身價幫她找一門神級劍法倒也非難事,只是我卻不想就此浪費了她純金劍體的天賦啊!」

孫志尚聞言,咧嘴苦澀的感嘆道。

「什麼?」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盯著孫志尚。

他現如今的心境,可謂是已經到了波瀾不驚的地步,可現在他都如此驚悚,可見,這純金劍體是何等的驚駭世俗啊!

「你,沒開玩笑?」

林逸瞪著眼睛,心頭狂顫,依舊有些無法置信。

「沒有!」

孫志尚盯著林逸笑呵呵的說道,似乎見到林逸吃驚,是一件很好玩兒的事情一般。

「呼呼……」

林逸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隨後神色無比凝重的說道:「你知道什麼是純金劍體嗎?」

也難怪林逸會如此的詫異,這純金劍體就是上天的寵兒,別人想要修行金系劍法,千難萬難,可她們修行金系神級劍法,卻猶如看書一般輕鬆簡單,只要把整個劍法的內容看一遍,幾乎就可以無師自通,而且這金系劍法在他們手中的威力,簡直會恐怖到極致。

傳聞,曾經有三歲孩童,在見到了一本神級金系劍法之後,無師自通,直接斬殺了一名教主級別的強者,雖然有些誇張,可卻能夠看出來,這純金劍體的恐怖跟可怕之處,遠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

林逸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孫志尚掌握著蘊含有混沌之氣的至寶都不取,而是要金系神級劍法了,畢竟最合適的才是最重要的,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以金芙蓉現如今的實力跟手段,一旦能夠得到金系神級劍法,那麼她的戰鬥力絕對會提升到一個無比可怕的地步,甚至,能夠達到跟林逸齊平的地步。

孫志尚見林逸如此震驚,這心裡對於林逸也是越發的好奇了起來,畢竟有資格,有能力知道純金劍體的人可不多,可顯然林逸十分清楚這純金劍體的可怕跟恐怖,當即笑道:「小友放心,我自然是知曉的,而且,我也可以讓她保證,以後絕對不會為難與你如何?」

林逸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此事,非我想要做就能夠做到的,但是我可以答應你,一定會儘快幫你找到如何?」

孫志尚聞言,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盯著林逸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玉簡,遞給了林逸笑道:「這是有關那至寶的一切信息,你自行參悟吧!我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了。

「多謝!」

林逸恭敬一笑。

「好,這是我的住所,你們這些日子就暫時住在這裡吧!」

孫志尚微微一笑,起身離開了院子。

「老大,這孫老頭不老實啊!我看他賊兮兮的樣子,說不定已經知道了神級劍法的下落啊!你為什麼不問問他呢?」

坐在一旁的金太保眼睛一瞪,有些不解的看著林逸問道,他相信林逸應該也能夠聽出對方的弦外之音。

「哈哈,你啊!金系神級功法無比逆天,它所在的位置也一定是無比兇險的,這次混沌至寶可以說是對我的一場考驗,如果我能夠得到實力大漲,他自然會說出來,否則,說出來不但沒有任何的意義,反而會增加金芙蓉的危險,他又何必多說呢?」

林逸看著金太保呵呵的笑道,不過心裡對於這金系神級劍法的下落,倒也越發的好奇起來,孫志尚的境界實力一般,可對方的眼界跟心性卻恐怖到了極致,就算是不能猜出他的全部的實力,可最少也能夠猜個七七八八啊!

在這種情況下,他都不願意說出神級劍法的下落,可見想要取這神級劍法也絕非難事啊!

楚紅聞言,面色瞬間凝重了起來,連現如今林逸的修為都不足以取到那神級劍法,可見神級劍法所在的地方是何等的危險。

「媳婦兒,你跟金太保先去金家住幾天,等我取了混沌至寶就去找你們!」

林逸扭頭看著神色有些擔憂的楚紅,抿嘴淡淡一笑到。

「什麼?老大,你不帶我去啊?我的實力還可以啊!」金太保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有些詫異的尖叫了起來。

「你可以你妹,我跟你說你那個金翎劍法要這麼練……才行」

林逸緩緩把上一世金太保歷經千百劫難領悟出來的金翎劍法重新說給了金太保。

金太保一聽,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悚啊!

金翎劍法作為金家的底蘊,雖然不是神級功法可是威力卻十分驚人,只是他做夢也想不到林逸在金翎劍法上的造詣竟然如此之高,僅僅只是隨便指點一二,就讓他有種貌似頓開的感覺,甚至從林逸的言談舉止間,他都能夠聽的出來,林逸在金翎劍法上的造詣,甚至比他的老子都要厲害啊!

「老大,你是不是我們金家遺留在外面的血脈?」

金太保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質問道。

「滾犢子!照顧好你大嫂,他可是我的命根子,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要你的狗命!」

林逸盯著金太保神色凝重的呵斥道。 「嘿嘿,老大您放心,那絕對不能,我金太保不死,大嫂一定安然無恙!」

金太保聞言,面色無比認真的盯著林逸說到。

林逸聞言,倒是稍微鬆了一口氣,作為曾經的生死兄弟,他實在太清楚金太保的為人了,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只要金太保放話了,那楚紅幾乎就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了,畢竟,楚紅的本身的實力也擺在哪裡,再加上金家在朱仙鎮的實力跟地位,十天半個月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那行,你們想現在就離開吧!我也早點去看看那至寶是否能夠提前出世,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林逸看著金太保淡淡的說道,混沌之氣雖然珍貴,可卻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夠煉化吸收的,德不配位可以一種非常可怕的事情。

楚紅見狀也知道林逸心中的擔憂,不敢多說什麼,抿著杏乾的小嘴,有些不滿的起身,盯著林逸威脅到:「我跟你說,你潔身自好一點,否則,別怪老娘斷了你的根基!」

「咳咳,那不能,夫人放心。」

林逸聞言,頓時一臉尷尬的訕笑道。

「哼!」

冷哼一聲,楚紅便朝著外面走去。

「大嫂我來帶路!」

金太保急忙衝上前,恭敬的笑道。

而林逸則是拿出了玉簡開始讀取了其中的所有信息,一翻查看之後,便是林逸都忍不住有些驚訝了,這至寶埋藏的地方實在太過清楚直白了一些,就在這金瀚書院的後山,可哪怕知道的這麼清楚,孫尚志這麼些年都不曾想要得到至寶,這份心性簡直絕了。

半個小時后。

金瀚書院後山,林逸宛如山中老猿一般,悄然出現在了一處白霧繚繞的懸崖邊上。

「如果方位沒有推斷錯的話,那蘊含有混沌至寶的地方,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林逸雙眼放光,炯炯有神的盯著加下深不見底的懸崖,淡淡的笑道,隨後整個人直接朝著懸崖深處跳了下去。

寒風呼嘯,白霧如同雲彩一般,不斷的在林逸的周圍急速上升。

這一躍,便是接近十分鐘的時間,林逸才落下。

地面上碎石成堆,還有清澈見底的溪水緩緩流淌,林逸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之後,便轉身朝著上遊走去。

如此,在這曲徑通幽之地前行了接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在林逸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石門,石門四周早就長滿了青苔,可見存在的已經有些年頭了。

林逸見狀,上前一步,雙手緩緩放在了石門之上,隨後微微一用力,嗡!!!一道刺目的金光伴隨著轟鳴之聲驟然響起。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收回了自己的雙手,依然清楚,現在恐怕還沒有到至寶出世的時間,所以石門根本無法打開,一旦他動用蠻勁的話,也許能夠打開石門,可石門之內蘊含的混沌至寶,說不定就要報廢了,倒是不敢擅作主張。

索性從自己的九龍戒指中拿出了桌椅,直接坐在這石門前面,自飲自酌了起來。

反正,他九龍戒指內有很多的食物,到也不怕無聊。

一天之後的清晨,當山谷內寒霧翻滾不休的時候,林逸收起了面前桌椅,準備在山谷溜達一下,可此時,有數道人影從天而降。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明顯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現在至寶未出,並沒有任何的天地異象,除非有人得到消息,否則,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畢竟,金瀚書院所在的這一處地域,並沒有什麼太過珍貴的至寶出世。

「難道是孫志尚泄露消息了??」不過這個想法,馬上就被林逸推翻了,孫志尚有求於他,自然不可能泄露消息。

「吆喝,竟然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眾人落下,紛紛目光玩味的鎖定了林逸。

一共有數十人,個個氣息桀驁不馴,目光陰冷,竟然沒有一人的修為低於荒古之境。

林逸看著眼前的眾人,面色也不太好,本以為自己能夠獨享呢,現在看來想要拿到那混沌至寶恐怕有些困難了啊!

「砰砰!!!」

幾張桌子驟然落在了滿是碎石的地上,其中一人大搖大擺的坐下,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小子,過來,給本少捏捏肩膀!」

眾人一聽,也都是神情玩味的坐在了椅子上,他們可都是荒古之境的超級強者,如何能把區區一個金仙之境的小子放在眼裡呢?

林逸聞言,目光越發的冷漠了一分。

「嗯?你小子是不是聾了?我說讓你過來給本少捏捏肩膀,你沒聽到?」

那名之前呵斥林逸的男子,見林逸竟然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不禁有些不爽了,瞪著眼睛,宛如惡魔一般冷冷呵斥道,那神情,大有隨時把林逸弄死的節奏。

「不錯,小子,如果我是你的話,我現在肯定會屁顛屁顛的幫藍少爺捏肩膀的!」

「可不是,藍少爺的修為在你之上,你就算是再不滿也只能忍著啊!畢竟捏捏肩膀,可比丟了性命要好啊!」

幾名坐在一旁的男子,都忍不住盯著林逸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沒有伺候人的習慣!」

林逸聞言,神情卻是充滿了不懈,冷冷的嘲諷道。

藍文勝一聽,不禁眼睛一瞪,明顯有些詫異了,隨後緩緩起身,朝著林逸走了過去,在離林逸還有一二十米距離的時候,停下了腳步,近在咫尺,四目相對,可林逸的目光卻沒有絲毫膽怯的意思,這可是越發的讓藍文勝不滿了!

他可是一名荒古之境後期的超級強者,在整個左旋天都可以稱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存在,而林逸呢?只是區區一個金仙之境的小子而已,在藍文勝的面前,簡直就像是地上的螻蟻一般弱小。

可現在,這螻蟻一般的東西,竟然敢跟他直視,這是一種挑釁!

「小子,你的境界不怎麼樣,這膽子倒是不小啊!給本少跪下!」

藍文勝咬著槽牙,怒瞪雙眼冷冷的呵斥道。

同一時間,藍文勝荒古之境的氣息也轟然炸開,如同一頭猙獰可怕的巨鯨一般,狠狠的朝著林逸撲了過去。 周圍眾人見狀,個個嘴角都浮現了一抹濃濃的不屑之色,藍文勝既然親自出手,那倒霉的一定是林逸了。

不過一個金仙之境小子的死活,他們倒也沒有放在心上的意思,畢竟,只是地上的一隻螻蟻,死了也就死了。

「讓我跪下?你也配?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林逸聞言,頓時冷哼一聲,不屑的嘲諷了起來,荒古之境的強者很了不起嗎?

最少,在他林逸的眼裡,只不過是隨手可以弄死的小螞蟻而已。

可藍文勝那恐怖的氣息,卻一下子停滯。

周圍原本沒有放在心上的幾名強者,此時一個個更是眼睛一瞪,有些驚訝好奇的看著林逸笑了起來。

一個金仙之境的小子,在荒古之境的蓋世強者面前,竟然還敢如此桀驁不馴,他們還真不曾見過。

「哈哈……有點意思!」

「不錯,連荒古之境的強者都敢挑釁?」

「配嗎?好一個配嗎?難道,荒古之境的藍文勝,還收拾不了你一個金仙之境的小子?哈哈哈……」

幾名荒古之境的強者聞言都忍不住咧嘴大笑了起來。

下一秒。

藍文勝更是直接收斂起息,盯著林逸怒極而笑了起來,他在左旋天這麼多年,還真的沒有見過比林逸更加囂張,更加急於找死的人了。

「自從我修行到現在,還沒有見過比你更加囂張跋扈的人,真的,你很牛!」

藍文勝咧嘴笑道。

怒極反笑!

充滿了殘忍,陰鷙,猙獰的感覺。

給人一種徹骨的冷。

「你這人,雖然腦子不怎麼好使,不過這眼睛倒是還有一點用處,不錯,我很牛,而且一直都很牛!」

林逸自信滿滿的冷笑道,在年輕一輩中,他林逸從重生到現在就沒有服過誰的!

眾人一聽,再度眼睛一瞪,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驚悚之色。

沒有人能夠想到林逸竟然真的瘋狂到了這種地步,這豈不是再說,林逸根本沒有把在場任何一個強者放在眼裡的意思?

這是何等的狂妄!

這是何等的可怕!

這是何等的瘋狂啊!

而林逸此時,則是再度上前一步,使得他跟藍文勝之間的距離,近的幾乎要貼在了一起,「你想試試我的拳頭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